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楔子

第1章

  清晨,季婕的腕表九點准時發出“嘟嘟、嘟嘟、嘟——”的聲音。

  她敏感的睜開眼來,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心里想着:今天是星期六,她的休假日,那她干嘛把鬧鐘的時間調這么早呵?

  她皺着眉頭想。唔——想不出來,所以就繼續睡吧!季婕瞇上眼翻個身,不一會兒又傳來她沉穩的呼吸聲。

  早上十點過五分,楊家的電話響起。凌晨過三點才起床的楊士寶有着嚴重的下床氣,恨恨的想着,該死!這時間是哪個不識相的人打來的!

  在沙發上睡了一夜的他氣得從沙發上跳起,抓起電話就心情惡劣的“喂”了一聲。

  話筒那端傳來——

  “士寶嗎?我是季媽媽啦!我們家阿婕又去你那了是不是?我打電話到她住處,她不在,我就想她一定又去你那了。唉~~我家阿婕怎么老是這樣?又不是當年的黃毛丫頭,還一天到晚黏着你。她又惹了什么麻煩?”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季媽媽又說了一些陳年往事,那些話楊士寶都聽爛了,只要每次季媽媽找不到季婕,就會重提往事話當年,只是他很懷疑,為什么他得承受這些?他只不過是很倒楣的跟季婕有青梅竹馬之誼啊?

  “……還有,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就這么寵那孩子呢……”季媽媽還在嘮叨。“……要是季睫真去煩你,你別老順着她啊!該心狠手辣的時候就得心狠手辣,否則,你這老實頭一輩子都別想翻出我們家阿婕的手掌心了。士寶、士寶……你有在聽季媽媽講話嗎?”

  話筒那端久久沒傳來聲響,她還以為電話壞了呢!

  她用話筒去敲敲桌子。讓毫無防備的楊士寶的耳膜受到嚴重的“打擊”。

  “有,我有聽見。季媽媽,你別再用話筒敲桌子了。”楊主寶一邊用手捂着耳朵,一邊朝着話簡大叫。

  他為什么這么可憐?昨天才受季婕的摧殘,今天又得接受季媽媽的疲勞轟炸,他上輩子到底是做錯了什么,這輩子得忍受這對母女這么對他?楊士寶真覺無語問蒼天哪!

  “季媽媽——”他好不容易找到插話的機會。“你要跟季婕講話嗎?我把電話轉給她。”

  “不用了、不用了。”季媽媽趕緊阻止楊士寶的蠢行。對她那個女兒,還會不了解嗎?鐵定是又忘了她今天跟她有約。

  “士寶,你幫季媽媽一個忙。那孩子今天跟我約在‘小京都’餐廳,你千萬得把她帶來,不准她賴皮、不准她耍賴,要不然,你季媽媽今天鐵定糗大了。士寶,你聽懂了嗎?”

  “聽懂了。我會把季婕帶過去,親手交給你的。”說完,楊士寶就急着想掛電話。

  “等等,士寶——”她差點忘了還有一件事要交代。

  楊士寶重新把話筒放回耳朵旁。

  “你讓手婕穿得美一點,最好是穿裙子。”

  美一點?!穿裙子?

  楊士寶皺着眉頭。他打小跟季婕一起長大,除了學校制服外,他還真沒見季婕穿裙子過。

  “季媽媽,你這是強人所難。楊士寶很懷疑,季婕她穿裙子能看嗎?他試着去想像,但那畫面實在是太驚悚了,讓他的心臟着實受到不小的驚嚇。搖搖頭,他連忙叫停,不敢再想下去。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盡量要求好嗎?季婕那孩子從小到大只聽你的話——”

  “季媽媽,你實在是太抬舉我了。”季婕她哪有很聽他的話呵!像他跟她說了不下一百次,叫她別再偷偷摸摸的溜進他家,她還不是照犯不誤。

  “—一那孩子今天要相親,我怕她粗魯的行為又會把對方嚇跑。你最好把她打扮得美美的,讓對方一看頭就暈了,然后只記得我家阿婕的美麗,把什么不得體的事兒上都忘光光……”

  后來,季媽媽又說了很多,但楊士寶卻一句也沒聽進去,他只知道季婕今天要去相親。

  她終于也到了適婚年齡!

  楊士寶坐在床緣看着那張熟睡的臉。不知是季婕太信任他,還是已經習慣了他在身邊,總之,身為刑警,一向極其敏感的她,在他面前,總像個遲鈍的普通人。

  瞧他都進來這么久了,她依舊睡得香甜,似乎她也只有在他身邊時,她才能好好的睡一覺。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季婕總是愛來他這,因為她知道唯有在他身邊,她才能忘了自己的身分——

  別傻了,楊士寶,你別老往自己的臉上貼金。醒醒好嗎?這女人今天就要去相親了,而且,她只當你是哥兒們,除了青梅竹馬的感情,她對你絕不會再有別的、其余的情愫了!

  “起床。”他輕嘆了口氣,而季婕依舊睡得像豬一樣。

  “起床。”他試着用好口氣、試着用比較人道的方式對她,但這些溫柔的手法對一個存心賴床的人而言,根本沒用。

  “季小豬,我叫你起床,你聽到沒有?”楊士寶火極了,于是卯足勁深吸一口氣,沖着季婕的耳朵大吼大叫。

  她被他雷公似的聲音給嚇醒。

  “起來了、起來了。”她從床上跳起來,兩眼還瞪着他。“干嘛啦?”口氣有點急、有點壞。看來,她是真的還很想睡。

  “穿好衣服。”他粗聲粗氣的吼她。自從聽到季婕要去相親的事后,他的心情就莫名地惡劣起來。

  “為什么?”

  “不要每次我叫你穿衣服,你就問我為什么!穿衣服就穿衣服,有什么好問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身材很難看?”

  “知道啊!因為你講了很多次了。”季婕的脾氣也不小。

  昨晚沒睡飽讓她積了一肚子的火,阿寶討厭她,要折騰地可以啊!但不要現在嘛!一大早的,都還沒、還沒……

  她看了一眼時鐘。

  都還沒十一點呢!想着,順便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怨懟的眼神直射向他。

  楊士寶一點都不在意她要如何埋怨他。“你跟季媽媽有約,而你已經遲到了將近半個鐘頭了。”

  “我媽?”

  “對,你媽。”

  “那就讓她等啊!誰讓她這么不體卹她女兒賺錢辛苦,我昨晚執班到凌晨一點,才剛剛闔眼耶——”

  “跟你有約的還有另一個男的。”楊士寶打斷她的碎碎念。

  季婕倏然住口。“一個男的?”皺着眉頭努力想,但 她還真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他是誰呵?”她仰起臉問楊士寶。

  拜托,她都不知道,他哪會知道啊!她究竟當他楊土寶是她家的誰啊?

  “不知道。但依季媽媽的說法,他是你相親的對象。”楊士寶沒好氣的回她一句。

  “相親?!我才不要!我還年輕,又不是沒人要,為什么要相親!”季婕不爽地又躺回床上,而且,這一次還用被子把整個頭都蓋住。

  楊士寶手一伸,便把季婕從床上拉起來,不讓她再睡。“你得去。”

  “為什么?”

  “因為你今年得把自己嫁掉,我不想再當你的保母了,懂嗎?”如果她需要一個男人依靠,那她得趕快起床、得自己去找,不該老是賴在他這個“哥兒們”的身邊,這樣她永遠找不到她要的男人。

  “你真那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趕走?”季婕氣呼呼的瞪着楊士寶看,只是,從他的嬉皮笑臉中,她看不出他真正的想法。

  阿寶對她的態度一直很暖昧,而她唯一能確定的是,如果她有難,不惜兩肋插刀,會永遠對她伸出援手的人不是她的雙親,而是他一一楊土寶。但近几年來他的態度讓她愈來愈搞不懂他心里真正的想法。

  阿寶真的討厭她了嗎?

  她真的讓他覺得心煩了嗎?

  好吧!就算是好了。“你可以討厭我、不理我,但你不能強迫我去相親,懂嗎?”

  “不懂。”

  “這么簡單的道理,你有什么好不懂的?”他根本就是無賴一個,根本是隨口胡謅一個答案。“你只是要拐我去相親對不對?”她很恨的踢他一腳。

  她不雅的動作讓他皺起眉,也讓他心跳加快,因為她抬腿的動作讓自己不小心泄了一小片春光,他看到她光滑潔白的大腿,也看到大腿深處……

  天哪,這該死的小妖女!

  愈想他愈氣。“你到底起不起床?!”他把對自己的怒氣轉嫁到季婕身上。她不算無辜,因為,她是惹他生氣的罪魁禍首,所以,她會成為他的出氣筒算是罪有應得。

  楊士寶把季婕拖到浴室去,粗魯的拿起牙刷將牙膏擠在上頭要她張嘴,如果她不自己來,那他就幫她刷。

  “不張。”她把嘴巴閉得緊緊的。

  她以為這樣他就拿她沒轍了是嗎?

  楊士寶使力把馬桶蓋給蓋上,將季婕按坐在馬桶蓋上,然后自己一屁股坐在她的大腿上,用身體的力量壓制住她。

  “你干嘛啦!你很重耶!走開啦!季婕生氣的大聲咆哮。

  楊士寶就趁這個時候強撬開她的嘴,幫她草草的刷了牙。

  嗚嗚嗚……她好痛喔!

  “你好‘吃’魯,你這樣弄得偶粉痛ㄉ-ㄡ。

  雖然被人壓制住了,她卻仍不懂得“乖順’兩個字怎么寫,還拼命的講話,把牙膏泡泡噴得他滿臉都是。

  刷完牙,楊士寶又用清水隨便抹抹她的臉,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先跟你講,我沒有衣服可以穿,所以,你剛剛所做的努力全白費了——”

  咦?她這樣算是在威脅他耶!他怎么還笑得出來?她狐疑的瞪着他瞧,不再喳呼了。

  他則咧齒一笑說:“沒關系,因為你要的衣服——我有。”

  “你有!”她眼睛一瞪,不相信他的話。

  但是,阿寶的表情好有自信,完了!莫非他真的有?可是,他怎么會有女人的衣服?

  阿寶他不曾告訴過她他有女朋友啊!喝——

  “莫非你有變裝癖?原來你是變態——”她一臉的 大驚小怪。

  他不理她,隨便她要怎么污辱他都行。“你給我乖乖的在這等着我回來。”

  “好。”她爽快的點頭答應,眼睛骨碌碌地打轉。

  不行,他不放心……一走出去浴室,楊士寶想想不妥,所以從外頭把門反鎖,就怕季婕落跑了。

  季婕聽到他鎖門的聲音,一點也不緊張。

  哼!他以為!這樣就能把她關在里面了嗎?那他可就太小看她的本領了。她是在家庭犯罪科當班的耶!作奸犯科的事她看得多了,對于那些偷雞摸狗的本領,她也會。

  等他腳步聲一消失,她也動作迅速地從浴室里反鎖。

  她要逃,但她不能光溜溜的走,所以,她就從待洗的簍子里找出一套還算干淨的襯衫、長褲套上去。

  阿寶一向有潔癖,因此,他的待洗衣物并不臟,也不怎么臭,唯一遺憾的是,他的身高比她高出將近一顆頭,所以,他的襯衫有些大、褲子有些長。

  但這些都不打緊,反正她不要去相親,尤其是當着他的面一一季婕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這么介意楊士寶,可讓從小到大的朋友知道她要去相親的念頭令她相當排斥,只不過,現在她沒空想這些。

  季婕走到窗口,發現氣窗有些高,很不容易爬出去。

  她踩到浴缸上再貼着腳尖,手只差一點,就差那么一點點就可以搆到窗戶邊邊了……

  “總經理,你要的衣服送來了。

  楊士寶的專屬秘書見他出來,連忙送上老板要的東西,只是——老板的模樣看起來好狼狽。他的衣服是溼的、頭發是溼的,臉上還有牙膏泡泡……這是怎么一回事?她剛剛似乎還聽見房間里有人在爭吵。

  是女人嗎?

  沒想到形象一向清新的老板也有這種時候!

  楊士寶不曾回避秘書好奇的目光,他專心的—一點着他要她買的東西。套裝、內衣、內褲,還有高跟鞋  “很好。”他點頭稱許。“你可以回去了。”

  他送她到門邊,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瞥二樓的方向一眼,只見那里兩個褲管掛在半空中飄啊飄的,褲子的主子還很努力的想把褲子好好的留在身上,但是,過大的褲頭不斷的往下掉,她一心要逃命,又得一手護着褲子——

  該死的!

  楊士寶沖了過去,不動聲色地在下面等着她自投羅網。

  季婕以為底下沒人、以為安全無虞了,所以,等褲子牢牢地待在自己的身上時,她便雙手一放,整個人從氣窗上掉下來——

  楊士寶雖然知道自己一定會接住她,也知道身為刑警的她的身手根本不用他擔心,但當她整個人往下掉時,他的心臟還是差點罷工。

  她她她……一定是出生要來折他壽的!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楊士寶伸出雙手,直到抱住了季婕,他的心臟才又恢復了運作。他直勾勾地瞪着她,一副要把她撕扯開來的凶惡表情,而她不怕他,因為她更氣他。

  “你早就知道我在上頭,知道我要逃是不是?”他一定早就站在下頭,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爬窗出丑的樣子。

  該死的!

  “你很王八、很渾蛋耶!既然早就發現了,為什么不早點叫住我?你早叫我,我就不會白費力氣的爬窗了。你知不知道你家的氣窗很小,又很高,我要爬得很努力、很努力,才能爬出來耶!而你就!這樣一聲不響的等在下面抓我,你這樣的行為根本就是王八蛋的行為,很惡劣你知不知道?”她辟哩啪啦的一直清算他的罪名,渾然無知他們兩個一上一下壓着彼此的曖昧非常動作。

  沈秘書從來沒見過老板那么生氣,卻又那么人性化的表情。他把自己對他懷中那個女人的關心毫不遮掩的表現在臉上。

  哇~~老板不會是現在才思春吧!瞧他那個專注的樣子,好像鬧別扭的小男生喔!沈秘書沒想到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楊士寶也有今天這種模樣。

  哦~~她好想留下來看熱鬧喔!

  “沈秘書。”

  “啊?”

  “你還不去上班,賴在這里做什么?怎么,等着遞辭呈嗎?”楊士寶頭回也不回的撂下威脅。

  他雖然沒回頭,但那氣勢很夠,一股冷意頓時從沈秘書的背脊直直竄上。

  “揚升”是個大企業,在商場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她二十八歲才考上“揚升”,在秘書室待了七年,直到今年才熬到秘書長的職位,她實在不願放棄這種有前程的工作——雖然她真的很好奇老板跟這只小野貓是什么關系,但她還是識相的揮手說再見。

  楊士寶一直等到沈秘書走了,才把季婕抱起來,不再壓着她,因為,他知道他只要一不壓着這丫頭,這丫頭就會使壞。瞧?他才剛放手,她就對他又踢又咬的,大吼着她不要去相親。

  為了維持他在屬下面前的威嚴,所以,他才會先趕沈秘書走,要不,這只小母老虎由他一個人來應付,他真的很吃力,非常吃力。

  楊士寶先把手婕扛在肩頭上走進房間,再把沈秘書買回來的那几袋衣服丟給她,命令她去換上。

  嘖!他算什么東西啊?他叫她換,她就換,那顯得她多沒志氣啊!

  “不換。”說不換就不換,看阿寶能拿她怎么樣。

  “你不換是嗎?’好,他直點頭。“既然你不願意動手,那我不介意由我來代勞。”楊士寶不跟她羅唆,伸手就對季睫動手動腳。

  “楊士寶,你在干嘛——”季婕驚聲尖叫,還企圖用腳去踢他的手,但是,楊土寶的動作好快,他、他、他——他怎么變了?!

  季婕愣住了。

  眼前的他已變得不像是她所熟識的楊士寶。

  “我學過空手道。”他冷眼瞥了她一眼,轉間眼,已再次將她壓制在他身下。這已經是今天兩人不知道第几次維持這種暖昧的姿態了,但無法激起他心中那些不該有的情緒。

  因為,他太清楚他跟季婕兩人只能維持什么關系,再多的情感……他不敢奢想。

  “你什么時候學空手道的?為什么我不知道?”害她一直以為他軟趴趴的,很好欺負。沒想到他的段數已這么高竿,她竟然制服不了他!

  “當你報名警官學校時,我就報名去學空手道,一直到最近几年接手公司才停一一”

  她眼中驀地閃過一絲竊喜。

  他則暗笑她太天真,她那點小心思他還會不明白嗎?

  “不要以為你再勤練個几個月,甚至是几年,就能超越我。我雖然沒再進修,但是,一下班我就會去健身房鍛練身體,保持與你相當的運動量,所以,要比體力、比耐性,我都在你之上。”

  可惡啊!他竟然把她的心思猜得十成十!

  季婕氣得差點吐血。但她不明白的是,阿寶之所以去學空手道、去練身體,為的就是想當一個能與她匹敵的男人。

  事實上,她知道的是,不管是在體力上,還是武朮上,他都不容許自己比她弱,因為,他曾立志要當一個能守護她的男人!

  他的手指挑開了她的衣扣。

  “你在干什么?”季婕因他的動作而亂了呼吸。他怎么脫起她的衣服?!

  “我說過,你得去相親。”

  “我不要去。”她大聲抗議。

  “這由不得你。”他解開她的襯衫。她的身體從小到大他早見過不下百次,卻心動依舊。

  楊士寶一直在季婕面前保持冷靜。在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心亂,要是讓季婕看出他對她的感情不單純,那么,以后他們或許連朋友都別想做了。

  他脫去她的衣服,看到她的胸部,而他竟然還能控制得住自己,一副臉不紅、氣不喘的聖人模樣!季婕真想去撞牆,只因他的反應實在是太傷人了。

  季婕難過的用手捂着臉。

  其實,她可以接手他的工作的,但她卻意外的沒想到她可以!一昧的沉浸在受傷的心情中,任由楊士寶脫去她的衣褲,看到她的曲線,任由他幫她穿上他要她穿的。

  她雖然閉上眼睛不敢着他的表情,但是,當他修長的手指刷過她的胸部時,她敏感的乳尖立即有了不該有的反應!

  他看到了嗎?

  季婕嚇得張開眼,只見楊士寶依舊面不改色地在幫她脫內褲,手指甚至觸及她的腰間,食指勾着內褲滑下她的大腿。

  季婕的腹下驀地涌出一股她所不熟悉的熱浪。天哪!她MC來了!她胡亂想道。

  不對啊!她MC上個禮拜剛走,所以……那是……

  “我自己來!

  她猛然驚覺到那是什么,手趕緊壓住他的大掌,不讓他再往上欺近,發現她放浪的秘密。

  “為什么?”

  “因為男女授受不親!”

  “現在才想到。”他冷哼。“怎么你昨晚光溜溜的躺在我床上時,不這么說呢?”他譏笑她,同時放開手。

  “快一點。”

  “嗯!她點頭。“你先出去。”

  他眉頭一揚,明顯的表示不贊成。“如果你又逃了怎么辦了?”

  “我保證我不會。”

  “你沒什么信譽。”

  “士寶!”他講這樣就太過分了喲!她難得表現出小女兒姿態,紅着臉,跺着腳要他快出去。“我MC來,你不怕你看了那個之后倒陽啊?”她口不擇言的威脅他。

  楊士寶冷哼一句,不過,這一次他倒是乖乖的出去了,但并不是怕她口中說的那句“倒陽’,因為他比她還清楚她的生理周期,知道她上個禮拜才做完女人。

  哼!她也會害羞呀?這倒稀奇。

  他一步出去,讓門在身后砰的一聲關上。
  

第2章
返回 《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