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第6章 受命解決山西問題

第7章 廬山上當

  這里回過頭來介紹一下陳永貴在中國最高層政治舞台上的表現。當時上台的機會有限,九大會議上陳永貴有過一個事先安排好的大會發言,雖然很榮耀,但只能算是一台事先排好的戲。真正有戲的還要算1970年8月的九屆二中全會。

  1970年8月盛夏,155位中央委員和100位候補中央委員上了廬山,討論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國民經濟計划。

  陳永貴在1969年4月召開的九大上被選為中央委員,這是他第一次廬山開中央全會,感覺挺新鮮,也有許多不適應。不適應之一是討論的問題生疏,不適應之二是周圍的南腔北調聽起來吃力,最大的不適應則是中央上層復雜的利害關系一竅不通。

  8月23日,毛澤東宣布開會,隨后林彪講話。陳永貴基本上聽懂了林彪的湖北口音。他頒揚毛主席是天才,說毛主席的領導是我們勝利的各種因素中間的決定因素。這些陳永貴都留心聽了,也懂了,并且覺得林副主席講得很好。林彪就是講得再重,陳永貴也不會覺得有什么不好。他對毛主席崇拜得五體投地。當時大寨發展黨員,陳永貴新黨員談話,必定首先宣布一條:“從現在起,你的一切都要由黨來安排了,你要是沒這個准備,就不要入這個黨。”他還會補充說:“毛主席和黨中央就是現在讓我去死,我也要去死。”

  8月24日下午,全會分組討論。陳永貴在華北組,組長是他早就認識的李雪峰。

  這天下午,陳伯達操着一口濃重的福建口音講了很長時間,陳永貴費了老大的勁才聽懂了一個大意。陳伯達說有人反對毛主席當國家主席,反對稱毛主席為天才。他引用了許多馬克思恩格斯的語錄,證明馬克思主義也是承認天才的,可是有人竟敢不承認毛主席的天才。他說:“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謙虛妄圖貶低毛澤東思想。”

  陳永貴聞言頗為吃驚。難道中央的斗爭也這么尖銳?難道竟有人狗膽包天反對毛主席?這種震驚和憤既的感覺,不僅陳永貴和李順達這樣的大老粗有,在座的几乎每個中央委員都有。大家紛紛叫嚷着要把膽敢反對毛主席的人揪出來示眾,批倒批臭,千萬萬剮。當天的華北組第二號簡報描述說:“大家聽了陳伯達同志、××同志在小組會上的發言,感到對林副主席講話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別是知道了我們黨內,竟有人妄圖否認偉大領袖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強烈的憤慨,認為在經過了四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黨內有這種反動思想的人,這種情況是很嚴重的,這種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是極端的反動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是沒有劉少奇的劉少奇反動路線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壞蛋,是反革命分子,應該揪出來示眾,應該開除黨籍,應該批倒批臭,應該千刀萬剮,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

  從這番痛快淋離的怒罵中可以感到華北組討論會場的氣氛。大家似乎都氣憤得難以控制,似乎唯恐對毛主席不忠。這份簡報又說,大家衷心贊成小組會上有人提出的“在憲法上,第二條中增加毛主席是國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國家副主席”和“憲法要恢復國家主席一章”的建議。

  林彪是贊成天才論和設國家主席的。他聽秘書念了華北組的簡報,贊許道:“聽了那么多簡報,數這份有分量,講到了實質問題。”至于林彪為什么率部大肆鼓噪,是他想撈點什么還是想替毛澤東說一些想說而又不好說的話,那只有天知道了。不過有一點是很引人注目的,即江青集團與林彪集團的態度基本相反,吳法憲和張春橋在小組會上唇槍舌劍地吵了一架。

  說起來像一個殘酷的玩笑:華北組的大老粗和大老細們一塊罵了半天,并且要千刀萬剮的那個反對稱毛主席為天才的“壞蛋”,竟然是毛澤東本人。

  8月25日,華北組討論會的第二天,毛澤東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下令立即停止討論林彪的講話,收回華北第二號簡報。又過了几天,毛澤東寫的《我的一點意見》印發至每位與會者手中。在信中,毛澤東說陳伯達“釆取突然襲擊,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大有炸平廬山,停止地球轉動之勢。”關于稱他為天才的問題,毛澤東寫道:“最后關于我的話,肯定幫不了他多少忙。我是說主要地不是由于人們的天才,而是由于人們的社會實踐。我同林彪同志交換過意見,我們兩人一致認為,這個曆史和哲學史家爭論不休的問題,即通常所說的,是英雄創造曆史,還是奴隸們創造曆史,人的知識(才能也屬于知識范疇)是先天就有的,還是后天才有的,是唯心論的先驗論,還是唯物論的反映論,我們只能站在馬列主義的立場上,而決不能跟陳伯達的謠言和詭辯混在一起。”

  陳永貴簡直暈頭轉向了。陳伯達錯了?錯了!上當了?上當了!林副主席不也說毛主席是天才嗎?毛主席怎么又說林副主席和他的意見一致?過了几天,陳永貴又親耳聽到毛澤東在大會上談起國家主席的問題:“我說誰想代表人民,你去當嘛,我是不干。

  你把廬山炸平了,我也不干。你有啥辦法呀?”

  原來又是毛主席本人反對毛主席當國家主席,而自己還表示擁護毛主席當國家席呢。

  陳永貴回到昔陽之后嘆道:“我們每天喊的是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由于我們認真讀書不夠,識別真假馬列主義的能力不強,毛主席頭天指示,第二天就忘了,就不跟了。在九屆二中全會時,第一天毛主席指示要開成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但到第二天就忘記了,就上了陳伯達的當,受了陳伯達的騙。”

  陳永貴在昔陽有一貫正確之譽,說起上當受騙大概覺得挺丟臉,便補充道:“在九屆二中全會上受騙的同志不少,使一段時間整個開不了會。在位的中央委員很大部分都受騙上當了。原來也不知道,最后毛主席《我的一點意見》光輝文獻一發表以后,才知道陳伯達一人搞的鬼,他到處煽動,點火,蒙蔽其他同志。”25

  廬山會議之后,中共中央宣布對陳伯達進行審查。陳伯達從此倒台,至死也沒抬起頭來。李雪峰作為華北組負責人簽發了第二號簡報,后來也因此被打成林彪反黨集團的主要成員,被“永遠開除黨籍”,直到1982年才平反。陳永貴初上廬山,便領教了上層斗爭的殘酷和撲朔迷離。

  廬山會議期間,群賢畢至,要人云集,會下的各種活動也很多。當時北方14省農業會議正在昔陽舉行,山西方面在中央催促下起草了一個學大寨的決議,并專門派人送上廬山請陳伯達指教。陳伯達看過果然改了几處。其中一處的原文說大寨是毛主席親自樹立的一面紅旗,陳伯達道:“學大寨是客觀規律,什么叫樹立?”大筆一揮,將“毛主席親自樹立”抹去,改成學大寨是客觀規律。單純從文字上說,陳伯達這一改改得高明。他把學大寨的個人意志色彩抹去,強調它是不得不然的客觀規律,而客觀規律當然是最有力量的。但是陳永貴對毛主席忠耿耿又沒讀過正經的理論書,不知即便是偉大領袖毛主席本人也需要拉出客觀規律來為自己的決策辯護。他只是覺得心疼。把毛主席親自樹立這几個字抹去不是貶低大寨么?“他給改啦!”陳永貴后來說,“他吱一聲一勾,說是客觀存在。這樣激烈哩呀。你看那個資產階級司令部干擾破壞,那不是活生生的事實在那里存在着嘛!”26

  最后要說一下,盡管陳永貴在中央和省里的政治舞台上常有磕磕絆絆甚至暈頭轉向的時候,但是在學大寨這個政治問題上他絕對是堅定明確的。這一點可以說是他的自覺的政治活動的中心。

  據陳永貴自己說,九大期間,他曾經當着李雪峰、鄭維山和解學恭的面哭過一場,懇求他們不要反大寨。

  李雪峰和鄭維山當時都是北京軍區的負責人,而謝振華及其所率的69軍正歸北京軍管轄,陳永貴與謝振華明爭暗斗于北京軍區的利益有損,李雪峰和鄭維山自然有理由對陳永貴表示不滿。

  由于陳永貴與謝振華不和,軍界對陳永貴有意見的人不少。軍人與李順達的關系好,當着李順達的面就說:“九大,十大,李順達的票數比陳永貴多!部隊就不投他陳永貴的票!”當時的武漢軍區司令曾思玉在一次會議上公開講過:“以后不要再提學大寨了!

  不要老號召去大寨參觀!”曾思玉也是大老粗,放了炮陳永貴也怎么不了他,后來在一上會上罵他几句出出氣也就算了。可是李雪峰鄭維山管着本地的軍隊,位高言重,陳永貴不能不去搞好關系,便去求他們不要更說大寨的壞話:“你反我一個人無所謂,”陳永貴說,“懇求你,你要要反大寨。我自始至終在大寨那里工作,我知道大寨人是怎么樣執行革命路線的,堅持毛主席革命路線進行了斗爭,它對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是做了一定成績的。”說着說着眼淚就下來了。

  李雪峰被開除黨籍后,陳永貴后悔不已地在昔陽的一次大會上說:“這件事現在考慮是我犯錯哩,一件很不應該犯的哩。就是在九大期間,到林賊死黨那里去懇求不要反大寨。你看你,不是斗倒是懇求他干么哩!這一懇求,他媽來越來越起勁啦,越加起勁哩來。我就這件錯誤。……還擠兩眼淚懇求人家,懇求了以后,他們反大寨的勁更來了。

  去你的吧!……那個時候山東的文件就出了,就是提出不學大寨是反動大寨,不學大寨是歪門邪道,不學大寨就是走資派的那個。你看,你不是給他扣上走資派帽了?為什么懇求他不要反了?”B27——無論是軟是硬,是攻是守,目的只有一個:維護大寨的聲譽和利益。

第8章 注釋
返回 《陳永貴:毛澤東的農民 3...
所属专题:吴思作品精选
所属分类:历史 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