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第五章

第六章

  清早,窗外的鸟儿们在唧唧喳喳地叫。

  明晓溪推开卧室的门,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叫牧野流冰起床。

  从那一夜过后,她与他之间就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局面,好象一切都变得不自然了。看着牧野流冰,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脸红,然后就想起她和他的那个吻,然后就会心慌得乱七八糟。

  尤其是现在,牧野流冰沉沉地趴在床上睡觉,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被子全部被他压在身子底下。他的肌肤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一种美瓷一般的白里透红的光泽。真是可耻,一个男人竟然居然可以有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皮肤,但是……她的心为什么开始“砰砰”乱跳了呢?

  牧野流冰睡眼惺忪地翻过身子,他那张比天使还纯净的脸逐渐开始清醒。

  他看见了站在门口发呆的明晓溪,冷哼一声:“色女。”

  明晓溪急得满脸通红:“我不是……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对着我流口水。”

  她急忙擦擦嘴角,天哪,她竟然真的流口水了!丢,丢死人了,她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

  牧野流冰懒懒地套上衣服,走到她面前,把他的脸一侧:“那,给你。”

  明晓溪窘得满脸通红:“你……你要干什么……”

  牧野流冰耻笑她:“你不是对我垂涎三尺吗?我送上门让你亲呀。”

  明晓溪惊慌地盯着他近在眼前的细致的右颊,“咕咚”咽下一大口口水:“我……我没有……”

  牧野流冰仰颈长笑道:“没用的女人,有胆对我流口水,没胆做你想做的吗……”

  “啾!”

  好响的一个声音!

  明晓溪冲上去拉下牧野流冰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只是没想到她发出的声音会那么大。

  “有……有什么了不起的,不……不就是轻轻碰一下而已嘛……我……才不怕……”明晓溪还在拼命死撑,但是在牧野流冰笑意越来越浓的凝视下,她终于丢盔卸甲,选择了——“逃跑”!

  她一溜烟儿消失在房门后……

  牧野流冰摸摸被她亲到的脸颊,失声低笑道:“胆小鬼……”

  *** ***

  明晓溪把一杯牛奶端给牧野流冰:“喝吧,喝完我们要赶快去学校了。”

  牧野流冰静静地喝着牛奶。

  明晓溪猛地敲一下自己的脑袋,天啊,她难道真的是一个花痴,为什么看到牧野流冰喝牛奶也会觉得那么好看呢?

  牧野流冰看看她,对她这种奇怪的行为已经很能接受了。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晓溪,你的父母并不特别有钱,是吗?”

  明晓溪点点头。

  “那他们给你的生活费,足以支持咱们两个人的开销吗?”

  “嘿嘿,你不用担心啦,我是很厉害的,生活费方面不成问题。”明晓溪生硬地笑笑。不食人间烟火的牧野流冰怎么会想到这一点?

  “我给你一些钱。”

  明晓溪连忙摇头:“你跟你爸爸的关系一直是那样,哪里会有钱呀,总不能让你去借别人的吧。”

  牧野流冰想了一下:“要不然,我去打工。”

  “打工!”明晓溪惊叫,“你去打工!别开玩笑了!你会干什么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

  牧野流冰眼中冒出怒火。

  明晓溪连忙捂住嘴:“对不起,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你看,现在赤名杏一心想得到你,你爸爸也不一定会放过你,如果你出去打工的话,万一被他们碰见,不是会平白惹很多麻烦吗?”

  “我不去打工就不会碰见他们了吗?”

  “啊……这个……哎呀,反正会好一些啦!”明晓溪满脸堆笑地敷衍着他,“你能够想到生活费的问题我已经很惊喜了,这表明你已经从与世隔绝的状态进化了一大步!不过,生活费的问题,你真的不用操心,我是谁呀?我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啊!有什么可以难倒我呢?你放心啦!”

  牧野流冰受不了地看着她,她在罗里罗嗦地胡说些什么呀,把他都听糊涂了。

  *** ***

  明晓溪烦恼地拿着一只铅笔在本子上乱画,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看见牧野流冰,她就会开始不可抑制地胡思乱想呢?

  “小泉,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明晓溪皱着眉头对小泉说。

  小泉受宠若惊:“啊,你在对我说话吗?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能不能正经点。”

  小泉摆出她最“正经”的姿态:“明晓溪同学,你可以开始了。”

  “小鸟真的总是把它第一个看见的母鸟当作妈妈吗?”

  “啊,这个……”小泉险些摔倒在课桌上,她就是这个问题?“应该也不是所有的小鸟都会这样吧,不过听说有些鸟的确跟你刚才讲的一样。”

  “那它为什么会把它第一个看见的母鸟当作妈妈呢?”

  这个问题太深奥了,小泉仔细想了想:“也许是因为那只鸟很笨吧。”

  明晓溪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哦,是这个原因吗?因为它太笨了。”

  小泉等了半天,明晓溪却没有下文了。

  “喂,你就这么一个问题要问我?”

  “对呀。”

  “你耍我?!什么小鸟不小鸟的,你一定另有深意。”小泉咬着手指头开始“推理”,“你问我小鸟为什么会把它第一个看见的母鸟当作妈妈,意思应当是你为什么会把你第一个看见的母鸟当作妈妈……不,不应当是母鸟和妈妈……根据你目前的情况,你真实的问题应当是……你为什么会把你看到的第一个……男人……当作……爱人!!啊!!”

  明晓溪一把捂住她的嘴,对好奇地其他同学抱歉地笑笑,表示“没事”、“没事”。

  小泉还在拼命呜呜地挣扎。明晓溪凑到她耳边:“如果不想我同你绝交,就闭上你的嘴。”

  小泉一下子把嘴紧紧闭上,终于换得了自由的呼吸。她喘了几口气后,捅捅明晓溪:“姐妹,我猜对了是不是。”

  明晓溪斜眼看看她:“你值得信任吗?”

  小泉举起巴掌:“优秀产品,品质保证。姐妹,我是好奇心重了些,可你认识我这么久了,对我应该有起码的了解了呀。”

  明晓溪叹口气:“你猜对了。”

  “咦,”小泉两眼放光,“你们发展到那一步?接吻?爱抚?上床?”

  “只不过有一个的小小的吻……”明晓溪趴在桌子上,“可是我的心整天整天地很乱。”

  “怪不得这几天看你都魂不守舍的,原来是被爱情俘虏了。”

  “爱情?……这样就是爱情?”

  “你是不是既兴奋又慌张,既想见到他又想躲开他,看见他后心脏砰砰乱跳,看不见他又若有所失?”

  明晓溪张大嘴:“小泉,你好厉害……”

  小泉“谦虚”一笑:“哪里哪里,小说中都是这样介绍的,按照书上的判断,你应该是爱上吻你的那个男人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只不过是在一夜之间,为什么感觉会有那么大的改变呢?”明晓溪茫然的双眼看着“专家”。

  “专家”想了想:“爱情……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我记得好象有人说过,爱情就象一场瘟疫,说来就来,不受人的控制,但走的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它总会留下尸骸遍地……”

  “这么可怕啊……那我还是不要好了……”

  “傻瓜!爱情如果能被你控制,就不是真正的爱情了。”

  “啊……这样啊……”

  小泉忽然觉得不对劲:“不对呀,晓溪,你现在应该全心全意沉浸在幸福中才对,为什么这么沮丧呢?”

  明晓溪哭丧着脸:“因为……因为我现在很饿……我一分钱也没有了……中午都没有吃饭……晚上怎么买菜呢……”

  “什么?!你没有吃饭!为什么不跟我说?!”小泉很气愤,“走,我们现在就去吃东西!”

  明晓溪赶忙拉住她:“你疯了,现在还在上自习,被导师看见我们全都死翘翘!……而且……你总不能养我一辈子吧,我要自己赶快想个办法出来……”

  她想呀想,终于还是只有那一个办法:“小泉,你知不知道哪里缺人打工?”

  “你要打工挣钱?”

  “很多人不都这么做吗?我应该也可以。你对这里比较熟,快帮我想想哪里在招人嘛……”

  “这个……”小泉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有个地方……”

  *** ***

  牧野流冰狐疑地看着面前的菜。

  红烧排骨,糖醋鲤鱼,香菇菜心,还有银耳莲子汤。

  “今天的菜怎么这么丰盛。”平时不是只有一些青菜、豆腐之类的。

  “嘻嘻,我看你太瘦了,人家男孩子都要壮壮的才好看,而且你应该还在长身体吧,营养绝对不可以少的。所以我往后都要多做一点饭菜。”

  牧野流冰盯着笑意盈盈的明晓溪:“钱够吗?”

  “够!我爸爸担心我,他说往后都会多给我寄些钱来,只要我能够好好学习,把功课做好他就最高兴了。”

  “真的?”

  “嗯。不过……为了学好功课……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补习班……所以……以后下午和晚上我都要去补习功课……你就不用等我了……我会把饭菜先做好……”

  “明晓溪。”

  他冰冷的语音吓得她一抖。

  “什……什么……”

  “你是不是要去打工。”

  “怎……怎么会!!”明晓溪紧张地辩解,“我……我真的要去补习……不信,你可以问小泉!”

  牧野流冰不说话地凝视着她。

  他的眼睛象水晶一样漂亮,一闪一闪的,看得她心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血液慢慢向脸上冲……

  “咳!”明晓溪用力咳嗽,“你快吃饭吧,凉了就没有热的时候好吃了,而且吃凉东西你的胃会不舒服……来,尝尝我做的红烧排骨……是不是很香?……很香吧!……”

  呼,终于把他打发过去了……

  *** ***

  “明晓溪,10号桌!”

  “好嘞!”

  明晓溪单手托着餐盘,精神抖擞地快步走到10号桌旁,把还“滋滋”作响的牛排端到那对优雅的情侣面前,有礼貌地对其中的女士说道:“这是您点的小牛排,请您享用,祝您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她的嘴好甜喔”,女士欣喜地看着她,“我很喜欢她。”

  男士见自己的女朋友那么高兴,不由得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大方地掏出一张钞票:“谢谢你的服务,这是你的小费。”

  回到后台,侍应生佐藤美子羡慕地看着她:“晓溪,你好厉害喔,为什么只要你上菜,就能得到很多小费呢?”

  明晓溪得意地笑笑:“做什么事都是有诀窍的,其实你只要说几句好听的话,让顾客高兴,就什么都有了。”

  “我用过你这一招了呀,为什么收获不大?”

  “表情!”明晓溪耐心地告诉她,“你的笑容不够真诚。如果让人觉得你的笑是冲他们的钞票去的,他们当然不开心了。所以你的笑一定要发自内心,让顾客觉得……”

  “明晓溪,6号点菜!”

  “好嘞!”她拿上菜单便精神饱满地向6号桌走去。

  她在这家餐厅已经工作将近一个月了,对这里的环境满意得不得了。

  这是家高档的法国餐厅,来往的顾客全都衣冠楚楚,很有风度,给的小费也很大方,让她的经济马上宽裕了起来。有了钱,她给牧野流冰做得饭菜也丰盛了很多,最近他似乎真的胖了些呢,没有以前看起来那么单薄了。啊,必须要好好感谢一下小泉,是她介绍的这个好地方。

  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餐厅的生意太好了,有时候要忙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回家,牧野流冰恐怕都要起疑心了。唉,谁让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呢?如果餐厅的生意冷清,她又哪里有这么多的钞票可拿?

  别想了,6号桌已经到了。

  6号桌的客人是一男一女。

  少女明眸皓齿,笑颜如花;那个男的背对着她,看不见相貌,但只是背影也已经让人觉得气质非凡,傲然不群,应该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先生、小姐,请点菜。”明晓溪露出她最灿烂的微笑,优雅地把菜单送给少女和……

  天哪?!那是谁?

  明晓溪脑袋一轰……

  桀骜不逊的眉毛,棱角分明的五官,微带古铜色的皮肤,火力十足的双眼……

  她哀叹一声,怎么会遇上东寺浩男?这么多家餐厅,他为什么偏偏挑上她打工的这一家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东寺浩男招牌式的大吼,把整个法国餐厅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东寺学长,拜托你,声音小一点好不好,经理会以为我闯祸了!”明晓溪双手合十地小声请求他。这家餐厅的经营理念是——顾客是上帝。她可不愿意东寺浩男的大吼大叫把她的工作给砸了。

  东寺浩男瞪了她几眼,终于在她的拜托下又坐回了座位。

  明晓溪小心地陪着笑脸:“嘿嘿,东寺学长好,今天有心情出来吃饭呀……”

  东寺浩男没有搭理她的废话:“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打工。”明晓溪如实交代。

  “打工?!你竟然出来打工?!”

  “打工很希奇吗?据我所知,日本很多学生都会利用课余的时间出来打工。”

  “你很需要钱吗?”

  “这个……”

  “你总不会要告诉我,打工是为了兴趣吧。”

  “这个……我想更深入地了解日本民族……”

  “明晓溪!”东寺浩男喷火的双眼警告她,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是啦,有一点点这方面的原因……”

  “你不是跟牧野流冰住在一起?他没有给你钱吗?”

  “这个……”

  “难道还要靠你打工来养活他?!

  “东寺浩男!”明晓溪愤怒地大喊一声,“你给我闭嘴!”

  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哪怕拼着被餐厅解雇,她也不能允许任何人侮辱牧野流冰!

  东寺浩男也“呼”地站起来,虎视耽耽地瞪着她!

  “浩男……浩男……”

  他身边的美少女轻轻地拉拉他的衣袖:“浩男……你怎么了?……她是谁?……”

  “滚!”

  东寺浩男回头,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在无辜少女的身上!

  “浩……浩男……”少女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青,由青转白,终于忍不住“哇”地大哭起来,起身冲出了餐厅大门。

  “野蛮人!”明晓溪为他的行为打下批语。

  “明!——晓!——溪!”

  东寺浩男爆怒地象一只狮子。

  法国餐厅的经理匆匆跑来,一见是他,大惊失色:“东寺少爷,今天您亲自来店里查看业务?”

  哦,明晓溪险些晕倒。这是他家开的店?

  “东寺少爷,是不是这个侍应生让您不满意?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训她!”

  “滚开!!”东寺浩男又是一声大吼,吓得经理冷汗直流。

  “你们所有的人都滚开!这里只能有我和她!”

  “老板的儿子”果然是块金字招牌。五分钟的时间,诺大的餐厅就变得光洁溜溜,只剩下对峙的东寺浩男和明晓溪。

  他们互相怒瞪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明晓溪首先放弃了。

  她坐在舒适的客人座位上,揉揉快变成斗鸡眼的双眼,叹着气道:“东寺浩男,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我在你家的餐厅打工,你可以让经理好好地教训我折磨我,以报当初的一箭之仇,你应当感到高兴才是呀。为什么这么激动呢?当心,我会误会你在关心我的……”

  东寺浩男双眉一皱:“你一直认为我很讨厌你?”

  “不是吗?当初我对你那么凶,你都还没有把仇报回来呢……”

  他的声音变得很低:“如果我讨厌你,赤名杏欺负你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出手呢……”

  他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明晓溪还是听见了,她回想一下,咧嘴笑了起来:“对呀,我怎么忘了!……这么说,你也不是很讨厌我了?!……那你不要见到我的时候,总那么凶嘛,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咧……”

  “你……在这里打工是因为缺钱?”东寺浩男不放弃原先的问题,只是他的语调和缓了许多。

  “嗯……是的。”

  明晓溪认真地看着东寺浩男,“东寺学长,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我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她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瞅着他,充满了期盼和渴望。

  “你……你说……”

  “我在这里打工的事,牧野流冰一点也不知道。我希望东寺学长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请求你了……”

  “为什么?流冰他……”

  “这件事跟牧野流冰一点关系也没有!纯粹是我个人的原因。”明晓溪立刻截断他的话。

  “对不起,我还不想告诉你原因,可不可以请求东寺学长不问原因地帮我一次?”

  她紧张地注视着东寺浩男,清秀的小脸绽放出一种坚决的光芒……

  *** ***

  明晓溪一看表,哇,已经凌晨两点钟了。

  她轻手轻脚地用钥匙扭动门锁,今天不知道是个什么日子,来餐厅吃饭的客人居然这么多。虽然小费收入非常可观,但她全身的肌肉已经僵硬地快动弹不得了。

  希望牧野流冰已经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嘴里喃喃念咒,牧野流冰不要醒来,不要醒来……

  啊!客厅里怎么灯火通明?!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住她……

  只见客厅里有两个人。一个是牧野流冰,一个却是风间澈。

  牧野流冰冷冷地看着她,风间澈眼中带着浓浓的关切。

  “你回来了。”风间澈起身接过她手里的包包,“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呢?让大家担心你。”

  明晓溪不知所措:“我……我……”

  风间澈让她坐到椅子上:“流冰今天去学校找你了……”

  啊,他到学校找她了?

  完了。

  “然后流冰又打电话到东寺家,到我那里,都没有你的踪迹,他很着急……”

  “澈,不要再说了。”牧野流冰阻止他,眼睛冷酷地盯着明晓溪:“你去哪里了。”

  “我……我去……去……去小泉家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下午小泉让我陪她去逛街……我们逛呀逛,逛呀逛……”

  “晓溪!”风间澈不赞同地打断她,眼神好象很担忧。

  “明、晓、溪,你真让我失望。”牧野流冰不屑地看着她,眼中轻蔑的光芒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今天我们见到小泉了,她语言闪烁,说不知道你去哪里了。”风间澈叹息着解释。

  明晓溪浑身一阵寒意,她该怎么办?

  她求助地看着风间澈,救救她吧,那个神一般无所不能的少年……

  风间澈拍拍她的脑袋:“这么晚了,你饿不饿?”

  “不饿。”

  “你一定累了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嗯。”

  “去洗洗赶快睡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喔。”明晓溪缩着脖子往盥洗间走,风间学长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明晓溪。”牧野流冰叫住了她。

  明晓溪一惊:“我……我很累了,我要睡觉。”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

  “这一段时间,你一直很晚才回来。是不是有我,你觉得不方便。”

  “什……什么意思……”她怎么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牧野流冰深深看她一眼:“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什……什么……哈……哈哈哈哈哈!!”明晓溪笑得前仰后合,“你怎么会想到我交了男朋友?哈,你居然认为我交了男朋友……”

  “闭嘴!”牧野流冰被她笑得有些脸红,“那你告诉我,你究竟在干什么?!”

  “我……”明晓溪又傻住了,该怎么回答呢?

  “你不说,对不对。”

  “我……”

  牧野流冰的耐性终于用完。他闭上眼睛:“好,我走。”

  “你说什么?!”她紧张地看着他。

  “你每天那么晚回家,不就是不想看见我吗?我离开这里,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你去哪里?”明晓溪慌乱地问。

  “不关你的事。”他语气中的冷漠刺伤了她。

  “不关我的事?”一阵委屈涌上明晓溪的心头,“自从认识你以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你说不关我的事?!”她愤怒地看着牧野流冰,“对!你说得没错!是不关我的事!是我吃饱了没事干才惹上你这个大麻烦!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你走啊!走了我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走了我就不用每天这么晚回家了!”

  牧野流冰的脸色煞白,他恶狠狠瞪着她,突然猛地大步走进他的房间,拿出一个包开始收拾他的东西。

  明晓溪眼看着他的东西一件件被塞进包里,有种绝望的冲动逼得她大喊:“你走啊,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认识你了,我讨厌你!我最讨厌牧野流冰这个大混蛋了!”

  牧野流冰终于把最后一件东西塞进包里,又回到了客厅。

  “我走了。”他的语气象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冷。

  明晓溪眼泪蒙蒙:“你走啊,谁稀罕你,你走得越远越好,最好往后再也不用见到你……”

  “谢谢你这段日子对我的照顾。”

  “哇……”明晓溪的眼泪开始澎湃而下,“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还记得我对你的照顾?我每天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给你打扫卫生,还要给你打架……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说走就走……你走啊……我不过是回家晚了一下下……你就骂我……我又没有干坏事……”

  “别哭!”

  “你还对我凶!……我做错了什么嘛……你要走……不理我……你走啊……我不要认识你这个坏蛋……我才不要不舍得你走……你有什么好……那么懒……那么凶……我才不会舍不得你……你走啊……”

  “明晓溪!”牧野流冰一把抱住她,“不要再哭了!否则……否则……我就不走了……我就留下来一直对你凶……”

  “哇……”明晓溪哭得更加大声,“我又没有做错事……你为什么对我凶……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你走……我又没有做错事……”

  牧野流冰终于吻上了她的嘴唇。

  还是凉凉的……咸咸的……让明晓溪的整个头昏掉了……

  明晓溪靠在牧野流冰的胸口慢慢喘气。

  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风间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屋里只剩下她和牧野流冰。

  “这次我可以确定你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

  “故意引诱我亲你,你这个色女。”

  “我哪有?”

  “你明知我最见不得你哭,还偏要这样,不是故意是什么。”

  她是故意的吗?明晓溪偷偷问自己。嗯……或许有一点点吧……

  牧野流冰抬起她的下巴,审视着她红肿的眼睛:“为什么不让我走?”

  明晓溪结结巴巴:“因……因为……”

  “不要说谎。”

  明晓溪满脸红晕:“因……因为……”

  “快说!”

  “因为我喜欢你啦!”

  明晓溪震惊地看着牧野流冰,那句话真的是她自己说的?!她真的有那么不害臊?!天哪,生活了十七年,她竟然不晓得自己居然是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孩子?!丢死人了!!

  牧野流冰又一次的吻打断了她的思考。

  这个吻……

  一点也不咸……

  好象是甜甜的……

  软软的……

  “这次不能怨我,我没有哭……”

  “闭嘴!专心点!……”

  她的心象小鹿一样乱跳……

  这就是小泉说的爱情吗?……

  *** ***

  第二天下午五点。

  明晓溪从厨房端出一盘切好的蜜瓜。她笑眯眯地拿起一块送到牧野流冰的面前:“你吃吃试试,卖水果的老板说今天的蜜瓜特别甜。”

  牧野流冰抓住她的手,就着咬了一口:“很甜。”

  明晓溪脸红红地看着他:“放开人家的手啦。”

  牧野流冰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一使劲,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明晓溪的心脏又开始不争气地“砰砰”乱跳,她害羞地从眼睫毛下偷偷打量牧野流冰。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的俊美让人更加无法逼视。清爽的体香,完美的皮肤,挺秀的鼻梁,轻柔的薄唇,还有那水晶一样清澈明亮的眼睛……他的呼吸离她那么近,好象每一个气息都缭绕在她的颊边,让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非常敏感……

  牧野流冰轻轻地笑着:“你知道吗?你很奇怪。”

  他的笑容纯净得让她着迷:“嗯?……”

  “你有的时候泼辣得象只小老虎,有的时候笨得象只小狗,有的时候胆小得象只小老鼠,有的时候又害羞得象只小猫。”他拨着她额前的碎发低声地说。

  他低低的声音弄得她心里好痒,以至于一时间没有听明白他在讲什么:“小狗……小老鼠……小猫……”

  “咦?!你在侮辱我?!”她猛地反应过来,“我才不是!”

  牧野流冰失笑地捧住她的脑袋:“笨蛋,反应那么慢……”

  “我……我才没有……”明晓溪意乱情迷地看着他的唇离她越来越近,却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你……你要干什么……”

  “可是我喜欢……”他吻上了她的唇,“我喜欢你这个笨蛋……”

  天哪,明晓溪在天旋地转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亲吻这个东西难道会让人上瘾?……

  牧野流冰花瓣一样的双唇终于放过了明晓溪清凉的唇瓣。

  明晓溪眨眨眼睛,努力恢复眩晕的意识:“牧野流冰,你也很奇怪。”

  “嗯?……”

  “你以前冷冰冰的,让人很难受;现在又怪怪的,让人很不习惯。”

  “我哪里怪怪的?”

  “你……你老爱对人家动手动脚……”

  牧野流冰笑得象一阵春风:“因为你好吃呀。”

  “啊?……”

  “比蜜瓜还甜。”

  明晓溪的脸红霞如醉:“你就是这样怪怪的,从冷得象冰,一下子变得好象有很多话……人家真的很不习惯……”

  牧野流冰的呼吸呵上她的睫毛:“那你喜欢吗?”

  “我……我……”

  我希望你永远都是这样,永远不要再变回那个冷漠如冰的牧野流冰,明晓溪心中悄悄地说。

  “啊!对了!”明晓溪突然从牧野流冰怀中弹起来,“我要……”

  已经五点多了,再不赶快出门她今天肯定要迟到了,餐厅奖励的全勤奖肯定要泡汤了!不行,她的动作一定要快些再快些!她冲到门口抓起包包就要往外跑……

  “你要去哪里?”牧野流冰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她。

  啊……他的表情从温柔到冰冷怎么变得那么快……

  “我……我……”明晓溪的思维用最快的速度在几个备选的回答中进行选择,可是,她失望地察觉无论哪个答案都是不可能骗过牧野流冰的。

  “你又准备凌晨两三点回来,然后告诉我,你和小泉去逛街了?”

  “我……我……”

  牧野流冰走过来,抬起她的下巴:“昨天的事,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不要认为,我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明晓溪欲哭无泪,怎么办嘛,谁来救救她……

  “明晓溪,你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吗?”牧野流冰不容许她逃避地凝视着她。

  她的思维一片混乱,在混乱中跳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看电影!我要看电影!”

  “看电影?”他吃惊地问她。

  明晓溪恨不得打爆自己的头,她怎么会想到这个荒谬的回答?!可是事到如今,她也无路可退了:“嘿嘿,是呀,我来到日本好象还没有看过电影喔……小泉说日本的电影院很不错……所以我想……”

  “那……我们去约会吧。”牧野流冰神情不自然地提议。

  约会?

  明晓溪人生第一次和男孩子的约会……

  居然会是和牧野流冰……

  *** ***

  原来这就是约会。

  坐在电影院里的明晓溪悄悄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牧野流冰。他正懒懒地靠在高高的座位里,恬静地“睡着了”。她有些佩服他,这么震耳欲聋的音响,这么紧张刺激的情节,他居然还可以在电影开场五分钟内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明晓溪推推他:“流冰,流冰,醒醒啦。”

  牧野流冰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嗯?……”

  “电影已经演完了,我们要走了。”

  “这么快……”

  明晓溪翻个白眼,快什么快呀,是你睡觉睡得快。

  今天来看电影的人真多,明晓溪在散场的人群中被挤来挤去,她拼命地跟着牧野流冰,不愿意变成“走失的小孩”。

  牧野流冰站定身子,伸出右手:“给你。”

  “……?”

  “你笨手笨脚的小心摔倒。”

  “我哪里会,我可是明晓溪耶。”她嘴里嘟囔着,却仍然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嘻,握着他的手的感觉真好,似乎在嘈杂的人群中,他和她是紧紧相连的,明晓溪脸红心跳地想。

  不过她的快乐马上就被打扰了——

  “啊!美男!”

  “天哪,世上居然会有这么美丽的少年!”

  “他俊美得让我的心都碎了!”

  走在人群中的牧野流冰象一道耀眼的闪电,吸引了无数四周的少女……

  “啊,我一定要认识他……”

  “我好象已经爱上他了……”

  “他身边的女孩儿是谁?不会是他的女朋友吧……”

  “应该不会吧,她长得那么平凡……”

  “应该是他的妹妹!”

  “对!绝对是他的妹妹!啊,又美丽又念亲情的少年,不正是日夜出现在我梦中的命定情人吗?”

  ……

  一大群两眼充满梦幻的少女唧唧喳喳地讨论。

  明晓溪暗中祈祷,你们讨论归讨论,千万不要过来啊……

  但是——

  “你好,我是山口明子!”

  “我是三蒲友爱!”

  “我是赤木理惠!”

  “我是……”

  “我是……”

  然后她们满脸梦幻地望着牧野流冰,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牧野流冰冷漠地看看她们,一把将明晓溪抱到他的胸前:

  “问她。”

  明晓溪僵笑着对四周充满渴望的少女们点头:“嘿嘿,你们好。”

  “你好可爱呦!”

  “你一定是妹妹吧!”

  “我们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快答应我们吧,我们真的好喜欢他喔……”

  明晓溪奋力地想从众少女拉她胳膊,摸她脸蛋,晃她身子的“魔爪”中挣脱。努力失败后,她绝望地大喊一声:

  “对不起啦!他是我的男朋友!”

  “碰!”众少女摔倒一片……

  明晓溪边走边回头看那些摔倒的少女,她们没事吧,不会摔出问题来吧。

  “我是你的男朋友?”牧野流冰的声音唤回她的注意力。

  “这……这个……”明晓溪大急,她刚才怎么会说出这句话。

  “那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他似乎含笑。

  “这……这个……可能……是吧……”明晓溪的头低到了胸口,“我们……已经……所以……”

  “哈哈,”牧野流冰大笑,“你真有趣!”

  明晓溪不满意地嘟起嘴,什么嘛,笑那么大声,好象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似的,不开心……

  牧野流冰揉揉她的脑袋,把她搂进臂弯:“臭丫头,让我笑笑会怎么样。”

  “哦……”

  也是,只要他能一直笑得这么高兴,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现在去哪儿?”

  “你说。”牧野流冰问她。

  “我们……我们随便走走好不好?”

  “嗯。”

  两个人就这样手拉着手,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天色渐渐变黑,街灯盏盏点起,月光渐渐明亮,日本的街头开始宁静,好象这只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第七章
返回 明若晓溪I·《水晶般透明》
所属专题:明晓溪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青春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