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第6章

第7章

  案子結束,一些相關的人也被拘提到案,而季婕當天偷出來的錄影帶,就成為最有利的證據,只不過,季婕萬萬想不到她跟楊士寶嘿咻咻的影帶也在其中。

  對啦!她忘了把她的那一卷拿掉,幸好她爸是二線四星的高階警官,那卷帶子到了她爸那,就被壓了下來,要不然的話,這會兒地鐵定會成為警局里頭號笑柄。

  只不過,逃過了淪為笑柄的一劫,卻有更可怕的在后頭等着她。

  當她的影帶被她爸帶回家的那一天,她爸就以十二通奪命連環Call把她召回家。

  “你說,這是怎么一回事?”

  當她爸把錄影帶丟到她面前時,季婕還能鎮定自若,這得歸功于她母親大人的通風報信。

  據說,她媽也看到那卷錄影帶了,反應是邊看邊嘖噴稱奇。她是不曉得她媽是在稱什么奇啦!但她至少明白了,那卷錄影帶應該就是用她耳環上那具小型的孔針攝影機拍到的內容。

  如果是那卷帶子,那她還有什么好怕的?

  季婕裝作她什么都不知道。“爸,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啦!”

  “你少裝傻了!我問你,你是不是跟士寶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

  “我還是聽不懂,爸,你可不可以說白話一點?’季婕一直搖頭,就連她媽都被季婕的反應給唬弄住了。

  要死了,她該不會是生到一個白痴女兒吧!稍早的時候,她才跟女兒通風報信過,怎么女兒還是這一副傻樣子,一問三不知?

  錄影帶啦、錄影帶啦——季媽媽用無聲的口語跟女兒打PASS。

  沒想到,季婕竟然很大聲的問她,“什么錄影帶?”

  哦—一讓她死了吧!季媽媽當場暈倒。

  倒是季爸爸比較了解女兒,知道季婕一直在裝瘋賣傻。她不是真的不知道,只是一直在逃避問題。

  好,既然如此,他也不怕讓女兒難堪了。

  季爸爸站起來用几條AV端子,將小型的攝影機連接到電視上,把季婕錄回來的影像轉換到電視大熒幕上。

  畫面一開始是她跟阿豪進到案發地點,從門口的守衛槃問他們,到里面活色生香的畫面,這些她爸都用快轉把畫面跳過去。當然,她媽一直哇哇叫,大聲抗議說她要看,因為內容比璩美鳳的偷拍光牒更勁爆。

  她要看啦——

  但,沒人理她。

  季爸爸把畫面轉到哨聲響起的那一瞬間,她跟楊士寶火熱的交纏、舌吻……季媽媽都看傻了,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她女兒可以這么奔放耶!

  “你怎么說?”季爸爸寒着臉問。這錄影帶他已經看過一次了,再看一次,心中的怒火更為旺盛。

  他的小女兒、從小到大捧在手掌心的女兒,行為竟然如此放浪,跟個男人在大庭廣眾下當場做出這種敗德的行為!

  “哎呀,這是假的啦!”季婕說起謊來是臉不紅、氣不喘。“當時我是進去臥底的,不跟士寶來這么一段,會被人懷疑耶!”

  “這是假的?”季媽媽狐疑地看着電視。她還嫌這樣不夠,于是直接坐在電視機前面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這么逼真,不像是做假耶!”季媽媽還是覺得女兒跟楊士寶之間一定有什么苟且的行為。

  “沒有啦!真的沒有,要不然你們接着往下看。”季婕態度坦然的面對一切。

  影帶繼續往下跑,接下來,全是會場中男男女女在做愛的畫面,至于她跟楊士寶嘛——

  幸好那時候阿寶有提醒她,叫她把頭轉到別的地方去,不要錄到自己,要不然,這會兒可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是喲—-”季媽媽也點頭。“里頭的確沒看到你跟士寶在嘿咻咻的畫面。”

  季媽媽像個偵探似的看得很仔細,想從里頭找到什么蛛絲馬跡,但影帶里從熱吻之后,就再也沒有女兒跟楊士寶的畫面了。

  這的確不能說女兒跟楊士寶有什么,但是一一“這畫面晃動得很厲害耶!而且,你的叫聲也很大耶!嗯嗯啊啊的——女兒,你確定你沒有跟士寶在嘿咻咻嗎?”

  季媽媽的觀察力果然夠驚人。

  唉~~季婕差一點就瞞過她爸了說,沒想到最后竟然壞在她媽手上!飲恨哪!季婕扼腕着。

  “對于你媽的疑慮,你怎么說?”季爸爸又問女兒。

  季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依舊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作戲,就是作戲咩!怎么樣,老爸,你女兒我很有演戲的天分是吧?那時候,連阿豪都夸我,如果警界待不下去,我還可以去當演員呢!”

  “當什么演員,AV女優嗎?”季媽媽還嘲笑女兒上不了台面,要在台灣當女演員,沒有臉蛋是不行的,她這個女兒呀——

  季媽媽上下看了季婕一眼。

  她女兒呀!只有身材還可以,但那脾氣、那性子……

  “唉!你省省吧!”總之,季媽媽就是徹底瞧不起自己的女兒。

  季婕馬上跳起來抗議。“媽,你怎么這樣?我好歹也是你生的耶!你怎么可以這樣污辱我?”

  母女倆打打鬧鬧的斗嘴成一團,季爸爸的逼供也就不了了之。

  總算是逃過一劫!

  季婕禁不住佩服起自己說謊的本領。其實,她爸問起她跟阿寶的關系,她不是不想承認,只是,連她也理不清自己對阿寶的感情。

  她一直當阿寶是哥兒們,但如果真的只是哥兒們的感情,那地為什么又會跟阿寶上床?

  真是時勢所逼?

  真的是逼不得已?

  還是其實她對阿寶真的有那么一點點不一樣的感情?

  而阿寶呢?他對她又是怎么樣的一種情感?

  她知道阿寶從小時候起就喜歡她,她也承認自己一直在利用阿寶對她的好,來滿足女性的虛榮。可是,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這几年來,阿寶雖還是一樣地寵她,但卻漸漸的與她疏離,甚至還有一次當着她的面叫她滾呢!要不是這次出任務,她還真懷疑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跟阿寶重修舊好了,而正因為如此,所以,她就更懷疑阿寶那天為什么要跟她嘿咻咻。

  哎喲~~好煩喔!

  季婕回到住處,上了老舊的公寓,這才發現他們那棟公寓的住戶全都跑出來了,大伙鬧烘烘的圍在她家門口。

  “發生什么事了?”

  “要死了,季小姐,你家浴室漏水,水流得滿地都是,我們住在樓下的每一戶都遭殃了。你看、你看,這樓梯間也都是水。

  住戶們讓出一條路來讓季婕看,她這才發現樓梯間的確都是水。怎么會這樣?她這兩天都沒回家啊!要死了,該不會這水從她出任務那天一直流到現在吧?

  季婕連忙沖了進去。她的屋子整個泡在水里,這下子真成了水鄉澤國。季婕連忙搶救泡在水里面的東西。

  這時候,楊士寶出現了。

  “你怎么會在這里?”

  “問你啊!為什么在住戶資料里填的緊急聯絡人會是我?你屋子一淹水,房東找不到你,就打我的手機,害我在你這兒做了兩個小時的苦力。”拜托!他也是很委屈的好不好?

  楊士寶的臉色有說不出的難看。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罵她!

  “那現在怎么辦?”季婕剛剛還陷在她跟阿寶暖昧不明的關系里,本來她就覺得阿寶已經開始討厭她,卻又想不明白阿寶那天為什么要跟她上床?

  總之,一堆的事惹得她好心煩,這會兒阿寶對她又沒好臉色,于是,她脾氣也忍不住上來了。

  “你干嘛拿我的行李?”他想干嘛什么啊!季婕氣得要把他手中的行李給搶下來。

  楊士寶也不阻止她,就讓她搶。他只是雙手環在胸前,涼涼的跟她轉述房東剛剛跟他說的事。

  “房東叫你搬家。”

  “為什么?”

  “你把人家的屋子弄成這個樣子了,還用問為什么嗎?人家沒叫你賠就已經對你夠仁慈了。”

  楊士寶站在“理”字一邊說話,問題是,季婕根本就不這么認為,她一心覺得房東這么做是落井下石的行為。

  “這樣就要我搬家!那個小氣鬼、坑人的東西,他以為我一個弱女子好欺負是嗎?太可惡了,我去找他理論。”季婕氣得挽起衣袖,一副要去找人干架的表情。

  她這樣叫做弱女子啊!

  哈,她還真沒有自知之明。

  楊士寶一把將她抓回來。

  “你干嘛啦?!她揮舞手腳,想要掙開楊士寶的禁錮,但他的力氣好大,人又長得比她高、比她魁梧。

  死人喲—一她根本動不了他半分嘛!她停止掙扎。“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別無理取鬧了,你自己說,自從你搬進這屋子以來,你給人家惹了多少的麻煩?”楊士寶問她。

  而季婕的鄰居們則是各個點頭如搗蒜,心里大聲叫好,只差沒當場說出“楊先生真是英明”的話來。

  季婕橫了眾人一眼。

  她的事哪要她們這些三姑六婆來多嘴啊!

  “你們吃飽沒事做啊?”季婕對人很凶,可見她真的不是什么惇親睦鄰的好鄰居。

  見眾人不說話,她又吼了。“還不回家,看什么看啊?沒看過人家吵架啊?”

  有這種惡鄰居算她們倒媚。三姑六婆們摸摸鼻子,各自走人。

  大家都走了,季婕還是很不爽。

  “去我家吧!”他說。

  他知道季婕之所以這么生氣,是因為她一旦被趕出這里,就沒地方可去了。她這野丫頭住外頭野慣了,根本就不能適應回家得跟季爸、季媽一起住的生活。

  “我為什么要去你家?”季婕心里明明很開心阿寶主動開口跟她示好,但外表還要硬代ㄍㄧㄣ,非得他再多說一些好話來哄她她才甘心。

  “我一個人好好的日子不過,去你家吃你的、住你的,然后再看你臉色過生活,我干嘛呀!這么作賤自己。”她還拿喬呢!

  楊士室舉白旗投降,他不跟她爭辯,只是承諾。

  “我不會讓你看我的臉色過活。”

  “不會閑來無事就罵我?”

  “不會。”

  “不會看我不順眼就趕我走?”

  “不會”

  “我在你家要做女王。”

  “可以。”

  “那你收房租嗎?”

  “我哪敢啊!”她都要在他家當女王了,他還敢跟女王收房租嗎?

  “可是,我不要做家事喔!”

  “我也不敢讓你做。”

  他跟季婕從小一起長大,她有几分本事,他會下清楚嗎?要她做家事,說不定她會直接把他的房子燒了比較快。

  “你這是在嫌棄我嗎?”

  “豈敢、豈敢。”

  楊士寶露出恭敬的神情來,大大的滿足了季婕的虛榮心,她這才勉為其難的點頭的說:“好吧!就去住你家。”

  其實,季婕心里高興得快要斃掉,因為,阿寶已經好久好久沒這么友善的對待過她了。

  這是這么久以來,阿寶第一次跟她釋出善意的回應……唔!該不會是阿寶認清了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明白她在他心目中是不可取代的……

  哦啊啊啊——她就知道阿寶是愛她的。季婕驕傲得意仰天長嘯。

  “你在干嘛?”還把雙手叉在腰間上對着天大笑。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蠢。”楊士寶無情的潑了季婕一大盆冷水。

  唉—一他這種態度教她怎么相信他還是喜歡她的!季婕得意的心情轉眼間又冷掉了。或許,阿寶叫她去住他那里,真的只是單純的可憐她而已。

  這么一想,她剛剛的囂張態度便瞬間不復存在。

  她開始對阿寶有患得患失的感覺了,要死了!這該不會就是戀愛的前兆吧?季婕心驚的看着楊士寶的背影。

  他還是像以前那樣有風度,把她的行李—一搬上他的座車,態度很紳士,但卻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到底阿寶是怎么看待她這個人的?

  說句老實話,季婕并不清楚。

  “阿寶,你到底愛不愛我?”

  搬進楊家的第三天,季婕終于忍下住了,便直截了當的開口去問楊士寶他心里的想法,她對他而言,到底是朋友,還是情人?

  沒想到士寶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回她一句,“不要問我這種問蠢問題。”

  啊勒~~這叫什么問題啊?這問題很嚴肅、很正經、很重要耶!

  “把另一只腳給我。”楊士寶命令她。

  季婕于是乖乖的縮回左腳,換上右腳讓楊士寶幫她剪腳趾甲。

  他們兩個的關系就是這樣,變得十分曖昧,兩人的生活像是一對老夫老妻,楊士寶又像以前那樣極端的寵她,可卻又什么都不管她,她弄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都已經搬進來三天,三天了耶!阿寶竟然動都不動她一根寒毛!

  這不是很奇怪嗎?

  很多人不都說男人是食髓知味的,嘗了一次甜頭后,就會想要又想要,為什么她的阿寶都不會?

  莫非——她沒有很甜!所以,阿寶才會像現在這樣吃了之后,就不想再吃她?那她身為女人多悲哀啊!

  季婕發出一聲哀鳴。

  “怎么了?趾甲剪得太深了是不是?”楊士寶趕緊的揉一揉她的腳趾頭,順便呼呼。

  “不是啦!”季婕沒好氣的把腳縮回來,將頭枕在膝蓋上。

  “你有話要說?”他看得懂地的欲言又止。

  “唔!”她頭點。

  “很難啟齒?”

  “一點點。”

  “怕我笑?”

  “嗯!”她又點頭。

  有時候,季婕覺得跟阿寶交往真方便,因為她都不用開口,阿寶便十分明白她在想什么。

  “覺得我像是你肚子里的蛔蟲?”他又問,而季婕的眼睛閃過驚愕的眸光,因為她沒想到阿寶連這事都猜得到。

  “不是我厲害,而是你太單純了,你一副見到鬼的表情,我當然猜得出來你在訝異什么,所以,不用太崇拜我,因為我想了好久,還是想不出來最近你為什么會患得患失,為什么不快樂。”

  “猜不出來?”她側着頭看他,模樣有些可愛。

  “你真當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啊?”他捏她鼻子。

  唉~~他就是這樣!總是有一些情人間的親密動作,卻又從不跟她表明心跡。她發現,自己愈來愈在乎阿寶的想法了,但是,她卻總是看不透他。

  “為什么不說話?”

  “因為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怕我說了會很丟臉。”

  “你怕我笑話你?”

  “嗯!”

  “我不會那么沒風度吧?拿你的心事當成笑話看。說吧!我洗耳恭聽着。”阿寶把季婕拉過來,坐在他槃坐的腿間。

  腿間耶!

  季婕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她可以來做個實驗。想着,她就不斷的在楊士寶的腿間蹭啊蹭的,楊士寶皺起眉頭來。

  “你在干什么?不想讓我抱嗎?對不起,我以為像以前那樣抱着你,你的心情就會好一些。”

  既然她不這么想,那他就別做這些曖昧不明的動作來惹她心煩了吧!楊士寶忙着要把季婕推開。

  “哦!不不不,這樣很好,我喜歡坐這個位置。”季婕趕緊攀着他不放,不讓楊士寶趕她走。

  這個時候的她是難懂的,連他也忍不住投降。

  “阿寶。”她又叫他。

  “唔?”

  “你常常抱着女孩子坐在你的大腿上嗎?”

  “沒有,你是第一個。”

  “也會是最后一個嗎?”

  “唔——”這是個很難回答的間,他可沒辦法跟她保證這種事。

  見他回答得遲疑,季婕可急了。“我不管,我要坐這個位置,你這個位置這輩子都不可以給別人坐。”季婕馬上宣布他的大腿是她的領土,誰都不可以覬覦。

  “連我老婆也不可以?”

  “對,連你老婆也不可以。”

  “那我女兒呢?”

  “女兒也不可以。”

  這么霸道啊!楊士寶沒轍嘆了口氣。“季捷。”

  “唔?”

  “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么嗎?”

  “不知道。”

  “你現在這種行為無疑是在宣示你的領土權。”

  “這個我知道呀!”

  “可是,你知道只有誰能擁有我身體的領土權嗎?”

  那個人理當是他的妻子,而季婕她當自己是誰啊?

  楊士寶的眼中擺明寫着這樣的不滿,但季婕就是不管,硬要阿寶答應她,只有她能坐在他的大腿上——

  雖然她坐在那里,阿寶一點生理反應也沒有,但她就是要!

  她又耍脾氣了,又故態復萌地玩愛情游戲。他知道,因為季婕又擺出以前對他的那種態度,既是占有,卻又不肯輕許諾言。

  說愛他,真的有那么難嗎?

  楊士寶禁不住要懷疑他是不是錯估了季婕在乎他的程度,她到底還要玩弄他的感情到什么時候?他覺得有些無奈。

  “士寶,你到底答不答應?”

  “答應,我怎么能不答應!”她說過了,在這家中,她要當女王的不是嗎?那他哪能不聽女王的命令。

  楊士寶無奈的點頭。
  

第8章
返回 《總裁的野蠻女王》[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