#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聊齋志異》卷十二[繁]

二班

  殷元禮,云南人,善針灸之朮。遇寇亂,竄入深山。日既暮,村舍尚遠,懼遭虎狼。遙見前途有兩人,疾趁之。既至,兩人問客何來,殷乃自陳族貫。兩人拱敬曰:“是良醫殷先生也,仰山斗久矣!”殷轉詰之。二人自言班姓,一為班爪,一為班牙。便謂:“先生,余亦避難石室,幸可棲宿,敢屈玉趾,且有所求。”殷喜從之。

  俄至一處,室傍岩谷。爇柴代燭,始見二班容軀威猛,似非良善。計無所之,亦即聽之。又聞榻上呻吟,細審,則一老嫗僵臥,似有所苦。問:“何恙?”牙曰:“以此故,敬求先生。”乃束火照榻,請客逼視。見鼻下口角有兩贅瘤,皆大如碗,且云:“痛不可觸,妨礙飲食。”殷曰:“易耳。”出艾團之,為灸數十壯,曰:“隔夜愈矣。”二班喜,燒鹿餉客;并無酒飯,惟肉一品。爪曰:“倉猝不知客至,望勿以輶褻為怪。”殷飽餐而眠,枕以石塊。二班雖誠朴,而粗莽可懼,殷轉側不敢熟眠。天未明,便呼嫗,問所患。嫗初醒,自捫,則瘤破為創。殷促二班起,以火就照,敷以藥屑,曰:“愈矣。”拱手遂別。班又以燒鹿一肘贈之。后三年無耗。殷適以故入山,遇二狼當道,阻不得行。

  日既西,狼又群至,前后受敵。狼撲之,仆;數狼爭齧,衣盡碎。自分必死。忽兩虎驟至,諸狼四散。虎怒,大吼,狼懼盡伏。虎悉撲殺之,竟去。殷狼狽而行,懼無投止。遇一媼來,睹其狀,曰:“殷先生吃苦矣!”殷戚然訴狀,問何見識。媼曰:“余即石室中灸瘤之病嫗也。”殷始恍然,便求寄宿。媼引去,入一院落,燈火已張,曰:“老身伺先生久矣。”遂出袍袴,易其敝敗。羅漿具酒,酬勸諄切。媼亦以陶椀自酌,談飲俱豪,不類巾幗。殷問:“前日兩男子,系老姥何人?胡以不見?”媼曰:“兩兒遣逆先生,尚未歸復,必迷途矣。”殷感其義,縱飲不覺沉醉,酣眠座間。既醒,已曙,四顧竟無廬,孤坐岩上。聞岩下喘息如牛,近視,則老虎方睡未醒。喙間有二瘢痕,皆大如拳。駭極,惟恐其覺,潛蹤而遁。始悟兩虎即二班也。

車夫
返回 《聊齋志異》卷十二[繁]
所属专题:中国古典文学之神魔志怪小说
所属分类:古典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