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第四章

第五章

  原来,冰极瞳竟然是风间澈的妹妹。

  明晓溪一时难以消化这个事实,她喃喃道:“怪不得,你看她的眼光总是那么独特……怪不得,你说不可以接受她的心意……”

  她忽然吃惊地问:“学长,你是什么时间知道的?”

  “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母吵架……我那时就知道了。当时大概八九岁的年纪……”风间澈慢慢地回忆。

  “那,那你爱上瞳了吗?”她着急追问。

  “她是我的妹妹。”他的语气很平静。

  明晓溪长长吐出一口气:“啊,还好……”

  她多么害怕风间澈是喜欢上瞳之后,才发现她是他的妹妹,如果是那样对风间学长就太残忍了。

  “我明白了,怪不得你的母亲见到瞳时总是那么激动……”

  风间澈点点头:“是的。母亲只要见到瞳就会失去控制,对于她来讲,瞳的出现就是一个血淋淋的证据,提醒她父亲曾经不忠的事实。”

  “……”明晓溪好象一瞬间理解了很多事情。

  “其实,母亲并不真象你看到的那么恶劣……父亲一直对她很冷漠,她的骄傲又逼得她要装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但是瞳的出现就象一把匕首,把母亲的最后一层保护也戳破了……”

  “所以,哪怕你母亲对瞳作出很过分的事情,你也不愿意指责她。”

  风间澈苦笑:“我明白,这样对瞳并不公平,可是……母亲也很痛苦……”

  冰极瞳……

  那个夜一样美丽的女子……

  “所以,瞳被牧野流冰的父亲收养,也不是偶然的了?”

  “她刚出生就被父亲交给牧野伯伯了……”

  原来如此,瞳自一来到人间,命运就决定了……

  “可是!”明晓溪不解地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瞳她的身世呢?要让她发生那么大的误解?!”

  风间澈痛苦地叹息:

  “我的父亲,风间勇二……他的目标是日本下届首相……清白的名声是一个政客的生命……如果不是有当时还健在的奶奶的保护,恐怕他当初就不会允许那个女人怀着的瞳活下来……”

  “我如何去告诉瞳,她的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她的母亲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连看她一眼也嫌多余……不,我宁可她什么也不知道……可以对父母怀有一些梦想……这样她受到的伤害或许还会少些……”

  “我原本想对她好些,再好些,用我最大的努力使她能快乐些……但是……”

  风间澈看向明晓溪,低声说:“我伤害到她了,是吗?我把一切都变得更糟了……”

  明晓溪的眼泪象决堤的洪水,奔腾在她的脸上:

  “对!你是伤害到她了!笨蛋学长!你怎么能那样对待瞳呢?你对她那么好,那么真心地喜欢她,她以为可以拥有幸福了,好不容易有勇气向幸福迈出一步,你却一下子又撕碎了她的心!你真笨!笨蛋学长!”

  风间澈眼中闪出可疑的星光,象是泪花:“我终究还是做错了,伤害瞳最深的人,原来是我……”

  “不!”明晓溪摇晃着他坚决地呐喊:“你是很笨!你没有察觉到瞳的心意……可你没有错呀!关心和爱护自己的妹妹有什么错呢?你一点错也没有!如果你对她不闻不问,毫不关心才最可耻!你有什么错呢?!”

  风间澈长长的身体深深地埋在他长长的双腿间,夜色浓浓地覆盖在他身上,有一种让人惊心的脆弱……

  明晓溪的泪还在没有尽头地流……

  风间澈没有错……

  冰极瞳又有什么错呢?

  这么优秀出色的风间澈一直一直地关心爱护她,瞳爱上他有什么希奇,想要幸福又有什么不对呢?

  可这一切却又真的错得离谱……

  冰极瞳……

  那个夜一般美丽的女子呀……

  *** ***

  “下课。”

  随着英语老师的一句话,二年丙班的学生们开始七手八脚地收拾东西,好象比赛一样争先恐后地向教室外冲去。是呀,今天是周末了,难怪大家那么兴奋。

  明晓溪也开始无精打采地把课本文具往书包里装。她的动作慢吞吞的,好象一点也不着急,完全没有平日生龙活虎的模样。

  “喂,”小泉好奇地看着她,“你好象很累的样子呀。”

  明晓溪点点头:“是啊,今天觉得没有劲儿。”

  “是不是……”看小泉的表情,明晓溪就知道她即将出口的不会是什么好话,“是不是你那位亲爱的精力太充沛,所以把你累坏了呀?!”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明晓溪敷衍地咧咧嘴:“对呀,所以我准备回家后就自杀算了。”

  “胡说!”小泉抗议。

  明晓溪惊奇道:“你也知道什么是胡说?!”

  “你骂我!”小泉不依地扑过来要报仇,忽然,她的动作停住了。

  小泉朝窗外仔细瞅了瞅,扭回头来对她眨眨眼:“有艳遇哦。”

  明晓溪也朝窗外看看,居然是东寺浩男。

  她叹一口气:“送给你好了。”

  小泉一缩脖子:“还是留给你自己算了。东寺浩男那种火爆少年,美则美矣,但只可远观,不可近赏。也只有你这种‘强悍’的女人能收拾下他,如若我等弱女子遇上他,只怕迟早死无葬身之地。”

  “你还算弱女子?”明晓溪一边哭笑不得地看着扮柔弱状的她,一边慢慢向教室门口挪去。

  “东寺学长好!”明晓溪对着他规规矩矩地鞠躬。前一段时间,东寺浩雪说他情绪不稳定,脾气古怪。(甚至那天吃火锅的时候他还动手打了东寺浩雪。)她还是对他小心点好,免得发生“激烈”的场面。倒不是因为怕他,而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东寺浩雪和东寺妈妈,收敛些脾气还是值得的。

  东寺浩男面无表情地对她说:“我母亲让我接你去家里吃饭。”

  “哦,”明晓溪一想,她是好久没去东寺家了,可是……

  “牧野流冰已经去了。”东寺浩男别扭地加上一句。

  是吗?那她就不用背上“抛弃”牧野少爷“独守空房”的骂名了。明晓溪一笑:“好啊,那咱们现在就过去?”

  “我的车停在校门外。”

  明晓溪随着东寺浩男向校门外走过去的一路上,收获了很多的“关注”。

  “快看!是东寺学长和明晓溪!”

  “真的耶!他们两个居然能走在一起!”

  “咦?以前只要他们相遇,不是就会象火星撞地球一样噼里啪啦吗?”

  “看来世界和平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

  明晓溪自动关闭的耳朵还是听见了只字片语。咦,她竟然伟大到了能给人类带来希望的地步?

  “呀!——”

  突然一阵尖叫声平地炸起!

  “哇!!————”

  七八声尖叫随之呼应!!

  “啊!!!——————”

  尖叫象浪潮一般汹涌澎湃让校园沸腾!!!

  这种激动混加着兴奋的尖叫,明晓溪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听到了。

  难道,又有奇怪的事情要发生?

  “是她!”

  “真的是她!”

  “她又来了!”

  仁德学院尚未离开的学生都停下了脚步,自动占好了最佳的观看角度。

  伴随着“观众们”焦急而渴盼的期待,尖叫的“原因”——嚣张美少女、牧野流冰的“未婚妻”赤名杏隆重登场!

  上次赤名杏是只身前来仁德学院,这次却不同。她的身后跟着两名膀大腰圆的壮汉,双手掐腰,肌肉暴出,好不吓人!

  赤名杏下巴一挺,摆个甫士:“明晓溪!”

  明晓溪翻个白眼,懒得理她。

  “明晓溪!”赤名杏大怒,“你这个臭女人竟敢不回答我?!”

  明晓溪心想,同她这个笨女人说话纯粹是浪费口水,她要说的那几句,用脚指头想也明白。

  “我要你离开牧野流冰!”赤名杏凶恶地说道。

  “还有呢?”明晓溪客气地问。

  “否则,你将会很突然地少条胳膊,少条腿,甚至连命都可能会突然消失掉。”

  “呀……”围观的仁德学生齐吸一口冷气。好恐怖的女人啊……

  明晓溪依旧很客气:“这就是你今天的来意?”。

  “不错!”

  “好,再见。”明晓溪点一个头,悠闲地想要离开。

  “明晓溪!”赤名杏气得鼻子都歪了,“你给我站住!”

  明晓溪无奈地垂下肩膀:“你说了你想说的话,我听到了你想让我听的话,你还要怎样?”

  赤名杏哼了一声:“我要你现在就答应!否则……”

  明晓溪被她一而再的威胁挑起了兴趣:“哦?否则怎样?”

  赤名杏双手一挥:“阿威!阿武!”

  “是!小姐!”那两个大汉吆喝一声,鼓着胸脯走上前来。

  赤名杏斜眼瞪着明晓溪:“你的回答如果不合本小姐的意,我就剃光你的眉毛,让你鼻青脸肿地爬出仁德学院的大门!”

  “嘘!……”

  观众们嘘声四起。今天这个黑道辣妹竟然想明目张胆地来仁德扁人,也太欺负人了吧。

  “明晓溪!加油!明晓溪!加油!”

  正好凑上热闹的小泉挥舞着双拳为明晓溪呐喊!虽然她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她始终以二年丙班有明晓溪为傲。她决不愿意看到明晓溪输给赤名杏那个跋扈的女人!

  小泉的呐喊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支持,他们也齐声喊道:“明晓溪!加油!明晓溪!加油!”

  明晓溪有礼貌地向支持她的观众们一一回礼答谢,然后,才施施然说:“第一,我和牧野流冰的事你管不着;第二,你这种恐吓的行为很无耻;第三,本小姐从不惧怕任何威胁。”

  赤名杏的一张脸已经气得五官扭曲:“啊!我要杀了你!阿威,上!”

  那个叫阿威的大汉摇晃着膀子,活动着双手向明晓溪走来。

  “要动她,先得问问我的拳头。”

  一直沉默的东寺浩男拦在了明晓溪和大汉之间。

  赤名杏打量着这个突然杀出的程咬金:“你是什么人?你想多管闲事?”

  东寺浩男冷冷道:“我是看你不顺眼的人。”

  赤名杏冷笑一声:“你想替她出头对吧,看来明晓溪这个小贱人还挺抢手。”

  “闭嘴!”东寺浩男怒吼,“你这个让人反胃的妖妇!”

  明晓溪呛了一下,天哪,没想到他骂起人来竟然这么有趣。

  “阿威!打死他!”赤名杏声嘶力竭地狂喊。

  阿威恶狠狠地扑过来,一个直拳猛烈地击向东寺浩男的面门!

  “啊……”明晓溪一惊。

  眼看东寺浩男的大牙要保不住了,他却在一瞬间击中了大汉的小腹!

  看着看着,明晓溪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原来东寺浩男的身手还不错嘛,十几个回合下来丝毫没有落在下风。当然,比起她来还是要差那么一点点了。

  赤名杏见大汉久攻不下,有些着急,一摔头命大汉阿武前去夹击。

  大汉阿武绕到东寺浩男背后,正欲偷袭……

  忽然,一只流星腿横空出世,带着千钧之力,挟着呼呼风声,一脚将他踹到了“观众”群中!

  明晓溪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挑眉大喝:“卑鄙鼠辈,居然想暗箭伤人?!”

  她接着又喊道:“仁德学院的同学们,看紧这个偷袭之辈,让东寺学长和敌人做一次公平的对决吧!”

  “好啊!!”仁德学生们的热血被明晓溪点燃了!他们群起而攻之,把还晕头转向的大汉阿武彻底揍晕,找出绳子木板等武器,将他捆了个粽子模样,作为“战利品”收藏起来。

  这边厢,东寺浩男的战斗也结束了。他将被他打晕的大汉阿威也扔到了干得兴起的“观众”群中。

  “接着干活!”

  “好嘞!”欢呼声冲破云霄!

  明晓溪瞅瞅两个漂亮的“大粽子”,强忍着大笑的冲动,对赤名杏说道:“你的礼物我们已经收到,现在可以告辞了吧。”

  赤名杏的一张脸已经气得看不出人样了,她尖叫一声:“我杀了你!”

  她冲过来的速度快得惊人,没有防备的明晓溪只来得及将她推开,却没想到赤名杏不知什么时候从腰间拔下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匕首带着寒光划在了明晓溪的左臂!

  鲜血象一道直线溅在地上……

  东寺浩男怒不可遏地猛揍赤名杏,一拳一拳都打在她的脸上,不过两分钟,一张亮堂堂的“猪头脸”就诞生了。

  明晓溪用手捂着长长的伤口走过来,不同意地阻止还在挥拳的东寺浩男:“野蛮人,你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东寺浩男气冲脑门:“明晓溪……”

  明晓溪巧笑嫣兮:“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就可以了。”她眨眨眼睛,从赤名杏的手中拿下还在滴血的匕首……

  “噌,噌”两声……

  一个没有眉毛的“漂亮”的“猪头脸”出来了!

  明晓溪满意地扔掉刀子,对开始哇哇大哭的赤名杏轻轻说道:“你不是喜欢剃别人的眉毛吗?我今天就给你做个范本。回去照照镜子吧,我的手艺很不错的。”

  赤名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诅咒:“明晓溪,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明晓溪挖挖耳朵:“我听到了,仁德所有的同学也听到了。啊,保安来了……相信他们也听到了。”

  姗姗来迟的仁德学院保安们一边点点头,一边大力地揪起没有眉毛的赤名杏和那两个不再“威武”的大汉:“你们居然在光天化日下欺压仁德善良的同学们,并且出言恐吓,我们将依法把你们送到警署,并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权利!”

  在全体同学的欢呼声中,狼狈的三个人被扭送走了……

  *** ***

  到了东寺家,第一个发现明晓溪受伤的竟然是牧野流冰。

  他一把抓住明晓溪鲜血淋漓的左臂,脸色一沉:“发生了什么事?!”

  明晓溪吃痛地咧咧嘴:“啊,好痛……什么事?还不是少爷您魅力无边?……”

  牧野流冰不耐烦地瞪着她:“好好说!”

  “今天有个叫赤名杏的女人到学校来威胁她离开你……”东寺浩男替她解释。

  “呀!”东寺浩雪兴奋地喊道,“然后,明姐姐誓死不肯与牧野哥哥离开,为了捍卫爱情,在与赤名杏的斗争中不惜洒下热血!啊,好坚贞,好感人的爱情啊!”

  明晓溪咬牙道:“东寺浩雪你给我住嘴!还不快来给我上药!痛死我了……”

  “哦……”东寺浩雪抱着医药箱乖乖地跑过来,正准备动手,却被牧野流冰拦住了。

  “我来。”他冷冷地说。

  “哎呀,好痛!……你能不能轻一点!……还是让小雪来好了……”明晓溪惨叫连连,天哪,他笨手笨脚地搞得她比受伤时还痛。

  “闭嘴!”牧野流冰包扎的劲道又加大了几分。

  “啊!你是故意的!”明晓溪强烈抗议。

  “笨女人!”牧野流冰神情有些不自然,“你不是很厉害的吗?连赤名杏都打不过。”

  “我哪里是打不过她!只不过……我没想到她居然会用刀子……”

  明晓溪得意地一笑:“不过……”

  东寺浩雪崇拜地望着她:“明姐姐,你一定会让她变得很惨……”

  明晓溪嘿嘿一笑:“赤名杏不是‘很’惨,而是‘非常非常’的惨!”

  东寺浩男加上一句:“恐怕赤名杏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明晓溪和东寺浩男突然对视一笑……

  那张光溜溜的猪头脸……

  吃饭的时候,听到他们热烈讨论的东寺水月有些不安:“赤名杏……是不是那个赤名大旗的女儿?”

  牧野流冰点头。

  “我听说赤名大旗的‘日兴社’在黑道上非常凶残,哓溪你惹了他们,会不会有麻烦呀……”

  东寺浩雪也紧张地放下了筷子。

  明晓溪深吸一口气,看着东寺水月:“我也不想惹麻烦,但除非牧野流冰肯自愿献身给赤名杏,否则她是怎样都不会放过我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只好走着看了。不过……东寺妈妈您也不用太担心,我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啊,往后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也不会怎样的!”她摆出一副“大力水手”的姿势,逗得大家轻笑起来。

  明晓溪偷偷看了看牧野流冰,他的嘴唇紧紧地闭着。怪不得他要找她来当挡箭牌,赤名杏那个女人的确很可怕。

  但是……

  今天下午教训赤名杏的这一顿,让她几日来因为风间澈和冰极瞳而郁闷的心情,得到了发泄,好痛快!

  *** ***

  明晓溪满足地捧着一杯绿茶,窝在客厅里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电视。她不时喝上一口茶,来消化刚才在东寺家吃到的晚餐。啊,东寺妈妈实在太热情了,每次过去都有那么多好吃的,让她的肚皮撑得鼓鼓的。

  牧野流冰看她一眼:“关上电视。”

  “啊,”明晓溪条件反射地抱紧遥控器,“当初是你答应不干涉我看电视的自由的!”

  “声音太吵。”

  “你可以回房间呀。”明晓溪噘噘嘴,为了看电视的自由,她把卧室都让给他了,自己只能委屈在客厅生活,这样他还不满意?

  “我要跟你说话。”牧野流冰忍耐地盯着她。

  “你要……跟我说话?”明晓溪“啪”一下关了电视,好希奇,流冰少爷竟然有兴趣同她聊天?不知道他要聊些什么话题?

  “你要说什么?”

  牧野流冰犹豫一下:“你……”

  “叮咚!”门铃响了。

  明晓溪打开门:“瞳!是你!”

  才不过几天没见到她,冰极瞳整个人好象清瘦了一大圈。她的楚楚纤腰象纸一般薄,尖尖的下巴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明晓溪热情地把她拉进屋来:“瞳!快进来!我给你倒杯茶。”

  冰极瞳轻轻挣脱她的手,对牧野流冰行了个礼:“少爷,牧野大人请您回家。”

  牧野流冰冷哼一声:“你回去吧。”

  冰极瞳深深凝视着他:“牧野大人交代无论如何也要把您带回去。”

  牧野流冰眼中发出冰一样的寒芒:

  “你想动手?”

  气氛剑拔弩张。

  紧张的明晓溪拽了一下牧野流冰,让他住口。她嘿嘿笑着试探地问冰极瞳:“瞳,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冰极瞳犹豫一下,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说道:“两个小时前,赤名大旗和赤名杏带着‘日兴社’的很多人闯进牧野家,他们威胁牧野大人,如果不交出少爷,并且让少爷立下字据答应两年后会同赤名杏完婚,他们将宣布与‘牧野组’正式为敌。”

  “啊……”明晓溪吃惊的张大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牧野流冰冷笑:“牧野英雄准备卖掉我?”

  “牧野大人请您回去。”

  牧野流冰走到窗前,向下一看,公寓外密密麻麻停了八九辆汽车,一群大汉正抬头向上看。

  “你下去告诉牧野英雄,即使我死了,尸体也不会落到他的手中。”

  冰极瞳最后看了牧野流冰一眼,深深地鞠个躬,退出大门。

  明晓溪不知所措地看着牧野流冰。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她又该怎么办?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是她今天下午做错了吗?

  “不关你的事。”

  牧野流冰好象看出了她的想法:“我很了解赤名父女的习性,他们要是看上一件东西是死也不会撒手的。”

  明晓溪茫茫地盯着他,是吗,真的不是她害的?她如果不剃掉赤名杏的眉毛,会不会好一点?

  一阵酸酸的感觉冲上她的鼻子,真的不是她害牧野流冰面对这种局面的?

  眼泪不受控制地滑下她的脸颊:“是我太冲动了,我为什么那么莽撞呢?如果我再忍一下……如果我不那么做……我真的开始后悔了……我……”

  牧野流冰扑上去牢牢抱紧她:“笨女人!我说了不关你的事!别哭!不许再哭了!”

  明晓溪的眼泪淌湿了他的肩头:“现在该怎么办呢?该怎么解决呢?你要怎么好呢?……都怪我……”

  牧野流冰捧起她泪水淋漓的小脸:“我不喜欢哭哭啼啼的你,没有一点平时的气势,你应该是最有生气,毫不畏惧的,为什么要哭得这么难看呢?”

  明晓溪“哇”地一声哭得更凶:“我心里好难过……真的好难过……是我害了你对不对……都怪我太……”

  牧野流冰猛地吻住了她哭泣不止的双唇!

  他冰冷的唇贴在她颤抖的唇上。

  咸咸的……

  凉凉的……

  她的呼吸都被夺走了……

  她的脑袋开始眩晕……

  她要晕倒了吗……

  为什么心跳得那么快,好象要蹦出来了……

  牧野流冰终于放开了她,他的脸上有一抹奇异的红晕:“咳,我是看你一直哭……想让你停下来……所以……”

  明晓溪神智不清地盯着他,恍惚中冒出一句:“你也是第一次吗?”

  他的脸更红了:“你,你这个笨女人!”

  “那,你也是第一次了?”

  牧野流冰咬牙怒喝道:“是!我是第一次吻女孩子,怎么样?!”

  明晓溪没由来地又一阵心跳,而且她不知怎的偷偷地一直一直想笑……

  牧野流冰有些失神地望着面如桃花的她:“你刚才……是不是骗我……”

  明晓溪一个直拳打向他的下巴:“谁要骗你啦,你这个登徒子!”

  *** ***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冷酷的现实急匆匆地来到面前。

  牧野流冰估计的一点没错,牧野英雄果然是在公寓的楼下等待冰极瞳的消息。

  冰极瞳离开二十分钟后,牧野英雄就站在了公寓门外。

  牧野流冰阻止明晓溪开门:“我不想见他。”

  明晓溪叹一口气:“除非我们从此不出去了,否则这些问题迟早要面对的,而且就算我们真不出去,相信他们也有办法把门撞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干脆些。”

  牧野流冰凝视着她:“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是后悔教训赤名杏?还是后悔刚才被他吻到?一想到刚才那个吻,她的脸又红了。

  牧野流冰皱皱眉头:“我问你,你……后悔遇到我,给你带来那么多麻烦吗?”

  明晓溪失笑:

  “奇怪的问题。我后悔遇到你就可以不遇到你了吗?不论是在仁德门外误会你被人欺负,还是遇到喝醉酒的你,即使命运再来一遍,以我的性格还是会插手去管的。既然再来一次也是同样的结果,我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而且,”明晓溪指指大门,“大麻烦在那里,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再讨论这个无聊的问题好了。”

  明晓溪又一次面对了牧野英雄。

  牧野英雄面色阴沉,神态不豫:

  “流冰,跟我回去。”

  牧野流冰的视线看着窗外,好象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明晓溪把一杯茶端到牧野英雄面前:“伯父,请喝茶。”来者是客嘛,何况他毕竟是牧野流冰的父亲,也不能太失礼,她心里这样想。

  但有人不这样想……

  牧野流冰一把将明晓溪刚端给牧野英雄的茶碗摔在地上,茶水溅了一地,茶杯碎成一片片!

  “他配不上这杯茶!”牧野流冰冷冷道。

  牧野英雄勃然大怒:“小畜生!”

  牧野流冰冷眼看他:“你不是来求我的吗?”

  牧野英雄硬忍下怒火:“是……我请你跟我回去,拜托了。”

  “你觉得……我会跟你回去吗?”牧野流冰幽幽地飘出一句话。

  “你!……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承诺赤名父女希望的婚事。”

  “你觉得我会象你一样出卖自己吗?”

  “牧野流冰!”牧野英雄已经忍无可忍。

  明晓溪不解地看着牧野流冰象猫捉老鼠一样戏弄着他自己的父亲。他们父子间怎么会这样敌对呢?

  “牧野流冰!”牧野英雄眯起双眼,“开出你的条件吧,怎么样你才会答应这桩婚事。”

  “哦,我要好好想想了……”

  “只要你答应婚事,我可以保证你将来能继承‘牧野组’。”

  “好象还不够……”

  “如果你想要这个女人,我也可以保证她能成为你的情妇,决不会有人动她。”

  “似乎还差些什么……”

  “如果你需要用钱,我可以给你一张空白支票,数额由你随便填写。”

  “牧野英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牧野英雄的双眼眯得象狭长的刀锋:

  “是什么?”

  牧野流冰轻笑一声,笑声中有说不出的讥讽:“我的心愿就是——牧野英雄有遭一日身败名裂、一败涂地、生不如死!你能帮我完成吗?只要你能帮我完成这个心愿,我什么都答应你。”

  牧野英雄霍然起身:“牧野流冰!”

  牧野流冰眼神冷漠地回视他:“怎么,做不到吗?”

  牧野英雄浑身气得发抖:“你!你这个畜生!我做了什么孽会有你这么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孽吗?牧野英雄,我不但知道你做的孽,而且知道你才是个畜生,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牧野流冰!我要杀了你这个逆子!”牧野英雄狂喊。

  牧野流冰不屑地看着他:“你舍得吗?杀了我,你怎么去讨好赤名大旗?”

  “你你!”明晓溪担心牧野英雄都快脑中风了,“好!好!你今天倒是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到底是你的父亲!”

  “你敢让我说吗?你敢听吗?”

  牧野流冰的声音飘忽得象个鬼。

  牧野英雄的身子忽然一抖,然后勉强镇定:“你……你说……”

  牧野流冰比冰还寒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你以为一个四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记不得吗?”

  “小时侯,我的记忆里只有妈妈,伯伯和外公,我童年所有的快乐都是他们带给我的……你只是一个冷血残忍的刽子手……”

  “最先从我生命中消失的是外公,因为你不但欺骗走了他所有的财产,而且还让他替你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所以他自杀了……我说得对吗……”

  “接着消失的是疼爱我的伯伯……牧野英豪……你应该不会忘掉这个名字吧,他毕竟是你的哥哥……正因为他是你的哥哥,阻挡了你继承‘牧野组’的道路,所以你也毫不留情地把他杀掉了……我说得没错吧……”

  “最后,就轮到我可怜的妈妈了……其实从外公去世后,她的眼泪连一天也没有干过……你杀掉她对她来说说不定还是种解脱……可是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为了巴结赤名大旗这个老色鬼支持你坐上‘牧野组’的位子,居然……居然把妈妈绑起来,让赤名大旗这个混蛋进到妈妈的房间去侮辱她……你还记得是谁第一个发现妈妈尸体的吗?是我!……是她四岁的儿子……是我第一个发现她遍体鳞伤的尸体……”

  “牧野英雄……你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

  牧野英雄的身子怵怵发抖,他的神态恐惧地象只老鼠:“你……你怎么可能知道……不……不会的……不可能……啊……”他突然爬起来,象有鬼魂附体一样踉踉跄跄地冲出门外。

  “啪!”公寓的大门猛烈地被摔上了。

  小小的空间里,又只剩下了牧野流冰和明晓溪……

  今天的夜晚好长啊……

  好象永远也过不完了……

  *** ***

  明晓溪不晓得自己站在那里看着牧野流冰有多长的时间……

  她只觉得自己的脚,自己的身子,包括自己的心,都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动也动不了,连思考也变得那么困难。

  如果她只是听听,就好象刀剐一样心痛,那一直沉默的牧野流冰又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呢?

  她不敢去想,也不敢去问。

  在这个时候似乎无论想什么,无论问什么都是错误的,只有站在一边沉默地陪着牧野流冰似乎才是唯一正确的事情……

  不知又过了多久……

  牧野流冰终于看到了明晓溪。

  他对她笑了笑,那个笑容出奇温柔:“吓到你了,是吗?”

  明晓溪从来没见过这样温柔的牧野流冰,他的温柔让她心里打颤,他的温柔让一股苦涩的酸意涌上她的眼睛……

  “你怎么又哭了呢,你今天怎么这么爱哭呢?”他轻柔地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明晓溪一摆头拒绝他的手:“你是第一次说起这件事情吗?”

  他点头。

  “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你连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吗?!”

  他点头。

  “你对自己的爷爷也不讲吗?!”

  他点头。

  “那你也没对风间澈说过了?!”

  他点头。

  “那你就一直自己承受吗?!”

  他还是点头。

  “笨蛋牧野流冰!难道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你信任的人来帮你分担这一切吗?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吗?”明晓溪愤怒地拉起他的胳膊一口咬下去,“笨蛋!你难道不会去寻找办法让痛苦减轻吗?难道你非要让痛苦在你心里越积越深吗?!”

  牧野流冰出神地看着明晓溪。

  他的眼神让她害怕。

  “当时……我只有四岁……我听见妈妈在里面哀求……可是我害怕……我怕极了……我一步也动不了……只会躲在角落里发抖……我很没用对不对?……如果你是我……一定会踢开房门把妈妈救出来……如果你是妈妈的孩子,也许妈妈就不会死了……”

  明晓溪用力摇晃他:“不是那样的!四岁的我连看到一只小鸡也会害怕!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任何问题!”

  “我打开房门看见妈妈的尸体……她浑身赤裸……到处都是淤伤……我开始吐……一直吐……吐到了妈妈身上……我的胃好痛……真的好痛……”

  “啪!”

  一击火辣的耳光打到了牧野流冰的脸上!

  明晓溪使出全身的力量打他:“牧野流冰你这个懦夫!你赶快给我清醒过来!不要吓我呀……我真的好害怕……呜呜……你不要吓我嘛……我真的好害怕……”

  她的眼泪又开始没出息地往下流……

  “牧野流冰……我好害怕……你不要吓我嘛……”她退缩到一个角落,呜呜地哭,全身蜷缩成小小一团。

  原来她也是个胆小鬼,什么天不怕地不怕全是骗人的,光是听牧野流冰讲,她就毛骨悚然了,有什么资格在那里指责他呢?

  明晓溪越想越伤心,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不知道什么时候,明晓溪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蜷在牧野流冰的怀抱中,他温柔地看着自己:“你刚才睡着了……对不起,我吓着你了……你不用害怕,我没事了……可是你刚才的样子,跟我小时侯一模一样……我只是想安慰你……”

  他和煦的话语安静下了她的心,她的眼睛一眨一眨,又睡着了……

  她的床铺好温暖啊……

第六章
返回 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所属专题:明晓溪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青春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