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宝狐》
第七章 女神竟是 凶邪之灵

第八章 放弃形体 以死相许

  原振侠感到一筹莫展,除了同情和欣赏冷自泉那份深切的爱情之外,他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也帮不了!

  冷自泉苦笑着:“她说过,她很怕狗,所以,我一直没有再养狗,她为什么会怕狗呢?”

  冷自泉听来,完全是自己在问自己,原振侠也答不上这个问题,他顺口道:“也许,狗的脑部活动,和她的那种形式,有抵触之处?”

  冷自泉苦笑了一下:“谁知道,我倒宁愿她是狐狸精,宁愿是……不论她是什么,我只要她在我的身边,我……我……”

  他说到这里,又现出一种扭结的,再也化不开的痛苦的神情来!“我的遭遇,和你以前的奇异的经历全然不同,是不是?”

  原振侠点头:“是的,完全不同,和外星人的生命接触,你或者不是第一个,但是,能以地球人的恋情,令得外星人感动的,还未曾见过第二个例子。”

  冷自泉没有说什么,又拿起了酒瓶,原振侠按住了他的手:“我不能帮你什么,但是你不妨想想,你一生之中,有过一年多这样快乐的时光,已经是别人所没有的了,又何必一直这样自苦?”

  冷自泉苦笑了一下:“正因为欢乐是那样极度,所以痛苦也是一样的……我……有时甚至觉得,我的痛苦,不会那么快便完,因为我曾有过的快乐,是如此之甚!”

  他说着,缓缓站了起来,原振侠跟着站了起来,道:“冷先生,刘由和十三太保看到了宝狐,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冷自泉震动了一下:“可是,我没有看到她,为什么她可以让别人看到,不能让我看到她?”

  这个问题,原振侠当然答不上来,真的,如果宝狐又来了,为什么不立刻出现在冷自泉的眼前?

  冷自泉的身子又发起抖来,挥着手,要原振侠离去,原振侠有点犹豫,冷自泉苦涩地道:“你放心,这种日子我已过惯了。”

  原振侠叹了一声:“冷先生,你多保重!”

  他走向门口,转过头来,看到冷自泉双手抱着头,把自己深埋在沙发之中,全身的每一处,虽然一动也不动,但是都散发着痛苦。

  原振侠又向四壁上宝狐的许多照片看了一眼,那么美丽的女人……这样的美女,真的只应该放在男人的想像之中的!

  而根据冷自泉的叙述,宝狐不但美丽,而且和他情投意合,又在生理上能使他感到最大的欢乐,难怪失去了宝狐后,冷自泉就跌进了痛苦的深渊!

  原振侠叹着气,已经准备转身走出去了,可是就在那一刹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又确确实实,发生在他的眼前,那令得他张大了口,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原振侠看到,在墙上,那幅最大的宝狐的照片,照片上的宝狐,忽然“活”了!本来是浅浅的微笑,笑容正在加深,眼波流动,原振侠在那一刹间,才知道宝狐的照片,美丽的程度,不如她本人的万分之一!

  照片怎么会“活”了呢?是宝狐来了吗?原振侠张了口,可就是发不出声音来,那可又不是眼花,宝狐的眉梢眼角都在动着,她是活的,不是幻觉,甚至于,她的手也缓缓扬了起来!

  原振侠所受的震动,是如此之甚,一时之间,他张大了口,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神情之诧异,也到了极点,连沉浸在终日的欢乐,又失去了这种欢乐几十年而感到深切悲哀的冷自泉也发现了原振侠的神态有异,他立时觉察到,原振侠盯着他的身后,在他的身后,一定有着极怪异的事发生了,所以,他立时转过头去。

  可是,就在他转过头去之后,原振侠陡然怔了一怔,宝狐的照片,还是照片,刚才的一切,都静止了,冷自泉又转回头来,望向原振侠:“你……怎么啦?”

  原振侠的思绪,紊乱到了极点,他刚才看到了照片“活”了,对普通人来说,很容易解释成为“幻觉”。但是他是一个专业人员,一个医生,他知道刚才自己所看到的,绝不是幻觉,至少,是他的脑部组织,真正接受了某种刺激,使他看到了形象──这种情形,和幻觉,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同。

  简单来解释,是一个人脑部组织自发的活动的结果,一个人如果在幻觉中见到什么,他见到的东西如果是不存在的,全是他自己的想像。

  但如果脑部受了外来的刺激而看到了什么,看到的什么也有可能是不存在的,但那却不是他自己的想像,而是外来力量刺激的结果!

  原振侠可以肯定,那不是自己的想像,因为他绝对想不出这样美丽的一个女人来,那是超乎他的想像之外的一种形象!

  也就是因为他可以肯定这一点,所以他的思想才紊乱起来,宝狐又来了,刘由和十三太保见过她,自己刚才也见过她!

  可是,为什么对她情深如海,数十年如一日的冷自泉反而见不到她呢?这其中还有着什么样的障碍?

  当冷自泉问他的时候,他本来想把看到宝狐的情形说出来,可是,当他一抬头间,他整个人又怔住了,他又看到了宝狐!

  他再次看到宝狐,不是宝狐的照片,而是活生生的宝狐!

  宝狐的照片,被放大和真人一样大小,可是照片是照片,宝狐是宝狐,原振侠看到宝狐正以一个十分娇俏的手势,把她的手指,放在她诱人的唇上,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小孩子都明白的,不要说话!

  原振侠在一怔之后,心中充满了疑惑,忍不住喃喃地道:“为什么,要给他一个惊喜?”

  他知道那绝不是原因,宝狐若是在经过了那么久之后,还要给冷自泉一个惊喜,不肯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实在太残忍了!

  冷自泉呆了一呆:“你在说什么?”

  原振侠如梦初醒一样,忙道:“没有什,我没有说什么!”

  冷自泉苦笑着,慢慢站了起来,原振侠感到他真是老了,自从宝狐离开他后,他的心早已枯槁了,在经过了多年之后,他枯槁的心,唯一复活的机会,就是在宝狐再出现在他的身边。

  但,即使宝狐再出现,他那已经衷老的身体,还能维持多久,来享受欢乐?

  原振侠想到这里,不禁一阵难过,他再向冷自泉身后的墙上望去,看到宝狐正蹙着眉,像知道他心中想些什么一样,十分有同感地含着首。

  原振侠又怔了一怔,几乎想脱口大声问:“你为什么不让他看到你?”

  可是他才吸了一口气,还未及开口说话,宝狐不见了,应该说,宝狐又变成了照片。

  原振侠知道,宝狐肯让他看到,一定会再度和他接触的,他心中的疑问,一定可以得到解答,由于他神情的奇特,冷自泉又转身望了一眼,他自然看不到什么,他叹了一声:“我的故事,你听完了,有什么感想?”

  原振侠由衷地道:“我很感动,你对宝狐的爱,真叫人感动!”

  冷自泉的双眼润湿,他半转过头来,语言哽塞:“宝狐……你能告诉我,宝狐她……是什么?我实在不能相信她是一个成了精的狐狸精,这些日子来,她被什么卫士捉了,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盒子里!”

  原振侠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先生,宝狐是什么,实在她已对你说得相当明白了,我相信我提供的解释,是十分接近事实的,她,是一个外星人!”

  冷自泉转过头,盯着原振侠,原振侠不由自主,又抬头向对面墙上看了一眼,他又看到了宝狐,宝狐在点头,表示同意。

  那令得原振侠充满信心,他又道:“我也相信,她没忘掉她的诺言,她一定会再来见你的!”

  原振侠的话,令得冷自泉现出十分兴奋的神情来,他的声音甚至也在发颤:“你……肯定?可是……可是……”

  他讲到这里,像是气球泄了气一样:“可是……我还要等多久呢?人的生命有限,我还要等多久呢?”

  原振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再向墙上望去,想得到宝狐的一点指示,可是他却只看到照片,他只好叹了一声:“冷先生,你别心急,不会很久了,真的不会很久了!真的……”

  也许由于原振侠讲那几句话的时候,语意特别诚恳,所以冷自泉在呆了一下之后,喃喃地道:“只要真有这一天,我……不怕等!”

  原振侠伸手在他的肩头拍了两下,冷自泉苦笑着:“别把我的故事讲给任何人听,可是答应我,等我死了之后,要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好让很多人知道,这世上真是有爱情的,没有了一个自己所爱的生命就等于是一个段朽木!”

  原振侠安慰他:“别乱想,你要好好活着,等宝狐再出现。”

  原振侠这样说,是十分自然的,任何在这种情形下都会这样说,事后,原振侠不知道自己这种空泛的安慰话是多么愚蠢,但那是以后的事了!

  在原振侠向外的时候,冷自泉并没有送出来,他重又把身子陷进了沙发中,把他的思想沉进了回忆之中,像是一尊塑像,不像是一个人。

  来到了门口,原振侠再回头向墙上望了一眼,他看到的只是宝狐的照片。他心中实在不明白何以宝狐不让冷自泉看到她!

  出了门口,原振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向花园中间,那尊粉红色大理石像是根据宝狐的照片雕出来的,来的时候,原振侠惊讶于这雕像的美丽,但这时,他已经见过宝狐,所以这时看起来,那雕像,只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

  上了车,他把车缓缓驶出了花园,然后,渐渐加快速度,在听了冷自泉的叙述之后,他心中感慨万千,不由自主,不住地叹着气,好令心口的重压减轻一些。

  当他转过了公路,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后,突然之间,他耳际响起了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你别怕,我就要出现在你的身边。”

  原振侠从来也没有听过宝狐的声音,但是这时候,他连万分之一秒钟都没有考虑,就可以肯定,那动听的声音,就是宝狐的声音!

  刹那间,他心头的震动是如此之甚,他陡然踏下了刹车掣,车身剧烈震动了一下,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宝狐,宝狐就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望着他微笑,全身都散发着高雅大方的气息。

  原振侠真的不知所措了,他张大了口,连呼吸也停止了,他知道宝狐会来和他接触,但是想不到,她会来得那样快!

  在他怔呆之际,宝狐先开口:“我的故事,你全都知道了。”

  原振侠陡然吞下一口口水,点了点头,仍然说不出话来,宝狐低叹了一声:“你的假设能力很强,是现在,地球人的科学进步了,比较能接受异星人这个观念,像他那个年代的人,是很难接受这种想法的!”

  直到这时,原振侠才讲得出话来:“是!是!这五六十年来,地球人的科学,以几何级数在进步着。”

  宝狐微微一笑,看她的神情,像是为了礼貌,所以不便过苛地批评地球人的科学程度,在这时候,原振侠陡然叫了起来:“宝狐,你既然回来了,就请立即实现你的诺言,回到他身边去,让他看到你,你应该知道他是多么想念你!”

  宝狐听得原振侠这样说,紧蹙着眉,发出一下十分无可奈何的叹息声,并不回答。

  原振侠一说开头,心中越是激动,也就在不断地说下去:“你为什么不去见他?难道你真是邪恶之灵,这样捉弄了一个地球人,令他在有了快乐之后,再一辈子浸在痛苦之中,你就感到高兴?”

  宝狐扬扬眉,虽然她有责备的神情,可是看来还是那样温柔动人:“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要在地球上兴风作浪的话,第一次来的时候就那样做了,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一到地球上就遇到了他,接触到了一种感情,叫作爱情的话,我也不会放过地球,事实上,我曾毁灭过不少星球!”

  她讲得那么认真,令原振侠也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盯着她,宝狐的神情十分认真:“你现在可以看到我,全是我对你脑部活动影响的结果。”

  原振侠有点迷惑:“这……真是难以想像,你明明在我的面前。”

  宝狐嫣然笑着:“我影响你脑部视觉部分的活动,所以,你只能看到我,却不能碰到我!”

  原振侠现出极不相信的神色,扬起手来:“我可以碰一碰你?”

  宝狐的神情有点佻皮:“你碰不到的。”

  原振侠慢慢伸出手去,他想在宝狐黑得发亮的头发上,轻轻地抚摸一下,那是兄长对妹妹的一种善意和亲热的表示,宝狐一直在微笑着,原振侠眼看自己的手已经碰到她的头发了,可是在感觉上,那全然是空的,宝狐并不存在!他的手向下一沉,宝狐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虚影一样,根本不存在,他根本碰不到她,可是看起来,宝狐却又明明在他的面前!

  这种经历,真是奇妙到了极点。

  宝狐问:“现在,你相信了?”

  原振侠缩回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你根本是不存在的!”

  宝狐摇着头:“不对,我是存在的,不过以和地球人生命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方式存在。”

  原振侠摊了摊手:“我可以接受你这样的观念。”

  宝狐的神情有点怅惘:“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

  原振侠忙不迭道:“愿意!当然愿意!”

  宝狐想了想,才道:“前半部分的事,你是全知道的了,我讲得简单一些,我来自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远到你不能设想,我是一个恶灵,是邪恶的代表,在我自己的地方,由于敌不过和我敌对的力量,被逼逃亡,过了遥远的历程,到达了地球,一到地球之后,我遇到了他,在这以前,我从来不知道生物之间有一种感情,叫做爱情,从来也不知道。”

  原振侠十分疑惑:“地球人虽然落后,但却有着先进生物没有的感情?”

  宝狐神情迟疑:“谁知道,或许正因为地球人有了这种感情,才导致了落后的?”

  原振侠挥了一下手,表示那是无法达到有结论的一个问题。

  宝狐低叹了一声:“需要说明的是,我一出现,就控制了他的思想,在他的心目中,我是那样可爱,那全是他的一种想像。”

  原振侠有点不明白,宝狐解释着:“我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缺点,正因为我的一切,全是照他思想中理想的形象来塑造的,他认为怎样可爱,我就是怎样,他认为什么样才是真正的快乐,我就让他感到他所需要的真正快乐。”

  原振侠更加惘然:“这……这样说……他爱你,不是爱得没有意义了?”

  宝狐声音,听来使人有一种悠远的感觉:“不,爱情的意义还是存在的,如果真有一个他理想中的女子,他就会这样爱她!”

  原振侠苦笑:“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理想的异性,可是到哪儿去找?”

  宝狐意义深长地道:“所以,当一个人,如果找到了一个理想中的异性时,就绝不要放弃,因为那太不容易了,放过了一个,以后一辈子也难以遇到了!”

  原振侠不由自主,想起了黄娟这个美丽,充满了野心,在世界上可以叱咤风云的女郎,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异性?

  他不禁苦笑着:“别说我的事,你──”

  宝狐缓缓点着头:“开始的时候,我还完全不能领略到爱情这种感情,但是渐渐地,我懂了,他变得那么高兴,一切都不在乎,他尽他所有力量来保护我,每分每秒和我在一起,终于,我明白了什么是爱情,因为我也爱上了他。”

  原振侠不由自主地摇着头,宝狐的话,实在是很难接受的,虽然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当然可以爱上像冷自泉这样的男人,可是实际上,原振侠却又知道,宝狐的生命形式,是全然没有形体的,没有形体,当然连性别也没有,一个没有形体的异星生命,爱上了一个地球男人,这真是十分难以想像的事!

  宝狐淡然笑着:“我知道你觉得难以理解,我想,我们的生命,在原始形式中,多半也有爱情的,后来,进化成没有形体的形式之后,就连爱情也不再存在了,对我来说,是我们生命之中,一种原始的爱情重生了!”

  原振侠“嗯”地一声:“到了你们互相相爱的时候,悲剧也就开始了!”

  宝狐声音黯然:“是,追捕者来了,我靠着他的帮助,把追捕者击退了两次。”

  原振侠问:“这其间的过程,我实在不明白。”

  宝狐笑了起来:“你当然不明白,们可以有力量,把充满在地球上的能量,加以运用,运用得最多的是磁能,当他全心全意要保护我的时候,他脑部活动加强,放射出脑电波来,我就把自己和他的脑电波混在一起,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要伤害我,就连带要伤害他,而他们是善的代表,不会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地球人,所以就败退了,未能把我捉回去。”

  原振侠尽量使自己适应宝狐的语言,他尽量把这些过程弄通,可是都不成功。

  宝狐微笑着:“你闭上眼睛,我设法让你看到当时的情形。”

  原振侠立即闭上了眼睛,在他闭上了眼睛之后不久,他真的“看”到了一些情景,他“看”到的是,在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突然有两股闪耀的光纹,那两团光纹,看来全然是没有规则的,在急速地活动着,不一会,在那两团光纹之间,又冒出了另一团光纹来,那两团光纹似乎要把另一团光纹包围起来。

  三团光纹,都是亮白色的,眼看两团光纹可以将另一团包围住了,忽然又有一团暗黄色的光纹,加了进来,和第三团光纹,混杂在一起,那两团亮白色的光纹,只在两团混杂的光纹之外,迅速移动,却没有再接近。

  那种情景,看起来,简直就是仙侠小说中的法宝大战一样!

  再接着,所有的光纹,全部消失了,宝狐的声音响起:“现在,你可有一个比较具体的印象了?”

  原振侠睁开眼来,再把刚才“看”到的情形,想了一通:“你们的形式,是……一团光纹?”

  宝狐摇头:“不是,那只是积聚了能量之后的形态,他的脑电波,就是你看到的另一团光纹!”

  原振侠疑惑地问:“照这样情形看,只要他肯保护你,你永远可以不被捉回去,他们不想伤害冷先生,你就安全!”

  宝狐幽幽地道:“本来是这样,在我两次击退了追捕者之后,他们赶回去商量,商量的结果,令我不能不和他分开!”

  原振侠扬眉,宝狐低嚷着:“由于我是必须被消灭的恶灵,所以他们商量的结果:宁愿牺牲一个地球人,也比由得我继续在宇宙间作恶好!”

  原振侠一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呆住了!

  当追捕者有了这样的决定之后,以后发生的事,是可以推测得到的!原振侠感到一阵激动:“你为了他不被伤害,所以自愿被追捕者捉回去!”

  宝狐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地点着头。

  原振侠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宝狐:“你……你……”

  宝狐用十分诚恳的声音道:“因为我爱他,不要他受到伤害!”

  原振侠陡然长叹了一声,除了长叹一声之外,他实在不能再有什么别的反应了!

  宝狐的声音,听来和冷自泉在叙述往事的时候,十分相似:“所以,在最后关头,我是自己摆脱了他的保护,投进了追捕者的罗网之中的。”

  她略停了一停,才又道:“我的这种行动,令得追捕者感到了极度的诧异,因为在上一次的追捕行动中,我为了保护自己,把一个小星球中所有的生命,全都牺牲了,只是为了自己能够逃脱!”

  原振侠盯着宝狐,他实在有点难以想像,眼前看来那么温柔可爱的一个少女,会是邪恶之灵,当然他知道,如今在他眼前的美丽形象,不是这样子的,她原来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一团光纹,还是根本没有样子的?这是十分难以想像的事。

  宝狐继续道:“他们感到诧异,还以为我另有阴谋,所以在捉了我回去之后,曾对我进行了盘问,我就向他们解释,什么叫做爱情,和爱情力量的伟大,告诉他们,地球人为了爱,可以做出许多平时做不出的事来,也使他们知道,我受了一个地球人的感染,也有了爱,所以宁愿自己被逮,也不愿自己所爱的人受到伤害!”

  原振侠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宝狐的话,真的是十分动人的,他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润湿,他喃喃地说了一句:“他们相信了?”

  宝狐摇着头:“他们起先不相信,说生物和生物之间,不可能有这种感情的,后来,他们去作了一番调查,终于相信了,可是他们的结论却是:地球人有这种感情存在,那实在是太落后了,一定要组织一种力量,把地球人的这种感情消灭,那么,地球人就可以摆脱无穷无尽感情上的纠缠,在科学上的发展,至少比现在快上十倍、甚至更多!”

  原振侠听到这里,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他们决定这样做了?”

  宝狐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他们的决定后,反应也和你一样,大吃一惊,我尽我的一切能力告诉他们,绝对不能这样做,爱情是地球人快乐、幸福的泉源,真正的爱情,有一种巨大的推动力,我以我自己为例子,保证我从此以后,不再是邪恶之灵,因为我有了爱心,那会使我产生彻底的改变!”

  原振侠仍然极紧张:“你成功了?”

  宝狐点着头:“过程极其艰苦,但是我成功了,我不但使他们相信我不是邪恶,而且,我还运用我的力量,做了不少好事,本来,要把我彻底消灭是早已决定了的,也因此而迟延,终于,他们取消了消灭我的决定,而且,恢复了我的自由,使我可以又来到地球,因为我已经以我自己的行为,使他们相信,我已经由恶改变为善了!”

  原振侠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冷先生等待的几十年中,你在努力奋斗!”

  宝狐感叹地道:“我在使他们明白,宇宙中有一颗极小的星球,那星球对整个宇宙来说,是微不足道的,那个星示的生物,在整个宇宙中别的高级生物看来,也极其落后,可是这种生物之间有一种奇妙的感情,是任何宇宙间其他高级生物所没有的!”

  原振侠拍了两下手:“这个微不足道的星球,就是地球,那种奇妙的感情,就是爱情!”

  宝狐发出了一下悠远的叹息声,原振侠便忍不住问:“你知道冷先生想你想得肝肠寸断,你既然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在他面前出现?”

  讲到这里,原振侠也不禁激动了起来,因为他立时想到,经过了数十年痛苦煎熬的冷自泉,如果陡然之间,见到了宝狐,他不知道会怎样,他一定会兴奋得全身发抖,可能会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原振侠问的这个问题,十分重要,他一见到宝狐就问过,当然没有得到答覆,现在他又看到宝狐低下头去,沉吟不答的情形,他不禁着急了起来:“不是……还有什么障碍吧?”

  宝狐抬起头来,望向原振侠:“我要求你的帮助!”

  原振侠立时道:“只要我做得到,只要能使你和冷先生再在一起。”

  宝狐又叹了一声:“你猜得好,其中,的确还有存在一些障碍。”

  原振侠愤然道:“那些自命清高的宇宙生命,还不相信地球人的这种奇妙感情?”

  宝狐立时摇头:“不,不,你别误会,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只不过……我忽略了一点,我忽略了地球人是有形的生命,期限很短,而且越到后期,就越是脆弱,脆弱得……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原振侠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明白宝狐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略想了一想,他就明白了,明白之后,他又感到十分惊讶:“你是说,他老了?”

  宝狐默然地点着头,原振侠立时道:“你爱他,他老了,又有什么相干?”

  宝狐笑了起来:“你又误会了!”

  原振侠怔了一怔:“那么,你想表示什么?”

  宝狐叹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一来,现在我突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身体机能,绝对负担不了这种过度兴奋的刺激!”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作为一个医生,他自然知道宝狐的话是有道理的,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痛苦的煎熬之后,突然之间,梦寐以求的景象出现了,他的高兴,可能只能维持一个极短的时间,然后,一切都会消失,他的生命也不再存在!

  但是,原振侠也立时感到,这绝不应作为宝狐不去见他的理由,因为这是有办法补救的,原振侠在想了一想之后,道:“我可以先去告诉他,让他有准备,那么,突如其来的兴奋,就可以化为比较平淡了!”

  宝狐低叹了一声:“是,当然这个问题容易解决,但是他的生命,不家多少年呢?”

  原振侠怔住了,他已经听出宝狐的话中,另外有意思在,可是一时之间,还不是十分理解,他望着宝狐,现出疑惑的神色来。

  宝狐的声音,变得十分热烈:“我的意思是,而且我也取得了同意,把他接到我那边去,在我们那边,生命几乎是永恒的。”

  原振侠由衷地叫了起来:“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了,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完全摆脱了时间的限制!”

  宝狐点头:“可是,你要明白一点,他的形体,是不能去的,地球人的形体,限制了地球人的活动,这是地球人最大的缺点之一。”

  原振侠真正愕然了,张大了口,一时之间,不知该作如何表示才好,他总算明白宝狐的意思了,过了好一会,他才道:“你的意思是,要他摆脱形体?这……就是要他死亡?”

  宝狐吸了一口气:“地球人对形体的存在与否,看得太重了!”

  原振侠苦笑:“对不起,我觉得你的话有点矛盾,你刚才还怕你突然出现,他身体机能承受不起,现在又要他抛弃形体!”

  宝狐解释着:“有很大的不同,只有在一种情形之下,我才能把他带走──这其间的过程十分复杂,夫法向你解释,我要带走的是──”

  原振侠接上了口:“我想我多少可以明白一点,你要带走的,是他的‘灵魂’,或者是他的脑电波?”

  宝狐连连点头:“你的理解力,在一般地球人之上,当然那是最简单的理解,他,他必须在──”

  她讲到这里,终顿了一顿,才用十分严肃的神情和声音继续着:“他,必须在对我的爱情和他的生命之间作一个选择,坚决相信,他在抛弃了形体之后,就可以几乎永恒地和我在一起!”

  原振侠再度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感到心情莫名地紧张,他完全明白宝狐的意思了,宝狐是说,冷自泉必须要在为了爱情而结束自己生命的情形之下,宝狐才用她的方法,把她带走!

  当原振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的神情,变得十分古怪,他也知道那是宝狐要他去做的事!

  过了好一会,他才苦笑了一下:“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向他说明这一切。”

  宝狐低叹着:“我不敢冒险,不敢,我等待和他重聚的心情,和他一样焦切,只要我一出现,他的生活、思想,都无法想像另一种境地,他会不肯到那个永恒的环境中去,一错过了那个机会,我们就再也无法重聚了!”

  原振侠保持着沉默。

  宝狐又道:“这情形,就像地球上的星际飞船,要重回地球的时候,它只有一个机会,在一个一定的角度切入大气层,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只有永远在太空飘浮了!”

  宝狐的这个比喻,多少使原振侠明白了一些情形,他仍然沉默着。

  宝狐用深深黑漆的眼睛,凝视着他:“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原振侠苦笑了一下:“在经过了那么我年痛苦的等待之后,不让他再见你一下,就要他去……去死……我对这种情形,的确很难理解。”

  宝狐微笑着:“那是你们太执着于形体的原故。”

  原振侠坐直了身子:“他在叙述之中,曾不止一次提及过生理上的那种极度欢畅,如果他没有了形体,这种欢畅──”

  宝狐有点羞涩地笑了一下,她的那种神态,极其动人,她道:“衰老的形体,已不能带来欢畅了,欢畅,来自他的想像和感觉,当他能永远和我在一起之际,各种欢畅,也是永远的!”

  原振侠仍然感到十分为难,宝狐的眼睛,看来也有点润湿:“你不肯帮我们,就没有人能帮助我们了!”

  原振侠想了片刻:“如果你现在现身──”

  宝狐苦笑:“就算他经受得起兴奋的刺激,他的生命不会再有多久,他的形体迟早会消失,我们的相聚,很快又要变成分离,这是永远的分离,我再也找不到他,他也不能感觉我的存在!”

  原振侠双手托着头,宝狐诚恳的声音,又在他的耳际响起:“地球人的脑电波,或者说,地球人的灵魂,要透过某种十分坚决的意念,才能集中起来,要他有了绝无反顾的决定,我们才能再在一起,请你别犹豫了,请你帮助我们!”

  原振侠抬起头来,他要十分用力,才能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来:“好。”

  接着他又道:“我去试一试……如果他不肯,那……我……”

  宝狐叹了一声:“我相信他的真诚,爱得极深,所以我倒并不担心这一点!”

  原振侠一言一顿地道:“尽我的力量去做!”

  宝狐现出十分喜悦的神情来:“谢谢你,地球上有关爱情的故事很多,有一对男女,在形体消失了之后,传说中说他们化了一对蝴蝶,从此快乐地永远在一起了!”

  原振侠点头:“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宝狐轻轻地笑了起来:“这个传说,证明了地球人对形体的一种浅见,为什么要化为蝴蝶?蝴蝶也是一种形式,只有没有形体,才是永远的!”

  原振侠喃喃地道:“我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

  宝狐的声音极其甜美:“慢慢你会懂的,地球人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又向原振侠甜甜地一笑,然后,她整个人,像是电影是的“淡出”境头一样,先是渐渐模糊起来,接着,就消失了,虽然宝狐已离去了,可是原振侠仍然瞪大了眼睛!  当原振侠在一条乡间的公路上,看到了一个样了十分庄严的老者,用他的手杖追打一个小流氓之际,无论他如何想,都难以设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而他又会直接地参与了这件事,而且,还要去做一件对他来说,十分困难的事!

  他呆了好一会,苦笑着,既然答应了宝狐,那总要尽力去做,起先他想拖上几天,但是他想到,冷自泉已经受痛苦的煎熬几十年,应该让他早一点和宝狐在一起了!

  所以,他在静寂的公路上转了一个方向,又向冷自泉的屋子驶去。

  原振侠又和冷自泉见了面之后的经过,讲故事的人不准备讲出来了,因为那是超乎一般地球人所能理解范围的事,连原振侠也曾一再犹豫过,是不是要照宝狐的话去做,要冷自泉放弃形体。

  但是原振侠还是照宝狐的话去做了,因为他相信宝狐和冷自泉之羊的爱情。

  原振侠和冷自泉这次见面,并不是很久,他在大约半小时之后,再度离开,向咩黑暗,他喃喃地道:“宝狐,你料处对,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他什么都可以做。”

  回到医院宿舍之后,原振侠根本没有法子合眼,他抬头望赂天空,星星在黑暗中闪耀着,说不出的美丽和神秘。

  在黑暗的天空上,仿佛有一个极美丽的少女,正向他微笑,表示感谢,但是原振侠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幻觉,宝狐并没有再出现,并没有再令他“看”到她。

  一直到天亮,原振侠精神恍惚,想着宝狐和冷自泉之间的事,他的这种精神状态,一直维持到第二天傍晚,当他打开晚报的时候,看到了显著的头条新闻:

  一度叱咤风云,晚年生活神秘,大富豪冷自泉驾驶私人飞机撞崖,人机齐化火球。

  新闻的内容是:一度极其著名,手握大权的冷自泉,在渡过了数十年神秘的陷隐居生活之后,今晨驾驶他的私人飞机,在飞行时,撞向山崖,人机俱毁,绝无生还之望,连搜寻遗体都不可能。

  “据目击者称,小型的飞机在天气良好,能见度极佳的情形下,以异常的高速,向山崖撞去,即使不懂飞行的人,也可以看得出,这是驾驶者一种故意的行动,并非意外。”

  而机场控制塔的工作人员,更可以证明这是一宗自杀的行为,在飞机撞山之前的一分钟,驾机者,冷自泉通过通讯设备大叫:“宝狐,我爱你……在他叫了两遍之后,飞机便已撞山。”

  “从驾驶者冷自泉的叫喊声听来,像是一种因爱情而发生的悲剧,但本报记者用尽方法,无法知道被称为‘宝狐’的女性是什么人,而冷自泉先生已届七十高龄,照理推测,那可能是多年之前的一宗恋情。”

  “冷自泉箸拥有极多财产,他在撞机事件中丧生之后,他的财产会如何处理,很引起各方面的推测。”

  在新闻之旁,还有一个专栏,是介绍在隐居之前的一些历史的,原振侠对之再熟悉不过也没有,所以只想到一点:“他终于和宝狐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在和冷自泉分开的时候,他也想不到冷自泉会采取什么方法,看来他是早有了决定,他一面高叫着,一面消灭了形体,那种高度意志力的集中,一定可以使他和宝狐在一起了!

  由于他盯着报纸太久了,报纸上细小的字,渐渐模糊了起来,就在那一刹间,原振侠恍恍惚惚看到了宝狐和冷自泉,两人手握着,在报上出现,正向他微笑,然后迅速变小,像是投进了不可测的另一个空间之中一样,原振侠忙定了定神,在他眼前的,仍然只是那段新闻,他不能肯定刚才是真正“看”到了什么,还是只是他的幻觉。

返回 《宝狐》
所属专题:倪匡之原振侠系列
所属分类:奇幻 科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