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不碎之灵
第一章

第二章

  “你活下来了,毫无疑问这就是圣光给你的征兆。”

  “它以自己的方式祝福我们每一个人。等时机到来的时候,你一定会再次得到它的回应。”

  “但愿如此吧,老友。我……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我身体内的某些东西,似乎……,似乎它们变了。”

  “你多心了。你又累又困,可你还是一路坚持到了这里,你绝对没有问题,只是需要休息。好好休息吧。”

  罗奥离开了山洞。努波顿躺回铺在石质地面上的毯子,合上了双眼……

  哭泣。女人们惊惧的哀号。

  努波顿猛然睁开眼。这里是战争到来之前就逃走避难的那些人所建立起的一处营地,他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然而,那些被他弃之不顾的女人们的恸哭声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只要他一闭上眼,她们就来到他面前,乞求他的帮助与慈悲。

  你当时没有选择。

  但真的是这样吗?他不知道。几天以来,努波顿发觉自己越来越难以清晰地思考了,他的思维迟钝而杂乱。睁开眼,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努力坐了起来,四肢关节处涌处的疼痛令他不禁呻吟起来。

  他步入覆盖着整个沼泽地域的浓雾之中,穿过一片铺满芦苇的河床。赞加沼泽并非是一处适宜居住的场所,但现在而言,它至少还算是个不错的家。

  兽人们总是尽量避开沼泽地域行动,显然这很有自然道理。这里的整片沼泽的地表都被一层咸水覆盖;大部分植物和动物如不经仔细加工都是有毒而不可食用的;而大多数大型的湿地生物则会选择吃掉任何没有先把它们吃掉的生物。

  当努波顿越过几株如高塔般耸立的巨型蘑菇时,他听到一阵骤然响起的嘈杂,显然,营地边缘发生了一场骚动。

  他赶紧跑了过去,发现人们正领着两男一女三位受伤的德莱尼人进入营地,还有另一个被人背在背上,陷入了昏迷。

  努波顿向一名守卫投去疑问的眼神,对方则回答了他未及出口的问题:“沙塔斯的幸存者。”

  努波顿随着众人回到洞窟,四位幸存者被小心地放倒在毛毯上。罗奥跪在身旁查看起那个不省人事的人身上,可发现无法唤醒他。

  而四人当中唯一的女性似乎仍然沉浸在惊吓与恐惧之中,精神有些失常,不停念叨着诸如“我们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我感觉不到——有些……”之类的话。

  罗奥走了过去,轻声安抚起她来,“放轻松。我们都是你的朋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这话,努波顿不禁略感怀疑。一切真的都会好起来吗?兽人的追踪部队不久前已经发现并摧毁了一处营地。而这四个人,他们又是如何生还的?那个女人又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那个不省人事的家伙又遭遇了什么袭击?还有,他们的眼神和举止……努波顿怀疑他们不仅只是身体受伤:他们精疲力竭,看起来已经落入了绝望的深渊。

  这一点他们倒是跟他自己一样。

  几天之后,这些幸存者们的状况逐渐略有好转,努波顿终于可以向他们询问在沙塔斯城里的遭遇了。

  那位名叫柯琳的女人首先开了口。她的嗓音沙哑,透露虚弱,而她的叙述则十分支离破碎,“我们很幸运。我们呆在深山里,剩下那些没有被发现的隐蔽所的其中一个……至少大部分来说。”

  这无疑令努波顿听得十分迷惑。

  “一队绿皮怪物找到了我们。后来发生的战斗……我没有看见。志愿保护我们的四个男人都被杀了,但是他们也杀了很多兽人。最后只有赫拉克和埃斯特斯和我一起逃掉了。兽人们残忍地杀掉了剩下的所有人。他们是残忍的野兽。那些眼睛,那些可怕的眼睛……”柯琳颤抖着回忆道。

  埃斯特斯说道:“有一场爆炸。一会儿工夫我们藏身的地方就满是讨厌的气体,它让我们窒息,让每个人都病得不成样子。”

  努波顿脑海中闪过了那道诡异的红色迷雾,然后立即强迫自己不再回忆这段往事。赫拉克开口说道:“那时候我们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大部分人都昏了过去,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上层台地已经变成了废墟,我们躲进了壁垒山,从那里逃入纳格兰,过了好些天才有人在那里找到我们。”

  “你们那儿有多少人?”

  赫拉克回答道:“二十,也许更多。大部分是女人,一些是孩子。后来几天又来了几个人,比如那边那个昏迷的……阿卡玛,他们说那是他的名字。我们听说他吸入的气体比其他幸存者都多。罗奥还不能肯定是不是他会一直这么……”赫拉克停了下来,陷入了沉默。

  埃斯特斯继续道,“后来我们分散到赞加沼泽和纳格兰的几个营地了。这样就算其中一个营地被兽人发现了,我们也不会全被杀掉。”

  “你们中有任何人是牧师或者守备官——圣光的引导者吗?”

  三个人一起摇头。“阿卡玛我说不上来,但是埃斯特斯和我只是简单的手艺人,不习惯用什么武器。所以我们被送到这些洞里,除非再没有别人能去打仗……总之,我们是最后的预备人员了。”

  柯琳问努波顿,“当你逃出来的时候,还有人跟你一起吗?还有别的幸存者吗?我们听说兽人进了贫民区,但是我们不敢冒险去看,所以我们都跑了。”

  努波顿回想着那些涌进贫民窟的身影……听到了奥尔多高地上传来的乞求声,他努力将那些备受折磨的尖叫声赶出他的脑袋。

  “不,”他回答道,“据我所知,没有。”

  季节更替,岁月流转。

  他们的先知与领袖维伦,两天前造访过他们……或者四天前?近来努波顿越来越难以记住事情了。维伦从邻近的一个营地赶来,但他的确切位置只有贴身守卫才知道,以防大家当中有人被活捉后经不起兽人的严刑拷打。人们渴望得到更多的信息。维伦经常对他们讲起他们的未来,比如他们得藏匿一段很长的时间,或许几年,观察、等待、等待兽人们的恶行结束。

  依照维伦所说,绿皮们似乎正把全部的精力和资源集中在修建某些东西上。这些工程毫无疑问将他们的注意力从追杀幸存的德莱尼人上牵扯开了,至少就目前而言。至于兽人们在老家边枯萎的土地上修建的东西,看起来则像是某种门。

  维伦看起来隐瞒了很多东西,但他毕竟是预言者,是先知。努波顿想,高贵的圣贤必然知道很多东西,而他和别人或许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理解它们。

  努波顿注视着柯琳把鱼枪猛刺入水中。她身上有些东西不太一样了。似乎在过去的几周里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的前臂稍稍变大了,脸看起来则被拉长了;体态看起来也越来越糟糕。此外,尽管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她的尾巴的确是皱缩了。

  赫拉克和埃斯特斯向着他们走了过来,努波顿在他们身上也能发现相同的变化。他望着自己的前臂。这是幻觉吗,或者它们也确实肿了起来?自从……自从那一夜之后他再没感觉正常过。他曾试图告诉自己过一阵子他就能痊愈。但现在,他的焦虑正与日俱增。

  柯琳靠了过来。“今天的活儿干完了。我得躺下来休息一下。”她把她的鱼枪递给努波顿。

  “你还好吗?”他问道。

  柯琳挤出一个不太自信的微笑。“只是有点累,”她回答道。

  努波顿坐在山顶上默默地俯瞰着赞加沼泽,然后闭了上双眼。他累了,每一根骨头都累了,只有这片刻的宁静与孤独会让他好些。他已经有好几天没见过柯琳了,她最近和另外两个人一直呆山洞里。每当他去看望他们并试图询问一下状况时,得到的回答总是意义不明的耸肩。而那个叫做阿卡玛的人则始终没有恢复知觉,仅仅靠着罗奥不懈的努力而延续着生命。

  事态在恶化,这一点努波顿非常清楚。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与其他幸存者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包括阿卡玛。营地里的其他人也发现了,他们渐渐开始疏远他,不再和他交谈,甚至罗奥也选择了这样做。就是几天前不久,当努波顿带着几条小鱼回到营地,想与大家分享时,他遭到了其他人的拒绝。他们告诉他,他们有很多鱼,而他只得自己吃掉那些鱼,……这就好像那种正折磨着他和其他幸存者的病痛会通过他的手和这双手所碰过的东西传染给他们一样。

  努波顿对此感到烦躁不安,难道他以前所做过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吗?他花了很长时间攀上山顶,静静地凝思,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绝望地尝试他到现在都还没做到的事:再次使用圣光。然而,他感觉到自己在面对的是一道已被封死的门。或许,他思想中用于与圣光保持联系的部分已经被麻痹了,甚至,或者,是坏死了。

  仅仅这样的简单思考现在就令他头疼不已。近来,他越来越难理清自己的思路,手臂还在肿胀着,而且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双蹄子已经裂开,有几片角质已经脱落,再也长不出来了。与此同时,那些噩梦……只有那些噩梦仍在继续。

  不过,至少兽人队伍在附近出没的次数明显减少了。有消息说,似乎兽人们正在建什么,而且已经快完工了。那个建筑物正如维伦所猜测的那样,确实是某种门。

  很好,努波顿想,最好他们都穿过那道该死的门,然后直冲向自己的末日。

  想到这里,他缓缓地站起身,又故意慢慢地走回营地。锤子还能帮他的双脚分担一些重量,这令他略感欣慰。最近几周以来,他感觉这锤子日益沉重,现在,他只能锤头朝下地倒拖着它,更多地把它当成手杖而不是锤子来使用。

  几小时之后,他回到了营地,并径直去找罗奥。他需要和罗奥好好谈谈,让他知道营地内那些对他们这些幸存者的日渐增长的歧视和……

  眼前的景象让努波顿在罗奥所住的洞口前停了下来。柯琳正躺在洞内的一张毯子上,她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德莱尼人优雅而美丽的形态,而变得像是某种拙劣的仿制品。她浑身充满了病态,并且虚弱不堪,眼睛泛出乳白色,下肢则肿成了一个大肉块,她的蹄子已经彻底脱落,只剩下两团骨节横突的肉瘤,她的尾巴也萎缩了,几乎完全消失。尽管如此虚弱,她依然在罗奥的臂弯中拼命挣扎着。

  “我想死!我只想死!我不想再受苦了!”

  罗奥低着头,紧紧地抱住她。努波顿飞快的走上前去。

  “别楞着!”他望着罗奥,“你能治好她吗?”

  牧师对着他皱紧了眉头。“我能用的方法都用过了!”

  “让我走!让我死!”

  罗奥的手上绽放出一团光芒,并轻声安慰着柯琳,而她亦渐渐不再挣扎。很快,她安静了许多,不在大叫,只是痛苦地呜咽着,并以胎儿般的姿势蜷缩起来。罗奥放开她,摇着头离开了洞窟。

  走出洞外,罗奥肃穆地看着努波顿,“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似乎她的身体,就像她的意志,已经被彻底破坏了。”

  “肯定有什么东西可以——有办法——”努波顿竭力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最后他脱口说道。

  罗奥沉默了片刻。“我很担心他们,还有你。我们收到报告,各处营地内的沙塔斯幸存者都发生了类似的变化。不管这变化是什么,总之它与幸存者们受到的待遇无关,而且我们无法改变这个变化。现在,我们害怕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我们所有人都会像你们这样产生退化。”

  “你说什么?发生了什么?”

  罗奥叹了口气。“还是个说法而已。目前,我们尽力在努力让大家理智地对待这一切,但是,就算是我,也很难再保护你和别人多久了。而且说真的,我现在自己都开始产生怀疑,我根本都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做。”

  对朋友的失望令努波顿顿感痛苦异常,他本以为他可以信任罗奥的,但即使是罗奥,也最终屈服于那些心眼狭小的偏执狂了。

  努波顿无话可说,只得转身默默离开。

  柯琳的情况每天都在恶化,而罗奥所曾提到的那个决议几天后也终于来了。

  努波顿,柯琳,埃斯特斯,还有赫拉克被召集到了营地内所有其他成员的面前,人群中,有的表情严酷,有的则面露忧愁,而另有些则令人捉摸不定。而罗奥的复杂表情更是将他的内心的争斗体现了出来,但显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此刻,他就像一个不愿杀生,但却打算为了生存而捕猎的猎人一般,正准备对他的猎物发起致命的最后一击。

  最终,罗奥代表营地发言了。“做出这个决定,无论对我,还是对这里每一个人来说都不容易……”他克制着情绪快快说道,“但是我们已经和其他营地的代表讨论过了,我们最后做出决定。我们认为,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如果你们因为……与我们在一起而感到痛苦,因此……不如与我们那些尚还健康的人分开。”

  如梦初醒的柯琳惊愕地发出了刺耳而沙哑的声音,“难道,我们被放逐了?”

  未等罗奥辩解,努波顿便气愤地说道:“这就是事实!他们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所以他们……他们就希望把我们忽略掉!他们只希望我们走开!”

  “我们帮不了你们!”罗奥说,“我们完全不知道你们的症状是否会传染,你们干不了活,你们的智力也在降低,我们养不起你们。我们的人口已经太少了,这使得我们失去了所有碰运气的资本!”

  “其他人呢,比如阿卡玛?”柯琳问。

  “他会留在这里,我会照料他直到他醒过来,”罗奥回答,然后又补充一句,“如果他还能醒过来的话。”

  “你真是个好人,”努波顿咕哝道,语调里满含着讽刺。

  罗奥猛冲上前,寻衅般站在努波顿面前。努波顿不顾自己日益严重的病痛,挺直身子迎上罗奥的目光。

  罗奥开口道,“你曾说,你怀疑圣光对你沉默是为了惩罚你在沙塔斯的失败。”

  “我把一切都献给了沙塔斯!我已经赴死的决心,只是为了让你,让你们能活下来!”

  “是啊,但你毕竟没死。”

  “你在说什——你是说我被抛弃了?”

  “我认为,如果圣光把你抛弃了,那一定有什么理由。我们谁能理解圣光的行事方式?”罗奥回头望向众人,期望能得到一些支持。一些人移开了目光,更多的人则没有,“不管怎样,你是该接受命运地安排,去一个新的地方了。我认为,是该算算你从别人那里获得的好处了……”

  突然,罗奥伸手夺下了努波顿拄着的锤子。

  “而且,我还认为,是该拿走这不该再属于你的东西了。”

第三章
返回 不碎之灵
所属专题: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全集
所属分类: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