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第5章

第6章

  “前輩,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個晚上,跑得我兩條腿都快斷了。阿豪氣喘吁吁的跑過來,還噼哩啪啦的說了一堆。驀地,他看到季婕紅着臉的模樣,精神還恍恍惚惚的。

  “前輩,你怎么了?”阿豪蹲下去關心地看着她。

  前輩的模樣看起來很不對勁……喝!莫非——

  “前輩,你是不是真的做了?要死了,你竟然、竟然真的做了!”

  前輩知不知道他們是在出任務耶!怎么可以假戲真做,跟個野男人一起嘿咻咻。

  早知道可以這樣,那他剛剛也該毫不客氣的找辣妹一起來,何必跟組員搭檔演戲。飲恨哪!錯失良機,他真是“捶心肝”啊!”

  “你才白痴了,誰做了?季婕罵他。

  “可是你臉紅紅的。”阿豪指證給她看。前輩的臉的確紅得像熟透的蘋果,這分明是剛做完愛才會有的表情嘛!

  “這是我演技好,要是不這樣子,人家會相信我剛做完愛嗎?”季婕毫不心虛的扯着謊。

  “是喲!”

  臉紅是演技,那前輩的演技還真是太好,她怎么不去當演員,要來當警員啊?真是的,騙猾,以為他是笨蛋喲!

  “你找到JJ了?”季婕拍拍臉,想拍掉一些激情的痕跡。她還想站起來,但是猛一站,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腳軟了。

  她差點跌倒——要不是阿豪及時扶住她的話,她早就跌了個狗吃屎。

  “前輩的演技好好,連腿軟也裝得好像喔!”阿豪虛偽地拍拍手。

  他分明就是在取笑她,她哪會聽不出來啊!

  她瞪了阿豪一眼。“說正事好嗎?你找到JJ了是不是?”

  “找到了呀!要不然剛才那一場哨聲響起,今天失身的可不只有你一個一一”

  季婕橫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不說就不說咩。“只不過,男JJ找不到你,他怕你出了事,所以就勇闖虎穴。”

  “他去哪了?”季婕心驚地問。

  阿豪聳了聳肩,說不知道。

  “哎呀!他該不會胡亂闖,闖進了什么他不該闖的地方吧?”在這里的一切行動都要很小心,要不然,被發現身分可就慘了。

  “季婕,事情不好了。”楊士寶急匆匆的回來。

  他說他要出去溜一圈,她也沒問他要去哪,怎么一回來就說事情不好了?

  “發生什么事了?”

  “你們的一個組員被發現了身分。”楊士寶說。“他被抓住了。”

  “是JJ!”阿豪立刻想到跑出去找季婕前輩的英雄。

  他真的叫英雄,鄭英雄,很拙的名字,唉一一“那怎么辦?!要不,馬上通知總局。”季婕當機立斷的說。

  “這事叫你搭檔去就好了,你跟我來。”楊士寶拉着季婕跑。

  “嘿!前輩,你要去哪?”阿豪追了上去。

  “你快去通知總局。”

  “可是,你都被人抓着跑了——”天曉得那個男的是不是壞人啊?他雖不叫英雄,但也想來個英雄救美。

  “我不會有事的啦,你快去。”雖然季婕不知道阿寶干嘛拉着她往樓上跑,但她相信,阿寶絕對下會害她。

  他們經過一間間的房間,季婕雖沒看到里面,但從里頭傳出來的淫聲浪語,也知道那里正上演着什么戲碼。

  “這里也有人在做愛是嗎?”

  “嗯!他們剛剛在樓下做完后,便跟侍者要了房間的鑰匙,直接把人帶上來再纏綿個几回。”

  “什么!也可以在房間做!那……那你剛剛為什么不說?”為什么要讓她在大庭廣眾下跟他做那種事?

  那很丟臉的耶!

  “你不會想要的。”

  “你又知道了!他干嘛說得那么篤定?

  “因為里面都是一些SM的道具,換句話說,也就是去房間的,都有一些特殊的性癖好,不是有被虐傾向,就是有虐人傾向。你是哪一個?”

  “我哪一個都不是。”

  “用不就得了。”他揚唇,微微一曬。“更何況,你以為那些房間很單純嗎?房里、浴室里,要是沒几架針孔攝影機,那這里的主子就不可能敢挺而走險,做這些犯法的事了。”

  “你是說?”

  “他錄影存證,為的就是要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當他的傀儡。”楊士寶甩甩手中的鑰匙,問她,“怎么樣,想不想進去看看?”

  “不要。”季婕想都不想的就拒絕。該死的阿寶,他是想她有虐待傾向,還是有被虐待傾向啊!

  還有——

  “你怎么會有鑰匙?”

  “買來的。他邪里邪氣的一笑,“你該不會連開房間也要錢這種事都不知道吧?”

  死人、痞子!季婕在心里偷偷的罵了楊士寶好几回。

  “誰要跟你去開房間啊!”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是在出任務,出任務耶!這個痞子,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要玩!

  “你走開啦!”她要去救同伴了。

  可是,楊士寶卻拉着她不放手,逕自開了門要她進去。

  “不要。”

  “里頭有你意想不到的東西喲!

  “我才下看那種惡心、下流、齷齪的東西。”

  “那東西是惡心、下流、齷齪沒有錯,但是,你可是會很有興趣喔!”

  “鬼才會對那種東西有興趣。”季婕啐了聲,轉身就要走。

  楊士寶為了要她留下來,便在她耳畔悄聲說:“里頭放了錄影帶。”

  嗄?什么?!

  季婕倏然停下倉卒離去的腳步。“是那些錄影帶嗎?”

  “沒錯,答對了。”

  “怎么會放在這里?這么重要的東西,不是應該放在更隱密的地方用保險箱鎖着嗎?為什么它會放在人人都可以租借到的房間內?”

  “因為這里的主人堅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認為,誰也料想不到他會把這么重要的東西放在客廳里。”              

  “可是你卻知道……”

  對啊!他為什么知道?季睫的眼中露出這樣的疑惑,她到現在才發覺,阿寶對這件事太清楚了,很奇怪。

  阿寶在里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你別這樣看着我,好像我是壞人。”

  “你要我別那么想也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會這么清楚?”他對事情的了解程度讓她不得不對他起疑心。

  “我要是真的如你想的那樣,跟那些人是一伙的,今天我可能會帶你來這搜證嗎?”他反問季婕。季婕也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如果他真是關鍵人之一,沒理由他會拿石頭來砸自己的腳。

  “可是,為什么你就是不肯告訴我,你之所以會知道這么多重大關鍵事物的理由?”除非,他真的有不可告人的苦衷。

  楊士寶微微一哂。

  他不得不承認,季婕對事物的觀察力真的很靈敏,但他不想告訴她答案,是因為他不願她知道他有多在乎她。

  為了她出這一趟任務,他動用所有的關系跟人脈來支援,為的就是不讓她面臨絲毫危險。

  他的心思,她不懂,他只涉淡的以一句“有錢能使鬼推磨”了結。

  “你用錢買這些訊息?”

  “你覺得不值得?”

  “不,不是不值得,只是很訝異這些資料要是這么容易用錢買到,那么我們的線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季婕還是覺得事有蹊蹺,絕對不像阿寶所講的這樣單純。

  “如果你還是不相信我,那就算了。”他還是開了門讓她進去。

  季婕這一次沒有遲疑,因為,不管里面是龍潭,還是虎穴,不論是真是假,為了任務。她都得進去一探究竟。

  里頭果真像楊士寶所講的那樣,各式各樣的SM道具都有。

  “東西在哪?”

  “在牆壁上。看到那幅向日葵的畫沒有?別真的往那里看,用眼角的余光瞄就好,別忘了,我們現在還在被別人監視着。”

  季婕用眼角的余光去偷瞄,果真有向日葵的畫。

  “東西就在那里面?”

  “唔!”楊士寶點頭,還邊把季婕推向床,讓她倒在上面。

  “你在干什么?”季婕慌得用手想把楊士寶給推開。

  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他還一心一意的想做那件事!

  她用手推開他的膛,楊士寶卻把她的手定固在他的懷中。

  “你——”她才想開口罵他,楊士寶卻一顆頭顱壓下來,用吻堵住了她的咆哮。

  “別大聲嚷嚷,我知道你想搜證,在這個時候你不想做,但是你想想,你的同伴才剛被抓到,外頭現在是風聲鶴唳,你想,你帶着這些錄影帶,能不引人注意嗎?”

  他說得有理。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做我們該做的事。”

  這個死人!她又橫了楊士寶一眼。

  “什么才是我們現在該做的事?”

  “就我現在做的事啊!”他的手從她的裙子底下滑了進去,摸着她大腿內側的細膩肌膚。“我們假裝做愛,霸住這個房間,讓他們想把證據毀掉也沒機會,這就是我的主意,你覺得怎么樣?”

  “唔……”

  說真的,季婕覺得楊士寶這個主意不怎么樣,因為,他的手在她身上摸來摸去,難保她不會有反應。這太危險了,但是,她又想不出別的法子,能在這里一方面等待支援,一方面守着證據,這的確是最好的法子。

  迫不得已,季婕終于點頭了。

  她默許了他的主意。“但是,你不能來真的。”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摸來摸去。“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該死的,他摸得她都起雞皮疙瘩了,他甚至拼命隔着衣物吻她的胸部,這樣她會有反應耶!

  “叫出來。”

  “我才不要。她咬住嘴唇,拼命抵抗他的手指頭所引起的舒服感。

  “你必須表現激情一點,別人才相信你是真的在跟我做。”楊士寶推高她的裙子。

  季婕夾住雙腿,不讓他往里頭更深入。“你不能把我的裙子掀開,那會被人看見的。”

  “可是,我必須取信于人。”

  “我才不要為了任務犧牲到那種程度。”季婕認為自己沒當AV女優的興趣,所以,她抵死不從。

  就在兩人爭執不休時,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是上頭的監視器發現這個房間有人用大吃一驚,在這種緊張時刻,是誰把這間房間租出去的?上頭的人大發雷霆,連忙找人下來解決。

  被派下來的人知道里頭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是他這個無名小卒得罪不起的,但事關重大,他不得不冒着危險前來。

  “先生。”他還很有禮貌的敲門,但沒人理他。

  里頭,季婕小聲的跟楊士寶咬耳朵。“怎么辦,有人來了。”

  “他們一定是來毀滅證據的。”

  “那我們怎么辦?”

  “別理他,我們繼續辦我們的事。”楊士寶的手仍然在季婕的身上摸索,而季婕也仍在那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外頭的人聽到了,卻不得不打斷他們的好事。

  “先生,這間房間真的不適合你們用,請你們出來,我換一間房間給你們好不好?”

  他請求里頭的人,但發覺還是沒人願意理他,最后,他逼不得已,只好用備用鑰匙進去。

  “失禮了,我——”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季婕拿個椅子朝他砸過來。

  天哪!這會死人的耶!

  他都還沒喊出來呢!那名小嘍啰眼前一黑,跟着就倒下來了。

  “你在干嘛?”

  “他都闖進來了,我當然要料理他啊!”

  “該死的,這下于你的身分鐵定被識破了。”楊士寶氣急敗壞的說。怎么季婕做事老不瞻前顧后呢?

  楊士寶動手卸了向日葵的畫,里頭有個保險箱。

  他轉動四個數字一一7437。保險箱開了,他把里頭的錄影帶堆到季婕懷里。

  “快走。”

  “為什么?我們不是要等救援嗎?”

  “你身分都被識破了,還等什么救援?”拜托,她等死比較快吧?“快走。”他開了窗戶,要季婕往下跳。

  “這里是三樓耶!”季婕哇哇大叫。

  她從來沒跳過樓,有點怕拍的,像上次要從他家逃走時,那也不過是二樓的程度而已。

  楊士寶被季婕打敗了。算了,他先下去,再接她。

  他毫不考慮的先跳了下去,季婕再往他的懷里一跳,而他們的一舉一動全都被錄影了,樓上的大頭們立刻要屬下們趕緊去追。

  季婕懷里抱着一堆錄影帶跟着楊士寶亡命天涯,不一會兒,追兵趕到了,但救兵也到了——

  吁——季婕這才松了一口氣,真是危險刺激啊!
  

第7章
返回 《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