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海异》
第八章

第九章

  李邦殊屏住了气息。闪耀的光芒,不久就排列成了文字,不断闪动,不断变换,李邦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文字变了又变,足足有一小时之久。

  当文字终于消失之际,李邦殊揉著眼,才感到了双眼的酸痛。他非常激动,大口大口喘著气。

  他不顾岩石是多么湿,他在石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令得自己紊乱之极的思绪,尽量先理出了一个头绪来。由于他刚才看到的文字十分杂乱,他必须这样做。过了许久,他才坐了起来,心情轻松得多了。也就在这时候,岩洞中传来了水声,原振侠和苏耀东两人,冒出了水面,也到了岩洞之中。

  “你看到的那些文字,说了些甚么?”原振侠和苏耀东异口同声,迫不及待地问。

  李邦殊吸了一口气:“我无法将看到的原文一字不漏地背出来,但是我完全懂得它们的意思。”

  原振侠和苏耀东盯著李邦殊,李邦殊的语调相当缓慢:“地球上的微生物,我们对它所知极少,它们是生命形态的一种。我不知道人类要到甚么时候,才能对它们的生命形态有百分之一的了解。微生物要求它们的生命方式,不被破坏!”原振侠大声道:“这是甚么要求?微生物曾大量夺走了人的生命!”

  李邦殊叹了一声:“我想微生物和人一样,有好的和坏的两大类。不要忘记,各种抗生素,也全是微生物,在近几十年之中,抗生素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原振侠不禁讲不出话来。是的,抗生素是微生物,抗生素所产生的一些化学物质,能消灭另一些微生物,几十年来,不知挽救了多少人!

  在微生物世界中,也和人类世界一样,不断有著尖锐的冲突和斗争。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作为一个医生,他却十分清楚地知道那是事实!

  他作了个手势,示意李邦殊继续讲下去。

  李邦殊道:“海洋中的微生物,一直未受到人类活动太大的干扰。但是海底资源的开发,已经被人类提到日程上来了。人类开发海底资源,必然的后果,是导致海洋微生物的生活环境,起彻底的变化!”

  苏耀东喟叹著:“那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李邦殊的神态十分坚决:“要尽量避免,从现在起,我要尽一切努力,来阻止人类干扰海洋!”

  原振侠闷哼一声:“为了微生物?”

  李邦殊振臂:“不,更重要的,是为我们自己,为人类!”原振侠和苏耀东都现出不解的神情来,望著李邦殊,等著他进一步的解释。

  李邦殊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大家都知道生态学,知道自然环境的生物,是一种连锁。几乎每一种生物,都和另一种生物有关联。这种自然的连锁关系如果受到了破坏,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

  原振侠和苏耀东都“嗯”了一声,这是生态学的普通常识。

  李邦殊继续道:“海洋自然生态遭到破坏之后,会产生甚么结果,人类是不知道的!”

  原振侠立时问:“难道微生物知道?”

  李邦殊肯定地道:“是,那是它们的事,它们当然知道。结果十分可怕,会影响到许多种类生物的生命,可以预见的结果,它们已经有示范!”

  原振侠怔呆了一下:“示范?”

  李邦殊道:“是的,近日来发生的一连串生命的丧失,人的消失,全是它们的示范?”

  原振侠和苏耀东齐声道:“还是不明白。”

  李邦殊道:“如果海洋的开发,使海洋微生物的生活环境起变化,例如,海水中的鹹性比例增强,各种微生物,就会使自己分泌出更多的酸素来对抗。大量分泌酸素的结果,会使得海中其他生物无法生存,到了最严重的时候,微生物分泌的酸素,越来越强烈,可以使得其他生物,甚至人,都在一刹那之间,被这种酸素所腐蚀,而完全消失!”

  原振侠感到喉头发乾:“你是说,在花马湾失踪的四个男女,和那位玛姬小姐,就是这样消失在海中的?”李邦殊道:“是,在几秒钟内,由亿万微生物分泌出来的强酸,就可以比硝酸、硫酸具有更强烈的腐蚀力。而要注意,现在它们有能力这样做,若干年后,当它们必须这样做的时候,海洋中其余生物,根本无法抵抗,海洋将只成为微生物的世界,没有鱼,没有海草。想想看,就算人不跳进海水中去,生活是不是也受影响?”

  原振侠喉际被哽著的感觉更甚:“那么……那只……手是怎么一回事?”

  李邦殊叹了一声:“那么浅显的警告,就是没有人想得到。

  那是腐蚀了整个身体之后,留下来特地警告人类的,可惜没有人懂──”

  李邦殊作了一个手势,不让原振侠和苏耀东插口:“它们还示范了更强烈的例子:即使是饲养龙虾的水池,那么一点海水之中的微生物,也有能力可以把人体消灭。它们分泌的酸素,可以强烈到这种程度!”

  原振侠发出了一下呻吟声,摇著头:“那一对青年夫妇,不见得会把自己整个人浸在水池中!”

  李邦殊道:“当然不会,也不必要,他们的手浸入了海水之中,微生物的腐蚀作用就开始。微生物把它们的繁殖加快,每十分之一秒加一倍──譬如这样说,在十秒钟之内,人的身体就不再存在,像是被埋在土中十年的结果一样,完全被微生物消灭尽了!”

  苏耀东道:“可是……池中的龙虾反倒活著?”李邦殊点头:“正因为消灭的过程,实际上是在空气中进行的,所以龙虾反倒可以生存。整个过程极快,那一对男女,连离开水池边的念头都未能起,所有可能被细菌消灭的东西全消灭了。只有少量的金属品,留了下来,跌进了水池之中。”苏耀东道:“是你的设想,还是……”

  李邦殊挥著手:“是它们告诉我的,全在我所看到的文字之中。”

  原振侠大声叫了起来,他的声音之中,带著极度的震栗:“这不可能,它们若是能分泌出这样强烈的酸性物质来!它们自己也早不存在了!”

  李邦殊闷哼了一声:“原医生,你对生物知道得太少了。你应该知道,人体内分泌的酸液,像胃酸,酸性何等强烈,可是也未见得使人的胃不存在!”

  原振侠张大了口,感到呼吸极度的不畅顺。李邦殊又道:“更何况,它们这样做的话,它们自己的牺牲,也极其巨大!不过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而繁殖方式又那么进步,所以它们全然不怕牺牲,可以禁得起用极大的代价,去完成它们要做的事!”苏耀东问:“代价大到甚么程度。”

  李邦殊叹了一声:“像在海中,把一个人移送到一个目的地去,它们的牺牲,约莫等于人类经历一次世界大战!天知道,它们哪来的这样的勇气和意志力!”

  把“勇气”、“意志力”这样的词汇,和微生物连在一起,真有一股捉摸不到的虚幻之感。那是存在的事实,可是这种事实,距离一切教育所形成的观念又是那么遥远,那样不可捕捉!

  李邦殊看到了苏耀东和原振侠,那种无可名状的神情,他笑了一下:“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怎样把这种事实告诉世人才好!而它们又那么认真,它们展示的能力,实在十分惊人,远远超出任何人所能想像之上!”原振侠呻吟了一下:“别告诉我……它们能令一只手,单单的一只手,有力扼死两个人!”

  李邦殊双眼之中,射出异样的光采来,声音也变得十分尖锐:“为甚么不能?”

  原振侠用投降似的声音道:“如果你这样向世人说,唯一的结果,就是把你送进精神病院去!”

  李邦殊用力挥著手:“科学上的先知,都是被人当精神病的,吉渥达诺·布鲁诺被烧死,就是因为他是先知!”苏耀东的声音听来十分疲弱:“那……真是……一只手……扼死了两个人?”

  李邦殊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才道:“一只手,肌肉和骨骼结构完整,就可以活动,可以做任何手能做的事。亿万微生物的力量,不但可以使一只手活动,甚至于可以使所有还完整的身体,譬如说,可以使一个死人,做他能做的活动!”岩洞之中本来就不是很暖和,这时,连李邦殊在内,都感到一股极度的寒意。似乎在黑暗之中,他们都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所有的死人,包括已埋葬了的和没有埋葬的,都蠕动著破土而出,用他们已死了的肢体,做著他们能做的事!

  李邦殊不由自主喘著气:“还不止这样,它们更示范了可以令得一个健康的人窒息而死。这对它们来说,更加简单了,只要大量聚集在人的呼吸器官上,堵塞空气的进入就可以了。人脑只要缺氧三分钟,就会形成死亡,多么脆弱的生命!这种生命,要经历几十年才能成长,而在一秒钟之内就可以消失,而且繁殖又是这样困难。比起微生物来,人的生命形式,真是落后至极,真难想像这样落后的一种生命,竟然能成为一个星球的主宰!”李邦殊涨红了脸,顿了一顿之后,才又道:“有一个事实,你们总应该明白了?”

  他不等回答,立即又道:“这个事实就是,如果微生物和人类之间,正式展开一场大战的话,被消灭的,一定是人类,不会是微生物!”

  原振侠和苏耀东两人,都不由自主点著头,他们的确已明白了。但是,别人会明白吗?正在作出各种各样行动,破坏自然生态的人会明白吗?黄绢会明白吗?已经明白了的极少数人,能为阻止破坏自然生态做些甚么呢?

  原振侠叹了一声:“我们不能做甚么,除非我们可以率领微生物,去让全世界人明白这种情形!”

  李邦殊长叹一声:“这正是我们提议它们去做的事。它们既然能用一种力量,使人脑中的视觉神经起作用,叫人“看”到东西,又能用同样类似的方法,使人“听”到声音──玉代市场的那个收银员,就听到了交谈的声音,就应该尽它们一切力量,使世上重要的,有力量的人物,看到和听到这一切!”原振侠声音苦涩:“事实上,它们是在这样做,黄绢就曾看到过它们的警告,可是……可是……如今领导著人类的那些大人物、领导人,全是那么冥顽不灵,那么只顾到目前的利益,给他们的警告再多,他们也不会相信!黄绢就一点也不信!”苏耀东也跟著苦笑:“除非它们集中力量,把它们的示范扩大,才能使人类知道,自己面临著一个大危机!但到那时候,人类文明大倒退,又回复到原始时代了!”

  李邦殊盯著苏耀东:“你倒很乐观,回复到人类的原始时代?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史前文明,在我们这一种人出现在地球之前,早已有过高级生物,可是却灭绝了。有的人说是被核战消灭的,现在我知道,全是被微生物消灭的!”

  原振侠心情沉重得说不出话来,把一块小岩石踢进水中:“我们怎么离开这里?”

  李邦殊道:“它们正在组织力量,会送我们离开的。它们其实不是想敌对,对我的船队,它们就只是让它迷失在海洋中,现在,应该已经“脱险”了。耀东,我决定要尽我一切力量,向世人宣扬这件事,同时,再进一步研究它们!”苏耀东沉声道:“我会尽一切力量支持你!”原振侠缓缓地伸出手来,苏耀东和李邦殊也伸出手,他们像是在参加一个庄严的宗教仪式一样,三个人的手凑在一起,然后紧紧地互握著。

  在这之后,他们就保持著沉默。岩洞之中十分静,静到了可以听到相互之间的呼吸声。

  时间慢慢地过去,李邦殊在过了很久之后,才低声道:“近来它们的活动,一定令得它们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它们曾表示过,不愿再用这种方式和人类沟通,所以我们就必须研究,如何进一步去了解它们!”

  苏耀东侧头想著:“第一步可以做的事,是联络可以联络到的微生物研究工作者,把我们的发现向他们宣布,然后再展开研究。进一步的工作,是可以和保护自然生态的组织联络!”李邦殊叹了一声:“是啊,要做的事实在太多了!”原振侠道:“只要我们开始去做,情形总比不做来得好!”他们继续讨论著该如何进行许多要进行的事,大约在四小时之后,才有一个浪头,突然卷了起来,把他们从岩石上卷进了水中。

  然后,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有一个相当大的空间,在他们的头部。这一次,他们三个人,都清清楚楚看到,在那个空间之外的海水中,现出了文字:“谢谢你们”。

  半年之后,有一件轰动科学界的大事,有一千多位著名的微生物学者,集中在苏耀东主持的远天机构的会议大厦中开会。可是开会第一天,就有九百余名学者,退出了会议。

  退会代表纷纷指责这次会议,一位曾经得过诺贝尔奖的学者的发言,最具代表性,他说:“我以为来参加一个严肃的科学会议,谁知道结果是来听一个疯子的梦呓,对这类幻想式的会议,我没有兴趣。”

  留下来的学者,不超过一百人,李邦殊、苏耀东和原振侠已经十分满意。因为那些学者,至少在观念上接受了他们提出的事,虽然真正相信的人,少之又少,但那总是一项进展。

  几乎是在同时,另一项国际瞩目的行动,是阿拉伯世界和亚洲的王氏集团合作,开发海底资源,由黄绢主持,大规模的海洋探测工作展开。保护自然生态组织,派了几百艘船去阻止,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改变海洋生态,破坏生态连锁的工作已开始了!

  李邦殊埋头于研究工作之中,苏耀东又被繁忙的商业活动缠住了身子,原振侠仍然在医院之中工作,白恩警官早已被人遗忘了。温谷和原振侠保持著经常的联络,原振侠向他转述了一切,他在沉默了好久之后,才道:“抱歉,我无法接受这一切。”原振侠叹了一声,并没有强迫温谷接受。因为,他明白,要人接受微生物是一种优秀的生命形式,甚至高出人类,那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除非有很多很多人,都有他同样的经历。但即使是参与了一半经历的温谷也不接受,还有甚么好说的呢?

  人既然根深柢固地建立了唯我独尊的观念,或许,就会毁灭在这种观念之中!

  黄绢的相片,仍然经常出现在报章杂志电视新闻上,原振侠仍是那么漠然和无可奈何!

  (完)

返回 《海异》
所属专题:倪匡之原振侠系列
所属分类:奇幻 科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