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50章 : 悶騷還是淫蕩?

第151章 :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柔軟的香唇被劉青吻住。兩人的激情在這一刻完全被點燃。劉青貪婪的吸允着她的嫩舌。而她卻是生澀而笨拙的回應着。劉青不住的親吻着她的臉,鼻子,眼睛。耳朵。每一處,都是他曾經的最愛。而蘇靜嫻在劉青那無所不至的嫻熟挑逗下,嬌軀輕顫而柔軟,仿若一頭待宰的柔弱羊羔般。任由他處置。羞澀的紅暈順着粉頰蔓延到了修長的脖子下。而劉青的嘴唇也是順勢而下,騷擾着她身上每一處敏感帶。良久之后,劉青再也壓抑不住身上那越來越熾熱的欲望。將所有的理智全然淹沒。輕若無物的將軟綿綿的她攔腰抱起,開了她房門,將她放在了床上。脫下衣裳。整個人壓了上去。

  嬌吟若喘,氣息芬芳。劉青壓抑着低聲吼了一聲。毫不憐惜的猛力一挺,終于擠進。

  啊!蘇靜嫻疼痛的大聲叫了起來,柔眉蹙起,面色煞白而四肢僵硬。晶瑩的淚珠兒。順着顫抖着的眼臉滑落了下來。

  劉青被她的聽聲一震下。清醒了過來。再加上明顯不同尋常的感覺。頓時后背一流,驚出了一身冷汗:“你還是處女?”剛才和蘇靜嫻激情燃燒之時,根本就沒想到她還有可能是處女。

  “劉青,我……”蘇靜嫻在那一疼過后也是眉頭舒展了起來,也是緩了過來。顫抖的緊緊抱住了劉青。抽泣不止,柔弱的聲音有些嘶啞:“我愛你!”

  劉青感受到了她柔弱藕臂中此時蘊含着的力量,聲音中地真摯。仿若一柄錘子般。狠狠砸在他心上。懊惱。悔恨,自責都泛上了心頭。自己之所以和蘇靜嫻之間迸發出了激情,一來是她真地無法從自己心中抹去。渴望與她做愛。二來,即便是劉青不願意承認,在內心深處隱隱是有着報復的念頭。當年蘇靜嫻帶着個帥氣高大的男人來和自己說分手。那種心喪若灰地感覺,至今想起仍舊能讓他發狂。所以在第一下時,根本沒有考慮到憐惜的感覺。

  瓣開蘇靜嫻的玉臂。劉青翻身而起打開了床頭燈。神色復雜地看着莫名緊張,且楚楚可憐蜷縮成一團的蘇靜嫻那白嫩如羔羊的嬌軀。剛才交合之處。干淨地床單上星星點點撒着刺眼的握紅。這些。仿佛就像是一根根針一般。直刺他的心里。一切地一切,都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就像是一碰涼水直從他頭上澆下,將他所有的欲望都滅得干干淨淨。原本心中那些理所當然的記憶,也是剎那間疑點重重。

  “怎,怎么了?劉青。”蘇靜嫻掙扎着跪坐起來,眼睛有些恐惶的看着劉青。輕輕顫抖着抱住了他腰:“我,我是不是做錯了什么?是不是我的身體,身體不行?”

  劉青的心亂如麻,自認看透一切世事地他,已經許久沒有這么亂了。這個改變了自己一生的女人,劉青一直認為對她是又愛又恨。然而現在,卻究竟是怎么一會事情?劉青臉色復雜難明,似是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抓住了她皓腕,指着床上的刺目落紅。沉聲道:“蘇靜嫻?當初你帶着那個男人來和我說,你喜歡他的成熟,不喜歡我的幼稚。你還說你已經把一切都給了他。你求我原諒你。讓我忘掉你。但是。你告訴我,現在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蘇靜嫻猛然一顫,晶瑩的臉龐有了些灰色。想從劉青手中掙開,卻是掙脫不了絲毫。不敢正視看劉青,悽然道:“劉青,你放開我。求你了。別問為什么。我現在只是想把我自己給你。就這么簡單。”

  “簡單?”劉青壓抑不住自己的憤怒,呵呵笑了起來,身體有些搖晃:“簡單,你告訴我簡單。你讓我走向了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路。原本我的理想,不過是和你在一起,平平安安而幸幸福福的過一輩子。但是你看看我,睜大眼睛看看我的身體。你看看這槍傷,那顆子彈在要了我兄弟的命后,又差點穿透了我的心臟。你摸摸我肋下的這刀疤,它曾經穿刺穿過我的脾臟。我身上曾經差點要了我命的傷口,不下十處。蘇靜嫻,你再聞聞我這對手。上面的血腥氣是不是很濃啊?這雙手上,有着無數人的血。有敵人的。有無辜者的,還有同伴的,甚至還有我最在意最親密的人的。這一切,都是拜你一句簡單所賜。”說到最后,劉青的臉上呈現出了猙獰的神色,渾身上下散發着濃濃的血腥味道。若是當年蘇靜嫻真的是喜歡上了別人,把一切都給了別人和自己分手,雖然會難受,會恨。但絕對不會怪她,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力。然而,此時此刻,卻讓劉青嗅到了其中似是別有隱情的味道。

  “劉青。”蘇靜嫻嬌軀不住的顫抖着,劉青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利刃一般的戳在了她心里。他那健壯身體上那經過處理后的淡淡傷疤。雖然不注意看認不出來。但在蘇靜嫻眼里是如此的觸目心驚,她也一直在想,劉青這些年來一直在做些什么。一直在過着什么樣的生活。雖然一直沒他的消息,卻也一直認為他在自己的祝福下,過着平靜而幸福的生活。然而一切的一切。都遠遠的出乎了她的想象,她實在無法想象。劉青這些年來是怎么過的?究竟是在做什么,怎么會有那么多的致命傷?還有,那對略顯粗糙的手上。為什么會沾上了那么多人的血。蘇靜嫻心痛如絞的輕輕撫摸着劉青身上的每一個淡淡的傷疤。每一個致命傷疤都像她猙獰的展示着,劉青在那一次中險死還生。每一個傷疤。都似乎在向她輕輕訴說着劉青這些年來的故事。黯然淚下,泣不成聲呢喃的呼喚着他的名字:“對不起,劉青。”粉臉蒼白無華。眼神之中,一片驚惶。懊悔莫及地確實為之疼痛和憐惜。

  曾經一直以為給了他天堂,不想送他去地卻是地獄。

  蘇靜嫻將劉青的手放在臉頰上,撫摸着。讓他那粗糙的老繭在她水嫩地臉頰上滑過。伸出嫩舌,如貓咪一般的輕輕舔抵着他的手心。無助地水汪汪雙眸,楚楚可憐的輕輕看着劉青。晶瑩淚花時隱時現。

  劉青心中的暴戾在她那對純潔無暇地眼神中漸漸消散,在她那拙劣,卻溫順性感的挑逗下,心中異樣感頓增。忽而,蘇靜嫻轉而含住了劉青的手指頭,柔舌倦住。輕輕地吸允起來。一根接着一根。直到良久之后,才全部做完。淚如雨下道:“不管你做過什么,現在已經干淨了。劉青。”

  她那嬌弱無依的表情,那悽然而下無助。再次將他心中那壓抑已久的欲望完全桃逗了出來。壓在她身上。如狂風驟雨般的向她肆虐着。仿佛要將這十年來的痛苦和壓抑,一次性在她身上發泄出來。而蘇靜嫻。也是貝齒咬着擅唇。強忍着痛苦,任由劉青在自己身上馳騁。痛苦過后。陣陣快感向她襲來。這種摧殘般的蹂躪,讓她將劉青完全纏繞了起來,全身悸動痙攣不止。

  良久之后,劉青才在蘇靜嫻那越來越控制不住的無意識呻吟中,低吼了一聲,身體完全壓在了她身上。等完全發泄過后,劉青心中那驟然冒起地暴戾才完全消散,緊繃的身軀也舒展了開來。整個人神智也清醒了過來。有些茫然的看着蘇靜嫻緋紅的臉龐上,晶瑩卻破碎的淚珠。恍然間似乎這才想到了自己剛才都干了些什么。那嬌憐痛楚的模樣,直讓自己懊惱和心疼不已。翻身而下,側躺在她身旁。輕輕俯下身子。吻着她的淚水,低聲嘶啞歉然道:“小嫻,弄疼你了吧?”

  蘇靜擁輕輕一震,揉了揉身子,讓自己以一個極為舒適的姿勢偎依在了劉青懷中。緩緩搖頭道:“劉青。你怎么對我。我都不會怪你的。你心情好些了么?”

  “抱歉。我一時沒控制住情緒。”劉青摸索着從地上的衣服中取出一支煙后,赤裸的身體半靠在床頭。苦笑道:“我的心理醫生說過,我大概有人格分裂症,但是比較輕微,算不上嚴重,還能分得清,記得清自己做過些什么。小嫻,你剛才很害怕吧?”這種狀況,劉青誰也沒有說過。就算是見識過這種狀況的一些人,也不過認為他只是一時情緒失控而已。但對蘇靜嫻,卻感覺沒什么隱瞞的必要。

  “我不怕!”蘇靜嫻輕輕靠在劉青身上,嗅着他的煙味,柔嫩的小手在他下巴的胡渣上輕輕撫摸,喃喃着:“不管你變成了什么,你就是你。你是劉青,我為什么要怕你?”

  劉青的下巴給她弄得癢癢,但卻是浮上了一抹溫馨而安詳的感覺,心情好了許多,牙齒咬住了她的手指頭:“難道你就不怕我變身成一只怪物?一口把你吃掉?”

  “怪物就怪物吧,就算被你吃掉,我也心甘情願。”蘇靜嫻臉頰上那初為婦人的紅暈仍舊未曾褪去,別有一股青澀少婦的韻味。毅然縮回了手指,有些難受道:“劉青,你的人格分裂症,是不是因為這些年來一些比較痛苦的事情造成的?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如果……”

  話音未落,就被劉青吻住了嘴。舌頭向內猛攻。而蘇靜擁,亦是生疏而羞澀的回應着他的熱吻。良久之后,劉青才輕輕放開了她。不自然的干笑了一聲:“你別理我另外那個人格說的話,他是個偏執狂。雖然我心中是有些責怪你,但是。我卻不認為那些事情是困為你而起。在人的一生中,有着無數的意外轉折。就算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認識過你,說不定也會是上這條道路。這個怎么能怪到你頭上去?那個偏執狂,神經病說的話,你就別放在心上。哼哼,那家伙整天只知道暴力,哪有我這樣溫柔,體貼?”

  “天哪,完了完了,那我不是把第一次給了個偏執暴力狂?而不是你劉青?”蘇靜嫻俏皮的故作驚慌失措的模樣,眼淚兒都快要掉了下來。

  劉青哪里看不出她在耍寶,好笑的一把捏了下她那晶瑩地鼻子:“胡說些什么呢,我只是輕微地人格分裂而已。那個還是我。我也是他。不過就是人類的兩面性而已。我為了讓你更加容易接受。才故意一分為二的。你是個老師,別和我說不懂。呵呵,就像你蘇靜嫻。你難道就沒有兩面性?平時端莊嫻淑,正正經輕地。暗地里卻會偷我的書,我那些毛主席語錄啊。鋼鐵等健康名著怎么不偷?偏偏還要偷黃色書。嘖嘖,這要是說給你那些學生同事聽。他們誰相信啊?你難道說。那個偷書的人就不是你了?我不過是比一般人稍微嚴重那么一點點而已。別把我真地當怪物了。對了,小嫻。剩下的几本在哪里。一起還了我吧。”

  “你怎么又提書的事情?”蘇靜嫻被劉青羞得滿面通紅,直往他懷里鑽,哼哼道:“你還溫柔,體貼呢。不就是几本破書么,還要我還你?真是個小氣鬼。”

  “破書?破書你還偷個起勁?不還是吧?”劉青嘿嘿邪笑着挑起了她下巴,眼神中故意透着淫靡地光芒。直在她水嫩透紅的臉頰上掃來掃去:“你知道一般對女賊。尤其是對漂亮的女賊,都是怎么處置地么?”

  蘇靜嫻哪里不知道劉青指的是什么意思。心中砰然直跳,劉青不會又想來一次吧?雖然剛才有些痛苦,但是痛苦過后的舒適,遠遠超過自已那些輕度的摩擦。心中又是隱隱有些期待,又是有着恐慌。但還是硬着頭皮,不甘示弱的昂首頂嘴道:“是怎么處置的?我倒是想見識見識。”

  “很好,我最喜歡不肯屈服的女賊了。”劉青一臉陰笑着向她撲去:“我會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懲罰。”

  “劉青。救命啊,有流氓要非禮我。”蘇靜嫻輕笑着掙扎,紅着臉聽了起來。倒是把劉青整地一愣:“呃,我在非禮你。你叫劉青干什么?”

  “我是在叫另外一個劉青啊。雖然你說把自己說的就像是朵花兒一樣美。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另外的劉青,雖然霸道,蠻不講理。但是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有眼神中那些濃濃哀痛。都讓我心醉了。”蘇靜嫻故意在眼神中露出一片迷離而陶醉的神色:“簡直,太酷了。這要不是你該多好啊。一定會把我迷死了。”

  “好你個小浪蹄子。不愧是十四歲就會輸我色情書的小蕩婦。才剛剛失身給我,就當着我面精神出軌。看我怎么調教你。”劉青擰笑着,狀若瘋虎般向那只可憐的小羊羔兒撲去。

  兩人一陣笑鬧,劉青剛將蘇靜嫻完全控制住后。丟在地下衣服中的手機鈴聲驟然響起。有些莫名,現在几乎都快半夜十二點了。怎么還有人給自己打電話?本不想接。隨它去響。然而蘇靜嫻那本來詫紅着臉微笑的表情漸漸凝固了起來。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暗淡的推了劉青一把:“說不定是你老婆的電話,去接吧。”

  劉青這才想到,自己和‘好’老婆慕晚晴之間。關系不再像當初結婚時那般簡單明了,誰也不管誰了。現在的慕晚晴若是見自己半夜未歸,打個電話來問問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兒。翻了個身,掏出了地下衣服中的電話,瞧了一眼,不是慕晚晴,而是俞曼珊打來的。

  “珊珊,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兒?”劉青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同樣赤裸裸蜷縮在自己身旁的蘇靜嫻,干笑了一聲問道。

  “劉青,你又上哪里瘋玩去了?哼。大上午的就到蘭眉外貿談那案子去了。你看看現在都几點了。怎么還不回公司?”俞曼珊的聲音有些沙啞,更是蘊含着一些惱意,填道:“虧我還為你擔心了一整天,怕你給云總一口吃掉了。”

  “呃,我能上哪里瘋去啊?”劉青隨口扯謊。心中暗忖。云總倒是沒把我給吃了,卻被蘇總給吃了。當然,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否則俞曼珊鐵定暴走,掩飾笑着答道:“我辦完了事情,直接回家休息了啊。你難道不知道,那云總多難纏,好不容易擺平了她。我這下為公司立功了吧?”好不容易擺平了她?這話要是給云謹蘭聽到,少不得和他拼命。

  “回家休息?”俞曼珊似是根本不信,在電話那頭冷笑不迭道:“我不和你說了。讓慕總來和你說吧。”

  她們還在一起?劉青額頭開始冒汗,這都快凌晨十二點了。大半夜的,兩個女人不各自回家睡覺。聚在一起湊什么堆啊?打麻將還缺一對呢。聽她口氣。這慕晚晴不會是把自己和她的夫妻關系說給俞曼珊聽了吧?

  “喂,劉青。”慕晚晴的聲音很是冰冷,似是沒有蘊含任何人類情緒:“我查了你家的電話資料。已經打電話去你家問過了,根據你家人所說,你這一整天根本就沒有回家。不知道閣下,究竟有几個家。”

  呃。劉青后背冒汗。瞟了一眼密切關注着自己的蘇靜嫻。無奈又扯慌干笑道:“都怪雷子那家伙,非要拉着我去酒吧喝酒,一喝還喝個沒完沒了了。我這不是沒辦法嘛,自家兄弟不陪着也不是。你要不信的話,我讓雷子和你說話。”兄弟是干嘛用的?就是在這種關鍵時候,丟出來當擋箭牌的。

  慕晚晴似乎也就是隨口問問,對于劉青那種散漫無紀律的性格,早就已經無可奈何,隨他而去了。也沒說信,也沒說不信,依舊是用那冷冰冰的口氣道:“劉青,我現在不管你在什么地方。今天你的任務出了些岔子。我希望你能在三十分鐘內到公司來報告。”

  “這大半夜的,你不是……”劉青話說了一半。就聽到嘟嘟嘟一連串而急促的短音。慕晚晴連句客氣話都沒說。直接撂斷了電話。惹得劉青苦笑着身向電話:“什么人嘛,大半夜的去公司不是在折騰我?”不過,心中卻也奇怪,這兩個女人大半夜的不去家里睡覺,還待在公司干啥?

  “劉青,既然你公司有急事,那你就先去辦吧。”蘇靜嫻在一旁也是聽得清楚,判斷出應該是他的上司打來的。便勉強的起了身,批了條薄毯子,撿起劉青的衣服,幫一臉不情願當他穿上:“工作要緊,我們來日方長。”說罷,輕輕在他臉頰上吻了一口。

  劉青張了張嘴,本來有些奇怪。想問她為什么知道自己有老婆了。但是轉念一想,怕應該是蕭眉那個多事的丫頭告訴她的。心下釋然,讓送到自己門口的蘇靜嫻回去。徑直往摟下而去。跨上了摩托車,點上了一支煙,望了望樓上,卻見蘇靜嫻半拉開了窗簾,偷偷的注視着自己。雖然劉青看不清她的臉。卻是猜出了她眼角掛着淚水。

  兩人都十分清楚,彼此之間有着太多的無奈。而在悲憤,哀傷之后。不約而同的故作輕松。好讓對方心中的負擔不再那么重。再望了她一眼。沉重的心一嘆,戴上了頭盔。發動了摩托車。轟然向公司開去。

第152章 : 撞鬼了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