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不碎之灵
第二章

第三章

  来这里是个错误。什么都没变。你还是个克罗库——你还是破碎者。

  不,他们会听你说的。他会让他们都听你说的。告诉他们,就是那个顿悟。努波顿将自己的视线从聚集的人群移到了小广场中心的喷泉上。他默默向那水乞求,让它帮自己理清思绪。

  很快,他就感到他的思维再次集中起来。他点头感谢了泉水,之后,便紧倚着他的手杖,强迫自己迎上底下众多满怀着怀疑与不信任的目光。片刻,这里只剩一阵难堪的寂静。

  “这毫无意义。”他听到有人在如此低语。

  他努力开口说话,可吐出的第一个声音又小又嘶哑,甚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他清清了嗓子,重新开始,这次声音大多了,“我来是为了……为了告诉你们关于……”

  “我们在浪费时间。一个克罗库能告诉我们什么?”

  更多反对的声音响起。努波顿一下子结巴起来。他的嘴还在一翕一合,但他的声音早已弱不可闻。

  我该听自己的,不该来,是的,这是个错误。

  努波顿正转身想要离开,视线却直直撞上了他们的领袖——预言者维伦,对方那平静的双眸也凝视着他。

  先知的眼光透露出了责备,“这就想走了吗?”

  ***************

  努波顿坐在悬崖上俯瞰着面前这片枯萎土地。这里的变化并不算大……自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候,已经过去多久了?五年?还是六年?

  当初,人们终于将他们称呼成克罗库,并把他和其他人送进了专门为他们而建的新营地。那时,努波顿只能感到愤怒、失望以及沮丧。在被允许的活动范围之内,他尽可能远地探索着四周的情况。他甚至爬上这些环绕着赞加沼泽的山岭,调查情况。然而,山脚下的那些营地是为了“正常人”而建的,现在那里已经不再允许“他这类人”进入了。

  因此他顶着酷热,冒险来到这片土地的最高点。这块曾属于德莱尼人的土地而现在已成一片荒漠。在兽人们的铁蹄踏过这里之前,这里曾是青葱的林地,而现在,在术士那些黑暗而扭曲的魔法的作用下,这里已沦为废土。

  不过,最近这几天以来,兽人们制造的麻烦少了很多。只剩一些游荡的兽人小队还在出没,继续围捕着他们见到的每一个德莱尼人。总体上讲,兽人的数量比以前少多了,据说,他们许多人几年前穿过了那些巨大的门,到现在都没回来。

  于是,在沼泽地内的某处,德莱尼人又开始建造一座新城。不过,对努波顿来说,这都无所谓了,那是一座永远都不会欢迎他的城市。

  努波顿和其他人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仍在继续。他们原本平滑的皮肤上渐渐长出了斑点、肉瘤和其他一些增生物。这些新的特征正迅速蔓延至他们的整个身躯。而蹄子,原本德莱尼人最显著的特征已经彻底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某种畸形的足。变化不仅仅局限于肉体,他们的脑子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智力在显著地退化。其中一些人,已经彻底地失落和疯狂了,变成一具整日无目的地游荡的躯壳,说话也变得颠三倒四。这些失落者有时候会突然从睡梦中醒过来,然后一个人离开营地,再也不会回来。第一个这么做的是埃斯特斯,于是,现在和柯琳一起经历过沙塔斯那段黑暗时光的同伴也就只剩下一个了。

  够了,他想。别分心了。做你要来这里做的事。

  他之所以分心,是因为他很清楚地,这次他也将无功而返。但是他还是在坚持,过去几年中他每天都在这样坚持做的那样……不知何故,或许他心中黑暗面已经绝望了,但光明一面却仍然保持着希望。

  他闭上眼,奋力摒除所有杂念,试着和圣光建立联系。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让我能再次感受到您那光耀的祝福。

  什么也没有。

  再努力些!

  他把全身上下的每盎司的注意力都集中浓缩起来,再次开始努力。

  “努波顿。”

  他吃了一惊,心都快要从自己的躯壳中蹦出来了,他猛张开眼,伸手让自己镇静下来。他环顾四周,然后向天上望去。

  “我找到你了!”

  他摇摇头,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对柯琳。

  你应该想些比期待圣光再临更好的事。

  她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看起来疲倦与沧桑,并且似乎烦恼异常。

  “你还好么?”他问道。

  “不比平时坏。”

  努波顿又等了一会儿,但柯琳却只是盯着荒芜的景色出神。

  而在他们都没注意到的某处,一个身影一闪,钻进附近的一堆乱石中,观察着,倾听着。

  “你有什么打算告诉我的吗?”

  柯琳想了一会儿。“啊,是的!”她终于说了出来,“今天营地里来了几个新成员。他们说兽人在……正在重新聚集起来。他们似乎正在为什么事做准备。领导他们的是新的……他们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些操纵黑暗魔法的人?”

  “术士?”

  “对,应该就是这个。”柯琳上前一步,站到了悬崖边缘几英寸的地方,沉默了下来。

  很快,那个身影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此时看来,柯琳的眼神中所放射的情感,如同她发出的粗砾的声音一样冷漠。“如果我再往前走几步,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努波顿踌躇了,他搞不清这是否是她的玩笑,“我想你会掉下去。”

  “是的,我的身子会掉下去。但是我想,我觉着得我的灵魂会上去……飞翔?不,不是这个词。是什么词……向上升再向上升,就像飞一样?”

  努波顿想了想,“升腾?”

  “对!我的身体会掉下去,但我的灵魂会升腾。”

  几天后某个夜晚,努波顿又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头很痛,胃也空空如也。他决定去看看昨晚的鱼还有没有吃剩下的。

  他刚走出洞,就注意到洞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而且都无一例外的抬头望着天空,用手护着眼睛。他急忙从走出巨型蘑菇的阴影,也抬头向天望去,然后他亦被迫像他们一样护住自己的眼睛,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清晨,猩红色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裂隙,看起来就像是一道大开的伤口。某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大力量正从这道裂隙中侵入,整个天空中闪动着刺眼的光芒,这个世界似乎被撕裂了。而那裂隙本身,看起来就像一条由光构成的疯狂舞动的巨蛇。

  大地也开始颤抖了。努波顿突然感到脑中遭受了强力的压迫,而耳膜几乎都要爆裂开来。电流划过空气,这令他的毛发根根直立起来,这段短暂而疯狂的时光中,似乎这世界都不那么真实了。

  在努波顿眼中,有那么一瞬这些聚集起来的破碎者分裂成无数镜像:有些显得更老,有些则更年轻,还有些则是未受影响的,健康的德莱尼人。紧接着这些幻象就消失了。大地颤栗着,努波顿感觉正坐在脱缰野马所拉的车里一样,所有人都被摔进泥里,他们死死地趴在那里,而这颤栗还在继续。

  过了好一会儿震动才慢慢平息。柯琳盯着天空中那慢慢合拢的裂隙,喃喃道,“我们的世界要毁灭了。”

  他们的世界没有毁灭,不过也差不多了。

  第二天,努波顿又回到他熟悉的山顶,在那里所见到的景象显得极其疯狂:浓烟卷进天空,堆积成覆盖大地的浓厚黑云,空气烧灼着他的肺部。而在他所站的悬崖底下,大地裂了一道口子。蒸汽从裂口中喷涌而出,努波顿弯下身就能看见从这裂口深处泛出的虚弱光亮。

  大块大块的岩石从这片不毛之地上剥裂下来,在空气中漂浮起来。而天空的一部分看起来也越来越像……通向某些东西的窗口。努波顿觉得自己似乎从这窗口瞥到了或远或近的其他世界。这是真实的吗?或者这是某种大灾难的征兆?努波顿全完全说不出来。

  似乎所有的地方都笼罩在一阵可怕的死寂之中,似乎所有的生物都死了,或是逃到远方躲了起来。尽管如此,努波顿依然感觉到自己并不孤单。有那么一瞬他在眼角中捕捉到了一个神秘的身影。他扭头四顾,心里思量着那是不是柯琳。

  然而什么也没有。或许只是他那日渐浑浊的思维在欺骗他而已。

  努波顿再次把目光投向眼前噩梦般的景象,他怀疑很快他所知的一切就会终结,末日则将来临。

  然而,时光只是慢慢流逝,他们还活着,生活还是在继续。一些传到营地来的小道消息说,有许多地方都彻底毁灭了。不过幸而,这个世界还是幸存了下来。

  支离破碎地,扭曲而痛苦地……这世界幸存了下来,破碎者们也幸存了下来。他们继续依靠着坚果、草根以及他们能在沼泽里抓到的所有鱼类为食,水必须要煮沸了才能喝。此外,他们还不得不四处躲避他们那些从未曾见识过的风暴。他们艰辛度日,但他们确实生存了下来。季节更替,动物也渐渐多了起来,不过有好些种类他们以前却从没见过,但不管怎么说,动物确实又多起来了。只要破碎者们能幸运地猎到什么,他们就能靠那猎物的肉果腹。他们生存了下来,他们活了下来。

  至少,是大部分活了下来。就在几天前,赫拉克也失踪了。他已经在木然与困惑中生活了好几个月,尽管柯琳一直不愿说些什么,但她和努波顿都明白,他很快就会加入到失落者的行列之中。赫拉克是保护柯琳逃出沙塔斯的三人中最后的一个了,努波顿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无奈与失落。

  对与自己,努波顿虽然也未曾说过什么,他始终怀疑有一天他自己也将丧失心智,就像其他人那样浑浑噩噩地离开,不再回来,最终变成一个虚无缥缈的回忆。

  他依旧每天修行,在山顶虔诚地膜拜,期望某一天,他能得到宽恕,他可以得到恩典,而圣光可以再次照耀着他。

  然而每一天,他都失望地回到营地,并在夜里继续遭受着同一个噩梦日复一日的折磨。

  噩梦中,努波顿站在沙塔斯城外,垂死的哭嚎扯碎了夜晚的空气,他拼命用拳头砸着那紧闭的大门。他虚弱的灵魂明白这只是另一个梦境和另一场折磨,而麻木的心智却这次的梦将或许会和过去那千千万万的梦境略有不同。

  他一遍又一遍地猛捶着木门,直到他的拳头破皮流血,在门里,女人和孩子们正一个接一个地等待着缓慢而恐怖的死亡。那些尖叫声一个又一个地转位窒息,最后只剩下一个声音仍在痛苦地哀嚎。他认出了那声音:那是当他从沙塔斯逃出,躲进泰洛卡森林时听到的哭喊。

  很快,最后的哭喊也消逝了,顿时只剩下一片死寂。努波顿慢慢从门边走开,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虚弱的、丑陋的、一无是处的身体。他颤抖着,啜泣着,等待着不可避免的苏醒。

  他身后传来了木门慢慢打开的吱嘎声。努波顿大张着眼望向门。这以前从没发生过。这意味着什么?

  大门之后是空空荡荡的沙塔斯城,城市的内墙和堡垒被内环正中的一团大火照得通明。

  努波顿走进城,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走向那温暖的火光。他环顾四周,但是他看不到尸体,除了火边几把被遗弃的武器外,大屠杀的迹象如蒸发了一般被抹得干干净净。

  一阵轻柔的雷声滚过,努波顿感到几滴雨落在他的手臂上。他继续想前走了几步之后,身后的大门关上了。

  接着,他听到了些许的声音,一阵嘈杂的噪音从火光的另一端向他靠近过来。他手中没有武器,甚至连手杖都没带,虽然明知这只是一场梦,他依然无法抑制住内心迸发出来的恐惧。正当他准备从火堆里攫出一根正燃烧着的木柴以保护自己时,一位德莱尼女性步入了光亮之中。

  雨仍然淅淅沥沥地下着。

  一开始他笑了,他很高兴看到有人活了下来,但很快笑容就从他脸上消失了。那女人遍体鳞伤,从脖粳上一道伤口中,仍然有鲜血流淌而下,左手也无力地耷拉在身子的一侧。她茫然地注视着他……似是某种无声的控诉。再靠得更近一些之后,他认出她就是莎卡。接着,更多的人出现了,她们从四面八方向他靠来,个个眼神迷离,身上满是可怕的伤口。

  风突然变大,火烧得更旺,雨也下得更大了。女人们弯下身子,从地上捡起武器,继续向他靠近。努波顿紧紧握住刚才提出来的那把火炬。

  “我想救你们!但我什么也做不了……”,他想大喊,但却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他的脚步变得迟缓而沉重。

  风更大了,吹熄了努波顿手中的火把。被杀害的女人们也靠得更近了,她们把武器高高举起,就在这时,一阵劲风将那堆大火吹熄,努波顿一下子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他等待着,倾听着……试图在这滂沱大雨中听到她们靠近的声音。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攫住了他的手腕,努波顿惊恐地大叫起来……

  他醒了,感到精疲力尽,比入睡时还要疲倦。梦的代价是高昂的。

  他决定出去呼吸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也许柯琳已经醒了,也许他们可以谈谈。

  他来到人们聚集起来吃早餐的地方,向一个新来的成员询问柯琳的下落。

  “她走了。”

  “走了?哪里?什么时候?”

  “就走了一会儿。她没说要去哪里。她看起来有些奇怪……她说她要……什么来着?”

  那破碎者停下来想了想,低下头回忆着。

  “对了。她说她要‘升腾’。”

  努波顿拼命狂奔,当他跑到山顶时,他的肺如同烧起来了一般;他咳出一些绿色的粘液;而他的腿也在簌簌发抖。

  在那悬崖台面上,他看见了她,她正站在悬崖边缘向下凝望。

  “柯琳!不要!”

  她回头看了一眼,冲他扬起一个不起眼的微笑,然后转过头,静静地向前一头栽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浓密的蒸汽云之中。

  努波顿冲到悬岩边上向下望,但只能看见很深很深的地表裂隙之散发出来的光晕。

  你太迟了。

  就像他没能拯救沙塔斯城中的那些女人们一样,他又一次失败了。努波顿双眼紧闭,心中不停向着圣光大声呼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抛弃我?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折磨我?难道是因为我对你还不够忠诚吗?

  依旧没有回应。清风拂过,吹干了他潸然而下的眼泪。

  也许柯琳是对的。在内心深处,努波顿非常明白柯琳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想也沦落为一个失落者。或许,她的选择才是真正正确的。

  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他留恋了。他只要再往前走几步,同样也可以终结这所有的烦恼。

  就在不远处,一个身影从他身后突出的岩石后面走了出来,正准备冲他大声叫喊……

  被同胞所驱逐,被圣光所遗弃,被那些他未能拯救的灵魂所折磨……尽管如此,努波顿却发现自己还是难以结束自己的生命。

  轻柔的微风骤然发力,劲风吹散了蒸汽,也将努波顿直直地推离了悬崖的边缘。在这烈风之中,他突然清晰地听到了一个词:诸色众相……

  努波顿连忙竖起耳朵听着。他怀疑,毫无疑问自己的心智已经崩溃了,毫无疑问自己的思想又开始欺骗他自己……

  那岩石边的人影重又躲藏起来,继续沉默地注视着。

  风更大了。诸色众相……

  更多词句传如了他的耳中。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这不是圣光的行事风格。圣光从不“说”:圣光只会温暖你的全身。这是一种新的,不寻常的事物。最后一阵风席卷了整个平台,努波顿也不由得坐倒在地。

  诸色众相,所存者灵。

  经过这么多年的恳求,努波顿最终得到了答案,一个并非来自圣光的答案……

  而是来自于风。

  努波顿曾经听说过兽人们能够与包括地、水、风,以及火在内的四大元素订立一些契约。在兽人们开始侵略他们的土地之前,他的人民也曾见过那些“萨满祭司”所操控着的力量,但是对于德莱尼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完全陌生的。

  之后的几天努波顿又回到悬崖边聆听风对他的低语,他很高兴自己并不孤单,同时他亦很焦急地想要了解风曾许诺给他的那些未知的学识。有时候风平静而温顺,也有时候坚定而有力。不过,一直以来,一个念头总在努波顿脑中盘旋不去,他总是不免怀疑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失控的心智所幻想出来的。

  第五天,当他再次坐到悬崖边时,终于听到一阵如雷的轰鸣,然而此刻天空却是万里无云。他睁开双眼,亲眼目睹一道火柱从悬崖边喷薄而起,火焰伸展开来,透过焰体那摇曳的舞姿,他看到了一张模糊的面庞。火焰开口了,这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场声势浩大的风暴。

  前往纳格兰的群山吧。在那群山之中的最高点上你将找到……你真正旅途的起点。

  努波顿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如果要去那里,我就必须穿过我那些还正常的同胞的营地,他们不会让我通过的。”

  火焰猛然膨胀,他可以感觉到滚滚热浪炽灼着他的面孔。不要怀疑你得到的机会!

  火焰平息了下来。

  昂起头,勇敢地走下去吧,你已经不再孤单了。

  就在他不远处,长久观察着努波顿的那个人低下头再次隐藏起来。尽管他不像努波顿能听到元素的话,但他看见了那冲天的烈焰,看见它舞动的样子。如果努波顿此时看到了那个观察者的眼睛,毫无疑问可以发现他的目光中满是震惊。

  接下来的两天,努波顿只是翻山越岭,长途跋涉。一路上,总是有风儿在他身后推着他,在他耳边细语。他了解到,兽人的萨满祭司曾与元素相互联系,但自从兽人们转而修习恶魔法术之后,这种联系就基本断绝了。他本可以知道得更多,但是风的话语有时候似乎少了几个字眼,又或者模糊不清,这使他很难听懂。

  在路上,好几次他都听到身后有什么脚步声。但每当他转头寻找时,那跟着他的——无论是谁或者什么东西都飞快地藏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他很好奇,那是元素吗?或者这只是他的思维捏造出来的?

  当他最终抵达那些正常的德莱尼人的营地时,太阳已经下山很久了。那些守卫无疑已经看到他靠近了,但那两个守卫只是等待着,他径直走到营地的围栏边。

  “你来这里做什么?”个头稍大的那个守卫问。

  “我只想通过这儿去山里。”

  一些营地成员聚拢过来,警惕地盯着努波顿。

  “我们有严格的规定。克罗库不准进入营地。你得从别处走。”

  “我不是想留在你们的营地里,我只是想从这里过去。”努波顿向前迈出一步。

  个头稍大的守卫伸出手,把努波顿推了回去。“我告诉过你——”

  一声炸雷滚过,原本清爽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大雨骤然间倾盆而下。原本轻柔地催促努波顿前行的微风现在则瞬间强劲起来,充满力量,将两名守卫逼得步步后退。而最为奇异的是,这烈风和骤雨仅仅环绕着努波顿,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而那两名守卫则已是深陷泥沼了。

  努波顿惊喜地注视着发生的一切。“就是这个,”他沉思着,不觉大声说道,“元素的力量。”他笑了。

  营地成员们纷纷跑进洞里躲了起来,守卫则恐惧地瞪着努波顿。但努波顿只是拄着手杖继续慢慢前行,穿过整个营地后,向山脚走去,置他身后整个营地内震惊、畏惧外加困惑的人们于不顾。

  那个一路跟踪努波顿的身影现在正躲在一株巨型蘑菇后。但他不敢再前进了,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克罗库。

  但这些景象已经在阿卡玛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自从他从那漫长的昏睡中苏醒后,他所能感觉到的就只剩下绝望,以及对未来的深切恐惧。但是看见眼前这个克罗库身上所散发出的元素之力后,阿卡玛的内心深处又生起一种他已经长久都未曾品怀有的感觉。

  是的,他感到了希望。

  带着重新寻得的希望,他转身飞快地跑回了沼泽深处。

  几小时之后,努波顿开始疲倦地向山顶攀登,在他身边,草木青葱繁盛。每当他的脚步因为疲惫而放慢,风就会在他身后推动他,而他脚下的土地似乎也让他渐渐鼓起力量。尽管雨还在下,但雨滴却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不过,当努波顿感觉口渴时,雨水却会在他身边汇成一股平静的清泉。

  当他接近顶峰时,他的脑中响起了几个难以听清的声音:一个声音低沉而坚毅,紧接着是他熟悉的风的声音,最后是夹着杂音的火的声音。所有声音杂糅在一起,混乱不堪,一个个都急切的想要和他交流,最终那些声音汇成刺耳的噪音,令他无法思考。太吵了!我听不见你们一起说话。

  努波顿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登上顶峰。一幅美丽的画卷展现在他面前。这儿就像德莱尼人曾经的故土:美丽而安详,有着如花园般秀美的瀑布和明媚的生命气息。

  请你务必原谅他们,他们失去与萨满祭司的联系很久了。他们愤怒、困惑,依旧念念不忘他们所承受的打击。

  “大灾变,”努波顿喃喃着走进这片安详的美景之中。他在一个水池边跪下,喝了一口里面的水,顿时他的身体又再次充满活力。他感到他的心灵被打开了,他的思想融入到了周遭的环境之中,而周围的环境似乎也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一个强有力的,清晰镇定的声音回应了他。是的。也许我是受到影响最少的,不过一般都是这样。我不得不尽快改变自己来能支撑生命赖以生存的根基。

  “水。”

  他感受到了——而非听到了——赞同。

  欢迎。在这个平静的避难所,元素们和平共处,这样你可以更容易理解我们将要说的,尤其是你一路行来所听到的。恐怕你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的关于我们的一切,真正的知识若要被理解总要花上好些年,但如果你继续努力,终有一天你将可以召唤我们的力量……不过,请记住,你永远都不能命令我们。如果你尊重我们,而且你的要求也并非出于自私自利,那么我们也将永远不会抛弃你。

  “为什么你们选择了我?”

  大灾变后,我们也陷入了混沌与不安,有一段时间我们甚至也失落了。然而,从你身上,我们感受到了相似的灵魂:迷惘,被忽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才恢复过来,才得以重新与世界相连,那时候,我们本希望你能……理解地快些。

  在努波顿看来他们无疑非常诚实。但是圣光呢?如果他选择了这条新的道路,是否意味着他就遗弃了圣光?这是否是一种退步?这是不是一场考验呢?

  这险值得一冒,如果……

  “我能利用这种力量帮助我的人民吗?”

  可以。元素与萨满祭司和谐共存。萨满祭司可以让我们变得镇定,促使我们团结统一,而我们则满足萨满祭司向我们提出的要求,使他们更为富足。完成训练之后,你将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召唤元素的力量。只要我们认为你的要求合理公正,我们就会尽可能地履行你的意愿。

  正如水所告诉他的,真正理解这些需要花费上数年的时间。但不管怎么说,努波顿还是理解了他周遭的生命是如何运作的。大至整个德拉诺世界,小至一粒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尘土,从万物中,他能感到那无处不在的充满生机的能量,无论身在何处,无论敌对与友善,世间万物都因这能量紧密相联。而且,现在他能感觉到这些能量仿佛成了他的一部分,而他,也确实是它们当中的一分子。

  元素们遵守了他们之间的协议,它们赠与了他许多优秀的品质。水使他的思维更加清晰,内心更加平静,性情富有耐心,这么多年来,他重新感到自己的思绪不再被浓雾所遮蔽。火则赋予了他激情,他现在充满对生活的崭新感激,以及跨越所有艰难困苦的渴望。从土地身上,他得到了毅力,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不可动摇的决心。而风则带给他勇气和坦荡:让他能够勇敢地面对所遭受过的一切不幸。

  然而,他依然感觉到他还缺乏关键的一课。似乎元素们对他仍然有所隐瞒,或许,那只是因为他还没准备好去理解那些东西吧。

  不过……那些噩梦依旧挥之不去,尽管情况有些好转。每天晚上努波顿都发现自己依旧猛捶着沙塔斯的城门,而门内垂死的哭嚎依旧声声入耳。而且,当他走到火边,竟然发现那些不得安宁的死者中还有柯琳的身影。

  好在,此时他听到了水元素镇静的声音:我们感受到你的内心依旧……充满激烈的冲突。

  “是的,”他回答道,“那些在沙塔斯死去的人们的鬼魂还是纠缠着我。诸元素能帮我摆脱他们吗?”

  你内心的纷争并不是产生自那些死者的灵魂,而是你自己。你只能自己解决。

  “这内在的争斗会限制我作为萨满祭司的潜能吗?”

  他身边的水池放射出一股笑意。所有元素之中,水是最为善心的。你内心的冲突是对天空,对你脚下的大地,对我,以及,尤其是火的反映。它反映了自然界为达到并维持平衡所做的永恒争斗。

  努波顿思考了片刻。“虽然我已经学了很多,但我猜对这世界真正的理解还躺在那永无尽头的知识之路前方。”

  好……非常好。看来是时候指引你更进一步了,也许,这是最重要的知识。

  “我准备好了。”

  闭上眼睛。

  努波顿照做了。他感到脚下的大地飞快地离开了他,他感到元素们都离他而去,有那么短暂的、恐怖的一瞬他感到他又回到了沙塔斯,被遗弃在一片黑暗之中。

  然后他感觉到了……某些东西。一些与其它元素极其不同的东西。它似乎非常广阔,寒冷却无敌意。在它面前,努波顿只能感到自己的渺小。接着,他听到它用无数声音对他讲述着什么,男人和女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他身边融会成一股交响的洪流。

  睁开眼睛。

  努波顿照做了。面对眼前无垠的黑暗,他再一次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在那片黑暗之中,他看到了无数的世界。有些好似德拉诺,有些则是被冰雪覆盖着的巨大圆球,另一些世界或是一片泽国,或是荒凉而了无生气。

  努波顿突然明白了……这么简单,他却一直没有想到:德拉诺外还有无数的世界。他的人民在定居于德拉诺之前还到过很多别的世界。但令努波顿难以理解的是,元素们的力量无法伸展得那么远。每个世界都有它自己的元素,都有它自己的元素力量。

  还有更多。在这虚空中还有另一种元素,似乎是它将这些世界联系在一起,它的力量亦强大到难以用语言形容。如果他可以召唤它的力量——但是他立刻明白他根本无法驾驭如此宏伟神秘的元素。仅仅这惊鸿一瞥,就令他茅塞顿开……

  顿悟。

第四章
返回 不碎之灵
所属专题: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全集
所属分类: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