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1. 神秘的電報

  基多酒店的大廳里,有一條剝制的鱷魚標本。哈爾坐在鱷魚頭上擦槍,酒店老板唐·彼德魯對他說:

  “是的,你們就要見到世界最長的河流⋯⋯世界最大的從來沒人考察過的林莽⋯⋯世界天然資源的最大寶庫。總有一天,亞馬孫河要哺育全世界。”

  “那兒真的有像這家伙一樣大的鱷魚嗎?”哈爾問。在他看來,狩獵比哺育全世界更有意思。

  “嗬,比這還大呢。要是想給動物園逮動物,你可算是找對了地方。嗨,我聽人說,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全擱一塊兒,也比不上亞馬孫河流域的野生動物品種齊全。這一點,您可比我在行。”他轉過頭對哈爾的父親說。

  每當人們想了解動物方面的問題,總習慣于向約翰·亨特請教。他研究和收集動物已經20年了。布朗克斯動物園的獅于莫莉死了,主任就給約翰·亨特打電話,讓他下次再去非洲時,順便給逮一只;里恩格林馬戲團的巨蟒,由于配合上的小小失誤,一口把一只值錢的猴子吞掉了,一封電報打到長島亨特私人動物園,電文是:如果這種猴子在亨特動物園里沒有存貨,亨特可否在下次去婆羅洲時,幫忙再弄一只?在倫惇的動物園,一只罕見的——由于太罕見,價值近千鎊——叫做非洲大羚的羚羊患了疵痛,于是,約翰·亨特收到下面這份電報:

  大羚羊疝痛,如何治療?

  人們認為,他肯定知道該怎么辦。

  他已經是第五次來南美,但他的兩個兒子——哈爾和羅杰則是第一次到南美來。不過,和動物打交道,他們并不是新手。哈爾曾經在科羅拉多和墨西哥捕獵山獅;兄弟倆都曾經在長島他們父親的那個動物供應處照料過動物。那些動物都是父親在考察時帶回來的,他們飼養這些動物,等着動物園、馬戲團或者博物館把它們買去。

  “誰也不知道,”約翰·亨特審慎地說,“亞馬孫河流域的動物到底有多少品種,因為那一帶還有那么多地方沒人考察過。如果一切順利,我們這次打算考察亞馬孫河流域的一個新的部分,帕斯塔薩河。”

  “帕斯塔薩河!”唐·彼德魯驚叫起來,“據說,它就在安杜斯。到那兒去過的白人無一生還。去年就有兩個白人一去就渺無音訊。嗨,那兒的印第安人喜歡割人頭來作戰利品,瞧那邊,他們也會這樣處置你們的。”

  他讓他們看壁爐台上的一個古怪的東西。那是個人頭,不過已經縮成桔子大小。

  羅杰走上前去湊近看,但卻不敢碰它。

  “肯定是一個嬰兒的頭。”

  “不對,是成年男子的,”他父親說,“黑瓦洛的印第安人有辦法使它縮小。到了那兒,你就會看到啦。”

  羅杰滿腹疑慮:“那我們會怎么樣呢?”

  “我想,我們不會有危險,他們只割敵人或者親屬的頭,我們既不是他們的敵人也不是他們的親屬。”

  酒店老板搖搖頭,“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否則我是信不過他們的。”他說。

  “有這樣一個標本,博物館什么大價錢不肯出啊!”哈爾歡呼起來。“這玩意兒怎么樣,肯賣給我們嗎?”

  酒店老板緊張地四處看看,哈爾的父親趕緊給沖動的兒子潑冷水。

  “出價買這玩意兒,警察會把你關進牢里,”他說。“這兒有一條法律,禁止買賣人頭。你可以弄几個山羊皮的復制品。至于真的嘛,只好等我們到了黑瓦洛人那兒再說啦。”

  羅杰仍舊忐忑不安。

  “我們到那兒去到底圖什么?”他問,“我還以為,我們只是順亞馬孫河漂流哩。”

  “帕斯塔薩河是亞馬孫河的源流之一。你知道,亞馬孫河并非從源頭開始就是亞馬孫河,它起源于安第斯山上的積雪所形成的許多小河,帕斯塔薩就是其中的一條。而且,由于它的河道還有一大截沒有在地圖上標出,人們對它特別感興趣。”

  “同時還因為,它流經那些喜歡割人頭的印第安人的部落。”看見弟弟忸怩不安,哈爾又添上一句逗他,“我們准得經過那地方!”

  羅杰不吭氣兒。他轉悠到哈爾背后,悄悄抓起鱷魚尾巴,猛地一拉,把哈爾掀翻在地上。

  “你等着,到了黑瓦洛地區我再泡制你,”他說,“我要幫他們割下你的頭,等着瞧吧。我要用油炸它,用鹽水腋它。麻煩的是,這么個丑八怪,不會有博物館肯要。”

  他住了口,因為哈爾已經抓住他,正在用力把他往鱷魚的大口里塞。

  酒店老板小心翼翼地把家具從打得不可開交的兄弟倆身邊挪開。看着他倆的不合時宜的行為,他很不以為然。

  但是,約翰·亨特看着兩個兒子,卻不無驕傲。他們是林莽探險的最佳搭檔。哈爾已經完成了中學的學業,馬上就要上大學了。他長得跟父親一樣高大壯實。羅杰還在長個兒,別看他精瘦精瘦的,卻也機靈。盡管他不得不承認,一提起那獵頭生番,總有些不自在,他還是夠勇敢的。他比哥哥小四歲。學校正好放了假,他利用假期參加這次捕獵。他們的父親答應過,只要他們在這次探險中表現出色,他就讓他們到南海去一趟,作為獎賞。

  一位公務員給約翰·亨特遞上一份電報。約翰·亨特撕開封套,展開電報。扭打作一團的兄弟倆松開了手,注視着父親。

  約翰·亨特把電報看了一遍,又看一遍。接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第三遍。探險家古銅色的臉并未改色,但他嘴角的肌肉繃緊了,手指緊緊地捏着電報。兩個孩子等得不耐煩了。

  “爸爸,你怎么啦?那上面說的是什么呀?告訴我們吧。”

  亨特大笑。“有人企圖耍弄我們。”說着,他把電報遞給兒子。電報上寫着:

  厄瓜多爾 基多 基多酒店 約翰·亨特 亞馬孫河并非好地方 若要平安 最好離它遠點 家中有事需你照應

  電報是從紐約打來的,上面沒有署名。

2. 穿鞋的跟蹤者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