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杜拉拉升职记》
56. 埋伏

57. 筹码

  拉拉拿不准下一步怎么办好,该私了还是公断。

  王伟说:“财务部已经知道这些事情了,应收应付经理应该已经报告了柯比得。不单是二十万的金额牵扯在这里,主要性质很恶劣,事到如今,由不得我不报告。我也就写了MAIL,说说事情经过,具体由HR去处理好了。”

  拉拉想想,只有如此了,便说:“我让麦琪马上安排工程部把你房间所有的锁都换掉。你自己最好把所有进公司系统的密码也都马上换掉。”

  王伟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分别打电话给下属的南大区经理邱杰克和北大区经理,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用王伟再多交待,两人听了都心领神会,这事儿一出,公司多半也会查他们的费用,两人立马分头去自查本年来自己团队的费用。

  王伟又找齐浩天和罗杰,先口头报告了一下此事。齐浩天向来最讨厌人家骗他,一旦发现谁骗他,下手决不留情!因此他态度干脆--退钱,炒人。罗杰很惊讶,事实摆在那里,他说不出什么来,只得同意齐浩天的意思。

  王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马上写了相关的邮件,发给齐浩天、罗杰、柯比得、李斯特和曲络绎,请HR协同销售部处理此事。

  员工关系归李斯特管,他先和王伟沟通过,知道这件事情要让岱西承认并不难,关键是估计她会扯一些别的事情来要挟公司,一个大区经理,还是知道一些公司的核心信息--所以,李斯特估计最后就看公司怎么和她谈判一个合适的价钱下来,好打发她走人。

  李斯特自己出马找岱西谈话,因为岱西的英文不太好,李斯特本来想让童家明做翻译,但童家明平素和岱西要好,不太愿意干这个差使,就推拉拉来做这个翻译,说自己可以和伊萨贝拉谈话。李斯特想想也好,就同意了。拉拉听了暗自叫苦,又不好推脱,只得硬着头皮上,她打定主意尽量不说话,免得岱西冲着自己来。

  谈了不久,岱西就很干脆地承认,涂改数字和仿造签名都是她干的,是她趁伊萨贝拉不备,在每个月王伟签字后、伊萨贝拉汇总数据前,把单据弄出来涂改完再塞进去的,一切和伊萨贝拉无关。

  伊萨贝拉那边,显然和岱西串供了,坚决死咬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些事情,只是有点失职罢了,并且算不上很大的失职--因为王伟每个月都会看财务部送给他上月费用报告,部门总监尚且一直没有看出来,自己只是一个小助理,公司对自己的要求不该高于对一个总监的要求。

  虽然明知道她们说的是假话,因为一次两次还有可能,十几次,伊萨贝拉那么细心的人,哪有可能让岱西得逞,但两人都咬死就是这么回事情,李斯特只好把是串通还是单独作案这个话题先放到一边,谈退赔二十万的问题。

  岱西就说了,二十万虽然通过各种途径都到她的个人账户上了,但是最终全都用于公司的业务了,她把钱全花在某些大客户身上了。

  李斯特和蔼地说:“岱西呀,公司给销售人员提供必要的正当的交际费,像请客户吃吃饭,买些200元以内的小礼品,大的方面更是有合理的市场销售费用预算,为什么你不使用这些预算呢?”

  岱西赖皮说:“是呀,我很抱歉,我确实违反了公司的商业行为准则了,我给客户提供了现金类的利益,可我不这么做,就完成了公司给我的指标,DB要求的业绩增长率可使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照公司的规定来投资,我花了钱客人也不见得买账呀,谁不知道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给客户现金利益呢?我完全是为了公司的利益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李斯特说:“我们的商业行为准则写得明明白白的,我们要合法地经营公司业务,你这样做完全是你个人行为,我恐怕只能由你自己来承担责任了,岱西。”

  岱西叹气道:“李斯特,DB培养了我多年,我也明白您说得这个道理。要不这样,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我只有找客户把钱要回来,然后才能退还给公司。”

  李斯特一听就明白,岱西这是在要挟公司呢,她负责的那些可都是公司的大客户,她真要找客户麻烦,以后谁还敢和DB做生意呀。

  况且,这里有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岱西正在把“个人贪污”往“商业贿赂”上转:DB是美国公司,受严厉的“FCPA”(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约束,要是公司被咬进这样的事情,就算最后洗清了,总归麻烦不小,光是想办法搞定媒体,就令人头大。

  说道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这是最具争议的美国法律之一。该法规定,为了开展业务而贿赂外国政府官员属于违法行为。它不单针对美国公司,甚至适用于约束有股票在美国上市的非美国公司及其个人的行为。

  一旦触犯《反海外腐败法》受处罚,公司可能被课以200万美元的罚款,而公司高管、董事、股东、雇员及代理商可能面对长达5年的监禁。

  岱西的致命的个人贪污;而对DB来说,则很忌讳被扯进商业贿赂的丑闻中去。

  李斯特不得不暗自承认,岱西还是很有策略的,她不单利用公司不愿意给客户带来麻烦的心理,坚称二十万都花在客户身上了,意图使公司投鼠忌器不好索回二十万;而且,她显然想抓住公司不愿意卷入商业贿赂的忌讳做筹码,反过来试图要挟公司--李斯特估计,岱西下面十有八九提出来DB倒赔给她一笔精神补偿了。

  李斯特知道不能示弱,只得走一步看一步地说:“岱西,我很理解你的工作压力,但是,事实上,除了你取得二十万的方法本身是违背商业操守和触犯法律的,你甚至不能证明这二十万究竟花费到哪里去了。”

  岱西赞同道:“您的问题非常合理,我当然需要证明这二十万确实是花刀客人身上了,不然,我要是把钱都放到我自己的口袋里了,那不是贪污嘛--这里有一张清单,我现在交给公司。”

  李斯特把清单接过来,是中文的,他看不懂,便递给拉拉,拉拉看了使了个眼色给他,李斯特就宣布休会。

  李斯特找到王伟一起看,那张清单上列着一些大客户的姓名,送给她们的礼物和金额,比如。IBM某种型号手提电脑一台,两万七千元,并随附发票号码、机身号码等信息。

  王伟看了就头大,他告诉李斯特,既然岱西能提供这些信息,估计还真有可能有这样的事情。王伟心理清楚,那二十万,岱西应该是和伊萨贝拉分了,恐怕还不止这些。至于客人的好处,如果真有,岱西是十有八九是从市场部给的费用里另外洗出来给客人的,比如公司规定可以赞助客户开学术交流会,然后预定的会议并没有真的举行,只不过另外搞了些发票假充会议费用,从公司报销出现金而已,拿到钱后就用来买了手提电脑送给客户--这自然是公司的商业行为准则和法律都不允许的。但王伟不敢挑这个话题,怕把事情复杂化,公司要是真较起真来,恐怕邱杰克也得走路,都走了,剩下他王伟一个也别做了。对此,李斯特心理也估计到了几分,只是不便点破。

  再开谈的时候,李斯特和岱西说:“有一个事实放在这里,岱西,你取得那二十万的途径确实是非法的,事实上,公司这方面是有诉讼的权利的。”

  岱西不慌不忙地说:“我同意,那样我可能的吃官司,除非我积极退赔,并主动检举揭发。不过,希望公司都考虑到我确实是为了公司利益才不得已那样做的,销售指标放在哪里,我不完成,就要被炒得,要说我这也是职业风险,是谁带给我的呢?是DB--况且,也不是我一个人会想变通之道的,就说我们部门的南大区经理邱杰克吧,他是个很机灵的人,恐怕比我办法还多。王伟,Tony林,甚至已经离开的前总裁何好德,一个比一个精明,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有没有身体力行地去做,可不好说。您可以说我一个人的行为不是公司行为,难道他们这么多身为高级管理人员的,他们也全都是个人行为吗?要是他们都算个人行为,那DB就该把他们全炒了,再处置我,我没话说;不然的话,就说明他们的行为是公司行为,DB就得受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制裁!”

  岱西索性撕去最后的面纱,恶狠狠地一气把筹码正面抛给李斯特。

  李斯特是老鸟,自然没有那么容易给岱西吓倒,但是他也看明白岱西疯狂的眼神了,他想最好不要再用诉讼这个砝码来和岱西谈判了,便说:“岱西,现在你这二十万是有事实依据的,你自己也承认了的。至于你提到的DB的几位高级管理人员也有和你一样的想法,这个我想,基于推断和基于事实,是两个概念。”

  岱西像是早等着他说这话,笑了:“李斯特,做销售的喜欢用业绩说话,我们是最注重结果的行业,我向来注意收集事实和信息--我的同僚邱杰克的变通之道,我自然是有事实的,您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提供。而且,关于我刚才提到的几位高管、前总裁,他们的想法,我也是有录音信息可以和您分享的,相信这些录音能很好地支持我的说法。当然,您不能说人家想想都不行,法律是指制裁行为,不制裁人们心里的想法的,可是,毕竟他们是堂堂DB的高管,要是他们如此的想法见诸媒体,DB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形象呢?谁还愿意用DB的产品呢?DB亚太和DB美国总部还会信任DB中国的领导层吗?”

  李斯特听明白了,岱西那意思,要连齐浩天也一起兜进去,而且她随时准备提供证据支持自己的说法,她也暗示了向媒体曝光的可能性。这个人,是打算自己的致命之处,和DB的致命之处来赌一把了。

  岱西说到录音的时候,深邃的眼睛瞟了拉拉一眼,她用英文问了拉拉一句:“拉拉,你同意我说的,对吗?”

  她说完,不等拉拉说话,转会脸对着李斯特说:“李斯特,我是个踏实的人,我说的一切都是可靠的,只要公司想好了,我随时和公司配合。”

  李斯特知道不能显出想要她手中的东西,以免她坐地起价,就语气平和却又干脆坚决地说:“岱西,公司解决问题是基于事实和公司的政策,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谁违背了法律和公司的政策的行为,你可以向公司检举揭发。但这和你的事情,是两码事。”

  岱西研究了一下李斯特的脸说:“李斯特,我不想让公司为难,毕竟公司培养我多年。我也是为了解决问题。”

  李斯特笑笑说:“我欢迎你的态度。你觉得怎么样才能解决问题呢?”

  岱西叹气道:“哎呀,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也是没法再在这里工作了。我建议公司要么让王伟辞职,要么就赔偿我80万--您知道,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打击很大,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呀,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元气。”

  李斯特心说,好家伙,终于正面把价钱亮出来了,他耸耸肩道:“岱西,听我说,你刚才提到的解决问题,这很好--既然要解决问题,我们就要真诚现实,才有可行性。你说对吗?”

  岱西说:“我这是良心的建议。”

  李斯特说:“基本上,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这事情和王伟扯不上。我建议你把注意力放在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案上。”

  岱西说:“希望公司慎重考虑我的建议。”

  李斯特做不耐烦状说:“好吧,岱西,我知道了,今天先谈到这里。鉴于目前的情况,你从现在起暂时不用来上班了,有事情公司会通知你的。”

  等岱西出去,李斯特对拉拉一摊手说:“得,齐浩天是让我来讨还20万的,现在我不但收不到钱,还得付出80万。”

  齐浩天听了李斯特的报告,生气了,说:“我最恨人家要挟我!80万!我就是给媒体也不给她!那个邱杰克,让内控部马上开始查他最近十二个月的费用,王伟下面北大区的费用也一起查!”

  罗杰从来没有这么低调过,他躲得远远的,把自己搞得消失了一样。

  曲络绎和李斯特讨论过后,也觉得岱西这种人不必太迁就,但是还是要考虑一下策略,最好不要搞得闹到媒体那里,一旦事情超出公司的范围,只怕解决起来就被动了,两人就私下里劝了一下,齐浩天还在生气,说:“王伟和Tony林如果真的有事,我就重新招两个销售总监。”

  曲络绎心想,老板昏了头,要是查出来费用都在他齐浩天来的这半年里有问题,那还不知道是谁走呢。闹到亚太和美国的话,起码人家要问,两个最重要的销售总监都有问题,你齐浩天这个总裁怎么当的?

  曲络绎和李斯特不免又劝了一番,齐浩天松口说:“我的底线就是那二十万也不追究了,免得给客户找麻烦。岱西必须消失!”

  最终讲定,先凉快岱西几天,等她气焰下去一点再说。

  李斯特和曲络绎从齐浩天办公室出来,一起到柯必得这边商量一番,本来李斯特担心柯必得的财务式的呆子要冒上来,所幸柯必得听说齐浩天对那二十万的意见后,倒没有多说什么,只点点头。三人说定,让内控部着手查查邱杰克的帐,既要查出点问题,让销售部和市场部都收敛一点,又不要查得太深,以免搞得都没有心思做生意了,伤的还是公司的业务。

58. 高参(1)
返回 《杜拉拉升职记》
所属专题:职场修炼:《杜拉拉三部曲》
所属分类:职场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