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我爱坏总裁》
第6章

第7章

  吃过晚饭后,熊鹰来到赤狼位於那瓦侯的住处。

  这是一栋木造的两层楼房子,非常富有西部风味,平时几乎都空置著,但每星期都有人负责打扫。

  一到门前,熊鹰就发现车库的门是开启的,而里面的灯也亮著。

  走近,他发现赤狼正准备出门。

  “赤狼?”他快步地走过去,“你要去哪里?”

  “进沙漠。”他说。

  “现在?你疯了?”熊鹰难以置信。

  “我觉得不对劲。”他将可能会用到的器具全部丢上了后车厢。

  熊鹰看著他,“你『看见』什么了吗?”

  赤狼具有接收告示的能力,他猜想他可能是看见了什么。

  赤狼摇摇头,“我什么都没看见。”

  “那你……”

  “我只是觉得心里不踏实。”说著,他一脸严肃地盯著熊鹰,“熊鹰,是兄弟的话,就别拦我。”

  看著他那一脸笃定的神情,熊鹰笑叹一记。“我不拦你。”

  赤狼撇唇一笑,“谢了。”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熊鹰还是不放心,“小心自己的安全。”

  “我会的。”他坐上了车,关上车门。“我走了。”

  熊鹰点头一笑,目送著他离去。

  @ @ @ @ @ @ @ @

  迷迷糊糊地醒来,遥香发觉天色已暗。

  她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捆绑,只是被丢在崖壁边,她猜想那是因为布莱恩并没有携带绳子。

  揉揉疼痛的颈后,她慢慢地爬了起来。

  在她昏迷的时候,布莱恩已在崖壁上敲出一个可供一个人钻进去的洞。

  采近崖壁上敲出来的洞口一看,里面黑呼呼的,什么都看不见。

  她没有携带任何的照明工具,不过依她推测,这个洞应该很深很远……

  她决定趁著布莱恩未发现前,尽快离开这里。

  她摸黑爬上这个小峡谷。因为崖壁的石头坚硬而锐利,加上晚上视线不佳,她一路跌跌撞撞,弄得皮破血流。

  可她一秒都不敢停留,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向警方报案。

  约莫过了一个钟头,她终於爬上了峡谷。

  尽管身心俱疲,她还是难忍兴奋地往车子走去。打开车门,她发现钥匙并不在车上。

  “可恶,布莱恩竟拿走了钥匙!”她颓丧而无力地靠著车门一叹。

  “不,不行……”她没有时间摩蹭了,她必须尽快离开沙漠。

  也许,她要离开的不只是沙漠,是那瓦侯,是亚历桑那,是……赤狼·卡恩那个男人。

  依赖沙漠的月光及车轮的痕迹,她在没有人工照明的荒漠中独行。

  虽然是夏天,但由於白天跟夜晚的气温差异太大,让她觉得极不舒服。

  身体的疼痛、心里的不安、感情的矛盾及挣扎同时向她袭来,教一向自以为坚强的她忍不住想哭。

  “哥……”她自言自语,“你到底在哪里?”

  “如果你真的遭遇不测,拜托显个灵告诉我吧!”说著说著,脆弱的泪水终於淌落。

  “探什么险嘛!探到连命都没了……”她抹著泪水,呜呜咽咽,“把我一个人留下来,太可恶了你……”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脚下一个不注意,被路上突出的石块绊了一下──

  “唉唷!”她整个人往前仆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早已磨破了皮的掌心,这会儿更是鲜血淋漓了。

  “哥……哥……”她趴在地上,又痛又累,根本不想再爬起来。

  渐渐地,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皮越来越沉重,她好想睡一觉,或者就干脆这么趴著……

  突然,近乎死寂的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像是车子行驶的声音──

  “不可能……”这么晚了,怎么可能会有车子行驶在沙漠里。“天啊,我出现幻听了……”

  正当她以为这是她的错觉之时,两道强光朝著她的方向照过来,越来越近,直到光圈照亮了仆倒在地的她。

  她疲惫地抬起头,看见一辆车子就停在她前方不远的地方。

  车上的人快速地下车,然后行动有点不便的朝她走来──

  “我得救了?”在她喃喃自语的同时,那个人渐行渐近。

  他有高大的身形,又黑又直的长发,还有……一双在夜里仍发光发亮的眸子。

  “赤……狼?”她陡地一震。

  真的是他吗?如果是他,那么她是得救了,还是……“羊入狼口”?

  @ @ @ @ @ @ @ @

  看见路上趴著一个女人时,赤狼的心脏几乎快停止跳动。

  虽然是在夜里,但在车灯的照明下,他可以清楚看见她身上穿的衣服。

  “不……”他第一次感到恐惧。

  他想找到她,但绝不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有那么几秒钟,他的脑袋是一片的空白,直到趴在前方的她,疲惫而缓慢地抬起了头。

  “老天……”蓦地,他的心脏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打开车门,他顾不得还未完全康复的脚伤,一步一拐地走向了她──

  “遥香!”看见她趴在地上,全身脏兮兮的狼狈模样,他心疼极了。“天啊……”

  他蹲了下来,扶起全身乏力的她,“你怎么了?”

  被他揽在怀里,遥香怔怔地望著他。

  看见他──这个百分之九十九与她哥哥的失踪有关的男人,她应该觉得惶恐、觉得心惊的。

  但是,她没有。

  相反地,她竟有一种终於安全,像是小船回到了港口的感觉。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哥哥可能已经死在他手中了,为什么她对他还有那种不该有的感情?

  “遥香?”见她两眼发直地望著他,他更焦急了。“遥香!”

  听见他一次又一次地叫唤自己的名字,她的心揪痛得厉害。

  纵然她是如此的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但她也不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跟她哥哥的失踪无关。

  他知道她的名字,他一定接触过她哥哥,他……他可能也伤害了她哥哥。就算不是亲手,也肯定是脱不了关系。

  小野遥香,小心这个男人。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他的人可能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冷酷又凶残的人。

  她必须保护自己,也必须保护已经进入日落峡洞穴中的布莱恩。

  虽然她对布莱恩十分失望,也气恼他为了传说中的宝藏而利用了她,但毕竟他没有真正的危害到任何人。

  看在他与他们兄妹俩多年友谊的份上,她不希望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要是赤狼知道他已经进入洞穴里,可能会赶到日落峡并与布莱恩正面冲突。

  她不相信日落峡真有传说中的黄金及钻石,她想,布莱恩要是找不到宝藏,应该就会离开,

  灵机一动,她决定扮“失忆”──

  “遥香?”她眨眨眼睛,一脸茫然地看著他,“谁是遥香?”

  赤狼陡地一惊。“你……”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他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失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摔伤,然后跌坏了脑袋?

  “你是遥香,你就是遥香。”他难掩激动。

  “我是遥香?”她佯装迷糊,“我……”

  “老天!”赤狼浓眉一叫,万分心疼,“你怎么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看见他眼底的心疼不舍,遥香心头一撼。

  他心疼她?不,那不是真的,他接近她的目的是藏宝图,他……他是有目的的!

  她不可再被他骗了……她在心里警惕著自己。

  现在她唯一该做的事情,就是利用他离开沙漠,然后伺机逃离那瓦侯。

  她必须将她在这里所发现及发生的一切告诉警方,要求他们大举搜索那瓦侯。

  不管她哥哥是生是死,她都要弄个明明白白。

  “你撞到头了吗?”赤狼紧张地检视著她的脑袋瓜,发现她除了脸有点脏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外伤。

  “你……”当他那么忧心的检视著她的时候,她的胸口急遽地跳动著。

  “遥香,”他一手捧住她的脸,“是布莱恩把你弄成这样?”

  她摇摇头,继续装傻。“谁是布莱恩?”

  “布莱恩是……”他想跟她解释,但他发现……他不需要跟她解释什么。因为现在的她已经连自己都忘了。

  他摇摇头,“你起得来吗?”

  她点点头,轻推开了他的胸膛。就在她伸出手的时候,赤狼发现她两只手掌都擦破了皮。

  “你的手……”他惊愕地抓住她的手腕,只见她手掌皮破血流。

  “好痛……”她说。

  “是啊,当然痛。”他怜爱地一笑,顾不得自己的脚伤,硬是将她扶了起来。

  “车上有药箱,我先帮你处理伤口。”说著,他扶著她的肩,一步步缓慢的前进。

  @ @ @ @ @ @ @ @

  赤狼打开车门,让遥香坐在座位上。

  拿出药箱,他蹲在她面前,小心地处理著她的伤。

  因为消炎药水擦在伤口上十分刺痛,遥香当下疼得流下眼泪。“好痛……”

  赤狼抬眼凝望著她,“忍一下,好吗?”

  迎上他温柔的眸子,她的心头又是一撼。

  “遥香……”他一边为她清理伤口,一边淡淡地说:“虽然你不记得,但是你叫遥香……在你还没想起自己是谁之前,我就叫你遥香,好吗?”说著,他抬起眼望著她。

  那一瞬,两人的视线交集。从她的眼神当中,他感觉到她对他并不是陌生的。

  她像是记得他,却又表现得如此生疏。

  不,她可能会记得他,那天在严重误会的情况下与她分开,如果她没有失忆,那么她见到他的第一眼,绝对是仇视的、愤怒的。

  “遥香,我叫赤狼,卡恩,我们认识。”他说。

  遥香望著他,内心深处有种难以言喻的挣扎。

  “你叫小野遥香,是从洛杉矶来的。”他凝望著她,“记起来,赶快想起你是谁,我是谁,还有……”还有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还有什么?”遥香咀嚼著他的话,猜测著他没说出来的那句话,应该是“还有那张地图”。

  想著,她的心又是一揪。

  睇见她神情痛苦,他一脸不舍,“是不是很痛?”

  她摇摇头,“没……没事,我只是难过记不起自己是谁……”

  其实,她多么希望她是真的失忆,是真的记不得发生过的一切,然后……重新地认识他。

  她无助而痛苦的模样数他心疼不已,下意识地,他伸手抱住了她。

  “没关系,慢慢来。”他紧紧地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安慰。

  偎在他宽阔又温暖的胸膛里,她忍不住哭出了声音。这个胸膛给了她温暖、安心的感觉,可是拥抱著她的这双手,却可能是一双杀人的手……

  她好恨她遇上了他,好恨她爱上了他,好恨……恨她清楚地记得这爱恨交织的一切。

  @ @ @ @ @ @ @ @

  回到镇上时还是凌晨,天也未亮。在赤狼的安排下,她住进了他家。

  洗完澡,她看著他拿给她的衣服,发呆了好一会儿。

  因为她的行李都在悍马车上,而半夜里又买不到女性衣物,所以她只能先换上他的衣服。

  一想到衣服是他穿过的,她的心里竟有一种不知名的激动及挣扎。

  她不想穿他的衣服,因为那给她一种被他拥抱著的感觉。但是她不能不穿,她总不能光著身子。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捞起了他的衣服穿上。

  “遥香……”门外传来了他的声音,“你睡了吗?”

  “还没。”她走近门口,“有事吗?”

  “我有点事跟你说。”他低声说道:“如果你累,那就不必了。”

  她是不打算开门的,看著他,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因为她看见的是他的温柔,是他的好,但是她心里清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所见的那么美好。

  “好好休息。”赤狼轻声说道。

  听见他转身离去的脚步声,遥香心里一揪,脑袋里一片空白,待她回过神,她惊觉到自己竟已经打开了门──

  赤狼停下脚步,回头讶异地望著她。

  他个子高,衣服又大又长,穿在她身上几乎变成了小洋装。看著她那可爱的模样,他笑了。

  “还挺适合你的。”他说。

  遥香脸颊一热,竟不自觉地害羞起来。

  他笑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他看著她的眼神……他的表现礼貌而自制,但却教她心慌意乱,不能自己。

  “你……”她强忍波动的情绪,语气平缓地问:“要跟我说什么?”

  他走了回来,“你记得你为什么来吗?”

  她眨眨眼睛,摇摇头。

  “一点都不记得?”他多么希望她现在就奇迹似的想起一切,也想起他。

  看著他焦虑的表情,她的心抽痛著。

  他是真心地希望她想起一切,还是另有目的呢?

  “你从洛杉矶来这里是为了找你哥哥,你不记得了?”他凝望著她,神情显得焦躁,“你哥哥叫小野右典,你有没有一点印象?”

  他的心急在她眼底变成了逼迫,她感觉他要逼问她、要她立刻就露出马脚。当下,她决定演戏──

  “我……”她低下了头,哭哭啼啼地跑进房里,“我记不起来,记不起来!”

  她趴在床上,不让他发现她脸上根本没有眼泪。

  “不要叫我想,我的头……好痛……”电视上失忆的人都是这么演的,她只是“照抄一遍”。

  赤狼尾随进来,“遥香……”见她趴在床上哭得伤心,他自责甚深。

  “我不要想……”她越演越得心应手,“我真的想不起来,对不起……”

  “不……”他坐在床沿,伸手抚摸著她的头发,“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逼你回想一切。”

  当他的大手温柔地抚摸著她的头,一股暖暖的热流在她体内流窜。

  他温柔的声音、温柔的手,给她一种“被爱”的感觉,那一际,她几乎相信这个男人关心的、在意的就只是她。

  但不是的,比起她,他更在意的应该是地图及宝藏。

  布莱恩说过,他可能早已在日落峡得到宝藏,但是为了独占,他不惜一切的想得到地图及除掉所有知情的人。

  不管布莱恩的推测是不是真实,她不能否认他确实嫌疑重大。

  他凝望著她,神情歉疚。“遥香,我不会再叫你想了……”他轻轻地拨开她脸上的发,指尖不经意地触及她的脸颊。

  一种如触电般的感觉从她皮肤的表面传导开来,瞬间就席卷了她全身。

  她陡地一震,震惊地看著他。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他抚摸著她的脸颊,声线低哑地,“没关系……”说著,他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她怔怔地任他拥抱著,突然忘了怎么思考。

  他有力的双臂圈抱著她小小的身躯、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合,她感觉到他的心跳,也感觉到他的体热……一种不曾有过的激动在她身体里酝酿著。

  “我不是故意逼你的,我只是……”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只是害怕你就这么忘了我。”

  她一震,茫惑地眨了眨眼睛。

  他怕她忘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遥香,”他炽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吹拂著,“不要再想了,真的没关系……”

  他将她轻轻推开,凝视著她茫然的美丽脸庞,“我不会再让你头痛了,我保证。”

  迎上他温柔而深情的眼眸,她的心骤然狂震。

  不是真的,他眼匠的深情款款不会是真的!天啊,她觉得自己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几乎要融化了。

  突然,她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他曾说过,除了地图外,他还想要她。

  难道他这样的目光是因为……他想要她?

  耳朵一热,羞色瞬间在她的耳朵、脸颊、颈项蔓延开来──

  四目交接,一种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她不安地低下了头,下意识地想逃开。

  “遥香……”赤狼轻扣住她的肩膀,深情凝视著她。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望著她,在静静的眼波流动中,她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穿著男性衬衫的她,比平常更流露出一种诱人的美,她白细的肌肤及精致的五官,勾诱出他身体深处的炽热情潮。

  他是个男人,不管他多么自制守礼,当心爱的女人如此羞怯多娇的在他臂弯里时,他还是有了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

  情不自禁地,他将脸欺近了她。

  当他的唇片轻轻地碰触到她的,一阵强烈的颤栗在她四肢百骸中奔窜。

  她震惊、她心悸、她的感官神经受到了刺激!

  这太不应该了,她理应推开他,但她没有。

  他似乎惊觉到自己的失控,歉疚地离开了她的唇。

  “我……”他想解释他为何这样做,但视线触及她迷蒙的眼眸,一股难以形容的渴望骤地升起。

  衣下,她的胸部不断急促的起伏著,他忍不住想像著它们的美好模样……

  “该死!”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起了这种念头?!

  “抱歉,我不该……”他十分懊恼。

  “你是不该……”她望著他,语气竟出奇地平静。因为她发现自己竟也渴望著他的吻及拥抱。

  “天啊……”她喃喃自语地说,反射性地想逃离他的怀抱。

  就在同时,他手臂一振,将她重新捞回他的胸口──

第8章
返回 《我爱坏总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