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第33章 : 如此轻描淡写

第34章 : 锲而不舍的恶念

  我接着电话,看着谢文,难道刘队长发现了谢文是深井?谢文看我的眼神不对劲,笑了下,摊了摊手,也不说话。

  我回答刘队长:“什么?在哪里啊?”

  刘队长说:“就在你身边!”

  我说:“什么?!我身边?”我忍不住又看了看谢文。谢文还是无所谓一样,把柠檬茶拿起来喝,表情也是无所谓似的。

  我说:“不是,我不明白。。。”

  刘队长打断了我的话,说:“不多说了,我到学校了就给你打电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发了一会愣,对谢文说:“刘队长发现你了。”

  谢文说:“是吗?”

  我说:“刘队长说就在我身边。”

  谢文说:“哦?那他很有一套嘛,都发现我是深井了。”

  我有点着急的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他要来学校了,该怎么办啊?”

  谢文说:“没什么办法。”

  我越发的着急起来:“唉呀,急死我了。”

  谢文哈哈笑了起来,说:“走吧,走吧。你别回去晚了。”说完起身就走。

  我连忙也站起来跟着他,真不知道这个谢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谢文认为刘队长说的根本就不是他?也很有这个可能性,象谢文这么厉害的人,可能早就有对策了。

  我还是象跟屁虫一样跟着谢文,谢文慢慢的向寝室走去,一路上再没有说什么话,他沉默不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说真的,到现在,我才发现,谢文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与在大庭广众之下完全不同。刚才谢文显得平和又亲切,一点都没有平时故作神秘的样子,简直象是换了一个人,而一走到学校,脸上的表情神态,就又恢复到平时那个故作清高神秘兮兮的状态了。谢文没有向我强调过一句绝对不要向别人说起他的身份,甚至都没有关心我是不是会告诉别人,但是我心里却认定了我绝对不能和别人说起谢文的身份以及刚才说的一切内容。这比刘队长和土大夫恐吓似的方法完全不同,但起到的作用是不可比拟的。也许,故作神秘和反复警告会让人产生抵触心理,而坦诚和公开却让人觉得你和他是站在一起的。谢文和土大夫两个人的言行,真是天壤之别。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回到寝室不久,刘队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刘队长电话里吩咐道:“到学校大门来,拣人多的地方过来。”我哦了一声,还是看了看谢文,谢文还是没有搭理我,可能因为那个假的周宇这个时候正捧着另外一本武侠小说看的带劲。

  在学校门口,刘队长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一把把我拉向一边,并警惕的四下张望着,说:“跟我来吧。”我点了点头,我突然觉得刘队长和我不是一类人,他更多的是在利用我,而且总是企图把我推到不能自拔的困境中。

  校门外僻静的角落停了一辆轿车,驾驶座上坐着的人有点眼熟,我和刘队长坐到后座,他和我打招呼我才认出来,这个家伙就是我曾经见过的山猫。山猫这个人长了一张大众脸,第一次见面就觉得眼熟,所以今天再见到,一眼就认出来了。

  山猫也冲我乐了一下,说:“记得我吧。”我点点头。

  刘队长说:“快走吧,麦子那边控制不了这老狐狸多久。”

  山猫点了点头,说:“老鹰刚刚也过去了。”

  刘队长啊了一声:“老鹰也出面了?看来还真是一场硬仗。”

  山猫嗯了一声,发动了汽车,娴熟的把车从角落中移了出来,飞快地行驶着。

  我问刘队长:“怎么?深。。井。。不是在我身边吗?不在学校?”我那个深字差点要说成神字,幸好我反应够快,才改口了,要不神山这个从谢文嘴里听来的名词可能就蹦出来了。

  刘队长说:“你们学校肯定有,不过不能确定是谁,我们也不可能把你们一个班的大学毕业生都扣押下来。你不是一直发现有人在跟踪你吗?跟踪你的人应该就是深井的成员。”

  我连忙说:“是啊是啊,我和你说过的,有人跟踪我。”

  刘队长说:“跟踪你的不止一个人,你们班上的几个同学,都有被跟踪的迹象,所以,有些事情很明显了。”

  我说:“那,我们到底去哪里呢?深井是谁呢?”

  刘队长说:“这个人的名字你也许听说过,刘国栋,你有印象吗?”

  这个名字真的很耳熟,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是谁了。

  刘队长继续说:“你曾经被你的情敌抓住过吧,他是刘婉婷的男朋友张向阳的大老板。”

  我记得这个个子不高,一脸腐败模样的张向阳了,刘国栋是刘婉婷和张向阳吵架的时候提到的人,张向阳好像对这个刘国栋是又敬又怕的。

  我说:“啊,我记得了。他是深井?”

  刘队长说:“是的,我们已经查清楚就是刘国栋手下的人跟踪你的,呵呵,多亏了山猫。”

  山猫打了个哈哈,说:“别,我那天的事情也忘了,记忆被人改了,只是鬼知道怎么在笔记上记了出发去找刘国栋的事情。”

  刘队长上去拍了山猫一下,说:“除了刘国栋是深井这个可能性,谁还能抹掉我们那天的记忆呢!”

  山猫说:“要确认刘国栋是深井,够我们受的。他可是总长啊。”

  刘队长说:“要不带张清风过来干嘛。”说完还向我递过来一个看似友好的眼神。

  我心里有点不高兴,原来我还是刘队长他们使用的一个棋子罢了。这个刘国栋真的和谢文一样是那个叫神山组织的人吗?那我到底是帮刘国栋还是帮刘队长呢?

  汽车一路飞驰着,很快就开出了市区,直奔一个有点偏僻的小村庄。这个地方应该是北京的北五环外了。

  汽车驶进了一个大院,嘎的停在一个三层楼的别墅一样的房子跟前,而别墅前,已经横七竖八堆了好几辆车了。

  一到这个房子面前,山猫和刘队长都紧张了起来,把我带下车后,从包里掏出枪来,别在后腰上,拉着我就往别墅里走,一路上都是人,看上去都是刘队长的同事。这一下把我搞的有些紧张,难道双方要开打吗?

  我一进屋就感觉到浓浓的火药味,这个别墅的一层是一个面积巨大的大厅,中间镂空,二楼是一个欧式的大回廊,能够从二楼直接看到一楼大厅的情形。

  整个大厅是一屋子的人,大概有接近二十人,呈明显的对峙状态。上二楼的楼梯口堆了近十个人,尽管都是穿着便衣,一看眼神就知道都是相当训练有素的,除了眼神以外,其他特征都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人了。而和这些人对峙的,也是七八个人,应该是刘队长这边的,分别站立在一个沙发的两边,从侧面牢牢的盯着楼梯口的人。沙发上坐了一个面颊消瘦的中年男人,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鹰钩鼻,而那个我见过的麦子也是一脸杀气的站在这个鹰钩鼻的边上。

  刘队长和山猫带着我进屋,大家都齐刷刷的向我望过来,特别是那个坐着的鹰钩鼻,眼睛望过来的时候,居然如同抛过来两把利刃,让人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刘队长把我拉着,站到了一边,山猫则走过去向那个鹰钩鼻示意了一下。

  鹰钩鼻微微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着二楼,声音尖锐但是清晰的喊道:“刘总长,你特别关注的人来了,你不出来看看吗?”

  话音在大厅中撞来撞去,好像整个房间只有这个鹰钩鼻一个人在说话似的,甚至感觉到了回音。这阵声音落下去,二楼的一个本来虚掩着的房门打开了,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精神矍铄,头发两鬓发白的老头推门从屋里慢慢走了出来。一出门就爽朗的笑了两声,说:“哦!老鹰同志!带了什么稀奇的东西,一定要给我看啊?刚才我一直很忙,也没有来得及好好招呼你们。真是抱歉啊!”

  原来这个鹰钩鼻的男人就是老鹰!

  老鹰站了起来,也笑了起来,倒也是豪放的很,说:“不要紧,不要紧,没有影响到刘总长的工作吧。”

  那个老头可能就是刘国栋,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觉得眼熟的人,好像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

  刘总长从楼梯上背着手稳稳的走下来,边走边说:“哈哈,工作嘛,忙不完的。只是你老鹰一来,刚巧所有的电话啊什么的都中断了,要不怎么也得叫点吃的喝的来款待大家。”

  老鹰迎着刘总长走了过去,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们都是些粗人,辛苦惯了。”

  刘总长边走着,楼梯口的人也哗的分开了。刘总长笑了笑,径直走到老鹰刚才坐的那张沙发对面不远处的沙发一屁股坐下,说:“唉,那实在不好意思啊,手头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让你们等了那么长时间。哦,大家,你,叫麦子吧,都坐下都坐下。”刘总长边说边比划着,扭过头去对楼梯口那帮人说:“唉,你们,也别傻站着,倒茶倒茶。”

  这话语换在平时,都是些正常的客套话,可是换在这个场合里,到觉得古怪的很,句句话都是杀气腾腾的。老鹰这边没有人坐下,刘国栋那边的一个人倒是应了一声,转身绕到大厅一角去了,而其他人则也走了过来,围站在刘国栋的身边。很明显,两边的人都是带着枪的。

  老鹰沉沉的笑了笑,说:“刘总长,别客气了。我这个下级来向上级汇报一下工作,也想得到刘总长的一些指点啊。”

  刘总长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你们还需要向我汇报什么,中国之大,哪样事情不都是在老鹰你们的掌握中?我这边还能谈什么指点。对了,老鹰,老虎怎么没有来啊?”

  老鹰说:“他有点事,改天再来。”

  刘总长说:“老虎也是够忙的,相当初你们还都是我一个个发掘出来的,现在你们也都翅膀硬了,甚是欣慰啊!”

  老鹰呵呵笑了声,说:“您十几年前去当了副总长,我们都难过的很呢。”

  刘总长说:“过去的事了,不提了不提了。老鹰啊,你们给我带谁来了,还是我特别关注的?”

  老鹰向刘队长这边望了过来,刘队长赶忙拉着我走了过去,一下子把我按在老鹰旁边的沙发上面。我真是全身都象针扎满一样难受,屁股地下如同垫了个火盆,真想跳起来跑掉,远远的避开这群人。但是现在,刘队长的一只手压着我的肩膀,我也根本不知道我又能够做什么,只能满身疙瘩的坐在那里难受,心中不断的咒骂这些人真他妈的讨厌死了,早知道这个局面,我是打死也不来这里的。

  刘总长惊讶道:“哦,这个小朋友是?”

  老鹰说:“他叫张清风,你不认识吗?”

  刘总长说:“我记性不好,年纪大了,见的人也多了,还真想不起来了。”

  老鹰说:“唉呀,您老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您天天安排您直辖精密情报科的干员盯着的人,您怎么能忘记呢?”

  刘总长说:“老鹰啊,你别故意将我的军。我知道你们有手段有方法,我做了这么多年情报工作了,知道有些事情也瞒不过你们,但是你该知道我这边的纪律是什么。”

  老鹰笑了笑,说:“刘总长,当然记得,事关国家重大机密,任何人不得妄言,直到进入坟墓。不过呢,刘总长,万一您不是为了国家而去盯着这个同学的呢?”

  刘总长说:“好!老鹰!说的很好,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派人盯着这个叫张清风的。”

  老鹰脸色突然一变,说:“上面说了,涉及深井组织的,一律严查到底!抓住一个就是一个!有可能就不能放过,无论任何人!刘总长,你盯这个张清风已经很久了!你是要我告诉你张清风是谁吗?”

  刘总长到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说:“有趣,有趣,有趣!这倒让我想起来,我好像有一天曾经被洗脑的事情来了!全中国能对我进行洗脑的,只有你们吧!我说,C2同志,对我提那个虚无缥缈的深井组织有什么意义?”

  老鹰看着刘总长,不知道为什么,也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第35章 : 一潭深水
返回 《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4:...
所属专题:灵异悬疑恐怖系列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