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10. 沿虛線而下(2)

11. 落荒而逃(1)

  咚——咚——咚——咚,森林里傳來不祥的響聲。

  “鼓聲!”哈爾驚叫,“那些印第安人真的被惹惱了。”

  他焦急地向身后望去,還沒見有獨木舟追來——到目前還沒有。他和羅杰拼命地划,船槳划破翻騰的波浪。順水船划得很快,但不幸的是,追他們的人也順水。

  “大鼻子”低聲嘶叫,叫聲像小馬。

  “忍耐一下,小河馬,”羅杰說,“沒功夫管你啊。”

  他把那瓶鮮羊奶推到陰涼的地方,把手帕放到河水里浸溼,蒙在瓶子上,讓它保持清涼。

  哈爾沒忘記他的地圖,他以從沒有過的速度飛快地畫草圖,記筆記。他吝惜划槳間隙的點滴時光。

  前方傳來另一種聲音,是激流的吼叫。碧波白浪在陽光下跳躍。波浪很美,但波浪下面的黑礁石卻臉色陰沉。

  來不及仔細地觀察地形,沒時間挑選航道,小船掠過急流箭也似地向前駛去,好像只有高速度才能征服急流。

  水勢突然下降,變成碧綠陡直的滑坡,河水發出蛇叫似的嘶嘶聲。水急速下滑,在礁石之間迂回,那樣子也像蛇一樣。

  轟隆聲更響了。前面的景象把坐在船頭的羅杰嚇呆了。如果船尾的哈爾能操縱小船順利越過這個滑坡,他在羅杰眼里就更有本事了。

  在兩塊巨大的圓石之間,滑坡陡然飛瀉而下。船像離弦的箭一樣飛駛,只要稍向旁邊偏一點兒,一聲巨響,船就粉碎了,在帕斯塔薩河上只能留下破碎的木片。

  羅杰緊握船槳,准備必要時用槳撐住石頭,減慢船速。可是,高速前進的槳敲在巨石上會斷嗎?槳會從他手中飛脫或者戳進他的胸膛,把他從船上拖出去嗎?

  幸虧槳和他都不必經受急流沖擊或巨石碰撞的考驗,獨木舟干淨利落地從巨石之間穿過,啪噠一聲落入滑坡底的波濤中。水把它輕輕托起,仿佛它只是一根羽毛而不是整段圓木鏤空的獨木舟。接着,它一頭扎進反沖的波濤,破浪前進。

  急流的喧囂像一列火車穿越大橋時發出的轟鳴,迸起的水花就像一道白色的門簾,擋住了視線,封鎖了前進的道路。他們在這道門簾上撕了條縫,沖入起伏不定的滔滔江水的余波中。接着,江水呈扇形散開,平穩而急促地流入一個平靜的水潭。

  這時候,他們本來可以停下來歇一歇,思考一下。但他們仍然飛快地划着槳,因為,當隆隆水聲消失以后,他們又聽到了鼓聲。

  “干得好哇!”躺在艙底的亨特虛弱地說。

  哈爾回頭望了望,“我希望印第安人得花點時間穿過那道滑坡。”話音剛落,他突然驚叫一聲,使勁兒把槳插入水中。“他們來啦!”

  一條獨木舟出現在滑坡頂。隨着很像打仗吶喊的“哈嗬”一聲,印第安人的小船沖下飛瀑,巧妙地避開礁石,隱沒在翻滾的白浪中。

  看見小船底兒朝天地從反沖的浪濤中浮上來,兩個男核高興地尖叫起來。那兩個在水中上下浮動的黑東西就是印第安人。這情景實在值得一看,父親使勁兒地想把頭抬起來,卻怎么也抬不起來。

  印第安人為什么會翻船?他們全都是划獨木舟的好手,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哈爾估計,他們自己船上裝的東西在洶涌的河流中成了平衡獨木舟的鎮艙物。父親躺在艙底,他的體重也為他們的成功助了一臂之力。

  第二只獨木舟出現在滑坡頂。這只舟子安全地降落在滑坡底。跟着又一只獨木舟上來了。有一瞬間,船體橫着,但又及時擺正過來,叫哈爾兄弟空歡喜一場。

  兩只獨木舟都划回去救第一只船上落水的印第安人,這正合哈爾和羅杰的心意。他們充分利用了這個間隙。獨木舟輕快地拐了個彎,進入一條筆直的長長的航道。這航道的盡頭像是一座山,待划近了才看清,那原來是一道狹長的山峽。河水在兩道陡直的懸崖之間消失。

  這是一道新難題。哈爾清楚,在山峽里,河道通常很窄,水流更急,兩岸很少會有河灘,在危急時,登陸逃命的機會極微。一駛進山峽,除了一直走到山峽另一端外,別無出路。

  哈爾本該停下來勘察一下。他回頭望了一眼,印第安人已集合起全部兵力,三只獨木舟正并排沖來。哈爾忙把船往峽谷口駛去。峽谷口狹隘、陰暗,河水正飛速地滑進谷里。

  印第安人離他們大約只有100碼,他門正全速沖來。但他們的隊伍似乎有點兒混亂。他們非常激動,大喊大叫,并開始放箭,但全都射不中。正當亨特他們的船進入峽谷口時,窮追不舍的獨木舟突然拐彎駛向陡峭的河岸。

  羅杰高興地喊:“他們害怕了,不敢來了!”

  但哈爾卻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氣直透脊背。這不是懸崖峭壁投下的陰霾所帶來的寒意。要是印第安人不敢追上來,前頭的環境肯定非常惡劣。

  他豎起耳朵傾聽着急流的響聲。寂靜使哈爾忐忑不安。水流得這樣湍急,卻連耳語般的潺潺聲都聽不到。兩道懸崖相距只有30英尺,筆直地從水中拔起。黝黑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崖面近200英尺高。頭頂上一線藍天,看起來十分遙遠,似乎屬于另一個世界。

  “嗬——嗬——嗬!”羅杰高喊,他想聽聽回聲。哈爾在船板上使勁兒蹦,噼噼啪啪的跳躍聲在懸崖間反復回蕩。聲音越上升,回蕩得也越來越快,最后變成一陣仿佛悶在喉嚨底的可怕的咕嚕聲,然后,如泣如訴地順着峽谷消逝。

  “別喊了!”哈爾煩躁地說。

  峽谷曲折逶迆。每到拐彎處,哈爾都格外留神以防意外,但什么事兒也沒有,河里沒有礁石,水很深,水面像油一樣平滑,但實際上卻非常湍急。又一道河彎。有種微弱的響聲順着峽谷隱約飄來,沒等哈爾判斷出是水聲還是風聲,它就消失了。他抬頭看了看站立在峽谷邊沿的兩排樹木,樹木紋絲未動。高高的天上,几十只紅雁排成一個紅艷艷的V字,飛過那緞帶般的蔚藍的天空。剛才聽到的可能是它們的叫聲。

  抬頭望着那陽光明媚的藍天,就像透過牢房的鐵窗向自由世界張望。這峽谷活像牢房。哈爾本能地把槳深深地插入水中,把獨木舟划得更快,全然不顧前面會有什么危險。他只有一個念頭:趕快划出這峽谷。

  他冷得打顫。赤道就在附近,但在這兩道幽深的沒有陽光的高牆之間卻很冷。他感到非常孤立無援。父親好像睡着了,羅杰沒有一點責任感,他正在想方設法給“大鼻子”喂那瓶羊奶。那只小貘在嘟嘟噥噥地發牢騷,吵鬧聲在崖壁間回響,像有人在拍掌。小貘的低語聲被懸崖擋回來,變成一陣隱約的格格笑聲。

12. 落荒而逃(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