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第三章(1)

第三章(2)

  风间澈的钢琴演奏会是在日本最好的皇家音乐厅进行的。

  这次演出票价高得惊人,就算这样,观众仍然爆满。

  因为明晓溪是陪着东寺浩雪来的,所以她也有幸能坐在最好的位子上欣赏风间澈完美的演出。

  风间澈的演奏无可挑剔,即使她是个门外汉也必须得承认,他对音乐的诠释和理解已臻化境,让聆听者能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里。

  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开心。

  她的不开心不是因为在这里见到了牧野流冰、东寺浩男。(牧野流冰就坐在她左手的位子上,使她有些不自然。)

  而是因为,她到这里后才知道这场演奏会是为了欢迎美国驻日本大使史密斯先生而举办的。史密斯先生曾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过风间澈的演奏,对他的音乐欣赏得不得了。但风间澈鲜少做个人的演出,所以史密斯先生一直感到很遗憾。直到他来到日本,碰巧发现日本政界大佬风间勇二的儿子就是风间澈。在风间勇二的安排下,便有了这场钢琴演奏会。

  明晓溪心情低落地低下头,不愿意看风间澈和他的父母恭敬地欢送满意的史密斯大使离开。

  东寺浩雪推推她:“快点,明姐姐,我要去给风间哥哥献花了!”说着,她捧着一大束精心挑选的鲜花向风间澈奔去。

  明晓溪慢吞吞地跟过去。

  她看到风间澈的父亲——那个政界大佬已经离开了,剩下风间澈和他的美丽的母亲同东寺浩雪说话。

  东寺浩雪一贯的甜蜜可人:“风间哥哥的演奏好棒喔!我听得都入迷了!风间妈妈好有福气喔,能养出风间哥哥这么出色的天才!”

  风间夫人谦虚地微笑。然而,明晓溪注意到她的眼光突然一紧。

  牧野流冰来到了风间澈面前:“恭喜你演出成功。”

  风间澈拍拍他的肩膀:“谢谢。”

  他的眼睛看向后方,冰极瞳正默默凝视着他。

  风间澈笑道:“瞳,你也来了。”

  冰极瞳犹豫一下,终于走上前来。

  她低声道:“你的演出很精彩。”

  风间澈笑得象春风一样柔和:“你能来我很高兴。”

  “贱人!”风间夫人优雅的脸突然扭曲了,她狠狠地冲冰极瞳骂道,“象你这种贱人也配来这种高级的场所?”

  冰极瞳极力忍耐:“风间夫人,请您注意用词。”

  风间夫人象在一瞬间疯了:“你这个小贱人还敢跟我顶嘴!”

  她抡圆了一个巴掌就向冰极瞳的脸扇过去!

  “啊!”

  东寺浩雪尖叫一声。

  风间澈、牧野流冰和刚到的东寺浩男都离得较远,来不及反应。

  冰极瞳却一动不动。

  眼看一个耳光就要打在冰极瞳的脸上,一只细瘦的手出现了,一把捉住风间夫人的手腕。

  没错,还是倒霉的明晓溪,她恰好站在冰极瞳身边。

  她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会碰到奇怪的场面呢?

  风间夫人美目圆睁,瞪着破坏自己好事的罪魁祸首:

  “你是谁?”

  明晓溪嘿嘿一笑:

  “小人物,你把我当成路人甲好了。”

  风间夫人正欲发怒,东寺浩男扶住了她的肩膀:

  “伯母,您一定很累了,我扶您上车回家吧。”

  风间夫人看到是第一富商东寺家的浩男,极不情愿地随他出去了。

  风间澈歉疚地望着冰极瞳:“对不起,我替我的母亲向你道歉。”

  冰极瞳眼神迷离,盯着他一语不发。

  牧野流冰对风间澈说道:“我回去了。”他转身看到明晓溪,点一个头,“再见”。

  牧野流冰走了。

  冰极瞳跟在他身后也走了。

  只剩下尴尬的东寺浩雪、明晓溪和风间澈。

  *** ***

  明晓溪打量着风间澈的公寓。

  他的公寓是她的公寓的十倍还不止,整洁、明亮、优雅,象他的人一样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原来东寺浩雪说的保证她的考试优秀过关,是因为想到了可以找风间澈这个学业优秀的高才生为她恶补。当然了,东寺浩雪还打着一个如意算盘,她可以“陪伴”明晓溪到风间澈这里,制造更多的与他相处的机会。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在最后关头,东寺浩雪被她的母亲硬拉去参加一个宴会了。所以,今天来到风间澈公寓补课的学生,只有明晓溪了。

  明晓溪埋头苦读,她认真消化风间澈的讲解,尽力把它变为自己的知识。她发现,风间澈可以做一个最出色的老师,他的解释清晰、生动,让人一听就懂。其实,风间澈做什么都是最出色的,他是一个天才少年不是吗?

  风间澈笑道:“你学的很好,休息一下吧。”

  明晓溪嘴里咬着钢笔,含糊不清的说:

  “等一下,我要先把这道题解出来。”

  一杯饮料放到她面前。

  她无意识地拿起来喝了一口,哇,好好喝,冰冰的,酸酸的,甜甜的,是久违了的酸梅汤!

  明晓溪惊喜地看着风间澈:“这是从哪里买到的?”

  她好长时间没有喝到正宗的酸梅汤了。

  风间澈笑得很柔和:“是我做的。”

  啊?他连这个也会做?

  “晓溪,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他诚挚地感谢她。

  明晓溪想了一下:

  “你是说冰极瞳?……呵呵,救人于危难当中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的父亲从小用这种古代的侠客准则教育她,使她的某些思考方式已经根深蒂固了。

  “今天为什么不开心?”他突然问。

  “啊?”明晓溪一楞。他连这也能看出来?“呵呵,我没有不开心呀?”

  “你的脸就象一张白纸,什么情绪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上面。而且你从进门开始,都不愿意正眼看我一下。”

  明晓溪低下头:“我没有。”

  风间澈抬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睛:“是为了昨天的音乐会?”

  一阵委屈让她的鼻子酸了。

  风间澈叹息:“你真是个敏感的女孩子。”

  明晓溪的眼圈变得红红的……

  “我原来不想让你知道钢琴演奏会的事,哪里晓得你还是来了……”

  明晓溪忽然爆发了:

  “你的钢琴弹的是很好没错,可是昨天我在你的琴声中听不到一点快乐!音乐不是因为喜欢才有的吗?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喜欢昨天的音乐会!”

  她的话一发不可收拾:

  “不想开音乐会就别开呀!为什么是因为那个美国大使才举行呢?就那么想巴结他吗?”

  她的眼泪落下:

  “不喜欢就不要做嘛!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你和那个什么大使说话,笑得那么虚伪,我的心里有多难受!你是最优秀的风间澈学长呀!你应该是最骄傲和最了不起的!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

  她哭得希里糊涂:

  “你知道你让我想到了什么吗?过去的戏子去别人家里唱堂会!……”

  风间澈静得象窗外的黑夜。

  过了良久。

  渐渐平静下来的明晓溪看着异常沉默的他,心弦有些发抖。她刚才说了什么?

  她怯怯地靠近他:“学长……我……”

  她好象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仔细地凝注他。

  风间澈脸型修长,五官雅致清秀,他的鼻梁挺挺的,窄窄的,象天上的雪一样清傲。

  明晓溪有点害怕这样沉默的风间澈,她为刚才冲口而出的言语懊悔:

  “学长,我……我说错了……你不要生气……我没有什么意思……学长……你不要这样嘛……”

  “学长……我……我是个笨蛋……”

  风间澈终于又看她了,他轻轻地笑,有股说不清的忧郁:

  “你看出来了?”

  “……”明晓溪有些慌张。

  “那是笔交易……很失望吧,我也会……”

  “不是那样的!”明晓溪喊道,“因为你是我最崇拜的学长,所以我才受不了!我要学长开心!我要学长一直都很快乐!我要……”

  风间澈将手足无措的她抱进怀里,紧紧地拥抱:

  “傻丫头,你怎么能这么敏感呢?!”

  明晓溪呼吸着他干净清爽的体味,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一直想流泪……

  *** ***

  考试终于结束了。

  明晓溪满意地走出教室。啊,风间澈的补习真是有效,她都有信心考个满分呢。

  一个黑影站在她要经过的路上。

  咦,是东寺浩男!

  她直觉地转身就要走另外一条路。她可不想再惹麻烦,能避还是避些的好。

  “明晓溪!”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她回过身,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东寺学长好。”

  东寺浩男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你,你考得好吗?”

  明晓溪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你,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考试?”

  “东寺浩雪说的。”

  “噢,”明晓溪将身子站稳,“嘿嘿,考得还不坏,谢谢东寺学长关心。”她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

  然后,就没有人说话了。

  明晓溪好奇地看着东寺浩男,他还有什么事情吗?不会只是来关心她的学业吧。为什么他不说话?就这样一直尴尬地站着吗?

  “我……”东寺浩男涨红了脸。

  明晓溪身子前倾,尽力想听清楚。

  “我……”

  他要说什么?

  “明小姐。”

  又一个人说话。不过她的声音要清晰优美的多。

  啊,是她倾慕的美女冰极瞳。

  冰极瞳一个深深的鞠躬。

  明晓溪忙还她一个深深的鞠躬。(为什么日本人总爱鞠躬鞠个不停呢?累不累呀。)

  “明小姐,老爷邀请您到府一叙。”

  “老爷?”她不认识姓“老”名“爷”的人啊?

  “明小姐,牧野流冰少爷的父亲牧野大人命我接您过去。”

  冰极瞳解释。

  “噢,”明晓溪恍然大悟,下一个疑问上来了,“他见我干嘛?”

  冰极瞳没有正面回答:“请明小姐随我来。”

  明晓溪眉毛打结,试图拒绝:“可不可以不去?”

  “请!”

  明晓溪苦笑,谁让自己充当了别人的假女朋友呢?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

  她对东寺浩男礼貌道:“东寺学长再见。”

  东寺浩男的眼睛一黯。

  *** ***

  明晓溪又一次来到了牧野流冰气派宏伟的家。

  因为这次是白天,所以她能更好地欣赏这座豪宅的美景。牧野流冰的家和东寺浩男的家有很大的差别,东寺家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交合,而牧野家是纯粹的日本传统文化,古色古香,别有韵味。

  就象这间和室,布置得也雅致风韵,很是漂亮。明晓溪盘腿坐在和室里,遗憾的想,要是没有屋里的这个阴沉着脸的男人,气氛一定会好上很多。

  牧野英雄面容冷漠:“你应该知道牧野流冰已经有未婚妻了。”

  “那个赤名杏?”

  “是的。”

  “然后呢?”

  “你跟牧野流冰是不会有未来的。”

  “所以?”

  “不要再来纠缠我的儿子!”

  “啪啪啪!”明晓溪鼓掌,“恭喜你,你说的话跟小说上企图干涉儿女婚姻的反派父母一模一样。”

  “明晓溪小姐!”

  “有!”

  牧野英雄压下怒火冷笑一声:“明小姐,我对你的身世已经很了解了。你的父亲在台湾开一家武馆,因为你母亲有个亲戚在日本开一家小公司,所以就千辛万苦送你到仁德来上学了……”

  “你真厉害!”明晓溪赞叹,接着又叹一口气,“不过你把精力花在我这个无名小卒身上,不觉得浪费吗?”

  她微笑:

  “从知道你想见我,我就明白你想说什么了。让我告诉你吧,别说我跟牧野流冰原本就没什么,就算有什么,你又能怎么样呢?别来恐吓我,本姑娘什么都不怕。要想省点劲儿,还不如从你的宝贝儿子下手,幸许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

  牧野英雄眼出喷出凶光,正欲发作,突然看到明晓溪身后的纸门被拉开,愣了一下。

  是牧野流冰。

  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阴沉的气势压得屋内一滞。

  他看也没看牧野英雄,径直走到明晓溪身旁,拉起她的手就向门外走去。

  “牧野流冰。”

  牧野英雄声音压抑。

  牧野流冰停了一下,随即又起步要走。

  “牧野流冰!!”

  牧野流冰置若无闻,眼神不屑。

  “牧野流冰!!!!!”

  牧野英雄暴怒地抓起桌上的……

  一个古董花瓶狠狠地向他摔过来!

  牧野流冰却躲也不躲,亏得明晓溪眼明手快猛力将他往右一拉,使得那花瓶险险擦着他的额角飞过,“咣铛”巨响,在地上摔成碎片!

  明晓溪吓了一大跳,怒喝:

  “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他是你的儿子呀!”

  牧野英雄脸色铁青:

  “小畜生!当年真应该一把将你掐死!”

  牧野流冰死死的盯着地面,继续大步向前走,握着明晓溪的手冰冷冰冷。

  明晓溪边被他拖着跨出屋门,边扭头气愤道:

  “你是怎么做人家父亲的,怎么可以这样骂自己的儿子!”

  牧野英雄站立起身,怒瞪忿忿的明晓溪,额上青筋剧烈抽搐,诅咒一般地说道:

  “你,明晓溪,聪明的就赶快离开牧野流冰,否则……你单身一人在日本,很多意外的事情都会发生!牧野流冰和赤名杏的婚事,谁也阻止不了!”

  *** ***

  离开危险的牧野英雄,走出紧张的牧野家,已经很长时间了。

  天色渐渐转黑,牧野流冰还是在沉默。

  他不知是忘了,还是习惯了,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放开明晓溪的左手。

  明晓溪小心翼翼地看看他,识趣地没有说话。

  不过,他的手冰冰的,害得她的心里也凉凉的,不太舒服,她轻轻地试图把手指从他掌心滑开。

  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牧野流冰右手一紧,牢牢将快溜出网的小鱼儿攥牢。

  失败了……

  明晓溪哀叹。

  牧野流冰站住身子,严肃地盯紧她:

  “明晓溪,你怕不怕?”

  “怕不怕?……”多么没头没脑的话。

  “你如果害怕牧野英雄伤害你……”

  “牧野英雄?你管自己的父亲叫牧野英雄?”明晓溪怪叫,奇异的父子。

  “你听着,”牧野流冰发挥他最大的耐性,“如果你害怕会受到伤害,我……可以让你离开。”他的瞳孔倔强紧缩。

  明晓溪轻轻地骄傲一笑:

  “牧野流冰,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什么时候害怕过?恐吓对我有用吗?我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啊,别忘了,我还只手空拳救过你两次呢!”

  牧野流冰的手温暖了一下,轻得象一阵微风。

  明晓溪忽然又道:

  “不对呀,我为什么要受你父亲恐吓,我又不真的是你女朋友,我这样好象很冤呀……”

  “我饿了。”他打断她将要滔滔不绝的抗议。

  明晓溪挠挠头:“你饿了……对喔,天都黑了你是该饿了。那……再见……”

  “去你那里吃饭。”

  “我……我那里……我家又不是……”

  明晓溪努力在他魔炙般的眼神下抗拒……

  *** ***

  明晓溪终于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

  她脱下围裙坐在餐桌另一边,对牧野流冰说:“我做的是青椒土豆,红烧茄子,凉拌苦瓜,洋葱炒肉,和西红柿黄瓜鸡蛋汤。你放心吃吧,这些菜都不辣。”

  牧野流冰有些吃惊地看着她在半个小时内变出的这么多菜:“你……好象很能干。”

  明晓溪嘿嘿一笑:

  “哪里,象我们平凡人家的小孩都是这样的,父母在外面辛苦工作了,家务事自然要替他们分担一些的。嘿嘿,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肯定不懂的了。”

  牧野流冰又沉默了。

  她吐吐舌头,看,又乱说话了吧。她把牧野流冰的碗拿过来,将各样菜都夹了一些到他碗中:

  “快吃饭吧,你的胃不好更应当好好保护,按时吃饭是很重要的……给个面子好不好,我做的菜可是有口皆碑呢,虽然不敢跟风间学长比,但应该也不会差很多。”

  “谢谢。”

  他在张口吃饭前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让明晓溪足足楞了十分钟。

  晚上十一点了,瞌睡虫开始袭击明晓溪。但她发觉牧野流冰好象没有离开的意图。他静静地坐在客厅一角看窗外漆黑的夜色,已经很长时间了。

  “你不回家吗?”她小声问。

  “我没有家。”

  “哦,”明晓溪一缩脖子,那他们下午是从哪儿出来的?

  “你不要走吗?”她十分“婉转”地下逐客令。

  “我没地方去。”牧野流冰回答得很直接。

  “可……可是……”明晓溪有些慌了,他的意思该不是……

  “你去睡觉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

  “可……可是……”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可……可是……”

  “不然,我只能去酒吧了。”

  明晓溪飞快地扫他一眼,他全身笼罩在黑夜的气息中,有一种脆弱的气质粉碎了她抵抗的心。

  明晓溪抱着棉被来到客厅:

  “你睡房间,我睡客厅。”

  牧野流冰诧异地看着她:“不用,我睡客厅就可以。”

  “不行啦,客厅连张长沙发都没有,你只能睡在地上。你的身体不好,这样会生病的。我就不同了,我的身体壮如牛。”

  牧野流冰失笑:“哪有女孩子这样说自己的?”

  他笑得好好看啊,他真该常常笑的,整天紧绷着那么美的容颜真是暴殄天物。

  明晓溪把牧野流冰推进房间,为他关上门之前,说了一句:“好好睡喔。”

  回到客厅,她狠狠揍了自己的脑袋一拳:

  “笨蛋明晓溪!你为什么总是拒绝不了牧野流冰呢?”

  漫漫长夜,她只有在地上渡过了……

第四章
返回 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所属专题:明晓溪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青春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