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我爱坏总裁》
第7章

第8章

  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他已经攫住了她的唇。

  “唔……”他炙热的吻熨烫著她的唇,让她全身发烫,不能呼吸。

  “遥香……”她刚洗过澡的身体,散发著一股迷人又淡雅的清香,撩人且诱惑。

  他的大手紧紧地拥住她的身体,让他们两人之间没有半点距离。

  他全身的血液跟细胞都在渴望著她、呐喊著她。

  她无力地瘫软在他怀里,没有抗拒。

  他的唇在她唇角浅啄著,幽深的黑眸深情注视著眼神迷离的她。

  她衣下的柔软正挤压著他结实的胸膛,对他展开致命的挑逗及魅惑。虽然,他知道她不是有意,然而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但她确实已经挑起了他潜藏的情欲。

  他一手托住她的腰,而她无力地倒在他怀中。

  “遥香……”他再次吻住她的唇片,汲取她口中的馨香。

  明知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如此待她,但他却压抑不了满溢的情潮。

  遥香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一种窒息般的快感迅速地席卷了她,身子一颤,她整个人向后仰去。

  他的手在她腰后一托,使她的身体呈现非常撩人的反弓姿态。

  衬衫底下,她若隐若现的微突惹火而诱人,他微弯下身体,将唇靠在她胸口,隔著丝质衬衫轻轻地吮住她的微突。

  “唔……”她又是一颤。

  在他的轻囓之下,她衣下的突出越来越明显,她也开始发出细微的喘息。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游移到她起伏著的胸口上,隔衣逗弄著她另一只突出。

  “啊……”她的喘息越来越急。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浪不断翻腾,陌生的快感一阵一阵地窜过她的身体。

  当他解开她两颗钮扣,大手覆上她的一只浑圆之际,她终於忍不住地发出惊呼。

  “啊……”惊呼之后,她不断地低喘,白皙的身躯覆上了一层绯红。

  他的指尖轻轻掐弄著她的蓓蕾,而另一边的娇挺则在他唇齿之间绽放。

  遥香没想到自己直至现在还没推开他,更不相信那一声声煽惑的呻吟,是出自她口中。

  “天啊……”他发出了低哑的喟叹,“你好美……”

  他幽黑的眸子里闪著深沉的渴望,大手握住她的一只浑圆,头一低,他噙住她峰上的娇艳蓓蕾。

  “啊……”这快感既尖锐又深刻的刺激著她,教她忍不住逸出了欢愉。

  当他的舌尖滑过她挺立的顶端,她被强烈的快感激得快淌下泪来。“啊……”

  他的唇齿依恋著她的娇突,而一只手已覆上了她细嫩的大腿─-

  他的手慢慢地抚过她大腿外侧,然后往内侧移动。

  “我要你,遥香……”他的手指隔著底裤,轻缓地揉弄著她的柔软。

  “唔!”她一震,本能地紧夹双腿。

  老天,她怎会如此?她不该任他如此抚摸她的身体,更不该对他的爱抚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不……”抗拒的声音在她喉咙微弱又颤抖地发出,“不要……”

  感觉她有所反抗,赤狼一时难忍征服的本能,更有劲地攫住了她的身体。

  “啊……”发现自己逃不出他的拥抱,她挣扎著。“不要!”

  就在听见她发出尖叫的同时,赤狼陡地一震──

  他松开了她,一脸的懊悔及自责。“该死!”他低声咒骂著自己。

  “在我失忆之前,我们是这样的关系吗?”她幽幽地睇著他。

  她这句话让他更觉无地自容,“不是……”他浓眉一叫,十分懊恼。

  他缓缓地为她扣上松开的钮扣,将她扶坐起来,“在你失忆之前,我们因为一个误会而大吵一架。”

  误会?他竟敢说那是“误会”?!

  “我以为再见到你时,我们可以误会冰释,却没想到……”说著,他望著她,无奈笑叹,“你居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迎上他的眸光,她看见了遗憾的、无奈的、不舍的情绪。

  她一怔。“那是真的吗?”

  “对不起……”他伸手轻抚著她的脸颊,“我一时失控了。”

  她秀眉颦蹙著,幽幽地注视著他。

  他眼中的深情太真实了,真实得让她无法质疑。但是……那是真的吗?

  难道发生过的一切都是误会?他要地图是误会?他接触过她哥哥而得知她的名字也是误会?

  不,他也许只是在试探她,她绝对不能露出破绽。

  “原谅我刚才的冒犯,我……”他诚挚地道歉,“不管我多么爱你,都不该在这个时候对你……”他没继续,只是一叹。

  起身,他摸了摸她的头,“好好睡一觉,晚安。”语罢,他旋身离开了她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望著那扇已经关上的房门,遥香神情木然。

  爱她?他刚才说……他“爱”她?

  是爱吗?他不是“要”她吗?天啊,“要她”跟“爱她”是不一样的。

  “不,一定是我听错了……”一定是的,她太累了,尤其是在被他抚摸过后更觉虚脱。

  她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她就要伺机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 @ @ @ @ @ @ @

  清晨,赤狼趁著遥香还在睡觉,走了一趟执法官办公室。

  “你的新娘还好吧?”熊鹰笑问。

  “她没事,只是受了点伤,还有……”眉心微拧,他神情苦恼。

  见他一脸郁闷,熊鹰疑惑地问:“还有什么?”

  “她失忆了。”他说。

  “噗--”熊鹰喝进嘴巴,还来不及咽进喉咙的水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她忘了自己是谁。”他一脸严肃。

  熊鹰怔了怔,难以置信,“不会吧?”

  “是真的。”他抓了把椅子坐下,“我猜想她可能撞到了头,或是……受了什么刺激。”

  “刺激?”熊鹰蹙起眉头,一脸不解。

  他点头,“我想布莱恩?贝尔已经去圣地了……”

  “咦?”

  “昨天我发现她的时候,没有看见布莱恩,贝尔,她跟贝尔分道扬镳了。”

  熊鹰皱皱眉,“你想他们为什么各走各的?”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遥香不愿意跟贝尔一起作发财梦。”他看著熊鹰,神情平静而冷肃,“熊鹰,该派人去把他『抬』回来了。”

  熊鹰沉吟须臾,“是啊,是该把他抬回来了。”说著,他笑望著赤狼,“幸好你的新娘没跟他一起进去。”

  “是啊,幸好她不贪心。”赤狼勾起了一抹庆幸的微笑。

  “爷爷不是说了吗?”熊鹰咧嘴一笑,“神灵会眷顾她的。”

  @ @ @ @ @ @ @ @

  睡了沉沉的一觉后,遥香精神饱满地醒来。

  看看表,居然已经接近中午。

  阳光穿透窗廉,斜照在木头地板上,有一种温暖又慵懒的感觉。

  她下床,走到了窗边,只见楼下大门口前站著两个人。

  一个是赤狼,一个则是曾将她逮捕拘留的执法官──熊鹰?威尔。

  她看见熊鹰提了一个氧气瓶,似乎正准备到哪里去。

  他们两人交谈的样子非常熟稔,像是多年好友或是好兄弟般,而这使她想起自己刚到保护区,就被以“破坏公物”罪名逮捕的事。

  难道说她被逮捕拘留,也是赤狼的计画之一。

  他先叫熊鹰逮捕她,然后再保释她出来以得到她的信任?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人会因为捶了贩卖机两下就被拘留两天。

  就在她思索著的同时,熊鹰发现她站在窗前。

  他跟赤狼指了指她,赤狼转身抬头──

  “你醒了?”赤狼朗声问道。

  她点点头,挤出了笑容。

  赤狼又跟熊鹰低声说了两句话,然后熊鹰便旋身离开。

  遥香离开了窗边,坐在床沿发怔。在她看不见的时候,赤狼他都在做些什么?在她面前的他是那么的深情又温柔,但是……他的背后似乎有著她难以想像的黑暗。

  看来哥哥的失踪,那执法官熊鹰?威尔应该也脱不了关系。

  他们刚才在商量著什么呢?难道说他们已经决定到日落峡去?

  不知道布莱恩离开了没?如果他还没走,那么……他岂不是处境危险?

  忽地,两记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可以进去吗?”门外传来了赤狼的声音。

  “请进。”她下意识地拉拉衬衫。

  赤狼打开了门,望著坐在床上的她一笑,“肚子饿了吗?”

  她点头,“有点……”

  他走了进来,手上拎著一件洋装,“应该合身,你换上吧。”

  “谢谢。”她接过他手上的碎花洋装,神情有点见腆尴尬。

  面对他时,她就忍不住想起昨晚发生的“意外”。

  是的,那是一场意外,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放任他那般抚摸拥吻她。

  “午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下楼等你。”说罢,他转身离开。

  换了洋装,她下楼来,而赤狼已经在餐桌前等著她。

  “坐。”他为她拉开椅子。

  她微怔。她记得他连车门都不帮她开,现在却帮她拉椅子?

  “你……真有绅士风度。”

  他自嘲的一笑,“我若真是绅士,昨晚就不会那么失礼。”

  经他一提,昨晚的情景又清楚地浮现在她脑海。想著,她的脸红了。

  “我不是绅士,也没什么绅士风度。帮你拉椅子是因为你的手心受伤。”

  遥香心头一震,惊羞地望著他。

  他惦记著她手心受伤的事,让她感到激动莫名。

  赤狼凝视著她,声线低沉而温柔,“手还痛吗?”

  她胸口狂悸,下意识地躲开他关怀的视线。“好……好多了。”

  “今天洗完澡后,最好再换一次药。”他倒了杯柳橙汁给她,“待会儿我去找爷爷,他有很棒的特效药。”

  她微怔,“爷爷?”

  “他不是我爷爷,我爷爷早就过世了。”赤狼喝了口柳橙汁,豪迈地切著牛排,“他是我们族里的长老,因为大家都记不起他到底几岁,也快忘了他的名字,所以都叫他爷爷。”

  “不知道他几岁?”她皱皱眉头。

  怎么可能!他是活了很久很久的妖怪吗?

  “他非常长寿!”赤狼忖了一下,“他说他小时候曾亲眼目睹一次大屠杀,我想他应该有一百多岁了。”

  “大屠杀?”她一震。

  “嗯。”赤狼神情一黯,“残忍的屠杀,部落里死了很多人,其中还有妇女与小孩……”

  “为什么?”不知怎地,她对他所说的事情感到好奇。

  “因为贪婪。”他说。

  她皱皱眉头,不解。

  他沉默了一会儿,“别提那件事,会让你忧郁的。”说著,他露出温暖的笑容,“你要一起去吗?”

  “去哪里?”她微愣。

  “爷爷那里。”他注视著她,“他见了你一定很高兴。”

  她心里又多了一个问号。爷爷见了她会很高兴?为什么?

  “爷爷人很好,就是皱纹多了点。”他一笑,有点调皮地挤眉弄眼,

  “他的头发都白了,脸上的皱纹像揉烂了的卫生纸一样,就像这样……”他放下刀叉,十只手指头扳扯著自己的脸,做出了奇怪的表情。

  他逗趣的样子惹得原本心情沉郁的遥香笑了,“哧……”

  看她笑,他脸上如刀刻般的线条变得柔和。“你终於笑了……”

  迎上他深情温柔的眼眸,她不由得心跳怦然。

  “遥香,”他伸出手,轻轻地覆住了她的手背,“我会帮你想起一切的。”

  她没有说话,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他。

  想起一切?是地图及宝藏的事,还是他们相遇以来的种种?

  “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想,只管把自己喂饱就是了。”他唇角一勾,温柔地道。

  看著眼前一大盘的牛肉,她皱了皱眉头,“喂饱不是这么喂的吧?你把我当猪?”

  “你很瘦,可以再吃胖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瘦?”她随口应了他一句。

  但话一出口,她立刻羞红了脸。天啊,她真是自掘坟墓。

  他当然知道她是瘦是胖,因为他昨天晚上几乎摸遍了她。

  见她面红耳赤,压低著头,赤狼马上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放心,”他低声说,“昨晚的事不会再发生……”

  她一怔,抬眼看著他。

  他眼珠子溜了一圈,补充著:“也不是永远不发生,不过……一定会是在你同意之后。”话罢,他性感的唇片往上一扬,勾起一道迷人的弧线。

  @ @ @ @ @ @ @ @

  午后,日落峡。

  “他真的跑进去了……”望著已经被敲开的洞口,熊鹰喃喃地说。

  黑鸦一叹,“真是找死!”

  “贪婪是会害死人的。”熊鹰十分感慨。“好啦,开始工作吧!”

  在他一声令下,黑鸦等人拿著电动工具,将洞穴凿开工一个人可以以跪姿爬人的大小。

  没多久,黑鸦放下了电动工具。“老大,好了。”

  熊鹰仔细检视了一下,下令:“戴上装备。”

  在他一声令下,黑鸦等人背上氧气筒、戴上呼吸器,跟随著熊鹰爬进了洞穴。

  一干人钻进去后,手电筒的灯光照亮了幽黑的洞穴。

  虽然洞口仅能以跪姿通过,但进入后却是一个可以站立行走的天然地底通道。

  一干人安静地沿著通道往前,约莫十分钟后,他们终於到了洞穴尽头。

  手电筒一照,大家看见了被凿开的岩壁上闪著点点光亮,还有倒在地上,动也不动的布莱恩。

  熊鹰上前探探他的鼻息,然后摇了摇头。

  他以手势指挥著手下,然后望著已气绝多时的布莱恩,摇头一叹。

  黑鸦等人拿出简易担架,接著将布莱恩搬上了担架。

  他跟熊鹰比了个OK的手势,熊鹰点头,率先往回程走。

  对於岩壁上点点光亮,大家视而不见,没有任何人眷恋的多看一眼。

  将布莱恩的尸体拾出了洞穴后,大家卸除了身上的装备,并将他装进了尸袋。

  “好啦,把洞填起来吧!”熊鹰说道。

  “是。”他的手下开始进行填洞的工作。

  看著洞口一点点的被填补起来,熊鹰感叹著,“希望不会再有人试图进去……”

  “为了宝藏葬送生命,真是一群傻瓜。”黑鸦说。

  “一百年前,贝尔家的人不惜屠杀我们族人以进入洞中,却不知洞中的沼气足以置人於死地……”熊鹰睇了尸袋一眼,“想不到一百年后,贝尔家的后代子孙又葬生在此。”

  “真是报应!”

  “可不是吗?”熊鹰又是一叹,“希望这次能把地图统统拿回来,再也不要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圣地。”

  “嗯。”黑鸦深表赞同。

  @ @ @ @ @ @ @ @

  吃过饭,赤狼带著遥香来到距离镇上十公里处的沙漠。

  这里有间小房子,而房子的主人就是爷爷。

  刚停车,他们就看见在门廊上抽菸的爷爷。

  远远的看见他,遥香吓了一跳。他不就是上次夜会赤狼的老人吗?原来他就是赤狼口中所说的爷爷。

  见到他们来,爷爷显得非常高兴,他跟赤狼以那瓦侯语交谈,而她一句都听不懂。

  他们聊得非常开心,而爷爷不时笑咪咪地睇著她。

  这个印地安老人给她一种温暖又慈祥的感觉,可是仍不能消除她对赤狼的怀疑。

  他们聊些什么呢?是地图?是她哥哥?还是……

  “遥香。”突然,爷爷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震,惊讶地望著他。

  爷爷趋前,抬起手来轻拍著她的脸颊,然后说了一串她听不懂的话。

  她一脸迷惑地望著赤狼,而赤狼只是微笑。

  “他说什么?”她问。

  “爷爷说他很高兴见到你,还说你就像他梦中所见的那般美丽。”

  “啊?”她眨眨眼睛,茫然地问:“梦……梦中?”

  这个老人梦见过她?不会吧?听起来真觉毛骨悚然……

  赤狼没有解释什么,又跟爷爷交谈著。

  须臾,他望著遥香,“爷爷要拿药给你。”

  “咦?”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爷爷已经钻回屋子里,再出来时,手上拿了一个陶瓶。

  他将陶瓶交到了遥香手中,又一次轻拍她的脸颊。

  遥香想向他表达谢意,但是她不知如何开口。於是,她求助於赤狼。

  看她一脸不知所措,赤狼一笑。“爷爷只会那瓦侯语,你想说什么就说,我来翻译。”

  “你告诉爷爷,我非常感谢他的好意。”她说。

  赤狼翻译给爷爷听,爷爷笑了,然后又叽哩咕噜了一阵。

  “爷爷要你别放在心上。”

  她感激地凝视著爷爷,爷爷和蔼地一笑。伸出手,他拥抱了她,然后在她背上拍拍,说了一些话。

  “爷爷说什么?”她睇了赤狼一眼。

  “他说我们可以回去了。”他说。

  爷爷放开了她,手指往远远的地方一比,又说了话。

  这一次,赤狼没有翻译,只是一脸满足的微笑。

  爷爷朝他们挥挥手,像是在催促著他们踏上返途。正当遥香还一脸迷惑之时,爷爷已经转身回到了屋里。

  “ㄟ?他……”她愣住。

  “我们走吧!”他一笑,轻搭住她的肩膀,转身朝车子走去。

第9章
返回 《我爱坏总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