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第1章

第2章

  “你得跟我去!”

  “為什么?”

  “這還用問嗎?是誰讓我穿成這個樣子的?還高跟鞋哩!拜托,我穿這個根本就不會走路了好不好?你當然得在一旁扶着我,不然,要是我跌倒了,豈不是臭大了嗎?”

  季婕與楊士寶一個人在房內、一個人在房外隔空對話。

  他要求了她那么多,所以,她反過來刁難他一下也不過。哼!誰教他要當她媽媽的走狗,硬要把她押去相親。氣死她了!

  季婕邊換衣服邊跟楊士寶口頭對陣,還邊詛咒着,該死的,這衣服怎么這么難穿啊!

  “士寶!”她把門打開。

  他果真在門外守着,就怕她又逃了。

  “怎么了?”

  他在門外抽煙,看到她衣衫不整的出現,連渾圓的酥胸都掉了一大半出來,她是怎么穿衣服的啊?

  “你別皺眉頭,這衣服是你買的。怎這么難穿,太小了啦!”她一邊跟他抱怨,還一邊拽拉衣服,好好的一件套裝轉眼就要變形了。

  楊士寶忍不住嘆氣。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他將右手上的煙捻熄擱在左手的煙灰缸上,趨上前去幫她調整衣服。

  “我是照你的尺寸買的。”所以不可能太小。

  “照我的尺寸買的!笑話,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是什么SIZE?”阿寶是不是把她給瞧扁了呵?要不然,這衣服怎么會這么難穿!

  “你穿胸罩了?”雖是無肩帶的,但胸罩的曲線穿在這么貼身的衣服上頭,周邊的痕跡還是太明顯了。

  “廢話!我是要去相親,又不是要去當妓女,我不穿內衣,要是他們冷氣開得太冷,凸凸的豈不是很難看?”她動手撥一撥乳房。“你胸罩也買太小了。”她又跟他抱怨。

  他說:“你連內衣都不會穿!”

  “誰說的!”她吼他。他竟敢污辱她,開什么玩笑,她十四歲就發育了耶!這胸衣少說也穿了十三年,她哪有不會穿的道理!

  “你穿胸衣的時候要彎腰,再用胸罩把整個胸部罩上。”

  “我是這樣穿的,沒錯啊?”

  “我還沒說完。你穿上之后,要把兩邊的肉給撥進去,這樣才會集中,也才不會變形。”他試范了老半天,她則像只猴子一樣,動作滑稽得讓人覺得可笑。

  “算了,我幫你吧!”他動手幫她把胸部塞進內衣。

  “像這樣,會了嗎?”他連她的胸部都摸得理所當然的。

  季婕不悅的瞪着他看。

  “怎么了?”

  “你怎么比我還會穿女人的衣服啊!”她終于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喝!“你該不會真的有女人了吧?”

  “你以為我今年几歲?”

  “三十一啊?”他的歲數,她很清楚,他比她大四歲呵?

  “那你怎么會天真的以為,我三十一年來守身如玉,連半個女人都沒有。他冷聲嗤笑。

  喝!他竟然真的有過女人!

  “是誰?什么時候的事?你們現在還在交往嗎?

  為什么你都沒有告訴我?”季婕氣死了,阿寶竟然有秘密不告訴她!她恨恨的掄起拳頭揍他。

  “你別亂動,你這樣我怎么幫你穿衣服。”

  “我不穿了啦!”她使起性子。

  “不穿!就光溜溜的去相親?你未免太前衛了吧?”他取笑她,明知道她說的不是這回事,故意扭曲。

  他愈來愈滑頭了,這跟她所認識的楊士寶愈來愈不像……季婕心里有說不出的愴然。

  “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阿寶……”她說,以為他沒聽見,但是~~他聽見了。她說得然小聲,有點類似耳語但他的確是聽見了。

  他手頓了一下。

  沒錯,她的話讓他受傷,但是,才眨眼間的工夫,他就已經恢復正常。他力持鎮定的告訴她:“你不喜歡我沒關系,但是,今天的相親你得全力以赴。”

  “為什么?”

  “因為那個人我認識。張景澤是個難得一見的好人。”他剛剛趁她在房里的時候打了通電話給季媽媽,順便問了對方的事。

  張景澤,是華陽企業的接班人。

  “他若是跟你比呢?”

  “好多了,至少他不會讓你討厭。”他說,口氣有着淡涼的哀愁。

  季婕抬起頭來盯着他看。

  他刻意回避着她的目光,讓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她還是急急的想解釋她的心情。

  “我沒有討厭你,真的。”

  “那不重要。”他再抬頭時,目光已一片平靜。

  他解開她的胸罩,將它抽了出來,冷冷的說:“用胸貼吧?”

  “這樣胸部會垂垂的。”她雙手叉腰,將胸部挺出來給他看。瞧,垂垂的吧!這樣很難看耶!

  “在這里跟這里再貼上胸貼,這樣胸部就能挺出來。他的手比着下胸線的兩側,教她怎么表現出自己的好身材。

  楊士寶專注地替她穿衣服,而季婕則是看着他專注且陽剛的側臉。其實,季婕沒說出她的真心話,其實,她討厭的是對女人身體如此了解的士寶。

  她一直以為他了解的——只有她。

  “你跟我進去!”

  “別耍賴!你已經不是小女孩了,不要什么事都得找個靠山才能做,那個男人是個好男人,你得自己學着把握。”楊主寶把季婕送到飯店,卻任由季婕好說歹說都不陪她進去。

  “可是我沒有信心。你知道我向來是個男人婆,不會有男人喜歡我這個樣子的。”季婕不自在的拉高領口,她總覺得這件衣服太暴露了。

  “你這樣穿很好,一點都不怪,這是我認識你以來,最美的一天。”他已經盡量在哄她開心了,季婕硬是要找碴。

  她抬起眼來瞪他一眼,表示他騙人。“我要是真的很美,為什么你連眼角的余光都不施舍給我?”

  她不放心的跑去他的座車,從照后鏡里不斷的審視自己。“哎呀!我眉毛好濃、嘴巴好大,而且昨晚沒睡飽,你看、你看,我眼睛這里還黑了一大塊——”她跑過去,比着自己的黑眼圈給他看。

  楊士寶沒好氣的瞪着她。

  她到底要捉弄他到什么時候她才開心?

  “進去。”他命令她。

  “不要。”她扁着嘴不依。“不懂你干嘛把我弄得這么丑,我這么難看,你還要我去相親!你有沒有良心啊?”她用食指大力的戳着他的胸口。而當她的指尖觸及他厚直的胸膛時,她才發現他憤張的肌肉在鼓動。

  楊士寶努力的隱忍他的怒氣。

  季婕趕緊收回她的手識相的嘟着嘴說:“好嘛、好嘛!進去就進去。她心不甘、情不願的進到餐廳里。

  她一進去,便看到她媽媽跟她揮揮手。

  季婕點了個頭,就往她媽媽的方向走過去,途中,她乘機打量那個要與她相親的男人。

  阿寶沒說謊騙她,坐在母親對面的那個男的,光是看他的側臉,就感覺得出他器守不凡,再加上他考究的多着,想必這一次她媽媽又幫她找了一個金龜婿來當她相親人選。

  沖着他長得還算不錯,也沖着從他外表看來似乎很有錢——季婕展露了足以傾倒眾生的笑。

  她的笑,楊士寶隔着玻璃落地窗看到了。

  他命令自己轉身離開,因為——不屬于他楊士寶的,他絕不眷戀!

  我告訴你,我媽這一次介紹的人真的很好,又很體貼,一點都看不出來他是企業家第二代。你不知道今天我人剛到,他馬上就站起來幫我挪椅子,哦……”

  季婕沖着話筒發出類似花痴的呻吟。“我從來沒見過這么紳士的男人。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穿越時空愛上你’那個公爵,人既溫文又多禮!真不敢相信這一次我媽媽的眼光會這么好,幫我找了個這么的男人給我。”

  季婕槃着腿坐在床上,以非常不雅的姿勢一邊吃東西、一邊跟士寶報告她今天的相親之行,而她說了老半天,得不到楊士寶的任何回應。

  槽了!阿寶該不會早就把話筒拿開,她一個人對着話筒演獨腳戲吧?

  “阿寶,你在嗎?”

  “我在。”他懶懶地應了聲。

  季婕這才松了一口氣。她“呸”的吐掉几顆西瓜籽,才說:“你在!那干嘛不回話?害我一個人對着話筒猛說話,像個白痴一樣。對了,我剛說的你都聽見了嗎?要不要我再說一次?”

  季婕興致勃勃的想再重新溫習一遍地今天的相親過程,而楊士寶卻急急的喊停,說:“不用,我都聽得一清二楚。”他只希望她趕緊把電話掛了,他還有事要忙呢!

  “這樣啊?”他的拒絕讓季婕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下,因為她沒機會再次跟阿寶炫耀她的新任男朋友,不過沒關系,來日方長。

  “那你覺得怎么樣?”她又重新起了個話題,讓他掛電話無望。

  楊士寶悄悄的嘆了口氣,但還是應她一聲,“什么事覺得怎么樣?”

  “他呀!我男朋友。你覺得他好不好?”

  “他好不好與我無關吧!小姐。要跟他談戀愛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對他是什么觀感一點都不重要,不是嗎?”

  “喝!你怎么這么無情!我是你的青梅竹馬,是你這輩子最要好、最要好的朋友耶!是誰曾經跟我說過他要守護我,讓我幸福的?”

  “是我。”他趕緊承認,省得季婕拿出更多的佐證來荼毒他的耳朵。

  “對嘛!就是你,你承認就好,我就不再多加贅述了,放你一馬。但是——咦?”季婕耳尖的聽到楊土寶房里似乎有別的聲響。

  那是什么?

  她專注的傾聽,她似乎聽見阿寶在抽氣。

  “士寶,你在干嘛?”

  “沒有。”

  他回答得很快,但……不對,那聲音不對,這不像是阿寶平時的聲音。阿寶平常時候的聲音不會這么低沉、這么有磁性,而且,他的呼吸還有些急促一一他雖極力控制,但她還是聽出來了?

  喝!“你房里是不是有女人?”她女人的第六感猶如探針一樣,一察覺到什么不對勁,馬上就循着蛛絲馬跡一路追查下去。

  “沒有。”

  “你騙人!你這聲音明明就像是在做愛的聲音。”

  她從來沒聽阿寶發出那么醉人的嗓音過。他太可惡了,有這樣“好康”的事竟然“暗扛”,不跟她講,真是太不夠義氣了。

  “你們現在進行到哪里了?你的手現在在干什么?季婕本來懶洋洋的坐姿一下子坐得筆直,整個精神都來了,而且,西瓜不吃、涼水也不喝了,她對阿寶的性生活實在好奇得要死。

  “我手握着話筒。”他沒好氣的應她一聲。

  問題是,季婕才不信他哩!她當然知道他一手握着話簡呀!要不然他怎么跟她說話。

  “我問的是另外一只手,你在摸她嗎?你摸她哪里?哎喲—一好色喔!你竟然一邊跟我講電話,一邊跟別的女人做愛!她在干嘛?”季婕好奇得要死,因為她好像聽到有人在喊着:“哦、哦——再多,嗯、嗯——那呻吟聲叫得人都熱起來了。

  季婕好奇死了,那究竟是怎么樣的女人啊?她怎么可以叫得那么浪?

  阿寶很行嗎?所以弄得那個女人喊成那樣,把人骨頭都叫酥了。季婕滿腹的好奇心,問題是,楊士寶根本就不想理她,甚至連哼都不哼一聲。

  “你沒時間回答我。”喝!他竟然“忙’到連回應她的時間都沒有,足以見得他們那里的戰況一定像干柴碰上烈火。

  季婕腦中一下子充滿了黃色思想,而且,她似乎聽見更多更曖昧的喘息聲。

  哦!她好想親眼目睹現場的戰況喔—一但是,可惡的阿寶、無情的阿寶,他竟然一聲不響地“卡喳”一聲把電話給掛了!

  可惡!她也不悅的摔下話筒。

  季婕愈想愈不甘心,這樣的好戲,她沒理由錯過。

  現在几點?

  她看看腕表。還不到半夜十二點,應該來得及。

  季婕衣服換都不換的跑下來,一古腦兒地跳上她的哈雷警車,再打開警笛聲,以抓強盜的嗚鳴聲前去“捉奸”。

  “你東西快點收拾、收拾,馬上給我滾?”楊士寶摔了電話之后,也馬上跳下沙發椅,長腿一踢,要他弟弟快閃。

  “干嘛啦!才講完電話牌氣就這么沖,跟你女朋友吵架了啊?”

  小楊士寶十三歲的楊文寶今年才十八歲,對性好奇的要死,偏偏他在家又是個善解人意的乖寶寶,所以才會混到現在這種窘態,連看個A片都得躲到他哥這里來。

  他家里爸媽管得實在是太嚴了啦!就只有他哥這還有一點點的人氣,沒想到人家才看半個鐘頭,他哥就踢了他的屁股一下,要他馬上滾蛋!這哪還有天理啊?

  “我今天剛模擬考考完,難得輕松一下,你現在就要趕我走?不行啦!”他不要,他還有三本A書還沒看呢!“更何況,我跟爸媽說了,今晚要在你這過夜,他們沒有異議。”

  “他們沒異議,我有。”

  楊士寶把楊文寶的東西收一收,其中十之八九都是色情刊物、色情光牒。他不能讓季婕看到這些,要不然那死女人不把他看成色狼才怪。

  楊士寶把楊文寶的東西全丟到窗外去,看得楊文寶驚叫聲連連。“哥——”發出殺豬的慘叫聲。“你干嘛啦!”他趕緊沖到窗口去看。

  幸好他哥這是透天厝,獨門獨院,客廳跟外頭只隔着一扇窗,以至于他的色情光牒損失不會大慘重,但是,為防肖小盜他的寶貝,楊文寶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沖出去搶救他的第二生命。

  楊士寶一看到他的寶貝弟弟殺出重圍,他馬上大門一關——

  嘎?他哥怎么把門給關了?

  “哥!”楊文寶動手去開門,這才發現,他哥不只把門關了,還鎖上了!“哥——”他抗議。

  但,抗議無效,楊士寶與他隔空喊話,要他快快回家。”你那些東西改天再看。”

  “可我這些東西要是帶回去,爸媽看到了那怎么辦?”楊文寶知道來硬的不行,就改釆哀兵之姿,要他哥開門。

  “如果你的道行真那么淺,連看個A書都會被人逮着,那也只能怪你沒做壞事的本領。你走是不走?”楊士寶出言恐嚇。

  哼,他才不怕他呢?“不走。”楊文寶頂有志氣的說,他就是要今天看!

  他今天就賴在這,看他哥能拿他怎么辦?

  楊文寶站在窗口下跟楊士寶卯上了,而楊士寶也不怕他,反而跑到廚房去盛了一搆水,打開窗戶往外一潑?!

  站在窗日下,毫無備的楊文寶馬上變成落湯雞一只,不只如此,楊士寶還恐嚇他說:“你要是還下走,我就馬上打電話給爸媽,說你在我這都干些什么好事。”

  嗄?來這一招!楊文寶嚇都嚇死了。

  “好好好,我馬上走、馬上走就是,你千萬別打電話跟爸媽打小報告,要不然,我的零用錢會減半,生活會過得苦不堪言。”楊文寶邊從地上撿起他的寶貝,邊跟他哥保證,說他今天絕不會再踏進他的領域,要他哥千萬得口下留情。

  要知道,所謂食色性也,此乃人之常情,他雖只是一個小小的高三生,但他還是有旺盛的好奇心的。

  “楊文寶,你走是不走?你還忤在那‘碎碎念’什么?”轉眼間,楊士寶又端來了第二杯水。

  “好好好,我走,我馬上走。”他哥干這么急啊!

  楊文寶收好東西拔腿就跑,深怕自己要是跑得不夠快,惹惱了他哥,他就有得瞧了。
  

第3章
返回 《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