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第1章 全省上下大分裂

  1967年1月12日夜,二級半電焊工楊承效出面指揮了山西“一.一二奪權”,緊接着,省級干部中有五位前朝大員發表了五人宣言,表示與“黑省委”決裂。這五位省級干部是劉格平、劉貫一、劉芝蘭、陳守中和袁振。山西的大權很快便落在了這几位高干和省軍區司令員張日清手中。

  這些干部內部很快又發生了分裂。陳永貴在省城的一次報告會上透露了一點上層糾紛,他說:“有少數人,搞山頭,爭常委,爭第一把手,搶汽車坐,搶房子住,爭享受,鬧待遇。你們說,這究是私字當頭還是公字掛帥?”(注①《陳永貴同志在省城報告會上的講話》,1967年11月17日。)

  1967年4月,太原發生了四.一四事件,支持劉格平的一派公開提出打倒劉貫一、陳守中和劉芝蘭,號稱“打倒劉陳劉”。這一派以紅總站為主,著名人物有造反奪權的急先鋒楊承效。另一派叫紅聯站,要支持“劉陳劉”,反對劉格平。這一派的主心骨是省軍區司令張日清,其背后有一個省軍區、各地軍分區、各縣武裝部及其下屬民兵搆成的強大陣營。

  兩派分歧日甚一日,后來便大打出手,拳腳棍棒都上了。

  這時陳永貴的態度還不鮮明。兩派人馬都拉他,都找他告對方的狀。“凡是找我的人,你看吧,”陳永貴說,“不是這個捂着眼,就是那個抱着頭,不是這個挎着胳膊,就是那個拐着腿,打折腿。給你坐在那里呀,一直哭,鬧的你心呀,很想倒出來。”(注②《陳永貴同志在學大寨趕大寨四級干部現場會上的講話》,1967年6月5日。)陳永貴當時常住在省委的招待所里,門口有軍人站崗把門,但是把不住。陳永貴沒辦法,干脆離開省城溜回了昔陽。

  對于省里的分裂,陳永貴也有傾向性,但他拿不准,也就不肯表示出來。在大會上他盡說一些莊稼人的大實話,勸兩派愛惜國家財產,節約鬧革命等等。莊稼人見不得糟蹋東西。

  1967年5月1日,陳永貴在天安門城樓上與毛主席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成中握了手,照了像。回到太原后他在五一廣場上介紹情況,稍帶着就罵了一通打砸搶。“堅決反對打砸搶!”陳永貴厲聲叫道,“我們工人造一個用具不僅是體力勞動,而且是腦力勞動,是不容易的。我們農民生產一斤糧食,和生產工業原料,是不容易的。從種到收下着多少辛苦!你們要打砸搶,反正是個砸。這不是物的問題,這是人,不干物過。今天砸這里,明天砸那里,財產是國家的財富,除不愛護還要砸,這能是對?這能說合乎文化革命的要求?”(注③同上。)

  “給我貼大字報也可以,”陳永貴在大會上說,“但有一點,最好把一張紙寫滿,不要一張紙寫一個字,那樣就太浪費了,不符合毛主席要節約鬧革命的指示。”(注④同注1。)

  如果說陳永貴在省級舞台上搞不太清楚陣線,遲遲不肯表態,他在昔陽所屬的晉中地區卻旗幟鮮明。當時晉中也分為兩派,一派要給十月事件翻案,一派反對翻案。反對翻案派叫“總司”,成立時也請陳永貴給他們當了個掛名的常委,想用他的名頭當招牌,實際上連文件也不給他送,陳永貴很是不滿。

  這天陳永貴在太原介紹了五一受到毛主席接見的情況后回到晉中,晉中方面也專門組織了一個萬人大會歡迎他,同時也請他講講見到偉大領袖的幸福情景。陳永貴答應下來,又加上了一個條件,“除了介紹這些以外,”陳永貴說,“我還要講一講十月事件。”總司方面主持會議的頭頭聽了,愣了一會,不太情願地說:“那也可以哇。”陳永貴道:“我正式要主講哩,怎么是也可以?”

  于是陳永貴就開講。講他怎么和主席握手,照相,怎么和其他中央領導握手、照相,怎么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成員握手、照相。又講參觀北京的一些學校和北京市革委會成立情況等等。陳永貴在台上講,台下的兩派組織就一塊高呼口號,尤其是聽到毛主席的身體非常健康時,萬余人齊聲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聲震天地,氣氛很是熱烈。

  講着講着陳永貴就講起了十月事件。他一提十月事件,會場頓時肅然,口號聲也沒了。陳永貴高聲宣布:“我支持十月事件的平反!”

  沒等陳永貴講几句,會場外大街上的轉播喇叭便沒了聲音。會場上也開始亂,支持平反派的人鼓掌,高呼口號,反對平反的總司派起哄。總司派的一位晉中文工團的相聲演員一個箭步躥上主席台,抓起陳永貴面前的麥克風便往地下摔。只聽喀嚓一響,麥克風壞了。會場上頓時大亂,兩派人馬似乎就要動手開打。陳永貴冷冷地看了總司派的大會主持人一眼,不露聲色地端坐不動。“我并不是怕群眾,”陳永貴事后解釋他端坐不動的原因時說,“我是怕打傷了革命群眾。”果然,支持陳永貴的一派見陳永貴不動便也不動。那位大會支持人趁事情還沒鬧得不可收拾趕緊宣布散會。

  會后,堅決反對為十月事件平反的總司派的大隊人馬涌上街頭游行示威,高呼:“萬炮齊轟任、王、張!”

  所謂任、王、張,就是陳永貴要保的原晉中地委副書記任井夫,原昔陽縣委書記張懷英和晉中地區一個不太聽話的縣委書記王振國。這三位與晉中地委的最高領導王繡錦、王榮等人抗膀子,結果都在“十月事件”中挨了整。文革開始后,這件涉及整個晉中地區近四百名干部的大寨自然成了派別紛爭和熱點。陳永貴因老上級張懷英的關系,堅定地站在任、王、張一邊,與總司的關系便有些遠。而總司在山西省又是屬于張日清的紅聯站系統,與劉格平的紅總站勢不兩立。

  再說陳永貴在晉中的萬人大會上表態支持為十月事件平反,這件事對總司派頗為不利。另一派趁機利用此事大造輿論,說毛主席的好學生陳永貴都旗幟鮮明地站到我們一邊了。總屬派無法否認這個萬人皆知的事實,又不能不加以反擊,于是很快就有流言傳開,說陳永貴在榆次的萬人大會上講錯話了,在省核心組做檢查了,在大寨的貧下中農面前做檢查了,等等。陳永貴聽了氣得大罵“放屁”。⑤

  晉中的兩派紛爭和山西的兩派紛爭一樣久久不得解決。后來陳永貴當上副總理,勢力大了,晉中仍然有許多人不買他的帳。“任王張”中的任、王二位始終不得任用,一直在家里閑呆到離休。與陳永貴支持的人不得任用一樣,陳永貴反對的人也不得任用。

  駐大寨四清工作隊隊長張子儀因“反大寨”證據確鑿而十余年不得翻身。直到陳永貴倒台,張子儀才得以出任地委副書記、地區行署專員,最后作為晉中地區的書記干到離休。

第2章 卷入派性
返回 《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所属专题:吴思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历史 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