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12. 落荒而逃(2)

13. 魑蝙之謎(1)

  當天晚上,他們都沒睡好。

  營地里來了客人。不是黑瓦洛印第安人。雖說亨特父子料定他們多半會來,那是一種更陌生而可怕的來客。

  與螞蟻大軍較量過一次的羅杰仍然心有余悸,這一回,他又一次成了一頓開胃的佳肴。有一種人身上含有吸引飢餓生物的化學成分。很不幸,羅杰就屬于這類人。

  上弔床還不到一個鐘頭,羅杰就醒了。他也不清楚是什么把他弄醒的。他右腳的大拇趾隱隱有點兒痛,用手一摸,摸到一些溼乎乎的東西。

  他摁着手電,手上血糊糊的,腳趾也血淋淋的。血仍然從一個直徑約為1/8英寸的創口不斷往外冒,創口邊沿整齊,像是用手鑽鑽出來的。

  “嗨!我正在被生吞活剝呢。”他大聲嚷。

  哈爾從夢中驚醒,他夢見一幫吃人生番正煮他弟弟當飯吃呢。看見弟弟腳上那個小小的創口,他有點兒惡心。

  “你踩蒺藜上了吧。”

  “別犯傻了,這里根本沒有蒺藜。再說,它怎么流血不止呀?”

  父親在他的弔床里說話了,“聽!”

  頭頂上黑壓壓的一片扇動着的翅膀,數以百計。

  父親突然想起峽谷里的蝙蝠。

  “噢,不!”他驚嘆道。“哪兒有這么好的事兒。”

  “這有什么好?”羅杰邊用手帕吸血邊反問。

  “它們肯定是魑蝙。倫惇動物園肯出兩千美元收購一只呢。”

  “我應該看看,”亨特說着,掙扎着要下弔床。

  “您躺着別動,我拿給您看,”哈爾抓起羅杰的腳,為了讓父親看清被魑蝙叮穿的腳標本,他几乎把羅杰整個兒從弔床里拖下來。

  “我是什么,實驗室里的豚鼠?”羅杰帶着哭聲喊,但誰也不理睬他的怨言。

  “想想吧,爸,”哈爾歡呼道,“要是我們能逮住一只該有多好啊!還記得迪特瑪斯博士說的話嗎?他逮到的那只魑蝙是布朗克斯動物園展出的第一只魑蝙。但几個月以后,它就死了。倫惇動物園還從來沒有展出過這種蝙蝠呢。”

  “給他把腳拇趾包扎緊,扎到止住血為止,”父親說,“再抹上碘酒。你死不了,”他告訴羅杰。

  “可我們怎么樣才逮得住它呢?”哈爾急切地問,“當然,我們可以等它再咬羅杰的時候,把它捉住。”

  羅杰瞪了哥哥一眼,“你自己去當誘餌吧,”他怒沖沖地說。腳趾一包好,他就用毯子把自己連頭帶腳地蓋了個嚴嚴實實。“哼,叫那丑陋的小畜生再來咬我吧。”

  如果說羅杰在挑戰,他立刻就招來了應戰者。營地只安靜了几分鐘,羅杰又大叫大嚷起來。

  原來,這孩子只蓋嚴了身體的前面,背后卻沒有蓋。一只探頭探腦的蝙蝠發現他褲子的后襠有一道小小的裂縫,于是,從弔床的網眼里咬了他一口,最后,蝙蝠還是逃走了。

  看來,拿羅杰當飯吃是沒指望了,蝙蝠們把注意力轉向亨特和哈爾,已經有一只蝙蝠光顧亨特了。沒等它咬進肉里,他就抓住了它,但是,亨特的手指剛要合攏,它就掙脫飛走了。

  哈爾從工具箱里拿來一個小手網。

  “我來給它們布個陷阱。”

  “用什么做誘餌呢?”

  “我,”哈爾大笑道,他稍稍有點兒緊張。“既然威廉·畢比做得到,我也做得到。”

  著名的博物學家畢比曾經故意裸露自己的手臂讓魑蝙咬。那小東西輕輕地落在他的胳臂上,開始咬開一個口子。畢比的幻覺和他開了個玩笑、他覺得胳臂在流血,后來才知道,他過早地驚動了蝙蝠,臂上只留下一個很小的傷口,像蚊子咬的一樣。胳臂根本沒流血。

  哈爾決心堅持到底,不管感覺如何。魑蝙的習性一直是個猜不透的謎。現在,迪特瑪斯、畢比等科學家,正着手解開這個謎,人們一直把魑蝙叫做“吸血蝙”。迪特瑪斯卻證實了它不吸血,而是把血舐干,就像貓舐牛奶一樣。有過這樣的傳說:魑蝙會扇動翅膀,給受害者催眠。還有人說,魑蝙咬人時并不落到人身上,而只是在上面槃旋。

  哈爾很想知道這些傳說是不是真的。他伸出光臂膀,一動不動地躺着。過了很長時間,什么動靜都沒有。

  又過了一會兒,翅膀的扇動聲似乎越來越近。他的胸口終于感到了一種輕微的壓力,好像是一只蝙蝠落在上面。壓力輕得和吹口氣兒差不多,如果他睡着了,是絕對感覺不到的。

  過了一陣,又沒有感覺了。他几乎無法忍受這種焦急的懸念,想跳起來,扇動空氣,趕跑那一只圍着他轉的討厭的東西。

  接着,他覺得手腕被什么搔了一下。那正是魑蝙落在人身上的唯一跡象。他甚至還不能肯定他是否真的感覺到了。

  可是,搔癢感似乎正順着手臂向胳膊時蔓延。也許,這只不過是微微的晚風吹過他的胳膊,哈爾也說不准。

  又是一陣沒有動靜。過了一會兒,手臂靠近時的地方感到輕微的刺痛,手臂好像有快要麻木的感覺。這一發現使哈爾興奮到極點。科學家們一直在思索,魑蝙怎么能在受害人身上咬開個洞,而人卻感覺不到呢?有人認為,蝙蝠的唾液里可能含有一種局部麻醉劑,能使它要咬開的部位失去知覺。看來,哈爾的親身感覺證實了這種說法。

  像畢比一樣,哈爾開始產生幻覺:乎臂被咬破了,血在流淌。他毅然咬着牙一動不動地躺着。有一點可以肯定,到魑蝙真正把皮咬破時,是沒有感覺的,它舐血的時候也是沒有感覺的。也許,魑蝙已經飛走了,他也說不准。

  也許,整個過程都只不過是他自己的幻覺。然而,不對,現在他確實感覺到點兒什么了,手臂上沒有被麻醉的地方真切地感覺到溫乎乎的血正往下流。

  他覺得這堂魑蝙課已經上夠了。趁這喝血的家伙還沒吃飽飛走,他必須及時把它逮住。

  他用盡全身的力量控制住自己,揮起手網,划過上身,扣在胳膊上,然后,敏捷地擰着網把。這樣,網里逮到的不管是什么,都逃不掉了。

  他伸手去拿手電。不,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并不是他的幻覺,他的胳膊血淋淋的。不過,他不在乎,他只急于看到網里的東西。一只模樣丑陋的家伙正在網眼里掙扎。

  “我逮住了!”他高聲喊,“我逮住它了!爸,快看呀!”

  一張怪異的臉透過網眼往外望。哈爾覺得他從來沒見過這么邪惡的臉,除了另一張臉外。有那么一剎那,哈爾回憶起那天夜里在基多跟蹤他的那家伙的臉。

  哈爾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古老的傳說,魑蝙的名字就是從這個傳說中得來的。在傳說中,“魑魅”是那些半夜從墳墓出來,專門吸食人血的鬼。

  這種蝙蝠肯定體現了那個古老的傳說中的所有恐怖和邪惡。它那亮晶晶的小眼晴,藏在它倒掛着的毛茸茸的身體里,充滿仇恨地盯着人看。啊,它是長夜,是黑暗,是邪惡,耳朵尖尖的,像圖畫上撒旦本人的耳朵一樣。鼻子扁平,下頜突出,像個拳擊手。

  “這丑樣兒倒像是魔鬼和叭喇狗的雜種。”約翰·亨特喃喃地說,這蝙蝠的模樣太可怖,使人不敢高聲說話。

  但是,他門隨后看到的情景才是最可怖的。魑蝙凶狠地嗥叫一聲,張開口,它那靈敏的長舌頭沾滿血跡,因為它剛剛舐食了一頓美餐。這只畜生的牙齒看起來很短,但它們的啃齧效率卻非常可怕。嘴巴兩邊各有一只長犬牙。真正令人駭怕的牙齒,那些使魑蝙的名聲令人毛骨悚然的牙齒,卻長在上頜前面。它們是成雙的門牙,略微彎曲,尖得像針一祥。魑蝙就是用這些鋒利的雙面刀,在人身上切出沒有痛感的深深的切口。

  除了血以外,口腔里還有一種水樣粘液。要是能把這只魑蝙拿到試驗室,哈爾就能分析這種分泌物,看看它是否含有使肌肉麻痺的麻醉藥物,或者,含有什么能防止血液凝固的物質。

  他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創口上的血還在往外冒。父親用手帕緊緊地扎在傷口周圍給他止血。

  動物,尤其是小動物,常常不是被魑蝙咬死,而是在魑蝙飽餐之后,流血不止而死。本來,血在很短的時間內自己會凝固。這種魑蝙的唾液里難道含有抗凝血的化學物質嗎?

  這正是他們想弄清楚的。

14. 魑蝙之謎(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