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不碎之灵

第一章

  兽人围攻沙塔斯城那一刻,天空也开始哭泣不止。

  数月之前,落在这片德莱尼人土地之上的雨也是那么的轻柔与优雅,但是现在,一切却都如同这场噩梦般的战争,乌云在他们头上翻滚着,圣光所赐的细雨也变成了滂沱的暴雨,冲刷着整座城市,以及墙内墙外双方的军团。双方都静默中观察与等待着。

  他们的数量至少有一千以上,努波顿木然地矗立在高高的城墙,推测着敌人的数量。远处,借着泰罗卡森林内各类奇异植物所发出的微光,许多身影正在忙碌着。如果兽人们多花些时间,更认真地为攻城战制订一些计划,他们就应把那片森林全部砍伐掉。然而,最近,兽人们完全不再关心什么作战计划与策略,对他们唯一重要的只剩下战斗与流血带来的激奋和满足而已。

  泰尔摩已经沦陷了,卡拉波与法兰伦也一样。诸多宏伟而壮丽的德莱尼城市如今只余焦土与瓦砾,断壁与残垣。无疑,沙塔斯已经是最后一座。

  兽人的军团如同洪流一般缓慢地注入了战场,努波顿感觉到他们就像一条毒蛇卷曲起自己的身体,等待着给予猎物以最后一击……是的,这一击无疑将成为所有沙塔斯守卫者的末日。

  我们早已视死如归。

  他,还有今夜所有聚集于此的人们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自愿留下来参加这场最后的战役。这场无可避免的失败将麻痹兽人,让他们以为所有的德莱尼人都已经被赶尽杀绝。而那些已经逃亡的人将会幸存下来,留下希望的火种。某一天,他们重新获得足够强大的力量时,他将会回来,并展开复仇。

  就这样吧。我的灵魂将永存,归入荣耀的圣光之中。

  浸沐在勇气与信念之中努波顿猛然站了起来,强壮而结实的身躯似乎已经可以应付任何挑战了。他沉重的尾巴焦躁地摇摆着,全身的体重均匀地分布在如雄狮般健壮的双腿之上,双蹄则几乎要在石质的地板上留下印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紧握住那把被圣光祝福过的水晶战锤。

  但是,我绝对不会引颈就戮。

  这些隶属于圣光的战士去意已决,他和所有的守备官都将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他环视过周围那些同样站在城墙之上的兄弟们。就像他一样,他们神情冷漠而坚定,静静矗立在那里,等待即将到来的厄运与不可挽回的结局。

  城外,大量战争机器抵达了:弩炮,攻城锤,还有投石机——所有过去攻城战中出现过的机器都开出森林,迅速地现出了身形。它们沉重的机身吱嘎作响,不祥地呻吟着,并慢慢地进入到能攻击到城墙的位置。

  零星的战鼓声逐渐响起,很快就变得更加紧密,整个森林都仿佛开始躁动起来。起初鼓点轻柔地如同细雨,但很快便化作震天的雷鸣。努波顿轻声祈祷,恳求圣光赐予他力量。

  黑压压的云层之上滚过一阵深沉绵长的怒雷,与城下狂乱的鼓声混杂在一起。顷刻之间,努波顿甚至以为圣光正在回应他的祈祷,它将展现出难以想象的力量与愤怒,降下天罚,雄浑的神圣之火将把这些野蛮而嗜血的军团从他面前彻底抹除。

  确实,有一股力量降临了,但却并非属于圣光的神圣之力。

  伴随着雷霆的轰鸣,云团翻滚着,云层扭曲着,瞬间,一颗颗烈焰包围着的陨石如流星般怒吼着喷薄而出,带着可怖的力量坠向大地。

  一团火焰惊险地从他身边擦过,只在他的耳中留下震耳欲聋的鸣响。那颗陨石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撞飞了挡道的城墙,墙体顿时化成无数飞舞的碎石裂屑,散落开来。似乎城外的兽人就在等待这个信号,他们见状立刻开始了奋力冲锋。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声淹没了整个城市,他们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毁灭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切。

  雨势更加磅礴了,外围的城墙已在投石机所掷出的巨大石块的轰击下飘摇不已。努波顿知道,外墙支撑不了多久了,它们建得过于匆忙。这段外墙建在城市外围的地面上,几年前才设计出来,在兽人开始对德莱尼人进行系统性的灭绝行动时,才匆匆采取的防御手段。而现在,这座城市也确实成为了他们最后的堡垒。

  几只食人魔不顾一切地冲向一段因为陨石的撞击而破败不堪的城墙,而另两只则抱着巨大的攻城锤开始猛烈地撞击城门。

  努波顿的同伴们开始向敌人发起攻击,但他们每击倒一个敌人,就会有更多的敌人补上来。受损的城墙开始成段地彻底坍塌。而城墙的另一侧,众多的疯狂的兽人正咆哮着在嗜血术的驱使之下如洪潮般着一个接一个翻越过来。

  这一刻终究来了。努波顿将战锤举向天空,并闭上了双眼,试图将这战场上轰鸣的噪音从意识中摒去。他的灵魂大声呼唤着,而他的身体亦感觉到了圣光照耀之下那熟悉的温暖。战锤开始发光,他集中精神,将纯净的圣光赐福之力引导至城下的食人魔大军之中。

  一道绚目的闪光短暂地照亮了整个战场,圣光所至之处兽人们立时安静下来,他们头晕目眩,四肢麻痹,甚至无法发声。趁此机会,数名德莱尼战士合力击倒了一只巨大的食人魔。

  然而努波顿短暂的愉悦很快被一阵木头碎裂的声音击得粉碎,那两个食人魔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对城门的最后一击。努波顿呆呆地注视着下城区的卫兵们跑去试图阻拦汹涌而来的兽人和食人魔,但他们几乎立刻就被兽人所组成的黑潮淹没了。努波顿再次召唤圣光,引导它至他所能帮助的任何人,但敌人数量太多太强大了。每一个他刚刚医治好的德莱尼人几秒之后就要再次承受敌人残忍而兽性的攻击。

  更多的食人魔冲去过破坏那已然残损不堪的外墙,他们几乎就要挤到墙内了,守卫们寡不敌众,腹背受困。

  兽人已经彻底沦入了疯狂,他们沉醉在嗜血的狂热之中,很快就挤满了城市的外环。努波顿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的眼睛:发着红光,与鲜血相同颜色的怒火在里面熊熊燃烧着,仿佛是他们被某种法术控制了。努波顿和其他守备官改变了策略,不再利用圣光治疗,而是净化。再一次,城市沐浴在灿烂的光华中,被圣光击中之后,那些兽人眼中的深红光芒顿时黯淡下去,他们前进的步子也渐渐停顿了下来,很快就被剩下的德莱尼战士给冲散了。

  喀-嚓!

  城墙颤动着,努波顿的蹄子在被雨淋湿的地上滑动。他稳住身子,发现城墙下有一只食人魔正用一根和树干一样粗的棒子猛撬着墙根。努波顿举锤向天,正要闭上眼,注意力却很快被另一种声音打散了……

  喀-嚓……!

  这次不是食人魔了,而是城墙下某处他看不到的地方发生的一场爆炸。爆炸所产生冲击使努波顿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他滚到城墙边,猛然看见一股猩红色的迷雾涌进了下城区。留在那里的数名守卫立刻开始感到窒息和恶心,他们纷纷丢下武器,扼住自己的咽喉。野蛮的兽人借势冲了进来,开始纵情杀戮。

  当这场屠杀结束之后,兽人们向上望去。在欲望的驱使下,他们开始狂热地撕扯死去卫兵的肢体。甚至还有几个兽人爬上了食人魔的背,丈量着从守卫身上扯下的整张皮肤,这些放肆的暴行已经到达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与此同时,迷雾已经覆盖了整个下城区的地表,并且还在慢慢升高,逐渐将城墙之下那如同地狱一般的疯狂景象掩饰得迷蒙难辨。

  突然,努波顿身后传来一阵骚乱。几个穿越了内环防御的兽人正咆哮着向他冲了过来。

  喀-嚓!

  城墙再度颤抖起来,努波顿暗自地诅咒着墙下的食人魔,毫无疑问他们又跑回来拆墙根了。可当努波顿刚刚摆好姿势准备应对攻击时,他抬眼看到又一颗火流星从天上呼啸而下。

  他全力引导着圣光之怒迎面撞向冲在前面的兽人。这只绿色野兽的红眼睛顿时黯淡了下去。接着,努波顿操起水晶锤直直地砸上兽人的额头,再用力拉起,顺势向左一挥,对方的肋骨适时响起折断与破碎的声音,这令他感到很满足。他一转身,战锤又往下划了一道弧线砸向另一名兽人的大腿,硬生生敲碎了他的膝盖骨。那野兽在剧痛中大嚎着向前一个趔趄便冲下了城墙。

  迷雾还在继续上升,它翻滚着覆过城墙上的箭垛,从射击孔中涌入,盖起了地面,内环的城墙上就像是铺上了一层红色的地毯。当迷雾上升到努波顿和其他守备官辩护者胸口的高度时,他们依然奋勇战斗着,接着,迷雾终于漫上了他们的脸,刺激着他们的眼睛,从鼻子灌如入他们的身体,灼烧起他们的肺。

  努波顿听到几个同伴大声哀嚎起来,但拜这猩红的浓雾所赐,他什么也看不见。幸运的是,兽人并没有给他很沉重的打击,迷茫中,他不慎被身后的台阶绊了一下,立时倒在一旁,难以克制地开始呕吐。他感觉上就好像他的心与脑都在熊熊燃烧着。

  接着,从迷雾之外传来了一声令他浑身顿感冰凉的怒吼。

  一个身影正逐渐逼近他。努波顿扭动着痉挛的身躯,他挣扎地抬起头,想要看清来者的面庞。终于,从这浓雾中渐渐步出一个满身刺青的壮硕身躯,他的两眼还燃烧的可怕的青光。这是一个高大的兽人,双手抓着一把弯曲而卷刃的巨斧,盔甲和皮肤上涂满了德莱尼人所特有的蓝色血液,厚厚的鼻翼与嘴唇震动着,呼出猛烈的喘息。他靠近了,这兽人副乌鸦一般漆黑的浓密毛发紧贴在厚实的胸膛和肩膀上,下颚则更是黑得如同被沥青抹过一般,这使得他的面孔看起来就像一个骷髅。

  在那兽人身后,还有许多兽人正冲上来。努波顿意识到,这场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喀-嚓!

  墙体再次颤抖起来。那些梦魇般的兽人发起了冲锋。努波顿猛然向后一缩,斧刃在他的胸口划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这一下击穿了他的铠甲,左半边身子也瞬间失去了知觉。努波顿挥起战锤回敬敌人,一把砸烂了那家伙的右手,敲掉了他手中的斧子。但令努波顿万分恐惧的是,那可怕的生物笑了。

  兽人用另一只尚还完好的手攫住他的咽喉,而那两只熔炉般的眼睛放出的红光深深地灼烧努波顿的皮肤,进入他的体内……并贯穿了他。努波顿大口喘息起来,这时,他感到勉力支撑他到现在的意志力已经被渐渐剥离了。似乎是什么黑暗的仪式,或者恶魔的力量在起作用,仿佛他某个无比重要的部分正在离他而去,而对此他完全无法理解。

  喀-嚓!

  努波顿呕出一大堆鲜血,喷溅到兽人的脸和胸膛上。他闭上眼,绝望地向圣光大声呼号,祈求能圣光让制裁兽人。他呼唤着……

  然而,今天,在数十年前他和圣光建立起联系,并受到它的祝福之后,第一次……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惊恐地睁开双眼,望向兽人那透露着疯狂气息、如炽如炬的眼球。那兽人也张开大嘴咆哮起来,压过一切的吼声撕扯着努波顿的耳膜,似乎在一瞬间,他沉沦进某种恐怖而寂静的梦境。这野兽略向后仰了仰,然后用头狠狠地撞上了努波顿的脸。努波顿眩晕着向后倒去,他的手臂舞动着,大雨滂沱而下,那炽热的眼睛盯着他倒下……向下,向下,向下穿过浓雾,一头撞上某个巨大的,正在他身下咕哝不已的东西。

  努波顿看到那兽人转身离开了墙边,但他依然被这寂静的噩梦所困。接着,这饱受创伤的城墙终于完全崩塌下来,一大片上段墙体落下来,把努波顿困在一个与大雨和天空隔绝了的宁静而黑暗的世界中。

  他静静躺着,想到那些事先逃去了避难所的同胞们,默默为他们祈祷着,那些他爱的人,他敬重的人,以及那一些赐予他……

  活着,不知为何,他还活着。

  努波顿从黑暗的深渊中苏醒,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令人窒息并且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的呼吸声缓慢而沉重,但他依然活着。自从他……自从他从墙上跌落,自从……,总之,他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

  他尝试思考与冥想。刚才,一定因为周遭嘈杂的环境,他才没能集中注意力与圣光取得联系,但是现在,现在他应该可以了,他现在肯定可以……

  然而,什么也没有。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努波顿从未感觉到如此无助的失落与如此彻底的孤独。如果圣光都要离他而去,放任他死在这里,他的灵魂又会怎样?圣光难道要抛弃他?他是否将会沦落为一只孤魂野鬼?

  至今,他的一生都活得尊严得体,现在却落得如此……这算是某种惩罚吗?

  当他努力思索着答案时,他的手触到了冰冷的石块。他慢慢明白,他正以一种非常笨拙的姿势躺着,身躯被一个柔软但庞大的东西紧紧束缚着,左腿应该是摔断了。

  他尝试着向右侧翻滚,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隐忍肋骨与腿上传来的剧痛。由于失去了圣光的庇佑,他已经无法治疗自己,只能选择忍耐。不过,好在他的左半边身子又有知觉了。而且……他能听到自己挪动身躯时刮擦地面发出的闷响,看来他的听力恢复得还可以。

  还有空气可以呼吸,这说明他被埋得并不深。双目渐渐适应这里的黑暗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它并不是在发光,只是比周遭的黑暗亮上那么一点。他伸手探向更远处,接着便摸到了一件熟悉的圆柱形物体:他的战锤柄。

  努波顿抓住把手,用仅剩的一点力气将锤子举起,奋力捅向那个小点的方向。先是许多细碎的小石开始散落,接着大块的石头也纷纷滑下,一条狭窄的道路依稀显现在他的眼前。

  某处遥远的地方传来了细弱的尖叫和深彻恐惧的哀号,他知道,他已经不再被隔绝在深邃的黑暗之中了。借助锤子,他爬出了这个新掘出的小洞,接着,他听到身后的碎石深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呻吟。

  他听到这声音,猛然一惊,体内突然涌起一股力量,奋力将整个身体拖了出来。当伤腿擦过岩石参差不平的表面时,一阵尖锐的痛楚如长矛般贯穿他的神经,令他忍不住闷哼一声。身后那吃力的呻吟声还在继续,在他身边,碎石、沙土以及尘埃纷纷透过裂缝渗漏进下面。他蜷曲着身子向一个形状不太规则的缝隙挪去,那儿正泛着微弱的光。

  从声音判断,努波顿认为那个在石碓里哀嚎的东西或许是某只正在绝望中挣扎的食人魔。努波顿向后一滚,手肘撑地,如螃蟹般奋力爬行。现在的光亮已经足够帮助努波顿看见周围所有事物的轮廓了。那只食人魔发出最后一次愤怒与痛楚的咆哮,接着,整个瓦砾堆垮塌了下去,叫声一下子被掐断了,只剩下一团轰然腾起的尘雾弥漫在四周。

  突然,另一声迥然不用的号哭紧接响起,不过,这是从上面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听起来像是一个惊惧中的女性。

  努波顿急忙转身环顾四周,但映入眼中的景象却深深地烙入了他的脑中,无论如何也无法遗忘。

  整个下城区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停尸场,四处堆放已死或未死的德莱尼人尸身与肢体。大雨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停了,呕吐物、血浆、以及各种秽物流溢在尸山之间,在月光和火光的照射下泛着诡异的光泽。

  当努波顿的目光触过尸堆中的孩子们时,他的心更是为之一摧。有许多孩子自愿和他们勇敢的父母一起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城里没有孩子,兽人们一定会起疑心,并将继续追捕他们剩下的同胞,将他们赶尽杀绝。努波顿内心的某一部分不禁希望,并用自己所有的力量祈祷,期望剩下的孩子们可以得到保护,可以在他们匆忙在山中挖掘的避难所中安全地生存下来。一个愚蠢的希望,他明白,但他不得不这么想。

  还有比杀害孩子更惨绝人寰的事吗?

  他又一次听到了那饱含嘲弄和讥讽的女性尖叫。兽人们对于他们的胜利洋洋得意,正在大肆庆祝。他一抬头便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在他正上方,壁垒山伸出的悬崖旁,德莱尼人建造了奥尔多高地。就在那里,兽人们正在折磨着几个可怜的德莱尼女人。

  我必须阻止他们。

  但是他该怎么做呢?一个人,拖着一条伤腿,还要以一敌百……而且还被圣光所遗弃,仅有手上的一把锤子,他又该如何阻止上面正进行着的疯狂?

  我必须想想办法!

  他略带着癫狂地爬过尸山,在一滩不知为何物的液体上滑下去,他竭尽全力忘记周围那腐烂恶臭的肢体和稀烂的内脏。沿着下城区的外圈,他向悬崖的底部缓慢前进。在那边,墙和山体连接在一起,他应该可以找到一条爬上悬崖的路。他应该可以……

  尖叫停止了。他抬起头,依稀可以看见悬崖上月光映出的模糊轮廓。兽人们扛着一个安静的形体走到悬崖边望了望,接着便将这物体扔了出去。这毫无生气的东西向下落去,砸到地面时只发出一声滞重的撞击声,摔在了努波顿身旁不远处。

  他爬了过去,试图从这女人身上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生命气息……莎卡,这还是他给她起的名字。之前他们曾谋面过数次,尽管每次两人只是简短地寒暄上几句,但她总是那么乐观,那么富有魅力,与她的谈话总是会令其他人心情变好起来。可是现在,她的尸身瘫软地躺在他面前,咽喉被切开了,生命的血液也已经流干。好吧,至少,对她而言,痛苦已经结束了。

  上方又传来另一声尖叫,似乎是来自另一个女人。努波顿此时义愤填膺。义愤,还有挫败,以及无法抑制的复仇欲望。

  你什么也做不了。

  他绝望地再次攥紧战锤,他绝望地再次召唤圣光。借助圣光他或许可以做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好……但是回应他的依旧只有夜晚的寂静。

  此时,他体内的什么东西突然开始怂恿着他,让他尽快逃命,去找那些藏起来了的同胞,活下去……等时机来临时再去实现那些更为伟大的目标。

  那是懦夫所为。我必须想出办法,必须……

  但是,自己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在提醒努波顿,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更伟大的命运在等待着他的话,他必须现在立刻离开。如果他在此挺身而出,最多只会毫无意义地死在这里而已。极度痛苦的哭嚎声刺破了夜晚的云霄,几乎直冲天际。努波顿看到了一段倒塌了的外墙,有点高,很危险,但并非无法翻越,并且,那里没有兽人的哨位。

  是你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生存下去,以待在将来的某天做些什么的机会。

  你必须活下来。你必须继续活着。

  断断续续的哀号再次响起,不过很快就被掐掉了。接着从内墙弯角处传来了兽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他们正在翻检着尸体,寻找着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时间不多了。

  努波顿抓起了他的锤子。尽管这个动作花费了他很多的时间,并且消耗着他所剩不多的体力,他仍然缓缓将它背在了背上,翻过了断壁上的缺口。

  当他忍耐着浑身的伤痛,步履蹒跚地钻进了泰罗卡森林时,奥尔多高地之上,女人的尖叫再一次响了起来。

第二章
返回 不碎之灵
所属专题: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全集
所属分类: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