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36章 : 再遇云瑾蘭

第137章 : “怕”老婆

  也不顧云謹蘭的反對,繼續在她那處輕輕揉捏着。以劉青的出身,對于各種傷勢都有着丰富的應對經驗。區區小小的韌帶拉傷,自是手到擒來。他倒是一臉嚴肅,專心致志的在幫她治療。然云謹蘭的感受卻是不同了,只覺得劉青那只粗糙而有力的手,如蘊含着魔力一般,讓自己全身上下都忍不住輕顫起來。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欲望,被他一點一點的勾帶而出。終于,那些酸痛感覺傳遍全身之余,令得她愈發舒適起來。粉面雙鬢緋紅,喉嚨深處忍不住發出似是享受的輕輕呻吟之聲。

  原本劉青倒是已經沒有了什么邪念,待得她這么似喘非喘的嬌吟聲傳到了耳朵之中。淡淡的女人味道亦是無時不刻的撩撥着他的嗅覺。禁不住也是呼吸急促了起來,雙手似是着了魔一般,順着她那的肩膀向下而去。按在了那對保養極好而依舊堅挺無比的丰滿酥胸上。

  嚀。云謹蘭在同一時間,發出了一聲銷魂蕩魄的呻吟之聲。仿佛更是給了劉青心理上的鼓勵,從一開始的小心謹慎,漸漸地開始肆無忌憚的蹂躪起來。各種各樣純熟而別樣的手法,——在她身上施展起來。不知不覺間,云謹蘭上衣已經半解。然而就在劉青一只手順着她柔嫩光潔小腹向下探去的時候。云謹蘭那半伏在劉青身上的嬌軀驟然一緊,小手兒死死的抓住劉青的大手。那原先半閉着眼兒似是在享受着輕輕呻吟的她,眼神之中,卻是露出了復雜難明的神色。

  此時的劉青,雖然已經欲火膨脹。然而卻非是個真正無賴,既然她用行動表示了反對。也是立即制住了動作,抽回了雙手。嘴角掛上一絲無奈地苦笑。

  云謹蘭此時已經被他逗弄得欲念叢生。只是靠着腦海之中殘留的最后一絲理智氣明。才勉強制止了劉青。她心中也是隱約明白,如果再不阻止他。很快,兩個人就會在這間辦公室里發生些什么事情。上次在汽車上。可以說一時激情難以控制。雖然沒有后悔,只是因為自己連電話號碼都沒有留下,就決絕的和劉青分開。這已經讓她數日來夜不能寐,吃喝無味。就連她戒掉多年地香煙,也被她重新抽了起來。不得不承認。這個有些深邃滄桑眼神的男人已經強行闖入了自己心中。而他給自己帶來的沖擊力和快感體驗,也遠非那些道具可以比擬。

  云謹蘭深深地知道,若是一錯再錯。恐怕以后自己會越來越無法拒絕劉青。無法抵抗一個有妻子的男人,這與她人生的道德觀并不相符。

  掙扎着從劉青身上爬起來,背過身子。臉頰紅潤地飛快將自己凌亂地衣服穿好。回過頭去,眼神之中對這個男人有些歉意。畢竟一開始他在挑逗自己的時候,自己并沒有拒絕。然而,在最后緊要關頭,卻又拒絕了他。弔得人不上不下的難受。心中對他的怨恨,忽然削弱了不少。

  “謹蘭姐,很抱歉。剛才我一時沒控制住,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中。”劉青苦笑而歉然的站起身來,也是整了下衣衫。淡淡道:“還有,很抱歉我之前地態度。那只是我個人的行為,和公司無關。如你所願。這份合同一切都按照法律程序辦事吧。耽誤了你不少時間。告辭了。”說罷。拿起茶几上的文件袋,轉身向門外走去。

  云謹蘭開始暗恨起自己那丰富的閱曆和敏銳的觀察力了。劉青嘴上說的瀟灑。然而,苦笑的眼神之中,竟然藏了一絲隱隱約約地不舍和依戀。語調之中,更是隱含着一股發自內心的失落感。正是那抹眼神,又是鑽入了她心屝之中,輕輕撩撥了一下她芳心之中那根敏戚的弦兒。

  “難道你忘記了你對我的承諾,就想這么一走了之么?”待得他手觸碰到了門鎖之時,云謹蘭心頭輕輕顫悸着。內心深處地掙扎,終于感性臨時戰勝了理智。一句話脫口而出。

  劉青放下了手,愕然回首:“承諾?”

  “既然想不起來,那你可以走了。”云謹蘭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啪。劉青拍了下腦袋,苦笑道:“謹蘭姐還惦記着那頓飯啊?”

  “我是在惦記一頓飯么?”云謹蘭嘴角冷笑不迭:“我是在惦記着一個男人的承諾。”一想起劉青那次放自己鴿子,心中不覺又是來了氣。長這么大了,還是第一次被人放鴿子。偏偏當事人放得還一派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呃,如果謹蘭姐中午沒事地話,那就一起賞光吃頓飯吧。”劉青摸着鼻子苦笑了起來。

  “你這算是什么表情?既然不情願,我看就這么算了。”云謹蘭氣得牙直癢癢,別的男人想請自己吃頓飯都難如登天。眼前這可惡地家伙卻好,自己都這么恬不知恥的再三提出來了。他卻還要一副不情不願的可恨模樣。

  劉青忙收起臉上的苦瓜模樣,裝出了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我這不是怕你中午有事么?這樣吧,中午就中午。我請客,地方隨便你挑。”

  請頓飯而已,用得着演得就像是赴刑場般的慷慨就義狀么?本來沒打算好好宰他一頓的云謹蘭,此時卻有狠狠讓他出一次血的沖動。剛想開口說什么時。劉青突然插口道:“對了,好久沒吃川味火鍋了。要不……”

  “我不吃辣。”云謹蘭心中直是冷笑,這就是所謂的地方隨我挑?這家伙還真“大方”啊!

  “那樓上摟的面不錯,什么大排面鱔絲面的隨便你挑,管飽。”劉青拍着胸脯,說到大排面的時候仿佛是在說請人吃鮑魚龍蝦般的豪邁。

  云瑾蘭剛想開口說直接去吃龍蝦鮑魚之類,忽而旋即想到劉青應當不是什么有錢人。穿得衣服很普通,開的車也很普通。雖然說很懷疑他履曆上那好几年的時間在當“民工”是假的,但估摸着也應該不會是什么賺錢的事情。否則的話,他何必要去茂遠公司當個普通員工?而且他也應該沒什么后台,不然的話,也不會在節假日的時候,被劉曉西派來做這件苦差事。想到此處,心中一軟,也涼解了他的“小氣”。點了點頭道:“那就去吃鱔絲面吧,我很喜歡吃面。”說到底,其實自己對面條是沒有半點好感。

  “喜歡就好,到時候多吃兩碗。”劉青抬手看了下手表,忽然夸張道:“呀,現在才十一點。還早得很嘛,我可沒有在飯桌上討論公事的習慣。瑾蘭姐,你看……”說着,一臉誠懇地揚了揚手中的文件袋:“要不,我們先把公事了一了?瑾蘭姐?”

  云謹蘭氣絕。很想抬起玉足踹扁他那張假裝誠懇的臉。這貌似老實的家伙,真是太狡猾無恥了。竟然想用一碗鱔絲面來賄賂自己辦事?他難道不知道那份牽扯了數千萬的合同,如果自己緊咬不放的話,至少要讓茂遠公司賠償上億么?

  然而又是想起了他在公司應該沒有勢力,被人逼看來做這件事情。如果萬一處理不好。可能會丟了飯碗。心下一軟,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到這邊來談。”說罷,直接走到了沙發上坐下。云謹蘭也不是沒有想過,如果他丟了工作的話,自己也能隨時給他一份。然而閱曆已深,頗知人情世故的她。卻是知道有些男人的自尊心強的可怕,一旦不小心傷了他的自尊心。或許。一輩子也無法挽回了。

  當然,在商言商。云謹蘭也不能拿自己公司的利益胡亂做人情。只是在和劉青商談的過程中,在保障自己公司利益不受損失地情況下,主動的做出了不少讓步。

  “這樣吧,那批質量有問題的貨物你們公司弄回去自己消化。但是得在三天之內將貨差補齊,并且得保證新貨無任何質量品次問題,并出資這部分貨物地來回運輸費。此外,貴公司再須額外補償我們三百萬作為名譽損失費。”一通談下來后。云謹蘭決定暗下幫襯劉青一把。若是按照這個條件解決問題,劉青可是為茂遠立了大功勞。茂遠新上任的總裁慕晚晴她也有所耳聞,是個干練而睿智的女帥。如果連這等大功都能無視,云謹蘭倒是可以考慮真正勸劉青從那個毫無前途可言的公司辭退了。

  談到名譽損失費,云謹蘭也是頗為無奈。這次和茂遠經貿部的合作。還真是失敗之極。竟然因為對方是超級大公司而放松了警惕,被一批次品貨物魚目混珠地運到了國外客戶處。若非云謹蘭和對方合作多年,互相間信譽和感情都十分到位。這才免于早就一起國際貿易糾紛。否則的話。光一場官司就能將自己這家貿易公司拖入無止境的麻煩之中。僅對茂遠提出三百萬補償。已經是天大的讓步了。也勉強能對自己公司交代過去。若是換個人來,即便云瑾蘭願意和談的話,至少也要開口賠償三千萬。剛好是茂遠這樁生意約莫地利潤數額。她完全知道。茂遠經貿部那幫人對初級供應商的壓價之狠。

  “謹蘭姐,我不同意你這個提議。”劉青好整以暇的點上了一支煙,皺着眉頭噴了一口煙:“前面的條件,我可以做主答應下來。但那補償三百萬……”

  哦?云謹蘭心頭一緊。環抱着雙手,背靠在沙發上。神色冷然地看着劉青:“那按照你的意思。應該補償多少?”倒不是云謹蘭十分在意這三百萬錢,這是一個態度問題。劉青若是還想壓價。其中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他根本什么都不懂,只是偶爾知道了自己就是蘭眉外貿的老總,想自告奮勇靠關系來擺平這件事情,而作為晉升之資。第二,那他就是一只不懂好歹而喂不飽又得寸進尺的白眼狼。無論他是哪種人,云謹蘭都會躲得他遠遠地。不會再給和他真正有半點接觸。也怪不得云謹蘭如此小心謹慎,多年來的商業生涯之中。爾虞我詐,別有用心的事情見得太多了。

  “三千萬。”劉青神色嚴肅的豎起了三根手指:“雖然再多地錢無法挽回貴公司在名譽上的損失。但我認為這是最佳地補償價格,再說,這三千萬也差不多就是這次交易中茂遠公司的利潤。也就說,公司不會遭受太大地損失,頂多只是白忙活了一場。”

  云謹蘭愕然地看着劉青那張認真的臉,翹起的二郎腿不由得放了下來。不解的身着劉青:“你究竟是茂遠公司的,還是蘭眉公司的?”這個劉青,為什么做事會每每出乎自己的意料?

  “這和我是哪個公司的無關。”劉青聳了聳肩膀,坦然道:“我知道謹蘭姐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想把大事化小。然而,我的人生觀卻告訴我。不論是個人,還是公司,或者是一個國家。如果做錯了一件事情,如果無法挽回的話,那就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這次事件,本身就是茂遠公司自己的錯誤。由它承擔責任也是合情合理的。謹蘭姐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將其訴之法庭,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做錯了事情,總要去彌補的。能夠彌補一樁錯事,也是件快樂的事情。如果不懂得去彌補,只會讓茂遠集團在有朝一日走向滅亡和崩潰。”頓了一下,劉青的眼睛有些迷茫和黯然,淡淡而感慨道:“可惜,這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明知道錯了,卻無法也無力去彌補。”

  劉青那不輕意間流露出來的淡淡傷感,使得云謹蘭也是被感染到了,低着頭輕語道:“你說的對。”

  “這世界上有着太多的無奈。也有着太多的過錯無法去償還。既然你做出了這個決定,我也支持你。”淡淡的無奈,讓她絲毫沒有為多賺兩千七百萬而高興。如果換作個其他人,云謹蘭或許會懷疑他這么干,是不是想拿多少回扣?但是劉青眼中流露出來的真性情,卻是讓她怎么也沒辦法往其他方面想。

  隨后,云謹蘭親手起草了補充協議,打印后率先蓋上了這邊的印章。而劉青則是看都不看一眼,就將協議放入了文件袋中。再一看時間,已經將近一點了。劉青早上喝了“好”老婆煮的粥到現在是粒米未進。

  隨后和云謹蘭一道出了這棟大廈,猶豫云瑾蘭今天下半身穿的是窄裙子。并不適合坐摩托車。劉青索性要了云瑾蘭的車鑰匙,直接開了她那那輛白色寶馬,直接往樓上摟面店而去。才開得几分鐘。劉青就對坐在副座的云謹蘭笑着贊道:“寶馬不愧是寶馬,駕馭性就是比我那破寶來強多了。”

  換作別人一起出去吃飯,開女士的車,尤其是對方的車相當名貴,可能心理會觸動自尊心而感到自卑及難以接受,然而劉青卻是落落大方而滿不在乎。這種平和的心態,直又讓云謹蘭高看了几分。或許走出于多年來的閱曆和謹慎,云謹蘭卻仍舊小心的試探道:“你要是喜歡這車的話……”

  “送給我?”還沒等她說完,劉青就嘿嘿一笑,提起雙手搓了下:“那感情好,老是開摩托車和寶來也膩味了。正好開開寶馬拉風一下。”

  “你倒是想得美。”云謹蘭沒好氣的橫了一眼這個恬不知恥的家伙,轉而故意有感道:“要不,那多出來的兩千七百萬,我給你多開點回扣怎么樣?絕對夠你買好几輛寶馬了。”

  “回扣?”劉青微微一訝然,但隨即滿心歡喜道:“好啊好啊。也不要給得太多。一千七百萬就夠了。回頭我買兩輛寶馬,開一輛,砸一輛。剩下的錢。我去包養一堆模特啊,女大學生啊。想想都開心喔……”

  按照他先前的表現,云謹蘭原本以為他會對自己說不。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可惡地家伙,卻是獅子大口,張口就一千七百萬。還在自己面前說包養模特,女學生之類的。難道自己真的一點存在感也沒有?開心,我看你馬上要不開心了!云謹蘭氣得嬌哼一聲,暗下一腳向他小腿肚子踹去。

  劉青早就預備好了她這一招。騰出一只手來。抓住了她半裸地柔嫩小腳,輕笑不迭道:“謹蘭姐,開個小小玩笑而已。何必動粗呢?回扣雖然誘人,可惜……”

  剩下的話沒說出來,如果是為了彌補錯誤讓茂遠重新積極進取而陪出這本來應該陪的數千萬。以自己老婆慕晚晴那雷厲風行,大刀闊斧改革的性格,應該也會認同。金錢是小事,一個企業的文化精神給沾污了才是大事。若是自己拿了回扣,哪怕是拿了一塊錢地回扣。天知道那個性格剛烈。曾經在新婚之夜拿剪刀逼得自己狼狽而退的“好”老婆,天知道她會不會在自己睡着的時候潑盆冷水,有或者是在第二天地早餐中,改以瀉藥之類的玩意當調味劑放。

  “哼。”云謹蘭微微有些臉紅地抽回了柔腿,白了他一眼之余。對于劉青的回答是滿意極了。雖然他后半句沒有說出來,但云謹蘭卻是從他的話意中。猜出了應該是接上一句。可惜,人的良心更重要。再看向劉青。眼神自又是有些不同了,這年頭,一個沒什么錢,但卻對上千萬回扣抱以瀟灑無視態度的男人。簡直比稀有動物還稀罕了。心下不由得暗忖,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這個劉青果然和別的男人有所不同。若非他已經有……說不定,自己真的會主動依靠上他。這么多年來地單身生活,緊張的節奏,強大的壓力,空虛而寂寞的夜晚。這一切,不由得讓她對劉青特殊地男人又是怦然心動起來。

  當然,如果云謹蘭能夠猜透劉青的心思。恐怕會氣得尋摸個手榴彈和這家伙同歸于盡了事。不肯拿回扣地真正原因,竟然是“怕”老婆……

第138章 : 母暴龍式的“矜持”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