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第1章 全省上下大分裂

第2章 卷入派性

  從1967年年初的“一.一二奪權”到1967年夏,不過半年的時間,山西的造反派內部已經打了個一塌糊塗。擁護劉格平的紅總站和擁護張日清的紅聯站從口角爭到拳腳,又動了棍棒,個別得風氣之先的地方已經拿出了真刀真槍。

  進入夏季后,兩派沖突日漸加劇,各地常有軍械被搶的消息傳來。紅聯站擁戴的張日清有省軍區司令員,紅聯站的人便順順當當地從軍區“搶”出了大量槍支彈藥。擁戴劉格平的紅總站有大兵工廠在手里,別說機關槍手榴彈,就是火箭筒迫擊炮也能“搶”出來。

  這是一場全省范圍的深入到千家萬戶的大對抗。唯一沒有卷入沖突的強大力量只剩下駐扎山西的野戰軍部隊第69軍。69軍軍和謝振華和政委曹中南并不是沒有傾向性,他們和張日清領導的省軍區同屬北京軍區管轄,軍隊與各軍分區和人武部又有同類相聚的天然情感,69軍親張日清疏劉格平應當是很自然的。不過這一點在當時并不明顯。

  1967年7月,中共中央試圖解決造成山西分裂的領導班子不團結的問題,便把山西省核心小組的成員召到北京,在京西賓館住下,由康生出面主持召開了一連串的會議。劉格平、張日清這兩位對頭和陳永貴等山西人要面對面地坐到會議桌旁邊。

  康生并沒有和稀泥,他嚴厲批評了張日清,表揚了劉格平。據說是毛澤東的意思,當時毛澤東就同山西局勢發了一條最高指示,讓一直旁觀的69軍站在劉格平一邊,支持劉格平。有人考證過這條最高指示的真實性,據說七月會議期間,在一次上廁所的時候,康生向劉格平傳達了這條最高指示,最高指示便由此漸漸傳開。另一種說法是七月會議上正式傳達了這條最高指示。⑥不管怎么說吧,七月會議之后,擁戴劉格平的紅總站很快就開動山西境內的宣傳機器大肆宣傳最高指示:

  特大喜訊

  偉大領袖毛主席發出最新最高指示:“給69軍的同志們講一下,要站在劉格平同志一邊,支持劉格平同志。”

  不管這條最高指示的真實性如何,在京西賓館舉行的七月會議上確實出現了一邊倒的局面,陳永貴也站出來當面批評了張日清。

  張日清略瘦,戴一副眼鏡,有儒將風度。他不大看得起陳永貴。張懷英任省革委會辦事組組長期間,親耳聽到過張日清背后貶低陳永貴,說陳永貴算個什么,大老粗,斗大的字認不了几個。張懷英把這番話告訴了陳永貴,陳永貴陰沉着臉沒說話。這確實是他的弱點,是他的敏感部位,他自己偶爾說說笑笑還可以,別人卻不能隨便亂捅的。張日清看不起陳永貴,陳永貴對張日清也有看法。張日清曾給本派人馬發槍,又向上級報稱槍支被搶。陳永貴知道此事后,便向中央告了張日清的狀。總之,陳永貴與張日清有前嫌。

  現在中央發話了,陳永貴對張日清便不再客氣。“我們的話你一句也不聽,”陳永貴訓張日清,“我們的話你聽上百分之二十,扣除百分之八十,你也犯不了那么大的錯誤。”⑦

  七月會議之后,擁戴劉格平的紅格平的紅總站楊眉吐氣,載歌載舞。擁載張日清的紅聯站受到的打擊,但是并不服氣,更沒有倒台。他們不敢說最高指示是假的,當時似乎沒有人膽敢偽造毛澤東的指示,可是他們可以說紅總站蒙蔽毛主席,欺騙黨中央,罪該萬死。兩派斗爭繼續進行,有些地方更是抓緊備戰,准備血戰到底。

  陳永貴越來越深地卷入了山西的上層爭斗。

  一次紅總站和紅聯站兩派的萬余人在五一廣場聯合開大會,劉格平、張日清和陳永貴都到了。會前兩派人馬說好,一方出一個口號領呼人,一方占一半座位,兩派發言的人數相等,喊口號不許帶派性。劉格平和張日清都按協議講了些平平穩穩的話,然后就輪到了陳永貴。陳永貴在話筒前一站,還沒說几句就冒出一句“我們要支持劉格平同志”。

  這等于是破壞兩派協議。紅總站的女口號領呼員立刻高呼:“堅持支持劉格平同志!”半邊會場就跟着喊支持劉格平同志,同時熱烈鼓掌。紅聯站的口號領呼員反應也很快,馬上高呼:“炮轟劉格平!”于是另外半邊會場就跟着喊炮轟。這時主席台上的人,包括劉格平本人,都盯着陳永貴使眼色,示意他圓圓場,別惹出亂子來。誰知陳永貴倔脾氣上來了誰也不理,對着麥克風重復了一句:“就是要堅支持劉格平同志。”

  這一下會場上就翻天了。紅聯站的群眾憤憤地往前涌,要與陳永貴辯論,紅總站的群眾也往前涌,要保護陳永貴同志,眼看雙方就要開打。劉格平見要出事,趕忙宣布散會,下令紅總站的人立刻退出會場。紅部站奉命撤退,武斗算是避免了,陳永貴卻被憤怒的紅聯站群眾團團轉住。不得已,陳永貴躲進主席台下的地下室。四個小時后,69軍旁軍部的大批軍人趕來勸說群眾退走,一直勸到晚上七點多鐘,才解了陳永貴的圍。⑧

  陳永貴自七月會議之后就明確地站在劉格平一邊,不過據陳永貴后來說,他對劉格平也不是沒意見,似乎是怨他對軍隊方面做得太絕。“他從七月會議回來以后,”陳永貴說劉格平,“尾巴翹得很高,不能正確對待群眾,對解放軍的態度很壞。我多次給他講過,他當場也聽,但下來以后有不少人幫了倒忙的,特別是他的老婆當了他這個常委會主任的家。”⑨

  由于劉格平存在着“尾巴翹得很高”的弱點,七月會議后一度失利的紅聯站找到了反擊的機會。當時,山西出了一本宣傳劉格平的光榮曆史的小冊子,上面宣稱“他對我們的祖國,對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立下了不朽的功勛,閃爍着不可磨滅的光輝。”說他對劉少奇的斗爭“對整個世界進步人類和革命人民,對世界革命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都有深遠的曆史意義和現實意義。”在山西長治東方紅電影院前還有一幅巨大的彩畫,名曰:“踏遍青山人未老”,一眼望去,劉格平的高大形象赫然與毛主席的光輝形象并列,甚至比毛主席還突出,還醒目。此外,山西造了許多毛主席像章,有人說其實是劉格平像章。經這么一提醒,觀者果然怎么看怎么像。這些罪狀均被紅聯站方面的謀士搜集起來運往北京。看看劉格平在山西干了些什么吧,他搞個人崇拜,要當山西的“土太陽”。這一條罪名放在前清該夠得上砍頭了。中共中央倒沒砍劉格平,但劉格平還是被召到了北京挨了批評。“劉格平,劉格平,”康生說,“你也不要臉?以毛主席為首,林副主席為副,什么叫以你劉格平為首?”劉格平挨了訓,紅聯站方面出了一口氣,將局勢朝有利于本派的方向扳過來一些。

  這時紅聯站方面又有人試圖拉陳永貴倒戈,加入自己一伙。紅聯站擁護的“劉陳劉”之中的劉貫一,曾親赴大寨找陳永貴做動局工作。陳永貴后來說:“動員什么?讓我們和他們一起打倒劉格平。我心里有數哩,黨中央支持劉格平同志,為什么他們要打倒哩?這我都了解。中央并不有對他們說過那樣的話嘛,仍然還支持劉格平同志,還保劉格平同志。”

  陳永貴死保劉格平,紅聯站方面只好反陳永貴。在晉東南,紅聯站系統的“聯字號”與紅總站系統的“紅字號”圍繞着陳永貴和李順達這兩位各自支持一方的大勞模展開了標語大戰。聯字號刷出毛主席和李順達吃飯時說過的話:“你做出了成績,我敬你一杯酒!”同時又刷出罵陳永貴的標語:“陳永貴是貧下中農的死對頭!”“學大寨不等于學陳永貴!”“全國學人民解放軍!”紅字號則針鋒相對地掛出了放大到真人大小的劉少奇與李順達握手的照片,大標語上寫道:“李順達反寨罪該萬死!”“農業學大寨!”“永貴好!”——兩派都有最高指示撐腰。

  有一次,與紅聯站一勢的兵團派幕后首領,五人宣言的簽署者之一袁振去昔陽參觀大寨展覽館,發現陳永貴有一段給日本人送糧被捕的曆史,袁振便將此事宣場起來,言下有整陳永貴叛徒的意思。陳永貴豈能容忍,當場就與袁振大吵了一架。袁振離開昔陽后又到陽泉揭陳永貴的丑,正巧陳永貴要去太原,在陽泉乘火車,兩人在火車上相遇,又是一場大吵。當時還沸沸揚揚地流傳着陳永貴系逃亡地主之類的說法,雖然叛徒地主等等純屬流言,陳永貴招傳流言者的恨卻是事實。

  到了這個份上,陳永貴再怎么表白自己沒有派性也不靈了。在山西的老百姓眼里,他事實上已經成了一派的旗幟,另一派的眼中釘。在中央的眼里,陳永貴的傾向性也是明擺着的。陳永貴自己也知道這一點。一次兩派鬧得不可開交,又到北京開會解決問題,有人暗示山西大亂要由劉格平和陳永貴這兩位派性嚴重的領導干部負責。陳永貴一瞪眼一梗脖子說道:“如果把劉格平、陳永貴殺掉能穩定山西二千萬人口的話,我們兩人情願,殺掉頭!”

第3章 平遙受困
返回 《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所属专题:吴思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历史 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