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第一章(2)

第二章

  本月仁德学院校报众望所归地将“风头最劲奖”颁给二年丙班的明晓溪同学。她在众目睽睽下捋日本三公子之脾气最火暴的东寺浩男的虎须,再次全身而退,依然没有遭到任何报复行为,反而好象溶进了日本三公子的生活圈。据目击者透露,明晓溪同学曾经多次在校园中与风雅优秀的风间澈同学接触,神情可不一般呐。

  明星的生活总是要受到追星族打扰的。

  这天晚上,二年丙班的数学老师敬业地为同学们补课。好不容易下课了,明晓溪却有家不能回。

  她全身瘫软地趴在课桌上:“小泉,你这个损友,我拒绝和你说话。”

  小泉作吃惊状:“怎么会是损友?别忘了是谁提供机会使你成为了仁德的风云人物。”

  “是呵,我当时如果无法虎口脱险,不知道有没有人给我收尸呢。”

  小泉媚笑:“我哪能不知道你的斤两?相信你会万无一失,才让你上场的。”她捅了捅明晓溪,“哎,姐妹,别说废话了,到底进展如何呀?”

  话音刚一落地,几个耳朵竖得尖尖在偷听的八卦女们一窝蜂地包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道:“对呀,明晓溪,别吊我们胃口了,快说你到底是和谁正在品尝爱的蜜果?”

  “是浪漫迷人又温柔的风间澈?”女生甲作捧心状。

  “是酷酷的火暴浪子东寺浩男?”女生乙手托香腮作天真状。

  “还是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牧野流冰?”女生丙九十度大仰腰作倾倒状。

  “快说!快说!!快说!!!”

  明晓溪艰难地喘息,她的身子快被众八卦女摇断了。她伸出双臂往下一压:“听我说!”

  寂静。

  一片寂静。

  明晓溪小心翼翼地说道:“跟任何人都擦出没有火花,抱歉,让众姐妹失望了。”

  “骗人!”

  众八卦女一起扑上,简直要将“不诚实”的明晓溪同学撕成碎片。

  “且慢!”

  小泉眼中精光一闪:“今天这么晚才下课,明晓溪的亲密爱人一定不舍得让她孤身回家,我们只要……”

  “陪她走出校门……”

  “看到是谁接她……”

  “就可以知道……”

  “谁是她的……”

  “秘密情人!!”

  欢呼声直穿夜空……

  明晓溪被她们打败地晕倒在地上。天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疯狂的女人?!

  *** ***

  明晓溪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她第一次意识到能够在自由的夜空下呼吸自由的夜风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那些八卦女们失望地在校门外四处寻找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找不到明晓溪的“神秘爱人”,终于放过她怏怏地四散而去了。

  她放弃了坐公车的念头,快乐地在凉爽的夜色中行走,伸一个懒腰,打一个哈欠,啊,生活多么幸福,自由多么宝贵!

  快乐的明晓溪哼着音乐走着走着,忽然,她用力揉了揉眼睛,不会吧,那是谁?

  牧野流冰?!

  碰到牧野流冰并不希奇,根据概率论,世界上任何两个人都有相见的可能。

  但是碰到醉酒的牧野流冰,就很希奇了。

  牧野流冰应当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漠而透明的少年。怎么会踉踉跄跄象一个标准酒鬼呢?

  而且,他的胃不是特别脆弱吗?根据她的常识,胃不好的人不应该喝太多的酒,不是吗?

  慢着,他、他走进了什么地方?

  明晓溪定睛一看——

  “暗夜酒吧”!!

  *** ***

  暗夜酒吧。

  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明晓溪第一百八十二次诅咒自己该死的好奇心。

  好奇心害死猫,如此著名的格言你难道忘记了?

  何况,牧野流冰最讨厌你多管闲事,难道你也忘记了?

  走吧,明晓溪,你的好奇心闯了多少次祸了!

  但是,看着如此反常的牧野流冰,明晓溪始终抬不起离开的脚步。

  牧野流冰正喝着他到暗夜酒吧后第十九杯伏特加。

  他的双眼已经开始迷离,他的神智已经开始不清,他斜趴在柜台上无意识地轻笑。

  天使般外型的美少年,散发着潦倒堕落的气质,吸引着酒吧内所有女性的注意。

  一个打扮得妖娆艳丽的女人,手握一只高脚酒杯,风情万种地挨近他:“少年人,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滚!”

  牧野流冰毫不客气的怒喝,让美女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还有不怕死的。

  半晌后,一个可爱清纯的少女来到他的面前,羞怯道:“你……你喝得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别再……”

  牧野流冰一甩手,一杯伏特加不偏不倚泼在她脸上。

  “好险!”

  明晓溪拍拍胸口,幸亏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还是走吧,她背起包包起身准备撤。

  咦?眼光余角发现牧野流冰也起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他终于要回家了吗?

  *** ***

  明晓溪向天发誓,她绝对不是要跟踪牧野流冰。

  只是好巧不巧地他走得正是她要回家的路。

  “啪!”

  一声巨响!

  明晓溪不忍地闭上眼睛,这已经是牧野流冰第四次摔倒在地上了。这次可能摔得特别重,他半天没有爬起来,口中还逸出细微的呻吟。

  她心中天人交战,该不该扶他,该不该扶他?

  扶助弱小是她的为人原则,但,那是牧野流冰呀,怎么办?

  正此艰难抉择之际,救星出现了。

  四五个身着西装的大汉从一辆汽车中跑下,匆匆上前扶起牧野流冰,嘴里还喊着:“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明晓溪仔细一看,噢,老相识,他们正是她来仁德第一天教训过的黑道人物。

  她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黑道人物是牧野流冰少爷的保镖/手下/随从(具体是哪种,她还没搞清楚),怪不得人家嫌她鸡婆。

  大汉们七手八脚已经搀扶起牧野流冰:“少爷,回家吧!”

  “走开!”

  这声怒吼比起东寺浩男的毫不逊色。

  “少爷,老爷嘱咐今天无论如何要把您带回家。”大汉们嘴上客气,手下却不留情,连拉带拽要将牧野流冰放到车上。

  牧野流冰拼命挣扎,可是喝醉了酒的他怎是训练有素的大汉们的对手?

  在挣扎中,他的衣服被扯碎了好几片,他愤怒的喊道:“放开我!我死也不会跟你们回去!”

  大汉们看这样下去始终没有进展,耐心逐渐消失了:“少爷,老爷也交代了,如果您真的不配合,我们可以强制对待您!”

  牧野流冰象一只狂怒的猛虎:“好啊!有本事杀了我!”

  他更加拼命地反抗!

  “砰!”

  一只巨拳打在牧野流冰脸上!

  鲜血缓缓从他的嘴角淌下……

  够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住手!”

  一个少女两眼圆睁,两拳紧握,愤怒地蹦了出来!

  大汉们一惊:“又是你!!”

  让他们印象深刻的女孩儿,曾经一出手就将他们的老大挑翻马下!

  她又出现了?!

  明晓溪右手一指牧野流冰,一字一句威严道:

  “放、开、他!”

  摄于她的威势,众大汉不由自主地双手一松。

  “啪!”

  失去支持的牧野流冰第五次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明晓溪叹息着自己将他扶起,用左手臂和肩头承担他全身的重量。

  牧野流冰软软地趴在她身上,一张口,好浓的酒气:“你……你是谁?”

  明晓溪用右手捏住鼻子,臭死了,答道:“能救你出水深火热的人!”

  牧野流冰迟钝地重复道:“能救我出……”

  “闭嘴!如果你不想跟他们回家就闭上你的嘴!”

  这句话很管用,他马上一声不吭了。

  众大汉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的猎物已经到了别人的手中。

  为首的大汉道:“把少爷交给我们!”

  明晓溪无聊道:“废话少说!”

  她伸出右手:“我只用这一只手,就可以将你们打个落花流水,不信试试?”

  他们很快就相信了。

  众大汉垂头丧气象落败的公鸡。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为首大哥口齿不清地说:“朋友,留下你的姓名!”

  明晓溪胸脯一挺,骄傲地说:“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明晓溪就是我!”

  众大汉正欲撤退,忽听她一声清喝:

  “你,过来!”

  被她点名的大汉象被下了咒,乖乖地走过去。

  一记下勾拳,狠狠打在他的下巴上!

  “老板让你去死你去不去?把牧野流冰打那么重!”

  明晓溪威风凛凛地教育他。

  众大汉一阵头晕,好象看到了小时侯最怕的训导主任。

  *** ***

  好奇心果然可以害死一只猫。

  明晓溪就是那只可怜的猫。

  她欲哭无泪地扛着身高182cm,浑身瘫软的牧野流冰,艰难地试图用钥匙打开公寓的门。

  早知道就让大汉们把牧野流冰绑回家了,也省得她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处理他。

  他住在哪里?

  怎么联系风间澈、东寺浩雪、甚至东寺浩男来收留他?

  她全都不晓得。

  可是把烂醉如泥的牧野流冰抛弃在黑夜的街头,又实在不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

  明晓溪仰天狂叹三声,只好将这只烫手的山芋搬回了自己住的小公寓。

  只是,天哪,扛着一个如此沉重的“包袱”,想要打开房门真的很艰难。

  最后,明晓溪终于驮着牧野流冰进到房里,大功告成地长舒一口气。天哪,今天的事情可以结束了吧。

  高兴太早的明姑娘,哪里知道更大的劫难即将来临。

  “呕!哗!”

  劈头盖脸的秽物象瀑布一样喷下!

  喝醉酒的牧野流冰开始呕吐了,脏臭的呕吐物喷得明晓溪和他自己身上到处都是。

  纵使明晓溪功夫了得,但这么近距离的袭击,她还是没能逃得了。

  冲鼻的臭味熏得她都想吐了!

  第一个反应是——将他推开!可是,看到牧野流冰那么刮肠搜肚地呕吐,痛苦的汗珠黄豆一样挂满他的额头,她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了。

  *** ***

  幸福的牧野流冰占据了公寓里唯一的大床。

  可怜的明晓溪坐在床边,用手托着下巴,头一点一点地想睡觉。

  伺候牧野少爷翻江倒海地终于吐完最后一口,帮他把身上沾满秽物的衣物剥掉,再为他擦拭完全身的虚汗,明晓溪已经累得一佛涅磐,二佛出世了。

  明晓溪昏头昏脑地想,有一件事是肯定无疑的了,那就是——她上辈子欠了他的。不过,这样的惩罚应该够了吧。

  瞌睡欲死的她只想赶快到梦中去会周公,尽量不去理会牧野流冰口中发出的呓语。把那些嗡嗡的声音当成催眠曲吧……

  “咝……”

  “嗯……”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明晓溪从睡梦中惊醒。

  啊!——

  又是牧野流冰!

  他的身子圈成虾米状,双拳紧紧顶着胃部,眉头锁得死紧,脸色蜡黄,虚汗挂满他的身体,痛苦的呻吟从他紧闭的牙关泄出。

  明晓溪吓得猛晃他:“牧野流冰!你怎么了!”

  牧野流冰神智不清地低声闷哼:“痛……啊……痛……痛……”

  “哪里痛?”

  “痛……”他的手死死顶着他的胃。

  啊,牧野流冰的胃,脆弱的胃。

  不能喝酒还偏要喝,这下有报应了吧!可是,看着他难过得要死,她的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呢?

  “喂,喂,你要吃什么药?怎么样会好一点?”

  “痛……”

  没有意识的他只会说这个字……

  哎呀,他不会死在她这里吧。明晓溪急得团团转。

  一滴晶莹的泪滴沁出牧野流冰的眼角。

  它象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最后一根脆弱的神经。

  死马当活马医吧。

  明晓溪扶起虚弱的牧野流冰,盘腿坐在他的身后,将右手放在他后背胃的地方。

  好冰凉的肌肤呀……

  她轻轻打了个寒战。

  明晓溪运起她三脚猫的内力(她的拳脚还可以啦,但内功修为并不高明),让右手变得暖暖的,贴着他的后胃缓缓抚摩。

  好象有效啊……

  牧野流冰渐渐缓和下来,全身肌肉慢慢松弛了……

  有效就好……

  明晓溪努力与瞌睡作斗争,拼命保持清醒,一下一下安抚他的胃……

  ……

  *** ***

  清晨。

  是谁在乱动?

  别动了!让我睡嘛,好睏呀……

  怀里的挣扎加剧了。

  明晓溪一下子蹦了起来,脑袋险些撞到天花板。

  她……她居然睡着了!

  而且还是死死地把牧野流冰抱在怀里地睡着了!

  面对着牧野流冰象冰一样寒冷的质问的眼睛,明晓溪尴尬地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

  “说!”

  他真是言简意赅。

  “说什么?”

  她想装糊涂。

  “我怎么在这里?”他固执地盯着她。

  “啊……这个……昨天……于是……可能……就……”她解释得乱七八糟。

  “我的衣服呢?”

  “啊?!”

  明晓溪猛然意识到牧野流冰是浑身赤裸的(不对,他还有条小裤裤)。

  美丽的少年,白皙的肌肤,映着清晨灿烂的初阳,好一幅养眼的图画。

  “我的衣服呢!!”牧野流冰暴喝。

  她一个激灵,忽然间意识到,不对呀?自己辛辛苦苦照顾了他一夜,为什么要接受他如此非人的待遇呢?她一转身跑到卫生间用两根手指拎出他臭不可闻沾满呕吐物的衣裤,展示在他面前:“给你!”

  牧野流冰被熏得一下子捏住鼻子:“怎么会这样!说!”

  怎么会这样?这还是我昨天屏住呼吸给你脱下来的呢,难道还要我给你洗干净?又不是你大少爷的佣人。

  “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牧野流冰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明晓溪翻了个白眼:“象你那么聪明都不明白,我怎么可能知道?”

  她如愿地看到了日本第一冰冷美少年的脸气成了酱紫色。

  *** ***

  惊爆!惊爆!

  天字第一号大绯闻!

  还没到固定出版时间的仁德学院校报在第一时刻推出特刊,专业详细地披露出建校来最大一桩桃色新闻——日本第一美少年牧野流冰同学和风头最劲神秘少女明晓溪同学共度浪漫一夜!

  仁德特刊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证实——本周三清晨7点25分36秒,牧野流冰同学和明晓溪同学双双从一所公寓现身(经查证那是明晓溪同学的私人公寓)。两人神情尴尬,表情极不自然,(经两性经验丰富的“专家”分析,初次“交流”过的情侣最容易有那样的神态。)更可疑的是,牧野流冰同学穿着怪异,上身一件很宽大的T恤(质量很差,不是牧野流冰同学一贯水准),下身一条肥大短腿的疑似睡裤的东西。(请注意:这两件衣物经明晓溪同学身边的可靠人士推测判断,有90%的可能性是属于明晓溪同学的。)

  总之,种种迹象无可质疑地证明——牧野流冰同学和明晓溪同学本周二晚激情碰撞,进行了初次“交流”,在“交流”中牧野流冰同学原本的衣物被毁,所以第二天无衣避体的他在亲密爱人明晓溪同学的帮助下穿上了她的衣服,共同在美好的清晨奔赴甜蜜的未来!

  “精辟!”

  “准确!”

  “权威!”

  一连串的赞美之词从东寺浩雪的口中源源不断溢出……

  她着迷的脑袋终于从“仁德特刊”中抬起:“啊,我发誓一定要加入仁德校报,我实在太崇拜它了!”

  她的母亲东寺水月再也抑制不住好奇心,从东寺浩雪的手中把“仁德特刊”抢了过来。

  “小心,那时我好不容易才从同学手里抢来的!”

  “放心啦,让我看看……”

  东寺水月开始埋头苦读。

  明晓溪瞠目结舌地看着这对母女。

  她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可爱”的母亲,东寺水月的脾气简直和她的女儿东寺浩雪一模一样。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东寺水月时,远远地为她端庄贤淑美丽的高雅风范所倾倒。

  谁知道一切都是假像!

  当东寺水月听说她就是“明晓溪”时,发出的欢呼和尖叫让她记忆犹新:“你就是明晓溪!就是你教训的浩男?!我一直想认识你!终于让我等到了!”

  她被东寺妈妈紧紧拥抱在怀中将近二十分钟,差点窒息而亡。

  从此,她就“被逼”成了东寺家的常客。如果打上两三天没有在东寺家露面,那么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眼泪汪汪的东寺浩雪,就是泫然欲泣的东寺水月。

  不过,接触的时间长了,明晓溪也渐渐习惯了东寺母女两人异于常人的举止,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风间澈和牧野流冰会经常来到这里。

  东寺水月边看边发出赞叹:“高,实在是高,分析丝丝入扣,推理严密紧凑……不过,小雪,你才是国中部的学生,校报会收你吗?”

  东寺浩雪脸色郑重,挥舞手臂:“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不懈地朝着理想前进,终有成功的一天!”

  明晓溪一口正要咽下的茶被她的“豪言壮语”激到,“噗”的一下喷出,呛咳了起来。

  “咳咳咳!!”

  咳嗽声使她成为了新的焦点。东寺母女、风间澈、甚至牧野流冰和东寺浩男的视线都齐刷刷凝聚在她身上。

  “咳咳!”她急忙摇摇手,表明自己不要紧。

  东寺水月似乎这时才意识到绯闻的两大主角正好端端坐在自己身旁,她兴奋道:“流冰、晓溪,你们两个在谈恋爱呀!恭喜!恭喜!”

  明晓溪刚顺好的气又叉了起来:“咳咳!咳咳!我……咳,没有……咳咳咳……”

  牧野流冰还是一贯地没有任何反应,他的思绪不知正游离在哪个国度。

  东寺水月挠挠头,伤感道:“唉,晓溪呀,我原本以为你会和我那火暴儿子浩男谈恋爱的,没想到你还是没能看上他……不过,我还是得承认,流冰这小子是比浩男强多了……”

  “妈!”

  东寺浩男象一头发怒的野兽冲着东寺妈妈怒吼!

  东寺水月肩膀吓得一缩,模样好可怜。

  风间澈体贴地来到了东寺妈妈身边,用双臂护住她瑟缩的肩膀,眼睛不赞同地盯着东寺浩男。

  东寺浩男眉头紧皱,扬步走了出去。

  东寺妈妈又开始重新呼吸了。

  风间澈温柔地问道:“伯母,今天晚上我们要吃些什么呢?”

  “啊,我吩咐厨师长做你们最爱吃的天妇罗,白灼虾……”

  东寺水月兴高采烈起来……

  *** ***

  有位哲人说过,时间会将一切冲淡。

  明晓溪只有祈祷他的话不是说来骗稿费的。

  但是,仁德学院近日来沸沸腾腾谈论的全是她和牧野流冰的“恋爱”。走到哪里,她都能收获一大堆的羡慕、忌妒和崇拜;走到哪里,她都能听到一大堆的“牧野流冰”、“明晓溪”、“唧唧唧”、“ 喳喳喳”……各种议论甚嚣尘上,毫无减弱的趋向。难道是时间还还不够长?什么时候才能长到让谣言不攻自破呀!

  她已经受不了了!

  身边的损友小泉还在唧唧歪歪:“告诉我嘛,你们那天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想知道!快告诉我呀,别忘了我是你的最佳闺中密友呀!”

  听到这儿,明晓溪突然想起来了:“对了,仁德特刊上那个‘明晓溪同学身边的可靠人士’是不是你?”

  “嘿嘿。”小泉不好意思地偷笑。

  “你见过我穿那两件衣服吗?就敢乱讲。”

  小泉急忙辩解道:“我可没乱讲啊,请你注意,仁德特刊上使用的字眼是‘推测判断’,而不是‘亲眼见过’。再说,我推测有错误吗?你敢说那衣服不是你的吗?”

  明晓溪无言以对。

  小泉谄媚地笑道:“晓溪,你相信我,对你,我从来没有做过不讲道义的事情!”

  明晓溪想一想,也是,她除了八卦一点,还是挺讲义气的。她说道:“好吧,我相信你。”

  小泉高兴道:“太好了!那你能告诉我你和牧野的事情了吧?!”

  明晓溪大叫一声:“小泉!”她咬咬牙,“小泉,我说过谎没有?”

  “这个……似乎没有。”

  “好,我告诉你,我、和、牧、野、流、冰、没、有、任、何、关、系!”

  她看着小泉:“信不信由你。”

  小泉凝视着她的眼睛,半晌,下定了决心:“看起来你象是认真的。那么,我选择——相信你!”

  明晓溪激动地拥抱住她,啊,被人相信是多么可贵呀……

  但是,为何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时光,而麻烦却又总是脚步匆匆地到来呢?

  就在明晓溪拥抱小泉的那一刻,仁德学院的高音喇叭里广播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全体同学注意了!全体同学注意了!牧野流冰同学与明晓溪同学惊天地泣鬼神的恋情,正要面临新的严峻挑战!一个自称牧野流冰同学未婚妻的美少女正从校园的北面,向站在广场中的明晓溪同学走来!新欢旧爱大对决!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会有怎样的结局呢?精彩不容错过!让我们一起关注吧!!”

  虾米?!

  明晓溪怀疑她是不是在噩梦里还没有醒。

  她麻木地看着仁德学院好象在一瞬间炸了锅!

  只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全部的学生都涌了出来,挤来挤去地在抢占最佳的观看角度。仁德学院校报的记者们冲在最前面,笔、本子、照相机、摄影机各种武器准备齐全,摆出一副誓死不放过一个细节的架势。

  明晓溪拼命地告诉自己,这是梦,是大家搞错了。

  然而,随着一个玲珑曼妙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向她靠近,她的祈祷越来越无力。

  一个十六七岁的性格美少女。

  她身穿一袭豹皮紧身超短连衣裙,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浓眉大眼,红唇微厚,迷人的浅巧克力肤色,真是典型的时尚野性美少女。

  “哗!”

  满场一片赞叹,闪光灯闪个没完。仁德学院也盛产美女,但这么酷酷的、有个性的美女却不多见。

  酷酷美少女剑眉一挑:“我是牧野流冰的未婚妻赤名杏,你就是明晓溪?”

  问苍天,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

  明晓溪心中流下两行辛酸泪。

  赤名杏不耐烦道:“明晓溪,你连话都不敢说了吗?有种抢别人的男人,没脸答话吗?”

  观众们的心提了上来。

  根据以前明晓溪同学对抗东寺浩男同学的情况,性格倔强的她肯定会迎头痛击。

  好戏要上演了。

  观众们将呼吸压得很低,生怕错过了精彩的镜头。

  “我跟牧野流冰没有任何关系。”

  明晓溪第N遍重复这句话。

  她不想和不相干的人为这种无聊的事情争执。

  观众们失望地耷拉下肩膀。明晓溪同学这次怎么这么没有勇气?这可是在外人面前呐,仁德的脸都让她丢光了。

  赤名杏不屑地冷笑道:“你深夜将牧野流冰抢回你家,强留他一宿,竟然告诉我你和他没有关系?”

  “哇!内幕耶,是明晓溪同学将牧野流冰同学抢回家的啊……”

  “我跟牧野流冰没有任何关系。”

  明晓溪无精打采地第N+1遍重复这句话。

  天知道,为什么她就不相信她呢?

  如果知道会有现在的局面,杀了她也不会去招惹麻烦的牧野流冰。

  牧野流冰,难道我上辈子真的欠你的?

  “哇!”

  观众群发出一阵惊呼。

  明晓溪一阵颤抖,她就象一只惊弓之鸟,有点风吹草动便会害怕再来什么莫名其妙的麻烦。而根据她对仁德学院虽然时间短,但是却深刻的了解,凡是听到他们发出这种惊奇、兴奋和充满期待的叫声,准没有好事。

  长期处于烦扰的中心,她连抬头察看惊呼原因的勇气都没有了。

  一个修长的身影来到她面前,靠得很近很近,轻轻在她颊边落下一个比羽毛还柔和的凉凉的吻。

  事情太过突然,明晓溪整个傻了。

  一只手臂将她揽进怀里。

  空气中散发出清冷而坚定的宣告:“明晓溪和我正在交往。”

  原来是绯闻男主角——牧野流冰。

  明晓溪听语大惊失色:“你胡说!我没有……”

  牧野流冰低头紧迫盯人:“是你带我回家的!对不对?”

  “嗯……没错。”

  “是你脱下我的衣服!对不对?”

  “嗯……没错。”

  “是你主动上床和我睡了一夜!对不对?”

  “嗯……是没错……可……可那是……因为……”

  牧野流冰嘲弄地笑道:“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明晓溪沮丧得泪都快流下来了,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百口莫辩。

  观众们兴奋激动地连喝彩都忘了喊。

  啊,好浪漫、好感人,柔情似水的女生们用手绢慢慢擦着眼角幸福的泪。在这一刻,她们仿佛觉得自己就是明晓溪。

  象所有的小说中讲的一样,企图破坏男女主人公的“坏女人”赤名杏开口讲话了:“明晓溪,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敢抢我的未婚夫!”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也不是你的。”

  明晓溪没有精神地用古老的哲理回答她。

  听不懂耶,明晓溪同学真高深。

  废话,否则为什么她是最佳女主角呢?

  赤名杏怏怏地下了战书:“这个周末是牧野爷爷的寿宴,想必你一定会去的了?”

  牧野流冰道:“当然。”

  赤名杏用最恶毒的眼神盯着明晓溪:“我等着你。”

  明晓溪无力地仰天看蓝天白云。

  她实在想不通,在晴天白日下,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滑稽的事情?!

第三章(1)
返回 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所属专题:明晓溪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青春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