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我爱坏总裁》
第3章

第4章

  “放我出去!”遥香对著送饭来的黑鸦大叫抗议:“你们违反人权!你们无权拘留我!”

  “你犯了那瓦侯保护区的法令。”黑鸦咧嘴笑笑。

  “我只不过轻轻捶了贩卖机两下,这也算犯法?”她不服气地叫嚷:“是它先吃了我的铜板耶!这么说,它是不是也犯了诈欺罪?!”

  听完她的话,黑鸦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挺幽默的。”

  “我不要你夸我,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可以,但你得离开那瓦侯。”黑鸦说。

  她一怔,“离开?”

  他点头,“是的,依法我们可以将你及你的朋友,逐出保护区。”

  “你开什么玩笑?我是来办正事的。”拜托,她大老远跑来可不是为了蹲保护区的拘留所。

  “我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你可以办的正事。”

  “我来找人,我哥哥在你们的保护区失踪了。”她说。

  黑鸦挑挑眉,“你是第一个来到那瓦侯的东方人,在你之前,我从没见过东方人。

  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但她不打算相信他。

  “你们执行私法,谁知道我哥哥是不是也被你们关起来了!”她气愤地瞪著他,“我一定要找到我哥哥。”

  “你哥哥不在这里,我们也没执行私法。”黑鸦斜著眼,睇了关在旁边房间的布莱恩一眼,“你的白人朋友才执行私法。”

  布莱恩一听,气呼呼地质问黑鸦:“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黑鸦冷冷地睇著他,“白人对黑人执行残忍的私刑,也屠杀印地安人,这都是事实。”

  “那是以前的事了。”布莱恩说。

  “依我看,现在还是一样。”黑鸦觑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死红番,等我出去就要你们好看。”布莱恩恨恨地咒骂著。

  听见他这些话,黑鸦突然转头。他没有生气,只是平静地看著咒骂他的布莱恩。

  须臾,他撇唇一笑。“瞧,这不是『进行式』吗?”话罢,他背身离开。

  “可恶的红番!”布莱恩气得咬牙切齿。

  听见布莱恩不断地叫他们红番,态度又是那么的傲慢挑釁,竟让遥香想起了那些对她无礼的白种男人。

  她不喜欢布莱恩那么对这些印地安人,即使他们现在正被这些印地安人关在牢笼里。

  “布莱恩!”她叫唤著。

  “什么事?”因为隔著一道墙,他看不见她现在的表情。

  “我不喜欢你叫他们死红番。”她说。

  “他们把我们关起来。”

  “你在歧视他们,就像有些人歧视黄种人一样。”她说。

  “你跟他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她反驳他的说法,“他们没比我多一只眼睛,也没少一只耳朵,我们都是人。”

  听她这么说,布莱恩突然沉默了。

  他有点不高兴,他不过是想为自己及她出一口气,却料不到她有这样的反应。

  “你对印地安人倒是挺友好的嘛!”他语气酸溜溜地。

  “我对谁都一样。”她说。

  “是吗?”布莱恩脑海中浮现了赤狼·卡恩的身影,不觉更添醋劲,“你该不是爱屋及乌吧?”

  遥香一怔,“什么意思?”

  “我看你对那个叫赤狼的印地安人,很有好感。”

  “你说什么?”她生气,但其实是因为她有点心虚。

  她不否认对赤狼确实有一种奇妙的好感及期待,但并不像布莱恩所说的那么暧昧。

  “别忘了右典是在这里失踪的,我告诉你,这些印地安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说。

  遥香没有搭腔,闷闷地坐了下来。

  是的,哥哥在这里失踪是事实,但在还未确定哥哥的失踪与印地安人有关之前,她不希望自己无理的对他们充满敌意。

  @ @ @ @ @ @ @ @

  两天后,执法官办公室。

  “已经两天了,你打算怎么做?”熊鹰问正在思索著的赤狼。

  他沉默著,没有回答。

  “我看她很坚持,根本不打算离开那瓦侯。”熊鹰说。

  “她确实相当固执……”赤狼喃喃地。

  熊鹰抽著菸,眉头深锁,“真不知道能拿她怎么办。”

  “熊鹰,”赤狼突然望著他,“我之前得到了一个告示。”

  熊鹰一怔,“是什么?”

  “跟她有关……”他简单地叙述起那个梦境,“我梦见我站在日落峡,一只棕红色的大熊将她带到我面前来,然后我叫出了她的名字,但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熊鹰一脸认真,“这代表什么?”

  他摇头,“我不清楚……”

  “要找爷爷谈吗?”熊鹰提议。

  他们口中的爷爷是族里的长老,既是一名巫师,也是受人景仰爱戴的心灵导师。

  “那倒不必。”赤狼浓眉微叫,“我父亲说过『不要思考,用心感觉』我打算照他的话去做……”

  “什么意思?”熊鹰不解。

  “我带他们去。”他说。

  熊鹰一震,难以置信,“你要带他们去圣地?”

  他一笑,“当然不是真的带他们去。”

  “那……”熊鹰更是迷惑了。

  “既然他们想去,我就带路。”他若有所思,“我会带他们在沙漠里转,想办法拿到地图。”

  “你确定地图在她身上?”

  他点头,“就算不是原来的那一张,至少也有复制图。”

  “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熊鹰不太放心。

  “我必须这么做。”他坚持,“我不能让地图再落入第三人手中。”

  熊鹰微怔,“你指的第三人是……”

  “那个叫布莱恩的男人。”他说:“他身上有侵略者、野心家的气息,他来那瓦侯的动机,绝对不单纯。”

  熊鹰沉吟片刻,“好,既然你决定这么做,我一定全力配合你。”

  赤狼笑望著他,“谢了,兄弟。”

  @ @ @ @ @ @ @ @

  黑鸦拿著钥匙走进拘留室,打开了车门。

  “你们可以出来了。”他说。

  已经被关得头晕脑胀的遥香惊讶地望著他,“出去?”

  “是的。”他点头一笑,“除非你们还想继续关在这里。”

  “当然不!”遥香跳了起来,“你们终於良心发现了。”

  “这跟良心没有关系,是有人保你们出去。”黑鸦说。

  遥香跟布莱恩一愣。“谁?”

  “嗨。”突然,赤狼出现在门口,轻声地打著招呼。

  再看见他,遥香心里有一种不知名的激动。

  那种感觉像是见到了期待已久的人一样。

  不过……他怎么会知道他们被关?又为什么保他们出去?

  遥香走向了他,“怎么会是你?”

  赤狼一笑,“我一到这里,就听说有两个外地人被抓,我想,一定是你们。”

  “你又帮了我一次。”她语带感激。

  布莱恩趋前,不领情地瞪著他,“我看……搞不好你跟那些执法人员是一夥的吧?”

  “布莱恩!”遥香瞪了他一记。

  @ @ @ @ @ @ @ @

  “Lisa,我们不该相信他,他没有理由保我们出去。”他的眼睛还是镇视著赤狼,“他太可疑了,”

  “对我来说,你也很可疑。”他若有所指地说。

  布莱恩一怔,有点心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撇唇一笑,气定神闲,“你认为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好了,布莱恩,别再说了。”她制止了对赤狼充满敌意的布莱恩。

  望著赤狼,她微欠身。“谢谢你的帮忙。”

  “小事情。”凝视著两天不见的她,他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

  两天,才两天而已,他居然……想念著她?

  “对我来说不是小事情,你让我又能去找我哥哥了。”她说。

  她的这些话将他拉回了现实中,让他想起她此行的目的。她是想找哥哥,但她哥哥及她身边的男人是不是另有企图,就难说了。

  “恐怕你们不能在保护区里自由行动。”他说。

  不等遥香提出质疑,布莱恩已抢著发难,“你说什么?你们想限制我们的行动?”

  “这里是保护区,也是自治区,自有它的一套规则及做法,你们既然来了就要遵守。”赤狼语气平静。

  “我尊重你们的法令,但是我必须到沙漠去。”她说:“我一定要找到我哥哥。”

  迎上她坚定而澄净的眸子,赤狼的心头一撼──

  她不是在说谎,她确实是想找她哥哥,而且有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

  於公,他必须找回失落的地图,肩负起保护圣地的责任。

  於私,他想帮她这个忙。

  虽然熊鹰已经说过不曾见过什么日本男人,但如果亲自求证能让她放心,他打心底愿意提供协助。

  “要去也不是不行。”

  “咦?”遥香微愣。

  @ @ @ @ @ @ @ @

  “只要有当地人带路,你们就可以进入沙漠区,而我……可以带你们去。”

  “什么?”一听到他要同行,布莱恩急著跳脚反对,“我不同意。”

  他要的是黄金,可不是程咬金。而他知道,这个印地安人会坏了他的事。

  “只怕没有你决定的余地。”赤狼好整以暇地睇著他。

  遥香神情严肃地望著始终表现得非常激动的布莱恩,“布莱恩,你不同意什么?”

  “我……”他一顿,“我不相信他。”

  “你有其他的好方法吗?”她质问他。

  他皱皱眉头,懊恼又无可奈何。

  “我要找哥哥,不管用什么方法。”她口气冷肃地说:“你不同意,那你就走吧!”

  “Lisa?”他简直不敢相信,遥香竟然在他跟印地安人之间,选择了那个才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

  “Lisa,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无条件帮你?”布莱恩气急败坏。

  遥香微怔。是啊,她想过,甚至她问过,但她并没有得到答案。

  “搞不好他有什么企图,或是想要什么好处。”看他神情迷惘,布莱恩继续挑动她心底那根警觉的神经。

  遥香转而望著赤狼,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情。

  是啊!他帮她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说真如布莱恩所说,他有什么企图,甚至可能跟她哥哥的失踪有关……

  赤狼直视著她,迎上了她揣测的目光。

  他知道她心里有怀疑,而她也确实该怀疑。因为他所提供的帮助,已经超出了陌生人所能给予的。

  “你说,为什么?”布莱恩像是抓到了他什么把柄似的,紧咬不放,“你没理由帮我们吧?”

  “我们?”赤狼勾起一抹微笑,“我帮的可不是『你们』,我只想帮她。”

  遥香一震,不知怎地竟心跳加速。

  “如果我有企图或想要什么好处,那应该是因为你吧!”赤狼淡淡地说道。

  遥香眨动疑惑的眼睛,不解地望著他。

  布莱恩趋前,口气极不友善地说:“你在说什么?”

  “我喜欢她,这个答案应该可以解释,我为什么无条件帮她吧?”他毫不考虑地说。

  说是毫不考虑,其实还是经过了琢磨。

  他的出现及援助确实启人疑窦,他必须让一切合理化,而这个答案是他脑海中唯一的一个。

  只是,他的答案仅是为了取信於她吗?还是这其实也是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你……”听见他这么大胆直接的回答,布莱恩脸都绿了。

  遥香怔愣地望著他,─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从他的眼底,她看见了“确定”。这些话,他不是开玩笑,也不是随便说说。

  他喜欢她?天啊,她的心跳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快停摆了……

  “我帮她,就有机会博得她的好感,这就是我的企图及好处。”赤狼话锋一转,“好了,你们最好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出发。”

  “准备什么?”遥香问。

  “准备怎么在沙漠里生存。”他一笑,“明天早上,我会在水牛酋长酒吧门口等你们,准时九点,我不喜欢别人迟到。”说罢,他转身走了出去。

  @ @ @ @ @ @ @ @

  买了快速组拆的野营帐篷及各式野炊器具后,遥香跟著布莱恩回到了旅馆。

  一整个晚上,她难以成眠,因为赤狼的声音及形影,不断地窜进她脑子里。

  我喜欢她……

  天啊,他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说出这句话?他是随口说说,还是当真?

  她呢?对於他这句话,她又是什么感觉?高兴还是惊讶、意外……

  不管是什么,他都让她不知所措。

  长这么大,她不是第一次被示爱,就连布莱恩对她的倾慕,她都心知肚明。

  但是跟布莱恩认识了这么久,她对他的示好从不动心,甚至跟他相处时也不觉得尴尬,可是赤狼他……他却让她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难道她对他也有好感?“Oh,My God……”

  如果他诚如布莱恩所说的有所企图,甚至跟她哥哥的失踪脱不了关系的话……真糟!她的脑袋完全不能思考了。

  一个翻身,她下了床。

  因为睡不著,她打算到附近兜两圈。她想,走累了应该就有睡意了吧?

  走在这条来来往往都是印地安人,又极富西部风味的街上,她成了显眼的目标。

  不管男女,都以怀疑的目光看她,但却没有任何的敌意或防备。

  这些人不像大家所传说的那么可怕冷漠,虽然在来之前,她所遇到的人都在提醒她印地安人的恐怖。

  走著走著,她看见了“水牛酋长酒吧”,那是赤狼约他们会面的地点。

  突然,有人轻拍她的肩膀──

  她回头一看,竟是她正想著的赤狼。

  倏地,她脸红了。

  看著她红通通的脸蛋,赤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你睡不著?”

  她力持镇定,“嗯。”

  “最好早点睡,明天才有体力。”他说。

  “你不也还没睡……”

  “我体力比你好。”

  “那可不一定。”她不服气。

  “等著瞧。”他一笑。

  不笑的时候,他有一种冷漠的魅力;但笑的时候,他又具有那种迷惑人的吸引力。

  她不得不说,不管是笑或不笑,他都是个深具魅力的男性。

  “走,我陪你走回旅馆。”说著,他迳自往旅馆的方向走。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里?”她跟上去。

  “这里并不大。”他睇了她一记。

  他总是一副一切了若指掌的自信模样,而那种天生的自信攫住了她的心神及注意。

  “你总是这么神秘吗?”她问。

  “怎么说?”他望著她,等待她的回答。

  “你突然出现,又不断提供援助,你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她直视著他。

  他唇角一扬,“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嗯?”她微怔。

  “我今天不是说过了吗?”

  遥香一愣,蓦地想起他说过的那些话。无法控制地,她的心跳加速,脸颊发烫……

  “你……”她羞红著脸,咕哝著:“你从不替别人想吗?”

  他挑挑眉,“什么意思?”

  “你今天说的话啊!”她注视著他,眼底又羞又恼,“你从不想人家听了是什么感受吗?”

  他怔了怔,恍然地一笑。

  忽地,他将上半身欺近她,直视著她的眼睛。“那你是什么感受?”

  她瞪大了眼睛,面红耳赤地望著他。

  “你……”她觉得他好像在捉弄他。

  “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感觉?”他觉得她的表情可爱极了,可爱得让他想捉弄她。

  “你太唐突。”她涨红了脸。

  “你是第一次被告白?”他问。

  “当然不是。”

  “你有对象了?”他试探她,以消弭心中的疑惑。一路上,他都在想著她跟布莱恩是什么关系。

  “没有。”她不假思索地回道。

  听见她的回答,他心中大石放下。

  “既然没有对象,又不是第一次被告白,应该很习惯了吧?”

  “这种事怎么能习惯?”她羞恼地瞪著他,“你不知道你那么说让我很困扰吗?”

  “困扰?”他一笑,“依我看,那位布莱恩先生好像也对你挺有意思的,怎么你一点都不觉得困扰?”

  她一震。是的,她不是对每个男人的示爱都如此介意,只有他。

  这表示什么?她在意他?

  “你觉得困扰是因为你对印地安人有偏见?”他凝睇著她,像要看到她心底深处般。

  她猛摇头,但旋即又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

  她的困扰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印地安人的关系,但是她否认不就表示她是因为在意而困扰?

  老天,她好像怎么反应都不对了。

  因为不知如何是好,她下意识地低著头。幸好已经到了旅馆楼下,她想也不想地快速往前走去。

  “等等!”他伸手拉住了她,但竟不知道自己为何伸手拉著她。

  他到底想怎样?在事情未明朗之前,他不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觉得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

  她瞪大著眼睛,迷惑地、娇羞地、不安地望著他,那模样教人难忍心悸--

  他从不曾对一个女人有过这样的感觉及渴望。

  “做……什么?”她羞怯地。

  他怔了怔,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吓到我了。”她说,然后看看他拉著她的大手。

  “抱歉……”他松开手,扯扯唇角。

  她咬咬唇,不知该说什么。

  赤狼对於自己一时的冲动行为感到懊恼,虽然父亲要他随著感觉走,但他这次未免也太冲动了。

  “早点睡,明天见。”为了掩饰自己的懊恼,他丢下一句,就转身离开。

  看著他离去时迤逦在地的长长影子,遥香的心绪愈发地混乱了。

第5章
返回 《我爱坏总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