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46章 : 大叔,你真色

第147章 : 放縱的快感

  就在劉青和蘇靜嫻眉來眼去之時,蕭眉又是開心的叫了起來:“現在游戲已經結束了,時間不早了,天也黑了。我們隨便找地方吃點東西,然后去迪吧要個包間看表演去。”

  一說到表演,秦姿和高建是面面相覷。本來以為十拿九穩的比賽,誰知掉陰溝里翻了船。人家一大叔級別的人,打斯諾克竟然如此厲害。不過,即便是雙方處在敵對狀態。兩人也是極為佩服劉青打台球的水准,尤其是秦姿這小小丫頭,現在看劉青的眼神明顯不同了。

  “你們不是想耍賴吧?”蕭眉在她們兩人身上瞄來瞄去,裝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但眼神中,卻是充滿了鄙夷神色。

  “表演就表演,怕什么?”受不了蕭眉的目光挑釁,那秦姿紅着臉哼道:“願賭服輸,我們走……”

  “劉青,要不……”蘇靜嫻擔憂的看着眾人,剛開了半句說情話。卻早被蕭眉先一步拉住了她的手兒,邊往外拽着走去:“蘇老師,別和他們擠出租了,我們一起坐劉青的摩托車吧。”

  劉青暗忖這小丫頭見機真快,笑着搖了搖頭,也是跟上。

  一對人在附近吃過了晚餐。隨后就跟着蕭眉去了迪吧,這家迪吧是蕭眉自己選的,平常和同學們也是來玩過兩次,又是靠得很近。此時雖然才八點來鐘,劉青一走進去。就嗅到了異樣的味道,昏暗地燈光,飛速閃過的霓虹。嘈雜的音樂,彌漫着煙味和酒味的混亂氣息。偶爾見到几個鬼鬼祟祟東張西望的小弟小妹在壓低着聲音推銷些什么。格調絕對稱不上高雅,但至少是他們這類半大孩子最喜歡的離經叛道地快感。

  和劉青的坦然自若以及蕭眉她們几個隱有興奮地感覺不同,蘇靜嫻敏銳的鼻子怎堪忍受這些味道。喜歡古典絲竹樂的她。雖不排斥這些直震人心的搖滾吸樂,但至少絕對不會有什么好感。几對若有若無的眼神在她身上掃過時。令得她秀眉輕蹙,毛骨悚然了起來。潛意識下,緊張的抓住了劉青的胳膊。

  劉青從她顫抖着地手指頭上感受到了她心中的緊張,便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對她投去個無需害怕的眼神。蘇靜嫻或許是潛意識中對劉青十分地信任,在他眼神之下,迅即放松了些許。溫潤的鼻子輕輕皺起。雖然不再緊張,但絕對是有些討厭這個地方。

  蕭眉在二摟要了間包廂。從這里看出去,剛好可以見到一摟地大舞池。隨即又是點上了一大堆啤酒和零食。几個年輕人倒也熟絡,毫不客氣地喝起酒來。

  “你們几個還是學生。怎么能喝酒?”蘇靜嫻見蕭眉直接打開一聽啤酒,和劉青干了一下后。直接一口飲盡。而其他几個也是不甘示弱的在喝着酒。驚得是秀目圓睜。

  “蘇老師。您不是吧?”秦姿夸張地驚呼道:“都到了這地方找開心了,又是放假期間。喝點啤酒算什么?再說,如果不喝酒的話,我們怎么有膽量表演節目啊?”

  “蘇老師,您就發發慈悲,讓我們開開心心的玩一次吧。”高建也是喝着酒,吃着零食幫腔道。

  “馬繼業,都怪你只顧着自己喝,忘記給蘇老師啤酒了。”蕭眉也是故作嗔怪的瞪了一眼馬繼業,拿起一堆啤酒,呈拋物線丟給了蘇靜嫻,妖媚的笑道:“蘇老師,我們在出來之前,不是早就說好的了么?我看您平常也都壓抑着,不如趁着這個機會放縱一下。”

  蘇靜嫻有些慌亂的接着啤酒,身為老師對于文字自然相當敏感。那個放縱兩字,一下子就讓她想到了劉青,雙頰紅暈着朝劉青偷偷望去。

  “大叔。你就光顧着看我們的好笑啊?”蕭眉“狠狠地”瞪着在一旁翹着二郎腿,事不關己微笑着的他。嘟着小嘴,一屁股坐在了他身旁,半倚在了他身側,粉嫩的臉頰白里透紅,舉着空空如也的啤酒罐:“我剛才和你碰杯了,我都一罐喝完了,你卻只是咪了兩口就算了?你不會是又想像上次那樣,把我灌醉后開車拉到酒店去吧?”

  包廂里比外面安靜的多了,蕭身也未刻意的去壓低聲音說話。最后一句話如雷般擊打在微微側耳留意着劉青一舉一動的蘇靜嫻耳朵里。當即原本有些紅暈的臉色煞白,轉過了身來,神情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劉青,你,你……”

  劉青張了張嘴,本來想解釋。但是迅即一想到蘇靜嫻和自己的關系,遞將話頭縮了回來。尤其是自己雖然當蕭眉只不過是個小侄女兒,但兩人之間的確發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曖昧旖旎關系。摸了摸鼻子,淡笑一聲,將一罐子啤酒一口飲盡。

  蕭眉有些微微得意的看着神色不好看的蘇靜嫻,此刻卻乖巧的像個媳婦一般,又是幫着有劉青開了一罐酒。又是素手捻了塊牛肉送進了他嘴里:“大叔……這才像話嘛。不過光這么喝酒實在沒氣氛。大家一起猜點數喝酒吧。那個誰,高建,把他骰子拿過來。”

  她的話,迅即得到了一幫人的響應。而此時的蘇靜嫻,見得劉青竟然沒有解釋,顯然是默認了蕭眉說的話。臉色變得更是蒼白無色,嘴唇有些瑟瑟發抖,睫毛之間忍不住都快要掉下眼淚來了。重重地呼吸了几次,才撫平了起伏不定胸口的郁氣,緩緩站起身來:“劉青,你出來。我想和你談談。”原本以為,劉膏和蕭眉不過是比較合得來的忘年朋友。由于年齡的差距,稍微有些過于親暱,也屬正常。但是現在看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遠非自己想象中地那般簡單。

  劉青并未聽她的話站起身來,只是習慣性的點上了支煙,無所謂的笑着搖頭道:“蘇老師,我可不是你的學生。就算是你的學生,你也應該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好學生,也不願意聽一些大道理。”

  “大叔。說地好,就沖你這句話。我陪你喝一罐。”秦姿笑吟吟地擠到了劉青的另外一側。和劉青碰了一下:“大叔你打球好雖然服氣,但是那句話,卻讓我對你有了改觀。”

  “喂喂,秦姿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這是我家大叔,不是你家地。”蕭眉將劉青往自己這邊拽了一下,氣鼓鼓的瞪着秦姿道:“我還不了解你么?少在我大叔面前發嗲,找你自己的小白臉男朋友去。離我們遠點兒。”

  “蕭眉。我們好歹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你家大叔讓我挨一下也不會少塊肉不是?”泰姿故意往劉青身上靠去,嗲聲嗲氣道:“我那個大叔男朋友,早就被我甩了。唯唯諾諾,一點男子漢氣魄也沒有。人家現在正失戀呢。借你大叔用會兒都不行?”

  “秦姿,我管你死話呢?”蕭眉虎得站起身來。一副要動手的架勢。水潤的大眼睛睜得老大:“你要是再不走開,別怪我不客氣了。”

  “讓就讓。瞧把你緊張的。你還以為你家大叔是金鑄地啊?靠都不讓靠下。”秦姿向劉青瞄了個媚眼,站起身來坐到了對面夾角去:“大叔,哪天你要是對蕭眉不滿意了。就來找我啊!我可比眉眉聽話多了。”

  蘇靜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學生在放假期間竟然會是這番模樣,她平常頂多就是以為蕭眉還有秦姿她們比較調皮一點而已。沒想到會這么離經叛道,說的話,做的動作,就讓自己都覺得臉紅耳赤。更加讓她覺得生氣地是劉青。現在的劉青,已經完全不是她想象中地原來那個雖然有些沖動,但骨子里卻憨厚正直而善良地劉青。慵懶,漫不經心,冷漠。尤其不能讓自己接受的是,他竟然和自己地女學生去酒店開房。

  心目中那個保存了將近十年的美好形象和回憶,几乎被無情現實擊得粉碎。有着拔腿就是的沖動,但卻怎么也無法真正做到割舍。這十年來,每每夜不能寐時,總是會躺在床上靜靜而甜蜜的回憶着和劉青之間的一幕一幕,讓幸福和苦澀填滿胸膛,伴她入眠。而或許就在今日,劉青將她僅剩的遐想都無情的剝奪了。

  看着他們開始了玩骰子喝酒,劉青那始終未曾看上自己一眼的場面讓自己那顆脆弱的心靈几乎粉碎。強忍着眼淚,四肢無力而僵硬的跌坐在劉青身旁,原本溫潤而柔和的眼眸此時失卻了神釆,暗淡而無光。

  “蘇老師,你也一起來玩吧?”馬繼業似是感受到了自己老師心中的苦悶,憨笑着將一副骰子放在她面前:“我也經常會有不開心的事情,不過,放縱一下的話,會把所有不開心都丟到爪哇國去。”

  “放縱么?”蘇靜嫻今天不是第一次聽到了這兩個字,但還是第一次令自己真的產生了一絲躍躍欲試的念頭。從小到大,都是在兢兢業業,聽話而順從中度過。即便是和劉青在一起,也從來都是小心謹慎,從不越雷池一步。等和劉青分手后,更是一直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學習。到了參加工作,也是從未有過試圖用放縱來宣泄心中的苦悶。

  “啪!”蘇靜嫻扭開了手中啤酒罐,有些縴細而消瘦的小手兒,輕輕顫抖着,將啤酒往嘴里送去。

  劉青雖然表面上沒有看蘇靜嫻,然而那漠不關心的模樣下,卻是始終在不可自控的留意着蘇靜嫻的一舉一動。見得她真的在馬繼業的慫恿下,開了罐啤酒在喝。當即愕然回頭,吃驚的盯着她。手指頭動了下,始終沒有抬起手來。

  蘇靜嫻眼中也是捕捉到了劉青那個吃驚,猶豫,甚至是有些憐惜有些心疼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心中竟然涌上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眼中的那絲心疼,成了自己最好的下酒菜。那股從未有過的快感,就連蘇靜嫻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因為自己壓抑了一生,在這一刻略微放縱自己而產生的感覺。亦或者是。自己那略帶自虐和報復性質地放縱,讓劉青心疼后產生的舒適感。原來你也會吃驚,你也還會憐惜我?你也會心疼我?我原本以為你的冷漠外表下,心中早就沒有了我……

  發現了這種方式竟然能引出劉青對自己的真正感覺,蘇靜嫻更是興奮的加快了喝酒的速度。人生第一罐啤酒飛快地見了底。啪得一聲,壓在了桌子上。原本有些蒼白地臉頰。淡淡地染上了晶瑩的紅霞。

  “繼業,再給老師開一罐。”不知道是酒精地緣故。還是一些其他因素,蘇靜嫻突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和舒適。一些從未有過的大膽想法也從腦海中冒了出來:“教我怎么猜骰子游戲。”

  劉青默默地抽着煙,看着蘇靜嫻和自己等人一起玩擲骰子游戲。雖然是新手,但憑着其聰慧的腦袋,以及新手的運氣,竟然不比別人輸得慘。漸漸地時間流逝,啤酒是喝了一罐又一罐。忍了好半天的劉青。見她雙眼之間已經妙波流轉,紅暈,漫延到了耳根深處。尤其是秀眉緊緊蹙着,不知道是不是犯了胃疼。但見她又是開了一罐酒后。劉青終于站起身來,一把連酒帶手的捏住。

  “蘇靜嫻。你已經喝得夠多了。不能再喝了。”劉青地聲音有些低沉。眼神有些心疼。蘇靜嫻從小身體就有些柔弱,也從來沒有喝過酒。哪里能這樣喝?”

  蘇靜嫻嬌軀輕輕一顫,自從和劉青將近十年沒有見面而偶遇后,還是第一次聽得他連名帶姓的把自己名字叫全。是終于不再逃避,打算正視自己的存在了么?蘇靜嫻似是報復上了癮,不肯放開自己的手。學着劉青剛才地語氣,語氣中有了些醉意道:“劉青,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憑什么不讓我再喝酒?”

  “我說不讓你喝就不讓你喝!”劉青也是給她撩起了怒氣,輕輕捏了下她手腕上的麻筋。趁着她手一松時,搶過了啤酒,直接放到了桌上。

  “劉青,你太霸道了。”蘇靜嫻捏着自己有些酸麻地手腕,柔弱地雙眸之間淌出了兩滴晶瑩淚水。或許是因為回憶,或許是因為對劉青的心疼和失望,低着粉頰,輕輕泣聲道:“以前你不是這樣地,劉青!”

  几個同學除了蕭眉外,其余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班主任和劉青之間的沖突。雖然早就隱約的感受到了這兩人之間有些不明不白,但是真到這一刻。才似乎真的確定了,他們兩個之間一定有什么故事。

  “蕭眉,你們几個都出去。”劉青沉聲向后說道:“現在去蹦迪剛剛好,別老是坐在這里喝酒。”

  “大叔。”蕭眉剛起身想說些什么。卻聽到劉青有些煩躁而暴怒的低喝:“我說了出去蹦迪去。”

  蕭眉輕輕往后一縮,有些無奈,又有些不甘心的對自己同伴做了手勢而一起出去。臨出門之際,還要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劉青和蘇老師。雖然表面看上去,蕭眉對劉青相當的有好感。但事實上,蕭眉自己也不清楚,對劉青是那種男女之間的好感,還是一種女孩子對父親之間的依戀。爸爸過世的太早,以至于蕭眉從小對他長相只能從照片中記憶,而性格則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揣摩。漸漸地,在她內心深處扶照自己的願望,塑造出了一個連她自己母親都不知道的父親性格特征出來。隨着年齡越大,那個形象是越來越清晰。

  寵我疼我愛我,這是蕭眉自己對父親的定義。然而,在這漫漫十年中,卻總是讓她覺得自己的,父親,缺少些什么,總是不夠真實和完美。直到上次在酒店之中,因為醉酒胡來而被劉青狠狠地打了屁股。那種疼痛雖然有些痛入心菲,但是卻一下子讓填滿了她心目中那個父親形象的空白之處,那就是嚴厲。一個對自己兒女不嚴厲的爸爸,永遠不是個真實而合格的爸爸。以至于陰差陽錯下,竟然將心目中父親的形象補充完美,而迷迷糊糊間,也是將劉青當作了自己的夢中的爸爸。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緣分。對蕭眉有一些驕縱,有一些關心,又有一些嚴厲的劉青。卻是讓她即便是在醒來后,內心中也是澎湃不止。真正的爸爸應該就是他這樣的,在自己開心的時候,可以毫無隔閡的陪自己玩,陪自己瘋。在自己不開心的時候,會把自己哄得開心。但在自己不乖不聽話的時候,卻又會很嚴厲的制止自己,甚至不惜動用無力手段。這一切,都讓那顆年少而充滿着想象的心靈,將劉青成為了自己父親的替代品。

  然而除了這些外,蕭眉又是對劉青隱隱約約有着些青春萌動之感。以至于,心中既是想享受父親的愛和嚴厲。又是享受着一些甜蜜而心跳的感覺。以至于一直用了大叔這個稱呼。

  劉青看着蕭眉出去后,這才猛吸着煙,在包廂房間里踱來踱去,心下有些煩躁不安。而蘇靜嫻,則是一直低着頭,輕輕泣着。

  良久之后,劉青才緩緩坐在了她身側,輕柔的抓起她柔若無骨的皓腕,神色有些關切心疼道:“我真的弄疼你了?”劉青很是納悶,雖然心中很是惱怒。但自己明明下手極有分寸,頂多就是讓她的小手麻上個一小會兒。怎么就哭個沒停了?

  蘇靜嫻有些掙扎着從他手中抽回了手,靜靜地看着劉青,眼神之中一片陌生的茫然。拋開外貌的變化不說,蘇靜嫻發現此時的劉青很陌生很陌生。緩緩地搖了搖頭,有些暗淡的眼神似是想看穿劉青的內心道:“你和以前不一樣了,劉青。”

  劉青吸着煙,有些不自然的扭過了頭,干笑道:“人總是會變的。你不也是變了?以前的你,可是半口酒都不會喝的。”

  “不,你是在逃避我的問題。”蘇靜嫻低着頭,輕輕嘆息道:“我說的是,你的心變了,你的心已經不再純潔了。有些,有些臟了。”

  純潔?劉青愣了一下,后背靠在了沙發靠背上笑了起來。純潔?這是個多么久遠而陌生的神聖詞匯?有些臟了?這簡直太好笑了,自己那顆骯臟不堪到几乎和下水道相媲美的心。用有些臟了來形容,豈不是太過抬舉了?

  蘇靜嫻不明白自己的話有什么好笑的?但是聽着聽着,卻是從中聽到了一絲苦味。那放縱的笑容下,掩藏着深深的無奈和澀楚。她剛剛想張口說話之際,卻是突然見到劉青湊到了自己面前,雙臂輕柔的按住她的腦袋,有些夾雜着啤酒和煙草氣息的嘴,直壓上了她那柔嫩細膩的雙唇。

第148章 : 心靈鑰匙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