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21. 絞蟒(1)

22. 絞蟒(2)

  “它怎么能把頭弄得那么大?”羅杰莫名其妙。

  “這是因為它的上下頦跟我們的不一樣,它們的后部不連在一塊兒,”哈爾說,“它們只是由一種有彈性的韌帶連在頭蓋骨上。絞蟒能把下頦拉得離上頦很遠,這樣,它就能吞下比自己的腦袋大得多的東西。但這還不算最精彩。咱們看看它的‘頜步’吧!”

  絞蟒正用一種奇怪的下頜動作把西貒一點一點地吞下去——實際上,它有兩個下頜,它們獨立工作。右下頜先咬住食物拉進口里,接着,左下頜也做同樣的動作,這時,右下頜放開食物,向前移動再咬一下。左右下頜交替咬拽,這樣,西貒就一步一步地“走”進蟒口,被吞下蟒的喉嚨。

  “我看,光是天天給這位大塊頭小姐找東西吃,”羅杰露出一副可憐相,“就夠我忙得團團轉的了。”

  “我想,它不會給你添多大麻煩的,”哈爾安慰他說,“它這一頓飯已經夠管一個星期,甚至兩個星期了。它將躺在角落里,睡上一兩個星期。我認為,我們甚至連門都不必關上。在它再次感到飢餓之前,是絕不會想到逃跑,到那時候,我們已經給它把食物准備好了。”

  羅杰對哥哥的書本知識羨慕不已。一切都完全像他所說的那樣進行着,只有一件事出人意料,這件事使探險隊不只有一條絞蟒,而是有了整整60條!

  那天,絞蟒躺在“托爾多”的屋角里睡了一整天。這時候,你可以隨心所欲地觀察它,可以把它的頭托起來,把嘴巴扒開,甚至可以讓它翻身側臥。

  “看呀,”羅杰驚嘆着說,“腳!它有腳!”

  一點不錯,如果蛇有腿是正常的話,在通常該長腿的地方,絞蟒長有兩只爪子。

  “這正好說明,”哈爾說,“遠古的絞蟒在某個時期是有腳的,像蜥蜴和其它脊椎動物一樣,這爪子就是殘存的腳。”

  “真奇怪,它們后來怎么會沒有了腳了呢?”

  “因為它們變聰明了,學會用肚皮走路,”哈爾猜想道,“你想想,在林莽里,沒有手腳就不會輕易被矮灌木叢絆着纏着,這可真是個大優點呢。一叢槃根錯節的藤蔓會擋住任何有腿的動物,蛇卻能通行無阻。”

  “可是,我們以前捕到的蛇都沒有這種殘存的腿呀。”

  “是沒有。但據我所知,巨蟒家族都有。”

  “什么巨蟒家族?”

  “哦,巨蟒有40種左右。希臘神話中阿波羅神所殺死的巨蛇就是其中一種,但巨蟒中最大的,事實上就是全世界最大的蛇在這兒,在亞馬孫流域。總有一天,你會見到的。”

  “樹棲森蚺?”

  哈爾點點頭,羅杰興奮得雙眼發光。“我們打算抓一條嗎?”

  “對。不過,恐怕不會像今天這么輕而易舉羅。比起樹棲森蚺來,我們的絞蟒溫順得像只小貓。”

  “溫順?!”羅杰叫起來,眼睛盯着那12英尺長的肌肉發達的蟒身。”今天下午那一陣,我還以為這只小貓要把一只老鼠生吞了呢,這只老鼠就是你。”

  當天晚上,出了件怪事。一條蟒蛇變成了60條,也許是70條,誰也說不清到底有多少條,因為根本不可能搞清楚,沒人看着的時候,那只巨鸛吞吃了多少條。

  船隊正靜靜地順河而下,月色比頭天夜里更慘淡悽清。突然,在吼猴、青蛙和樹林大貓的呼嘯啼叫聲中,傳來羅杰的大喊大叫。他和兩個印第安人在小快艇上,此刻,他正在一只膝蓋上亂抓亂撓,膝蓋那兒有什么東西正往他褲管里爬。接着,有東西從一根揚帆索上掉下來,落在他肩膀上,繞着他的脖子蜿蜒蠕動。

  兩個印第安人也丟掉了槳開始尖叫起來。他們跳來跳去,似乎正在把什么東西從他們的光腳丫上抖下來,然后,他們爬上船頭,高高地撅着屁股,四肢着地地趴在那里。他們恐懼地瞪着船艙,像猴子似地吱吱直叫。

  羅杰爬上桅杆往下一望,“方舟”已經靠過來,兩條船的上舷已經可以互相擦着,這時,一些東西正在越過船舷邊從小船爬上大船,它們像細碎的波浪或漣漪,接着,“方舟”上的人也跳起舞來。

  “蛇!”哈爾尖叫,“你沒事兒吧,羅杰?”

  “它們爬了我一身。”

  “咬你了嗎?”

  “沒有。它們好像不咬人。不過,這些小討厭真能爬啊!”

  他發現那些蛇像他一樣,可以毫不費力地爬上桅杆,只好溜回甲板上。

  哈爾摁着手電。到處是蛇!那些小東西約有一英尺長,像鉛筆那么粗。

  哈爾撿起一條,使勁兒按着它的嘴角逼它張開口。謝天謝地,沒發現毒牙。

  他忽然恍然大悟。大絞蟒做媽媽了!

  “啊嗬!”他大喊,“我們的絞蟒夠供應全世界的動物園啦!”

  船隊的其他成員可沒他那么高興。不管你往哪兒邁步,不管你把手擱在什么東西上面,都會碰到正在爬行的小蟒蛇。那些小東西看來特別喜歡衣服上的口袋。也許,是因為口袋里暖和。開頭,哈爾把它們拽出來,后來他累了,只得讓步,讓每個衣袋都裝上一條小蟒蛇。

  在手電光下看清了這些小蟒,他們松了一口氣。他們知道,這些小蟒不會傷人。事實上,村里的姑娘們常常讓它們槃繞在她們的頭發上。

  羅杰已經開始發愁,他得喂這么一大群絞蟒哩。

  “也許。它們全都會游走的,”他抱着希望說。

  “不可能,”哈爾說,“如果是樹棲森蚺,倒可能會,但絞蟒不喜歡水。它們很可能一直呆在它們的母親身邊。”

  在船上,唯一跟哈爾一樣為這些蛇而高興的只有那只大巨鸛。今晚,它被拴在外面的甲板上,它的巨嘴閃電似地這里猛啄一下,那里猛啄一下,每啄一下,就吞掉一條幼蟒。它扭動着長脖子把幼蟒咽下去。哈爾一發現這種行為,趕緊用一根索繩把巨鸛的喙扎起來,不讓它繼續吃下去。

  “這事兒該你管,”他對羅杰說,“要隨時用魚把這踩高蹺的填飽,以免它吃我們的幼蟒。”

  船隊繼續前進。半夜以后,起了點兒微風,船揚起帆。這陣子,林莽靜悄悄的。河道在一個島和大陸之間,很窄。

  一條獨木舟從河岸邊沖出來,駛進前方朦朧的航道,有人用葡萄牙語高聲呼喊,好像還有人喊救命,盡管哈爾疑慮重重,他卻不能見死不救。他下令船隊追上去,“方舟”划到獨木舟旁邊。

  “是亨特那班人馬嗎?”獨木舟上有人問。

  “是的,”哈爾說,心里的疑團更加重了。但是,一條獨木舟上的兩個人有什么值得他怕的呢?

  “是他們!”獨木舟上的一個人大喊。河岸那邊有人回答,接着,聽到木頭的撞擊聲,有人把槳往一條船上放。

  “開船!”哈爾喊。但他們還沒來得及開走,獨木舟上的一個人就站起來,一只手緊抓住“方舟”的船舷,另一只手舉着一支左輪手槍。

  “誰動就先打死誰,”他威脅說。

  “方舟”上的人仿佛突然麻木了似地呆住了。羅杰已經把“方舟”甲板上的小蟒全都收集起來,放進一只有蓋的籃子里。現在,他懷里抱着籃子,正好站在獨木舟上方的船舷邊。

  根據岸上傳來的聲音判斷,不少人上了一條相當大的船,這船比剛才那兩個探子所乘坐的獨木舟大得多,當敵人正准備進攻時,哈爾卻束手無策地站着,這使他感到痛苦,但陌生人手里的槍不容他多想,那槍口正對着他。

  羅杰動彈了一下,獨木舟上站着的那個人立刻把槍口轉向他。

  “別管他,”他的同伙說,“他只不過是個毛孩子。”

  槍口又轉回來對准哈爾。羅杰感到奇恥大辱。他只不過是個毛孩子!甚至不值得用槍口對着!

  他利用了不受嚴密監視這一有利條件,悄悄打開籃子蓋。看得見一條大船正從岸邊駛開,船上裝滿人。一個破鑼嗓子在催促着划手快划,那肯定是“鱷魚頭”,他的聲音使人聯想到插着碎玻璃的石頭牆。

  羅杰翻轉籃子,把里頭的東西傾瀉在獨木舟那兩個人的頭上。

23. 半夜槍聲(1)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