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明若晓溪II·《冬日最灿烂...

第一章

  好象是为了增加圣诞节前夜的气氛,所以一大早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这场雪越下越大,傍晚明晓溪和牧野流冰来到东寺家的时候,雪已经厚厚地覆盖了整个大地。

  明晓溪用手不停搓着冻得绯红的脸蛋,她从小在台湾长大,对这么冷的天气还真有些不适应。

  不过当她的脚刚踏进东寺家主屋的大门,一股暖洋洋的热流就把她包围了。

  好,好温暖啊,明晓溪幸福地叹息。

  "明姐姐!牧野哥哥!你们来了!"东寺浩雪第一个发现了她们,象小兔子一样窜到她的身边:"咦,明姐姐你今天和牧野哥哥穿情侣装啊!好配呀!"

  明晓溪瞅瞅自己和静静走开的牧野流冰,真的,她都没注意,两人穿得居然都是乳白色的衣服。

  她伸手拧了东寺浩雪的脸蛋:"就你眼尖。"

  "嘻嘻,"东寺浩雪得意地笑:"哎呀,明姐姐你手好凉,你很冷吗?快到这边来烤烤火!"说着把她向大厅拽去。

  东寺妈妈将大厅装扮得十分有圣诞节气氛。一棵雄伟漂亮的圣诞树笔直地立在中央,上面挂满了星星,天使,亮球球,小灯泡……一闪一闪地,煞是好看。大厅的一角,有一个熊熊燃烧的壁炉,里面的火苗茁壮而热烈,让人情不自禁地想靠过去。

  火炉边已经有很多人了。

  当明晓溪被东寺浩雪拉过去的时候,她首先注意到的是好久没见的风间澈。

  风间澈一件米黄色的套头毛衫,一条米黄色的西装长裤,简简单单的装扮就显得他是那么的卓尔不群,清傲潇洒。

  风间澈的眼睛还是象以前一样柔和:"晓溪,你来了。"

  明晓溪惊喜地走到风间澈身旁,仰头看着他:"学长,为什么好久都没见到你呢?"

  风间澈轻轻地笑:"想我吗?"

  "想啊!"明晓溪大力点头:"一直都想!"

  东寺浩雪笑嘻嘻地插嘴:"那明姐姐你就感谢我吧!是我把风间哥哥绑来的!"

  风间澈敲敲东寺浩雪的脑袋:"我原本就打算要来。"

  明晓溪这时又看到了东寺浩男。奇怪,他的眼睛在接触她时,为什么有些不自然呢?

  她对他打声招呼:"东寺学长好。"

  东寺浩男尴尬地咳嗽一声:"咳,你好,晓溪。"

  "明晓溪,是你?"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想起。

  明晓溪猛一扭头,呀,竟然是——千井枫!

  东寺浩雪探出头来:"明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千井伯伯的女儿,叫做千井枫。她以后会住在我们家,你们会经常见面的。"

  "千井姐姐,这位是哥哥的学妹,是我的学姐,也是我们大家的好朋友,她叫明晓溪。明姐姐人很好喔,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明晓溪打断她:"嘿嘿,小雪你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

  "是吗?"东寺浩雪看看她,又看看她:"你们怎么会认识的?"

  "我和千井小姐都在东寺集团工作,所以就……"

  "天啊,明姐姐你在公司里打工吗?哥哥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东寺浩雪不满意地对东寺浩男抗议。

  "闭嘴!"东寺浩男三个字就让她乖乖地低下了头。

  "千井小姐以后都要住在这里了吗?"明晓溪诧异地问,呵,董事长的行动力真是惊人,看来不把千井枫和东寺浩男配成一对,他们是不会死心的。怪不得,东寺浩男看起来怪怪的,还是千井小姐要镇静自若得多。

  "是啊,千井伯伯要去美国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放心留下千井姐姐一个人在日本,所以千井姐姐要在这里住很久呢!"

  "啊,那要恭喜你了小雪,有千井小姐在这里,你就不会整天喊空虚了。"

  "对呀!"东寺浩雪拍手,不过她很快停了下来:"明姐姐,你一直喊千井姐姐'小姐''小姐'的,我觉得很别扭。"

  千井枫点头:"我有同感。"

  "那要叫你什么呢?"明晓溪为难。

  "我应该比你大。"千井枫声明。

  "不会吧!"明晓溪惊呼:"难道你想让我跟小雪一样叫你'千井姐姐'?!我不要,很肉麻。"

  千井枫淡淡一笑:"你可以叫我小枫。"

  "晓溪!流冰!你们来了!"东寺妈妈走到大厅,欣喜地发现了他们。

  "东寺妈妈好!"明晓溪甜甜地笑。

  "乖孩子,"东寺妈妈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咦,晓溪,你怎么还没把大衣脱下来?厚厚的多不舒服!你看流冰,他就知道找最舒服的姿势。"

  明晓溪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真的,和她同时进门的牧野流冰已经脱下外套,翘起双腿,抱着一杯热热的茶,窝在壁炉边,和风间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看起来是比她舒服多了,

  东寺水月巡视大厅一圈:"晓溪,流冰,澈,枫,浩男,浩雪……一共六个,还差一个呀……"

  东寺浩雪很惊奇:"妈妈,为什么还差一个?你还邀请了谁吗?"

  "我还邀请了瞳呀?她答应要来的,怎么还没到?"东寺水月喃喃自语。

  "瞳?!冰极瞳?!"东寺浩雪尖叫:"妈妈你为什么要请冰极瞳?!"

  东寺水月很奇怪地看着她:"瞳不是和你们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吗?况且她没有亲人,和我们过圣诞节很正常啊?"

  东寺浩雪欲哭无泪:"妈……"

  她的抱怨只发出一声,便被明晓溪"暴力"打断了。明晓溪捂住她的嘴巴,恶狠狠地说:"小雪,告诉你多少次了,对瞳要好一些!否则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可爱,风间学长会不喜欢你的。"

  这时,大厅华丽的大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佣人带进来一个美丽如夜的少女。

  少女的神态中带股轻愁,梦一般的大眼睛在轻轻掠过众人后,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风间澈的身上。

  风间澈静静地看着她,好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厅中热闹的空气悄悄地有点凝滞。

  明晓溪趴在东寺浩雪的耳边,低声说:"如果想让风间学长对你刮目相看,就赶快招呼瞳。这是你表现的最好机会。"

  东寺浩雪怀疑地看着她:"真的?"

  "我骗过你?快去!"明晓溪一把将最会活跃气氛的她推了出去。

  "瞳姐姐!你来了!"东寺浩雪一张小脸堆满笑容:"外面很冷吧,不过你马上就会暖和起来的。我帮你把外套脱了吧。"

  冰极瞳从没见东寺浩雪对她如此"客气"过,有些不习惯:"谢谢。我自己来就好。"

  东寺浩雪殷勤地接过她脱下的外套:"瞳姐姐,我帮你挂起来,你先到这边休息一下吧。"

  她热情地牵着冰极瞳的手,把她带到熊熊燃烧的壁炉旁,找了一张舒服的靠背椅让她坐下。

  风间澈微笑着对东寺浩雪说:"小雪,你今天真懂事,好象长大了些。"

  "啊!"东寺浩雪喜不自禁:"风间哥哥,你在夸我吗?"

  风间澈又是一笑:"是啊。"

  东寺浩雪兴奋地寻找到了明晓溪的眼睛,对她眨眨眼——谢啦!

  *** ***

  啊!东寺妈妈给他们准备的真是圣诞"大"餐!

  有传统的火鸡、南瓜派、起司蛋糕……,还有他们平时爱吃的生鱼片,各色寿司……

  明晓溪面对着堆积如山的美食,很给东寺妈妈面子地放开肚皮大吃,可是——她肚皮的容量毕竟是有限的,无限制地硬塞必然遭到惩罚。

  她靠在椅子上,双手模着鼓鼓的小腹:"东寺妈妈,我再也吃不下去了。"

  "再多吃一点!"东寺水月夹了一块南瓜派到她的碟子上。

  "我真的不行了,"明晓溪呻吟:"这顿饭能足足让我长五斤肉。"

  "妈,你就别再逼明姐姐吃东西啦,"东寺浩雪的帮忙换来明晓溪感激的目光,可是接下来……

  "……你应该知道明姐姐正和牧野哥哥同居呀,如果明姐姐因为这顿饭小肚子长出一堆赘肉,身材变形,牧野哥哥不喜欢了怎么办?你岂不是害惨了明姐姐?!"

  "东寺浩雪!"明晓溪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救命啊……"东寺浩雪一脸无辜地呼救。

  "原来是这样啊,"东寺水月竟然就相信了:"晓溪,你不用担心,吃完饭后我还安排了舞会,只要多运动运动,脂肪绝对不会出来的。"

  *** ***

  舞会的气氛很浪漫。东寺妈妈把所有的灯都关掉了,唯一的光源是圣诞树上一闪一闪的星光。音响里放的曲子也特别缠绵,柔声摇曳,沙哑性感,把明晓溪最温柔的细胞也荡漾了出来。

  明晓溪的第一支舞是同牧野流冰跳的。

  轻轻依偎在牧野流冰的怀中,感受他的呼吸在她的头顶,柔柔地吹动她的细发,明晓溪竟然感动地有些想掉泪。

  牧野流冰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异样:"怎么?"

  "我觉得很幸福。"明晓溪轻轻看着他,叹息一般的说。

  他拥紧了她。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吗?我还以为你被人欺负呢……"明晓溪好笑地回忆:"那个时候,你对我多么冷淡啊……"

  "想不到,我们会在一起……命运真是很神奇……我甚至都说不上为什么……只知道……现在看见你就开心……"

  "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明晓溪忽然有些担心:"我可以永远都这么幸福吗?"

  牧野流冰水晶一样漂亮的眼睛凝视着她:"可以。"

  "真的?"明晓溪的双颊红得象桃花。

  "真的。"他慢慢地吻上她的额头,花瓣似的双唇轻柔得象羽毛,那么轻,那么柔,让明晓溪心底的每一根神经都开始剧烈地颤抖……

  他和她忘掉了身边所有的人,一直一直在旋转,沉浸在属于他们的旋律中……

  明晓溪的第二支舞是同东寺浩男跳的。

  她的情绪还留在刚才的时刻,所以显得出奇的温柔。

  东寺浩男沉默了良久,开口道:"你很喜欢流冰?"

  "啊?"明晓溪一惊:"东寺学长,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他的嘴唇倔强地抿着。

  她喃喃道:"东寺学长,这似乎超出了你应该关心的范围。"

  他握着她腰的大手猛地一紧,痛得明晓溪差点叫出来。不过,她立刻就报复回来了——她的鞋狠狠踩在他的脚上!

  东寺浩男吃痛得眉头紧皱:"明晓溪,你……"

  明晓溪秀眉一扬,摆出一副"你奈我何"的神情。

  东寺浩男咬了咬牙,还是很有风度地把这支舞跳完了……

  明晓溪的第三支舞是同风间澈跳的。(很容易理解啦,因为他的第一支舞"理所当然"地被小主人东寺浩雪霸占,第二支舞留给了冰极瞳。)

  不知什么缘故,明晓溪在他的身边总是觉得特别放松,特别自在,她不停地在笑。

  "你很开心?"风间澈低声问她。

  "是啊,我又见到风间学长了呀!"明晓溪喜悦地望着他:"还可以跟学长跳舞呢!"

  "小丫头,你说话的口吻怎么越来越象小雪呢?"风间澈失笑。

  "是吗?"明晓溪偏着脑袋想一想:"是有些象。不过还是学长太有魅力了,让我一看见你就那么高兴!学长,我有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真的很想你!"

  "想我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我没有骗你!"明晓溪急忙申辩:"我要不是没有时间,真的会去找你的!学长,你相信我!"

  风间澈轻轻握握她的手:"傻丫头,我自然相信你。"

  他的信任让她的心欢欣了起来:"学长,你真是天下最好的人……"

  风间澈微笑:"比流冰还好?"

  明晓溪毫不犹豫地点头:"是的。我虽然喜欢冰,很喜欢很喜欢。但是学长,你却是象神一样完美无缺的人……"

  "傻丫头……"风间澈屏息将她搂紧了些……

  第三支舞刚跳完,东寺浩雪就钻了出来:"明姐姐,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 ***

  在大厅一个没人的角落,明晓溪努力想要听明白东寺浩雪的意思。

  "明姐姐,你有没有看过'淘气小亲亲'?"

  "那个漫画?"

  "对了。你记得琴子和直树是怎么相爱的吗?"

  "……?"明晓溪一脸茫然。

  "因为直树无意间吻了琴子,所以两人便相爱了。"

  "……"是这样吗?不过她还是不明白小雪的意思。

  "哎呀,再打个比方好了!明姐姐,你应该看过神尾叶子的'花样男子'吧。"

  "看过。"

  "道明寺是怎样爱上牧野衫菜的?"

  "……?"明晓溪还是一脸茫然。

  "是因为道明寺在午夜十二点吻了衫菜一下!"

  "是吗?……"她怎么觉得好象不是这样。

  "明姐姐,你怎么这么笨呢!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东寺浩雪渴盼地盯着她。

  明晓溪的大脑困难地在她的暗示中思考。慢慢地,她的嘴越张越大……

  "小雪!你不会是想要风间学长……"

  东寺浩雪急忙捂住她的嘴:"你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叫出来!"

  "小雪,你才几岁?!"明晓溪拉下她的手,震撼地说。

  "十五岁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少女!"东寺浩雪骄傲地一挺胸脯。

  "那种做法,你不觉得有些……"明晓溪小心挑选着措辞,怕伤害她的自尊心。

  "为了爱情,我什么都不在乎!"东寺浩雪两眼发出坚决的目光。

  "明姐姐……"东寺浩雪哀求地摇晃着她的手臂:"我已经都计划好了,只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啊?还要我帮忙?!"明晓溪很诧异。

  "只是个小忙啦。"

  东寺浩雪开始讲诉她的计划:"一会儿我会宣布进行'黑暗中的接吻游戏',趁大家来不及反对,我会马上掐断圣诞树上的电源,使现场一片漆黑。当然,我会事先注意风间哥哥所在的位置,向他走过去,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甜蜜的吻……"

  "你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啦……"

  "不行!明姐姐你别忘了冰极瞳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我可不想这个完美的计划,白白便宜了她!……所以,"她紧紧握住明晓溪的肩膀:"明姐姐的任务就是——牢牢地站在风间哥哥的身边,替我守护他,防止别人的偷袭!如果冰极瞳扑过来,你就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开!只有等到我——风间哥哥命定的情人徐徐走来,招呼你一声'明姐姐',你再把最好的位置腾给我……当然,如果风间哥哥不肯就范,让我吻不到,你还要使出你最厉害的掌法,把他推到我的怀里!"

  "明白了吗?很简单对吧。"东寺浩雪一脸谄媚地对她笑。

  明晓溪的回答很简单——扭头就走!跟疯子在一起,别人会以为她也是疯子。

  "求求你啦!"东寺浩雪死死拖住她:"我一生的幸福都靠你决定啦!"

  没有这么夸张吧。

  "明姐姐,我什么都听你的不是吗?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让我站着,我不敢坐下……你就帮我一个小忙,会怎么样嘛!"东寺浩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她有那么听话吗?

  "风间哥哥是你最崇拜的学长,我是你最贴心的学妹,我们能成为一对佳偶,难道你不期待吗?"

  他们会是很好的一对吗?

  "我也是没有办法啦。你看冰极瞳,她一直两眼水汪汪地盯着风间哥哥,摆明一副要吃掉他的模样。如果我再不行动,风间哥哥就会落到她手里啦。如果我的行动成功,她一定会对风间哥哥死心的!"

  如果小雪成功,冰极瞳真会对风间澈死心吗?

  明晓溪用最犹豫的声音说:"我可不保证一定能帮到你。"

  *** ***

  人是绝对不能做错事的。

  做错一件事,就可能让她后悔终生。

  明晓溪如果知道她当初答应东寺浩雪,会把自己带到一个如此尴尬的境地,杀她一百次,她也绝对不会同意。

  事情的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

  东寺浩雪宣布进行"黑暗中的亲吻游戏".

  圣诞树的电源被掐断。

  大厅顿时漆黑。

  明晓溪护住风间澈,防止他被别人误亲。

  然后等待东寺浩雪的到来。

  到这一步,还是按她们的计划进行的……

  可是……

  不知是东寺浩雪太过激动,还是地上出现了不明障碍物。

  只听,

  "哎呀!"、"啊!"、"小心!"……

  "嗯……"

  "唔……"

  黑暗中的东寺浩雪只感到脚下不知为什么突然一滑,直直地就向前扑了出去。

  她好象扑到了一个人。

  是风间澈吗?

  为什么好象是个后背?

  她拼命扭来扭去想把背向她的"风间澈"扳过来,寻找他的嘴唇……

  但是,好象不对呀,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身下压着两个人?

  黑暗中的明晓溪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冲力,将她促不及防地压到地上,摔进一个清爽的男性怀抱。

  她挣扎着想起身,但她背上有一个沉重的压力,(她怀疑是小雪),让她又不敢猛然使力,甩下那个包袱。

  背上的压力在拼命扭来扭去,使她和身下的怀抱越贴越近……

  混乱中,两只男性的手臂保护地搂紧了她。(不知为什么,明晓溪就是可以确定,那两只手臂伸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她不被摔伤。)

  混乱中,她好象接触到了两片象春风一般温暖的嘴唇……

  漆黑中的风间澈忽然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冲力向他扑来。

  他被狠狠地压倒在地上!

  怀中扑进来一个身子,带着清香,好象很熟悉……

  他身上的分量真的很重,似乎同他一起倒下的不只一个人……

  然后就是混乱的挣扎和扭动……

  在他怀里的,被挤在中间的那个人会很容易受伤的!

  他伸出双臂保护地紧紧将她搂住……

  接着,在混乱的挣扎中,他好象接触到了两片象泉水一般清甜的嘴唇……

  *** ***

  能灼伤人眼的明亮灯光骤然亮起!

  明晓溪缓缓睁开眼睛……

  她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象雪山一样清远的眼睛……

  那么那么近……

  她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见过别人的眼睛……

  下一个感觉……

  她似乎正吻着那双眼睛的主人的唇……

  而那人是——风间澈……

  东寺水月,东寺浩男,千井枫,包括冰极瞳,都为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三个人象叠元宝一样摞在一起!

  东寺浩雪在最上层,象一条八角章鱼在不停地扭动,似乎想将她下面的人翻过来……

  象馅儿一样被压在中间的人是明晓溪,她张着眼睛好象傻了一样凝视着她身下的人……

  最底层,与地板做亲密接触的是风间澈,他的双臂紧紧抱着明晓溪的身子,他的双唇紧紧吻着明晓溪的双唇……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东寺浩男,他几个大步走过去,一把将东寺浩雪揪下来,恶狠狠地喊道:"又是你在闯祸!!"

  站到地面上的东寺浩雪这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她撞倒了明晓溪,明晓溪又撞倒了风间澈!

  "啊!啊!啊!"东寺浩雪开始一声接一声地尖叫。

  而此时的明晓溪却仍在眩晕中……

  她在吻着风间澈吗?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背上的重量消失了,她全身还动弹不得?

  为什么她竟然还会注意到风间澈的脸上染上了两朵不寻常的红晕?

  东寺浩雪渐渐停住了尖叫,她开始奇怪,为什么她都离开这么长时间了,明姐姐和风间哥哥还倒在地上继续亲吻呢?

  牧野哥哥怎么办呢?

  她小心翼翼地回头瞅了瞅牧野流冰……

  哇,他的脸阴沉得好可怕!

  在怪异的静寂中,牧野流冰终于动了。

  他冲上去一把将明晓溪揪起来,然后用他的衣袖大力地擦她的嘴唇。

  他用的力量那么大,好象要把风间澈给她的那个吻彻底擦掉!

  他用的力量那么大,没几秒钟,明晓溪的嘴唇就红肿得老高了!

  明晓溪觉得很痛,而且很委屈,她的眼泪开始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站起身来的风间澈眉头紧皱:"牧野流冰!"

  "闭嘴!"牧野流冰痛喝一声,擦拭明晓溪嘴唇的动作更加重了。

  东寺浩男大吼:"够了!"

  牧野流冰连"闭嘴"也懒得讲了。

  东寺浩雪吓得抽泣起来:"牧野哥哥,你放过明姐姐吧,不关她的事,都怨我……"

  东寺水月也不赞同地喊道:"流冰,快停手!你弄伤晓溪了!"

  牧野流冰用力擦着明晓溪的嘴唇,直到她娇弱的嘴唇被擦掉了一层皮,直到她的嘴唇开始渗出丝丝鲜血……

  牧野流冰喃喃地自问自答:"干净了吗?应该可以了。"

  说完,他俯身轻轻在她受伤的双唇上印上一个烙印一般的吻,用沙哑但清晰的声音宣告:

  "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 ***

  一个好好的圣诞前夜就这样被破坏了。

  大雪中,委屈的明晓溪跟着牧野流冰一步一滑地往家走。不听她的解释,不管大家的心情,牧野流冰拉着她就离开了东寺家,把众人劝阻的声音全都抛在脑后,连东寺妈妈要让司机送他们的好意,都被他冷冰冰地拒绝了。

  明晓溪觉得自己的嘴唇好痛,而不断滑下的泪水沾在它上面,更让她有种钻心的酸楚。不争气的眼泪迷蒙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楚脚下的路。而倔强的个性又使她不愿意请求牧野流冰放慢脚步。

  "啪!!"

  她狠狠地摔倒在了雪地上!

  一只手出现在她面前:"起来。"

  明晓溪不理会那只手的存在,努力想要用自己的力量从雪地上站起来。

  她用两只手撑在地上,摇摇晃晃地起身,但颤抖的双腿出卖了她,她"啪"地一声,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那只手揪住她的胳膊:"起来!"

  明晓溪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怒火攻上她的心头。她奋力掰走胳膊上的那只手,大喊:"放开我!你放开我!!"

  牧野流冰愤怒地大喊:"明晓溪!"

  明晓溪坐在地上倔强地仰起下巴:"怎么样!你想把我怎么样?!"

  "明晓溪……"牧野流冰痛苦地闭上眼睛。

  明晓溪的愤怒象万顷洪水决堤而出,一发不可收拾:"牧野流冰!我讨厌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我讨厌你!"

  "我做了什么?"牧野流冰的声音很低很沙哑。

  "你做了什么?!"明晓溪发泄地吼叫:"你把一切都破坏了!你破坏了东寺妈妈精心准备的聚会!你破坏了今天晚上原本那么好的气氛!你破坏了所有人的心情!你破坏了我和风间学长的关系!以后让我怎么去见他?!我讨厌你!"

  牧野流冰睁开眼睛:"这全都怪我吗?你……"

  全是他的错吗?

  明晓溪伤心地握住地上冰冷的雪:"是。不全怪你。是我……是我搞砸了所有的事情……可是,"冰雪迅速地在她火热的掌心融化:"可是,这一切都是无心的,是一个意外呀!原本可以将它化解的,原本可以让所有的人都忘掉的!但是你,你为什么要让已经很糟的事情变得更糟呢?你为什么要让一个意外变成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呢?"

  她站起身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你就象一个小孩儿,我就象你的一个布娃娃。布娃娃是你的,谁也不许动。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她,你就会嫌她脏!你就会发怒!你要把她洗干净,别人的痕迹一点也不许留下来,哪怕会把这个布娃娃洗掉一层皮!谁叫那个布娃娃是属于你的?!"

  "可是!牧野流冰!我不是属于你的!"明晓溪一直看到他的眼底:"即使我喜欢你,我也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利象刚才那样对待我!"

  "难道你让我见到风间澈吻你的唇,却一点也不在意吗?"牧野流冰眼神古怪地问道。

  明晓溪依然凝视着他:"牧野流冰,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和风间学长的嘴唇相碰纯粹是个意外吗?"

  "你敢告诉我,风间澈和你的那个吻,一点意义也没有吗?"

  明晓溪失笑:"你把它叫做吻吗?如果只是碰到嘴唇就是吻,那我天天和杯子接吻,和面包接吻,和筷子接吻,睡觉的时候还和被子接吻……你怎么都无动于衷呢?"

  "你在狡辩。"

  "那好,牧野流冰,我不狡辩。"

  明晓溪面容一敛,神情认真:"你认为只要嘴唇碰到嘴唇就是接吻吗?你认为接吻不需要有感情在里面吗?你认为接吻纯粹是一个物理过程吗?如果你认为是这样,那我无话可说。"

  牧野流冰的面容渐渐恢复了平静,他的眼睛从阴郁中一点一点澄净。

  "我做错了吗?"他问她。

  "你做错了。"明晓溪肯定地回答他:"不过……事情的一开始是我做错了。我错得很离谱,真是自作自受。是我把一切搞砸了。但是你的反应好象火上浇油,将挽回的最后一点机会也烧没了。"

  "……"牧野流冰没有说话。

  明晓溪很轻地叹口气:"算了,对你发了通脾气,我也冷静下来了。其实说实话,如果是我见到一个女孩跟你接吻,我也会很生气很生气,说不定还会气得疯掉。但是,我会强忍着逼自己去问一下原因,而不会象你一样想都不想就采用暴力。"

  "……"

  明晓溪的声音放柔和了:"你的暴力会让很多人伤心。就象风间学长,你和他从小认识,他是那种会占女孩子便宜的人吗?事情变成这样,我们再见到风间学长,会多么尴尬。还有我,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吗?你把我的嘴唇擦伤成这个样子,我要怎么去学校呢?"

  "闭嘴,你真是个罗里罗嗦的女人……"

  牧野流冰轻轻抱住她:"我最讨厌象你这样话多的女人了。"

  明晓溪僵了一下,但还是由着他抱住了自己。

  牧野流冰终于紧紧抱住了她,耳语一般地轻声道:"澈……我会去向他道歉的。至于你……我不会向你道歉,谁叫你自己不小心,居然会发生那样的意外……你要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明晓溪提起手臂也抱住了他:"我答应你,以后尽量避免发生这样的事……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那么冲动,很多事情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不要把能解决的问题变成一个死结……"

  雪,还在不停地下……

  雪地上的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拥抱得那么紧密,好象他们的心已经贴在了一起,没有缝隙……

  雪花在他们身边一直一直飞舞……

  依偎在牧野流冰温暖的怀抱中的明晓溪,不知过了多久,才想起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的事情差点忘了。

  她挣扎地让他松开自己,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非常小巧精致的包扎漂亮的小盒子,举到他的面前:"送你。"

  "什么东西?"牧野流冰接过来。

  "圣诞礼物。"她的脸有些羞红。

  在牧野流冰修长的手指间,一条项链发出流动的细碎的光芒……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项坠是一个雪花造型的水晶。那么晶莹剔透,那么细致柔美,映衬着地上皑皑的白雪,好象一个有生命的精灵,绽放出有灵气的神采……

  "它是不是很象你的眼睛?"明晓溪轻声说。

  "我的眼睛?"

  "对呀,我觉得它就象你的眼睛一样清澈,透明,美丽……"

  牧野流冰轻轻一笑,将项链放回到她的手中。

  "你不喜欢?"明晓溪很失望。

  牧野流冰但笑不语。他从自己的颈间取下一条项链,那是一条十字架吊坠的项链,十字架上密密麻麻镶满了璀璨的碎钻。

  "这条链子是妈妈留给我的,我送给你。"

  明晓溪慌忙摇头:"不行,你那条太名贵了,我不要。"

  牧野流冰不容她拒绝地将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不许拿下来,你要一直带着。"

  明晓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她把自己手里的水晶项链也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可以不再戴它……当你不再喜欢我的时候……"

  "坏丫头,真会给我找麻烦……那岂非让我从现在开始每分每秒都戴着它?而且,我还会整天担心它会不会自己掉下来……"

  牧野流冰捏着她的鼻子,笑得比他胸前的水晶还漂亮……

  *** ***

  那一年的圣诞节,终于没有变糟,似乎还象明晓溪期待中的一样美好……

第二章
返回 明若晓溪II·《冬日最灿烂...
所属专题:明晓溪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青春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