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胡雪岩》·燈火樓台[繁]

第一章

  光緒七年三月初七,胡雪岩終于踐約抵達北京。同行的有兩個洋人,一個是在華經商多年,泰來洋行的經理,德國人福克;一個是英商匯丰銀行的代表凱密倫。

  由于這年天氣格外冷,天津海口尚未解凍,所以胡雪岩是從陸路來的,浩浩蕩蕩十几輛車,一進右安門,直投前門外草廠十條胡同阜康福錢莊。為了接待東家,“大伙”汪惟賢十天以前就預備好了;車隊一到,胡雪岩與他的客人,還有古應春與辦筆墨的楊師爺,被接入客廳,特為挑出來的四名伶俐的學徒,倒臉水倒茶,忙個不停。胡雪岩是汪惟賢親自照料,一面伺候,一面問訊旅況。

  亂過一陣,坐定下來;胡雪岩貼身小廝之一的保福,捧着金水煙袋來為胡雪岩裝煙;同時悄聲說道:“張姨太已經打發丫頭來催請了。”

  “現在哪里有工夫?”話中似嫌張姨娘不懂事。

  保福不作聲,只望着屏風后面一個十六、七歲的丫頭搖一搖手,表示胡雪岩還不能進去——由南到北,通都大邑中,有阜康錢莊,就有胡雪岩的一處“行館”;大多有女主人,住在阜康福后進的張姨娘,不甚得寵,所以胡雪岩有這種語氣。“大先生,”汪惟賢來請示:“是用中菜,還是大菜?”緊接着又表功:“恐怕兩位外國客人吃不來中菜,特為跟文大人借了個做大菜的廚子,都預備好了。”

  所謂“文大人”,指的是刑部尚書文煜,他是正藍旗的滿洲人,同治七年出任福州將軍。清兵入關,在沖要之地設有駐防的將軍坐鎮,其中福州將軍因為兼管閩海關之故,是有名的肥缺;文煜一干十年,宦囊極丰,有上百萬的款子,存在阜康。汪惟賢知道胡雪岩跟他是在福州的舊識,交情甚厚,所以不嫌冒昧,借了他從福州帶來的會做大菜——西餐的廚子,來接待福克與凱密倫。

  既然預備好了,自然是吃大菜。胡雪岩本有些話要問汪惟賢,但因他也是主人的身分,按西洋規矩,與汪惟賢分坐長餐桌的兩端,不便交談。直到飯罷,兩洋客由阜康福中會說英語的伙計陪着去觀光大柵欄以后,胡雪岩才能跟汪惟賢談正事。

  正事中最要緊的一件,便是他此行的任務,跟左宗棠談一筆三、四百萬兩銀子的借款。胡雪岩急于想知道的是,左宗棠入朝以后的境遇,“聖眷”是否仍如以前之隆;與兩王——掌樞的恭親王及光緒皇帝的生父醇親王的關系;以及在軍機中的地位等等,必須了解得清清楚楚,他才能決定哪些話可以說,哪些事不必談。

  “我看左大人在京里頓不長的。”汪惟賢也是杭州人,跟東家打鄉談,“待不長”稱之為“頓不長”;使得胡雪岩大吃一驚。

  “為啥頓不長?”

  “還不是他的‘沃不爛、煮不熟’的老脾氣又發作了。”“沃不爛、煮不熟”也是杭州的俚語,有剛愎自用之意。接着,汪惟賢舉左宗棠在軍機處議俄約及“海防”一事,來支持他的看法。

  原來新疆回亂一起,俄國以保僑為名,出兵占領了伊犁,揚言暫時接管,回亂一平,即當交還中國,及至左宗棠西征,先后克復烏魯木齊、吐魯番等重鎮,天山南北路次第平靖,開始議及規復伊犁,要求俄國實踐諾言,而俄國推三阻四,久假不歸的本意,逐漸暴露。于是左宗棠挾兵力以爭,相持不下;這樣到了光緒四年秋天,朝議決定循正式外交途徑以求了結,特派左都御史崇厚為出使俄國欽差大臣,又賞內大臣銜,為與俄議約的全權大臣,許他便宜行事。

  這年臘月,崇厚取道法德兩國,抵達俄京聖彼得堡,立即與俄國外務部尚書格爾思展開談判。談了半年才定議,而且崇厚以“便宜行事”的“全權大臣”資格,在黑海附近的賴伐第亞,簽訂了“中俄返還伊犁條約”,內容是割伊犁以西以南之地予俄;增開通商口岸多處;許俄人通商西安、漢中、以及松花江至伯都訥貿易自由。

  消息傳回國內,輿論大嘩,痛責崇厚喪權辱國。而崇厚敢于訂此條約,是因為背后有兩個強有力的人在支持,一個是軍機大臣沈桂芬,他是朝中足以與“北派”領袖李鴻藻抗衡的“南派”領袖,深得兩宮太后的信任。一個是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以繼承曾國藩的衣缽標榜,在軍務與洋務兩方面的勢力,已根深柢固,難以搖撼。在議約的半年中,崇厚隨時函商,獲得沈、李二人的同意,才敢放心簽約;而且未經請旨,即起程回國,留參贊邵友濂署理出使大臣。

  沈桂芬、李鴻章雖都贊成伊犁條約而動機不同。沈桂芬是因為僵持的局面持續,朝廷既不能不派重兵防守,左宗棠的洋債就不能不借,長此以往,浩繁的軍費會搞得民窮財盡,用心可說是委曲求全。

  李鴻章就不同了,多少是有私心的,第一、如果中俄交惡而至于決裂,一旦開戰,俄國出動海軍,必攻天津,身為北洋大臣的李鴻章,就不知道拿什么抵擋了;其次,左宗棠不斷借洋債擴充勢力,自非李鴻章所樂見,伊犁事件一結束,左宗棠班師還朝,那就無異解甲歸田了。

  無奈崇厚的交涉辦得實在不高明,兩宮震怒,士林痛詆,連恭王與沈桂芬主持的總署——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的諸大臣,亦覺得過于委屈,有改議的必要。

  于是朝命以出使俄國大臣崇厚不候諭旨,擅自啟程回國的罪名,開缺交部嚴加議處。所議的俄約,交六部九卿、翰詹科道妥議具奏。這就是所謂“廷議”。

  廷議的結果,崇厚所簽的條約,無一可許,兩宮因而如開“御前會議”,慈禧太后原想嚴辦崇厚,加以“翰林四諫”中的寶連與黃體芳,上奏力攻崇厚而且語中侵及李鴻章與恭王;這一來,崇厚便免了革職拿問,交刑部議罪,雖非鋃鐺入獄,而軟禁在刑部提牢司的“火房”中,這度日如年的況味,也就可想而知了。

  此舉是抵觸“萬國公法”的,各國公使,群起抗議,但朝廷不為所動,一面派使英兼使法的欽差大臣、曾國藩的長子曾紀澤兼使俄,謀求改約;一面將崇厚定了“斬監”的罪名。不過,朝廷并未放棄和平解決的意願,備戰以外,由李鴻間策動英、法、德三國公使,出面調停;免了崇厚的死刑,但仍監禁,然后曾經澤才在光緒六年六月,由倫惇動身赴俄。

  交涉開始之時不會順利,是可想而知的。幸而曾紀澤不愧名父之子,運用他對“萬國公法”的知識、出使的經驗及關系,促請英、法駐俄公使的協助,在左宗棠到京的前兩天,與格爾思改定了約稿,伊犁收回;嘉峪通商,不明定可通至某處;松花江通航取消;只是賠償軍費增加四百萬盧布,共為九百萬。

  當中俄關系緊張時,李鴻章提出“海防論”的主張,與左宗棠的“陸防論”針鋒相對。及至左宗棠到京入軍機,先議俄約,由于曾紀澤挽回利權之多,超過朝野的期望,左宗棠亦表示滿意,無甚爭執;后議李鴻章“海防”的計划,他的話就多了,由海防談到陸防;一轉而為西陲的形勢,與他在新疆用兵的經過,滔滔不絕,目無余子,軍機處只聽得他一個人又說又笑,“禮絕百傣“的恭王,默坐一兩個時辰,連句話都插不上。

  “大先生你想,”汪惟賢說:“不要說恭王,哪個都吃不消他。恭王忍了又忍,忍到后來,索性要軍機章京把原折收了起來,不議了。”

  “不議了?”胡雪岩詫異:“李合肥的海防,規模大得很呢!要開辦北洋艦隊、電報局;多少人等着吃這塊大肥肉,哪里就說說算數,不議了?”

  “喏,”汪惟賢放低了聲音說:“毛病就出在這里,不議不可以,要議又怕我們左大人獨講空話。那就只有調虎離了山再議。”

  一聽這話,胡雪岩心冷了一半。原以為有左宗棠這樣一座靠山當大軍機,將來要借洋債,必然由他來主持,財源滾滾不絕。如今看樣子怕又要外放,自己的想法也就落空了。而且恭王似乎有些討厭左宗棠,此事頗為不妙;只不知醇王待他如何?

  “醇王待他是好的。大先生曉得的,醇王是好武的一伙,左大人有這樣的戰功,拿他當個英雄看,所謂惺惺相惜,常常有往來,走得很近的。醇王還要請他到神機營去看操呢!”“你說啥?”胡雪岩問道:“醇王請左大人到神機營看操?”“是啊。”

  “你聽哪個說的?”

  這話有不相信的意味,而且看得出來,胡雪岩很重視這件事;汪惟賢倒有些猜不透,只好據實作答。

  “我是聽‘小軍機’徐老爺說的。”汪惟賢又說:“左大人是正月底到京的,二月初醇親王就請他吃飯,逛太平湖新修好的花園;二月十几又請,當面約他看操,左大人答應了,一定去,不過日子沒有定。大先生這一來,大概要定日子了。”胡雪岩越發不解,不過他并未立即發問;先想了一下,何以醇親王請左宗棠看操,先不能定日子;等他一來,才可以定日子呢?

  想通了才問:“你這話是聽哪個說的,徐老爺?”“不是他還有哪個?”

  胡雪岩心想,“小軍機徐老爺”——軍機章京徐用儀,跟左宗棠的關系向來密切,左宗棠應酬京官,一直都托他經手;他要談到左宗棠,話都是靠得住的。

  繼而轉念,一客不煩二主,自己有好些事何不也委托了徐用儀?于是立刻關照楊師爺寫了個帖子,請徐用儀“小酌”,特別注明“盼即命駕,俾聆教益”,另外揀了四樣杭州的名物,兩只方裕和的火腿;十把舒蓮記的檀香扇;四壇景陽觀的醬菜;還有胡慶余堂的“本作貸”辟瘟丹、虎骨木瓜燒之類,裝了一網籃,伴着請帖,一起送到徐府。

  日落時分,徐用儀來了。還是穿了官服來的;他的底缺是利部主事,胡雪岩的頂戴是珊瑚頂子,官階差着一大截,所以用的是屬員參見長官的禮節。

  “大人几時到京的?”徐用儀見了胡雪岩,急趨踱步,一面說話,一面撈起袍褂下擺,打算要請安了。

  徐用儀字筱云,胡雪岩跟他見過一次面,稱他“筱翁”;這時急忙雙手扶住,帶着埋怨的語氣說:“筱翁,筱翁,你這樣子簡直在罵人了。趕緊請換了衣服再說。”

  徐用儀的跟班,早就挾着衣包在廊上等候;聽得這話,便進來伺候主人更換便衣。寶藍寧綢夾袍,玫瑰紫貢緞琵琶襟坎肩——這是軍機章京習慣成自然而專用的服飾,在應酬場中很出風頭的。

  相互作了揖,上炕落坐,徐用儀改了稱呼:“胡大先生是哪天到的?”

  “剛到。我的第一位客,就是筱翁。”

  徐用儀有些受寵若驚似的,抱着拳文縐縐地說:“辱承不棄,又蒙寵賜多珍,真是既感且愧。”

  “小意思,小意思,何足道哉!”胡雪岩問:“筱翁跟左大人常見?”

  “天天見面的,該我的班,一天要見兩回,早晨在軍機處,下午在左大人的公館賢良寺。”

  “他老人家精神倒還好?”

  “還好,還好。不過……”徐用儀微蹙着眉說:“好得有點過頭了,反倒不大好。”

  “大概是他老人家話多之故?”

  “話不但多,中氣還足。他在北屋高談闊論,我們在南屋的人都聽得到。”

  胡雪岩點點頭,暫且丟開左宗棠;“筱翁,”他說:“我在京里,兩眼漆黑,全要靠你照應。”

  徐用儀知道這是客氣話,胡雪岩拿銀子當燈籠,雙眼雪亮,當下答說:“不敢當,不敢當。如果有可以效勞的地方,不必客氣,盡請吩咐。”

  “太言重了。”胡雪岩說:“我是真心要拜托筱翁,想請筱翁開個票子,哪里要應酬,哪里要自己去;應酬是怎么個應酬法?都請筱翁指點。還有個不情之請,這張票子,要請筱翁此刻就開。”

  這是委以重任了。徐用儀自然照辦;想了一下說:“第一是同鄉高官;尤其是言路上的几位,要多送一點。”

  “是的。請筱翁指示好了。說多少就是多少。”交淺而如此信任,徐用儀不免起了報答知己之感,“我要冒昧請教胡大先生,”他問:“這趟進京,是不是來談借洋款的事?”

  “是的。”

  “還有呢?”

  “還有,想打聽打聽洋法繅絲,京里是怎么個宗旨?”“這容易,我就知道,回頭細談。”徐用儀接着又說:“如果是為借洋債的事,總理衙門的章京,戶部的司官,不能不應酬。我開個單子出來。”

  于是端出筆硯,徐用儀就在茶几上開出一張單子,斟酌再三,在名字下寫上數目,自一百至五百不等——自然是銀票的數目。

  “有個人,怎么送法,要好好考究。”徐用儀擱筆說道:“如今管戶部的是寶中堂,他又是總理大臣。”

  清朝有“大學士管部”的制度,勛業彪炳的左宗棠,以東閣大學士奉旨“入閣辦事”,自然是管兵部;寶均金則是以武英殿大學士,繼去世的文祥管戶部,實掌度支大權。對于左宗棠借重民息的洋債,嘖有煩言,這是胡雪岩也知道的;如今聽徐用儀提到均寶,正說到心事上,不由得便將身子湊了過去,聲音也低了。

  “我沒有跟寶中堂打過交道。請教筱翁,有沒有路子?”

  “有條路子,我也是聽說,不過可以試一試。”“什么路子?”

  “是這樣的——”

  “法不傳六耳,”徐用儀說得僅僅只有胡雪岩聽得見。于是,在擺點心請徐用儀時,他抽個空將古應春找了來,有話交代。

  “你對古董字玩都是內行,我想托你到琉璃廠走一趟。”

  古應春不免奇怪,胡雪岩到京,正事一件未辦,倒忽然有閑情逸致要物色古董字畫,其故安在?

  看得出他心中的疑惑,胡雪岩便又說道:“我要買樣東西送人。”

  原來是送禮,“送哪個?”古應春問。

  胡雪岩接過他的手來,在他掌心寫了個“寶”字;然后開口:“明白?”

  “明白。”

  “好。”胡雪岩說:“琉璃廠有一家‘海岳山房’,上海的海,岳老爺的岳。你進去找一個姓朱的伙計,是紹興人,你問他,某某人喜歡什么?他說字畫,你就要字畫;他說古董,你就要古董,并要關照:東西要好,價錢不論。”

  “古應春將他的話細了想一遍,深深點頭,表示會意:“我馬上去。”等他回來,主客已經入席了;胡雪岩為古應春引見了徐用儀,然后說道:“來,來,陪筱翁多喝几杯?”接着又問:“怎么樣?”

  “明天看東西。”

  胡雪岩知道搭上線了,便不再多問;轉臉看着徐用儀說:“筱翁剛才說,如今做官有四條終南捷徑,是哪四條?”“是四種身分的人:‘帝師王佐,鬼使神差’。象李蘭蓀、翁叔平都是因為當皇上的師傅起家的。此謂之‘帝師’。寶中堂是恭王的死黨;以前文中堂也是,這是‘王佐’。”

  “文大人?”胡雪岩不覺詫異,“入閣拜相了。”

  徐用儀一楞,旋即省悟。他指的是已去世的體仁閣大學士文祥,胡雪岩卻以為文煜升了協辦大學士。當即答說:“堂書照例要轉到吏部才會公協辦;他現在是刑部尚書,還早。”“喔,喔,”胡雪岩也想到了,“筱翁是說以前的文忠。”文忠是文祥的謚稱。

  “不錯。”

  “筱翁,”古應春插進來說:“‘鬼使’顧名思義,是出使外國,跟洋鬼子打交道。何謂‘神差’就費解了。”“一說破很容易明白。”徐用儀指着胡雪岩說:“剛才胡大先生跟我在談神機營,‘神差’就是神機營的差使。因為醇王之故,在神機營當差,保舉特優。不過漢人沒分;就偶爾有,也是武將,文官沒有在神機營當差的。”

  “應春,”胡雪岩說:“剛剛我跟筱翁在談,醇王要請左大人到神機營去看操,左大人要等我來定日子,你道為啥?為的是去看操要犒賞,左大人要等我來替他預備。你倒弄個章程出來。”

  古應春心想,犒賞兵丁,無非現成有阜康福錢莊在此,左宗棠要支銀,派人來說一聲就是。不此之圖,自然是認為犒賞現銀不適宜,要另想別法。

  “我們也不曉得人家喜歡什么東西?”古應春建議,“我看不如索性請榮大人到醇王那里去老實問一問,該怎樣犒賞,聽醇王的吩咐預備。”

  “榮仲華早已不上醇王的門了。”

  榮仲華就是榮祿,大家都知道他是醇王一手所提拔,居然不上“舉主”的門了,寧非怪事?這就連胡雪岩也好奇地要一問究竟。

  “說來話長。其中還牽涉到一樁談起來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的秘密。”徐用儀放低聲音問道:“你們在南邊有沒有聽說過,西太后是什么病?”

  “聽說是干血癆。”胡雪岩答說:“怎么會弄出來這個毛病?”“是——”徐用儀突然頓住,“這話以不說為宜,兩位亦以不聽為妙;聽了不小心傳出去會闖大禍,那就是我害了兩位了。我們談別的吧。”

  說到緊要之處,徐用儀忽然賣起關子來,胡雪岩不免怏怏。但轉念覺得徐用儀如此謹慎小心,倒是可信任的。這一轉念間,心中的不快,渙然而釋。

  于是又把杯閑談了片刻,徐用儀因為初次同席,不肯多飲,要一碗粥喝完,預備告辭了。

  “惟賢!”胡雪岩問道;“預備好了沒有?”

  “預備好了。”

  汪惟賢親自端來一個托槃,上有十几個紅封套,另外一張名單,這是要托徐用儀代為致送的“菲敬”。“拜托,拜托!”胡雪岩拱拱手說:“其余的我亦照筱翁的意思辦,或我親自去拜候,或我派人送,盡明天一天辦妥。”“好!好!”徐用儀問:“胡大先生你明天什么時候去看左大人?”

  “一早去等他。”

  “那未明天我們在賢良寺見,有話到時候再說。”“是,是!”胡雪岩一面說,一面向汪惟賢手一伸,接過來一個紅封套,抽出里面的銀票來看,照他的意思,開出四百兩不誤,便悄悄塞到徐用儀手中,順勢捏住,不讓他推辭。“不,不!沒有這個道理。”

  “小意思。筱翁不收就是不拿我胡某人做朋友。”“真是受之有愧。謝謝,謝謝。”

  等客人走了,胡雪岩問起海岳山房的情形,古應春告訴他說,會到了姓朱的伙計,問起寶均金喜歡什么?姓朱的答說都喜歡,古應春便照胡雪岩的話交代,價錢貴不要緊,只要東西好,當下約定次日上午看貨。

  “你早點去。看過了,馬上陪洋人到賢良寺來。”胡雪岩又說:“左大人犒賞神機營,我倒想好了一個辦法,不知道辦得通,辦不通。都等明天下午再談吧!”說罷,打一個呵欠。海岳山房的朱伙計,外號“朱鐵口”;所以有這個仿佛星相朮士藝名的外號的由來是,他對古董、字畫、版本的鑒別,無一不精,視真必真,說偽必偽。因此,雖是受人雇用的伙計,而琉璃廠中古玩鋪、南海店的掌櫃,當面都尊稱他為“朱先生。”

  古應春做事很精細,知道了朱鐵口的本事,有意拉交情,委屈自己主顧的身分,也稱他為“朱先生”,朱鐵口自然謙稱“萬不敢當”;自己建議:“叫我老朱好了。”“恭敬不如從命。”古應春說道“老朱,你有些什么東西給我看。”

  那一聲“朱先生”改變了朱鐵口平時接待顧客的方式,“東西很多。”他隨手捧起一方硯池說:“古老爺,你看。”古應春看那方硯池七寸長、五寸寬、三寸高,色如豬肝,正面兩邊各有一行篆字,右邊是“丹心貫日”,左邊是“湯陰鵬舉志。”

  “原來是岳武穆用過的。”

  “不光是岳武穆用過,明太祖還用過呢!”朱鐵口微笑着說。

  古應春仔細一看,硯池右側還刻着四行楷書:“岳少保硯向供宸御,今蒙上賜臣達”古忠臣寶硯也,臣何能堪?謹矢竭忠貞,無辱此硯。洪武二年正月朔日,臣徐達謹記。”“徐達是明朝開國元勛第一位,又是明太祖的兒女親家;這方硯有這樣的來曆,明朝人的筆記當中,一定有記載的,老朱,你說是不是?”

  朱鐵口笑了,“聽古老爺這話,就曉得是內行;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是不是中山王徐達收藏過,也不必去談它了。”他將硯池置回原處又說:“古老爺,你請里面來坐。”

  所謂“里面”是帳櫃后面的一間頭室,一關上門,就靠屋頂一方天窗透光進來,陽光斜射,恰好照亮靠壁的方桌。朱鐵口等古應春在對面坐定,方始俯身向前,低聲開口,神態顯得神秘而鄭重。

  “古老爺,你是哪位介紹你來的?”

  “是我的東家交代我來的,沒有人介紹。”

  “貴東家是哪位?”

  古應春有些躊躇,不知道能不能透露胡雪岩的姓名,因而久久未答。

  “就說讓我來找你老朱,問一問寶中堂喜歡什么。東西要好,“古老爺”,朱鐵口說:“貴東家是怎么關照你的?”價錢不在乎。”

  “那就怪不得你不肯說破了,貴東家沒有交代清楚。”朱鐵口說“貴東家要買古董字畫送寶中堂,當然是有作用的。到底是為了啥,預備送值多少錢的東西?古老爺,你老實告訴我;我來替你槃算一下,包你一錢不落虛空地,都用在刀口上。”

  古應春聽出話中大有曲折,看朱鐵口意思誠懇,便老實答道:“確如你所說,敝東家沒有交代清楚。老朱,你能不能先把其中的奧妙告訴我,我再看能不能替敝東家作主。”“這有何不可。”朱鐵口說:“我們這里跟各王府,几位中堂府上都有往來的。說穿了——”

  說穿了是賣官鬻爵,過付之處,公然受賄,有所不便。所以要有人居間來遮蔽形跡。

  “假使說,你古老爺想放個考官,或者少爺鄉試要下場了,怕‘場中莫論文’,想買個‘關節’就得要到打磨廠去請教江西金溪人開的,賣‘闈墨’的書坊,他們會跟你講價錢。倘或要謀缺謀差呢,就得來找我們,我們會替你去問了來告訴你,要送什么東西,自然是在我們這里買——”“慢慢!”古應春打斷他的話問:“你是說一定要在你這里買?”

  “是的。”

  “價錢由你開?”

  “當然。”

  “能不能還價?”

  “能還價,怎么不能?”朱鐵口說,“古老爺承你看得起,我不忍賺你的昧心錢,所以要請你告訴我,貴東家打算謀個什么差缺,我好告訴你真正的行情。”

  “嗯,嗯。”古應春細想了一下,還有不甚明白的地方,便又說道:“請你舉個譬仿我聽聽。”

  譬仿,你老想放上海道。我去問了來告訴你,送寶中堂一部‘玉枕蘭亭’就可以了。這部帖要十二萬銀子,你買了這部帖送進去;寶中堂知道已經到手了,就會如你所願。其實呢,上海道的行情是十萬銀子,我們外加兩成帽子,內扣兩成回佣,一筆交易賺四萬。如果主顧精明,磨來磨去討價還價,頂多磨掉外加的那兩成帽子;至于放交情,象你老這樣的,我就老實告訴你,十萬銀子一文不能少。”“喔,原來如此。”古應春又問:“如果不知道你們這里這條門路,另外托人去活動呢?”

  “他們也會告訴你,送一部‘玉枕蘭亭’,而且告訴你要到哪里去買。”朱鐵口又說“這個法子是乾隆年間和珅發明的;他說送什么東西,根本就是他自己的收藏,我們去問價錢的時候,順便就把東西帶回來了。”

  “多謝,多謝!我學到了一個秘訣。不過,還有一點想請教,譬如說,我倒不想討價還價,直接想送某人多少,這又怎么辦呢?”

  “這我們也有規矩的。先問你送什么人,送恭王有送恭王的東西,送寶中堂有送寶中堂的東西”譬如你說送恭王,我會告訴你,喏,這方岳少保硯,兩千;那部‘閣帖’三千;一部宋版杜詩五千,你如果想送一萬銀子,湊起來正好。”“有沒有帽子在里頭?”

  “貨真價實,不加帽子。”

  朱鐵口解釋這種情形跟賣差賣缺不同;譬如上海道一缺值十萬銀子,收到十萬,則該到手都到手了,外加帽子吃虧的是“買主”。

  倘或有人想送八萬,而實際上照底價只是七萬銀子的東西,豈不是侵吞了“賣主”應得之款?信用一失,另覓別家過付,這樣好的買賣做不成,真正貪小失大,不智之甚。“老朱,你把話都說明了,我也不能有一點騙你”敝東家不是謀差謀缺,另有緣故;想送多少我雖還不知道,不過猜想不是三、五萬銀子的事。等我回去問清楚了,我們再進一步商量。”古應春又加重了語氣說:“老朱,你請放心。除非不送,要送一定請你經手;即使敝東家想另找別家,我也不會答應的。”

  看他說得如此誠懇,又看他的儀表服飾,朱鐵口知道遇見闊客了,這件事成功,掌櫃起碼要分他几千銀子,大可自立門戶了。

  轉念到此,心花怒放,“古老爺栽培,感激不盡。”朱鐵口站起身來請了個安說:“古老爺想來收藏很多,不知道喜歡玩點什么,看看我能不能效勞?”

  古應春心想,既然拉交情,就不以空手而回,但一時想不起要些什么,便信口問道“有沒有什么新奇的東西?”“有,怎么沒有什么新奇的東西?”

  “有,怎么沒有?古老爺請到外面來看。”

  朱鐵口尋尋覓覓,找出來四樣古玩,長圓方扁不一,長的仿佛是黃玉所制的簫;圓的是一具大明宣德年制的蟋蟀罐,方的是明朝開國元勛魏國公徐輝祖蒙御賜得以免死的鐵券;扁的是康熙年所制的“葫蘆器”,是一只印泥盒。“古老爺,你倒估估看,哪一樣最值錢?”

  “應該是這一枝玉簫,“玉蕭?你要倒仔細看看是不是玉?”古應春拿起那枝蕭,用手指彈了兩下,其聲鏗然,“不是玉是什么?”他問。

  “你再看。”

  再看上面有題詞:“外不澤,中不干,受氣獨全,其音不窒不浮,品在佳竹以上。”字是墨跡,玉器何能着墨?這就奇怪了。

  “是紙簫,出在福建。”朱鐵口說:“這是明朝的東西,制法現在已經失傳。”

  古應春大為驚異,隨手擺在一旁,表示中意要買;然后問道:“老朱,你說哪樣東西最難得?”

  物以稀為貴,最難得的自然值錢;朱鐵口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具蟋蟀罐,用指輕扣,淵淵作金石之聲;很滿意地說道:“不假,五百年前的東西。”

  見此光景,古應春好奇心起,接過那具陶罐細看,罐子四周雕鏤人物;罐底正中刻着“大明宣德年制”;另有一行小字:“蘇州陸墓鄒大秀敬造”。但制作雖相當精巧,畢竟只是個蟋蟀罐,經曆四五百年,也不能就算值錢的古董。他不好意思直抒觀感,只好這樣問說:“老朱,你說它好處在哪里?”

  “好處在舊、在有土性,火氣盡脫,才不傷蟲。古老爺,你總斗過蛐蛐吧?”

  蟋蟀在北方喚做“蛐蛐”,南方亦有些稱呼,古應春雖不好此道,但斗蟋蟀博彩,輸贏進出極大,他是知道的。“一場蛐蛐斗下來,銀子上千上萬算;好蛐蛐說得難聽些,真當它祖宗看待,上百兩銀子一只宣德盆,又算得了啥?”古應春暗暗咋舌,“一只瓦罐,值一百兩銀子?”他問。“是的,不過古老爺要,當然特別克己。”朱鐵口說:“四樣東西,一共算二百兩銀子好了。”

  這不應該算貴,古應春一語不發;從身上掏出來一個洋式的皮夾,取出來一疊銀票,湊好數目二百兩,收起皮夾。朱鐵口在一旁看得很清楚,所有的銀票都是阜康福所出;當下靈機一動,驚喜地說道:“原來古老爺的貴東家,就是‘胡財神’。”

  胡雪岩被稱為“胡財神”,已有好几年了。

  古應春不便否認,只低聲說道:“老朱,你知道就好。放在肚子里!一張揚開來,這筆交易就做不成了。”“我知道,我知道。這種事怎么好張揚?”

  古應春點點頭,關照老朱將四樣古玩送阜康;自己坐着車匆匆進城,趕到冰盞胡同賢良寺去作翻譯。

  賢良寺本來是雍正朝怡賢親王的故居,屋宇精潔、花木扶疏,而且離東華門很近,上朝方便,所以封疆大吏入覲述職,都愛住在這里。左宗棠下榻之處,是其中最大的一個院落;另外開門出入,門口站着七八名壯漢,服飾隨便,舉止粗率,形似廝養卒,但古應春卻絲毫不敢怠慢。原來左宗棠平洪楊、平捻平回,二十年指揮過無數戰役,底下將校,百戰余生,從軍功上保到總兵、提督的不知凡几?但武人誠朴,頗有不願赴任,而寧願跟着左宗棠當差官,出入相從,不說破不知道他們都有紅頂子、黃馬褂,甚至雙眼花翎。

  一次,有個何總兵奉左宗棠之命,去見陝西藩司談公事。這個藩司是滿洲的世家子。架子極大,平時視部屬如仆從,呼來喝來,視作當然,因而都敬鬼神而遠之,此人本來對外事不大明白;加以部下疏遠,對各方面的情形,更加隔膜,不知道何總兵的頭;不過看在左宗棠的分上,接見時以平禮相待。只是心里有個想法:我是敬其上而重其下;你就該守着你的規矩,要謙虛客氣才是。

  不道何總兵全不理會,“升炕”就升炕,“上坐”就上坐,而且翹起二郎腿,高談闊論旁若無人。藩司心里已很討厭了,及至“端茶”送客,何總兵昂然直出中門,將藩司拋在身后,竟似以長官自居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藩司震怒之余,第二天謁見左宗棠時,談及此事,憤憤不平之意,還現于詞色。左宗棠笑一笑,將何總兵傳了來訓斥,他說:“你們自以為都出生入死,立過戰功,在我面前隨意坐臥談笑,固無不可。藩台大人是朝廷大員,體制何等尊貴,你怎么可以放肆,當是在我面前一樣,何以這樣不自量。你現在趕快給藩台磕頭陪罪;不然藩台發了脾氣,我亦沒有這張臉替你再求情。”

  何總兵答應一聲,跪倒在地,磕頭請罪。過一會,左宗棠送客,藩司一出中門就看到十几個紅頂花翎黃馬褂的武官手扶腰刀在那里站班,其中有一個就是何總兵。

  這一下,頭上藍頂子,腦后只有一條辮子的藩司,大驚失色,手足無措。還算見機,定定神傴僂着身子,——請安招呼,步行到轅門外,方始上轎,但已汗透重棉了。古應春從聽說這個笑話以后,就不敢小看這些“老粗”們;當時陪笑問道:“大人回來了?”

  其中有個差官認識古應春,上前接話,“我們大人剛回來。”他說:“胡大先生陪着洋人早就到了,派人出來問過你兩次,趕快請進去吧!?

  到得花廳,見了胡雪岩,還來不及敘話,只見角門已開,閃出來兩名差官,知道左宗棠要來了,當即招呼兩名洋人站起來迎接。

  左宗棠自然是便衣,一件舊薄棉袍;頭上是蘭州織呢廠所出,一頂鼻煙色的氈帽。胡雪岩跟古應春自然磕頭請安;洋人則是一鞠躬,然后又跟左宗棠拉手。

  上是左宗棠獨坐,問了些,“哪天到的”、“路上如何”、江南有什么新聞”之類的話,胡雪岩一一照答,一陣寒暄過后,談入正題。

  正題是借洋債。胡雪岩自同治五年至光緒四年,為左宗棠借過四次外債,以充“西餉”。西陲用兵,須由各省補助軍響,稱為“協餉”。但協餉分年解送,而打仗不能說今年餉銀用完,不打了;明年有了餉再打。因而胡雪岩想出一個借洋債的辦法,最大的“銀主”是英商匯丰銀行,還款的方式是由江海關開出期票,而由協餉省分,主要的是江蘇、浙江、廣東、福建四省的督撫,蓋上大印,表示承諾在到期以前,將協餉解交江海關,償還洋商,年限總在六年上下,半年一期,付息拔本。方式是由胡雪岩秉承左宗棠的意思,找洋商談妥細節,然后由左宗棠出奏。奏准后,以上諭飭協餉各省出具印票,交江海關;同時由總理衙門照會英國公使,轉知貸款的匯丰銀行照付。

  這套手續很繁瑣,其中還有兩道關口,一道是總稅務司赫德——根據中英條約,關稅是用來賠償鴉片戰爭失敗軍費的保證,因此英國人要求制中國新開各口岸,稱為“洋關”的海關;職稱是稅務司,都歸總稅務司赫德官轄。赫德不下命令,江海關稅務司不肯出票,錢就借不成了。

  再一道關口是英國駐華公使,沒有他的核准,匯丰銀行不能撥款;有他批准了,即等于英國政府擔保匯丰銀行不會吃倒帳。赫德還好,因為他畢竟是中國的客卿,不能不買總理衙門的帳;而且有回佣好分,亦願樂觀其成。但英國公使這一關很嚕蘇,哪怕上諭批准了,各省的印票也備齊了,總理衙門跟赫德也說好了,沒有英國公使點頭,錢仍舊借不到。以左宗棠天馬行空的性格,這當然是件不能容忍的事,中國人借洋債,要做中國官的英國人赫德同意,更起反感。因此當德國泰來洋行的經理福克,向左宗棠表示,有錢可錯,手續可以節減許多,左宗棠自然是歡迎的。

  福克之所以謁見左宗棠,出于胡雪岩的推荐,那是一年前的話,西陲已經平定,左宗棠准備在陝甘大興實業,關照胡雪岩招聘技師,胡雪岩找上了福克。在哈密行營一席之談,左宗棠認為福克“切實而有條理”,頗為欣賞;福克便抓住機會,為德國資本找出路,當然,要談這筆借款,仍舊需要胡雪岩。

  當時正是崇厚擅自訂約,被捕下獄,中俄關系搞得劍拔弩張之時,左宗棠接到一個情報,說俄國舉了一筆“國債”達五千二百萬兩之巨,用來擴充裝備;認為中俄難免一戰,將來兵連禍結,其勢難以停止,亦須未雨綢繆;如果能借二、三千萬銀子,分數十年償還,則餉源一廣,練兵必精,寫信給胡雪岩,要他跟泰來洋行談判,而且約他在開年燈節以后,進京面談。

  不久,這件事打消了,因為由于曾紀澤斡旋,中俄形勢已趨緩和,沒有再大舉外債的理由。

  這是第一遍;第二遍舊事重提,又要借了。原來左宗棠內召入關進軍機時,奉旨將他的一差一缺,分別交卸,一差是“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交由劉錦棠接替;一缺是“陝甘總督交由楊昌浚署理。劉、楊都是左宗棠麾下的大將,但資望不足,難當重任;陝甘貧瘠,全靠各省協餉,各省如果不買帳,劉、楊就一籌莫展,因此,左宗棠必須為劉錦棠、楊昌浚籌好了餉,西征的功績,才算有了着落。

  照左宗棠的槃算,新疆與陝甘以玉門關為界,每年關外軍餉要三百七十萬;關內二百一十萬,全年為五百八十萬兩。光緒五年起,上諭各省協餉,必須解足五百萬兩,相差八十萬,前后套搭,總還可敷衍得過,哪知上諭歸上諭,協餉歸協餉,各省兩年之間,各省協餉欠解竟達四百二十萬兩之巨。為此,劉錦棠憂心忡忡;左宗棠為他出奏陳情說:“不虞兵機之遲鈍,而憂餉事之艱難,深懼仔肩難卸,掣肘堪虞,將來餉不應手,必致上負聖恩,悔已無及。”這也是實在情形,即令寶均金表示:“西餉可緩,洋款不必着急。”朝廷仍舊許他再借一筆外債,彌補餉之不足。

  胡雪岩與福克,就是為這件事來的。

  胡雪岩在左宗棠面前的信用,大不如前了。一則是借洋債及商款的利息過重,人言籍籍,連左宗棠都沒面子;二則是釆買軍火有浮報情事。但左宗棠仍舊少不了胡雪岩;而胡雪岩亦想力蓋前愆,對這趟借洋債,格外盡心盡力,希望左宗棠能對他的成績滿意。

  “雪岩,你信上說票要出給匯丰,怎么又是匯丰呢?”左宗棠指着福克說:“不是他們泰來洋行嗎?”

  “是。一大半是泰來的款子,不過要由匯丰出面。”“這是什么講究?”

  “匯丰是洋商的領袖,要它出面,款子調度起來才容易。這好有一比,好比劉欽差、楊制台籌餉籌不動,只要大人登高一呼,馬上萬山響應,是一樣的道理。”

  左宗棠平生一癖,是喜歡人恭維,聽胡雪岩這一說,心里很舒服,“雪岩,”他說:“你這一陣子倚紅偎翠之余,想來還讀讀書吧?”

  這話想來是指着“登高一呼”、“萬山響應”這兩句成語而說的。胡雪岩笑着答道:“大人太夸獎我了,哪里談得到讀書?無非上次大人教導我,閑下來看看‘唐詩三百首’,現在總算平仄也有點懂了,王黃也分得清了。”

  “居然平仄也懂了,難得,難得。”左宗棠轉臉看着福克說:“我本來打算借三百萬,你一定要我多借一百萬,我也許了你了,你利息上頭,應該格外克已才是。”

  古應春司翻譯之職;福克與凱密倫各有所言,及至他再翻給左宗棠聽時,已非洋人原來的話了。

  福克的回答是:“不早就談好嗎?”經古應春翻給左宗棠聽是:“一分一釐。”

  “還是高了。”

  左宗棠的話剛完,胡雪岩便即接口:“是不是?”他向古應春說:“我早說大人不會答應的。你跟他說,無論如何不能超過一分。”

  于是古應在便要求福克,就談好的利率再減若干,福克自然不悅,便有了爭執的模樣。其間當然也牽涉到匯丰的利益,所以凱密倫亦有意見發表。最后,古應春說了句:“好吧!就照原議。”洋人都不響了。

  “怎么樣?”胡雪岩問:“肯不肯減?”

  “福克跟凱密倫說:以前是一分二釐五,這回一分一釐已經減了。我跟他們說:你不能讓胡先生沒面子。總算勉強答應在一分以內,九釐七毫五。”

  “是年息?”

  “當然是年息。”

  于是胡雪岩轉眼看着左宗棠,一面掐指甲,一面說道:“年息九釐七毫五,合着月息只有八釐一毫二絲五。四百萬兩一個月的息錢是三萬兩千五,六個月也不過二十萬銀子。頭兩年只付息,不還本;第三年起始,每年拔還一百萬,四年還清。大人看,這個章程行不行?”

  “一共是六年。”

  “是。”胡雪岩答說:“頭兩年只付息,不還本,我是磨了好久才磨下來的。這一兩年各省關有余力還以前的洋款,就寬裕得多了。”

  “好,好!”左宗棠連贊兩聲,然后俯身向前,很關切地問:“要不要海關出票?”

  “不要!”胡雪岩響亮地回答。

  “只要陝甘出票?”

  “是。只憑‘陝甘總督部堂’的關防就足夠了。”左宗棠連連點頭,表示滿意,但也不免感慨系之,“陝甘總督的關防,總算也值錢了!”接着嘆口氣:“唉!”“事在人為。”胡雪岩說:“陝西、甘肅是最窮最苦最偏僻的省分。除了俄國以外,哪怕是久住中國的外國人,也不曉得陝甘在哪里?如今不同了,都曉得陝甘有位左爵爺;洋人敬重大人的威名,連帶陝甘督的關防,比直隸兩江還管用。”說到這里,他轉臉關照古應春:“你問他們,如果李合肥要借洋款,他們要不要直隸總督衙門的印票。”

  古應春跟福克、凱密倫各說了一句不知什么話,等他們回答以后才說:“都說還是要關票。”

  聽得這一句,左宗棠笑逐顏開,他一直自以為勛業過于李鴻章,如今則連辦洋務都凌駕其上了。這份得意,自是非同小可。

  “好!我們就這樣說定了。三兩天后就出奏。這回寶中堂應該不會有后言了。”

  胡雪岩不懂“后言”二字,不過意思可以猜得出來;而且他也有把握能使得寶均金服帖,因而提出最要緊的一句話。“有一層要先跟大人回明白,如今既然仍舊要匯丰來領頭調度,那就仍舊要總理衙門給英國公使一個照會。”“這是一定的道理。我知道。”

  “還有一層,要請大人的示,是不是仍舊請大人給我一道札子?”

  下行公事叫“札子”,指令如何辦理,左宗棠答說:“這不行!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你是陝西駐上海轉運局的委員,應該楊制軍下札子給你。”

  “是!不過,我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說,不要緊。”

  “同樣是陝甘總督衙門下的札子,分量不一樣。如果是大人的札子,我辦事就方便多了。”

  “呃,呃!我明白了。”

  左宗棠心想,楊昌浚的威望不夠,胡雪岩就不能見重于人;為他辦事順利起見,這個障礙得替他消除。槃算了好一會,有個變通辦法,“這樣,”他說,“只要是牽涉到洋人,總署都管得到的,我在奏折上的上特為你敘一筆,請旨下總理衙門札飭道員胡某某遵照辦理,你看如何?”

  胡雪岩喜出望外,因為這一來就是受命于恭親王,身價又抬高了。不過,表面上卻不敢有何形色,而用微感無奈的神情說:“如果大人不便下札了給我,那也就只好請總理衙門下了。”

  “好!這就說定了。”左宗棠接着又說:“雪岩,我們打個商量,西邊境況很窘,劉毅齊又要撤勇;打發的槃川還不知道在哪里?你能不能先湊一百萬,盡快解到楊石泉那里。”毅齊、石泉是劉錦棠、楊昌浚的別號。胡雪岩責無旁貸,很爽快地答應了。

  這時有一名聽差,悄然到左宗棠身邊說了句話;他便問道:“這兩個洋朋友,會不會用筷子?”

  左宗棠是打算留福克與凱密倫吃飯,胡雪岩倒覺得大可不必,便即答說:“大人不必費心了。”

  “那末,你留下來陪我談談。”

  “是。”

  見此光景,古應春便向洋人表示,公事已經談妥,應該告辭了。接着便站起來請了個安,洋人亦起立鞠躬。左宗棠要送客,胡雪岩勸住,說是由他代送,乘此機會可跟古應春說几句話。

  “應春,你把他們送回去了,交代給陪他們的人,空出身體來辦兩件事。”

  胡雪岩交代,一件是跟汪惟賢去談,能不能在京里與天津兩處地方,籌划出一百萬現銀?

  “這件事馬上要有回音。”胡雪岩輕聲說道:“左大人一開了話匣子,先講西征功勞”再罵曾文正,這頓飯吃下來,起碼三個鐘頭,你三點鐘以前來,我一定還在這里。”“好!還有一件呢?”

  “還有一件,你倒問問福克,王府井大街的德國洋行里,有沒有望遠鏡、掛表。如果有,你問他有多少,先把它定下來。”

  “喔。”古應春明白了,是左宗棠應醇王之邀,到神機營“看操”,作犒賞的,便即問說:“有是一定有的。不知道要多少?”

  “現有還不知道。你先問了再說。”

  古應春答應着,陪着洋人回阜康福。下午三點鐘復又回到賢良寺,果然,那頓午飯尚未結束;他在花廳外面等待時,聽得左宗棠正在談“湖湘子弟滿天山”的盛況,中氣十足,毫無倦容,看來還得有些時候才會散。

  古應春心想,胡雪岩急于要知道交辦兩事的結果,無非是即席可以向左宗棠報告。既然如此,就不必等着面談,寫個條子通知他好了。

  打定主意,便從懷中掏出一個洋紙筆記本來,撕一張紙,抽出本子上所附的鉛筆,蘸一點口水,寫道:“現銀此間有卅萬,天津約十余萬。鏡表各約百余具,已付定。惟大小參差不齊。

  這張字條傳到席面時,為左宗棠發現問起,胡雪岩正好開口,“回大人,”他說:“京里現銀可以湊五十萬,一兩日內就解出去”另外一半,等我回上海以后,馬上去想法子。不知道來得及來不及?”

  “能有一半先解,其余慢一點不要緊。”

  “是。”胡雪岩又問:“聽說醇親王要請大人到神機營去看操?”

  “有這回事。”一提到此,左宗棠的精神又來了,“神機營是八旗勁旅中的精華。醇王現在以皇上本身父的身分,別樣政務都不能管,只管神機營,上頭對神機營的看重,可想而知。李少荃在北洋好几年了,醇王從未請他去看過操;我一到京,頭一回見面,他就約我,要我定日子,他好下令會操。我心里想,人家敬重我;我不能不替醇王做面子。想等你來了商量,應該怎么樣犒賞?”

  “大人的意思呢?”

  “每人犒賞五兩銀子,按人數照算。”

  “神機營的士兵,不過萬把人,五六萬銀子的事,我替大人預備好了。”胡雪岩又說:“不過現銀只能犒賞士兵,對官長似乎不大妥當。”

  “是啊!我也是這么想。”

  “我看送東西好了。送當然也要實用,而且是軍用。我有個主意,大人看能不能用。”

  “你說。”

  “每人送一架望遠鏡、一個掛表。”

  話剛完,左宗棠便擊案稱贊,“這兩樣東西好!很切實用。”他說:“神機營的官長一百多,要一百多份,不知道備得齊,備不齊?”

  “大人定了主意,我馬上寫信到上海,盡快送來。我想日子上一定來得及。”胡雪岩緊接着說:“大人去看操的日子,最好等借洋款的事辦妥了再定。不然,恐怕有人會說閑話;說大人很闊,西餉一定很寬裕,洋款緩一緩不要緊。”不等他話完,左宗棠便連連點着頭說:“你倒提醒了我。

  此事雖小,足以影響大局,我准定照你的話辦。”“是!”胡雪岩問:“大人還有什么交代?”

  “一時倒想不起,想起來再跟你談。”左宗棠說:“借洋款的章程,你馬上寫個節略來,我盡明天一天辦好奏稿遞上去;倘或順利的話,大概三五天就定局了。”

  “是!”胡雪岩說道:“明天我想跟大人告一天假,辦辦私事。后天來伺候。”

  “后天如果沒事也不必來。有事我會隨時派人來招呼你,你盡管辦你自己的事去好了。”

  “于是胡雪岩告辭回阜康,先請楊師爺將借洋款的條件寫成一個節略,即刻派人送到賢良寺。然后向古應春細問到海岳山房接頭的經過。

  “應春,你知道的,為了去年買水雷的價錢,福德多嘴泄了底,左大人對我已經起疑心了。這件事我心里很難過,所以這趟借洋款,除了大家該得的好處以外,我不但分文不要,而且預備貼几萬銀子,一定要把這件事辦成功。辦成功不算,還要辦得漂亮,要教左大人心里舒服。倘或寶中堂嚕蘇,就算辦成功,他也不會高興,所以寶中堂那里,一定要擺平;能聽他說一句:這筆洋款借得划算。我這几萬銀子,花得就值了。”

  “小爺叔的心思,我是早看出來了。不過,我想也不必把錢花在寶中堂一個人身上,他手下的人也是要緊的。”古應春問道:“小爺叔預備花多少。”

  “這個數。”胡雪岩將手一伸。

  “那末,送四萬,留下萬作開銷。”

  “好的。你跟徐筱云去商量,看這條路子應該怎么樣走通?”

  第二天三月初九,徐筱云不待去請,自己來訪;胡雪岩不在,由古應春接待。他告訴古應春說,左宗棠的奏稿是他辦的,已經謄正呈遞。不過,三五天內,決不會有結果,因為恭親王為福晉安葬,請了七天假;而這件大事,非恭親王來議不可。

  “這樣說,寶中堂也不能起作用?”

  “不,不!有作用的。恭王聽他的話。而且凡是到了這個地位,不管怎么樣,敗事總是有余的。”

  “筱翁,這么說,胡大先生要重重拜托你。海岳山房我去過了,跟老朱談得很好。胡大先生要我跟筱翁商量,這條路子一定要走通,你看該送多少?”

  “借洋款的條件比過去都好;我的奏稿上寫得很切實,事情一定可成,不送亦可,要送,有這差不多了。”說着,徐用儀示以一指。

  “筱翁,‘差不多’不夠,要勢在必成。”

  “多送當然更保險,不過錢要用在刀口上。”徐用儀問說:“明天你會去賢良寺不會?”

  “會去。明天我帶洋人給左大人去辭行。”

  “那么,我們明天中午在賢良寺見,到時候我再跟你談。”

  第二天中午胡雪岩、古應春帶着兩個洋人,都到了賢良寺,靜等左宗棠自軍機處散值回寓,以便辭行。哪知一等等到下午三點半鐘,還不見人影,亦無消息。宮門申正下鑰,申正就是四點鐘;通常軍機處自大臣到章京人,最遲未正二刻,也就是兩點半鐘,一定已走得光光,而左宗棠到此時尚未出宮,是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只怕宮里出事了。”胡雪岩悄悄跟古應春耳語:“莫非西太后的病,起了變化?”

  一語未終,只見徐用儀匆匆而來;他也顧不得行禮,一把將胡雪岩拉到僻處,低聲說道:“左大人叫來送個信,洋人慢點走,事情或許會有波折。”

  “怎么?”胡雪岩又問:“左大人何以到現在還不出宮。”“宮里出了件意想不到的怪事。”徐用儀的聲音越發低了,“今天軍機沒有叫起,說太后受了寒,人不舒服。大家都當是感冒;到內奏事處看藥方,管事太監說沒有發下來。后來聽內務府的人說,是昨天下午發的病,突然之間,口吐白沫,象發羊癲風。今天到現在為止,已經請了三次脈,早晨一次,午時一次,未時一次,人只怕不中用了。”

  “慢慢,筱翁,”胡雪岩問道:“你說是東太后,還是西太后?”

  “是東太后。”

  “東太后?”胡雪岩越發詫異。

  “自然是東太后,西太后好久不視朝;因為東太后違和,軍機才沒有叫起。”

  “喔。”胡雪岩點點頭說:“我知道了。我來把洋人留下來。”于是胡雪岩向古應春密言經過,關照他先帶洋人回去,隨便找個理由,請他們暫留几天。

  “如果東太后真的駕崩了,宮里要辦喪事,洋款的事就會擱下來。”胡雪岩問道:“應春,你看左大人會怎么辦?”“這一擱下來,”古應春答非所問地:“人家款子早已籌好了;吃利息猶在其次,倘或一擱擱得不辦了,對人家怎么交代?”

  “這不會的。”胡雪岩說:“吃利息還是小焉者也;劉毅齊,楊石泉籌餉急如星火,這上頭耽誤了才是大事。”“那末,大先生,你看左大人會怎么辦呢?

  “自然是獨斷獨行,辦了再說。”

  以左宗棠的性情,這是可能的;但古應春總有疑惑,因為四百萬銀子到底不是個小數目,左宗棠即令有魄力,也不敢如此擅專。

  左宗棠是過了四點才回賢良寺的,一到就傳胡雪岩,“國將大變!”他一開口就發感慨,接着又說:“應變要早。你告訴福克他們,事情就算定局了,請他們一回上海就預備款子。印票現成,我帶得有蓋了陝甘總督關防的空白文書,一填就是,讓他們帶了去。”

  果如胡雪岩所料,但他不能不為左宗棠的前程着想,“大人,”他很直爽地說,“數目太大,將來寶大人會不會說閑話?”說閑話也是沒法子的事。”左宗棠又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在連‘君命’都沒有;我輩身為勛臣,與國同休戚,不能不從權處置。”

  “大人,我倒有個想法。這件事,大人何妨跟醇王說一說;醇王是帶兵的,總知道‘鬧餉’不是鬧着玩的。”“通極!”左宗棠拍着膝蓋說:“有他知道這回事,諒寶佩蘅也不敢再說閑話。”

  寶佩蘅就是寶均金。胡雪岩心想,要他不說閑話,只有找海岳山房朱鐵口;否則即使不敢說閑話,也盡有刁難的手段。“我得躺一會。”左宗棠說:“今天晚上,說不定宮里會出大事。”

  “是。”胡雪岩乘機打聽,“剛才徐筱云來傳大人的話,說起東太后政躬違和,仿佛來勢不輕呢?”

  “豈止來勢不輕,牙齒都撬不開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病呢?”

  “誰知道?”左宗棠將兩手一拍,“牝雞司晨,終非佳事。胡雪岩聽不懂他說的什么,站起身來告辭,“明天再來伺候。”他請了個安。

第二章
返回 《胡雪岩》·燈火樓台[繁]
所属专题:红顶商人胡雪岩
所属分类:官场 传记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