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鴛鴦刀》[繁]
第八章

第九章

  袁蕭二人武功雖均不弱,但這套夫妻刀法招數極是繁復,一時實不易記得許多。林任夫婦教得几招,百忙中又拌上几句嘴。兩個人教,兩個人學,還只教到第十二招,呼聽得門外大喝一聲:“賊小子,你躲到哪里去?”人影一閃,卓天雄手持鐵棒,闖進殿來。

  林玉龍見他重來,不驚反怒,喝道:“我們刀法尚未教完,你便來了,多等一刻也不成麽?”提刀向他砍去。卓天雄舉鐵棒一擋,任飛燕也已從右側攻到。林玉龍叫道:“使夫妻刀法!”他意欲在袁蕭兩人跟前一現身手,長刀斜揮,向卓天雄腰間削了下去。這時任飛燕本當散舞刀花,護助丈夫,那知她急于求勝,不使夫妻刀法中的第一招,卻是使了第二招中的搶攻,變成雙刀齊進的局面。卓天雄一見對方刀法中露出老大破綻,鐵棒一招“偷天換日”,架開雙刀,左手手指從棒底伸出,咄咄兩聲,林任夫婦又被點中了穴道。他二人倘若不使夫妻刀法,尚可支持得一時,但一使將出來,只因配合失誤,僅一招便已受制。

  林玉龍大怒,罵道:“臭婆娘,咱們這是第一招。你該散舞刀花,護助我腰脅才是。”任飛燕怒道:“你干麽不跟着我使第二招?非得我跟着你不可?”二人雙刀僵在半空,口中卻兀自怒罵不休。

  袁冠南知道今日之事已然無幸,低聲道:“蕭姑娘,你快逃走,讓我來纏住他。”蕭中慧沒料到他竟有這等狹義心腸,一呆之下,胸口一熱,說道:“不,咱們合力斗他。”袁冠南急道:“你聽我話,快走!若是我今日逃得性命,再和姑娘相見。”蕭中慧道:“不成啊……”話未說完,卓天雄已揮鐵棒搶上。袁冠南刷的一刀砍去。蕭中慧見他這一刀左間露出空隙,不待卓天雄對攻,搶着揮刀護住他的肩頭。兩人事先并未練習,只因適才一個要對方先走,另一個卻又定要留下相伴,雙方動了狹義之心,臨敵時自然而然的互相回護。林玉龍看得分明,叫道:“好,‘女貌郎才珠萬斛’,這夫妻刀法的第一招,用得妙極!”

  袁蕭二人臉上都是一紅,沒想到情急之下,各人順手使出一招新學的刀法,竟然配合得天衣無縫。卓天雄橫過鐵棒,正要砸打,任飛燕叫道:“第二招,‘天教麗質為眷屬’!”蕭中慧依言搶攻,袁冠南橫刀守御。卓天雄勢在不能以攻為守,只得退了一步。林玉龍叫道:“第三招,‘清風引佩下瑤台’!”袁蕭二人雙刀齊飛,颯颯生風。任飛燕道:“‘明月照妝成金屋’!”袁蕭二人相視一笑,刀光如月,照映嬌臉。卓天雄被逼得又退了一步。

  只聽林任二人不住口地吆喝招數。一個道:“喜結絲羅在喬木。”一個道:“英雄無雙風流婿。”一個道:“卻扇洞房燃花燭。”一個道:“碧簫聲里雙鳴鳳。”一個道:“今朝有女顏如玉。”林玉龍叫道:“千金一刻慶良宵。”任飛燕叫道:“占斷人間天上福。”

  喝到這里,那夫妻刀法的十二招以然使完,馀下尚有六十招,袁蕭二人卻未學過。袁冠南叫道:“從頭再來!”一刀砍出,又是第一招“女貌郎才珠萬斛”。二人初使那十二招時,搭配未熟,但卓天雄已是手忙腳亂,招架為難。這時候從頭再來,二人靈犀暗通,想起這路夫妻刀法每一招都有個風光旖旎的名字,不自禁的又驚又喜,鴛鴦刀法的配合,更加緊了,使到第九招“碧簫聲里雙鳴鳳”時,雙刀便如鳳舞鸞翔,靈動翻飛,卓天雄那里招架得住?“啊”的一聲,肩頭中刀,鮮血迸流。他自知難敵,再打下去定要將這條老命送在尼庵之中,鐵棒急封,縱身出牆而逃。

  袁蕭二人脈脈相對,情愫暗生,一時不知說什麽好。呼聽得林玉龍大聲叫道:“妙極,妙極!女貌郎才珠萬斛!”

  他其實是在稱贊自己那套夫妻刀法,蕭中慧卻羞得滿臉通紅,低頭奔出尼庵,遠遠的去了。

  袁冠南追出庵門,但見蕭中慧的背影在一排柳樹邊一幌,隨即消失。呼聽得身后有人叫道:“相公!”袁冠南回過頭來,只見小書僮笑嘻嘻的站着,打開了的書籃中睡着一個嬰兒,正是林任夫婦的兒子,籃中書籍上溼了一大片,自不免“書中自有孩兒尿”了。

  三月初十,這一天是晉陽大俠蕭半和的五十壽誕。

  蕭府中賀客盈門,群英濟濟。蕭半和長袍馬褂,在大廳上接待來賀的各路英雄,白道上的俠士、黑道上的豪客、前輩名宿、少年新進……還有許多和蕭半和本不認識、卻是慕名來致景仰之意的生客。

  在后堂,袁夫人、楊夫人、蕭中慧也都喜氣洋洋,穿戴一新。兩位夫人在收拾外面不斷送進來的各式各樣壽禮。蕭中慧正對着鏡子簪花,突然之間,竟中的臉上滿是紅暈,她低聲念道:“清風引佩下瑤台,明月照妝成金屋。”

  袁夫人和楊夫人對望了一眼,均想:這小妮子自從搶了那把鴛鴦刀回家,一忽兒喜,一忽兒愁,滿懷心事。她今年二十歲啦,定是在外邊遇上了一個合她心意的少年郎君。”楊夫人見她簪花老不如意,忽然又發覺她頭上少了一件物事,問道:“慧兒,大媽給你的那枝金釵呢?”中慧格格一笑,道:“我給了人啦。”袁夫人和楊夫人又對望一眼,心想:“果然不出所料,這小妮子連定情之物也給了人家。”楊夫人問道:“給了誰啦?”中慧笑得猶似花枝亂顫,說道:“他……他麽?今兒多半會來給爹拜壽,人家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非同小可。”

  楊夫人還待再問,只見佣婦張媽捧了一只錦鍛盒子進來,說道:“這份壽禮當真奇怪,怎地送一只金釵給老爺?袁楊二夫人一齊走近,只見盒中之物所盛之物珠光燦爛,赫然是中慧的那枝金釵。楊夫人一轉頭,見女兒喜容滿臉,笑得甚歡,忙問:“送禮來的人呢?”張媽道:“正在廳上陪老爺說話呢。”

  袁楊兩夫人心急着要瞧瞧到底是怎麽樣的一位人物,居然能令女兒如此神魂顛倒,相互一頷首,一同走到大廳的屏風背后,只廳得一人結結巴巴的道:“小人名叫蓋一鳴,外號人稱八步趕蟾、賽專諸、踏雪無痕、獨角水上飛、雙刺蓋七省,今日特地和三個兄弟來向蕭老英雄拜壽。”二位夫人悄悄一張,見那人是個形容委瑣的瘦子,身旁還坐着三個古里古怪的人物。蕭半和撫須笑道:“太岳四俠大駕光臨,還贈老夫金釵厚禮,真是何以克當。”蓋一鳴道:“好說,好說!”袁楊二夫人滿心疑惑,難道女兒看中了的,竟是這個矮子?兩位夫人見多識廣,知道人不可貌相,那人的外號說來甚是響亮,想來舞藝必是好的,既然上一個“俠”字,人品也必是好的。

  鼓樂聲中,門外又進來三人,齊向蕭半和行禮去。一個英俊書生朗聲說道:“晚輩林玉龍、任飛燕、袁冠南,共祝蕭老前輩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薄禮一件,請蕭老前輩笑納。”說着呈上一只開了蓋的長盒。蕭半和謝了,接過一看,不由得呆了,三個字脫口而出:“鴛鴦刀!”

  蕭府的后花園中,林玉龍在教袁冠南刀法,任飛燕在教蕭中慧刀法。耗了大半天功夫,林任二人已將馀下的六十路夫妻刀法,傾囊相受。冠南和中慧用心記憶,但要他們這時專心致志,因為蕭半和問明了得刀經過之后,跟兩位夫人一商量,當下將女兒許配給袁冠南,言明今晚喜上加喜,就在壽誕之中,給兩人訂親。兩個人心花怒放,若不是知道這一路刀法威力無窮,也真的無心在這時候學武習藝;再說,若不是武學之士不拘世俗禮法,未婚夫妻也當避嫌,不該在此日還相聚一堂。

  “刀光掩映孔雀屏,喜結絲羅在喬木……碧簫聲里雙鳴鳳,今朝有女顏如玉……”

  林玉龍和任飛燕教完了,讓他們這對未婚夫婦自行對刀練習。兩夫婦居然收了這樣一對徒弟,私心大是欣慰。

  太岳四俠一直在旁邊瞧他們練刀,逍遙子和蓋一鳴不斷指指點點,說這一招有破綻,那一招有漏洞。林玉龍心頭有氣,抹了抹頭上的汗水,道:“蓋兄,咱夫婦以一路刀法,送給袁兄夫妻作新婚賀禮。你們太岳四俠,送什麽禮物啊?”太岳四俠一聽此言,心頭都是一凜,一時無話可對。要知說到送禮,實是他們最犯忌之事。

  任飛燕有意開開他們玩笑,說道:“那邊污泥河中,產有碧血金蟾,學武之士服得一只,可抵十年功力,只不過甚難捉到。蓋兄號稱八步趕蟾、獨角水上飛,何不去捉几只來,送給了新夫婦,豈不是一件重禮?”蓋一鳴大喜,道:“當真?”林玉龍道:“我們怎趕相欺?只可惜咱夫婦的輕功不行,又不通水性,不敢下水去捉。”蓋一鳴道:“說到輕功水性,那是蓋某的拿手好戲。大哥、二哥、三哥,咱們這就捉去。任飛燕笑道:“哈哈,蓋兄,這個你可又外行了。那碧血金蟾需得半夜子時,方從洞中出來吸取月光精華。大白天那里捉得到?”蓋一鳴道:“是,是。我本就知道,只不過一時忘了。若是白天能隨便捉到,那里還有什麽希罕?”

  大廳上紅燭高燒,中唐正中的錦軸上,貼着一個五尺見方的金色大“壽”字。

  這時客人拜壽已畢,壽星公蕭半和撫着長須,笑容滿面的宣布了一個喜訊:他的獨生愛女蕭中慧,今晚與少年俠士袁冠南訂親,請列位高朋喝一杯壽酒之后,再喝一杯喜酒。

第十章
返回 《鴛鴦刀》[繁]
所属专题:金庸武侠小说全集
所属分类:武侠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