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彷徨》[繁體]
高老夫子〔1〕

示眾〔1〕

  首善之區〔2〕的西城的一條馬路上,這時候什么擾攘也沒有。火焰焰的太陽雖然還未直照,但路上的沙土仿佛已是閃爍地生光;酷熱滿和在空氣里面,到處發揮着盛夏的威力。許多狗都拖出舌頭來,連樹上的烏老鴉也張着嘴喘氣,——但是,自然也有例外的。遠處隱隱有兩個銅盞〔3〕相擊的聲音,使人憶起酸梅湯,依稀感到涼意,可是那懶懶的單調的金屬音的間作,卻使那寂靜更其深遠了。

  只有腳步聲,車夫默默地前奔,似乎想趕緊逃出頭上的烈日。

  “熱的包子咧!剛出屜的……。”

  十一二歲的胖孩子,細着眼睛,歪了嘴在路旁的店門前叫喊。聲音已經嘶嗄了,還帶些睡意,如給夏天的長日催眠。

  他旁邊的破舊桌子上,就有二三十個饅頭包子,毫無熱氣,冷冷地坐着。

  “荷阿!饅頭包子咧,熱的……。”

  像用力擲在牆上而反撥過來的皮球一般,他忽然飛在馬路的那邊了。在電杆旁,和他對面,正向着馬路,其時也站定了兩個人:一個是淡黃制服的掛刀的面黃肌瘦的巡警,手里牽着繩頭,繩的那頭就拴在別一個穿藍布大衫上罩白背心的男人的臂膊上。這男人戴一頂新草帽,帽檐四面下垂,遮住了眼睛的一帶。但胖孩子身體矮,仰起臉來看時,卻正撞見這人的眼睛了。那眼睛也似乎正在看他的腦殼。他連忙順下眼,去看白背心,只見背心上一行一行地寫着些大大小小的什么字。

  剎時間,也就圍滿了大半圈的看客。待到增加了禿頭的老頭子之后,空缺已經不多,而立刻又被一個赤膊的紅鼻子胖大漢補滿了。這胖子過于橫闊,占了兩人的地位,所以續到的便只能屈在第二層,從前面的兩個脖子之間伸進腦袋去。

  禿頭站在白背心的略略正對面,彎了腰,去研究背心上的文字,終于讀起來:

  “嗡,都,哼,八,而,……”

  胖孩子卻看見那白背心正研究着這發亮的禿頭,他也便跟着去研究,就只見滿頭光油油的,耳朵左近還有一片灰白色的頭發,此外也不見得有怎樣新奇。但是后面的一個抱着孩子的老媽子卻想乘機擠進來了;禿頭怕失了位置,連忙站直,文字雖然還未讀完,然而無可奈何,只得另看白背心的臉:草帽檐下半個鼻子,一張嘴,尖下巴。

  又像用了力擲在牆上而反撥過來的皮球一般,一個小學生飛奔上來,一手按住了自己頭上的雪白的小布帽,向人叢中直鑽進去。但他鑽到第三——也許是第四——層,竟遇見一件不可動搖的偉大的東西了,抬頭看時,藍褲腰上面有一座赤條條的很闊的背脊,背脊上還有汗正在流下來。他知道無可措手,只得順着褲腰右行,幸而在盡頭發見了一條空處,透着光明。他剛剛低頭要鑽的時候,只聽得一聲“什么”,那褲腰以下的屁股向右一歪,空處立刻閉塞,光明也同時不見了。

  但不多久,小學生卻從巡警的刀旁邊鑽出來了。他詫異地四顧:外面圍着一圈人,上首是穿白背心的,那對面是一個赤膊的胖小孩,胖小孩后面是一個赤膊的紅鼻子胖大漢。他這時隱約悟出先前的偉大的障礙物的本體了,便驚奇而且佩服似的只望着紅鼻子。胖小孩本是注視着小學生的臉的,于是也不禁依了他的眼光,回轉頭去了,在那里是一個很胖的奶子,奶頭四近有几枝很長的毫毛。

  “他,犯了什么事啦?……”

  大家都愕然看時,是一個工人似的粗人,正在低聲下氣地請教那禿頭老頭子。

  禿頭不作聲,單是睜起了眼睛看定他。他被看得順下眼光去,過一會再看時,禿頭還是睜起了眼睛看定他,而且別的人也似乎都睜了眼睛看定他。他于是仿佛自己就犯了罪似的局促起來,終至于慢慢退后,溜出去了。一個挾洋傘的長子就來補了缺;禿頭也旋轉臉去再看白背心。

  長子彎了腰,要從垂下的草帽檐下去賞識白背心的臉,但不知道為什么忽又站直了。于是他背后的人們又須竭力伸長了脖子;有一個瘦子竟至于連嘴都張得很大,像一條死鱸魚。

  巡警,突然間,將腳一提,大家又愕然,趕緊都看他的腳;然而他又放穩了,于是又看白背心。長子忽又彎了腰,還要從垂下的草帽檐下去窺測,但即刻也就立直,擎起一只手來拚命搔頭皮。

  禿頭不高興了,因為他先覺得背后有些不太平,接着耳朵邊就有唧咕唧咕的聲響。他雙眉一鎖,回頭看時,緊挨他右邊,有一只黑手拿着半個大饅頭正在塞進一個貓臉的人的嘴里去。他也就不說什么,自去看白背心的新草帽了。

  忽然,就有暴雷似的一擊,連橫闊的胖大漢也不免向前一蹌踉。同時,從他肩膊上伸出一只胖得不相上下的臂膊來,展開五指,拍的一聲正打在胖孩子的臉頰上。

  “好快活!你媽的……”同時,胖大漢后面就有一個彌勒佛〔4〕似的更圓的胖臉這么說。

  胖孩子也蹌踉了四五步,但是沒有倒,一手按着臉頰,旋轉身,就想從胖大漢的腿旁的空隙間鑽出去。胖大漢趕忙站穩,并且將屁股一歪,塞住了空隙,恨恨地問道:

  “什么?”

  胖孩子就像小鼠子落在捕機里似的,倉皇了一會,忽然向小學生那一面奔去,推開他,沖出去了。小學生也返身跟出去了。

  “嚇,這孩子……。”總有五六個人都這樣說。

  待到重歸平靜,胖大漢再看白背心的臉的時候,卻見白背心正在仰面看他的胸脯;他慌忙低頭也看自己的胸脯時,只見兩乳之間的窪下的坑里有一片汗,他于是用手掌拂去了這些汗。

  然而形勢似乎總不甚太平了。抱着小孩的老媽子因為在騷擾時四顧,沒有留意,頭上梳着的喜鵲尾巴似的“蘇州俏”〔5〕便碰了站在旁邊的車夫的鼻梁。車夫一推,卻正推在孩子上;孩子就扭轉身去,向着圈外,嚷着要回去了。老媽子先也略略一蹌踉,但便即站定,旋轉孩子來使他正對白背心,一手指點着,說道:

  “阿,阿,看呀!多么好看哪!……”

  空隙間忽而探進一個戴硬草帽的學生模樣的頭來,將一粒瓜子之類似的東西放在嘴里,下顎向上一磕,咬開,退出去了。這地方就補上了一個滿頭油汗而粘着灰土的橢圓臉。

  挾洋傘的長子也已經生氣,斜下了一邊的肩膊,皺眉疾視着肩后的死鱸魚。大約從這么大的大嘴里呼出來的熱氣,原也不易招架的,而況又在盛夏。禿頭正仰視那電杆上釘着的紅牌上的四個白字,仿佛很覺得有趣。胖大漢和巡警都斜了眼研究着老媽子的鉤刀般的鞋尖。

  “好!”

  什么地方忽有几個人同聲喝釆。都知道該有什么事情起來了,一切頭便全數回轉去。連巡警和他牽着的犯人也都有些搖動了。

  “剛出屜的包子咧!荷阿,熱的……。”

  路對面是胖孩子歪着頭,磕睡似的長呼;路上是車夫們默默地前奔,似乎想趕緊逃出頭上的烈日。大家都几乎失望了,幸而放出眼光去四處搜索,終于在相距十多家的路上,發見了一輛洋車停放着,一個車夫正在爬起來。

  圓陣立刻散開,都錯錯落落地走過去。胖大漢走不到一半,就歇在路邊的槐樹下;長子比禿頭和橢圓臉走得快,接近了。車上的坐客依然坐着,車夫已經完全爬起,但還在摩自己的膝髁。周圍有五六個人笑嘻嘻地看他們。

  “成么?”車夫要來拉車時,坐客便問。

  他只點點頭,拉了車就走;大家就惘惘然目送他。起先還知道那一輛是曾經跌倒的車,后來被別的車一混,知不清了。

  馬路上就很清閑,有几只狗伸出了舌頭喘氣;胖大漢就在槐陰下看那很快地一起一落的狗肚皮。

  老媽子抱了孩子從屋檐陰下蹩過去了。胖孩子歪着頭,擠細了眼睛,拖長聲音,磕睡地叫喊——“熱的包子咧!荷阿!……剛出屜的……。”一九二五年三月一八日。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五年四月十三日北京《語絲》周刊第二十二期。

  〔2〕首善之區指首都。《漢書·儒林傳》載:“故教化之行也,建首善,自京師始。”這里指北洋軍閥時代的首都北京。

  〔3〕銅盞一種杯狀小銅器。舊時北京賣酸梅湯的商販,常用兩個銅盞相擊,發出有節奏的聲音,以招引顧客。

  〔4〕彌勒佛佛教菩薩之一,佛經說他繼承釋迦牟尼的佛位而成佛。常見的他的塑像是胖圓笑臉,袒胸露腹,俗稱大肚子彌勒佛。

  〔5〕“蘇州俏”舊時婦女所梳發髻的一種式樣,先流行于蘇州一帶,故有此稱。

肥皂
返回 《彷徨》[繁體]
所属专题:鲁迅作品全集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