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第2章

第3章

  走正門!

  哦,不行!要是阿寶跟他的女朋友還在辦事,她這么一按門鈴,豈不是打草驚蛇,壞了她看戲的計划!于是,季婕當機立斷,她不走正門,還是像以前一樣爬到二樓的陽台去摸鑰匙。

  她伸長手一探——

  沒有!

  怎么會沒有哩?!

  季婕不信,蹲下身子開始把陽台上的花盆—一搬開,而為了搬這些粗重的花盆,她可說是流血又流汗一一她的手被花器弄傷了玉指,流了一點點的血。而且,瞧她臉上、額前流的透明液體,不是汗是什么?

  可是,她這么辛苦又這么努力,老天爺竟然如此殘忍,不肯給她一滴滴的回饋,找了老半天,連個鬼影子都找不到。

  該死,阿寶該不會早料定了她會來,所以趕緊把鑰匙挪了位置吧!

  “你在干嘛?”

  落地窗內站着一具挺拔岸偉的身形,燈光將那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季婕不需要抬頭,用膝蓋想也知道那人是誰。

  她抬起頭,看到他一身衣冠端正的模樣,好失望喔!

  “你開門。”

  她用手敲落地窗,楊士寶卻仍好整以暇的站在屋內,身子斜靠在牆面上抽煙,理都不理她。

  他衣服穿好了,但是,季婕深信那個女人一定還在屋內!一定是阿寶聽到她的警笛聲,所以,決定速戰速決——咦!還是他本來就那么快?

  季婕偷偷瞄了他的胯下一眼,隨即搖搖頭,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后,現在最重要的是她要會一會阿寶的情人,瞧瞧她長得怎樣?再進一步了解她是個什么樣的人。

  “你快開門!你這里蚊子好多。”她佯裝被蚊子叮了,用手抓一抓褲腳。“好癢、好癢喔!”

  伸手“啪啪”兩聲,還故意假裝打蚊子。

  哎喲—一還真是瞎貓亂碰到死耗子,真讓她隨手一打便打死了一只!

  “好惡心喔!好肥,竟然吸了我這么多血?”她特意把掌心伸過去有燈光的地方讓他看清楚。“你看、你看,這么多血!阿寶,你開門讓我進去啦!人家要洗手。”她甩甩手說:“好臟、好臟喔!你看啦?這樣很惡心耶?”她把掌心上的那塊血印伸過去給他看。

  他明知道她不是一個那么講究干淨的人,卻仍敵不過她的軟語要求,真把落地窗給打開來,讓她登堂入室。

  季婕一腳踏進楊士寶的家,既不往廚房走,也不去洗水台,反而一馬當先的沖到他的房間,等着逮那個神秘的女人。

  但,房間沒有,浴室沒有,就連客房也沒有!

  “她人呢?”她把他的房間一間間的撞開,一邊撞還一邊大聲問。

  他明知道她指的是誰,還裝傻。“誰啊?”

  “就是跟你在床上翻來滾去的女人啊!她哩?去哪了?

  “根本沒那個女兒。”他閑閑、涼涼的說。

  “沒那個女人!”她一愣。“怎么可能?我明明聽到你房里有別的女人的聲音,她像這樣在呻吟。她怕他有老年痴呆症忘了,還嗯嗯呵呵的學給他聽。

  她貓叫似的叫了兩聲。“怎么樣?”

  “很難聽。”他毫不客氣的批評。

  “死人!誰跟你說這個啊!我是說,你的女人呢?”

  季婕找不到人,甚至還爬到床底下去看。

  她以為人會被他藏在那兒?真是笑死人了!又不是在演連戲劇,更何況,如果他真有女人,根本不怕她看到。

  “我都說了沒這個人,是你不信,我有什么法子?”

  他無奈的嘆口氣,狀似語重心長的說。

  季婕從床底下爬出來,半信半疑的皺着眉頭說:“可是,你房里的確有女人的聲音啊!”

  “那是我弟在客廳看A片。”

  “什么!你弟!文寶?”季婕一驚,頭還撞到床腳。

  哎喲~~痛死她了?

  季婕按着頭,眼里含着兩泡眼淚。

  楊士寶趕緊跑過去,抱着她的頭揉一揉。“痛不痛?”

  “痛,痛死了。”就算不痛,現在也得硬說痛,因為依偎在他的懷里好舒服喔!而且,這些年來,已難得見他對她有任何好臉色,今天溫柔乍現,她實在是感動得想要痛哭流涕。

  季婕真想就這樣賴着下起來,但是一一文寶!對了,文寶在看A片!她差點忘了這回事。

  “怎么會這樣?嘿,文寶他還小耶!你這個當大哥的,竟然給他看那種東西,你是怎么教育他的!”季婕竟數落起他來。

  “拜托,他哪還小啊!都十八了。”

  “文寶有十八了?”季婕一驚。她屈着手指一算。

  是啊!她今年二十八歲了,楊文寶也的確該從當年那個奶寶寶變成小大人了。

  但是,就算他已成年,也不可以看那種片子啊!

  “你這個大哥怎么不說說他呢?”

  楊士寶翻了個白眼。

  他怎么說呢?他也曾年輕過,也曾對性好奇過,當他二十三歲偷看A片被文寶逮到那一次,他這個當大哥的形象就蕩然無存了,現在他有什么立場來說文寶的不對?更何況,像文寶這年紀的孩子要是不看八片,A書,那才叫不正常呢!

  “你到底是來干什么的?”怎么一下子風、一下子雨,一會兒找他的淫婦、一會兒又說起文寶的事來。

  “人家是來抓奸的呀!可你這又沒有別的女人。”

  她小小的埋怨他一下下。

  呵!敢情他不惹女人也有錯呵!

  “我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看你喜歡,你愛的女人是什么模樣。人家關心你啊~~”提到關心,季婕忍不住又想抱怨一下下。

  “不像你,都不關心我。”

  楊士寶翻了下白眼。

  她這又是哪兒來的欲加之罪呵!

  “我沒有不關心你。”

  “可我今天相親回來,卻不曾聽你問我相親的事,這不是不關心是什么?”她伸出手指來戳戳他心臟的位置,怪他沒良心,虧他還是自小到大的好朋友。

  “我之所以沒問,是因為我已經聽了你說兩個鐘頭他的事了。”她從張景澤的溫文,一直說到他的體貼,兩個小時的時間,他連張景澤是怎么笑的他都知道。

  “那我有沒有跟你說他有多高?”

  “哦!這倒沒說。”他訝異地揚了揚眉,沒想到季婕連這都要告訴他。

  季婕把他拉起來,跟自己的身長比一比。

  “唔!你們兩個的身高几乎一樣高耶!但是,他的身于骨看起來比較單薄,你比較有肉——”

  他揚一揚眉,她馬上見風轉舵的改口。“是你比較壯啦!”阿寶的胸膛厚實、肩膀寬闊,像只大鵬鳥。季婕忍不住在心里拿他跟張景澤比較。

  兩個人一樣是企業小開,有相同的背景,一樣的杰出,而一個是她的好朋友——雖然這個好朋友老是對她不假辭色,但是,他們兩個的友誼根深抵固,深植在她心中,而另一個則是她中意的對象。

  “我有沒有跟你提起過,我有多喜歡他?”季婕仰着臉,對他訴說自己對另一個男人的愛戀。

  楊士寶眼眸一暗。“沒有,你沒提。”

  他裝得若無其事,而季婕仍是眉飛色舞的說着:“他請我跳舞,我們兩個就像這樣,他的手扶在我腰上。”

  “你們兩個還跳舞!你不是只是去跟他相親,吃個飯嗎?”

  “后來我們兩個愈聊愈愉快,所以,他就帶我去參加一個晚會,順便帶我亮亮相,見見世面咩!這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倒是你!像那種晚宴,你從來不帶我去,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有錢人的排場這么大。”她算是開了眼界。“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跟他就這樣跳着跳着,兩個人的眼睛互相對視——”季婕把楊士寶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腰上,要他與她對視互看。

  他們兩個近得連呼吸都混在一塊兒了。

  凝眸深處,她在他眼中看到自己的模樣。季婕的心撲通撲通的加速它的跳動。“他想吻我——”她說。

  “但是我把他推開了,像這樣——”說着,她也把楊士寶推開。

  楊土寶承認,他是有那么點失望,但他把這份失望的情緒小心翼翼地收藏着,沒讓她看出來。

  “為什么推開他?”

  “因為我的嘴唇于干的。”季婕舔舔嘴。她今天喝的水不夠多。“他吻起來鐵定會很失望,而且——我沒做過愛。”季婕自爆大內幕。她眨眨眼看着楊士寶問:“你知道我是個處女嗎?”

  “不知道。”他說謊,其實他知道,因為季婕的行蹤一直在他的掌控中,他交過几個男朋友他了若指掌。

  “他跟你暗示他要?”

  “沒有。季婕搖頭。

  “既然沒有,那你干擔心你不懂得做愛做的事?”

  “因為有備無患啊!要是讓他知道我都這么大的人了,卻對性愛的事完全不了解,那我豈不是很臭嗎?”

  “你太杞人憂天了。”搞不好張景澤是個正人君子,沒他那么下流,對她有大多的齷齪思想。

  “誰說的!我看得出來他眼里的欲望。”季婕氣得跳腳。人家她也是前凸后翹,是個活生生的大美人一個——唔!她是如此自詡啦!就不知道事實真相如何。

  是嗎?那她怎么看不出他眼里的欲望?楊士寶對她的自信非常嗤之以鼻。

  “阿寶!”她叫他。“你吻我好不好?’她噘着嘴面對他。

  這是什么要求!

  楊士寶的眉頭皺得几乎可以夾死很多只蒼蠅。

  “你做我學習的對象,這樣我面對張景澤的時候就不會出差錯,不會讓他笑了對不對?”她還一派天真的問,而楊士寶則是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從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緒。

  “怎么樣?”季婕跪在他面前,眨巴着一雙眼問。

  “不好。”他斷然拒絕。

  “為什么?”季婕大失所望,還怪他不懂得什么叫做“朋友有難、兩肋插刀”的義氣。

  還說哩!她多么懷念以前那個對她言聽計從的小可愛、小阿寶啊!“你還記得嗎?你以前都跟在我屁股后面要我保護——”

  楊士寶當然記得,因為那是讓他這一輩子最抬不起頭來的往事。他十歲那年,因為身體病弱,所以母親送到鄉下,才得以認識季婕,從此之后就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時,甫六歲的季婕就像個街頭小霸王,一群孩子在一起,她最大,是個混世大魔王,所有的人都要聽她一個小女生的話,如果有哪個人不從,她就會把那個人揍得滿頭包——那時候的季婕力氣就很大了。

  不過,當時季婕卻對他很好,可能是他的氣質吧!

  因為一直到了他十六歲那年,季婕還直嚷嚷着說他是她的安東尼。

  那她豈不是小甜甜了?他曾這么嗅她的滿臉雀斑,但季婕不怎么在意,倒是她后來想起安東尼死于非命,又硬要他別當安東尼,而要當她的阿力巴先生。

  阿力巴——

  嘿,那是安東尼的舅舅耶!他立刻提出抗議。

  季婕不管,總之,就是要他聽她的,所以從那天起,他的小名便換作“阿力巴”,只不過,這個秘密、這個名就只有他跟季婕知道,算是他倆的小秘密。但隨着兩人漸漸長大,很多事季婕忘了,卻硬要他記得。

  “……你小時候還很疼我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會順着我,跟你現在一點都不像。”末了,還嗔怪他。

  “哎呀!還是阿寶你不懂得怎么接吻?”她像是發現大秘密似的,眨着好奇的眼盯着他看。

  “你真的從來沒交過女朋友嗎—一可不對呵!你上次說,您三十一歲了,有過性經驗。”他不只一次警告她別亂問他的住處,為的就是怕她撞見不該撞見的東西。

  什么東西是不該她撞見的?她問,可阿寶卻態度曖昧的回答她,但是,單憑她聰明睿智的腦袋,她一下就想到了,而方向當然是直指男歡女愛那邊去羅?可是——

  “哪有人只做愛不接吻的?這算什么男女朋友嘛!”她大失所望,覺得楊士寶的情史充滿了肉欲。

  “喝!”她突然又想到了。“莫非那不是你女朋友——”她又一副發現新大陸的興奮表情。

  楊士寶真想捂住耳朵,不聽她的胡言亂語。

  他冷眼睨了她一眼。

  “她是你買的是不是?”她倒抽了一大口氣。

  她的腦袋裝的果真是漿糊。楊士寶撇過頭懶得理她。

  “所以你才不懂得接吻,只懂做愛。這就是季婕精辟的結論。“我要去跟楊媽媽打小報告,說你亂搞男女關系。”季婕連忙拍拍屁股起來要沖出門去。

  “回來。”他冷凝着嗓音叫她。

  季婕停下腳步,回眸看他一眼。他的表情雖然平板,可還是看得出來他隱忍的怒氣。這下玩笑開大了,怎么辦?

  唉~~阿寶就是這么沒有幽默感,看不出來她其實是在跟他開玩笑的。嗯~~她要不要就這樣沖出去哩?

  季婕認真的思考着,誰教楊士寶的表情那么恐怖。

  但是一她的眼睛又往楊士寶的方向瞄過去.打量着他手長腳長的模樣——

  他們多少年沒比賽賽跑了?不知道他們兩個哪個人的手腳比較快?但依阿寶上次格斗竟然使出空手道的情況看來,足以見得他是個深藏不露的人。

  怎么辦?要不要賭一賭?

  “我叫你回來。”他的口氣愈來愈冷。

  “好咩,好咩,就在走了咩,你沒看到喲!”這一次,季婕乖乖的回來了。

  他拍拍她剛跪着的地方,要她坐下。

  “干什么坐那么近?”這樣打她比較容易嗎?哼,她才不上當呢?

  于是,季婕選了個離他有一段距離的位置坐下。

  其實,她心里卻十分清楚,阿寶只會跟她玩鬧,絕不會動手打她,她不就因此而吃定他的嗎?

  他不動聲色的欺近她。

  “你干嘛?”她嚇得想往后退,可楊士寶的手卻從她身后將她定固住。他兩腿張開,跪在她的腿側。

  這樣好曖昧耶!季婕想這么告訴楊士寶,但她的嘴才蠕動一下,他的牙齒就咬住她的下唇,輾轉吸吮着,兩兩相纏。

  他吻她!

  是的,沒錯,為了堵住她亂七八槽的思想,他只好實現她對他的要求,免得她胡思亂想,以為他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他要做的不只這樣,他還想趁這個機會告訴季婕,玩火者終將自焚,她不能老是耍着他玩!

  她想要玩游戲,可以,他陪她玩。但是,她也得付出相當的代價。想着想着,楊士寶一向溫如泉水的眼眸陡地轉為情欲橫生。

  他的手游移在她玲戲的曲線上,探索她柔細的肌膚。他解開她的衣扣,大手推開她的胸衣,兩根指頭掐着她妖艷的蓓蕾。

  是那種刺痛、酸麻的感覺喚醒了季婕沉醉的神魂。

  阿寶他在干什么?為什么他會解開她的衣服?為什么他的手會在她的衣內?!為什么他的手掐着她的……

  “阿寶——”他嚇壞她了,害她忍不住大叫一聲。

  她從沒見過這么凶惡的他,像是要把她拆卸入腹。

  生存活剝似的。他的力道也好大,任憑她怎么掙扎,他都不動如泰山。

  可惡!季婕氣得失去理智,用腳去踹他。

  可他似乎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她的牌氣、她會有的動作,只需一個眼神,他便了解透徹,就在她抬腿時,他立刻用他的雙腳制服她,更利用他先天上的優勢,壓住她的身體讓她動彈不得。

  他的手乘機侵入她的腿側。

  季婕驚得臉都紅了、呼吸都亂了,可他卻故意取笑她,說她如此迫不及待1  她哪有迫不及待啊!她剛剛抬腿是要踢他,可不是要讓他對她那個、那個的。“你這個無賴!”

  “我無賴?”他輕笑。“這怎么說?明明是你邀請我的,我可是聽你的命令行事,你現在卻反咬我一口,這似乎不怎么有道德喔!”他的手握住她沉甸甸的雙乳,不免訝異着,看似小巧的她,竟然還有几分重量。

  “你都不要臉了,我要什么道德?快把你的臟手拿開?”她想要揮手打掉他的毛手毛腳,但不知是他力氣變大了,還是她力道變小了。總之,她揮舞了老半天,阿寶的一雙手仍握在他不該握的地方。

  這不是她要的結局,阿寶他不該這么欺負人的。

  嗚嗚嗚~~季婕為自己的無力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一時之間,心慌意亂的結果竟然是嚎陶大哭。

  她的眼淚有效的制止了楊士寶的行動,他的手不再往更深的地方探索,只是以面無表情的臉冷冷地看着她掉淚。

  她的發因為剛剛的掙扎而顯得凌亂,身上的衣物也在他粗暴的行為下,散散的掛在她身上。

  她鼻頭、眼眶紅紅的,一邊哭,還一邊用力的吸鼻水,那模樣看起來好可憐……

  不過,楊士寶一點都不同情她,因為這是她咎由自取!

  誰教她每次都這樣,裝作無辜且不解風情的接近他,傷了他之后,又大大方方的離開。

  或許她可能忘了,在她國中二年級那年,她說她暗戀一個男生,說她很喜歡、很喜歡那個男的,她來找他要他幫忙,因為那個男生是他學弟。

  她要他教她怎么跟男生談戀愛,怎么誘拐男生去牽她的手,甚至還要他當白老鼠先跟她約會,臨摹約會時可能出現的每一種狀況。

  他做了,他聽她的話跟她約會,每天上下學接送,到了星期假日,他還用他的零用錢邀她吃飯、看電影,如同一般的男女朋友會做的事那樣,他好細心好細心的待她。

  就在那一年,他假戲真做,喜歡上季婕,可是,就在他認清季婕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的隔一天,她竟然快快樂樂的跟他的學弟約會去了。

  他們去他帶她去過的那家餐館用餐,去他帶她去過的游樂場約會,回來之后,她還開心的跟他報告約會心得,從她第一次牽手時的心動,到第一次接吻的臉紅心跳,她都—一跟他報告。

  天知道他多想叫她閉嘴,因為他根本不想聽那些。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見識到季婕的殘忍。

  他不相信她不知道他對她的情感、不相信她看不出他對她的心動,但是,她選擇當鴕鳥,完全不正視他對她的好感,無情的投向另一個男孩的懷抱。

  季婕與那男孩交往了一年,其過程有歡笑、有淚水,而不管他們發生了什么事,季婕一定當天回報。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在几年后,她故態復萌時,楊士寶終于識破了季婕歹毒的心腸,終于明白季婕一直在要着他玩,把他對她的情感視為可以利用的籌碼。

  她享受着人愛慕的虛榮,卻又裝傻的不想對他的情感負責。

  從那天起,他對季婕的態度便忽冷忽熱,然而,她卻白目的繼續玩着她自以為高竿的游戲,且樂此不疲。

  她以為這樣很好玩嗎?

  如果她真這么想,那他很抱歉,因為他不玩了。

  “我受夠了。”楊士寶推開季婕的身體,眼中的鄙夷大刺刺的寫在眼眸深處。

  此時此刻,兩人的距離竟仿佛天涯般那么遙遠。
  

第4章
返回 《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