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48章 : 心靈鑰匙

第149章 : 悶騷

  劉青看了看懷中有些驚慌,卻強作鎮定的蘇靜嫻。又是瞧了瞧同樣瞪大了眼睛的雷子,苦笑了起來。貌似沒多久前,就勸過雷子不要勾搭人家有婦之夫。現在的狀況可好,多長几百張嘴都說不清。

  “這個,似乎走錯門了。”雷子也是摸着頭干笑了兩聲:“打攪了,你們繼續,繼續。”心下有些摸不准自家老兄的狀況,只好先假裝兩人不認識再說。他懷中的少婦,就是他在飛機上認識,又碰巧和劉青住一個別墅區的女人。自也是在第一時間認出了劉青,也是紅着臉低下頭不敢正觀這個‘鄰居’。

  “咳咳!”劉青咳嗽了兩聲,拍了下蘇靜嫻的肩膀以其鎮定,緩緩站起身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繼續什么繼續?我們剛才是在,呃,聊天。”

  “聊天,嗯,我看到是在聊天。”雷子一聽劉青這么說,當然知道他沒有在這刻和自己假裝不認識的打算。賊笑嘻嘻的摟着那少婦一同坐到了劉青身旁,不懷好意的笑道:“反正大家都閑着,一起聊,一起聊。”

  蕭眉身一見到這人似乎和劉青認識,又有些怕他。當即是對着抓住自己的大漢啊嗚咬了一口,趁着他哎喲一下松口后。又是狠狠在他跨下賞了那么一腳,也虧得那大漢反應迅速,情急之下躲開了少許。沒踹個正着。但饒是如此,也疼得那大漢捂着胯下直亂跳,指着往劉青那邊跑的蕭眉破口大罵:“小娘西皮的。”

  蕭眉運動神經不錯,在那大漢撲來之前就躲到了劉青身后。沖着那大漢做鬼臉道:“死狗熊,竟敢捏你家小姑奶奶的手。賞你一腳是輕的。”

  “住手!”雷子見那几個大漢想向劉青沖去,額頭開始冒汗,急喊道:“都給我住手。”再說,他也從那小姑娘的口氣和動作中看出應該是和自家老大一伙的。萬——個不小心。弄傷了她可不好。

  “雷爺。”那大漢聞言止住了腿,但仍舊有些心有不甘的看着雷子:“這娘西皮仗着有那小白臉罩着……”

  小白臉?包括劉青自己在內地几個人,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劉青摸了摸自己那略顯粗糙的臉,啥時候自己也成小白臉了?不過,和這狗熊般的壯漢比起來,倒也勉強夠得上小白臉這標准。

  “啪!”一個煙灰缸飛到了他腦袋上,打斷了他后半句話。之間蕭眉精靈般的秀目圓睜道:“竟敢說我家大叔是小白臉,你活膩了?”

  見那大漢額頭上開始在冒血。以為他要爆發。蘇靜嫻急忙將蕭眉擋在了身后,深怕那狗熊大漢一發火,弄傷了蕭眉。

  雷子寒顫過后也是臉色一變,沉聲道:“給我滾出去。”

  “雷爺,我們不必怕任何人的。火爺完全可以擺平……”那人話音還沒落下。就突然見到雷子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一百八九十斤的身體就這么直往門外飛去,啪的一聲撞在護攔上。只見雷子的臉色陰沉,看了眼其余几人,淡淡地松了口氣:“把這几個小朋友放下,你們先出去。”

  几個大漢對着雷子連大氣也不敢多出一口。對于這個雷爺是在就有所領教。是自家火老大的好哥們不說,其火爆脾氣和狠辣手段也是令人相當的震撼。當了打了個冷顫,放下秦姿等几人。出了門口,扶起先前那個大漢,几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在這件包廂里的那個男子究竟是誰,竟然能讓雷爺這么給面子?

  雷子也是為那几人打心底抹了把冷汗,今天要自己不在場,萬一他們几個要是把自家老大惹毛了的話……天知道會有什么下場。雖說自家老大今年見了好像修身養性。脾氣小了許多,估摸着也不怎么會和這些底層小弟斤斤計較。但若是這消息傳到火兒耳朵里。以火兒對老大地尊重。恐怕這几個家伙也不會有好下場吧?雷子苦笑不迭,在國內混了這么兩年,人家都只知道自己的脾氣火爆。但事實上,自己這點破脾氣和當年自家大哥年輕時不收斂的時候比起,簡直不在一個檔次上的。

  秦姿等几個小家伙,見情況急轉。也是各自松了一口氣,蒼白的臉色略微恢復了些。有些害怕地看着雷子,躲到了劉青等人身后。在學生之中,他們几個也算是玩得比較出道的了。但是和這些專業的流氓比起來。可是差之甚遠。而他們也不如蕭眉有膽子,在那種關頭竟然還敢和人較勁。

  “他們几個都是火兒手下。這兩天和我在一起玩兒。”雷子的陰臉一收,回頭抽了支煙給劉青點上。懶洋詳地靠在了沙發上,嬉笑道:“哥!我還真以為你上班去了。原來是假公濟私,跑這來瀟灑。您老也真是的,出來玩也不叫我一聲。”

  “大叔,你認識這個混蛋?”蕭眉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混蛋竟然叫自家大叔叫哥。吃驚,卻氣鼓鼓的抓住劉青胳膊問道。

  “我雖然很想不認識這個混蛋。”劉青拍了拍蕭眉的腦袋,瞪了雷子一眼。仿佛是在嘆息自己命苦般道:“可是沒辦法啊,誰讓我們是兄弟來着?下輩子投胎,我一定得躲得遠遠的,不要遇見他才好。”

  “哥,你地話,傷透了我的心。”雷子像是被個拋棄掉地孤苦無依小媳婦般,‘悽慘兮兮’,‘楚楚可憐’。眼睛有些通紅的看着劉青:“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愛你!可憐錯投男兒身,不容奉君攜白頭。不過,現在這樣我己經很滿足了。好懷念我們那些睡在一張床上的那些日子,雖然痛苦,卻很幸福啊。如果真有下輩,我一定會投胎做女人。哥,緣分來了,你想躲也是躲不掉的。”說罷,捏着蘭花指,‘含情脈脈’的對劉青瞟啊瞟的。

  蕭眉渾身的雞皮疙瘩冒了起來,急忙丟來摟着劉青胳膊的手臂。跳開了兩步,撫着胳膊上的寒栗。眼眸兒驚恐地看着劉青和雷子:“大叔。你,你們竟然是……”不止是她,整個屋子里地人都驚疑不定地盯着他們兩人。蓋因雷子那家伙,表演的實在太過投入了。

  蘇靜嫻,也是捂着嘴,臉色有些蒼白無措的看着劉青。雖然不願相信這是個事實,然而人都是會變的。十年前他正常的很。十年未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就連劉青,也是聽得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抓起一罐啤酒,向那小子砸去。沒好氣的笑罵道:“靠,真要這么喜歡我。趁着年輕早些去泰國把手朮做了。想來你家嫂子這種‘溫柔賢淑’,‘通情達理’的人。一定會成全我們兩個的。”

  啪!雷子身手敏捷地接過啤酒。打開后翹着二郎腿,摟着身旁的女人喝起酒來。賊笑不止:“我這不是還年輕么,做男人還沒開心夠呢。真要去變性,也得等我年老色衰了再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哥。你不會等得不耐煩吧?”

  “我比較喜歡年輕的,你要變趁早。老了就不要你了。”劉青也是懦懶地靠在了沙發上,抽着煙,喝啤酒笑道。

  “你也太沒良心了吧?虧得我還這么愛你。”雷子苦着張臉。

  “有些東西,并不是光一個愛字就能解決的。”劉青吐着煙圈,一臉深沉:“例如生理……”

  “大叔們,我求求你們了。”蕭眉臉色有些蒼白,見他們是越說越離譜了。急忙打斷了他們。弔喉惡心道:“不要再繼續玩鬧了OK?我快要罷隔夜飯都吐了出來了。你們都一大把年紀了,能不能消停些?”到了這個時候。誰還看不出他們兩個是在鬧着玩呢。

  “好了好了,都坐下來喝酒吧。”劉青對着眾人,尤其是蘇靜嫻道:“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雷子。是我部隊中的戰友,也是我兄弟。”

  “部隊?”雷子身邊地那個女人抿嘴一笑:“昨天在家遠遠看你們在鍛煉,做引體向上。當時沒認出雷子,我還以為是見外星人了呢。原來你們是當兵的,怪不得身體素質都這么好。你們不會都是特殊部隊的吧?”

  “我們只不過是普通炮兵團后勤部的義務小兵。都退伍很多年了。”雷子笑吟吟的身着杯中玉人:“身體素質好,那可都是‘練’出來的。”雷子着重說了個練字。惹得那少婦旋即聯想到了什么,臉紅耳赤的輕嗔了他一眼。

  “大叔。我這下知道你為什么會這么流氓悶騷了。”雷子那‘騷樣’,令得蕭眉沒好氣的白眼道:“原來你們部隊中的優良傳統啊。難怪都說新兵蛋子,老兵痞子。你們這兩個這么大年紀的‘老’兵,真是又痞又油。不過這也難怪你們,當兵三年,嗅不到女人味,連見了豬都會變貉蟬。所以說悶騷悶騷的,要‘悶’久了才會騷啊。”

  一番話,說得人都是掩嘴憋笑不止。就連聽不慣這種話的蘇靜嫻,也是紅着臉捂嘴輕笑。心中隱約有些解氣,誰讓劉青和那個雷子,之前把自己嚇壞了。

  劉青和雷子兩個老男人面面相覷……倒也是被她說中了,當兵前都是純潔的好青年啊。果然是要悶了才會騷。不過當年在部隊中也的確夠悶的,晚上睡不着地時候聊天,那是張嘴女人閉嘴女人的。

  “大叔啊,問個問題啊,你們在部隊中是怎么解決生理需求的?”蕭眉見得兩人尷尬,又是故意拋出個更尷尬的話題。哼,誰讓這兩個家伙剛才把自己惡心壞了?

  “喝你的酒去,吃你的零食去。”劉青抓了罐啤酒塞她手里,塞了塊西瓜到她嘴里。表面輕松,卻是偷偷身向蘇靜嫻。自己和蘇靜嫻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但之間可算是清清白白,心中對她難免有些忐忑。而此時的蘇靜嫻,也剛好是紅着臉偷偷的看向劉青。怕是已經猜出了答案,兩人眼神一觸而過。

  “我說那個小妹,你可是問錯人了,我們老大地手法實在太單調了,號稱地對空。不像我,擁有方法千百種。被譽之為百變金剛,又名洲際導彈。”雷子來之前已經喝了不少酒了,這下又是開始在不停得喝着啤酒。仗着其臉皮厚。開始在和小弟小妹們介紹起他那千百種的方法來了。聽得懷里少婦是又笑又羞嬌嗔着擰着他,几個小弟小妹則是又臉紅又好奇,更多地是驚嘆……

  劉青着實有些無語,很想用啤酒給他頭上流快涼快。心中直暗罵,丫的仗着你初戀不在這里吧?換作蘇靜嫻不在,劉青倒是可以老神在在的和他討論下。只是,在蘇靜嫻面前,卻是有些放不開。看他們一群人在說得熱鬧,而蘇靜嫻一個人坐在沙發的最那頭。紅着臉低着頭,蹙眉不止。

  “呵!小嫻,我那兄弟就是這脾氣,愛玩愛鬧,又口沒遮攔。”劉青端着啤酒到了她身旁。勉強扯起笑容解釋道:“不過,人倒是好人。你別往心里去。”

  “嗯!”蘇靜嫻聽得雷子那些污言穢語。臉頰直發燙,嬌軀直發顫,有些心不在焉地想了一聲,但迅即有些慌亂的轉移話題干笑道:“那個,劉青。他就是。就是雷子啊?剛才剛好聽你提到了,應該就是你現在最好的兄弟了吧?”

  “不錯,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劉青看了一眼還在介紹他在笑着夸張的說着他那些手法時,心頭浮現一絲暖洋洋和舒心的感覺,淡然而堅定道:“是我永遠的兄弟。”

  “你有些不舒服?”劉青見她臉色有些不對勁,摸了摸,有些燙。看了下表,便道:“都十點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蘇靜嫻也沒反對,輕輕的點了點頭。

  和雷子打了個招呼后。劉青和蘇靜嫻往外走去。而那群半大小孩小妹,顯然覺得和雷子那又危險又好玩的家伙在一起比較有趣。他們也覺得時間尚早,不打算走。只有蕭眉,哪里肯放劉青和蘇靜嫻單獨相處,屁顛屁顛地追了上來。

  出了地方。夜色正濃,滿街的霓虹將周圍映耀的旖旎,曖昧。

  “咯咯,大叔。真是笑死我了。”蕭眉一出那地方,就挽住了劉青的胳膊。笑道:“原來你們當兵的,都真地那么悶騷啊。地對空。大叔你那綽號可真逗……”

  劉青瞟了一眼蘇靜嫻,尷尬的賞了她個暴栗:“你聽那小子信口開河吶。喏,這是兩百塊,趕緊自己打車回去。”

  蕭眉也是瞧了一眼低着頭不做聲的蘇靜嫻。哪里肯去接他的錢,湊他耳畔哼哼道:“大叔,你該不會是想把我趕走。好和蘇老師單獨相處?哼,我告訴你,沒那好事。我陪着你把蘇老師送回去,然后我們去吃宵夜,然后你再送我回去!當然,如果你想……”

  半閉着眼睛,挑逗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鈴就響了起來,瞧看來電顯示,面色微變。對着劉青豎着手指噓了一下,接起電話笑吟吟道:“媽媽,找我有事啊?”

  “沒有,我怎么會。剛才是在和同學們唱歌,所以沒聽見你電話。媽,我不是小孩子了,是絕對不會去那種不健康場所地。”蕭眉拍着小小的胸脯瞪大了眼睛在說謊,明明剛從某個不太健康的地方出來。這個場子是火兒屬下開的,他們那幫子人,能給弄個干干淨淨的場子出來么?

  “好了好了。我吃完宵夜就回。不過,要是玩得太晚,我有可能住在姿姿家里拉。”蕭眉又是乖乖巧巧的說道:“媽,你就放心吧……”

  “眉眉!”劉青哪里容得她如此得逞,老像個弔靴鬼般跟着自己。雖然自己只是很純潔的想送蘇靜嫻回家,卻實在不想多個電燈泡。便沉着嗓子,用相當成熟的聲音喊着蕭眉地小名兒。又是湊到電話那頭,裝模作樣的說了句:“眉眉,在和誰打電話么?我己經洗好澡了,你快些去洗,我在床上等你。”

  劉青地這話一出,蕭身的臉色頓苦了起來。果然,電話那邊傳來又着急又憤怒的聲音:“眉眉,你究竟在哪里?我馬上過來找你。”

  “媽,只是我同學在和我開玩笑。算了算了,你這么不信任你女兒,我馬上回來好了,十分鐘。”蕭眉說着,不耐煩的掛了電話。狠狠瞪了劉青一眼,心有不甘道:“哼,大叔。這次算你狠,重色輕,呃,重色輕色,死沒良心的。記住,我不會善罷甘休的。”說着,趕忙攔了輛車飛快的走了。答應了十分鐘,萬一十分鐘到不了家,天知道她那媽咪會做出點什么事情來。

  劉青哪里會把她的威脅放在眼里,吹着口哨和她道別,轉而這才得空可以安安靜靜的送蘇靜嫻回家。她地家就在十九中附近不遠的一個氣氛恬靜地小區里,隨着她的邀請而一同上了摟。

  和俞曼珊一樣,蘇靜嫻選擇了個小戶型。也是難怪,雖然大房子寬敞。但一個人獨住,卻遠遠不如精心打造來得安心和溫馨。這個小屋子兩室一廳,被蘇靜嫻打扮得即溫馨又典雅。處處充滿着優雅浪漫的氣息,色調溫暖而舒心。

  “劉青,你先坐會兒。我去給你煮茶。”蘇靜嫻招待他坐在了將全身包裹進去的五指山沙發上,百無聊賴的看了會兒電視。每過得多久,蘇靜嫻就擺放好了茶具,拿了個小蒲團直接跪坐在了劉青對面。神情士恬靜而自然的給他斟好了茶,雙手捧着放到了劉青面前,淺笑道:“劉青,你嘗嘗這茶。這是一個小地方山坳里產的雨前土茶,雖然沒什么名氣,價格也便宜,但別有一番有味。”

  劉青接過茶,輕輕品了一口,沒多大味道。皺着眉再嘗一口,閉着眼睛細細品嘗。比之自己常喝的毛尖清淡了許多,少了份苦澀深邃,卻多了份清淡潤口。少了份寧靜致遠的意境深遠。卻多了份空谷幽蘭般的淡雅自然。旋兒睜開眼睛笑道:“果然是好茶,雖然茶味不濃,但是細細品來還是別有一番滋味的。”

  蘇靜嫻也是半閉着眼睛,斂息凝神的喝了一口。過得會兒,才輕嘆道:“正是茶味淡了,才需要格外用心去感受。若是濃茶,反而就不見得會細心去感受了。正所謂平平淡淡才是真,這世界上懂得人多,做的人少。”

  劉青又是輕輕喝了一口,對她的話是心有感觸。只是若不曾經嘗過濃茶的苦澀,怎么能體會到清茶的幽遠。若是沒有經曆過轟轟烈烈,怎么能感受得到平淡的好處?緩緩靠在了那五指山沙發上,閉着眼睛享受。正調整着姿勢時,后背被一本書咯了下腰。探手進沙發縫里捏住那書,拽出來瞟了一眼封皮,臉色頓時僵硬在了當場,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的味道。

  啪!茶杯翻落。蘇靜嫻,也是旋即花容失色,手腳無措的站起身來。

第150章 : 悶騷還是淫蕩?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