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我爱坏总裁》
第4章

第5章

  翌日早上九点,遥香跟布莱恩准时到达水牛酋长酒吧,而赤狼已经等在那里。

  “坐我的车。”赤狼指著他的悍马车。

  布莱恩反应激烈地说:“不能开我自己的车吗?”

  “相信我,”赤狼睇著他一笑,“你的凌志跑车到不了目的地。”

  “你的就可以?”布莱恩知道他的悍马车翻山越岭的能力,绝对在他的凌志跑车之上,但他就是不甘心。

  “我的可能也不行。”他说。

  遥香一怔,“你的是悍马车耶!”

  天啊,如果连他的悍马车都到不了那个什么圣地,那……

  “所以才叫你养精蓄锐,因为你得用到双脚。”说著,他打开后车厢,“把你们的行李及装备都丢上去吧!”

  听到要用双脚,遥香脚都软了一半。要不是为了哥哥,她可能会就此打退堂鼓。

  不得已,她只好硬著头皮将行囊丢上车。

  因为她曾经搭过赤狼的车,所以上车时,她很自然地就坐到驾驶座旁边的位置,而布莱恩则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到后座。

  “都好了吗?”赤狼发动引擎,笑睇著一旁的遥香。

  她点点头,顺便回头瞅了眼臭著一张脸的布莱恩。

  “我们快出发吧!”遥香催促著。

  “遵命,小姐。”他撇唇一笑,两只眼睛直视著身旁的她。

  迎上他的目光,她的心一阵不规律的震荡。因为她又想起他昨晚对她说的那些话,以及他抓住她的手,目不转睛望著她时的表情。

  踩下油门,他们往沙漠区前进。

  坐在后座的布莱恩注意到他的悍马车上配备精良,是辆造价不菲的好车。

  在他的认知里,印地安人都是贫穷而落后的。可是这个名叫赤狼的男人,却有如此高级的生活品质,为什么?

  他猜想,赤狼不只知道日落峡的事情,甚至还可能从那里得到了财富。

  不过依他推断,日落峡应该还有很多宝藏未被发现,因为如果印地安人知道还有金矿及钻石,大可以自行开挖以改善他们的生活。

  但以他的观察,那瓦侯保护区的印地安人还是过著非常简朴的生活。

  藏宝图失踪百年,就连印地安人也在找寻它。他想,赤狼接近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藏宝图。

  目前遥香信任赤狼,而地图又在她身上,他该怎么做才能拿到地图,并甩掉赤狼呢?

  正忖著,前面的赤狼说话了──

  “你不是有地图吗?”他问遥香。

  只要看见图,他就能确定那是不是根据失踪的藏宝图所复制出来的。

  “是啊。”遥香说著,随即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纸。

  当她欲将地图递给他,后座的布莱恩突然伸手阻止了她。“遥香,别给他看。”

  她一怔,“布莱恩,你……”

  “他不是识路吗?既然识路就不该看地图。”他绝不让藏宝图落入赤狼之手。

  赤狼从后视镜中睇了他一眼,撇唇一笑。

  “他说得对。”他看著一脸莫名的遥香,“你还是留著地图,最好『什么人』都不要给。”

  布莱恩眉心一纠,眼神充满敌意地望著他。他听得出赤狼在暗指什么。

  见他们好像把地图看得极重要,遥香实在─肚子气闷。

  “你们是怎么了?”拜托,只不过是一张她哥哥画的破地图,赤狼跟布莱恩干嘛要那么严肃?

  “布莱恩,”她一脸不悦地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很烦耶!”

  布莱恩有点懊恼,“我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著想。”

  “我看不出我们目前有什么危险。”她说。

  “那地图……”他欲言又止。

  赤狼好整以暇的一笑,若有意指地说:“看来你很清楚地图的价值所在。”

  看布莱恩一副紧张戒慎的模样,赤狼可以确定他对日落峡的事情知道得不少,而且对传说中的金矿及钻矿,更是有著高度的兴趣。

  遥香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不过她以为那是因为赤狼在布莱恩面前向她示爱所引发的战火。

  “Lisa,听我的,别把地图给他看。”布莱恩说。

  遥香皱起眉,“你再说,我干脆把图撕了。”

  “不行。”布莱恩一震,但旋即惊觉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

  稳住情绪,他好言劝著:“如果他帮不了我们,地图是唯一能找到右典的希望。”

  听他这么说,遥香倒也觉得有理。

  赤狼神情平静,没对布莱恩的话做任何的反击及评论。

  他气定神闲,泰然自若,散发一种什么事都在他掌握之中的自信。

  遥香隐隐觉得布莱恩在提防著赤狼,像是赤狼有著什么可怕的企图般。

  他有吗?她该跟布莱恩一样防范他吗?

  @ @ @ @ @ @ @ @

  傍晚,他们在一处平地扎营野炊,准备度过在这沙漠的第一晚。

  吃过晚餐,他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休息。

  夜里的沙漠十分安静,气温也比白天下降许多。

  遥香迷迷糊糊地睡去,又迷迷糊糊地醒来。看手表,已是半夜一点。

  她打开帐廉,只见如黑幂般的夜空布满了灿烂的星星。因为此地空旷,又没有任何光害,星星比大城市来得繁多且耀眼。

  “好美……”她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著。

  转头看看两旁,赤狼跟布莱恩的帐子都没有灯光,可见他们都已经睡了。

  她睡不著,於是决定在附近走走。

  穿上鞋,拿著小手电筒,她轻手轻脚地步出帐子。

  沿著两旁都是高大仙人掌的小径走著,她感受著不同於白天时的气氛及风情。

  突然,静寂的空气里传来低声谈话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关了手电筒,细听那声音的来源──

  终於,她发现声音来自一块巨石的后面,其中一个是陌生老人的声音,而另一个竟是……赤狼。

  她蹑手蹑脚地挨近,发现她以为已睡著的赤狼,正与一名满头银发的印地安老人席地交谈。

  她想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她发现……她根本听不懂。

  留在这里也没用,要是被发现了反而不妙,我还是先回去……忖著,她又悄悄地离开,迅速地往营地的方向走。

  只是她的心中充满了疑虑及不安。

  他半夜三更不睡,却跑来跟一个陌生老人躲起来窃窃私语。

  而且他们一路上根本没看见过住家或任何人,为何会突然出现一个老人呢?

  老人从哪里来?又有什么目的?他们交谈著什么事情?赤狼为什么偷偷的会见那老人?

  她发现布莱恩说得一点都没错,他们必须提防赤狼;虽然他吸引著她,但她不能因此迷惑。

  @ @ @ @ @ @ @ @

  半夜里听见奇怪的声音,赤狼便醒了过来。

  那是一种熊族乐器所吹出来的声音,有点像是动物的低鸣。

  是爷爷?忖著,他小心而不惊动他人的从帐子里钻了出来,然后朝著声源走去。

  来到熊族人所说的大熊岩前,他看见抽著菸斗,一头银白长发,脸上满布著皱纹的爷爷。

  他是族里的老者,所有人都称他为“爷爷”,几乎没有人记得他真正的名字。

  “赤狼!”看见他来,爷爷笑眯了眼。“好久不见。”

  “是啊!”赤狼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您看起来很好。黄雀呢?她还好吧?”

  黄雀是爷爷的曾孙女,是个活泼又开朗的印地安美女。

  “她又旅行去了。”

  “那个丫头还是那么野。”赤狼笑说。

  “没错。”爷爷呵呵一笑,但旋即,他笑容一收,“我看见了……”

  “咦?”赤狼微怔。看见什么?

  “失踪的地图出现了。”他说。

  “爷爷您……也得到了告示?”赤狼惊讶不已。

  他点头微笑,“是的,我还作了个关于你的梦……”

  “我?”

  “嗯。”爷爷抽著菸斗,语调幽缓地道:“我看见你父亲为你带来了新娘。”

  赤狼陡地一震。父亲带来了新娘?

  “那只棕红色的熊不就是你父亲吗?”爷爷依旧笑眯著眼,“那是你父亲给的告示,而且我还知道你的新娘跟失踪的藏宝图有关。”

  “您作了相同的梦?”他难以置信。

  “是的,你也梦见了,不是吗?”爷爷微笑著。

  此时,赤狼的脑子里想的不是失踪的地图,而是新娘的事情。她是他的新娘?!

  爷爷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疑惑,拍了拍他的肩膀。“赤狼,你的新娘有一条纯洁的灵魂,但小心她身边的黄鼠狼……”

  赤狼知道爷爷指的是布莱恩,“我明白。”

  “千万不要让他到圣地去。”爷爷叮嘱著:“我在另一个告示中看见了他,他是当初血洗部落的贝尔家后代。”

  “什么?!”

  布莱恩是百年前,为了传说中的金矿及钻矿,而血洗部落的贝尔家后代?!这么一来,遥香不是很危险?

  虽然看得出布莱恩对遥香相当倾心,但利欲薰心之下,布莱恩会否对她不利就很难说。

  他一脸忧急,而爷爷却是继续抽著菸斗,神情悠哉。

  “爷爷,您认为我该怎么做?”

  “我不想左右你。”爷爷的眼神高深而睿智地凝望著他。

  说著,他站了起来,“赤狼,去吧!熊族的精灵跟祖灵们会庇佑你,引领你的。”话落,他步履缓慢却稳健地走下了大熊岩,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 @ @ @ @ @ @ @

  一早见到赤狼,遥香就冷漠地对待他。

  不只赤狼感觉到她的冷淡,就连布莱恩也感觉到了。

  看见这种情形,布莱恩心里当然高兴。不过,更令他怀疑的是……她对赤狼的态度为何突然改变?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在拆除最后一根钉子时,遥香拔了半天都拔不起来。

  “我来。”赤狼发现她需要帮忙,主动地伸出援手。

  “不要,”她坚决而淡漠地拒绝了他的帮助。“我不要你帮忙。”

  赤狼微怔,沉默地望著她。

  他感觉得到她今天早上对他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但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爷爷说她是他父亲为他带来的新娘,可是当下……他的新娘正恶狠狠地瞪著他。

  “有什么不对吗?”他问。

  “没什么不对。”她别过头,“布莱恩,你能帮我收帐子吗?”

  因为自己取代了赤狼被她所“需要”,布莱恩笑得得意极了。

  点点头,他冲了过来,“你上车吧,我帮你弄就行了。”说著,他洋洋得意地瞅了赤狼一记,有点耀武扬威的意味。

  遥香霍地起身,迳自往车子走去。但这回,她没坐到驾驶座旁,而是选择了后座的位置。

  她面无表情地冷睇著正一脸疑惑望著她的赤狼,然后将脸转开。

  她告诉自己不能太相信他,也强迫自己跟布莱恩一样,要对他有合理的怀疑。

  其实她没有理由不相信布莱恩而相信赤狼的,布莱恩毕竟跟他们兄妹俩认识多年,但赤狼呢?他只不过是一个突然蹦出来的陌生人。

  他的来历是个谜、他的目的是个谜,她对他一无所知,可直至昨晚之前,她却还对他深信不疑。

  天啊,她不该如此的。为什么呢?就因为他吸引了她的目光及她的心神?

  危险总是先迷惑住你,然后才吞噬你。她居然忘了这句话?

  她应该将昨晚看见的事情告知布莱恩,但她为什么没说?她到底在犹豫什么?

  “老天,谁来教数我该怎么做?”她懊恼地敲敲自己的脑袋。

  就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布莱恩跟赤狼过来了。

  “Lisa,你在做什么?”见她坐在后座敲著自己的脑袋,布莱恩疑惑地问。

  “没事……”下意识地,她避开了赤狼的目光。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又没做错什么事,干嘛要一副心虚的模样?

  想著,她抬起眼,正视著赤狼。

  看她坐在后面,赤狼心里有著疑问,但并没问出口。

  “我们可以出发了吧?”他问。

  “当然。”布莱恩坐上了前座,“到底还要多久才会到?”

  赤狼睇了他一记,淡淡地开口道:“会到的。”

  @ @ @ @ @ @ @ @

  一整个上午,赤狼带著他们绕行沙漠外围,却始终没深入沙漠区的峡谷地带。

  爷爷说绝对不能让“黄鼠狼”进入峡谷,他可没忘。

  只是,他这么绕下去也不是办法,遥香一定会起疑。事实上,他觉得她现在正在怀疑他。

  “我们先在这里休息吧!”他在一处还算平坦的砾石区上停下了车。“后面有干粮,要吃就自己拿吧!”

  “我想睡觉,待会儿要出发时叫我一声。”布莱恩一脸疲态。

  遥香睇了他一眼,迳自下了车。她没有到后头拿吃的,而是往一旁的小径走去。

  “别走太远。”见她要离开,赤狼提醒著。

  她白了他一记,没好气地开口:“我要小解。”话罢,她掉头就走。

  该不该告诉布莱恩那件事呢?此刻她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

  布莱恩对赤狼早已存有疑虑,要是她将昨晚看见的事情告诉他,他会不会冲动地去找赤狼理论?

  如果赤狼真的是“坏蛋”,那么……她跟布莱恩不就正陷在危险之中?

  她头好痛,好晕,不知道是昨天没睡好,还是沙漠的热气蒸得她头昏眼花……

  总之她不想看著赤狼,也不想看著悠哉睡觉的布莱恩。现下的这一刻,她只想自己独处。

  走著走著,她来到了一处高地上。这里居高临下,还可以远眺对面的高地。

  突然,她发现了一处眼熟的地形──

  “咦?”那块像是一头大熊趴著的大岩石,不是昨晚赤狼跟不知名老人会面的地点吗?

  看起来离这里好像不是太远,为什么他们开了大半天的车,却还在附近?

  她陡地一震,忽然开窍了。

  没错,赤狼带著他们在绕圈圈!虽然他是从另一个方向绕过来,但其实他们根本可以说是没有前进。

  “我懂了……”原来他根本没打算带她去圣地,他在唬弄她!

  “他到底想做什么?”天啊,她不能再默不作声,她一定要告诉布莱恩。

  这么一想,她立刻转身──

  “啊!”刚转过身,她就被站在她身后的赤狼吓了一大跳。

  赤狼疑惑地看著她,“你走太远了。”

  她瞪大眼睛望著他,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她该直接质问他吗?不,不行,要是他知道她已经怀疑他,搞不好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稳住几近颤抖的声音。“我正要回去。”说完,她掠过他身边,想也不想地朝停车处走。

  “等一下!”忽地,他伸手抓住了她,就像出发前的那一天晚上一样。

  只是,这一次,她不是心悸,而是心惊。

  “什么事?”她惊怯地望著他。

  “我说错什么或做错什么冒犯了你吗?”他一脸认真诚恳。

  迎上他真挚的眸子,她心头一撼。

  他的眼神总是那么率真直接,要不是她发现了他的可疑之处,她绝不会怀疑拥有这种眼神的他。

  “你没有。”

  “如果没有,你为什么躲著我?”他问。

  “我没躲著你。”

  “没有吗?”他蹙眉一笑。

  “你觉得我该接近你吗?”她力持镇定,直视著他的眼睛。

  她不能露出一点点的惊畏,她必须表现犹如昨晚之前。

  “当然不是。”他勾起一抹微笑,深深地凝望著她,“不过……你变得很凶。”

  “你也说过我不像是传说中温柔的日本女人。”她说。

  赤狼揽揽眉,“我是那么说过,但是不温柔跟充满敌意是不一样的吧?”

  “我充满敌意吗?”

  他点头,“跟布莱恩?贝尔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

  贝尔?她不记得她或布莱恩,曾经告诉过他“贝尔”这个姓氏。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对她跟布莱恩做了调查?

  天啊,看来他们真的得想办法甩开他了。

  “也许你该认真想想。”说著,她甩开他的手,扭头就走。

  他重新抓住了她,一振臂,她整个人被扯了回来。

  “啊!”脚下被砾石一绊,她跌进了他宽大的胸怀里。

  那一瞬,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急速加快,快得像是要蹦出胸口般──

  她抬起头,意外地与他深沉而澄澈的黑眸相对。

  “我想不出来。”他浓眉深叫,语调却平缓,“或许你可以告诉我。”

  她眉心一拧,愤然地推开了他。“你可以想想你的本意是什么。”

  虽然不想打草惊蛇,但不知怎地,她的心情就是平复不下来,尤其是在他一直穷追猛问的时候。

  她感到气愤难平,气他的用意不单纯,也气自己一直相信著他。

  “我的本意?”他微怔。

  “你为什么出现在土桑的酒吧?为什么出现在我车子抛锚的公路上?为什么把我跟布莱恩保了出来?为什么带我们进入沙漠区?”她一连串的为什么,问得自己都头晕了。

  赤狼微怔,挑挑眉,“你问了那么多的为什么,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一切是不是都是巧合!”她瞪著他。

  他沉默了几秒钟,“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命运安排。”

  “你在说什么?”

  “我说,是命运让我遇见你。”他一脸严肃而认真。

  她一怔。

  他的声音平缓,他的眼神真诚,让人难以质疑。但……她不能再相信他所说的每宇每句。

  “别跟我讲什么命运安排那种鬼话,你到底在盘算什么?”她冲口而出。

  赤狼拧起了眉,“我?盘算?”

  她知道自己不该说出来,她必须沉住气,但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把心一横,她手指著大熊岩的方向。“你在带我们兜圈子,对不对?”

  赤狼一震,惊讶地看著她。

  看见他惊愕的神情,她更确定他确实别有用心。

  “虽然我看不懂我哥哥画的地图,但是我的眼睛没瞎。”她气愤地瞪著他,“你到底想要什么?!”

  眼看她已经生疑并对他存有极深的误解,他决定向她全盘托出。

  爷爷说那个告示是在告诉他──她是他的新娘,既然她是他的新娘,他没有什么不能跟她说的。

  “地图。”他说。

  她一怔,“地图?你是说……”

  “就是你哥哥画给你的复制图,”他正视著她,“那是我一开始想要的东西。”

  “一开始想要?”她皱著眉头。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好像他还有另一个想要的东西似的。

  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现在……我还要你。”

  迎上他炽热的眼眸,她的心脏像是被掐住了一样。

  他的话教她没来由的一阵心惊,但在心惊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心动。

  心动?天啊!她应该觉得恐惧才是。

  他要那张地图,她给他就是了。但是他要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指……

  老天,她不敢再想下去,她的脸会因此烧了起来。

  “放开我。”她心慌地想挣开他,“布莱恩说得对,你是有目的的!”

  “有目的的是布莱恩?贝尔。”他说,“别相信他。”

  “布莱恩是我跟哥哥的朋友!”她对著他大吼。

  “是吗?”他蹙起眉心,冷笑一记,“希望他也当你们是朋友。”

  “你……”他在挑拨离间,她不能相信他。“放手!”她使劲地推开他,拔足狂奔。

  跑没几步路,她再次被追上来的赤狼拉住。

  “听我说!”他将她扯回自己怀中,低头凝视著她。

  她气愤地瞪著他,彷佛他是她的仇人般。

  睇见她眼中的恨意及愤怒,他的心一阵揪紧。

  她怎么会怀疑他?难道她感觉不到他的坦荡真诚?难道她看不见他眼底的悸动?

  天知道当爷爷告诉他,她是他父亲为他带来的新娘时,他的内心有多激动……

  他想拿回她及她哥哥手上的地图,但是……他更想得到她。

  “我真的……”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激动而深情地注视著她。

  倏地,胸口一阵澎湃,他低头吻住了她──

第6章
返回 《我爱坏总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