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第2章 卷入派性

第3章 平遙受困

  1967年8月初,晉中地區的兩大派組織在平遙縣開打。一派簡稱總司,屬張日清的紅聯站系統,與軍界關系甚密。陳永貴几個月前曾經當過總司的常委,因對待十月事件的態度不同而疏遠了。另一派簡稱晉中聯絡站,屬劉格平的紅總站系統,在十月事件上與陳永貴的觀點一致。

  卻說總司要在八一建軍節這天開大會熱烈慶祝。慶祝建軍節本是當地的傳統,“八一”在昔陽一帶几乎是僅次于春節的第二大節日。但是由于派性的關系,總司大肆慶祝建軍節似乎就有了向與軍區關系不睦的聯絡站挑釁的意味。聯絡站針鋒相對地抬出大寨抗衡,要在同時召開學大寨會議。當面鼓對面鑼一響,對台戲就唱開了。

  開了慶祝大會后兩派便上街游行。那平遙縣城能多有大塊地方?兩派游行隊伍相遇,始而對罵,繼而開打,拳腳交加棍棒揮舞磚瓦橫飛。如此一發而不可收拾,你打我砸,你攻我守,又加上大喇叭里整日對罵,平遙一片混亂。聯絡站方面的實力似乎相對弱了些,吃了虧,使派人火速赴京告狀,說總司反大寨,砸了他們的機搆。

  平遙和昔陽一樣同屬晉中地區,應當算陳永貴的老家。陳永貴又當着山西省革委會副主任,中央便派他赴平遙解決問題,促進兩派大聯合。

  8月7日上午,陳永貴到達兩派戰猶酣的平遙縣城。兩派的首領聽說陳永貴代表中央來了,都想把這位欽差大臣接到本派大本營落腳。陳永貴沒有釆取在這種情況下常用的和稀手段,甚至也不肯擺出表面上的中立來,他徑直到了聯絡站的大本營平遙中學,正如對立面攻擊的那樣,一屁股坐在了聯絡站一邊。聯絡站大喜,馬上在大喇叭里喊了出去,號召平遙人民不要受欺騙,要分清是非,實現無產階級革命派大聯合。

  總司在被動之中只好硬着頭皮宣傳陳永貴不在平遙,說聯絡站造謠可恥。這時陳永貴親自站出來講話了。他的聲音當地人都熟悉,果然老陳在聯絡站派的大喇叭里表態支持聯絡站,且且旗幟鮮明得無法做任何曲解。陳永貴說:“我們要團結在一起,戰斗在一起,勝利在一起!”

  總司方面的群眾被激怒了,對立情緒暴漲,大批人馬將平遙中學團團圍住,架起高音喇叭大喊:“叫你們死亡在一起,埋葬在一起,腐爛在一起!”

  是日,總司派的平遙縣武裝部部長連一民號令民兵進城,進城者一天兩毛錢補助,同時村里給記滿分。民兵進城后連一民又發放槍支。盡管他沒敢發子彈,但是馬克沁重機槍一架,明晃晃的刺刀一上,那陣勢也極是唬人。

  總司的圍困者圍着平遙中學叫罵,呼喊着要把陳永貴拉出來殺掉。陳永貴聽了,倔脾氣一沖,居然自己就站了出來,拿起喇叭叫道:“死了我一個,還有后來人!”

  總司方面的人倒一時愣住了。叫喊了半天,真的有機會抓住陳永貴打死了,又沒人敢下手。愣神之間,聯絡站方面已經將陳永貴拉了回去。此時中午已過,陳永貴被困在平遙中學已逾半日,午飯還沒有吃上,晚飯也沒有着落。眼下沖又沖不出去,食物又送不進來,聯絡站其它據點的戰況似乎也不妙,真是兵家所謂的內無糧草、外無救兵,陳永貴陷入困境。

  陳永貴被圍的消息迅速傳出。昔陽的領導集團大恐,火速商議對策。商量來商量去,除了派人前去探望慰問之外也拿不出什么妙策。這時當天晚上,北京方面也得到了新華社記者傳來的消息,周恩來總理下達四條指示,電令駐晉的69軍軍長謝振華接陳永貴出來,保證陳永貴的生命安全。謝振華雖然在心里傾向省軍區和紅聯站,但是他明白陳永貴的性命非同小可,立刻遵命派出一個營荷槍實彈的軍人奔赴平遙。

  紅總站的干將,二級半電焊工楊承效也聽到了陳永貴被圍的消息。這位專啃硬骨頭的武斗先鋒與陳永貴關系不錯,聞訊后立刻召集紅總站武斗的精銳部隊,十三冶的煉鋼工人緊急出動營救陳永貴。只見20輛十輪大卡車滿載頭戴柳條帽,手持鐵棍的精壯漢子向距太原不到200里的平遙揚塵而去。

  武裝部隊趕到平遙時已是凌晨。總司方面圍困平遙中學的勢頭未減,叫罵聲依舊。

  這一個營的軍人把機槍架在卡車上圍着平遙縣城團團轉,同時又有一個連徒手的軍人拿着毛主席語錄,站在三輛卡車上,呼喊着毛主席萬歲的口號駛入城中。見到這些正牌野戰軍來了,本來就與軍隊關系不錯的總司并沒有阻攔,也未必有膽量阻攔。軍人進入平遙中學,見到陳永貴,請他換上軍裝,上了軍用卡車,蹲在高呼口號的戰士中間撤出險境,退到四五十里外的祁縣住下。當夜,昔陽方面派出的李韓鎖、郭鳳蓮趕到祁縣探問,知道老陳安然無恙才放下心來。

  次日,來自太原的一萬多人的武斗隊伍開進平遙,將總司方面痛砸一頓,趕出了縣城。楊承效20卡車的驍勇的煉鋼工人在平遙的攻堅戰中大顯身手。在歸途上,楊承效又順手拔掉了几個紅聯站的據點,砸了太谷農學院。紅總站聲威大振。從此平遙易手,紅總站暫時占據了統治地位。

  平遙事件解決后,縣人武部部長連一民被捕,槍支收回,重機槍血衣等擺出來展覽。

  陳永貴凱旋般地返回昔陽。

  1967年8月13日下午,昔陽兩萬多群眾敲鑼打鼓歡迎陳永貴處理平遙事件歸來。縣委核心組組長王貴科陪着陳永貴以檢閱的姿態穿過歡迎隊伍,來到十一廣場。王貴科宣布歡迎陳永貴同志勝利歸來大會開始,然后鄭重其事地致了歡迎詞。

  次日,昔陽將原晉中地委的負責人揪來,在兩萬人大會上狠斗一場,抹黑臉掛牌子,痛痛快快地出了一口惡氣。陳永貴在這次批斗大會上做了動員報告。

  無論昔陽怎么為陳永貴貼金出氣,陳永貴自平遙事件之后在山西的聲望終歸是下降了。本來中央派他去平遙是解決矛盾的,他不但沒有解決了矛盾,反而激化了矛盾,自己也碰了一鼻子灰。這不能不使陳永貴無所不能、一貫正確的形象受損,也使派兵救他出來的謝振華頗看不起他。在背后謝振華與人談到陳永貴時從不直呼吸其名,只管他叫“白毛巾”。恐怕這不僅僅由于陳永貴總在頭上裹一條白毛巾,平遙事件處置失當也應該是產生輕視的原因之一。

  平遙事件的另一個后果,就是陳永貴更深更公開地卷入了山西兩派的斗爭。在昔陽流傳的一則軼事中可以看出陳永貴與另一派人馬的對立之深。

  昔陽與平定交界。平定屬陽泉管轄,而陽泉又是陳永貴反對的紅聯站和兵團派的勢力范圍。陳永貴回昔陽偏偏又非得穿過對方的領地不可。一天,陳永貴乘坐的吉普車正行駛在平定至昔陽的山路上,一群大漢迎面擋住了去路。

  司機按着喇叭,很硬氣地問:“這是老陳的車,你們想怎?”

  這伙大漢道:“我們截的就是這輛車!”說着,一位漢子把手槍伸進了車門,對准了陳永貴的腦袋。

  陳永貴一愣,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見他把嘴角叼的煙卷一丟,瞥了手槍一眼,右手狠狠拍了胸脯一把,說道:“開槍吧,朝這兒來!”

  就像圍困平遙中學的總司派一樣,拿槍對着陳永貴的大漢反而呆住了。陳永貴不慌不忙地又點起一支煙,打開車門慢騰騰地下了車,滿不在乎地站在車前環顧眾人。

  “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有多大膽量就使多大膽量。我等着哩!”陳永貴輕蔑地說。

  沒想到,這一群壯漢被陳永貴震懾住了。一位大漢竟撲通一聲跪倒,結結巴巴地說:“老陳,這,這,本來,不是我,我們願意干的,這,這是,打發我們,我們來的!”

  結果陳永貴勇敢無畏,光榮脫臉。但是紅聯站方面對陳永貴的敵視顯然不那么容易脫開了。紅聯站方面好歹也頂着山西的半壁河山,再讓這半壁河山聽從陳永貴的調遣談何容易——更何況本來已經很不容易。

第4章 省級領導換馬
返回 《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所属专题:吴思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历史 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