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杜拉拉升职记》
45. 充满变数的时期

46. “有过”和“同步”(1)

  拉拉最近不在上海,这日王伟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有人敲门。他从猫眼往外一看,迟疑了一下,开了门,对来人说:“阿宝,你怎么来了?”

  被王伟称做阿宝的来客居然就是岱西,她得意地笑道:“没想到吧,给你个惊喜。”一面就径直走进房间。

  王伟关上门问她说:“有事儿吗?”

  阿宝不悦地哼了一声说:“没事情,就不能来吗?”

  她脱下外套,把自己扔进沙发,使劲舒展了一下身子,才打量着四周说:“还是老样子,没变化。”

  王伟站着问她:“喝什么?”

  阿宝说:“不用你招呼。”

  一面就自己起身到厨房开冰箱找东西喝。

  阿宝回到客厅,见王伟坐在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杯茶沉思的样子。

  阿宝在他旁边的三人沙发上挨着他这头坐下,笑着打量他。

  王伟被她看得不自在起来,说:“怎么了?”

  阿宝意味深长地说:“你身上好像有点变化。”

  王伟没有表情地说:“我能有啥变化。”

  阿宝含笑不说话。过一会儿,她挪开点身子,轻拍着身边的位子,要王伟坐过来。王伟装傻道:“有什么事情吗?怎么不打个电话就上来了?”

  阿宝有点不高兴了:“怎么我就不能上来了?”

  王伟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万一我不在家呢?”

  阿宝撒娇道:“你坐过来嘛。”

  王伟拗不过,只得倒腾屁股,勉强坐到她身边。他一落座,冷不防,她就抱住他在脸上轻咬一口。

  王伟躲闪不及,招架道:“哎,别闹!”

  阿宝松开手,幽怨地看着王伟,又趴在他肩上,王伟叹了一口气说:“别这样。”

  阿宝难过地转过脸去说:“你就不能不这么冷淡吗?我都大半年没来了!难道我是陌生人吗?”

  王伟看到阿宝眼里闪着的泪光,心里也不舒服,他劝道:“阿宝,看你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多心。可你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关系了,你要我对你做出亲热的意思,我做不到。我要真那么做了,也不是为你好。”

  阿宝转过头来说:“王伟,你别说了。今天怪我,不该上来。本来这都大半年了,我不也都好好的吗——你放心,我今天真就是偶然路过,以后不来了。”

  王伟不知道说什么好,身子僵硬地坐在那里,走开也不是,不走开也不是。

  阿宝看他的样子,压抑着失望笑道:“行啦,你坐那边去吧,我本来就是顺便来看看的,都说了以后不来了,你至于吗?”

  王伟换个话题说:“你吃饭了没有?一起在附近找个地方吃晚饭吧。”

  阿宝摇摇头说:“不啦。我晚上有约会。”

  王伟听了感觉一阵松快,连忙说:“那我送你下楼。”

  阿宝先起身,王伟相跟着,准备替她去拿外套。阿宝忽然转过身来抱住王伟,她玲珑起伏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身体,一面热烈地吻着他。她摸索着伸出手去关了墙上的灯开关,颤声说:“我带着condom (避孕套)呢。咱们做吧,和什么都无关。”

  未几,王伟把床头的灯拧亮,站在地上穿上衣服,心里的滋味很复杂。

  阿宝坐起身,看他的样子,也很不是味道,身体彼此熟悉,但是心灵的距离越来越远,把握不住的飘忽。

  阿宝故作轻松道:“别想歪了,这只是什么意义都没有的偶然事件。”

  王伟勉强笑了一下说:“你现在还好吗?”

  阿宝一面穿上衣服,一面尽量自然轻松地说:“挺好的。有时候我都忘记我们俩好过。”

  她起身到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王伟说:“那,你不是老追着问我今天有什么事情吗?其实是为了把钥匙还给你。以后,你请我来我都不来了呢。”

  她说罢,调皮地看着他笑了。看到她轻松的样子,王伟惭愧地松了口气,他接过钥匙真诚地说:“看到你好,我挺高兴。”

  这时候,王伟的手机响了,他看看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没有接。

  阿宝说:“你接吧,我不说话。”

  王伟犹豫了一下说:“不用管他。明天再说。”

  手机响了好一会儿,不响了。王伟把手机拿起来揣进口袋,手机马上又响起来。阿宝做了个让他接电话的手势,自己轻手轻脚走出卧室,随手带上门。

  王伟等她走出房间,才接电话,低声说道:“喂。”

  趁着王伟关在卧室里接电话,阿宝迅速地在王伟的公寓里巡视了一圈。她推开客房门,看到梳妆台上有一套兰寇的护肤品,心顿时觉得揪紧了。她扑过去,拉开梳妆台下面的抽屉,看到几件女性的内衣。阿宝关上抽屉,转身又打开衣柜门,一眼就扫到挂着的一条蓝色的NIKE女式休闲长裤。她咬了咬牙,把一样东西塞进那条裤子的口袋里,又赶紧关灯闭门,跑回客厅坐在沙发上装着喝茶看杂志。

  等王伟接了电话出来,阿宝笑着说:“我得走了,还有个约会。”

  毫无觉察的王伟说:“行,我送你。”

  走到门边,阿宝忽然问:“怎么这双女式拖鞋不是我原来穿的那双?”

  王伟愣了一下,尴尬地解释说:“那双旧了,我让阿姨买了新的换上。”

  阿宝没有多说什么,微笑着告辞了。

  飞机停稳,拉拉一开机,王伟的电话就进来了。拉拉说:“刚落地。”

  王伟说:“我在出口等你。”

  拉拉一出来,就看到王伟,她笑着埋怨:“不是说了让你别来接嘛。”

  王伟没有多说什么,接过拉拉的行李就走。自从阿宝那天的来访后,王伟一直有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他盼着拉拉早点来上海。

  拉拉不知就里,只当他怕在机场给人碰上,也就跟着他快速上了车。等王伟把车开出停车场,拉拉才笑着问他:“怎么了?又给罗杰修理了?”

  王伟笑笑不说话。

  拉拉摸摸他的头发说:“人家Tony都能顶得住,你瞧你。”

  拉拉只当王伟工作压力太大,便有意叽叽呱呱地和他说些笑话,逗他开心。

  拉拉说:“从前,有个光头俱乐部,这俱乐部特别有档次,有很多有趣的活动。他们有一条规矩,就是非光头不得入内。为了确保规矩能被严格执行,他们聘请了一个门卫。这门卫是个盲人,他特别忠于职守。每个进去的人,他都要先摸一遍人家的脑袋,确认是光溜溜的以后,才放人进去。有一个特别好奇的家伙,他一直想溜进去看看新鲜,可总得不到机会。有一天,他瞅了个没人出入的空当,飞快的跑到那门卫面前。他扒下自己的裤子,把屁股送上给门卫检查。门卫认真地摸了一番,你猜他怎么说?”

  王伟想了想说:“是光溜溜的,符合要求呀,放人进去。”

  拉拉忍住笑说:“门卫严肃地说啦:‘一个一个来,别两人一起挤上来’。”

  王伟听了就笑了。拉拉追着问好听不好听?

  王伟说:“好听,你以前不是说要给我讲一千零一个笑话吗?”

  拉拉调皮地说:“干吗?听完了就杀我呀?”

  王伟说:“什么呀,我是想,你要是早点嫁给我,我听笑话就方便多了。”

  拉拉哼哼道:“我还想再往上升呢,咱们回头再议。”

  晚上,两人在沙发上看电视,王伟忽然说:“拉拉,要是哪天你肯嫁给我了,咱们去买个新房子。”

  拉拉说:“现在这个房子我们自己住着挺好呀。再买新房的话,资金占用很厉害的,上海房子太贵了,你看得上的房子,少说也得两百万吧。”

  王伟说:“中介老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出租或者卖掉现在这个房子,出手很容易,你不用担心资金占用问题。”

  拉拉还是不赞成,她说:“就是因为这个小区好,所以租售次才那么容易嘛,我们何必另外花钱买房子。在说了,你在北京还有一套不错的房子呀。要不要把钱放些再别的投资上呢?像股票、基金什么的?”

  王伟执意坚持:“咱们买个新的。你喜欢那个路段?找个时间,我挑个楼盘带你去看房子。”

  拉拉感觉出王伟的反常,她捧起王伟的脸说:“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别理罗杰,他这样下去没准啥时候就的走路。咱们可是熬住。”

  王伟只说:“拉拉,挺想你的。”

  王伟半夜醒来,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植物的清香围绕在他的周围。他一侧脸,想起拉拉在边上。王伟用嘴轻轻碰了碰拉拉柔软的嘴唇,情不自禁地搂过拉拉柔若无骨的身体。

  拉拉睡得正香,被他吵醒了,瞌睡的很,迷迷糊糊中不满地嘟囔道:“干吗?不知道人家睡眠不好吗?”

  王伟哄道:“不睡了,明天请假。”

  拉拉不理睬,翻个身,给王伟一个脊背。

  王伟对她的恶劣态度采用忽略战术,两手不停歇地继续抚摸着那个温香暖玉的身子。

  拉拉终于给鼓捣的睡不成了,转身恼怒道:“你是我老板吗?只顾自己快乐的人!”

  王伟见拉拉扣这么大帽子,只得作罢。

  拉拉迷迷糊糊地哄他道:“明晚明晚。”

  阿宝走进移动的营业厅,找了一台自助机子里输入王伟的手机号码,她想了想,在密码里输入了一串数字,一次成功了。她随即打印了王伟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清单。阿宝把清单带回家仔细研究了一番,着重研究了晚上的通话号码,她把拉拉的手机号码用荧光笔hightlight(标识)出来。

  第二天,阿宝找了个磁卡电话,打拉拉的手机。拉拉接了以后,阿宝并不说话。拉拉连着问了几声:“请问你那位?”

  阿宝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了,她感觉到心突突直跳,随即挂了电话。

  拉拉正忙着,手机响起来了,拉拉一接,对方说:“拉拉?”

  拉拉奇怪地说:“是,您那位?”

  对方说:“我是岱西。我们谈谈好吗?”

  拉拉马上明白了,说:“行。”

  岱西说:“南昌路上有家西餐馆,叫‘不一班’,菜做得不怎么样,不过环境挺舒服。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拉拉说:“知道。”

  岱西说:“中午我能请你在哪儿吃饭吗?”

  拉拉爽快地说:“行。”

  两人在“不一班”西餐馆碰了面。

  这家西餐馆很有点丽江的小酒馆的味道,木楼梯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上得二楼,就见阳台伸出阁楼,阳光透过树荫,星星点点斑驳地洒在藤椅上,让人想懒洋洋地在这里暂时忘记时光和俗事。从阳台往街对面望,也是一家小酒馆,门框上写着:为人民服务,不过我收费。

  两人点了菜后,拉拉就问岱西:“谈什么?”

  岱西在一张纸上画了一个房子的平面图,说:“拉拉我知道装修方面你是专家,这儿有一张平面图,想请你看看,装修得准备多少钱?”

  拉拉接过一看,就明白了,岱西画的正是王伟的房子的平面图,她还把房内的摆设都大致画出来了。如果她不是很熟悉那房子,是画不到这么准确的。

  拉拉冷静地说:“那不好说,个人的标准不一样。全看自己了。”

  岱西笑一笑道:“你说的有道理。拉拉,别看你个子不高,腿很长的,NIKE今冬的休闲裤款式,设计的最合你这样腿长的人穿了。”

  拉拉等着她再说点啥,但是岱西没有在说什么特别的话,两人顺利地把点得菜豆吃完了,居然没有浪费一点食物。

  晚上,拉拉和王伟如常吃了饭,才去洗澡。她换上那条NIKE休闲裤,马上感到口袋里有东西。她慢慢把东西掏出来,看了脸色就变了。

  拉拉把手中的东西给王维看:那是一个花花绿绿的小四方塑胶袋,一看就是装避孕套用的,撕开了,已经空了。

  拉拉觉得嗓子眼发干,她咽了一下口水问王伟:“这是什么?”

  王伟一看那空壳,脸色马上变了说:“拉拉,你不会指望我三十几岁的人没有过女人吧?”

  话一出口,王伟就知道自己这话说得不对了。

  果然拉拉点点头道:“您老见教得是。”

  她把那个装避孕套的空壳扔到茶几上,转身回房收拾自己的行李。

  王伟跟进去说:“拉拉,我错了。”

  拉拉不说话。

  王伟又说:“拉拉,不是你想得那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见拉拉只顾自己收拾东西,王伟急了,上前想扳过拉拉的身子,拉拉一下挡开他的手冷冷地说:“麻烦你让开些。”

  王伟站在那里,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损伤,又觉得非常愧对拉拉。

  他沮丧地走回客厅,过了一会儿,又转回来对拉拉说:“拉拉,就算判刑,我也有个替自己辩护地权力吧?”

  拉拉收拾得差不多了,直起身子说:“那东西是你用过的不是?”

  王伟想解释,拉拉举起一只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说:“你只需要说‘yes’or’no’就行了。”

  王伟只得说yes。

  拉拉又咄咄逼人地说:“不是和我一起用的吧?我们不是用这个牌子,对吧?”

  王伟郁闷的答不上话来。

  拉拉说:“那不结了。时间段也很清楚,在我上次来上海和这次来上海之间,就是这一星期里发生的事情。”

  王伟无话可说。

  拉拉说:“王伟,你刚才说得对,你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而且,你的条件很好,你不可能没有过女人。不过,这是两码事儿,现在不是‘有过’,而是‘同步’。”

  王伟着急地说:“我错了,我刚才那话很愚蠢,请你原谅。我发誓不是同步。”

  拉拉跺脚到:“人家中午都在‘不一班’请我吃午饭了!还想骗我!”

  王伟这才知道还发生了很多事情,他郁闷地转过头去说:“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拉拉冷笑道:“我不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吗?王伟,我跟你说,你们以后爱干啥干啥,麻烦你让她以后别再找我!”

  拉拉拿上外套,拉起行李就走。

47. “有过”和“同步”(2)
返回 《杜拉拉升职记》
所属专题:职场修炼:《杜拉拉三部曲》
所属分类:职场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