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不碎之靈[繁]
第一章

第二章

  “你活下來了,毫無疑問這就是聖光給你的征兆。”

  “它以自己的方式祝福我們每一個人。等時機到來的時候,你一定會再次得到它的回應。”

  “但願如此吧,老友。我……我只是覺得有些奇怪。我身體內的某些東西,似乎……,似乎它們變了。”

  “你多心了。你又累又困,可你還是一路堅持到了這裏,你絕對沒有問題,只是需要休息。好好休息吧。”

  羅奧離開了山洞。努波頓躺回鋪在石質地面上的毯子,合上了雙眼……

  哭泣。女人們驚懼的哀號。

  努波頓猛然睜開眼。這裏是戰爭到來之前就逃走避難的那些人所建立起的一處營地,他來到這裏已經好幾天了。然而,那些被他棄之不顧的女人們的慟哭聲卻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只要他一閉上眼,她們就來到他面前,乞求他的幫助與慈悲。

  你當時沒有選擇。

  但真的是這樣嗎?他不知道。幾天以來,努波頓發覺自己越來越難以清晰地思考了,他的思維遲鈍而雜亂。睜開眼,他重重地歎了口氣,努力坐了起來,四肢關節處湧處的疼痛令他不禁呻吟起來。

  他步入覆蓋著整個沼澤地域的濃霧之中,穿過一片鋪滿蘆葦的河床。贊加沼澤並非是一處適宜居住的場所,但現在而言,它至少還算是個不錯的家。

  獸人們總是盡量避開沼澤地域行動,顯然這很有自然道理。這裏的整片沼澤的地表都被一層鹹水覆蓋;大部分植物和動物如不經仔細加工都是有毒而不可食用的;而大多數大型的濕地生物則會選擇吃掉任何沒有先把它們吃掉的生物。

  當努波頓越過幾株如高塔般聳立的巨型蘑菇時,他聽到一陣驟然響起的嘈雜,顯然,營地邊緣發生了一場騷動。

  他趕緊跑了過去,發現人們正領著兩男一女三位受傷的德萊尼人進入營地,還有另一個被人背在背上,陷入了昏迷。

  努波頓向一名守衛投去疑問的眼神,對方則回答了他未及出口的問題:“沙塔斯的幸存者。”

  努波頓隨著眾人回到洞窟,四位幸存者被小心地放倒在毛毯上。羅奧跪在身旁查看起那個不省人事的人身上,可發現無法喚醒他。

  而四人當中唯一的女性似乎仍然沉浸在驚嚇與恐懼之中,精神有些失常,不停念叨著諸如“我們在哪兒?發生了什麼?我感覺不到——有些……”之類的話。

  羅奧走了過去,輕聲安撫起她來,“放輕松。我們都是你的朋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聽到這話,努波頓不禁略感懷疑。一切真的都會好起來嗎?獸人的追蹤部隊不久前已經發現並摧毀了一處營地。而這四個人,他們又是如何生還的?那個女人又經曆了什麼樣的痛苦?那個不省人事的家夥又遭遇了什麼襲擊?還有,他們的眼神和舉止……努波頓懷疑他們不僅只是身體受傷:他們精疲力竭,看起來已經落入了絕望的深淵。

  這一點他們倒是跟他自己一樣。

  幾天之後,這些幸存者們的狀況逐漸略有好轉,努波頓終於可以向他們詢問在沙塔斯城裏的遭遇了。

  那位名叫柯琳的女人首先開了口。她的嗓音沙啞,透露虛弱,而她的敘述則十分支離破碎,“我們很幸運。我們呆在深山裏,剩下那些沒有被發現的隱蔽所的其中一個……至少大部分來說。”

  這無疑令努波頓聽得十分迷惑。

  “一隊綠皮怪物找到了我們。後來發生的戰鬥……我沒有看見。志願保護我們的四個男人都被殺了,但是他們也殺了很多獸人。最後只有赫拉克和埃斯特斯和我一起逃掉了。獸人們殘忍地殺掉了剩下的所有人。他們是殘忍的野獸。那些眼睛,那些可怕的眼睛……”柯琳顫抖著回憶道。

  埃斯特斯說道:“有一場爆炸。一會兒工夫我們藏身的地方就滿是討厭的氣體,它讓我們窒息,讓每個人都病得不成樣子。”

  努波頓腦海中閃過了那道詭異的紅色迷霧,然後立即強迫自己不再回憶這段往事。赫拉克開口說道:“那時候我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大部分人都昏了過去,當我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上層臺地已經變成了廢墟,我們躲進了壁壘山,從那裏逃入納格蘭,過了好些天才有人在那裏找到我們。”

  “你們那兒有多少人?”

  赫拉克回答道:“二十,也許更多。大部分是女人,一些是孩子。後來幾天又來了幾個人,比如那邊那個昏迷的……阿卡瑪,他們說那是他的名字。我們聽說他吸入的氣體比其他幸存者都多。羅奧還不能肯定是不是他會一直這麼……”赫拉克停了下來,陷入了沉默。

  埃斯特斯繼續道,“後來我們分散到贊加沼澤和納格蘭的幾個營地了。這樣就算其中一個營地被獸人發現了,我們也不會全被殺掉。”

  “你們中有任何人是牧師或者守備官——聖光的引導者嗎?”

  三個人一起搖頭。“阿卡瑪我說不上來,但是埃斯特斯和我只是簡單的手藝人,不習慣用什麼武器。所以我們被送到這些洞裏,除非再沒有別人能去打仗……總之,我們是最後的預備人員了。”

  柯琳問努波頓,“當你逃出來的時候,還有人跟你一起嗎?還有別的幸存者嗎?我們聽說獸人進了貧民區,但是我們不敢冒險去看,所以我們都跑了。”

  努波頓回想著那些湧進貧民窟的身影……聽到了奧爾多高地上傳來的乞求聲,他努力將那些備受折磨的尖叫聲趕出他的腦袋。

  “不,”他回答道,“據我所知,沒有。”

  季節更替,歲月流轉。

  他們的先知與領袖維倫,兩天前造訪過他們……或者四天前?近來努波頓越來越難以記住事情了。維倫從鄰近的一個營地趕來,但他的確切位置只有貼身守衛才知道,以防大家當中有人被活捉後經不起獸人的嚴刑拷打。人們渴望得到更多的信息。維倫經常對他們講起他們的未來,比如他們得藏匿一段很長的時間,或許幾年,觀察、等待、等待獸人們的惡行結束。

  依照維倫所說,綠皮們似乎正把全部的精力和資源集中在修建某些東西上。這些工程毫無疑問將他們的注意力從追殺幸存的德萊尼人上牽扯開了,至少就目前而言。至於獸人們在老家邊枯萎的土地上修建的東西,看起來則像是某種門。

  維倫看起來隱瞞了很多東西,但他畢竟是預言者,是先知。努波頓想,高貴的聖賢必然知道很多東西,而他和別人或許還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理解它們。

  努波頓注視著柯琳把魚槍猛刺入水中。她身上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了。似乎在過去的幾周裏她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她的前臂稍稍變大了,臉看起來則被拉長了;體態看起來也越來越糟糕。此外,盡管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她的尾巴的確是皺縮了。

  赫拉克和埃斯特斯向著他們走了過來,努波頓在他們身上也能發現相同的變化。他望著自己的前臂。這是幻覺嗎,或者它們也確實腫了起來?自從……自從那一夜之後他再沒感覺正常過。他曾試圖告訴自己過一陣子他就能痊愈。但現在,他的焦慮正與日俱增。

  柯琳靠了過來。“今天的活兒幹完了。我得躺下來休息一下。”她把她的魚槍遞給努波頓。

  “你還好嗎?”他問道。

  柯琳擠出一個不太自信的微笑。“只是有點累,”她回答道。

  努波頓坐在山頂上默默地俯瞰著贊加沼澤,然後閉了上雙眼。他累了,每一根骨頭都累了,只有這片刻的寧靜與孤獨會讓他好些。他已經有好幾天沒見過柯琳了,她最近和另外兩個人一直呆山洞裏。每當他去看望他們並試圖詢問一下狀況時,得到的回答總是意義不明的聳肩。而那個叫做阿卡瑪的人則始終沒有恢複知覺,僅僅靠著羅奧不懈的努力而延續著生命。

  事態在惡化,這一點努波頓非常清楚。他已經注意到了自己與其他幸存者身上所發生的變化,包括阿卡瑪。營地裏的其他人也發現了,他們漸漸開始疏遠他,不再和他交談,甚至羅奧也選擇了這樣做。就是幾天前不久,當努波頓帶著幾條小魚回到營地,想與大家分享時,他遭到了其他人的拒絕。他們告訴他,他們有很多魚,而他只得自己吃掉那些魚,……這就好像那種正折磨著他和其他幸存者的病痛會通過他的手和這雙手所碰過的東西傳染給他們一樣。

  努波頓對此感到煩躁不安,難道他以前所做過的一切都沒有意義嗎?他花了很長時間攀上山頂,靜靜地凝思,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絕望地嘗試他到現在都還沒做到的事:再次使用聖光。然而,他感覺到自己在面對的是一道已被封死的門。或許,他思想中用於與聖光保持聯系的部分已經被麻痹了,甚至,或者,是壞死了。

  僅僅這樣的簡單思考現在就令他頭疼不已。近來,他越來越難理清自己的思路,手臂還在腫脹著,而且沒有絲毫停止的跡象,雙蹄子已經裂開,有幾片角質已經脫落,再也長不出來了。與此同時,那些噩夢……只有那些噩夢仍在繼續。

  不過,至少獸人隊伍在附近出沒的次數明顯減少了。有消息說,似乎獸人們正在建什麼,而且已經快完工了。那個建築物正如維倫所猜測的那樣,確實是某種門。

  很好,努波頓想,最好他們都穿過那道該死的門,然後直沖向自己的末日。

  想到這裏,他緩緩地站起身,又故意慢慢地走回營地。錘子還能幫他的雙腳分擔一些重量,這令他略感欣慰。最近幾周以來,他感覺這錘子日益沉重,現在,他只能錘頭朝下地倒拖著它,更多地把它當成手杖而不是錘子來使用。

  幾小時之後,他回到了營地,並徑直去找羅奧。他需要和羅奧好好談談,讓他知道營地內那些對他們這些幸存者的日漸增長的歧視和……

  眼前的景象讓努波頓在羅奧所住的洞口前停了下來。柯琳正躺在洞內的一張毯子上,她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德萊尼人優雅而美麗的形態,而變得像是某種拙劣的仿制品。她渾身充滿了病態,並且虛弱不堪,眼睛泛出乳白色,下肢則腫成了一個大肉塊,她的蹄子已經徹底脫落,只剩下兩團骨節橫突的肉瘤,她的尾巴也萎縮了,幾乎完全消失。盡管如此虛弱,她依然在羅奧的臂彎中拼命掙紮著。

  “我想死!我只想死!我不想再受苦了!”

  羅奧低著頭,緊緊地抱住她。努波頓飛快的走上前去。

  “別楞著!”他望著羅奧,“你能治好她嗎?”

  牧師對著他皺緊了眉頭。“我能用的方法都用過了!”

  “讓我走!讓我死!”

  羅奧的手上綻放出一團光芒,並輕聲安慰著柯琳,而她亦漸漸不再掙紮。很快,她安靜了許多,不在大叫,只是痛苦地嗚咽著,並以胎兒般的姿勢蜷縮起來。羅奧放開她,搖著頭離開了洞窟。

  走出洞外,羅奧肅穆地看著努波頓,“我已經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似乎她的身體,就像她的意志,已經被徹底破壞了。”

  “肯定有什麼東西可以——有辦法——”努波頓竭力表達著自己的想法,“我們必須做些什麼!”最後他脫口說道。

  羅奧沉默了片刻。“我很擔心他們,還有你。我們收到報告,各處營地內的沙塔斯幸存者都發生了類似的變化。不管這變化是什麼,總之它與幸存者們受到的待遇無關,而且我們無法改變這個變化。現在,我們害怕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我們所有人都會像你們這樣產生退化。”

  “你說什麼?發生了什麼?”

  羅奧歎了口氣。“還是個說法而已。目前,我們盡力在努力讓大家理智地對待這一切,但是,就算是我,也很難再保護你和別人多久了。而且說真的,我現在自己都開始產生懷疑,我根本都不知道是不是該這麼做。”

  對朋友的失望令努波頓頓感痛苦異常,他本以為他可以信任羅奧的,但即使是羅奧,也最終屈服於那些心眼狹小的偏執狂了。

  努波頓無話可說,只得轉身默默離開。

  柯琳的情況每天都在惡化,而羅奧所曾提到的那個決議幾天後也終於來了。

  努波頓,柯琳,埃斯特斯,還有赫拉克被召集到了營地內所有其他成員的面前,人群中,有的表情嚴酷,有的則面露憂愁,而另有些則令人捉摸不定。而羅奧的複雜表情更是將他的內心的爭鬥體現了出來,但顯然,他已經做出了決定。此刻,他就像一個不願殺生,但卻打算為了生存而捕獵的獵人一般,正准備對他的獵物發起致命的最後一擊。

  最終,羅奧代表營地發言了。“做出這個決定,無論對我,還是對這裏每一個人來說都不容易……”他克制著情緒快快說道,“但是我們已經和其他營地的代表討論過了,我們最後做出決定。我們認為,為了多數人的利益,如果你們因為……與我們在一起而感到痛苦,因此……不如與我們那些尚還健康的人分開。”

  如夢初醒的柯琳驚愕地發出了刺耳而沙啞的聲音,“難道,我們被放逐了?”

  未等羅奧辯解,努波頓便氣憤地說道:“這就是事實!他們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所以他們……他們就希望把我們忽略掉!他們只希望我們走開!”

  “我們幫不了你們!”羅奧說,“我們完全不知道你們的症狀是否會傳染,你們幹不了活,你們的智力也在降低,我們養不起你們。我們的人口已經太少了,這使得我們失去了所有碰運氣的資本!”

  “其他人呢,比如阿卡瑪?”柯琳問。

  “他會留在這裏,我會照料他直到他醒過來,”羅奧回答,然後又補充一句,“如果他還能醒過來的話。”

  “你真是個好人,”努波頓咕噥道,語調裏滿含著諷刺。

  羅奧猛沖上前,尋釁般站在努波頓面前。努波頓不顧自己日益嚴重的病痛,挺直身子迎上羅奧的目光。

  羅奧開口道,“你曾說,你懷疑聖光對你沉默是為了懲罰你在沙塔斯的失敗。”

  “我把一切都獻給了沙塔斯!我已經赴死的決心,只是為了讓你,讓你們能活下來!”

  “是啊,但你畢竟沒死。”

  “你在說什——你是說我被拋棄了?”

  “我認為,如果聖光把你拋棄了,那一定有什麼理由。我們誰能理解聖光的行事方式?”羅奧回頭望向眾人,期望能得到一些支持。一些人移開了目光,更多的人則沒有,“不管怎樣,你是該接受命運地安排,去一個新的地方了。我認為,是該算算你從別人那裏獲得的好處了……”

  突然,羅奧伸手奪下了努波頓拄著的錘子。

  “而且,我還認為,是該拿走這不該再屬於你的東西了。”

第三章
返回 不碎之靈[繁]
所属专题: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全集
所属分类: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