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我爱坏总裁》
第5章

第6章

  他发现他早就想这么做,他是如此渴望著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东方女子。

  面对他突然的亲吻,她只是被动地睁大眼睛,看著他狂野的眸子。

  他的眸子闪著某种野性的、剽悍的、霸气的、炙热的光,而这道光使她心惊也心慌。

  他的唇带著强烈的需索,像是要将她吞噬似的。

  她想推开他,但是……她做不到。

  不单是因为无力拒绝他,也因为她拒绝不了。

  他的吻激烈又狂猛,让她感到害怕。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烧了起来,完全无法思考。

  “不要!”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她推开了他。

  他平静地望著她,像是不后悔自己亲吻了她似的。

  遥香只觉得自己的心好慌好乱,她该生气、该表现她的愤怒及不满,但她只是颤抖著──因为他的吻。

  心里一急,她失去控制地扬起手来,重重地打了他一巴掌。

  他沉默地接受了她的巴掌,然而炽热的眼神未减半分。

  “你……”她声线颤抖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忽地,他伸手握住了她的──

  “你是我的新娘,熊族的新娘。”他说。

  “不……不是……”她挥开他的手,大叫,“才不是!”

  “Lisa?”忽然,布莱恩的声音传来。

  远远的听见争执声,布莱恩就循著声源过来。“你对Lisa做什么?!”见两人拉拉扯扯,他极度不悦。

  “布莱恩,我们走。”遥香拉著他,急欲离开。

  “遥香!”赤狼突然叫出了她的名字,他在告示梦境里知道的名字。

  遥香陡地一震,惊愕地望著他。“你……你知道我的名字?”

  遥香这个名字只有她的亲人知道,也只有她的亲人会这么叫她。

  他……他只是个出现在她生命中几天的人,他不该知道她的名字……

  父母都不在了以后,只有哥哥知道并这么叫她,就连跟他们相识多年的布莱恩都只喊她Lisa,怎么他会……

  倏地,一个奇怪的念头钻进了她脑中──

  难道赤狼曾跟她哥哥接触过?难道……她哥哥的失踪真的跟他有关?

  这个人太危险了,她甚至开始担心他在事迹败露后,会因此伤害她跟布莱恩。

  伸出手,她一把抓住了布莱恩,“布莱恩,我们快走!”

  “Lisa?”布莱恩感到疑惑。

  “他要地图,他要哥哥给我的那张地图!”她说。

  布莱恩一震。赤狼要地图?不,那张地图绝不能给任何人,因为那是他的!

  他反手抓住了遥香的手,朝著停车的方向跑。“我们走。”

  “遥香!”赤狼见状,立刻追了上前。

  突然,布莱恩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转身便朝著赤狼开了两枪──

  听见枪响,遥香陡地一震。“啊?”反射性地,她停下脚步,回头一望。

  赤狼左肩及左腿侧各中了一枪,神情痛苦地趴跪在地。

  “布莱恩?”她简直不敢相信布莱恩身上有枪,而且还对著赤狼开枪。“你……”

  “我说过他有企图……”布莱恩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我早就防著他了。”说著,他又举起枪,对著已经受伤的赤狼,

  见状,遥香发出了惊叫。“不要!”她拦住了布莱恩。

  他疑惑地看著她,“Lisa?”

  “不要……”虽然他对她及地图有所图谋,又跟她哥哥的失踪有关,但……她不要布莱恩伤害他。

  布莱恩收起枪,拉著她。“我们走!”他没有必要杀了赤狼,因为受伤的他已经没有能力再追逐他们了。

  再说,要是他在遥香面前杀人,搞不好会引起她的反感也说不定。

  “快,我们开他的车离开。”布莱恩使劲拖著遥香还在犹豫的脚步。

  她被动地任他拖行著,却一次又一次的回头,而每一次的回头,赤狼便离她越来越远──

  @ @ @ @ @ @ @ @

  “布莱恩,他……他会不会有事?”坐在车上,她神情木然。

  “你不必担心他。”布莱恩发动了引擎,“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不是好东西吗?”天知道她多么不愿意接受这件事。

  他说话时的神情是那么的真挚,他看著她时的眼神是那么的率直,他黑褐色的眸子又是那么的澄澈……

  她根本说服不了自己相信“他不是好东西”这个事实。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要那张地图,而且他并非真心要带她去圣地,最可怕的是……他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而那个名字只有她哥哥知道!

  他接触过她哥哥,那现在呢?她哥哥在哪里?是不是安全?是不是还好好的活著?天啊!

  “布莱恩,我们回去。”她说。

  他一震,“你说什么?”他就快要发现黄金及钻石了,怎么能现在离开?”

  “哥哥他……”她红著眼眶,“我想哥哥他并不在那个圣地。”

  “为什么?”

  “哥哥可能被他们软禁著,不然就是已经……”说著,她哽咽了,“我们去报警。”

  “你怎么知道?”

  “他……赤狼他知道我的日本名字,除了哥哥,没有人会那么叫我……”

  她捂著脸,不让他看见她的眼泪,“他一定接触过哥哥……”

  赤狼知道她的日本名字?他是怎么办到的?难道他真的跟右典接触过?

  “布莱恩……”她声线脆弱,“那张图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赤狼他不计一切要拿到?”

  为了掩饰自己老早就知情的事实,布莱恩佯装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看来我们得亲自去一趟才晓得。”

  “我不想去……”

  “Lisa,”他握住她微微颤抖著的手,“我们一定要去,也许那里会有右典的线索。”

  “可是……”

  “Lisa,别犹豫了,难道你不想找到右典?”

  “我当然想。”

  “那就对了。”他一笑,“把地图给我,我相信我能找到那个地方的。”

  看著一脸认真的布莱恩,遥香沉吟了一下。

  是的,她不能错过任何找到哥哥的可能,布莱恩说得对,他们是该去一趟。

  她从口袋中拿出地图,交给了布莱恩。

  “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的。”接过地图,他笑了。

  只是……遥香并不知道他笑容的背后,隐藏著什么样的秘密。

  @ @ @ @ @ @ @ @

  “不要去……”看见遥香一步步地走进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中,他伸出手想拉住她。

  但不管他怎么伸长了手,就是碰触不到她。

  她回头幽幽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的消失──

  “遥香!”他纵声大叫。

  “赤狼?”一直守在床边的熊鹰,唤醒了恶梦连连的他。

  他倏地睁开了眼睛,怔愣地转动眼球,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

  “你作恶梦了。”熊鹰一笑。

  “遥香她……”他直觉那个梦非常的不吉利,像是她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我要去找她。”说著,他一个使劲想起身。

  “唔!”因为动作太急太冲,因此扯动伤口,疼得他皱起了眉心。

  “我拜托你不要乱动,你受伤了……”熊鹰一叹,“是那个布莱恩开的枪?”

  他点头,“扶我起来……”

  熊鹰将他扶坐起来,“你居然让他有机可乘?”

  “我失算了。”他根本没想到布莱恩?贝尔身上会有枪。

  “你知道就好,要不是爷爷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呢。”熊鹰说。

  “是爷爷发现我?”

  “爷爷无所不知。”熊鹰一笑。“对了,爷爷要我转告你一件事。”

  “什么?”他疑惑地。

  熊鹰皱皱眉,一脸不解,“他说什么你的新娘会受到庇护,要你别担心……你的新娘是谁?”

  “遥香。”他说。

  “梦?”因为遥香的发音近似他们族语的“梦”,熊鹰更是迷糊了。

  赤狼望著他,“她确实跟梦一样,我在梦中得到告示,而爷爷也作了相同的梦。”

  熊鹰忖了一下,似乎明白了。“这样啊,不过你的新娘现在可是跟著开枪打你的人跑了。”

  “我会找到她的。”他语意笃定。

  熊鹰看著他,笑叹一记。“你要找新娘,我是不反对,不过……至少再休息一两天。”他指著赤狼的脚,“你现在走动,小心变跛脚狼……”

  “我担心她……”刚才作了那样的恶梦,教他如何能放心?“熊鹰,你去一趟日落峡吧!”

  熊鹰摇摇头,“爷爷叫我们别去。”

  “为什么?”

  “他说『黄鼠狼』该得到教训。”熊鹰说。

  布莱恩?关他什么事?他担心的是跟布莱恩同行的遥香。“可是遥香可能会……”

  “爷爷不是说了吗?”熊鹰一笑,像个大哥般摸摸他的头,“她会受到庇护的。”

  @ @ @ @ @ @ @ @

  翌日午后。

  “石碑!”布莱恩兴奋地大叫。

  他煞车,对照著手中的地图及眼前十公尺处的大石碑。

  “到了,我们到了!”他兴奋地大叫,并跳下了车,然后直奔向那高约五公尺的石碑。

  遥香尾随著他下车,神情显得疲惫。

  找到可能有哥哥线索的圣地,她应该要非常高兴,但她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里不会有任何蛛丝马迹,让她得以找到哥哥。

  从昨天到现在,她心里担忧的是──遭到枪击的赤狼。

  “真该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哥哥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而赤狼是最有可能接触过她哥哥的人,甚至哥哥可能就在他手上,或者被他所伤害。

  他几乎可以说是她的“仇人”,而她居然关心著仇人的性命安危?

  “Lisa,快过来。”布莱恩欣喜若狂地叫唤她。

  她走到他身边,往下一看,竟是一个空旷而荒凉的峡谷。

  她疑惑地看著他,“这里就是他们的圣地?”

  “是的。”他目不转睛地眺望著这个荒芜了百年的峡谷,“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日落峡。”

  觑见他眼中奇异的、狂热的光芒,她一怔。

  “日落峡?”她不知道圣地的名字,也不曾跟他提过,他是从哪里得到的资讯?

  “布莱恩,你怎么知道这里是日落峡?”她问。

  他微顿,眼神有点闪烁。“喔,我听右典提过……”话锋一转,他指著下面,“我看我们得步行下去。”

  “下去?”她一怔。

  “当然。”他点头,“右典或许就在这里。”说罢,他返回车上拿了一把十字锹及手电筒。

  “来,我们从这边下去……”他率先从一条通往峡谷的碎石子小路走去,“Lisa,来啊!”

  遥香犹豫了一下,还是跟著他往峡谷去。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怎么做,但布莱恩是她目前唯一能相信的人。

  虽然这个峡谷不是很深,但因为非常陡峭难行,他们花了半个钟头的时间,才到达了谷底。

  站在空空荡荡,只有沙尘不断扬起的谷底,遥香心里的不安油然而起。

  她哥哥可能在这种地方吗?依她看,这里已经很久不曾有人到过了?

  “布莱恩……”她望著一旁眼中闪烁异彩的布莱恩,“哥哥他……”

  “就是这里了……”他像是听不见她的声音般,脸上浮现著怪异的笑容。

  遥香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有什么值得她坏疑。

  布莱恩站在谷底正中间的位置,拿出了地图。

  抬起头,他像在搜寻著什么。突然,他大叫,“仙人掌!”

  就在峡谷上方,有一株高大厚实的仙人掌,他转向面对著它,念念有词又东张西望。

  看见他如此怪异的举动,遥香十分纳闷,“布莱恩,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对她的发问置之不理,专心地四处张望著。

  她觉得他似乎在找著什么,但绝对不是她哥哥。“布莱恩?”

  “有了!”他忽地大叫,然后转了个方向,笔直地朝著崖壁奔去。

  “布莱恩?”她狐疑地跟上去。“你到底在做什么?”

  布莱恩站在崖壁前,以十字锹的锐角敲击著崖壁。

  “布莱恩?”他的怪异行径让遥香感到惶惶不安,他简直像是中邪似的不正常了。

  “我找到了,找到了……”布莱恩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力地敲开壁面,随著石块飞散,他已经在崖壁处敲开了一个约莫十五公分深的缺口。

  丢开十字锹,他徒手挖开了碎石,见到了里头一块平坦的白色石碑。

  拿出藏宝图细细对照,他疯了似的狂笑。“真的有!真的有!”

  “布莱恩!”她不安又气恼地抓住他的肩膀,“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哥哥怎么会在石头里面?”

  忽地,他转头瞪著她,表情骇人。

  她突然觉得……在她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她认识的布莱恩。

  现在的他有著一张疯狂、偏激、近乎丧失心智的脸孔,“布莱恩,你……你到底在找什么?”

  “黄金、钻石……”他怪笑著,“Lisa,我发财了。”

  “你在胡说什么?”她难以置信地望著他,“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当然有,右典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他说。

  她恼火地吼:“我哥哥才不是!”她哥哥是个探险狂及考古迷,才不是怀抱淘金梦的疯子。

  “不管他是不是,总之我已经找到了。”说著,他拿起十字锹继续挖掘。

  直至这一刻,遥香才终於明白了一件事;─布莱恩跟赤狼一样心怀不轨!

  难怪一路上他们两人总为了地图的事斗嘴,原来不只赤狼想要地图,就连她原本唯一可以信任的布莱恩,都觊觎著地图。

  他说这里有黄金跟钻石,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她哥哥知情吗?她热爱探险的哥哥跑到这里来,也是为了传说中的宝藏?

  不,这不是真的。

  “布莱恩,”她冲上前,拦住他,“别傻了,要是这里有那种东西,那些印地安人早挖光了。”

  布莱恩回头看著她,“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挖过?”

  “咦?”她一怔。

  “你也看见了,那个赤狼开著昂贵的悍马车,戴著名表,一看就知道经济状况非常地好,也许他就是从这里得到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他这么一说,遥香恍然大悟。

  没错,赤狼出现在她身边,目的也是想要找到宝藏的地图,这一点已经由他亲口证实了。

  不过……如果他接触过她哥哥,应该已经拿到了地图才对。

  既然他已经拥有地图,为何还要她身上的那一张?她越来越迷糊了……

  “Lisa,不是我故意要伤你的心……”布莱恩望著她,撇唇一笑,“依我看,右典可能已经遇害了。”

  “什……”

  “赤狼为了独占这里的宝藏,很有可能杀了右典。”

  遥香瞪著眼前简直跟赤狼是“一丘之貉”的布莱恩,冷冷地道:“是吗?就像你为了宝藏想杀了赤狼一样?”

  听出她语气中讽刺的意味,布莱恩不在乎地一笑。“随你怎么说,反正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遥香不层地睇著他,“那好,祝你淘金成功。”语罢,她转身就要走。

  见状,布莱恩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她。“你不准走!”

  “我不希罕那些宝藏!”她愤怒地瞪著他,“我要去报警,我要警察把这个地方翻过来,就算哥哥真的死了,我也要看到他的尸体!”

  他蹙眉冷笑,“报警?我可不会让你坏了我的好事……”

  “布莱恩,我哥哥跟你是多年的朋友。”她简直不敢相信布莱恩为了宝藏,就可以不管她哥哥的死活。

  “反正右典可能已经死了,我们何必那么死心眼?”他紧紧地攫住她,“Lisa,等我挖到宝藏,就可以成为与你匹配的理想对象了。”

  “你在说什么?”她气愤地道,“你根本疯了,放开我!”

  “这一切是属於我们的。”他迳自编织著绮丽梦想,“我成了富豪,而你接任右典的位子成为女企业家,我们是天生一对。”

  “你疯了!”她懊恼地斥骂著,“放开我!”

  见她不为所动,去意坚定,布莱恩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吓人的阴沉。

  “你就是不要我,对不对?”说著,他猛地将她抱锁进怀中,“你留在这儿,等我挖出了钻石跟黄金,你就会改变心意了。”

  “我不会!”她恨恨地瞪著他,神情笃定。“我不会因为你有金银财宝就跟你在一起。”

  “你说什么?”

  “你不懂吗?”她直视著他懊恼的眼睛,“我对你没感觉。”

  “那你对谁有感觉?”他眼底充满著恼恨及妒嫉,“赤狼?”

  “你!”她的脸颊忽地一热。

  是的,她对赤狼确实有著微妙的情愫,要不是他也觊觎著所谓的宝藏,要不是他跟她哥哥的失踪有著极大的关连,她……

  “你心虚了吧?”布莱恩咭咭一笑,“他可是杀了你哥哥的凶手!”

  “我还没证实。”

  “你心里有数!”他怒喝一声,“他知道你的日本名字,不是吗?”

  闻言,她心头一凉。

  没错,赤狼知道她的日本名字。如果不是因为他接触过她哥哥,从她哥哥口中得知她的名字,他是不可能可以喊出她的名字的。

  就算她多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它确实已摆在眼前。

  看见她落寞自责的神情,布莱恩胸口窜燃著熊熊的妒火。“你真的爱上了他?”

  她抬眼瞪著他,不愿回应。

  “你居然爱上那个红番?”他腾出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你宁可爱他,也不要我?”

  一种窒息的、濒临死亡的恐惧感包围著她,但她还是气愤地瞪著他,“我不爱他,也不爱你。”

  “是吗?”布莱恩勾起一抹冷笑,一扬手,在她颈后敲了一记──

第7章
返回 《我爱坏总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