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5. 神鷹的陰影(1)

6. 神鷹的陰影(2)

  河灣那邊傳來急流空洞的吼聲。洶涌的、急速旋轉着的渦流在船的四周飛濺,仿佛成串成串的炸彈在河底爆炸,滔滔白浪起伏不停。

  他們飛快地拐過河灣,河水狂暴的吼聲震耳欲聾。河面上,河水撞擊在嶙峋的礁石上,水霧四濺的噴泉騰空而起,像無數白精靈在狂舞。遇上圓滑的石塊,滾滾的流水就變成一個個碩大的駝峰。

  那位印第安人,納波,在船頭,約翰·亨特在船尾。一道激流從兩塊巨石間沖過,納波往那兒一指,于是,全船人合力划槳,船飛箭似地越過窄窄的激流,划呀,划呀,划得越快越好。在這種河道里,必須有極高的舵效速率。要想讓船順利地在礁石間行駛,必須使船走得比水快。

  河水在岩石間沖過,涌起山丘般的浪峰。獨木舟行駛在浪峰之巔,就像馬背上英勇的牛仔。水花四濺,船上的人都澆成了落湯雞。

  小船在岩石的間隙中左躲右閃地顛簸,一會兒被托上波峰,一會兒跌入浪谷。和它相比,沖浪滑板平穩多了。

  “嗬——!”羅杰一聲吶喊,其他人不論老少都齊聲呼喊起來。經曆了這一類事情,白胡子老頭也會變成意氣風發的小伙子。血液在體內輕快地奔騰,礁石灘終于闖過來了。

  小船沖入一片淺水灣,船頭几乎垂直地扎進河底,納波在水里不見了。約翰·亨特和哈爾用力倒划。讓船頭抬起來,納波還在,仍然安然無恙。他又驚叫一聲,這一回,可就被水嗆着了。

  獨木舟正在作精彩的雜技表演。一條僅用一根圓木制成的小船,竟能行駛得如此靈活自如,真令人驚嘆。它几乎像一條蛇一樣穿行在礁石之間,在岩石上面掠過時,它仿佛能像蛇一樣拱背收腹。如果它會說話,它一定會像它的乘客一樣大聲歡呼。

  最后一次勝利的俯沖后,槳都停下來,小船靠着慣性,駛進一道平靜寬闊的河灣。

  松弛一下來回顧他們剛剛飛越的咆哮喧囂的激流,令人十分愉快。

  “在亞馬孫的支流里,這一類事情多着呢。”亨特說,“我想,你們知道亞馬孫這個詞是怎么來的吧?”

  “它不是和早期探險家所發現的一個尚武的婦女部落有關嗎?”哈爾說。

  “那是一種說法。另一種說法是,亞馬孫河是以印第安語的一個詞命名的,這個詞的意思是‘毀船者’。使它名符其實的不僅是眾多的急流,還有遍布在一些河道里的圓木。這些圓木藏在水下,貼着河面漂浮,非常危險。到了主河道,亞馬孫河變得像海一樣寬廣。那兒又常有很厲害的風暴。此外,還有海嘯。”

  “什么叫海嘯?”羅杰問。

  “那是一種像潮汐波似的活動水堤。它從海洋沖入內河,有時高達10到12英尺。”

  “我倒想看看海嘯。”羅杰說。

  他父親苦笑了一下。“你會看到的。不過,我希望海嘯發生時,我們能乘坐在一條比這條船大一點的船上。”

  “我們什么時候才能有一條大一點的船,好能搜集一些動物?”

  “一駛出這段河道就有。比這大的船是不能在帕斯塔薩河上行駛的。不過,我們何必一定要等到那個時候呢?現在,我們就可以收集一些小動物呀。況且,小動物有時候也和大動物一樣重要。”

  前面傳來一陣陰森的咆哮聲,收集小動物只好推遲一下了。這次的咆哮和上次的不一樣。這種轟鳴更加深沉,而且找不到聲音發出的地方。河水轉眼間變得無影無蹤,在它消失的地方,升起一片水霧。

  “瀑布!”哈爾驚叫,“我們最好停下船來好好看看。”

  右邊有個小小的河灣,灣里有打着轉的旋渦。他們靠了岸,把船推上沙灘,然后,小心地穿過叢林來到河邊。在那兒,他們可以仔細看看瀑布。

  在一個岬角上,河水從12英尺高的地方飛流直下,落入一大堆突出的礁石間。

  “我們可不能從那地方下去,”約翰·亨特說,“看見那邊的滑坡了嗎?我們沖不過去,但是,我們或許可以用纜繩把船放下去。”

  這個方案和飛越激流一樣刺激。小船划到離瀑布頂不遠的一個地方,那里的水流不算急,人人都在緊張地期待着,納波好像已經忘記神鷹投下的陰霾。

  他們蹚水走着,湍急的河水只有齊胸深。真是避開赤道炎日的好去處啊!獵手們不用穿北部地區常見的那種笨重的獵裝。一件薄襯衫,一條薄褲,還有一雙叫做阿爾帕吉塔的南美涼鞋,這些便是他們的全副行頭。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怕潮溼的東西——除非你把約翰·亨特煙斗里的煙絲也算進去。

  獨木舟里所有的東西都包裝得很好,甚至連槍都已經裝進防水的盒子里。彈藥裝在防水性能像玻璃瓶一樣好的鋁盒內,照相機、膠卷、藥品和珍貴的文件也放在一個鋁盒里。

  但黑瓦洛人頭查理,卻只是用他自己的頭發系在一塊坐板下。他生前經曆過無數次風吹浪打太陽曬,現在也應該經得起風浪。

  哈爾和納波抓住纜繩。這根纜繩系在船頭,它是用藤編的,像麻繩一樣結實。他們緊緊地靠在岩石上,一次放几英寸纜繩,使船尾朝下放到瀑布當中。

  羅杰和他父親牢牢抓住船尾,他們的任務是把握住船的方向,讓它從礁石之間穿過。

  “羅杰,要是河水把你沖倒了,你可要緊緊抓住船舷邊。”

  船漂在一個水坡上,這水坡像屋頂一樣傾斜。河底崎嶇不平,在水深僅及腳踝的地方,羅杰有時會踢着石頭,但一轉眼,他又會掉進沒頸深的水潭。他死死抓住船舷邊。他扶着船漂過激流,船也同樣攙扶着他。

  “別放太快,”約翰·亨特向放繩那兩個人大喊。但水的咆哮几乎淹沒了他的呼喊聲。

  他還是喊遲了。船尾繼續向前沖,他站腳的地方滑溜溜的,人一下子被帶倒,跌進白沫翻滾的漩渦里。

  這很危險。被漩渦帶着在水下打轉,很容易撞到礁石上弄得遍體鱗傷。他也許會被撞暈,不醒人事,浮不上來。

  上面的三個人焦急地尋找他的蹤跡。為了營救亨持,他們打算丟掉小船,由它自己漂下去。正在這時,他的頭從船尾下露出來了。頭慢慢地探出水面,哈爾看見他父親還叼着煙斗,松了口氣兒,不禁開懷大笑。

  亨特臉上露出既驚訝又惱怒的神情。做父親的可不習慣被大自然這樣肆意戲弄。

  過了一會兒,亨特自己卻大笑起來。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全體重新登上小船后,便順着一段湍急但不危險的河道划下去。兩岸樹木的枝葉低懸在河面上。哈爾彎着腰,正在船艙里摸索什么,一根樹杈上的枯枝穿過他的皮帶,他還沒來得及對眼前的形勢發表自己的意見,就被弔到半空中。船繼續向前走,他呢,卻掛在那兒啦。他掙扎着用雙手去抓船,卻只抓到了一袋土豆。

  他弔在那兒,模樣可不怎么體面,頭朝下,屁股朝天,還抓住一袋土豆死不放手。枯枝啪嚓一聲斷了,他和那袋土豆都洗了個澡。

  獨木舟停泊在一片狹長的小沙灘上,哈爾搖搖晃晃地從水里爬出來,手里還提着他的那口袋土豆。他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午飯就擺在沙灘上。下午的航程激流更多,而且越來越多。直到傍晚,當他們把獨木舟推上一片河灘時,一行四人已是筋疲力盡。几棵大樹的濃陰覆蓋着河灘,這兒正好當作過夜的旅館。

7. 獸蹤人臉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