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第24章 : 比现实更残酷

第25章 : 应该是真相大白了

  王老师看了我一眼,有些惊奇,但是很快又沉默了下去,被警察带到陈正文刚才的椅子上坐下,并戴上了手铐。

  刘队长说:“不好意思,王老师,让你受委屈了。”

  王老师微微抬起头来看了看刘队长,说:“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我刚刚得知我们班上的刘真被人袭击住进了医院,人命关天,我正要往医院赶,而你们就把我抓到这里来了。难道你们怀疑是我干的吗?”

  刘队长说:“你怎么知道是刘真?”

  王老师说:“校保安赶到现场并报警的时候,就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说是我们班上的刘真,刘真的书包里都有学生证的,等我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救护车带走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刘队长,我很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完把自己的手铐举起来,晃动的哗啦哗啦响。

  刘队长说:“抱歉啊,王老师你也要理解。”

  王老师说:“我不知道怎么理解,我也无法理解。”

  刘队长声音也粗了起来,说:“王老师,我尊重你叫你一声老师,你如果不配合工作,也别怪我不客气!”

  王老师呲呲笑了两声,很不屑的往后一靠,说:“刘警官,那你要我配合什么?”

  刘队长说:“你也别激动。问你几个问题。第一,赵亮自杀的上午,给学院大楼打过电话,是不是找你?”

  王老师说:“找我?为什么要找我?我没有接到任何人的电话,我在做教案!”

  刘队长继续问道:“那你觉得赵亮要找谁?”

  王老师说:“我怎么知道他要找谁,反正没找我。你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到天台上把赵亮推下楼的?”

  刘队长重重的说:“还不到你问我的时候!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王老师看了我一眼,说:“刘队长,你把我班上的张清风也铐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教学生怎么审问老师?还是找张清风来和我对峙?”

  刘队长把桌子一拍,骂道:“邪的没毛了!警察办案要你多嘴?”

  王老师看刘队长发火了,口气软了点,说:“刘警官,案子你亲口宣布已经结案了,我以前配合你的工作也配合的不错吧,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

  刘队长说:“我再警告你一次!老实交待,不要以为我查不出来,你现在老实说了,对你有利无害,要不你试一试抵赖下去看看。”

  王老师看了看刘队长,底气一松,说:“唉,是给我打过电话,我只是不想照成无谓的麻烦。”

  刘队长说:“承认了就好!赵亮和你说什么了?”

  王老师说:“我最开始也没有听出来是赵亮,他只是一个劲说他没有杀李莉莉,可能是张清风杀的,因为张清风是手会变长的怪物,说让我救他,张清风下一步就要杀了他。”

  刘队长说:“就这么多?”

  王老师说:“我一个劲安慰他,让他不要害怕,先来找我谈谈,不会冤枉他的,也不会有人要杀他,就这样说了几分钟,他就猛地挂了。我也没打回去。不过我当时不愿意告诉你们,而且赵亮说话颠三倒四的。”

  刘队长说:“你这个当老师的,为什么不打回去?”

  王老师说:“赵亮手机一晚上都是关机的,而且显得精神异常,我没有立即打过去,等到我想清楚了怎么和赵亮说的时候,本想打过去试一下,就听到楼下一声巨响,才知道赵亮跳楼了。”

  刘队长说:“张清风就坐在你旁边,你不想问问赵亮为什么说他是怪物吗?”

  王老师说:“谁会相信赵亮说什么手臂变长的话。”王老师斜眼看了我一眼,对刘队长说:“你们是怀疑张清风杀了赵亮吗?”

  刘队长说:“怀疑,谁都怀疑,也包括你,王老师。”

  王老师说:“我怎么可能会杀我们班上的学生!”

  刘队长说:“除非这个学生知道了一些你的秘密!”

  王老师一愣,脸上肌肉抽动了两下,说:“我能有什么秘密?太好笑了。”

  刘队长轻描淡写的说:“王老师,说吧,你和刘真是什么关系,恐怕不一般吧。”

  王老师的脸顿时就僵在那里,半晌才说:“我和刘真?呵呵,呵呵,我是他老师,她是我学生啊。”

  刘队长还是那个无所谓的样子说:“哦,你的学生去医院打胎了,是你的孩子吗?”

  王老师似乎想也没有想,声音立即提高了八度,说:“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我和刘真是师生关系!刘警官,你不要造谣!”

  刘队长说:“不要这么紧张!我们也不相信,不过那个流产下来的胎儿,正好保留了一份皮肤组织,我们已经做了DNA检测,是不是你的孩子,只要抽你一点点血就行了。”

  王老师声音颤抖了起来,说:“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我的孩子,不是,不是。。。。。。”说着说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把手捂住脸低声的哽咽了起来。

  刘队长说:“而且,很遗憾的是,刘真受伤过重,已经抢救无效,死了。”

  王老师再没有抬起头来,他和陈正文一样,全身象筛子一样颤抖着,口齿不清的说道:“是刘真主动和我好的。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啊。”

  接下来,是王老师颠三倒四说的一段师生恋的荒唐故事。

  王老师是这样说这个故事的:“刘真上了大四以后,成绩也好,样样都好,不过经常来找我谈心,谈着谈着好象喜欢上我了,我先开始觉得很危险,劝了刘真几次,但是还是有天晚上经不住刘真的诱惑,在办公室和刘真发生了性关系,结果这个不道德的恋情就维持了下去。我和刘真一直都非常非常的小心,在李莉莉被杀前的一个多月,刘真说自己可能怀孕了。我要求刘真打掉,但是刘真好象坚决不干,一定要把这个孩子毕业以后生下来。我和刘真大吵了几次,刘真仍然非常的固执。不过有一天刘真好象突然想明白了,说她愿意把孩子打掉,不过我还是很害怕,不敢陪刘真去医院。结果刘真说她自己去了医院,算是平息了这件事。在李莉莉被杀之前,刘真跟我说李莉莉可能知道她去做了流产手术,我觉得很糟糕的时候,李莉莉就突然被人杀死了。但是,绝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确有想过如何让李莉莉闭嘴的办法,但是绝对不是杀了李莉莉。”

  刘队长听完了这个故事,看了看已经呆若木鸡的我,对旁边的警察说:“把张清风先带出去吧。”

  我坐在一个不知道算是牢房还是休息室的带床的房间,在我看来,似乎一切都有答案了。刘真和陈正文好,也只是一个月的事情,陈正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陪刘真去了医院打胎,可能钱用光了,还找我借了200块钱。然后,陈正文在知道李莉莉可能也知道了刘真打胎的消息以后,杀了李莉莉,同时也杀了赵亮。这样,刘真的秘密就没有人知道了。还有一种可能是,赵亮和王老师通电话的时候,说出了李莉莉知道刘真怀孕的事情,王老师去杀了赵亮。

  这样胡思乱想到了接近12点,我的房门才被打开了,刘队长走了进来。

  刘队长看我呆呆的看着他,在旁边的矮柜上做下来,说:“很残酷吧。”

  我点点头,说:“不敢相信。”

  刘队长说:“陈正文也交待了,更不可思议的是,陈正文根本不知道刘真和王老师的关系。刘真去找的陈正文,和陈正文上了床,结果说自己怀孕了。陈正文比王老师有责任感,陪刘真去了医院。不知道为什么刘真要这么做,估计是刘真真的很喜欢你们的王老师吧。可怜了一个陈正文。”

  我说:“我真没想到,刘真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刘队长说:“你想不到还多着呢,你们整个班级,我都觉得不对劲,你不觉得吗?”

  我惊讶道:“我们班都不对劲?”

  刘队长说:“你以为我让你拿着手机回学校,只是用于和你通话来查这个案子吗?”

  我说:“那还为了什么?”

  刘队长说:“我们都是棋子,你是,我也是。呵呵,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了。”

  我沉默了一下,我并不明白刘队长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于是问了个其他的话题:“是陈正文杀了李莉莉,王老师杀了赵亮吗?”

  刘队长说:“陈正文交代了就是自己杀了李莉莉,而两个人都不承认杀了赵亮。不过,王老师的嫌疑很大,我看他过不了两天,也会招了。”

  我说:“那刘真被人袭击是谁干的?”

  刘队长说:“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主要的嫌疑人不是陈正文就是王老师。”

  我说:“刘真的孩子真的做了DNA吗?”

  刘队长笑了笑,说:“小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那胎儿早就丢了,不这么吓唬你的王老师,以他的智商,打死也不会承认让刘真怀过孕。”

  我说:“那王老师现在完了。”

  刘队长说:“如果王老师的确没有杀过赵亮,那我们还是可以为他保密的。唉,你是没有看到王老师那个惨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请我们保密,说他还有孩子,还有家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说:“那我也听到了。”

  刘队长说:“呵呵,你不会说的,我就是故意让你听到这些事情的。”

  我说:“为什么?”

  刘队长说:“因为,我们就是希望你和你们班上所有人都不一样。好了,我如果不来一下,是不是你今天晚上就会一直这样坐着发呆。你睡吧,我还没有把你当犯人看待。”

  刘队长说完,打了个招呼,就转身出去了,仍然不忘把门反锁上。

  尽管刘队长这一番话,让我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但是仍然无法入睡。整个晚上都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挣扎,每次醒来都害怕自己的身体又变形了,而双手胡乱的全身乱摸。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那个王警察叫起来,让我做了一些登记,塞给我50块钱,让我打车回学校,说这是刘队长交代的,让我回学校以后,不要乱说审讯陈正文和王老师的情景。

  我诺诺的称是,就在王警察的陪同下离开了警察局,王警察给我招了一辆出租,并目送我离开。

  等我回到宿舍,谢文、李学高和周宇居然都在寝室,看到我回来,周宇赶忙上前问道:“怎么了,刘真出事了吗?”

  我笨重的往床上一坐,说:“是的。”

  周宇继续问道:“陈正文是也被警察带走了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别烦我了。”

  李学高细声细气小声地问道:“刘真怎么样了?没什么问题吧。”

  我垂着头,用力的撮自己的双手很久,才幽幽的说:“刘真,她死了。”

  周宇大喝一声:“不会吧!!不会吧!!老大疯了吗??要把刘真打死??”

  谢文说:“周宇,你怎么这么爱胡说呢?”

  李学高说:“不过,老大陈正文很不对劲的,好可怕的。”

  谢文说:“张清风,你确定刘真死了?”

  我点点头,说:“警察说的。不过,大家不要和其他人说。”

  李学高低低的长叹了一声。大家就面面相嘘,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长时间以后,周宇才第一个说话:“张清风,刘真真的喜欢你吗?”

  我说:“我不知道。”

  周宇说:“如果刘真不喜欢你,陈正文不应该会绝望到去杀刘真的。”

  李学高说:“清风,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去接触其他女生了。”

  谢文把自己的包拿出来,说:“我出去了。”就快步离开了房间。

  周宇叹了口气,说:“我也出去了。”也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李学高看着我,很关切的说:“清风,你看着好憔悴,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陪你。”

  我说:“谢了,有事你去忙你的吧。”

  李学高还是很关切的看着我说:“我反正到哪里都是复习,我陪你好了。”

  我点了点头,李学高这个人心思细腻,这个时候能够呆在寝室,我还真的非常感谢他,我的确很想睡一觉,但是我又害怕我一个人在寝室。

  我爬上了上铺,袜子都没有脱掉,倒头就睡,很快就睡熟了。

  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摸我,我翻了几个身,继续睡了下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应该已经是中午了,外面的日头正毒。

  我慢慢的坐起来,觉得头昏脑胀。李学高已经走到了我的床头。

  我问李学高:“几点了?”

  李学高说:“快十二点了。你继续休息吧。”

  我伸展了一下身体,说:“不用了。”就要下床。

  不过我的袜子没有了,我记得我穿着袜子直接就睡了,于是自言自语道:“我的袜子呢?”

  李学高哦了一声,说:“我帮你脱了,臭的厉害。我泡到你脚盆里了。”

  我从其他鞋里翻出两天前的袜子,穿上了,边穿李学高边和我说话:“昨天晚上又有警察来,大家才知道是刘真出事了。怎么我们班上总是发生这么倒霉的事情。”

  我说:“谁知道怎么回事。”

  李学高说:“清风,但是又都和你有关啊。”

  我说:“我倒霉呗。”

  李学高继续说:“男的都希望有女的喜欢,可是却带来很多不幸呢。”

  我穿好鞋站起来,说:“拿怎么办?女的不喜欢,难道男的喜欢。”

  李学高低低的哦了一声,说:“男人也能喜欢男人的吧,清风,你现在真的很特别呢。”

  我说:“李学高,别说了,又要说这些事情都和我有关吧。”

  李学高连忙说:“哦,不是的。我是说,你有种独特的魅力,让人无法抗拒。”

  我说:“别说的这么肉麻。”

  李学高说:“如果你接触的每个女人都出事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无精打采的笑了笑,说:“没这么惨吧。”说完就把自己的包一拿,昏头昏脑的离开了寝室。

  我并不是出去吃饭,而是出去晒太阳,最近天气一直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不时还下场阵雨,北京的比较干燥,下雨不多,连续几天阴雨绵绵也算是少见。所以我看到总算出太阳了,自然要出去晒晒太阳,也算是补充点能量。

  我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坐下,本想着给刘队长打个电话问问我该怎么办了,但是心中说不出的苦闷,也就没有打了。不过,我却感觉到有人在监视着我。

  我呆的地方是一个开放式的校园大绿地,旁边没有什么的遮挡的树木和建筑,所以,这种监视感来的特别的明显。

  然后我干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因为四下里并没有太多人,除了有人在监视我以外,并没有其他人注意我,所以,我假装太阳晒的厉害,用包里的书和手掩住自己的额头上方,用一个手指拉动我的眼角,努力想让自己的眼睛能够在头不动的情况下,看到更侧面的东西。

  结果整个眼眶的皮肤和骨头都在我的力量下变形了,我并没有很吃惊,只是继续用力。我敢相信我的眼眶的确展开了一个侧面的口子,然后我眼珠子一用力,感觉到眼球里轻轻地有种啪啪的响声,我的眼珠转动到了一个平常人不可能转动到的位置上。

  这是一个小个子,穿着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衣服,在我身后侧不远处似乎很正常的捧着一个本来回走动着,但是他的眼神并不是完全集中在书上,而是一会功夫就轻轻瞟我一眼,一会又轻轻瞟我一眼。如果不是因为我把自己的眼眶和眼珠弄成这样,我绝对不能看到这个人的动作和眼神。

  他一定就是监视我的人。

第26章 : 畸形的爱慕
返回 《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所属专题:灵异悬疑恐怖系列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