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15. 亞馬孫河上的諾亞方舟(1)

16. 亞馬孫河上的諾亞方舟(2)

  哈爾沒人幫忙。他想用套索捕那只鸛,但一想到還沒等他走近,這架羽毛制造的大飛機就會騰空而去,他就灰心喪氣了。他大概只好由它去了。

  但是,他相信,這位個子高高的客人既然已經懂得了從桶里取飯食是多么輕而易舉,它一定會再來。他重新往桶里裝滿活魚,把桶不偏不倚地放在原來的地方。在桶的四周,他打了四根樁子,把一張網的四角系在樁頂上,使網張開在桶的上方,像大約8英尺見方的屋頂。在網上,他裝了一根帶活套的繩索,繩索一直牽到樹下他隱蔽的地方。

  那天,他几乎快放棄希望了。突然,那只并非如此賢明的老巨鸛,從沙灘那邊悠然自得地踱過來,夕陽的余輝把它的影子拉得更長。離桶20英尺時,它停下來,審視着桶和桶上的網。這可得好好考慮。它用一條腿站着,奇跡般地保持着平衡,嘴尖埋在胸前的羽毛里,沉思起來。

  網和桶都沒有動靜,它終于打消了疑慮,慢慢踱到網下,把桶里裝的東西端詳了半天,這才一頭扎進桶里。

  說時遲,那時快,哈爾猛地一拉套索繩,網落下來。受驚的巨鸛忙往上飛。這一舉動可一點兒也不明智,這只能使它被網纏得更緊。它的足掌、翼尖和尖喙全都被纏在網眼里。它繼續四處亂撲亂撞,潔白的羽毛雪片似地紛紛落下。

  網眼看就要被那雙強有力的翅膀沖破。羅杰和父親也目睹了哈爾的試驗,現在,約翰·亨特幫忙出主意了,“最好帶上套腳索沖進里頭。”

  哈爾趕緊拿着套腳索跑上去。這樣的冒險行動,羅杰是絕不甘心被落下的,他成功地沖到里頭,但那鳥往他肚子上狠踹了一腳。

  就在鳥腿蹬直的那一剎那,哈爾終于把活套套在它的腿上。

  “抓住!網要撕破了!”他尖聲喊,這時,巨鸛破網而出,直往高空沖去。這一下,哈爾和羅杰眼看都要像《天方夜譚》里的星巴德和水手被巨鳥馱上天空一樣被巨鸛帶走。不過,對于這位巨型飛行員來說,兄弟倆合起來還是太重了點兒。他們終于把繩頭拉到竹筏那兒,綁在一根竹子上。

  那鳥往上飛了50英尺,綁它的繩子繃得筆直,把它拽住了。鳥扯着緊繃繃的繩子飛了一圈又一圈。兩個孩子躲到一邊,好讓他們驚惶失措的俘虜定定神兒。

  巨鸛的尊嚴使它很快恢復了鎮定。漸漸地,巨鳥越飛越低,最后終于落在竹筏上。它把碩大的尖喙向兩邊擺了擺,好像在說:“哼,我永遠不會驚慌!”然后,又擺出那副沉思默想的樣子:“我必須牢牢記住,我是個哲學家,不會受這種瑣屑小事的困擾。”

  它鎮定下來,用嘴巴理了理零亂的羽毛,換了只腿支撐身體,把另一只腿縮了起來,聳起雙肩,把長嘴插進頜毛,然后,像人那樣傻愣愣地發起呆來。

  “諾亞方舟”載着它的特殊乘客向大海駛去。如果在它駛過的地方有人的話,亞馬孫河兩岸准會站滿驚嘆不已的人群。“諾亞方舟”上的乘客已經有:貘、魑蝙、狨猴、鬣蜥、巨鸛、一個干尸頭和三個人類標本。但這還僅僅是開始呢。

  船長約翰·亨特,大副哈爾,乘務員羅杰。喂養船上的動物自然成了羅杰的任務。要是動物們肯吃一樣的食物,事情就簡單多了。但是,他喂養的是一群挑剔的食客。“大鼻子”喜歡喝奶,不過,已經開始吃一點兒嫩葉和嫩芽;“妖婆”需要鮮血;“眼鏡”不像別的猴類那樣只需要一些果蔬就夠了,它要吃蟲子;鬣蜥愛吃植物的鱗莖和花朵;愛吃魚的“高蹺手”只好天天吃齋。

  船停泊在一個島上,船員們像以往一樣在船上過夜。小屋是很好的臥室。弔床成對角線交叉着掛在屋當中。羅杰的弔床在最上面,挨着屋頂,哈爾的弔床在他的下面,父親的弔床在最底下,挨着地板。

  羅杰要下床時,必須先踏到他哥哥的床上,再踩到爸爸的床上。他覺得這樣挺好玩,夜里,常說聽到奇怪的動靜,要起來看看,為自己爬上爬下找借口。

  哈爾老當他的墊腳石,漸漸地不耐煩,于是,密謀報復。一夜,等他弟弟睡熟,哈爾把弟弟弔床一頭的鉤子取下,從小屋敞開着的一邊拉到外面,掛到河岸的一棵樹上。這么一來,羅杰就懸掛在水上了。半夜,羅杰像往常一樣醒了,又想騷擾他的伙伴。這一次,他想假裝從弔床上掉下來。他要啪噠一聲重重地落到哈爾身上,讓他以為是只美洲虎,嚇得驚慌失措。

  他小心翼翼地把身子挪到弔床邊,輕輕晃動一下,就掉下去了。

  只聽得撲通一聲巨響,接着,一陣驚恐的尖叫聲划破夜空。不過,羅杰沒有像他預謀那樣落在哈爾的胸膛上,因此,尖叫聲也不是哈爾而是羅杰發出的。亞馬孫河水迅即淹沒了他的聲音,尖叫變成咕嘟咕嘟的灌水聲。

  哈爾躺在床上暗暗發笑。父親被叫聲驚醒,跳下床來。

  “羅杰,是你嗎?哈爾,我好像聽到羅杰在叫喊。”

  “是呀,我也聽到了,”哈爾忍住笑說,“我猜他從床上掉下來了。”

  又是一陣被水悶住的尖叫。這一下,他們知道羅杰在什么地方了。父親一個箭步沖出去救他。

  “鱷魚咬我,”羅杰帶着哭聲喊。

  哈爾不笑了,他一個踉蹌翻下床,匆忙跑到外面。這回,輪到他害怕了,他都干了些什么傻事兒啊!這條河里到處是吃人的鱷魚,它們長着剃刀般鋒利的牙齒,一轉眼功夫就能把一個正在游泳的大活人啃得只剩下骨架子。當然,它們不一定見人就咬。可是,萬一發生意外呢!

  他從刀鞘里拔出獵刀。“我要讓那鱷魚知道我的厲害!”他記得曾聽說過,和鱷魚肉搏時最有效的辦法是挖它的眼珠。

  他模模糊糊地看見了羅杰在水里的身影,于是,一猛子扎進水里,一把抓住羅杰的腿。他滿以為這兩條腿已經被咬在鱷魚的利齒之間。可是,除了一段半浮在水面的圓木外,他沒見到什么吃人的怪獸。

  其實,羅杰本來并不真的以為有鱷魚咬他。哈爾一把把他的腿抓得緊緊的,這倒使他真的以為他已經落入鱷魚或者甚至是一條巨蟒的口中。聽到他恐懼的尖叫聲,父親也跳入水中。父子三人扭作一團。狨猴啁啁啾啾,魑蝙吱吱喳喳,只有巨鸛還在沉思默想,昏昏欲睡,保持着金雞獨立的姿勢,連眼睛都懶得張開。

  小屋的一角有一堆6英寸厚的灰,那是他們的爐灶。父子三人冷得渾身發抖,只好生堆火取暖。三個人嘟嘟噥噥地互相埋怨了一番,這才重新上床睡覺。

  第二天,當竹筏發瘋似地飛越一連串的急流,連莊重高貴的“高蹺手”也感到不安了。如果設一項飛越急流最次船只獎,“諾亞方舟”准能奪魁。

  河道里黑石嶙峋,滔滔白浪洶涌澎湃,“諾亞方舟”顛簸着直沖過去,船上的人和動物全都嚇得吱哇亂叫,一片喧鬧。三個人不可能看住竹筏的四角,每過几秒鐘,不是這個角就是那個角被巨礫卡住,竹筏就會打起轉來,好像有個巨人用手撥着它一樣。這時,必須有個人跳進水里把卡住的竹子撬開。

  “正前方有礁石!”羅杰大叫。右邊有塊礁石,左邊也有一塊,要避開它們是完全不可能的。父子三人拼命用竹篙和船槳來減慢船速,但不起作用。哈爾的竹篙啪地斷成兩截。

  看來,竹筏肯定要完蛋了。它肯定會被撞成碎片,船上的動物也會散失。

  礁石迎面沖來,不歪不斜正撞在竹筏頭的正中間。幸好扎竹筏的時候,他們沒有鐵釘或銷釘,只能用藤條把竹子扎在一起,竹筏扎得不太牢固。竹筏中間的竹子被撞散了,礁石像駝峰似地破筏而過,一直滑到筏尾。

  這一回,連巨鸛也不得不雙足着地以保持身體平衡。竹筏又合攏了,但小屋經不住撞擊,屋頂裂開了。這不算什么,要緊的是,那些珍貴的動物一只都沒丟。

  竹筏左搖右晃,直把巨鸛晃得飛起來。它一直朝前飛,把綁着它的5英尺長的藤索拉得緊繃繃的。看來,這只能把嬰孩馱上高空的巨鳥認為,竹筏上的其他乘客都是愚昧無知的芸芸眾生,必須由它拯救他們,把他們引導到安全的地方去。

  河水平靜下來,它又飛落到竹筏上,把它所有的旅伴一個個地審視一番,壓着喉嚨,咕咕噥噥地挖苦他們。

  每天,河面上只有一兩只竹筏划過,兩岸很少見到印第安人的材落。

  一天早上,眼前忽然出現一座城市!

  多少天了,他們看見的除了林莽還是林莽。在他們看來,眼前這座城市簡直像紐約一樣大,一樣生機勃勃。這是秘魯的伊基托斯城。

  在他們繼續深入亞馬孫林莽之前,這是最后一個邊界城了。他們把竹筏靠在碼頭上。數以百計的船正在裝卸橡膠、煙草、棉花、木材、象牙椰子和巴西椰子。

  約翰·亨特留在船上看守他們的財寶,哈爾和羅杰迫不及待地動身到街上逛去了。這是一個邊城,城里有鋸木廠、造船廠、軋花廠、機器廠,還有用甘蔗汁釀制朗姆酒的酒廠。弟兄倆走過海關大樓、市政府大廈和一家電影院,那兒正在上映他們在長島早就看過的電影。

  按照父親的指點,他們去見美國領事。他那兒有一封約翰·亨特的電報。

  哈爾接過電報,心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們几乎一路飛跑着回到船上。

  父親拆開信封,打開電報。哈爾想起在基多接到的那封電報,這一封會不會也是某個神秘的敵人打來的恫嚇電呢?

  父親一抬起頭來,哈爾就知道出了大事兒。

  “孩子們,”父親說,“我們得趕回家去。”

17. 災難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