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海异》
第一章

第二章

  那职员的神情变得很难看,道:“放乾了原来的水,这两只戒指和手镯在池底。我看到手镯上刻著“莉莉”的名字,想起曾有警员来问过,好像是失踪的人,所以就向经理报告。”白恩向经理望去,经理道:“我就报了警。”白恩走近水池,水池大约可以储水不到五十公分深,他道:“一定要放乾了水,才能看到吗?”

  那职员道:“在三、四天之后,水就十分浑浊,而且谁想得到,会有这样的东西在水池里?”

  白恩警官闷哼了一声,提高了声音:“你们每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肯定未曾见过这一男一女?他们车子停在旁边,结婚戒指和手镯又留在这里,一定曾经到过这里,用心想一想!”没有人回答,白恩心中纳闷之极。一个年老的清洁女工又不识趣,怯怯地问:“警官,这两个人,是不是被人谋杀了?”白恩警官没有回答,就大踏步走了出去。

  白恩警官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心中郁闷之极。那一男一女,看来全然没有失踪的理由,他们一定曾到过那市场。可是为甚么会把一对新婚夫妇心目中最重要的东西,留在水池里呢?那只手镯也相当值钱,如果有人对他们不利,应该把那些东西带走。若是他们自己不小心──那可能性极小,戒指和手镯,都不是“不小心”会失落的东西,它们是紧附在人的手指和手腕上的!

  就算不小心跌了下来,落进了水池之中,他们也没有道理,不去把它拾回来──美洲龙虾的两只大钳,虽然强大有力到可以夹断人的手指,但是,他们没有理由害怕。因为所有供出售的活龙虾,钳都用特制的橡胶圈紧箍著,不会伤害人的。何以两个人失踪,重要的东西却留在水池里?

  白恩警官把这个问题,问了自己几百次,都得不到答案。他那个多口的同事,看到他愁眉不展,向他开玩笑,道:“照我看,那不是一个海水池,是一个硫酸池!”

  白恩瞪著眼:“甚么意思?”

  那同事哈哈大笑,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那一男一女,跌进了硫酸池,整个人全都溶化了,戒指和手镯,却留了下来!”白恩警官抓起桌上的咖啡杯,向那同事摔了过去,但那同事及早避开,带著笑声,逃离了他的办公室,留下白恩警官一个人在乾生气。

  等到他稍微气平些,不得不把摔碎了的咖啡杯,一片一片拣拾起来之际,他忽然想到:两个人失踪,留下了戒指和手镯,这件事,是不是和据说有四个人失踪了,而只留下了一只手,有点相像呢?

  白恩吞了一口口水,摇了摇头,认为自己这种想法是荒唐的。在海水中发现了一只手,有可能是这个人,被海中的生物吞噬了──在那件事之后,他看了不少有关海洋生物的书,知道人类对于海洋生物所知甚少。海中有许多怪异的生物,一种叫大王乌贼的,可以长到十七公尺长;有一种水母,叫幽灵海蜇的,触须可以长达三十六公尺,人和这种怪物相比,实在太脆弱了。

  虽然在花马湾,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些生物,但大海并无阻隔,海洋生物可以自由来往,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然而,那一男一女的失踪,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白恩警官一无头绪之际,又发生了玛姬小姐的神秘失踪事件。在叙述玛姬小姐事件之前,必须先提及一个很特殊的人,这个人是温谷上校。

  还记得温谷上校吗?就是在《迷路》中,调查阿拉伯道吉酋长国的酋长尼格失踪案的那个能干的、红头发的小个子美国情报局的高级人员。

  温谷上校的运气不是十分好,虽然他有著过人的才干,和洞察入微的观察分析能力,但是对于怎样做官的道理,他却不是很懂。尼格酋长的“失踪”案,是如此扑朔迷离,本来他可以作一个含糊其词的报告呈上去,让事情不了了之。

  可是,他却作了一个相当详细的报告,报告中提及了空间的转移,灵魂的离体,种种还不能为现代科学家所接受的事。

  温谷自以为十分尽责,因为尼格酋长失踪的那件事,的确神秘莫名。可是报告送了上去之后,上级一看,却大发雷霆,把温谷叫了去,大大训斥了一顿,说他“胡言乱语”、“不尽职责”。

  温谷这个红头发的小个子,脾气要就不发,一发起来,就不可收拾。就在美国情报局副局长的办公室之中,当著情报局的高级人员,他也怒吼了起来,神情激动地说了以下一番话:

  “你们这些人懂得甚么叫科学?甚么叫胡说?在你们的心目中,凡是教科书上有的东西,就叫科学,我的意见刚好相反。爱迪生想到要把声音保留下来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一本教科书,有这样的教导!你们的观念太古老了,古老得已经没有了新的概念,只是在陈旧的,已经发现的事物之中转来转去,把陈旧的观念当作了一座迷宫,而没有勇气去闯出这座迷宫,寻求一种新的观念!”

  温谷上校说得极其激动。事后,有人形容他,说他在作这番慷慨陈词之际,他全身的皮肤,因为激动,而红得和他的头发一样!

  可惜得很,温谷的陈词虽然激昂,但是听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上司冷冷地道:“你的报告不能被接受,要就你承认自己失责,要就重新作报告!”

  温谷用力一拳,打在桌上:“我有我自己的决定,我不干下去了!”

  他说不干就不干,当天就把一切交代清楚,用一连串的咒骂代替了辞职书,离开了他的工作岗位。

  温谷虽然一直有杰出的工作表现,但是由于他脾气的刚烈,上级并不喜欢他,甚至连形式上的挽留也没有,那更令他伤心莫名。

  他离开了华盛顿,到了夏威夷,在檀香山市中心区一幢旧楼之中,租了一间房间,挂起了“私家侦探”的招牌。

  以温谷上校的资历和能力而论,当私家侦探,真是委曲了他。可是人倒霉起来,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的“私家侦探事务所”开张以来,半年之内,只接了一单委托: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找上门来,告诉他,她的一只可爱的小猫不见了,而她只有七角五分钱,希望温谷能把她的猫找回来。

  所以事实上,温谷在夏威夷,是无所事事地过了半年。他仍然依时上班,但,却在他办公室隔壁的一家照相馆中,做摄影师的助手。

  当然,这种生活是十分无聊的,尤其是像温谷这样性格的人。正当他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把侦探事务所,搬到阿拉斯加去的时候,他接到了那个电话。

  电话是在午餐时分来的,电话铃响的时候,温谷正好打开一罐啤酒。

  他先喝了一大口啤酒,才拿起电话来:“温谷私家侦探事务所!”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盛气凌人:“侦探事务所的负责人,你要在半小时之内,到希尔顿酒店八楼的套房来,有事情交给你办!”

  温谷忍住了怒意,用相当客气的声音反问:“是哪一家希尔顿酒店?”

  檀香山有两家希尔顿酒店,温谷这样问,自然很合常理。可是对方却不耐烦地训斥起来:“当然是卡哈拉希尔顿,你以为雷亭王子会住在甚么地方?”

  对方似乎不屑多说一句,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温谷握著电话听筒,又呆了片刻:雷亭王子,这名字好像很熟,他立即想起来了,早两天曾在报纸上看到过这个名字。雷亭王子其实已经不是王子,他的王朝──匈牙利王国早在十六世纪中叶,匈牙利被土耳其人占领之际,便已不存在。

  他的祖先,在奥匈帝国时,好像也曾出现过一阵子。他的祖父在奥匈帝国瓦解之后,匈牙利成为君主立宪国之际出任国王,“王子”的头衔就是这样来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匈牙利和很多欧洲国家一样,成了苏联的附庸,王朝再次结束。雷亭的父亲,带著相当巨大的财产,到了瑞士,一直过著十分舒适的生活,而且在世界各地,展开了广泛的投资。雷亭王子是欧洲社交界中,著名的花花公子,曾和几个著名的电影艳星同居过,绯闻甚多,而且以排场大而著名。

  温谷叹了一口气。雷亭王子可以说是一个大主顾,比只有七角五分财产的小女孩好得多了!

  温谷想到自己半年来几乎毫无收入,自然不能错过像雷亭王子这样的大主顾。所以,他将那个用来作午餐的汉堡,塞进口中,一面咬嚼著,一面已经奔下了楼梯。

  卡哈拉希尔顿酒店,是檀香山最豪华的一家酒店,专为达官贵人而设,并不在市区,离著名的威基基海滩很远。它有它自己的海滩,普通人难以涉足其间。

  温谷尽可能准时,但是他还是迟了几分钟。当他急匆匆奔进大堂之际,酒店的职员却阻止了他,用极度怀疑的眼光,打量著他。

  温谷知道自己随便的装束,和这所豪华的大酒店太不相衬,所以他也不作分辩,只是道:“八楼套房的雷亭先生正在等我!”

  职员像是不相信:“你是说雷亭王子?”

  温谷连连点头,职员示意他站到一个角落去,然后去打电话。耽搁了大约三分钟,职员才道:“你可以上去了,下次请注意你的服装!”

  温谷几乎想给那职员一拳,但他还是忍住了气,走进了电梯。到了八楼,才一跨出电梯,就有一个大汉向他咆哮:“你就是那个私家侦探?”

  那大汉足足比温谷高一个头,身形粗壮,看来像是保镳。温谷懒得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大汉用力一推温谷:“快去!”

  这一次,那大汉真是犯了大错了。就在他一推之际,温谷爆炸了,他重重一脚,踹向那大汉的小腿!在那大汉痛得张大了口想叫之际,他又已一拳击中了那大汉的下颚,令得那大汉的口,不由自主合上,咬中了他自己的舌头。然后,温谷才道:“我自己会走,你不必推我!”

  那大汉瞪著温谷,眼中像是要冒出火来,可是温谷已不再理他,来到了门口,敲门,开门的是一个看来道貌岸然的中年人。

  温谷向内看去,套房的外间是客厅,装饰豪华之极,全海景的宽大阳台上,种著许多花草。温谷看到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人,坐在一张藤椅之上,有两个身材十分健美的半裸女郎,一个在替他修剪头发,另一个正在替他修指甲。而他的目光,贪婪地注视著那修指甲女郎丰满的胸脯。

  开门的中年人向温谷作了一个手势,转身向阳台:“王子陛下,那私家侦探来了!”

  雷亭王子连头都不抬,声音懒洋洋地:“哈逊,你告诉他,他该做甚么!”

  那个叫哈逊的中年人打量著温谷,温谷的外形,看来是一点也不起眼的。哈逊迟疑了一下,才道:“你是温谷先生?曾在美国──”

  温谷一下打断了他的话头:“我的过去经历,肯定和你没有关系!”

  哈逊有著典型欧洲人的装模作样,他作了一个惊愕的神情,道:“王子陛下有一点要事要解决,他的一位朋友提及你!”温谷闷哼了一声,直截地问:“甚么事?”

  哈逊示意温谷坐下来,搓著手,道:“请你留意,这件事,至今为止,还是一个秘密!”

  温谷有点不耐烦,重复问:“甚么事?”

  哈逊却慢条斯理:“王子陛下来夏威夷度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温谷“哼”地一声:“显然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哈逊坦白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子陛下是和两位……可爱的小姐一起来的!”

  他才讲到这里,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一头白金鬈发,身形高大,一双修长的大腿,会令得任何男人屏住了气息来欣赏,身材健美,容颜娇甜的美人,在门口出现。她满面怒容,向著阳台嚷叫:“为了玛姬那婊子不见了,我就需要躲在酒店房间中不出去?”

  温谷直到这时,才感到有了一些乐趣,这样出色的美人,究竟不是多见的。而且这时,她只穿著一件粉红色、几乎全透明的短睡衣。她虽然怒容满面,但声音仍然极其动听,真可以说“极视听之娱”。

  在阳台上的雷亭王子皱了皱眉,用极不耐烦的声音道:“闭嘴,你没看到我们有客人?”

  那美人儿作了一个极不屑的神情,一个转身,又进了卧室,重重地把门关上。

  温谷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哈逊这个中年欧洲绅士,神情看来有点尴尬:“刚才那位是仙蒂小姐,还有一位,是玛姬小姐,玛姬小姐失踪了。”

  温谷笑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可以有生意上门,但现在看来又成了泡影,因为失踪,那应该是警方的事,而不是私家侦探的事。温谷表明了这一点,哈逊摇著头:“王子陛下不想劳动警方,你知道,他是一个名人,这一类的事,要是让公众知道了──”温谷问:“失踪了?经过情形怎样?”

  哈逊皱著眉,向阳台望去,道:“王子陛下──”雷亭王子立时道:“把一切经过告诉他!你既然要他办事,就得让他知道一切!”

  温谷又坐了下来。看来雷亭王子倒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那令温谷的心中舒服了很多。

  哈逊答应著,想了一会,才说出了玛姬小姐失踪的经过,以下就是。

  雷亭王子今年四十九岁,身体开始发胖,而且像许多到了这个年纪的人一样,越来越懒得用运动去保持自己的身型。尤其是当他发现,金钱比一个体育家的身型,更能吸引美女之后,他任由身体发胖下去。

  雷亭王子一直维持著他对美女的爱好,所以他不论在甚么地方,身边永远有各种各样的美女。而且,他永远不单独和一个美女相对──至少两个,甚至更多。这是他的信条──别让任何女人以为你已爱上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人,同时陪你上床!

  这次到夏威夷来,纯粹是为了调换一下口味──在厌倦了地中海风光和大西洋风光之后,自然就希望到太平洋来换换口味。

  哈逊是雷亭王子的亲信兼秘书,替王子做许多事。而刚才在门口,挨了温谷一脚一拳的阿山,是王子的保镳。

  王子这次带来的两个美女,仙蒂是北欧还未曾成名的一个小明星,拍过一套极精采的小电影。她在那套小电影中的“精采表演”,宣传用语是:“足以令得木乃伊性欲勃发”。雷亭王子看了那套小电影之后,立时吩咐哈逊寄了一张支票给她,叫她前来作伴。仙蒂小姐本来还想维持一下女性的矜持,但是看到了支票上的数字,就乖乖地奉召前来。

  另一位玛姬小姐,是今年法国康城影展之中,最出风头的新星。当她赤裸著上身,挺起胸脯,在康城街头走过之际,至少有八十辆车子撞在一起。

  带著这样的两个美女到夏威夷来度假,自然是赏心乐事。而且,雷亭王子并不在乎两位美女的明争暗斗,这也是他对付女人的信条之一──让你身边的女人去争斗,这样,她们才会施展混身解数来取悦你!

  到了夏威夷,雷亭王子的朋友,就向他提供了一艘极其豪华的游艇。玛姬小姐的失踪,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在那艘游艇上发生的。

  昨天晚上,雷亭王子在游艇上举行盛大的宴会,参加的人超过一百名。可是由于游艇有三十公尺长,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在夕阳西下时分,游艇缓缓出海,太平洋上的晚霞,美丽得难以形容。天空之上,一抹浅紫,一抹明橙,一抹淡红,一大片浅蓝,看得人心旷神怡。

  天色黑下来之后,游艇停泊在距离威基基海滩,大约一千公尺处的海面上。远眺檀香山市明灭闪耀的灯光,近聆海水拍在船身上的声响,精美的食物,悠扬的音乐,令得参加宴会的人,就像是置身于仙境一样。

  仙蒂和玛姬两个美女,一直傍在雷亭王子的身边,后来,玛姬离开了一会。事后,船长的说法是:“玛姬小姐走来对我说,等一会,她会出现在甲板附近的左舷。她要我在那时候,用射灯照向她。她强调,一定要使所有人都看得到她,把她看得清清楚楚!我答应了。”

  玛姬小姐回到了王子的身边,喝了一杯酒,然后,用极诱人的姿态,走向近甲板的左舷。当她站在左舷时,船长遵照她的吩咐,著亮了射灯,射向她,使她在刹那之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射灯之下,玛姬缓缓地转了一个身。还在王子身边的仙蒂,咕哝著骂了一句十分难听的话。而玛姬双手高举,大声道:“谁想和我一起游泳?”

  随著那一句话,她身上的晚礼服,突然褪了下来,身上变得一丝不挂,把她美丽的胴体,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而由于灯光是如此强烈,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将她身体的每一部分,看得清清楚楚!

  雷亭王子有点愤怒地叫了起来:“快停止!”掌管射灯的一个水手在事后说:“我听到了王子的叫声,因为玛姬小姐裸立在船舷之时,船上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人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她美丽的身体。男人垂涎欲滴,女人心中都在妒嫉。自然,我也听出王子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但是我仍然无法熄去射灯,并不是射灯有了甚么故障,而是那时,我整个人都僵呆了。那么美丽的裸女,即使不为别人,单为我自己,我也要尽可能看个够,要是我遵命熄灯,我会后悔一辈子!”玛姬在全裸之后,并不是静立不动,她声称要去游泳。所以,在射灯之下,她作了几个准备下水前的动作,那几个动作,更把她的美丽展露无遗,而玛姬显然也知道如何去表现她身体的美丽。

  然后,玛姬面向大海,身子一耸,自船舷上,向大海跳了下去。

  玛姬显然曾受过专业跳水训练,她跳水的姿态,极其优美。

  还是那个掌管射灯的水手的话:“玛姬小姐一开始跳,我连半秒钟都没耽搁,立时使灯光跟著她移动。她用那么优美的姿态,跳进平静的海水之中,使得所有的人,都发出由衷的赞叹声来!”

  由于射灯的光芒,始终没离开过玛姬,所以在艇上至少有一半人,是清楚看到玛姬进入海水中的情形的──另外一半人看不到,是由于他们在游艇上所处的位置,看不到左舷之外的情形之故。

  接著,游艇上所有的男人,几乎在一秒钟之内,都涌向左舷,那令得游艇晃动起来,女人则尖叫著,表示著不满。射灯的光芒,停留在海面上,等待著玛姬小姐浮上水面。有十多个年轻人,已经开始脱去了衣服,准备跳下海去,和玛姬共泳。

  由于玛姬的“表演”,游艇上的气氛,被带进了一种狂热的情绪之中。

  可是,并没有多久,大约只在一分钟之后,就使人感到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玛姬小姐还没有浮上水面来。

  一个年轻人叫著:“还等甚么?”

  他一面叫著,一面勇敢地跳下海去。不到半分钟,他就浮了上来,可是玛姬还是没有浮上来。那年轻人再度潜下去,而且,又有四、五个年轻人跳了下去。

  跳下海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人都浮上来,再潜进水中。但是十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人发现玛姬。

  哈逊是所有人之中最镇定的一个,他立时指挥著,叫三名水手,配备了潜水用具,下海去寻找。因为这时,几乎人人都感到:有意外发生了。

  狂热的情绪消失,当一小时之后,玛姬小姐仍然踪影全无之际,每个人都感到了一股寒意,只有仙蒂,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雷亭王子宣布:“各位,这里离岸不过一千公尺,玛姬小姐精通泳术,她一定是想故意令我们吃惊,所以游上岸去了,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欢乐。”

  来宾没有说甚么,虽然赤裸著游上岸去,听来很怪异,但王子那样说,客人只好接受。于是,宴会继续著,直到午夜。

  等到宴会以游艇靠岸而结束,王子等一行人回到酒店,发现玛姬小姐并没有回来之际,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不过当时,包括一向稳重的哈逊在内,还不觉得事情太严重,因为玛姬小姐的行为一向十分怪异。她既然敢在那么多人之前,展示她的胴体,自然会有更怪诞的行为。

  而且,令得他们并不太担心的原因是,玛姬小姐的泳术极其精良,她曾参加过横渡英伦海峡,而且是女子高台花式跳水的冠军级人物。而当晚海水平静,以玛姬小姐的泳术而论,是不可能发生甚么意外的。

  雷亭王子十分生气,因为玛姬小姐的怪异行动,会使他在社交界成为嘲笑的对象。这是一桩十分没有面子的事情,所以他曾发狠说,玛姬如果再出现,他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关于王子的这个决定,最赞成的,自然是仙蒂小姐了。

  第二天早上,玛姬小姐还没有出现,王子有点不安了。玛姬是全裸的,如果她被警方扣留了,他更加会成为笑柄!于是哈逊到处去打听,派出了不少人,也利用了不少关系,可是看来玛姬自从跳下海去之后,就再也未曾出现过。这使哈逊想到,要一个专家才能把玛姬找出来,也就是说,需要一个私家侦探。

  哈逊对于夏威夷的私家侦探并不是太熟悉,而他又不想随便找上一个,所以他打电话,向他的美国朋友询问。他问的是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个高级人员,是温谷的同事,那同事知道温谷在夏威夷,所以推荐了他。

  这就是为甚么,温谷会来到雷亭王子的套房中的原因。

  等哈逊向温谷讲完了经过──在这过程之中,美丽的仙蒂小姐曾四次走出卧房,发出抱怨的话,令得温谷十分高兴。

  那时,王子也已经修饰完毕,他站了起来,从阳台走进来,道:“把她找出来!”

  温谷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她的泳术,你们可以肯定?”

  哈逊道:“绝对肯定!”

  温谷再问:“当时,附近有没有别的游艇?”王子的神情很不耐烦,挥了挥手,示意哈逊回答问题。他自己和那两个女郎,进了另一间房间之中。

  哈逊道:“当然有,你的意思是──”

  温谷道:“我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玛姬小姐一跳下海,恰好有一条大白鲨在海中等著她!”

  哈逊乾笑了两下,签了一张三千元的支票给温谷:“有三天时间,应该可以把她找出来了?”

  温谷心中暗叹了一声,对方出手阔绰,而且事情看来并不难办,这是一桩好差事。

  他收下了支票,道:“一有她的下落,我立时通知你。我当然不会到处去张扬,请你给我玛姬小姐的照片。”温谷告辞离去的时候,那保镳用十分凶狠的眼光瞪著他,温谷并不理会。

  要办成这样的一件事,应该不是十分困难的。

  可是温谷料错了。第一天,一点结果也没有,那已令得他十分沮丧,到了第二天,仍然一点消息也没有时,温谷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能力侦查任何案件?

  玛姬小姐的样子,是任何人一看都不会忘记的。两天来,他在玛姬可能出现的地点,问了上千个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见过玛姬。

  第三天,温谷进行得更努力,可是仍然没有结果。当然,他曾努力工作过,不必把收到的酬金还给人家,可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却进行得这样不顺利,这无论如何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当天色快黑下来之际,温谷租了一艘小汽艇,驶到了三天之前,雷亭王子那艘游艇停泊的地方,缓缓地打著转,望著被晚霞衬托得光亮如金色缎子一样的海面发怔。

  一个全裸的美女,精通泳术,在这样平静的海面跳进海中去,会发生甚么事呢?

  他抬头望向岸,天色渐渐黑下来,岸上的灯火,灿烂异常。

  温谷想:玛姬是不是已经回到欧洲去了呢?事实上,他考虑过这一点,但是海关却没有她出境的记录。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海水渐渐变得黑而深,闪耀著不可捉摸的闪光,看来极其神秘。

  温谷有过长时期处理神秘案件的经验,他自然也知道,海洋是极其神秘的。人类对海洋所知,实在甚少,人在海水之中,可以发生任何事。别说是一个赤裸的美女,美国的一艘核动力潜艇,就曾莫名其妙在海底失事,潜艇上的官兵,无一生还,潜艇的残骸也不知沉到了何处。这艘核能潜艇是“长尾鲛号”,当时的调查工作,温谷也曾参加。

  但是,在那么平静美丽的海水之中,难道也潜伏著危机吗?

  温谷由于职业上的警觉,总使他感到,一个人失踪超过三天,她的处境,就可能凶多吉少了!

  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温谷才叹了几口气,他必须面对失败,要去向哈逊报告,他的搜寻没有结果。有了上次的教训,温谷穿上了比较整齐的服装,进入了酒店的大堂。

  雷亭王子正借用酒店的宴客厅,在广宴宾客。温谷发现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在等著见哈逊,那人有著半稀疏,但是经过悉心梳理的灰白头发。温谷几乎看了一眼之后,就可以肯定那人是一个警务人员。

  哈逊从宴会厅走出来,先向那灰白头发的人道:“白恩警官?”

  那人点了点头,哈逊现出疑问的神色来,白恩警官道:“我接到报告,你们的旅行小组之中,有一个成员失踪了,所以我来问一下!”

  哈逊皱起了眉,向温谷望来,温谷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表示没有结果。

  哈逊的神态十分小心,他道:“是有一位女士,暂时离开了我们几天,可是,她一定会再出现的!”

  白恩扬眉道:“是吗?据我所知,她在游艇中跳下海去之后,就没有出现过!”

  哈逊有点恼怒:“是的,上百人看她跳进海中去,她是想游泳!”

  白恩的态度仍然很坚定:“一个人如果下海游泳,通常会浮在水面。如果跳下去之后,一直没有浮上来,那会使人联想到发生了意外──当时为甚么没有人通知警方?”白恩的话已经渐渐严厉了,温谷在一旁,用欣赏的眼光望定著白恩,又等待著看哈逊如何应付。哈逊的神情有点狼狈:“嗯……当时……没有人想到会有甚么意外。玛姬小姐的行为,一直是……十分特别的。”

  白恩闷哼了一声:“到现在,还是没有人向警方正式报案?”

  哈逊考虑了一下,道:“有必要吗?她或许是在甚么熟人那里,只是不想露面!”

  白恩警官倒也没有坚持,只是道:“最好是这样!”温谷在这时,插了一句口,令得哈逊先生对他怒目相向。他道:“我看警方应该开始寻找玛姬小姐,过去三天来,我已尽了一切努力,可是一点结果也没有!”

  哈逊提高了声音:“完全没有必要!你找不到她,是由于没有尽责,或者,你根本没有能力!”

  温谷的脸涨得血红,一伸手,把哈逊抓了起来。

  白恩连忙拦在温谷和哈逊的中间。温谷放开了手,悻然转身走出去,当他走出酒店之际,白恩追了上来,叫住了他。

  白恩对温谷很客气:“去喝一杯酒?”

  温谷道:“好,可是别在这座该死的酒店!”白恩表示同意,两个人各自驾车,由白恩带路,来到了一家游客找不到的酒吧──“猴子酒吧”。酒吧有一只巨大的笼子,里面养著几十只不断在跳来蹦去的长尾猴。

  他们互相介绍了自己,温谷约略提起了一些自己过去的经历,发了几句牢骚,白恩静静听他说这三天来调查的经过。

  等到温谷讲完,白恩叹了一声:“我有预感,这位赤裸的美人,和其他六个人一样,都神秘失踪了!”

  温谷大感兴趣:“其他六个人?对了,我在报上看到过一对新婚夫妇失踪的新闻,还有四个人是怎么一回事?”白恩还未曾开始叙述,就先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这使温谷知道,白恩警官将要讲的事,一定是既神秘又恐怖。

  白恩一下子喝乾了酒,道:“这里……太吵了,你有兴趣来我办公室?”

  温谷用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代替了回答。

  当他们到了白恩办公室之后的半小时,温谷已经从白恩的叙述和档案资料上,知道了另外两宗失踪案的经过。他皱著眉,那两件失踪案,看来是如此神秘而不可思议,温谷的思绪,全然沉入一种极度迷惑的境地之中。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在花马湾失踪的四个人的身分,已经得到证实,他们来自美国东北部的缅因州,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

  他们告诉家人,要到夏威夷享受一下海滩和阳光,可是在一个月之后,仍然未见他们回去,也没有信息,他们的家人就开始通过警方查询。当这两男两女的资料,送到夏威夷警局之际,白恩警官立时想起了那只手,那四个人。

  他召来了潜水用具的出租人,又找来了流浪少年柯达,两个人都认出了正是那四个人。那四个人是在突然之际失踪的──柯达所说的话看来可信。那么,事实是:两男两女突然失踪,其中一个失踪者“男性”的手,却留了下来!

第三章
返回 《海异》
所属专题:倪匡之原振侠系列
所属分类:奇幻 科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