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6. 神鷹的陰影(2)

7. 獸蹤人臉

  這片河灘真是宿營的好地方。河灘前面是一片景色優美的水灣,灣寬百呎,水面平如滑鏡,魚兒不時躍出水面,使平靜的灣面漾起圈圈點點的漣漪。水灣遠處,林莽蒼蒼,遮天蔽日,樹端上盛開着的那些黃的、緋紅的花朵兒,在夕陽下閃耀着奪目的光彩;白鷺懶洋洋地從水面掠過。

  河邊有棵高大的吉貝樹,他們打算在樹下扎營。吉貝樹下,靠近河岸的地方沒有矮灌木,但離那兒几碼遠,就開始有灌木生長。

  在林莽和開闊地帶交接的地方,約翰·亨特發現一條窄窄的通道。

  “看樣子,像是什么東西的足跡,”他對納波說,“印第安人?”

  納波滿臉瘋疑,他察看着那松軟的地面,指點着那些足印。它們不像是人踩出來的。

  “看呀,孩子們,”亨特說,“你們對亞馬孫動物的認識,就從這兒開始了。這些足跡就是西貒的蹄爪扎下的。”

  “西貒是野豬嗎?”哈爾問,“我讀過有關它們的資料。看來,它們喜歡成群結隊地活動,而且隨時會襲擊人類。”

  “說得對,碰到西貒時,最好的辦法是爬到樹上去。我認識一個考察家,為了躲避西貒的襲擊,他曾在樹上呆了三天三夜。”他又察看了其它獸跡。“依我看,動物夜里常到這兒來喝水。”他指點着一些足趾奇怪地張開的蹄印說,“這些足跡是水豚的,它們是世界上最大的鼠類——大得像綿羊。這些是鹿的足印。”

  “對,”哈爾說,“不管在哪兒,我都認得它們,”他想起了科羅拉多、加拿大和緬因州樹林里的鹿跡。

  “不過,有些獸跡是我從前沒見過的。”

  他指的是一種仿佛用茶碟摁出來的圓滑的足印。

  “梯格麗!”納波驚叫起來。“這地方沒有好的。”

  “不錯,是梯格麗。”亨特承認。

  “什么叫梯格麗?”羅杰莫名其妙,因為他父親和納波都是這樣讀那個詞的。

  “這是西班牙語里的老虎。整個墨西哥和南美都管這種動物叫梯格麗,盡管它不是真正的老虎。它身上的花紋不是條紋狀而是點狀的。在講葡萄牙語的巴西邊境,它叫安克,意思是雪豹。在我們的英語里,它名叫美洲虎。不管你叫它什么,它都是林中之王。”

  “不好,”納波哀嚎着,“我們回去。”

  “他又來了,‘我們回去’,”哈爾不耐煩地說,“今天晚上,美洲虎要是到這兒來喝水,那可是給它拍照的好機會啊!”

  “它們要是想飽餐一頓小探險家肉,那可能也是個好機會吧,”羅杰猶疑地說。

  “放心,”亨特說,“只要我們不惹它們,它們一般不會侵犯我們。而且,我們睡的是弔床,離它們經過的路遠着呢。”

  哈爾和羅杰睡慣了北方那種帶門簾的帆布帳篷和睡袋,弔床這種露營方式使他們感到很新鮮。在林莽中旅行的人不能有,沉重的器具拖累。他們露天而睡,沒有帶帆布門簾和安着防蚊紗窗的完全密封的帳篷。明尼阿波利斯城的任何一個職員,如果要到郊外的明尼蘇達湖宿營几晚,他帶的營具比一個打算艱難跋涉一年,穿越亞馬孫林莽的老練探險家所帶的營具復雜得多,因為在那片土地上,最可怕的野獸是蚊蟲。

  十分鐘之后,營地扎好了。所謂營地只不過是三張懸掛在樹木之間的弔床。

  弔床是亞馬孫人的臥榻。它是亞馬孫的印第安人首創的,我們花園里的弔床也應該歸功于他們的發明。即使在城里,很多亞馬孫人家里的床鋪都是弔床。白天,你只能看見牆上的鐵鉤,到了晚上,弔床一掛起來,客廳就變成了臥室。酒店也一樣,房間里只有釘在牆上的鐵鉤,旅客必須自帶弔床。

  在這片到處都用弔床的土地上,也有一些部落沒有這種習慣,黑瓦洛就是其中的一個。所以,納波沒掛弔床,他只是在地里挖個洞,打算把自己埋在里面。亞馬孫流域的夜晚,有時也會冷得出奇,白天曬得發燙的泥土,夜里蓋在身上可暖和啦。

  三張空中床和一張地穴床鋪好之后,納波拿起他的弓箭。“我得捉魚。”他說。

  亨特說,羅杰也許想看看用弓箭怎么捕魚,于是,羅杰跟着一塊兒去了。但是,看樣子他心不在焉,不停地回過頭來掃視通往林莽的路口,野獸夜間就是從那兒出來的,印第安人也有可能在那兒出現,有誰說得准呢?只要留神看看他,就能看出他在想鬼點子。然而,誰也沒留意看他。

  他跟納波一起走到河邊。在離水面一英尺深的水里,納波發現一條鮭魚在游來游去。他用箭把鮭魚扎起來,直到那時,羅杰還和他呆在一起。納波把魚送回營地,用泥巴裹着烤。這時,羅杰跑到船上取了點兒什么,然后,鑽進了林莽。過了一會兒,他溜回營地,和大伙一塊兒生火。

  樹下已經很暗,火堆開始閃着搖曳不定的黃光。陰影幽靈似地在四周晃動。林莽那邊不時傳來一兩聲尖叫,仿佛是夜的合唱的序曲。

  哈爾微微打了個冷顫,望了望灌木叢那邊獸跡消失的地方。他愣住了,眼瞪得老大。

  “爸,看啊,”他低聲說,“印第安人。”亨特看了看,一點不假,一張印第安人的臉正從灌木叢那兒向外窺視。光線太暗,看不清楚。

  “肯定是納波,”亨特說,“他在撿柴火。”

  “對,不過,這會兒他正在河那邊撿柴。”

  納波扛着一捆浮柴爬上河岸。哈爾伸手拿槍,但他爸爸說:“別魯莽,也許他們是友好的。咱們先送他一件禮物試試。”他從口袋里取出一面鏡子,印第安人喜歡鏡子。

  隨着他們的目光,納波也看見了那玩意兒,他很納悶。驚慌之中,扛着的柴捆掉下來,砸在他的腳趾上。他尖叫一聲,這更使哈爾和他父親嚇了一大跳。但藏在叢林里的那張臉似乎無動于衷。哈爾還注意到,羅杰也很鎮靜,這實在奇怪。

  “這小子比我原來想象的有膽量,”他暗想。

  “看不清,”亨特眨着眼抱怨說,“不過,他看起來很小,可能是個孩子。他也許僅僅是好奇。無論如何,我得用這禮物試他一試。”

  “我拿着槍,有什么動靜,我做你的后盾。”哈爾保證說。

  亨特戰戰兢兢地往前走。哈爾緊握着槍,屏住呼吸。羅杰好像在偷愉地笑,但也可能是由于恐怖而發出的喘息聲。叢林里的那張臉仍舊一動不動。

  差几英尺到灌木叢時,爸停下了腳步,哈哈大笑,接着把手伸進灌木叢,把那人頭拽出來。那人頭不是別人,卻是查理。

  羅杰開心地大笑起來。他在地上打滾,拚命蹬腿大笑。哈爾撂下槍,一把抓住羅杰的短褲后襠,把他往河邊拽。羅杰扭動着掙脫了身子,藏進灌木叢。他仍舊像鬣狗似地大笑着。

  哈爾也開懷大笑起來。只有納波仍然神情嚴肅地望望這個望望那個。看樣子,他懷疑他的這些古怪的旅伴有點兒神志不清。他實在不得要領,只好不再追究,起身去把烤好的魚從火里取出來。

  他取出一個烤得又硬又干的泥巴坨,在一塊石頭上把它砸開,魚烤得恰到好處。那堆火里還烤着土豆,這頓飯吃得可香啦。飯后,他們各自去睡覺。亨特父子爬上他們的弔床,納波鑽進地洞。天快亮時,得蓋毯子,毯子是用得着的。至于蚊帳,盡管為了便于往弔床繩上安,他們的蚊帳是加上套筒特制的,但營地周圍看來沒有蚊子,也就用不着了。為了不讓從樹洞里出來的螞蟻和其他小害蟲爬上弔床,弔床繩都塗抹了殺菌的雜酚油。

  羅杰翻來復去,輾轉難眠,因為他從來沒睡過弔床。

  “不要直躺在弔床上,要斜着躺在弔床的對角線上,這樣才不容易掉下來。”他父親規勸道。

  可是,羅杰不是個聽教的乖孩子,他只能從痛苦的教訓中學乖。

  他和父親很快就睡熟了。哈爾拿着照相機和閃光燈,使勁兒撐着,不讓自己睡着,但過不了一會兒,他也和其他人一樣進入了夢鄉。

  納波在獸跡的一邊把自己整個兒埋進土里,頭古怪地露出地面。他一會兒把頭扭向這邊,一會兒把頭扭向那邊,在漸漸熄滅的火光中四處察看。沒多久,頭搭拉下來,他閉上了眼睛。

  四個人睡得正香的時候,大森林卻醒着,“它醒着,因為這是黑夜。”野獸們仿佛這樣說。

  蟬開始發出尖細的低鳴,但這低低的蟲鳴終于變成聒耳的尖嘯。樹蛙鼓着肚皮,咕呱咕呱地叫。夜鷹的叫聲有如一只垂死的鬼魂在嗚咽,如果鬼魂也會死的話。一些不知名的動物也加入它們的喧囂,動物學家們還沒有給它們起那些長長的拉丁文的名字呢。

  過了一會兒,傳來一陣深沉的悶雷似的咳嗽,所有喧嘩都沉寂了,那是在向美洲虎——森林之王致敬。

8. 林莽之夜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