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海异》
第五章

第六章

  原振侠呆了一呆,思绪十分紊乱。

  原振侠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他感到有必要立时把这消息告诉李邦殊。可是温谷的安排,是他绝不能再和李邦殊见面,也不能用电话联络。

  所以,他只是装著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道:“你见到他的时候,可以告诉他。有空喝一杯酒吗?”

  黄绢压低声音,骂了一句:“去死吧!”

  原振侠向前走,到了酒吧,坐了下来,茫然地呷著酒,看著沙滩上嬉戏的大人和小孩。他知道至少有四个人在监视著他,他也知道,在监视苏耀东的人可能更多,但是他对温谷的计画很有信心。

  苏耀东在房间中停留了十分钟左右离开,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只穿著泳裤。

  苏耀东来到沙滩,和原振侠打了一个招呼。可是原振侠却心不在焉,他只是注视著海浪卷起的白色泡沫,像是在那些变幻无穷的浪花之中,看到了变幻的人生,看到了他和黄绢之间那种奇妙的关系。昨夜游艇中的情景,在他的脑海中,又成了难忘的一页,可是刚才和黄绢的相遇,却又使他知道他和黄绢之间的距离,是何等遥远!

  原振侠也不能想像,在那个会议上,他代表李邦殊宣读了那篇声明之后,黄绢会把他怎样。在私人感情上,原振侠十分愿意自己成为黄绢的奴隶,可是,原振侠在实际上,却又自然而然和黄绢相抗著。

  当他感到自己和黄绢之间,无法拉近距离之际,他心情的怅惘,真是难以形容。他看著苏耀东慢慢走向海滩,在苏耀东的身后,有三、四个人,明显地跟著他。

  苏耀东在踏进海水之前停了一停,又转过身来,向原振侠挥了挥手,原振侠向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在那一刹间,原振侠心想:深海探险船队在地中海中失踪,是不是要先告诉苏耀东,让苏耀东去转告李邦殊呢?

  他还没有决定,苏耀东已走向海水,在未到海水及腰处,他身子向前一耸,开始游水。多年来的商业活动,并没有使苏耀东变得行动不灵活,他以十分优美的姿势,向前游著,那几个黄绢的手下也游出去,跟踪著他。

  在海滩上看过去,苏耀东越游越远,几个跟著他的人,离他很近,看来,苏耀东绝无法摆脱他们,单独去和李邦殊见面。原振侠心中也不免有点紧张:温谷的安排可靠吗?就在这时,一艘小型的快艇,突然向著苏耀东驶了过来,在苏耀东的身边,陡然减慢了速度,苏耀东十分迅速地翻上那艘快艇。

  在海滩上看到这种情形的原振侠,吁了一口气。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下冷笑声。

  原振侠震动了一下,不需要转过身来,就可以知道发出冷笑声的,正是黄绢。而且,原振侠也明白,何以黄绢会发出冷笑声来了,因为海面上的情形,又有了变化。

  在苏耀东上了那艘快艇之后,快艇的速度,陡然加快。看起来,游水跟踪苏耀东的人,已经全然无法跟得上了。可是几乎也在同时,原先在海面上停著不动的几艘快艇,突然激起浪花,以惊人的速度,立时跟了上去!

  原振侠不由自主,直了直身子──黄绢的安排,竟是这样周详!在海面上,她也早已有了埋伏,难怪她看到苏耀东上了快艇之后,会发出充满自信的冷笑声了!

  原振侠盯著海面。那几艘追踪的快艇,性能显然绝佳,看来苏耀东不论上哪里去,都可以追得上!他感到喉际发乾,而黄绢冷冷的声音,又自他耳后传来:“要望远镜吗?可以看得更清楚些!”

  原振侠忍受著黄绢的嘲弄,正在他想转过头去,看看黄绢这时的神情,好使他进一步认识黄绢之际,他陡然呆住了!

  一共是四艘快艇,苏耀东的那艘在前,三艘追逐的在后面,正在迅速地远去,看来已只是四个小黑点了。突然之间,一个异样的巨浪,突然向著四艘距离相当近的快艇,迎面扑了过来!

  那个大浪来得极突然,事先一点迹象也没有,像是大海之中,忽然有甚么巨大的力量,把海水掀了起来一样。夏威夷沿海的海浪,本来就十分出名,冲浪运动是在这里发源的,大大小小的海浪,对在海滩边上的人来说,是不会引起特别注意的。尤其那个大浪,至少在距离海滩一公里之外的海面上发生,更不会引起甚么人的注意。

  可是对原振侠和黄绢来说,却和普通人不一样。因为他们一直在注视著那几艘快艇,而那突如其来的巨浪,又是迎著快艇而来的。原振侠一怔间,听到身后的黄绢,也发出了“啊”的一下惊呼声。

  一切的变故全是来得那么快,看起来,简直分不清是那突如其来的巨浪,一下子盖过了快艇,还是疾驶向前的快艇,冲进了巨浪之中。

  而那个浪头,像其他任何海浪一样,迅速由高而平复,在海面上形成了一道白线。海面又回复了平静,前后不到一秒钟,可是,四艘快艇却已看不见了!

  原振侠发出了一下惊呼声,直跳了起来,他再盯向远处的海面。一点不错,在巨浪过去之后,四艘快艇消失了!

  他实在有点不知所措,连忙回头看去,看到黄绢目瞪口呆地站著,仍然盯著海面。原振侠一伸手,自她的手中把望远镜抢了过来,凑在眼上,向前看去。

  在望远镜中看出去,巨浪化成的余浪,正在迅速消散,海面上看来也平静无比,像是甚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样。而且,海滩上的所有人,显然都未曾注意到曾有事故发生。

  但是原振侠却可以确切地知道,刚才,一个巨浪之后,四艘快艇,至少有五个人,突然在海面上消失了!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发起抖来,他尽力想在海面上,寻找那四艘快艇的踪迹。就算快艇沉没了,艇上的人,至少也该浮上海面来了。可是,阳光映在海水上,发出夺目的粼粼波纹,甚么也没有!

  原振侠感到有人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同时也听到了黄绢微微发颤的声音:“发生了甚么事?他们……被巨浪……吞……下去了?”

  原振侠放下望远镜,默默地递给了黄绢。他从来也未曾看到过黄绢的脸色是如此之苍白。

  黄绢是这样坚强的一个女人,恐惧似乎是和她绝缘的。但这时,谁都可以看得出,她是因为极度的惊惧,所以才变得这样苍白的。她的双手甚至在发著抖,她举起望远镜,只看了一下,就放下来,道:“天!他们到哪里去了?”

  原振侠的思绪一样惊骇慌乱,他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快,快去通知警方!”

  他一面说,一面已转身向酒店走去。可是黄绢一伸手,再度抓住了他的手臂:“我们自己先去找一找!”原振侠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对黄绢的提议,可是当他接触到黄绢那充满了惊疑,甚至有点恳求意味的眼光时,他就改变了主意。

  五分钟之后,原振侠和黄绢已经在一艘快艇上,向刚才那四艘消失了的快艇所在处驶去。黄绢几乎一直握著原振侠的手臂,而且至少问了十次以上:“我们并没有眼花,是不是?”原振侠每次都给以回答:“不,我们没有眼花,在海上,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著!”

  他喜欢黄绢惊惶的样子,那使她看来更像女人。

  每当黄绢指挥若定,不住发出命令之际,她看来只是一位将军,不是一个可爱的女人。这世上,有数不清的将军,但是自古以来,真正的女人不多,黄绢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原振侠甚至希望时间在那一刹间停顿下来,好让需要帮助、心中惊惶的黄绢,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但是,还是很快就来到了刚才突然出现巨浪的海面,海面上看来一点异样也没有。

  黄绢带来的几个潜水员,纷纷跳进了海中,潜下去,并且不断用无线电对讲机,和留在艇上的黄绢联络。每一个潜水员的报告都是同样的:没有发现,没有发现。

  黄绢在开始的时候,显得十分急躁,大声呼喝著,要潜水员留意海中,是不是有甚么特异的现象。然后,她突然沉默了好几分钟。

  原振侠关心著苏耀东的安危,提了几次,要请警方来调查搜索,可是黄绢都没有出声。在沉默了几分钟之后,黄绢忽然说了一句话:“好,我来和你们直接打交道,我不会改变主意!”原振侠怔了一怔,黄绢的话,听来像是自言自语,全然不知道她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当原振侠用疑惑的眼光向她望去时,黄绢也正好望向他,不等原振侠开口,黄绢已道:“你是不是和我一起去?”原振侠叹了一声,他知道自己事实上,是无法拒绝黄绢的任何要求的,他只是问:“到哪里去?”

  黄绢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半转过头去,望著海面,然后,伸手向海中指了一指。

  原振侠的心中,更加疑惑:“到海水中去,你和甚么人有约,在海中?”

  黄绢仍然没有回答,只是迅速地穿戴起潜水的用具。原振侠吸了一口气,也跟著佩上气筒,然后,和黄绢一起跳进了水中。

  海水迅速地包围了他们,这一带的海水是如此之明澈,以致他一进海水之中,几乎可以看清楚海中的每一样东西。

  原振侠跟著黄绢,看起来,黄绢像是毫无目的地在海中漫游,有时挥著手,动作看来有点怪异。

  原振侠只是紧紧地跟著她,在遇到了几个潜水员时,黄绢也不和他们打招呼。足足过了半小时之久,黄绢才转过身来,和原振侠打了一个手势,慢慢升上水面,他们两人同时在海面上冒出头来。

  原振侠伸手抹去水珠,除下了潜水眼镜,他看到黄绢的神情,有一股异样的茫然。他们冒上海面处,离他们的快艇不是很远,艇上有人在大叫:“将军!将军!找到了!”黄绢转身向著快艇游去,艇上两个人跳下水来迎接她。当她上了快艇之后,一个人迫不及待地道:“他们被巨浪卷到了一堆礁石上,人没有受伤,快艇不见了,只怕是沉进了海底。”原振侠也攀上了快艇,听了那人的报告之后,皱了皱眉:“卷到了礁石上?礁石离这里多远?”

  那人也不禁迟疑了一下:“大约一千公尺左右。将军,只发现了我们的四个人,跟踪的对象,仍然下落不明!”原振侠焦急起来,“跟踪的对象”自然是指苏耀东而言。苏耀东安危如何,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

  可是,他还没有发问,黄绢已经用听来十分疲倦的声音道:“我相信苏耀东不会有事!”

  原振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怎么知道?”黄绢来到快艇的中间部分,坐了下来,抖著头,让她沾满了水珠的长发披了下来。然后她微侧著头,长发上的水珠汇成一串水流,滴了下来。

  原振侠跟了过去,黄绢缓缓地道:“昨夜,你走了之后,我又睡了一会,然后突然醒过来,曾经到甲板上去站了一会。”原振侠有点不明白,何以黄绢在这时候,又提起昨晚的事情来。可是他看出黄绢的语气和神情都十分严肃,所以他并没有打岔,只是静静听著。

  黄绢停了片刻:“我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甚么要到甲板去。那时,整个游艇上,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李邦殊和温谷,显然还在船上。我来到船头,望著在黑暗中闪著微光的海水,突然……突然……”

  黄绢讲到这里,神情变得十分犹豫,像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下去。

  原振侠仍然不知道她想说甚么,只是觉得她的行动,相当怪异。她为甚么到甲板上去呢?是她在知道自己离去之后,在想念自己吗?

  原振侠一想到这一点,不由自主,握住了黄绢的手,他发觉黄绢的手是冰冷的。黄绢的神情更古怪:“当我凝视著海水的时候,一件……一件怪异的事突然发生了。海水在黑暗中,有著微弱的闪光,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可是……可是……”黄绢讲到这里,又停了下来,神情更是疑惑。

  她的这种神态,无异是在告诉原振侠,昨夜她曾有过极不寻常的遭遇。要不然,以她今日的地位,和她坚强的性格,是绝不会感到如此惊疑的。她昨夜的遭遇,一定是属于不可思议的范畴之中的事!

  原振侠把她冰凉的手握得更紧了些,黄绢叹了一声:“……可是,突然之间,在海面上闪耀的微光,以一种十分……十分快的动作在移动著。那种微光在移动之际,竟然排列成了字句,十分潦草,可是那的的确确是由英文字母组成的字句!”黄绢说到这里,才抬头向原振侠望了一眼。原振侠虽然听清楚了黄绢所说的话,但是他仍然要仔细想一想,才能明白她在说些甚么,并且运用想像力,想像黄绢所说的情景。

  原振侠绝不是一个没有想像力的人,对黄绢所说的情景,也可以在脑中织出一幅画面来,可是他仍然感到不可理解。是以他问:“你的意思是……海面那种微弱的闪光,排列成了英文的句子?”

  黄绢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原振侠闭上眼睛一会。在黑夜,海面上有著微弱的闪光,那是十分普通的事。如果那是一个月色好的晚上,海面上的银光闪耀,还会随著波涛的起伏,像是成千上万的小妖精一样,在海面上不停地翻滚跳跃。

  但是,那些闪光,排列成为字句,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想了好一会,才又睁开眼来,假定他自己已接受了这个事实。他道:“你的意思是,海面上的闪光,看起来有点像是英文字母?”

  原振侠之所以这样问,是由于他想到,英文字母是由简单的几何线条组成的,因闪光形成的交错,很容易看来就像是英文字母。有一种蜘蛛,织出来的网,就是英文字母形的,有各种不同的字母。蜘蛛当然不懂英文,零散的字母,也不可能编成有意义的字或句。

  原振侠这样问,是想知道那是不是视觉上的一种错觉。可是黄绢立时摇头:“不是,别想说那是错觉。我清清楚楚看到,海面上出现了由英文写成的句子,虽然时间极短,但是我看到了那些句子,由闪光组成,而且,句子是针对我的。”原振侠吞下了一口口水道:“那么,你看到的句子,说些甚么?”

  黄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干涉我们,别破坏我们的生活,不然我们会报复,会有可怕的报复。停止你一切行动吧!”黄绢在讲述那些“句子”之际,语气像是在背诵著甚么诗句一样,她大而明亮的眼睛,向原振侠望来,眼中充满著惊疑。

  原振侠摊了摊手:“我无法明白,我只好说,那是你自己以为看到了这样的句子。”

  黄绢再吸了一口气:“句子出现的时间,只不过几秒钟,随即又散了开来,变成了凌乱的闪光。我在当时,也认为那是眼花了,而且,警告性的句子,是没有意义的。我不曾干涉甚么人的生活,不曾破坏甚么人的生活!”

  原振侠对于黄绢的自辩,不是十分同意,但是他还是“嗯”了一声:“当然没有意义,这些日子来,在海中发生的怪事已经够多了,你──”

  黄绢伸手指向海面:“四艘疾驶中的快艇,突然不见了,这不是很怪吗?”

  原振侠点头,表示同意。黄绢又道:“那使我想起那句子中:会有可怕的报复!”

  原振侠思绪十分紊乱,不知道该说甚么才好。黄绢惘然问:“可是,我的敌人是甚么人?他们在甚么地方?躲在海中?刚才我曾下海去寻找,可是却找不到我的敌人!”

  原振侠轻拍著黄绢的手背:“昨晚上,你可能太疲倦了,你……实在太疲倦了。我可以陪你到任何你认为可以休息的地方,去休息一个时期,或者……很久……”原振侠鼓起勇气,说著他心底深处,早已想说的话。黄绢陡然震动了一下,在那一刹间,原振侠不能肯定自己的话,是不是曾使她有过极短暂时间的感动。只是黄绢在震动了一下之后,神情立时又恢复了极度的信心,甩开了原振侠的手,用一种近乎冷傲的神情,望著原振侠:“是你,是你捣鬼!”

  原振侠还未曾弄明白黄绢在指责他甚么,黄绢已然急速地道:“我也太笨了!在海水中,用一只强力的电筒,迅速挥动,就可以令在海面上注视的人,看到由光芒组成的字句,是你!”原振侠呆了半晌──当然不是他。他自己知道自己做过甚么,昨晚他离开之后,就一直在沙滩上,回味和梦想。他未曾做过黄绢所指责的事!

  原振侠想为自己分辩,可是充满了自信,自己以为已对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有了解释的黄绢,却不容他有辩白的机会。她陡然纵笑了起来:“你太幼稚了,这种把戏,吓得了谁?更不能令我放弃一切,和你到甚么安静的地方去休息!”原振侠只好苦笑,黄绢误会了,他根本不想解释。黄绢停止了纵笑:“那个巨浪,当然只是意外──”她顿了一顿:“我一定要把李邦殊找出来!我代表的国际势力,要在海底资源分配上,获得最大的利益,而且,立即开始行动!”原振侠长叹一声──除了叹息之外,他实在不能再作其他任何表示。

  快艇已经靠岸,黄绢用一种极度挑战的神情,望著原振侠。

  原振侠只是用十分疲倦的声音来回答:“你料错了,在海中,真有点十分怪异的事发生著!”

  黄绢冷笑著:“你叫我相信在海水中出现的字句,是一种奇异的自然现象?”

  原振侠叹了一声:“我不知道那是甚么,别说我没有看到,就算我看到了,我也不会知道那是甚么!”

  原振侠讲的是由衷的话,海水中出现字句,这种现象实在太怪异了!

  他说得对,就算是他亲眼看到了,他也无法知道那是甚么。

  就像苏耀东,他亲身经历了一个极怪异的经历,但是他却全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那个巨浪突然迎头打下来之际,在快艇上的苏耀东,是全然无法防御的。那巨大的浪头,来得如此突然,当他感到急速行驶中的快艇陡然向下一沉,抬头一看,像是一大座水晶山头陡然崩溃下来一样,那个大浪,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苏耀东是十分熟悉海洋的,可是他却也绝未想到,一刹那之前,还是如此平静的海面,会突然生出那样一个巨浪来。

  一刻之前,他所担心的,还只是如何去摆脱那四艘追踪前来的快艇,但这时,他却面临了巨浪的侵袭。他在那一刹间,只是发出了一下惊呼声,山头一样的巨浪,已经压了下来。

  在不到十分之一秒钟间,他的全身已被浪头包没,可是,怪异的事,也在这时发生。才一开始之际,苏耀东实在不知发生了甚么事!

  巨浪迎头压下,他整个人都在海水的包围之中。当他又开始能想一想之际,他以为自己一定已经死了!使他有这样的感觉的原因是:他没有感到任何不舒服,甚至连呼吸也同样畅顺!

  人在海水之中是绝不能呼吸的,这是最普通的常识。所以当苏耀东觉得自己仍然可以呼吸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灵魂离开了肉体,所以不再有肉体的一切痛苦的感觉了!

  但是这种想法,却只是极短暂的事。他立时发现,自己并不是死了,不但没有死,而且身子根本未曾脱出海水的包围,换句话说,他在海中!

  不过,浪头已经消失了,他在平静的海水之中,和普通潜水者潜在海水之中的处境,并没有甚么不同。但当然有所不同,不同的是,他感到身外的海水,十分急速地在流动,而在他的头部,有一个相当大的空间,那一部分空间中,是没有海水的,像是一个相当大的气泡,罩在他的头部。

  而且,他也立时感到,海水急速流动的那种感觉,是由于他在海中,不知被一种甚么力量,在推著他急速地前进!

  这正是怪异之极了,苏耀东这时,已经有足够的镇定,使他可以睁开眼来,看著四周围的情形。

  可是那个大气泡,使得海水形成了一层反光的“壁”,使他看不清海中的情形。

  但是在感觉上,他十分肯定,并不是有甚么东西在推著他前进,而只是一种力量,彷彿是一股强大的水流,在带著他前进。

  虽然苏耀东是一个十分镇定的人,但在这时,他也不禁十分慌乱,大口大口喘著气,心中忽然起了一个相当可笑的念头:那个气泡中的空气不是很多,如果用完了,他会怎样?

  他试图划著水,试著想浮上水面,但是他的全身,都被那种像是水流的力量束缚著,他人在水中,可是绝不能自由游动。

  这种情形,倒很有点像是身在恶梦之中一样。

  苏耀东真希望这只不过是一个梦,可是他却偏偏又那么清醒,那使他知道,这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虽然以他的知识而论,连设想一下如今发生了甚么事都不可能!

  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苏耀东感到身子陡地震动了一下,海水陡然流遍他的全身,他张口大叫,喝进了一口海水。

  紧接著,他身子感到了一阵碰到了硬物的疼痛,他伸手用力抓著,抓住了一个滑腻的石角。他感到海水流过他的脸,他一面抹去脸上的水珠,一面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已经被海浪卷上了一个海滩。

  那是一个由黑色的火山熔岩组成的海滩,那些黑色的岩石,奇形怪状。这种由火山熔岩形成的海滩,在夏威夷是十分普通的。

  苏耀东抬头看去,临海滩就是相当陡峭的山崖。苏耀东喘著气,站了起来,上面有汽车驶过的声音传来,看来有公路。他吃力地向上攀去,当他可以看到公路时,他看到有一辆小货车停在路边,一个人站在车子旁。那人一看到他,呆了一呆,苏耀东也一呆,立时记起了原振侠的话:那位温谷先生,个子不高,有著一头红发。而如今车旁的那人,正是那样!

  苏耀东吸了一口气,走向前去:“温谷先生?我是苏耀东!”

  那红头发的小个子张大了口,现出了讶异莫名的神情来,先抬头看了看天空,又向苏耀东望了一下,道:“风筝跌进海中去了?”

  要不是原振侠曾向苏耀东详细解说过,温谷安排摆脱黄绢的手下跟踪的方法,听得温谷这样问,他一定会感到莫名其妙之极了。

  温谷原来的计画是,快艇驶出若干距离之后,另一艘快艇会来接应,接应的快艇上,有著巨大的载人风筝。苏耀东可以附在载人风筝上,由快艇拉著,飞上天空,然后,降落在公路边的空地上。

  可是这时,苏耀东却是全身湿淋淋地,从下面攀上来的,难怪温谷要这样问了!

  苏耀东吸了一口气:“很怪,我是……我是……”他无法说下去,因为他究竟是怎么来的,形容起来十分复杂,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得明白的。所以他只说了一句,就挥著手,道:“邦殊在哪里?”

  温谷也没有问下去,只是作了一个手势,叫他上车。两个人都上车之后,温谷又抛了一件十分普通的运动衫给他,苏耀东套上了运动衫,温谷发动了车子,他们两个人看来像是久居夏威夷的人,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温谷在驶向前之际,还是十分小心地观察著路上的情形。十分钟之后,以他的经验,已经可以肯定绝对没有人在后跟踪他们,他才吁了一口气:“李博士终于可以和你见面了,我们摆脱了跟踪。”

  苏耀东望了温谷一眼,问:“我是被一种力量涌著到海滩上的,你做了甚么安排?那个巨浪又是如何安排出来的?”温谷睁大了眼睛,他的惊讶程度是如此之甚,以致他的满头红发,看来像是竖了起来一样,小货车也开始摇摆不定。那使苏耀东知道,他能来到这里,并不是由于温谷的安排。

  那么,是甚么力量,使他恰好来到了约定地点附近的海滩上的?

  苏耀东感到了一股寒意,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温谷用十分苦涩的声音道:“你……和李博士一样,是不是你们海洋学家的话,都那么令人难以理解?”

  苏耀东苦笑了一下:“当然不,只有……只有连我们自己也不懂的情形下,我们所讲的话,才令人听不懂。”温谷只是苦笑了一下,没有再问下去,因为盘踞在他脑中的怪事,已经够多了──不断的失踪,离奇的死亡,李博士不可思议的话……这一切,早已令得他完全坠进了一大团迷雾之中!

  小货车转进了市区,温谷仍然可以肯定没有人跟踪。他熟练地拣著近路,车子在一个巨大的商场停车场中穿过去,再转了几个弯,就到了那幢大厦的停车场。

  温谷和苏耀东一起下车,上电梯。当温谷用钥匙把门打开之际,看到李邦殊双手捧著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苏耀东先出声:“邦殊,发生了甚么事?”

  李邦殊抬起头来,看到了苏耀东。当他看到苏耀东之际,他并没有甚么兴奋,反倒是仍然保持著一种深切的悲哀,摆了摆手,示意苏耀东坐下来。

  苏耀东并不坐下,只是走向前:“你一定要我来,不见得是想和我沉默相对?”

  李邦殊叹了一声说:“当然不是,有太多事要和你商量,我只是……感到十分深切的哀伤。因为才从收音机的新闻报告中听到消息,我的深海探测船队,在地中海整个失踪了!这实在……不应该发生的!”

  苏耀东吸了一口气:“失踪未必表示灾难,我现在,是在一个突如其来的巨浪打击下,在海面消失的人。可是当我在海水中的时候,甚至获得新鲜空气的供应!”

  李邦殊睁大了眼,温谷的红头发,又开始有竖起来的迹象。

  苏耀东取过了纸和笔来,一面说,一面画著,解释著他在海中的处境。

  苏耀东的画,当然很简单,主要的是一个人,在海水中,头部被一个球形的汽泡罩著。苏耀东说完之后,望向温谷:“从酒店沙滩外的海面,到我们见面的公路下的海滩,大约有多远?”温谷用梦呓般的声音,喃喃地道:“大约……大约是三公里左右。”

  苏耀东闷哼了一声:“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在海水中前进了三公里,速度极高,比快艇更快,我整个人像是一艘小型潜艇一样。邦殊,我们都是自命对于海洋的一切素有研究的人,你有甚么解释?”

  李邦殊低下头,用十分低沉的声音回答:“如果你望著海面,忽然发现海水上现出你的名字之际,你有甚么解释,嗯?”苏耀东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这样说是甚么意思。李邦殊却又继续著:“不但有你的名字,而且还有字句,明显地告诉你一些甚么,又怎样解释?”

  苏耀东眨著眼,李邦殊陡然用手指著苏耀东,神情变得激动起来:“你以为我是无缘无故叫你来的?你在海水中的那种情形,我早已遇到过,我被送上了海中的一堆礁石上,据说我“失踪”了相当久!”

  在一旁的温谷,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般的声音来。李邦殊所说的一切,他还是不明白,听来像是置身在梦幻之中一样。但是李邦殊的失踪,和突然出现的经过,他是知道的。

  李邦殊一直未曾提起过这段时间,他在甚么地方。难道他失踪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海水中,而在他的头部,又有一个大气泡,在供应他呼吸的氧气?

  温谷实在想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可是他看到苏耀东和李邦殊,这两个海洋学家的神情,都充满了疑惑,显然就是问了,一时之间也不会有答案。反倒不如由得他们两人去讨论,尽量了解他们对话的好。

  所以,温谷忍住了没有出声。

  苏耀东想了一会,才道:“你从头说说!”

  李邦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道:“我在一个海堤上散步,无意之中,向堤下的海水看了一眼,哪知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说著,俯下身示范著他在堤上往下看的情形:“那是十分异特的,可是我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就在海水下,像是很不稳定,在颤动。可是,那的的确确,是我的名字!”苏耀东深深吸了一口气。李邦殊道:“如果是你,突然看到海水中,现出了你的名字,你会怎样?”

  苏耀东道:“当然会在一个近距离去看个清楚。”李邦殊立时大声应著:“对,我所做的,就是那样。那时,天已黑了,但月色很好,海面上有著不住跳跃的闪光,我的第一个感觉是:那可能是闪光形成的一种错觉,我甚至想到,我可能有自大狂的倾向,需要去看一下精神医生了。一个人会在海水中看到自己的名字,这不是太自我中心了么?”李邦殊的话,说得十分急促,温谷迅速地回想那两个保镳所叙述的,李邦殊失踪时的情形。当时李邦殊的动作,就说明了他在海中,发现了甚么怪异莫名的事。其中一个保镳,甚至认为他在海中,看到了一个金发的裸体美女,原来他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温谷仍然感到全然不可理解:海水之中,怎么可以出现文字呢?

  李邦殊仍然在急速地讲著,并且挥著手,加重语气:“我想在近距离看个清楚,所以我急速向堤下攀去。那时,我有两个可厌的保镳,跟了上来,我大声呼喝他们滚开。因为这时,我看得更清楚了,海水之中,的确现出了我的名字!”苏耀东的嘴唇动了一下,但没有出声,看来他也不理解,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发问才好。

  李邦殊续道:“那时,我双脚已踏进海水之中,我的名字就在前面,我伸手可及,于是我伸出手去。当我的手碰到我的名字之际,我的名字忽然散了开来,但接著,又组成了另外一个句子!”

  苏耀东忍不住发出了一下低呼声:“你的意思是,出现在海水中的文字,还会变换组合?”

  李邦殊沉声道:“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不可以有任何怀疑!”

  苏耀东道:“我不是怀疑,只是──”

  李邦殊打断了他的话头:“只是不明白,是不是?当时我也不明白,新出现的字句是:我们有重要的事和你商量!我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实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接著,一个浪涌了过来,我看到字句在浪花中散了开来,迅速消失,我心中所想的只是一点:我要追踪海水中字句的来源。所以我不等浪退下去,就耸身向前,扑进了浪花之中,我听到两个保镳的惊呼声,但是我的身子,立即被海水所包围!”

  李邦殊讲到这里,向苏耀东望了一眼:“接下来的情形,就和你在海中奇异的遭遇,十分相近。”

  苏耀东双手在自己的头上比了一下:“有一个大气泡在头部周围?”

  李邦殊想了一想才道:“你的比喻不是十分合适,那不是一个气泡,而是一种不知甚么力量,逼开了海水而形成的一个空间。”

第七章
返回 《海异》
所属专题:倪匡之原振侠系列
所属分类:奇幻 科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