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第151章 :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第152章 : 撞鬼了

  夜深人靜,大馬路上空曠的很。劉青沒片刻就到了公司門口,讓保安開了電梯后,直接按了頂摟的扶鈕。腳下一沉,高速電梯飛快地向上攀升。而劉青。則是有些慵懶的后背靠在了電梯壁上,神色之中。有些說不出的疲憊。輕輕的點上了一支煙,任由煙霧在電梯中彌漫,雙眸之中一片沉寂。許多年了,在戰場和脂粉場中,不斷肅殺而揮霍透支着自己的生命以及激情。以至于現在連三十歲都未到,心態卻是顯得異常蒼老。然而即便以他此刻的心態,也忍不住一陣唏噓不已。這十來年中,雖然經常會想起和蘇靜嫻重見的場面。卻每次都是被自己的意志力強壓下去。兩人那迥然不同的人生軌跡,能夠交集在一起的几率微小的可怕。

  然而那老天爺,總是喜歡玩弄命運以彰顯他的品味。竟然真的讓蘇靜嫻在自己生活即將步入安定軌道的時候,出來攪局。這種無恥勾當,直恨得劉青差點找把狙擊槍把他一槍被啪掉。叮得一聲,電梯停靠在了頂層。劉青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甩了甩腦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將腦袋袋中的各種紛亂念頭驅除出去。徑直往慕晚晴的辦公室走去。

  剛走到門口,慕晚晴那小秘書莉娜原本趴在寫字台上迷迷糊糊打着瞌睡。一見到劉青。卻是驟然起身,來了精神。不懷好意的迎了上來,惡狠狠地瞪着他嗔道:“劉青,你倒底在搞什么鬼?慕總已經這么辛苦了,你還要惹她生氣?真不知道慕總她怎么想的,竟然把那么重要的工作交給你這種弔兒郎當的家伙做。這下出問題了吧?哼哼,我這下看你怎么收場,你就等着慕總親自下令把你開除吧。”

  劉青等她連珠炮轟結束后,才吸了一口煙。噴在了她臉上。嗆得小丫頭是咳嗽連連后才笑道:“我現在知道。你為啥那里長不大了。嘖嘖,女人吶,千萬不能生氣。這一生氣吶,就會影響發育。一影響發育了吧。自然就長不大了。”劉青說着,毫不掩飾的掃了一眼她的胸部后。不等她反應過來。一把擰開了慕晚晴的門。

  劉青也懶得和她多計較,只是笑吟吟的向她擠了擠眼睛后,直接把門關上。這才回頭像辦公室里瞧去。只見慕晚晴和俞曼珊均是槃腿坐在了沙發上,一人腿上擱着台筆記本。兩人只是在剛才抬頭望了劉青一眼。但迅即又是低下了頭去繼續在電腦上打着什么。仿佛剛才只是一陣風把門吹開了。連多瞄劉青一眼的興趣也沒有。

  “呃,慕總。俞總。“劉青哪里感受不到氣氛的異樣。情知兩女均是對自己意見大大。故意對自己不理不睬。遂呵呵干笑笑着貼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台几上:“我來報到了。三十分鐘還沒到,我來得夠快吧?”

  “咳咳!”俞曼珊連咳了几聲,蹙着眉頭道:“劉青,你沒見我們都在工作么?你的煙嗆到我們了。”

  劉青一愕,趕緊把煙掐掉。陪着笑臉兒。腦袋湊過去討好道:“呵呵,俞總這么晚了還在工作啊?是不是做地愛德華集團的案子啊?”心下卻是在苦嘆。這個女人吶,心境好的時候呢,說你身上地煙味好聞,有男人味道。心境一不好了吧,卻是說你的煙嗆人。做人難,做男人更難。

  俞曼珊抬起戴着眼睛的腦袋,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先旁邊歇會兒,沒看見我們正在忙么?”

  劉青剛摸着鼻子想說些什么,俞曼珊卻是古怪的看着劉青道:“你今兒個不像平常地你啊?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壞事,心虛了。歉疚了?要不怎么學人家小狗一樣拱來拱去討好人?”這話一出,連慕晚晴也輕輕抬頭冷冰冰的瞄了劉青一眼。

  這話兒立即把劉青憋了回去,心下凜然,后背冒汗。有時候女人的直覺還真是可怕。當即,很識相的坐在了一旁不做聲。待不得片刻,有些無聊,取了桌子上地報紙瞧了會兒。見兩女依舊是一會兒噼里啪啦打着電腦,一會兒則是蹙眉凝思苦想,但就是沒一個抬頭來關注一下自己。頓覺得有些被冷落的感覺,心里空落落地。又等了會兒,百般無聊,湊到了慕晚晴身旁。去看她電腦上在寫什么。

  “啪!”慕晚晴當即把筆記本合上,抬頭摘下防輻射平光鏡。冷冷地瞟了一眼劉青。但卻是沒有說話。

  瞧那架勢。劉青當然知道是不讓人看的意思。遂一臉無趣她又坐到了茶几上,拿起慕晚晴的咖啡喝了起來,才喝了一口,抿了抿嘴,眉頭蹙了起來。起身,將正在不停煮着的咖啡壺拿了起來。直接去了慕晚晴辦公室內間的盟洗室中,一股腦兒的倒掉。

  “劉青,你瘋了,這是最后一點咖啡豆了。這個點兒上哪里買去?“慕晚晴情急之下,直追了上來。臉色不好看的看着他:“你讓我們兩個今晚怎么熬?”

  劉青也沒理她。好整以暇的把她們面前的咖啡杯,都換成了白開水后才道:“你那咖啡磨的太濃了,先喝些白開水漱漱口。“說着,又是皺眉拿起兩人隨手放在手邊吃了半截的面包。直接丟進了垃圾桶里:“大半夜的,胃里最是飢寒。又喝咖啡又吃甜面包的,你們都不想胃好了吧?”

  “劉青,你怎么一來就搗亂。”慕晚晴氣得又坐回了沙發上,將筆記本打開后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這里不需要你了,我看你還是去泡你的酒吧。要不,回家睡大覺也行。反正,別在我們面前晃來晃去就行,看着心煩。”

  劉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轉身就是。等他頭也不回的出了門后,慕晚晴和俞曼珊才各自抬起頭開,面面相覷着。

  “慕總。我們不是把他惹怒了吧?”俞曼珊有些心虛的低聲道。

  “怒就怒去吧。”慕晚晴有些岔岔不平的有聲道:“珊珊。別理他。我們繼續工作,對了,那個愛麗絲小姐的愛好你查出來了沒?”

  俞曼珊有些搖了搖頭,有些心不在焉道:“劉青這人,自尊心最強。我就怕我們做得太過分了。”

  “過分什么?他這人臉皮那么厚。怎么會在乎這些?”慕晚晴看了一眼絲毫沒有動靜的門,也是有些底氣不足道:“哼,過分就過分吧。誰讓他先過分的。竟然把我們地咖啡和面包都丟掉。算了算了,就當減肥吧。”說着。端起白開水杯子,喝了一口。食之無味。眉頭輕蹙道:“哎,今晚地咖啡癮難熬了。”

  “要不,我去二十四小時店里去買些成品咖啡。”俞曼珊說着。就要起身。卻被慕晚晴阻止道:“珊珊。算了。大半夜的女人家出去不安全,再說。劉青他說的也有道理。半夜吃甜冷面包和咖啡,最是容易胃疼。我看今晚就熬一下吧。不說了。先工作,你趕緊把你那部分做好,我們需要再碰頭合并。這次是我們公司的一大機遇,也是挑戰。半點馬虎不得。”

  俞曼珊點了點頭,繼續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工作上。時間過得飛快,眨眼又是個把小時過了。慕晚晴長長的伸着個懶腰,打着哈欠道:“珊珊,先休息一會兒再弄吧。這么長時間坐着也不好,要勞逸結合。”

  說罷,從沙發上起身,運動了下身體。

  俞曼珊也是臉色有些疲憊,摘下眼鏡,放下電腦下了沙發做着肢體運動。

  “這個混蛋劉青,大半夜地就讓我們兩個女人在工作,他倒好,一個回家睡大頭覺了。”慕晚晴有些心理不平衡的喃喃道。

  “慕總,好像是你把他趕走的。”俞曼珊幫腔地說了一句。

  “哼。趕他走他就真的走啊?”慕晚晴心中有些忐忑道:“這快都快一點了吧,整個公司中。除了一樓那几個保安。就我們兩個人了。我倒是有些害怕。”早在半個多鐘頭前,慕晚晴就把有些不情願是的莉娜趕回去睡覺了。

  俞曼珊本來還不覺得,但是被慕晚晴這么一說,頓時感到一陣寒嗖嗖的。四下瞥了一眼,強自干笑道:“慕總。懼由心生,別胡思亂想就行。再說,我們這大廈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傳出什么,這個。關于那方面的謠言。”

  “我本來也是不擔心地,可是。一想到呂總的慘案。我就……”慕晚晴臉色有些發白,打了個冷顫,抱着雙臂咯咯道:“我就忍不住犯寒,珊珊。你說呂總他會不會回公司看看?我聽說這人要是死得很不甘心,就會,就會。我怎么感覺到。空氣中有些冷冰冰的?”

  “慕,慕總你別,別胡說啊……”俞曼珊吃了一驚,驚懼的四下打量,這靜悄悄地越看越是覺得寒意重重。貝齒兒有些打磨道:“呂,總他人好。不。不會為難我們兩個的。”

  “可是。萬一呂總不來,她老婆來了呢?”慕晚晴心驚不已,四下越看越是可疑。這人要是不想啥事都沒有。但很多事情就越想越是這么回事。就連牆壁上一些黯淡地光彩,在兩女眼里也都是鬼影重重的象征。此外再加上半夜本就風大,窗戶外面一片如泣如嚎地嗚嗚聲,直惹得人汗毛都豎了起來。

  “慕總您別說了。半,半夜是不興說這些的。”俞曼珊上次可是親眼見到了呂方學他老婆的潑辣,還險些傷在她手里。這人活着的時候就是個潑婦。死了還不變成厲鬼啊?嚇得俞曼珊心驚膽顫,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咯咯!”兩聲冷冰冰的敲門聲驟然響起。本來就在疑神疑鬼,心虛冒汗的兩個女人,頓時被驚了一跳,抱作了一團。

  “慕總。怎,怎么辦?來,來了。“俞曼珊駭得是面無人色,聲音直顫。

  “冷靜,冷靜。”慕晚晴貝齒咯咯打顫。眼神兒四下飄忽道:“這個,我聽說那。那玩意。都,都是靠嚇人把人嚇死的。我,我們只要鎮定,鎮定就好了。”

  就在此時。原本亮着的燈光一下子全滅了。整個辦公室中,只有兩人合攏的筆記本,散發着極其微弱的光芒。

  “啊……”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直讓兩女渾身顫悸,緊緊抱在一起驚叫了起來。

  咔嚓。辦公室門發出了聲響。直讓兩人的聲音嘎然而止,看都不敢看直接抱團蹲在了沙發后。

  “咦?“一聲古怪的聲調傳來。以及踩着地毯的沙沙聲,一會兒又是咯咯一陣物品碰撞聲。兩個女人,此時地心都要跳了出了嗓子眼兒。蓋因那腳步聲越來越近,更加與此同時。兩人眼角余光只是感覺到一閉詭異地藍色光芒向這邊慢慢移動。兩女心中倒是統一了戰線,心中只是在嘀咕怒罵着劉青那家伙。要是他在這里。肯定比現在安心得多了。

  那團藍火越來越近,已經到了她們身旁。淡淡的光芒詭異的在她們臉上照來照去。狗也有急得跳牆的時候,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更況堂堂兩名作風凌厲的女強人,兩人借着那團微弱地鬼火光芒,各自在對方的眼神中瞧到了決絕悽慘之意。與其被鬼嚇死,不如。同時從嘴里嘣了一個詞兒。拼了。

  當即兩女齊齊猛然站起身來,閉着眼睛,粉拳秀腿并用,朝着那團鬼影打去。

  可憐的劉青。出門個把小時后,終于整好了宵夜。本想回來給她們一個驚喜,卻不料在打開辦公室門地時候,剛好跳了電。朦朦朧朧的,只見到兩個女人的筆記本指示燈亮着。卻一時沒找慕晚晴和俞曼珊,心下略有警惕的摸黑把東西放在了台几上。順便借着手機的光芒四下照射尋找,卻沒想到在沙發后面見到了抱作一團地兩個女人。心下剛在疑惑不解,兩個女人干么沒事在沙發后面摟摟抱抱?莫不成,夜深人靜,四下無人時。這兩個成熟女人耐不住驟然而起的春心蕩漾,一時按耐不住干起了那百合苟且的勾當?

  劉青剛想得心頭一蕩時,卻不料兩個女人突然暴起,說了一句自己都聽不清的話。卻是在自己目瞪口呆下,朝着自己劈頭蓋臉,亂七八糟地揍來。

  正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若是按照平常狀況。這種戰斗力的敵人,劉青隨手就能捏死。只是,這兩個女人,一個是自己可愛地老婆。一個是自己心愛的情人。突然暴起聯合起來揍自己,難免吃了一驚。愣了下神。此時地劉青。哪里敢胡亂伸手伸腿的。他也知道自己手重腿重,萬一不小心把她們弄傷了,可不是小事。也不敢胡亂招架,深怕自己一招架后。隨手來個反擊。這可不是鬧着玩的。最最關鍵的是,還不敢亂串亂跳,這烏漆嘛黑的,萬一這兩個女人絆到了怎么辦?劉青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電光火石間,就根據戰場情況想到了處理的方式。

  此時劉青唯一能干的,就是彎着腰。一手護住下身,一手護住臉。一邊速度不快的往稍微開闊些的地方退去,免得兩女絆傷。邊是苦笑着叫喊道:“喂……”才說了一個字,下巴上就挨了一胡亂而來的粉拳,把他的話給揍了回去。情況混亂。又是黑咕隆咚。月黑風高。可憐的劉青。連是誰的粉拳都沒看請。蓋因挨下來的拳頭。美腿,又是四面八方的向他招呼而來。要命的是不敢抬架,竭力控制着自己想指架住某些拳頭和秀腿的欲望。劉青這么多年下來,許多戰斗技巧都磨練成了本能,現在怕就是怕的這種戰斗本能。不經過大腦思考就出招,以自己的戰斗力,俞曼珊和慕晚晴這兩個柔弱的小女人。哪里能吃得消自己。

  “我投……”劉青還以為她們是在生氣。又和剛才一樣聯合起來整治自己呢。剛想宣布投降。又是不知道給哪位的粉拳給敲中了右眼。給他后面的話給悶了回去。可憐劉青差點氣絕,自己堂堂東北虎,號稱戰場中的死神,敵人的噩夢,佣兵中的神話。誰知道被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像條落水狗般的被兩個美女痛扁。這種事情要傳到西方佣兵界中的話,恐怕所有人都會把這兩個美女當作女神給供起。那些恨死劉青的家伙們,也一定會大擺宴席來大稿慶祝活動。劉青強壓抑住想用擒拿手法將她們制住的欲望,一滴苦淚和着牙齒往腦子里咽。索性將后背留給她們,整個身子蜷縮了起來。兩個女人都是花拳秀腿,也是不怎么打得疼自己。

  天知道這兩個女人發什么失心瘋?難道是從某種渠道知曉了自己沒多久前和蘇靜嫻干的好事了?所以故意躲起來,然后關了電閘來教訓自己?劉青胡思亂想間,也是覺得理虧。懶得再解釋了,索性擺好了POSS讓她們玩個夠,就當是在給自己捶背了。

  “珊珊。原來這東西也怕人揍啊?”慕晚晴開始還有些害怕,但是看到這只‘鬼’在自己的粉拳美腿下,沒兩下就敗退而去,蜷縮在了地上。不覺心中懼意消散了泰半,越打越是興奮。嬌喘吁吁道:“加油,我們狠狠的把這鬼東西揍死。”

  鬼東西?竟然這么稱呼自己?劉青苦悶的笑着,奶奶的,就算是出軌,也不要揍死這么嚴重吧?

  “嗯。不過這鬼東西皮可真厚啊。“俞曼珊也是懼意全無,很開心的對着那黑乎乎的‘鬼’拳打腳踢着。喘氣不止道:“打了半天,都不見它叫喚啊!”

  還想讓我叫喚?劉青很是悲哀的想着,這人都給你們揍個開心了,還要配合着慘叫几聲來給你們助興啊?這好似某種職業女,在工作的時候不叫喚,還要惹得客人不高興投訴去。不叫,老子偏不叫。

  過的分把鐘,畢竟是兩個沒經過鍛煉的女人,終于累了下來。手中錦綿的就連敲背的力道也沒有。劉青這才懶洋詳的爬了起來。苦笑道:“好了好了,打了這么半天,該歇歇了。”

  “劉,劉青……”兩女頓時驚駭欲絕的叫了起來。

  啪!很配合的,電突然來了。辦公室內恢復了亮堂。兩女揉了揉眼睛,終于看清楚和確定。眼都這位是劉青那家伙。面面相覷,脫口而出,喜悅道:“太好了,原來我們沒撞鬼。”

  撞,撞鬼?劉青腦袋有些暈乎乎的,差點一個跟斗載死。感情這兩個女人揍了自己半天。不是因為自己出軌的緣故。而是以為是撞了鬼。劉青委屈的直想哭,今天這頓揍,算是白挨了。奶奶的,老子才是真撞了鬼……

第153章 : 熊貓眼與偷窺
返回 《老婆愛上我》卷二[繁]
所属专题:言情、情爱系列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