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第23章 : 一次爱情的表白

第24章 : 比现实更残酷

  寝室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想必是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在追求刘真的事情。

  随着刘队长宣布了结案,我们的毕业生的生活算是又基本恢复了正常,中断一阵子时间的毕业生寻找工作的事情又变成了主要的旋律。大部分时间,没有人愿意呆在寝室里,找到工作的不是天天泡在网吧里打游戏就是招呼几个人打牌,而没有找到工作的有的天天唉声叹气有的则自暴自弃,也有的已经开始准备了考研究生。

  我们寝室死过一个赵亮,又失踪了一个李文嘉,更是显得格外的冷清,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一般人都不愿意到我们寝室来。

  所以,我们寝室剩下的那几个人都是神出鬼没的,除了晚上能碰在一块,白天基本就没有聚在一起的时候。

  周宇据他所说也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小型的化学涂料公司当销售员,李学高则在准备考研究生,他始终认为学校生活更适合他。陈正文最近一直话很少,也不知道他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谢文则还是那个神秘兮兮的样子,他也做好了去光明国际集团工作的准备。

  不过,李学高、谢文回来,过了一会就都象周宇一样问了问我是不是在追求刘真的事情,我都不置可否,算是默认。

  陈正文砰的一声把门推开,摇摇摆摆的回来了。顿时大家的眼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我则心中乱跳,是不是陈正文也知道了?不过陈正文一进门,就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一股酒气,感情他是喝了不少回来的。

  陈正文进门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摇摇摆摆的走到床边,哄的一下倒在床上,似乎酣睡了起来。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外,我本来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陈正文的质问。

  大家都看着陈正文,也不敢招呼他,只是都呆呆的看着陈正文睡觉。

  陈正文躺下了一会,突然喝道:“算了算了!妈妈的!妈的个巴子!”把大家都吓得一怔。

  李学高很小心的探头对陈正文说了句:“正文,你还好吗?”

  陈正文眼睛都没有睁,只是继续胡言乱语:“我他妈的算什么!”

  周宇拉了拉李学高,示意他不要说话了,而谢文则走过去,给陈正文盖上了毯子。陈正文嘟囔着:“别管我,谁都别管我。都他妈的给我滚蛋。”

  周宇走到我身边,小声地对我耳语道:“估计陈正文知道了。”

  我点点头,心里特别的难受,我曾经多么的希望陈正文能够追到刘真,但是现在,我却干出了追求刘真这样的事情,不过,我不后悔,我甚至希望着刘真能够真的能够给我一个和她相好的机会。

  我一夜无眠,只是听到陈正文已经睡熟了,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早上我一大早就起来了,换好了衣服之后,陈正文正好漱洗完推门而入,但是他只是瞟了我一眼,并没有搭理我。反而我有些忍不住,轻轻叫了一下:“唉,老大。。。。。。”

  陈正文边收拾自己的东西,边应了一句,说:“怎么?”

  我轻声说:“我。。。。。。”

  陈正文打断了我的话,说:“你怎么样,是你的自由,不用和我说什么。”

  我又轻声叹了口气。陈正文转过身来,从我身边擦身而过,只是说了句:“祝你好运吧。”然后就到自己床上把自己的包背上,快步的从我身边走出了寝室。

  我知道,陈正文尽管显得不在乎,但是我们之间的友谊,四年的同学之情,已经在陈正文心中荡然无存了。

  我溜到学校中僻静的地方,给刘队长打了电话,说着说着有些激动,眼泪似乎也不争气的在眼中乱转。刘队长安慰了我几句,才让我平静了一些,把寝室人的表现,特别是陈正文的表现说了一遍。

  刘队长说:“昨天晚上,陈正文和刘真在一起。”

  我大概也猜到了这点,只是说:“但是又能如何呢?好像我做的这一切很糟糕。”

  刘队长说:“不会的。真相很快就要大白于天下了,你难道就想让赵亮和李莉莉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宁肯这件事情没有答案,也不愿意受这样的罪了。”

  刘队长沉默了一下,说:“想开点,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

  我和刘队长通话完毕以后,在校园里心如乱麻的闲逛,但是我另外一个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接起来一听,王老师的声音从听筒那边穿过来,说:“张清风,你在学校吗?来办公室找我一下。”我心里咯噔打了个抖,王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我觉得分外的恐怖,尽管王老师的口气还是非常平缓的,不过想到刘队长说的赵亮是被王老师杀死推下楼去的,就觉得自己冷汗直冒。

  我还是去办公室见了王老师,只是鬼鬼祟祟的,生怕王老师会扑过来杀了我。

  王老师并不太在意我的表现,对着我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告诉我现在不要追求班长刘真,说刘真在李莉莉死后也受过很大的刺激,时间还有的是,理解我的心情,但是要求我在工作以后再和刘真好好谈谈。

  傍晚时分,校园里又响起了救护车尖锐的鸣笛声,我意识到不对劲,向鸣笛的地方跑去。刚跑到,只见救护车已经启动开走了,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角落议论纷纷,我到处问人怎么回事,得到的答案是这里发现了一个女的血流满面,不知道死活,具体是谁也不太清楚,我四下看看,周围也没有我认识的同学,于是也没有积蓄追问下去。

  但是我预感到可能糟糕了,赶忙往到寝室赶,刚到寝室,只看到李学高一个人在寝室里,我和李学高说了刚才的事情,李学高说他也听到了,不过没有过去直接就回了寝室,他以为又是学校什么老教授发急病了。

  我心里总觉得很不踏实,从李莉莉死到赵亮自杀到李立嘉失踪,我在发生之前就总是心里忐忑不安,我当时都以为只是别的事情造成的,但是这次更加的强烈了,我真的觉得很可能是我们班上的女同学,而且还觉得可能就是刘真。

  正当我心中难受的时候,就冲进来两个便衣警察,说找我问话,把我拉下了楼,推上了汽车。我已经觉得我可能猜对了,因为如果和我有关系,那么很可能被救护车带走的那个女的就是刘真。难道刘真被陈正文杀了吗?

  我被带到那个我来过的公安局,我知道这是刘队长曾经带我来的地方,难道刘队长已经知道我被抓了吗?

  我坐在一个几乎同样布局的审讯室里,一个警察看着我,也不说话。一会功夫,门推开了,刘队长皱着眉头走了进来,我刚想站起来说话,刘队长就示意我不要说什么。然后和看着我的警察说了两句,那个警察出去,刘队长才坐到我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颤颤巍巍的说:“怎么,是刘真?”

  刘队长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猜的,我觉得是,救护车来的时候我去了,没看到人。刘队长,是刘真吗?”

  刘队长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一会才说:“是的。”

  我喊道:“她怎么样了?”

  刘队长面无表情的说:“死了。被棍棒之类的硬物击中后脑。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我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我觉得心中如同刀子在缴割着,让我难受极了。我呜咽着,不愿意再看刘队长,半晌才抬起头说:“都是我害死刘真的。”

  刘队长淡淡的说:“和你无关。”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大声地骂道:“怎么和我无关?都是你,都是你出的主意,让我去追刘真!都是你!”

  刘队长猛地一拍桌子,喝道:“你给我安静!没你说话的份!”

  我一下子把话又憋回去,但是难受的眼泪直接奔流而出。

  刘队长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口气缓了缓,说道:“张清风,你给我冷静点。这不是你的错,听到了吗?现在,我们要把这个王八蛋抓出来。”

  我哽咽着点了点头,说:“是陈正文吗?”

  刘队长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啪的摔出了一叠子文件在桌子上,说道:“我也没有想到有人动作会这么快,今天才刚刚查到些线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刘真到医院打过胎,二个月大的孩子。”

  我听到刘队长说的话,也吃惊不小,看着桌子上那叠文件,又看看刘队长,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队长把手往桌子上一撑,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还是畸形儿。”

  我眼睛瞪的滚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刘队长站直身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他也觉得很麻烦。正在这时,刘队长手机响了起来,刘队长看了我一眼,看了眼手机屏幕,才把电手机接起来。

  “小王,怎么样?抓到了吗?”

  “好!不错,在哪里抓到的?”

  “哦?很顺从?好,立即来局里。”

  刘队长啪的挂了电话,对我说:“陈正文。”

  刘队长再没有和我说什么,我则被刘队长留在了这个审讯室,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一个警察进来,把我带出这个房间。

  我老实的跟着这个警察来到了另一个房间,一推门进去,就看到陈正文正戴着手铐象个木头人一样坐在房间的空地中间。

  陈正文一看到我进来,似乎非常惊讶的说:“张清风?你怎么在这?”他这样一说,本来我还想先骂陈正文的娘的,到一下子莫名其妙,忍住了。难道陈正文还不知道刘真的事情吗?

  刘队长也坐在屋里的一边,身边还有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是见过的王警察。王警察冲陈正文喊道:“没叫你说话你就别说话。”也同样对我说了一遍。

  刘队长示意我坐在离陈正文几步开外的椅子上,说了句不好意思,带我来的那个警察也给我戴上了手铐。

  刘队长呵呵干笑了两声,说:“怎么,情敌见面了?”

  我看着陈正文正看着我,也冷冷的看了陈正文两眼,说:“陈正文,你不要装了。”

  陈正文看着我说:“你什么意思?”

  刘队长骂了我一句:“张清风,你少说废话!”

  我心中认定80%的可能性就是陈正文干的,他这个刻意掩饰的样子,我反而觉得陈正文这个家伙虚伪的要命,让人感到恶心。于是我没在说话,只是冷笑了两声。

  刘队长问道:“陈正文,你和刘真是什么关系?”

  陈正文冷冷的说:“同班同学。”

  刘队长猛拍了一下身边的桌子,震的桌子上的灯光乱晃,吼道:“你他妈的少装蒜!没什么关系,你陪刘真到医院打什么胎!!!”

  刘队长这一吼,只见陈正文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眼神一下子慌乱起来,几乎身子一软要摔倒在地,幸好那个椅子足够的大。

  陈正文颤抖的说:“我,没有,没。。。。”

  刘队长又吼道:“没什么没!!!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你和刘真去那么远的医院神不知鬼不觉,纸是包不住火的。”然后刘队长又把曾经给我看过的那叠文件拿出来,抽出一张来出示给陈正文,说:“你给我看清楚。”

  陈正文并没有看这个文件,而是仿佛崩溃了一般,头低低的垂下来,似乎哭了起来,说:“是的。我是和刘真去过医院,都是我的责任。”

  刘队长哼了一声,说:“这里是警察局,不是学生会,你们学生之间谈恋爱搞大了肚子,我根本就不关心。我关心的是。”刘队长顿了顿,看着陈正文,直到陈正文也抬起头对视着刘队长,刘队长才重重的说:“是不是你杀了李莉莉!”

  陈正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身子像筛子一样抖动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现在非常的慌乱,半晌才挤出一句:“我,我没有!!我没有杀李莉莉!!不是我!!”

  刘队长说:“不是你?碰巧的是,你们班上有个同学告诉了我们,李莉莉知道你们去那个医院了。而且,李莉莉应该和赵亮说起此事,你和赵亮差点打架,也是因为赵亮口无遮拦,差点把刘真去医院打胎的事情说破。你和刘真都特别害怕李莉莉知道更多,并到处传播。所以,你和刘真掐死了李莉莉。”

  陈正文几乎要吼叫了起来,喊道:“我没有,我没有,我绝对没有杀李莉莉。”

  刘队长笑了笑,说:“那你是说,刘真自己杀了李莉莉?”

  陈正文喊道:“我真的不知道,刘真绝对没有,她不敢这么做。”

  刘队长说:“她是不敢,但是你敢。”

  陈正文的脸几乎都扭曲了,喊道:“我绝对不会杀李莉莉!”

  刘队长身子往后一靠,说:“好吧,不过你在摆脱嫌疑之前,要委屈你在这里住两天。我会通知学校的。”

  陈正文哽咽着说:“求求你,不要把我和刘真的事情告诉学校,求求你了。”

  刘队长说:“带走吧。你们都出去,我和张清风单独谈两句。”

  王警察从旁边站起身来,和另二个警察把陈正文连拖带拽的拉出了这个房间,陈正文已经如同一摊烂泥,全无声息。

  刘队长看陈正文离开房间,才问我:“张清风,你觉得是他杀了李莉莉和刘真吗?”

  我看着刘队长,喃喃的说:“我不知道。”

  刘队长说:“从陈正文的反应来看,他还不知道刘真已经死了,恐怕他认为刘真是杀了李莉莉的凶手,但是他第一不愿意相信,第二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说。”

  我说:“难道是王老师吗?”

  刘队长说:“你怎么不觉得我也怀疑是你杀了刘真呢?”

  我顿时哑口无言,半天才说:“我怎么可能?”

  刘队长说:“呵呵,你也别说你不可能。”

  刘队长随即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两下,说:“把他带过来吧。”然后沉思着敲着桌子,也不搭理我。

  我在那里傻坐了一会,门又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被带了进来。

  王老师没有戴手铐,但是衣衫凌乱,脸色一片苍白,毫无神采。

第25章 : 应该是真相大白了
返回 《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所属专题:灵异悬疑恐怖系列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