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35章 : 戲耍劉曉茜

第136章 : 再遇云瑾蘭

  五一期間,在公司上班的人不多。也就是那么一會兒,才看了半頁的合同。重新收好合同,進得停車場,駕上那輛比亞喬摩托車向那個什么華海什么外貿公司開去。兩家公司,也是算不得遠。七拐八彎,繞來繞去后終于抵達了那家外貿公司辦公大樓外。

  徑直上了二十一摟。和茂遠集團那龐大規模不同的是,這家公司僅占了兩層樓而已。但純以外貿公司而論,在這種黃金地段需要占用兩層摟面,也算是個不小的外貿公司了。和前台說明了來意,趁着她打電話通知之時,劉青地眼神在里面四下掃射了一圈。雖然是五一加班時期,但也是員工滿滿。忙忙碌碌。比之茂遠集團那寬闊的辦公環境,員工之間的間隔小了,顯得有些擁擠。但是瞧這幫人。熱情倒是不錯。一眼瞄去,几乎沒見什么偷懶的人。

  才等得片刻,就見到一個二十來歲地女孩俏生生道:“是茂遠集團的劉先生嗎?這邊請。”

  跟着她從樓梯上了二十二摟,徑直去了一個足有三十來平方的無人大辦公室。招待劉青坐下后,女孩歉然道:“我們云總正在召開個緊急會議,請您稍等片刻。”

  云總?劉青微微一愕,但迅即釋然笑道:“反正我空閑的很,多等一下也是無妨。”

  “想不到先生這般豁達,比起以前來地人態度好多了。”女孩兒似是松了一口氣的說道。同時手腳利索的幫着劉青沏上了茶。

  劉青坐在沙發上,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呷了一口熱茶。舌尖至舌根細細品味一番,芳香滿口,苦澀過口,滿嘴余香。不由開口贊道:“好茶,這是上等的雨前毛尖吧?”劉青也是沒想到,這個老總竟然喜歡喝自己一樣的毛尖。

  “劉先生竟然是個懂茶地人。我們云總一定會很高興的。”女孩兒坐在了對面,歡愉笑道:“我在這當秘書已經兩年多了,還沒見到几個人一口就能品出這是什么茶地人。”

  劉青暗忖我哪里懂什么茶,不過是天天喝這個雨前毛尖。時間久了。味覺再遲鈍的人,都能一口嘗出這茶。也不解釋,很愜意的半靠在沙發上。隨性問道:“怎么,我們公司之前來的人,態度不怎么好?”

  這句話似是說到了那女孩兒她苦處,皺着眉頭有些嫌惡道:“你們茂遠集團地實力雄厚,名頭很大。有些傲慢也是理所當然的。”

  劉青只是呵呵一笑。就揭過不提。轉而將眼神打量起室內裝修了起來,順便又一搭沒一搭的和那女孩兒扯着。也算是探查敵情。看得出來,她這個云總也是個蠻有品味地女人。這間辦公室內,沒有像普通有錢老板一樣裝飾的奢侈豪華。而是簡約之中。處處透着獨具匠心的別致之處,處處講究着舒適。從這一點中可以看出。她絕對是那種將辦公室當作家的工作狂。然而,當劉青地眼睛看到辦公桌后牆壁上的飾物時,卻是瞳孔微微一收。開始謹慎了起來。這個女人應該是個相當不好對付的人。別稿不好陰溝里翻了船。

  只見牆壁上對稱掛着一對潔白玉潤地象牙。而象牙中間,則是掛着一竿雙筒獵槍。劉青當然認得這種獵槍。非洲大多數偷獵者都是用得這種大威力獵槍,即便是犀牛大象這種皮厚肉糙的大型動物。只要被這種獵槍打到要害,也是凶多吉少。除了偷獵者外,也有一些組織非法地邀請世界各地一些喜歡打獵地有錢富豪等等,收取報酬來帶着他們享受偷獵的樂趣。這種經營方式,比自己直接偷獵賺得更多。劉青早些年,也在戰火連天的非洲待過一段日子。自然懂得其中的門門道道。

  她能把這槍和象牙掛在辦公室里。也就是說,即便這不是她自己獵的。那她也是個喜愛打獵的女人。這種通常更受男人歡迎的嗜好,若是出現在女人身上。那就說明了她絕對不是一個性格柔弱的女人。或許性格剛硬,或許有野心,更多表明了她是一個強勢而喜操縱地女人。這種女人,往往十分的難以對付。難怪,俞曼珊出門之際,會讓自己小心謹慎。

  見劉青把注意力集中在象牙和槍上,女孩兒略微有些自得道:“聽說這是我們云總親自獵殺的大象。”

  啪,劉青點上了一支煙。不知不覺間,心頭竟然產生了一種想要征服那個未曾謀面的強勢女人地欲望。眼神又是落在了靠着外牆的一面單向玻璃牆上,這樣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面員工們的忙碌場景。嘴角露出了一抹淡笑:“想不到你們老總,還有窺人隱私的癖好。”

  “我不認為這種行為叫窺視癖。你難道不覺得裝上這一面玻璃后。會大大提高員工地積極性么?劉青。”一個略帶熟悉的味道,從辦公室門口響了起來。

  劉青詫異回頭。卻是讓他略吃了一驚。劉青也不是沒有想過那個云總會是自己有過一次情緣的云瑾蘭,但畢竟華海市這么大,人口兩千余萬,其中姓云地也不知道有多少。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湊巧的事情?然而。有些事情偏偏就是這么湊巧。才隔了短短几天。劉青所認為的那個很有可能這輩子無法再相娶的女人。就這么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眼前。只見她穿着一身有些休閑味道的白色衣衫,與她潔白細膩的肌膚相得益彰。數公分的高跟鞋。恰到好處的將她高窕凹凸的嬌軀襯托得嬌嫩美感十足。

  “云總。“那個原本還在和劉青有說有笑的女孩兒急忙站起身來,打着招呼。

  云瑾蘭靜靜地注視着這個男人。這個這些年來唯一讓自己捉模不透男人。更是閃電般的,和自己發生了性關系的男人。十好几年地時間了,云瑾蘭還是第一次讓除了自己死去丈夫外的男人進入自己身體,也是人生第一次以羞人姿勢跨坐在一個男人身上。主動達到極致。她有些琢磨不定,這個劉青究竟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原本按照她的打算,是這輩子都不想再去聯系這個男人了。雖然這個決定,讓她這些夜來一直輾轉難眠,但她相信時間久了,終究會沖淡一切。這個男人,終究會在自己心中逐漸消失。究竟他是有意,還是無意?雖然在他眼睛中表現出了詫異的神色,但她也知道,有些演戲高手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自己眼神表達的內容。

  神色微微復雜的看了劉青一眼,揮手讓秘書出去。踩着高跟鞋。直走到她辦公椅上。側着身子坐下,目光冷冽地望向劉青。

  而劉青,也是很快從吃驚中恢復了過來。十分鎮靜地看着這個與自己有過歡愉的女人,不可否認,這個成熟到骨子里的漂亮女人。一舉一動都對自己有着相當地吸引力。

  兩人就這么一直互相注視着。直到良久之后。云瑾蘭也是終于熬不住了,為自己點上了一支細長的女式香煙,輕輕吸了一口后。表面坦然地看着劉青:“請問劉先生到鄙公司有何貴干?如果沒有什么重要事情,恕我不奉陪了。”

  擺明了想和自己撇清關系。以為自己是尋根究底追她而來。劉青略一皺眉。灑脫的聳了聳肩膀:“云總過慮了,我這次來,是代表茂遠集團的經貿部來和您磋商合約糾紛地事情。”本來想開口叫瑾蘭姐地,然而見她并沒有和自己繼續攀親帶故的打算。而劉青也向來沒有以熱臉貼人冷屁股的愛好。索性順着她叫劉先生的生分口氣,直接回了句云總。多年來的浪子生涯,各式各樣地女人經曆過無數。其中多數是一夕歡愉后,就各奔東西。從此生活再無交集。心頭雖然對云瑾蘭有些戀戀不舍。但哪里會像個毛頭小子般,拿得起,放不下。

  這句話聽得云瑾蘭是心中一陣不平衡抑郁,自己是強忍着種種難受的感覺才說出了那種冷冰冰地話。然而內心深處。仍舊在苦苦掙扎着,甚至已經想好了怎么應對劉青對自己的猛烈攻勢!然而。讓云瑾蘭料想不到地是。劉青好似個沒事人般,好似從來沒有占有過自己身體般輕松愜意。一副公式化的口吻,讓云瑾蘭就像是全力打出一拳,卻打在了棉花上不可着力一般地難受。

  嘴角拄着絲冷笑。聲調有些顫抖高昂道:“劉先生,你不認為你地話過分了些么?所謂合約糾紛。那是你們茂遠集團單方面造成地。磋商?我為什么要與你磋商?合約上寫得清清楚楚,若是你們提供的貨物出現質量問題地處理方針。我不認為這還有什么磋商的余地。”

  可憐地劉青。雖然是個歡場老手。但情場上,卻還生嫩的很。有些詫異云瑾蘭那突然變化的語調,也未能仔細體味到她此刻的心情。有些摸不着頭腦道:“云總這話才叫過分吧?這天底下還沒有商量不了的事情了?雖然是我們茂遠有錯在先,但問題的根本是需要解決問題。而不是簡簡單單地賠償了事。”心下暗忖,即便是兩個陌生人。也沒必要這樣決絕吧?更何況,兩人之間尚有深層次的肉體接觸。一夜夫妻百日恩,兩人即使稱不上夫妻。怎么連一點恩情也沒有?

  劉青哪里料到,真是兩人的那些恩情,才讓他遭受如此待遇。若是今天換作任何一個人來。云瑾蘭至少還是願意坐下來一起商討解決問題的方案的。

  聽得劉青地話。云瑾蘭更是冷笑不迭,強作優雅的吸着女式香煙。站起身來,抱着雙手在劉青面前踱來踱去:“劉先生。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現在。請你離開我的辦公室。一切事情,我都會委在我地律師和你們茂遠集團照面。我會嚴格按照法律程序來處理這件事情。”云瑾蘭實在不願意和劉青繼續接觸下去,她心中明白地很。這個除了自己丈夫之外,第一個占有自己身體的男人現在在自己心中的分量之重。若他尚是單身。云瑾蘭肯定會想盡辦法將他收攏在身邊。然而,偏偏他……

  劉青這次可算是碰了一鼻子灰,苦笑不迭。都几天和云瑾蘭接觸,發覺她這人還是很好接觸地。然而,此時卻是深深地感受到她的難纏。這件事情,算是給自己辦砸了。只是就這么灰溜溜的回去,然而這件事情恐怕已經不止關系到自己臉面問題了。更是牽扯到了慕晚晴和俞曼珊地尊嚴問題。劉青甚至已經可以預想到了。劉曉西會張牙舞爪的向俞曼珊諷刺她地男人怎么怎么着沒用。連這點小事兒也辦不好。

  一想到此處,劉青皺着眉。低着頭點上支煙。緩緩起身走到了云瑾蘭身旁走去。惹得云瑾蘭嬌軀一陣緊繃。芳心亂跳,胡思亂想着他莫非是又想和自己怎么怎么着?自己究竟是順從他,還是積極反抗?一定要反抗,若是再給他得到自己。只會讓他的想法更加肆無忌憚,以為自己不過是個破爛女人隨便他玩弄。

  心一橫。面色冷艷地嬌叱道:“劉青,這里是辦公室,請你注意些行為。”

  劉青沒有聽她的話,直接走到距離她只有半步。這才深深她注視着她,淡淡道:“瑾蘭姐,我承認你是一個漂亮,性感,氣質高貴。而對我有着十分吸引力的女人。”

  那一句瑾蘭姐,卻是聽得云瑾蘭心頭輕輕一顫。早先筑起地心理防線几乎崩潰。但是后半句聽着是在稱贊自己,然實際上卻是個轉折。頓讓她將一顆芳心弔在了半空之中。轉折前半句是好話,后半句就絕對不會那么好聽了。

  果然,劉青噴出了一口煙。神態中顯出一片濃濃的失望神色:“但是現在,卻發現你竟然是個蠻不講理的女人。你,太讓我失望了。”

  這句話,仿若利刀一般直刺云瑾蘭那顆脆弱的芳心,狼狠地在她心口上刺了一刀。原本還有些血色地面容,頓時煞白一片。睫毛眼頰輕顫不止,几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了几個字:“劉青,你給我滾。”聲音之中。有種說不出的悽涼。兩粒晶瑩的苦澀淚水,到了此刻。終于控制不住地從眼睛中滾落下來,直落到了心里。

  劉青也是沒想到自己那句話對她的殺傷力竟然會如此之大。原本以為像云瑾蘭這類的有錢女人,對于性方面應該十分的開明。和自己那一次歡愉,不過是她歡場中很普通的一次。所以,她才會并不將自己放在心上。然而,現在卻是隱約的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若是她對自己毫不在意。又怎么會因為自己這句話而如此失態?歡場之中,劉青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情場,卻是和歡場有着天攘之別。女人地心思之詭異,就算是號稱情聖地人也無法完全琢磨的透。若是真正計較起來。劉青除了他那次慘敗收場的初戀外,還真沒好好談過真正地戀愛。對于女人地身體結搆了解程度可以說是達到了大師級別。但對于女人心思的了解程度,卻還是新手入門小白級。

  見得她花容失色。悽然淚下地憤怒模樣。劉青心頭沒來由閃過一絲淡淡地不舍,也沒有因為她那句話,而心生怒意。從口袋中取出一塊干淨的手帕,眼神柔軟的試圖幫她擦拭着眼淚。

  “啪!”云瑾蘭絲毫不領情的拍開了劉青地賊手,煞白地臉色沒有任何回暖地跡象:“給你十秒鐘的時間。你再不走,別怪我不客氣。”

  聽得了她這句話。本來想幫她擦拭完淚水就走地劉青。反而是將手帕塞回了口袋之中,回過頭去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以極為舒適的姿勢靠在了沙發背上。翹着二郎腿。眼睛瞇了起來:“我就不走了。我倒是想見見。云總想對我怎么個不客氣法子。”

  “你,你。你無賴。”云瑾蘭沒想到劉青這家伙如此固執。生氣地威脅道:“你再不走我報警了。”

  “你報警也好,就算是你把國安局抬來。“劉青品着微微苦澀的二道雨前毛尖,神情淡然而決絕道:“除非把我斃在當場,抬出去。否則……”話未說完,但其中地意思卻是表達了出來。

  這下云瑾蘭報警卻是不敢了。她上次也見識過劉青是給刑警隊人什么臉色。萬一真的把他弄僵了。事情怕是不好收拾。思前想去也沒好辦法。只好猛跺着腳道:“劉青,你究竟想怎么樣?你這個蠻不講理的無賴。”

  “我是無賴,可是是誰先蠻不講理的?“劉青一臉若無其事地瞄着云瑾蘭。

  “我是蠻不講理的野女人,反正你罵都罵過了。我就不講理到底了。”云瑾蘭同樣是個倔脾氣。牙一咬,索性上前拖着劉青胳膊,自己動手趕他。只是以她的力量,卻是絲毫拉不動劉青。反而在用力過猛的反作用力下,“啊”的一聲向沙發上倒去。

  那具惹人噴血地妙曼嬌軀,就這么迎面倒在了劉青身上。兩人之間地姿勢,仿佛就向是一對熱戀地中的情侶一般,女人偎依在心愛地情郎懷中。一時間。兩人都是靜止了下來。劉青感受着那具對自己十分具有吸引力,既陌生又熟悉地彈性十足,柔軟的嬌軀。壓抑了數日的欲火。漸漸地膨脹了起來。

  云瑾蘭也是嗅到了劉青身上那令自己芳心一陣紊亂地雄性氣息。直感覺到身軀一陣發軟,靠着他那健壯地胸膛臂彎。那種留戀的滋味又是浮上心頭。然而,劉青身體上的變化,卻是讓她嬌軀驟然一緊。迅即也是清醒的認識到自己和他之間仍舊處在敵對狀態。緋紅着臉,掙扎着想要爬起來。然而手臂在他身上一撐。卻是眉頭一蹙,哎喲一聲又重新落回了他懷中。面色之中有些痛苦。但仍舊是固執地想要再爬起身來。

  劉青見狀,急忙一把攬住了她,不讓她再胡亂起身。輕輕在她右手地手腕,肘腕,胳肢窩等附近地韌帶嘗試着捏了下。直到胳肢窩處。云瑾蘭才眉頭緊皺的輕哼了一聲,又羞又恬的掙扎道:“劉青,你這臭流氓,放開我。”

  “別亂動。你地手臂韌帶有些拉傷了。”劉青雙手以柔軟力量鉗制住了她,皺眉道:“我幫你先揉揉。”說着,騰出一手,拇指探進她肢窩內,另外四指則是搭在外側,輕輕扭捏起來。

  云瑾蘭大駭,那里可是自己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哪里容得他這么揉捏。被他捏上后,一陣陣異樣酥麻感覺傳向全身之余。忍不住紅着臉劇烈的掙扎了起來:“劉青,你放開我。我不需要你幫我捏。”如果再不掙扎,那酸痛麻癢后的舒適感,會讓自己恬不知恥地呻吟起來。云瑾蘭,可不想在對他第二次投降。

  “啪!”劉青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在她翹臀上。見她身子一僵硬,但迅即軟化了起來。也老實了不少。這才哼哼道:“亂叫個什么勁?就是你我才幫着捏兩下次,換作別人,求我都懶得捏。”

第137章 : “怕”老婆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