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1. 神秘的電報

2. 穿鞋的跟蹤者

  “發電報的會是誰呢?”哈爾滿腹狐疑。

  “可能是探險者俱樂部那兒的一個家伙,他想和我們開個小小的玩笑。”亨特說。不過,他的兒子看得出來,他對自己的解釋并不滿意。

  “您看家里會不會有什么事?”哈爾壯着膽問。

  “當然不會。有事你們的媽媽會來電報的。”

  哈爾擰起了眉心,他在動腦筋時老是這樣。

  “看來,這地方對我們來說倒真是個神秘的謎,”他說,“有誰會對我們心懷嫉恨呢?誰會企圖阻止我們到亞馬孫河去呢?”

  “我不知道,”他的父親說,“但我認為我們沒必要為這樣一封匿名電報大傷腦筋。發電報的那個家伙既然沒膽量署上他的名字,他就未必有膽量來傷害我們。”

  “我們難道不可以追查一下嗎?發報人總得在電報局留下自己的姓名、住址,不對嗎?”

  “說得對,不過,如果他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就不會留下他的真實姓名和地址。”

  羅杰什么也沒說,這種古怪的情況使他的心怦怦亂跳,眼睛越睜越大。父親注意到孩子的緊張心情,他說:“很可能是一個什么怪人干的,他并沒有什么惡意。好啦,我看我們還是別管它了吧。明天還要起早呢,睡覺去吧,我們拂曉出發,要是那位愣頭愣腦的愛爾蘭飛行員能把他的飛機弄妥的話。”

  “要不,我現在就到他那兒去一趟,”哈爾提議說。

  “好主意。我也去,”羅杰插嘴說。

  “不,”他爸爸說,“你最好給我乖乖地睡覺去。”

  哈爾信步走到獨立廣場。那兒正在舉行吹奏音樂會。音樂在大教堂和主教宅邸前回蕩。廣場擠滿了人,有衣着華麗的西班牙血統公民,也有戴着平頂帽、披着毛毯似的披巾的印第安人。

  哈爾想,多么美麗神秘的城市啊!它坐落在群山環繞的盆地中,白雪覆蓋的山峰在月光下閃耀。難怪基多人這么愛他們的城市。“基多直通天堂。”他們老這么說。

  哈爾放慢了腳步,他有點兒喘不過氣來,因為這里的高度是海拔9500英尺。細細想來,厄瓜多爾的首都的確跟天堂門挨着門,它是世界最高的城市之一。赤道就在城外經過,這兒的風還不算刺骨,然而空氣的清冷,仍然使人難以相信赤道就近在咫尺。哈爾扣好大衣,走出燈火通明的廣場,踱進老城狹窄的黑魆魆的街道。

  鵝卵石鋪成的路面坑坑窪窪,走在上面得十分小心。街道兩旁是古老的土磚房,苔痕斑駁的紅瓦房頂几乎覆蓋住整條街,走在街上就像走在地道里。

  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行人,赤着腳,幽靈似地悄悄溜過。

  哈爾感覺得到,一雙穿鞋子的腳正在他身后不緊不慢地跟着。開頭,他沒有在意。但從委內瑞拉大街向右拐進蘇克雷街后,他仍然聽得到這穿鞋的腳步聲,這才開始警覺。他向左拐進皮欽查街,腳步聲依然跟着。哈爾想開開心,于是,繞着那一帶轉了一圈。那雙鞋的主人也跟着繞了一圈,離哈爾越發近了。這可就不那么好玩了。哈爾加快了步伐。

  他盡量放輕腳步,把跟在后邊的人甩得遠遠的,然后,一步跨進特里·奧尼爾那幢房子門廊的黑洞洞的陰影里,從口袋里掏出手電等着。

  一直在跟蹤他的那個陌生人走過來了。他有點兒舉步不定,在每一家人家的門廊前都駐足片刻,最后,他來到哈爾藏匿的門廊。

  哈爾摁亮手電,直往那穿鞋人的臉照去。

  他不是厄瓜多爾人。他是個身材魁偉的大塊頭,拉丁人比較瘦小縴弱,印第安人雖然粗獷,個頭卻不大。這家伙看上去會叫人聯想起職業拳擊手或者芝加哥大街上的歹徒。在強烈的燈光下,他的臉扭曲變形,凶殘陰險得難以形容,他的雙眼像一頭受驚老虎的眼睛閃着寒光。密林里的那些獵人頭的生番也沒他那么野蠻殘忍。

  哈爾差一點就忍不住要舉手去拍他朋友的屋門,但他抑制着這一欲望說:“你在跟蹤我。”

  那人眨眨眼,“什么?你瘋了。我只不過在散步呀。”

  “可笑,你散步怎么老跟我走一樣的路呢?”

  “你怎么會這樣想?”

  “你穿着鞋,這樣,我就認得你的腳步聲。”

  “穿着鞋?你這傻瓜。在基多,穿鞋的人多着呢。”

  “對,但你的鞋子有點特別,我到哪兒,它們就跟到哪兒,甚至跟着我在街上繞圈。”陌生人威嚇地逼進門廊,但哈爾站的位置比他高一個台階,這是一個有利的地形。而且,吵鬧起來,附近的居民都會出來。

  那人的臉色忽然緩和下來,臉上露出溫順的笑容。

  “說得對,伙計,我是在跟蹤你。但我并沒有惡意。我看得出你是美國佬,會講我們的話,我──嗯,我只不過想打聽一下,到聖多明各教堂該怎么走。今天是禮拜,我想,我可以去作禱告,點上几支蠟燭。”他抬起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望着天空。

  “順這條街一直走到弗洛爾斯街的拐角處,”哈爾說。

  “非常感謝,”陌生人說,那模樣還挺斯文。但是,哈爾熄滅手電那一剎那,他眼中最后閃出的凶狠的一瞥使哈爾的脊梁骨都涼透了。“后會有期。”

  哈爾轉過身去敲特里家的門時,心里分明感到,那人說的是,“別得意得太早⋯⋯”

  進了特里·奧尼爾家的客廳,哈爾坐在溫暖、舒適、明亮的燈光下,講述了剛剛發生的事,同時也提到那封匿名電報。

  特里是個年輕的飛行員。他輕率、散漫、無法無天,對什么事都不在乎。他愛冒險,聽說哈爾碰到了這么富于刺激的事情,竟向他表示祝賀。

  “看來,你這次探險大有搞頭,”他說,“你看這兩件事之間有什么瓜葛嗎?你們在紐約有沒有什么冤家對頭,會派特務到這兒來把你們弄垮呢?”

  “我們沒什么冤家對頭,”哈爾說,“當然,我們有競爭對手,一個很強大的對手。”他突然住了口,擰起了眉心。“我尋思⋯⋯”他說,“特里,也許你提醒了我。”

  “好吧,明天早上還飛嗎?”

  “當然飛。飛機怎么樣?那些制動器都修好了嗎?”

  “嗯,還沒完全修好,”特里用他平易的愛爾蘭口音說,“不過,它們還能應付。”

  哈爾想,特里做事想必多半是靠了幸運女神的關照。

  “好吧,”他說,“拂曉,停機坪那兒見。”說着,站起來要走。

  “要不要找個保鏢護送你回酒店呀?”

  “我對付得了,”哈爾大笑。他沒有走原路,而是繞了條遠道。他走在街中心,眼睛和耳朵都隨時留心着四周的動靜。一路平安無事。回到酒店,父親和羅杰都睡着了。他想,自己今晚肯定會胡思亂想,徹夜難眠,但還是上了床。白天的活動使他精疲力盡。基多的地勢很高,空氣稀薄,要在那兒堅持下來,必須有足夠的休息。五分鐘后,哈爾也進入了夢鄉。

3. 拂曉的飛行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